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精品小说】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陆可维是被冻醒的,她醒来便感觉到冬日凛冽的寒风从她忘记关上的窗户里灌进来,一睁眼就看见特地在天冷后换上的厚重窗帘被风吹起又落下,没完没了了一般。今年的天气也奇怪,感觉比以往都冷,偏偏一直没下雪。

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窗外的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冬日的天早早的便黑了,她正艰难的想要起身开灯,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可维,我可以进来吗?”门外的人是宋家的老人,也是养大宋子修的人,宋子修称她一声周妈,对她特别的尊重,据说周妈年轻时候嫁过人,但那人因为意外早早的去了,周妈便一辈子都留在了宋家。

陆可维双腿移到了地上,人还坐在床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门跟着就打开了,进来一个头发花白但是一丝不苟全部盘在脑后的老妇人,背脊未见明显的佝偻,精神尚好,她一进门就说道:“该吃晚饭了。”说完就见房里的窗户开着,立刻走到窗边关上窗,转过身来就有些责备道:“你也是有身子的人了,该注意的事还是要注意,千万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到最后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陆可维心知这位老人对自己是真好,但因为是宋子修叫来照顾她的,始终心里隔着一层。她扶着床头要站起来,周妈忙过来半抱住她让她方便站立。

两人走向房间外时,周妈状似无意地说道:“子修下午的时候打过电话回来,说今晚有应酬就不回来了。”

陆可维仍旧只是淡淡的应了,面上没有任何情绪,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宋子修究竟回不回来。宋子修这样早出晚归已经不知道多久了,有时甚至根本没回来过,但周妈每天都会告诉她同样的话,她也就是听听,心里实则从来没有真正信过。

晚饭仍旧是周妈花了心思特地准备的营养餐,可陆可维一点胃口也没有,周妈在她旁边站着,时不时的劝她多吃点,她也就逼着自己吃了一些。

饭后,陆可维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只开了一盏角落里的落地灯,巨大的液晶电视的光芒射在她身上,在不甚光亮的灯光下,显得是那样寥落寡淡。

把电视节目来回调了几遍,实在找不到能看的,陆可维扶着腰起身朝宋子修的书房走去。身子重了,没办法出去玩,更没办法去工作,还一天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睡觉,剩下的能打发时间的事就只剩下看电视和看书了。

陆可维现在已经很熟悉宋子修书房的布置了,有几本书她一早就想看,但摆放的位置对她来说有点难拿。她想了想,反正早就想看了,也不想一直记挂着,便扶着书柜的边缘踮起脚努力的够。

一个不小心,一大堆书噼里啪啦全从书柜上掉了下来,有几本都砸到了她身上,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只扶着腰艰难的曲起腿捡起掉到地上的几张照片来。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长得很漂亮,笑容像是冬日里的暖阳,只一眼便能让人喜欢上。陆可维拿着照片的手有点抖,像是电影慢镜头回放一般缓缓的将照片翻了过来,照片后是笔锋清俊的四个字“我的挚爱”。她又立刻将另外几张照片翻过来看,无一例外的全是同样的字。

书房里传出的巨大声响自然很快就将周妈引了过来,对方一向的素养都因为慌张消失不见,开门的动作是难得的不礼貌,她一眼看见陆可维站在书堆里就忍不住责怪道:“你要是想看什么书就直接告诉我,我帮你拿就行,怎么老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呢?”边说边走到了她的身边,想看看她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陆可维却只是盯着手里的照片,面色仍旧平静的骇人:“周妈,照片上的人是谁?”

周妈一瞬间神色大变,但平日里习惯了波澜不惊,很快又收敛了又是震惊又是慌张的神情,看似淡然的回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人是谁。”

陆可维像是没有看到周妈的反应,捏着照片的手更紧了一些,声音不大但坚定的说道:“周妈,帮我叫司机,我要去找宋子修。”

周妈这下真有点慌了神,忙劝道:“可维,有什么事不急着现在啊,况且已经这么晚了。”

陆可维面色不变,有些不正常的苍白,还是坚持道:“周妈,帮我叫司机,我现在有事想马上问他。”

周妈见她油盐不进,改了话劝:“你要是真想立刻见他,我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就行,你大着个肚子就不要乱跑了。”

陆可维已经扶着腰往外走,“周妈,你要是不帮我叫,我自己叫也行。”

周妈这下子是真的没了办法,只能去叫了司机,又对司机嘱咐了一大通注意事项。但就这样周妈还是不放心,又提醒了陆可维不少需要注意的事。

车很快驶离了这一片别墅区,陆可维安静的望着车窗外,灯火璀璨,霓虹闪烁,好一片姹紫嫣红歌舞升平。宋子修做了那么多让她深恶痛绝的事,沈清扬去年受了那么重的伤,到现在还不知所踪,就算她和他再无可能,但也不能这样连他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啊。曾几何时,她还幻想过或许宋子修是喜欢她才做了那么多,如今看来,一切是多么大的笑话啊。

很多事的真相撕开后往往都是血肉模糊的痛,既然他有挚爱的人,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拆散她和沈清扬?为什么要让沈清扬下落不明?她必须要将一切问个清楚。

车驶上高架上,突然被堵住了,高架桥上排起了车龙。司机坐了一阵坐不住了,侧身对陆可维道:“好像是出车祸了,我看要不我们在下一个路口先出去,绕一段路去会所吧。”

陆可维点点头,“随便你,只要能快点过去就行。”再看向车窗外时,竟然突然下起了雪,她淡淡道:“终于下雪了。”

司机见缝插针,一个极其漂亮的甩尾冲出了车流。就在这时,他们的车后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想超车,然后就是猛烈的撞击。

在车祸发生的前几秒,陆可维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宋子修。

而在车祸的瞬间,她的手机抛了出去,却在抛出去之前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陆可维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印象是外面越来越大的雪,以及手机里宋子修前所未有焦急的声音:“可维,可维,你在不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这一年帝都的雪很大,大的足够掩盖一些原本的丑恶,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三年后,苏格兰,爱丁堡,炎热的七月。

爱丁堡拥有历史久远的城堡、精致的教堂,随处可见历史遗留下的古老街道、宽窄小巷,无数的文学爱好者聚集在这里,似乎处处都能给人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历史穿越感。

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巷中,走到尽头时才会发现一家叫做valentine的甜品店。大概这条青石板路铺成的小巷两边全是经历了不少岁月的老建筑,这家外观装修的颜色十分明亮的甜品店反倒一眼便能看见。

这家店在周围的一众年轻男女间还是很出名的,促成了一些有情人,同时也是一些人寻找一夜欢愉对象的好地方。

陆可维今天刚好是早班,这时候店里一般很少来客人的,她站在柜台前,听见门口的风铃传来响声,忙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颀长、气质优雅、长相英挺的男人走入了店中。

也不知是不是从门外射进来的阳光太刺眼,她一时竟有些晃神,人走到面前才回过神来。而对方已经先于她说话了:“我随便找一个位置先坐下吧。”说完话便先找了一个落地窗边的位置坐下。

陆可维心想自己一定是因为难得在店里看到同样来自亚洲的熟悉面孔才会晃神的,可男人开口说的话更让她吃惊了,因为对方说的是现在连本地人会说的人都不多的一种古老的语言盖尔语。她不得不庆幸自己来爱丁堡的前半年学习过盖尔语,要不然现在根本听不懂。

陆可维拿着菜单走到了男人面前,同样用盖尔语说道:“请您看一下菜单。”

男人接过了菜单,却并没有翻看的意思,而是说道:“我想要一杯拿铁。”

陆可维忙用本子记了下来,立刻恭敬的说道:“麻烦你等一下,很快就到。”

男人却又突然叫住了她:“我肚子有点饿了,你有没有什么甜点推荐。”

陆可维没由来的心跳加速,礼貌的回道:“要是你饿的话要一点茶点或者蛋糕都是不错的选择。”

男人摇了摇头,“我只想知道你喜欢什么?”

陆可维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压下心里的狐疑,如实回道:“我比较喜欢草莓布丁。”

男人似乎嘴角勾了勾,但很快就消失不见,陆可维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随即又听他说道:“我就要一杯拿铁加一份草莓布丁吧。”话才刚说完又问道:“你会做这些吗?”

陆可维有些为难的说道:“会做的,但是手艺肯定没办法和店里的甜品师傅比。”几乎每天都呆在这里,就是看也看会了。

男人却毫不在意的模样,“我希望是你亲手做的。”

陆可维的心跳莫名的跳得更快了,就连脸颊处也觉得有一点热了起来,颔首后又说了句“稍等”,便进了厨房。

布丁里面的草莓酱她放了很多,拿铁上面的拉花也做得特别细致,她还觉得自己一定只是因为在他乡遇了家乡人才会这样的。

等陆可维端着托盘出来时,阳光刚好从窗外进来完完全全的将男人笼罩在了暖阳下,美好的不像话。

陆可维忙把咖啡和布丁放到了桌上,说了一句:“请慢用。”立刻又想回身离去。

这次男人又叫住了她:“是Z国人吗?”这句话仍旧是用盖尔语问的,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好听,说这样古老的语言也是别有一种味道。

陆可维脸上难言惊喜:“你也是Z国人?”这句话已经直接是用中文问出来的。

男人点了点头,低头饮了一口咖啡:“味道很不错。”然后朝她伸出了一只手:“我叫宋子修,很高兴认识你。”

陆可维莫名的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搞笑,却又乐此不疲一般,也伸出了手与他的握住,脸上绽放出一抹笑来:“我叫陆可维。”又瞬间觉得他的名字很熟悉,很快又有些厌烦自己老是胡思乱想。

宋子修脸上神情十分柔和,放开她的手以后又问道:“你明天还是这个时候上班吗?”见面前的人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他也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忙解释道:“我是见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一起说母语的人,又很喜欢这里,想来多坐坐,所以才这么问的。”

陆可维理解的点点头,她自己何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开始就对他过多的留意,于是毫无芥蒂的回道:“我明天是晚班,下午才上班的。”

宋子修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陆可维又说了一句:“请慢用。”这次转身离开。

宋子修几乎是贪婪的看着她的背影,恨不能整个视线粘在她的身上,他从未想过,未来会有一天他就只是看着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能说能笑,就是这样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幸福。

只不过接下来的这一天,陆可维总是忍不住时不时的就看向宋子修的位置,总觉得今天店里因为他的出现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一般。她使劲摇了摇头赶走自己脑子里面的胡思乱想,风铃一响就逼着自己收敛心神专心的迎接新来的客人。

*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爱丁堡依旧在历史与新潮中保持着奇特的平衡点,小巷尽头的valentine也依旧受到部分年轻男女的喜爱,很多事没变,但有些事又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变了。

陆可维到达valentine的时候是下午,她进店的时候就不自觉的将视线来来回回的在店里扫荡,但都没有看见宋子修,不免心里有了一些奇异的失落感。后来她上班也一直不怎么提得起精神来,除了门口的风铃一响,她会立刻抬头看向门外,但得到的都是淡淡的失望。

难熬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可就在这时突然下起了大雨来,夏天的雨来得快也去得快,但总是来势凶猛,让人始料不及,一个不小心就变成落汤鸡。

陆可维看了一眼外面始终不见变小的雨,拿着伞正要关门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她的左肩一下,她下意识的朝左边看去,没人。接着会心一笑,保持着背对的姿势,笃定的叫了一声:“小梅。”

小梅从身后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不太高兴的说道:“你这个小妞,我看肯定是忘了今晚下班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事吧,我为了来接你,这么大的雨衣服都湿了。”

陆可维转过身来,不意外的看到浓妆艳抹的好友,身上一件紧身背心下面是贴身的铅笔裤,背心的后背处有些湿了,裤脚处是全湿了。

两人是在陆可维刚来爱丁堡不久后就认识的,那时候陆可维在爱丁堡学语言,小梅刚好也是那里的学生,几乎是一认识两人就开始形影不离。小梅这人,对朋友那是没话说,可在男女关系上十分随便,但这一点并没有丝毫影响两人的关系。

今晚刚好有一部小梅十分喜欢的本土男演员主演的爱情文艺片上映,她早就和陆可维说好一起去看电影了。以前陆可维还真没忘过这类的事,但今天被某个一直没有出现的男人搅乱了心神,她也有些无奈。

“你交代的事情我什么时候忘过啊?我们现在就去吧。”陆可维讨好的笑道。

小梅面对面的捏住她的鼻子,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次就算了,绝对不能再有下次,要不然朋友都没得做。”

陆可维举起手笑着说投降,可她面前的人一直没回话,双眼盯着前方某处。她奇怪的跟着转身看过来,只见宋子修从雨中快步走来,尽管身上几乎已经全部被淋湿了,但一点也没有狼狈的感觉,依旧身姿优雅。

宋子修很快走到了陆可维的面前,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她解释道:“在这儿周围遇到了大雨,一直没打到车,便想碰碰运气过来看看,要是还没关门的话,可以找你借把伞还是可以的吧。”

他头发上的雨水顺着侧脸留下,很快沿着下巴滑入短袖体恤中,体恤被全部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他的身材极好,典型的精瘦型,此刻全部显露无疑。

陆可维还来不及回答,小梅已经抢白道:“帅哥,我们这里刚好有两把伞,我把我的借给你吧。还有,我们俩是准备去看电影的,要是你有空的话,不如陪我们一起?”小梅嘴角是势在必得的笑,眼里放着平日看到猎物的光芒。

陆可维哪能不知道身旁的好友老毛病又犯了,竟从未有过的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宋子修面色淡淡的回道:“时间太晚了,又下这么大的雨,我看还是下次吧。”

小梅竟然破天荒的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既然帅哥发话了,那今天就这么算了吧。”说完又上下的打量了他几眼,将自己的雨伞递到他面前。可对方很不给面子的直接拿了陆可维手上的伞,还立刻撑开伞就先走了。

陆可维第一次见有男人不买小梅的账,没憋住笑了笑,换来小梅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陆可维两人很快跟在宋子修身后也走进了雨中。

三人还算运气好,即使是大雨也很快打到了车,可一上车,司机问地址的时候,宋子修迟疑的看向陆可维。

就在这空挡,小梅已经抢道:“可维家离这里要近一些。”就这样依照就近原则,车先开往陆可维家。

而坐在车上的小梅似乎没一刻消停,很快又说道:“帅哥,今天这种下雨天正好是留人的时候,等我们俩先把可维送回家,你就到我家里坐坐吧。”这句话已经是暗示意味十足,不是傻子自然都能听明白。

陆可维莫名的将心提了起来,等着看宋子修的反应,但他并没有任何反应,她隐隐约约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担心。

出租车很快停到了路边,陆可维先后与宋子修和小梅告别后就下了车,心里还是有些不受控制的不放心。

她刚走了两步,不妨宋子修跟着下了车,手上拿着她的雨伞撑开来遮到了她的头顶,帮她阻隔了不停滴落的雨水,“你把伞拿着吧,不然一会儿就淋湿了。”

陆可维却担心道:“还是你拿着吧,不然待会儿你又没伞了。”

宋子修却坚持将伞递到了她手上,“没关系的,我就是多淋两场雨也不会生病。”

陆可维只能接过了雨伞,朝他挥手告别,转身往前走。这是一幢在这里最为普遍的两层小楼,一看也是修建了多年的老建筑,在烟雨朦胧中像是回到了往昔一般。

陆可维踏过了几层台阶后,鬼使神差的往后看了一眼,没想到宋子修还站在原地,见她回头忙朝她摆了摆手,“快点回去。”

陆可维这才头也不回的一路往前走,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在发酵。

陆可维一离开,车内的气氛立刻就发生了变化,小梅收起了对宋子修饶有兴致的模样,笑着警告道:“你不愿意和我玩没关系,但你不准动可维,她和我不一样。”

她知道当时读书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喜欢陆可维那一型,身材高挑,长相雅致,有一种淡然的气质引人注意,但因为她一直不爱说话,所以就算有人对她有意思一般也是敬而远之了,只不过这些事那个傻姑娘一点都不知道。眼前的出色男人喜欢陆可维那一款倒也不算意外,可在她看来他肯定只是为了玩玩而已。

宋子修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来:“我觉得你想太多了。”话语间又似乎有某种势在必得,不知道是在说他根本没想过要动陆可维,还是说他想动的话小梅根本阻止不了。

很快就到了小梅的住处,车停下,小梅下了车又凑到副驾驶位来,从车窗探进脑袋,几乎是整张脸都贴到了宋子修的侧脸上,连嘴唇都不小心擦过了一次,“我看你也是喜欢出来玩的,真的不考虑和我一起上去?”

宋子修脸上像是冰冻住了了一般,根本没有给小梅任何反应。

小梅没了乐趣,却还是挑逗意味十足的捏了捏他的肩膀,这才转身离去,身姿在夜色中显得分外妖娆。

宋子修在小梅走后也跟着下了车,雨势已经变小,但仍有雨滴落下,滴落在卵石路上不少积水的地方,在微弱的路灯灯光照耀下,竟像是晕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宋子修的脚步便击碎了那些波纹,背影孤独寂寥。

*

而回到家里的陆可维连忙脱下身上半湿的衣服进浴室洗澡,热水自花洒撒下,从她的头上缓缓流下,但她的脑子里这一刻竟然全是宋子修。到最后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都是美·色在作怪。”

洗完澡裹上浴巾躺在床上,看着花样繁复的天花板却一点也睡不着,明明觉得头越来越重,心脏也开始不舒服,但就是睡不着。

她突然又想起了她三年前才从医院醒来时的事。

那是一个极其寒冷的早晨,外面的世界全部被大雪包裹住了,她还没睁眼就觉得全身提不起力气来,小腹处也传来似有若无的疼痛感。

她的耳边传来一个温和关切的女声:“是醒了吗?”

陆可维睁开眼来,眼前的人影渐渐清晰,是一个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她奇怪的问道:“你是谁?”

中年女人握住她一只手回道:“我是你姑姑,我叫秦筝。”

陆可维用力的在脑子里探索了一圈,却发现她好像只记得一件事了:“我的名字是不是叫陆可维?”

秦筝很惊喜:“原来你还记得你的名字。”

陆可维很快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开口问道:“为什么我和你的姓不一样?”

秦筝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淡淡的回道:“你是跟着你妈妈姓的。”

陆可维点点头,没再怀疑。

之后的几天,她身体渐渐开始恢复。秦筝告诉她她只是动了一个小手术而已,等术后恢复的差不多,她就带着她离开。

陆可维对自己的过去不是没有好奇的,她试探着问过秦筝几次,但对方都是一笔带过。有一天秦筝带着她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陆可维又忍不住问了几个问题,这次秦筝语重心长的说道:“可维,过去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忘了就忘了吧。”

自此以后,陆可维便不再问。

而她也察觉到她的身体除了小腹的疤痕似乎还有其他不太寻常的反应,秦筝也只是告诉她,那只是正常的术后反应而已,却也没有告诉她到底是做了什么手术。

等她的身体基本上与正常人无异,秦筝便带着她到了爱丁堡定居了下来。秦筝是一名文艺工作者,同时也是爱丁堡大学的一名教授,也是因为这样,她怕陆可维无聊,便让她到爱丁堡大学学点东西。

转眼就是三年,她的记忆几乎全部都是爱丁堡。

大概也是因为失去了过去的所有记忆,她便开始想多做一点自己曾经没有做过的事,还专门找了一个笔记本来记录,上面已经写了诸如去瑞士滑雪、去埃及看金字塔、去瑞典看极光,做了其中小部分的事,大部分都还没做。

她这时又找出了这个笔记本,在一大串事项的末尾写道:我想试试一ye情。后面还配上了一个小人,脸上做出害羞的表情。

*

陆可维第二天仍旧是晚班,她到店里的时候没想到宋子修竟然在,坐的位置仍旧是他第一天那个落地窗边。

宋子修一见她来了,忙朝她挥了挥手打招呼,陆可维笑了笑,先到后面的更衣室去换衣服,出来后便走到了宋子修桌前。

“没想到你在。”陆可维难掩惊喜的笑道。

宋子修面色柔和似水,“我也就是碰碰运气,怕你是早班,便提前了一点来,没想到你今天也是晚班。”他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看起来有事忙的样子。

陆可维又笑道:“那你忙你的,我先过去了。”

宋子修又叫住了她:“可维,晚上我等你一起下班吧。”

陆可维狐疑的看着她,摆了摆手说道:“不用的,我下班很晚,不想耽误你的时间。”

宋子修笑着耐心解释道:“哪里会耽搁我的时间,我不过是觉得昨晚上我破坏了你们看电影的事,今晚我请你看电影吧,来了这边我还没看过电影,也算是满足我自己的小小私心吧,你陪我怎么样?”

他说的这样滴水不漏,陆可维就是再找理由拒绝也不知道找什么了,而且她心里其实也是想与他单独相处的,微微颔首,然后应了一声。

宋子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低低的叹了口气,脸上的笑似迷惘似满足。既然她全部都忘了,那就让忘掉所有的她爱上自己不就好了。

这一天对陆可维来说似乎前所未有的漫长,终于等到下班时,宋子修帮她拿过她的小包,两人肩并肩往外走。

附近就有电影院,两人选择了步行前往。

电影是陆可维选的,是一部新颖的以克隆人角度来讲述他们关于生死与爱情的故事,男女主角皆是如今红到好莱坞的大咖,题材偏冷门,但来看的观众并不少。

当看到男女主角因爱痛苦不堪的时候,陆可维忍不住感慨道:“既然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命运是毁灭,为什么还非要去爱一场呢?完全就是自找伤害啊。”

宋子修侧首看了她一眼,电影光线在她娇嫩白皙的面庞上投下浅浅的光影,“有句话说,死生亦大矣,说的就是人这一生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我们一出生还不是就注定了死亡,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爱了啊。况且感情的事是这世上最没办法控制的,要是我们能选择,也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陆可维侧首看了他一眼,心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如果因为怕受伤而不去爱,那活着的短短一辈子到底又有什么意思呢?

电影结束,陆可维坐在原位上好一阵没动,真是一部震撼人心的电影。随着观众渐渐离开,宋子修也拉起了陆可维来,跟在她身后往外走。

(这部电影来自很年轻就提名奥斯卡影后的凯瑞.穆里根、新蜘蛛侠安德鲁.加菲尔德以及算是英国80后最具影响力的女演员凯拉.奈特莉主演的《别让我走》,大家空的时候可以看看,很特别很震撼。)

两人走出了电影院,都默契的选择了步行离开。爱丁堡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很多时候这座城市的气质也像是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只有慢下步子慢慢的观赏,才会真正发现这座城市的魅力。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明明不短的距离却很快就到了尽头。

陆可维站在自家的小楼前,面对面朝宋子修道:“谢谢你请我看电影,也谢谢你送我回家。”

宋子修双手放在裤兜里,十分随意休闲的打扮让他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他闻言只是笑道:“我对这里本来就不太熟悉,你能陪我我才是很感谢。”

陆可维忍不住笑出了声,“我们俩还是不要这样谢过去谢过来了,要不然今晚都不够我们俩互相感谢。”

宋子修也笑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抚了一下她的长发,又顺着她的长发抚上了她的脸,手下的触感竟让他一时恍惚起来,这座城市还真有让人很轻易觉得穿越的错觉。

陆可维被他的动作有些震住了,双眼直愣愣的看着他。

宋子修察觉到自己的情难自禁,忙收回了手,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笑着玩笑:“都到了你家门口,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陆可维又愣住了,秦筝时常要去其他国家参加一些文艺活动,所以她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陆可维也习惯了一个人在家,但她还从来没有带过男人回家。

宋子修见她的反应就明白她的想法,接着笑道:“我只是开玩笑的。”见她松了口气,又忍不住说道:“作为告别,我们来一个拥抱吧。”

在陆可维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时,宋子修已经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温软的身子如此清晰的感觉在他怀里,缓缓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陆可维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紧,实在有些受不了,出声提醒道:“你先放开我。”

宋子修如梦初醒,不舍的放开了她,“你快点回去吧,我也该走了。”

陆可维傻乎乎的点点头,转身往家里走,却才走了两步又转过了身子。

宋子修有些好笑,“快点进去吧,我们明天见。”

陆可维又看了他一眼,说不清心里滋味,就是觉得舍不得,看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笑看着她,蓦然间脸红了红,连忙转身开门去了。

宋子修看见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才开始往他在这边的住处走,仍旧是爱丁堡随处可见的古老小巷,有了些年头的年代感十足的建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抬头看了看满是星星的夜空。

原来,能和她同在一片天空下,也是一种幸福。

这一个晚上,对两个人似乎都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陆可维躺在床上,脑子里时不时的就冒出最近几天她和宋子修相处的时光,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轻而易举的便能吸引住她的所有心神,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寻常的事。

她忍不住又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陆可维,你就是一个花痴,一个无可救药的花痴。

翌日陆可维依旧是晚班,宋子修是下午到的valentine,仍旧是要了一杯拿铁,又和陆可维说了一阵话,便开始埋头看起了电脑来。

陆可维除了招待客人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就会看向坐在落地窗边的宋子修,夏日的天气,不是烈日就是暴雨,很少能见到真正的阴天,这时仍旧是烈日,阳光完全笼罩在他身上。而他看起来总是很忙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在忙什么。

晚上的时候又下雨了,哗啦啦的雨声在室内也能听的清清楚楚,还一直下个不停。

七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陆可维稍微推迟了一点下班,但雨势还是不见小。宋子修走到了她身边,又看着外面像是泼水一般沿着落地窗滑落的雨水,皱眉说道:“这雨再等下去看来也小不了,我们还是先走出这里,看碰运气能不能打到车吧。”

陆可维点点头,她也觉得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再不走的话就要到半夜了。

陆可维拿了一把黑色的大伞,等她关好门,宋子修撑起伞来和她一起步入雨中。到巷子口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宋子修的伞大半都罩在了陆可维头上,而他的身体一半都在雨中,没一会儿功夫半边身子就湿透了。

雨突然越来越大,积水也越发严重,大颗大颗的雨滴滴落就像是在水面上绽开了一朵朵的花,昙花一现的美丽,绽放即为破碎。

陆可维今天身上穿的是一件棕红色的无袖亚麻连衣裙,脚上是一双平跟凉鞋,鞋里全是水,连衣裙的裙摆也全湿了。宋子修留意到她裸露的胳膊上起了细小的颗粒,将伞递给她:“帮我拿一下。”

陆可维不明所以的接过,宋子修立刻脱了外套披在她身上,又忙从她手上重新拿回了伞。

“谢谢。”陆可维仰头感谢他,却发现自己在这边也不显得矮的身高,竟然抬眼只能瞧见他形状完美的下巴。

宋子修低头回看了她一眼,似有若无的笑了笑。

雨更大了,瓢泼一般的往下落,宋子修动作自然的揽住了陆可维的肩膀,而他依旧挡住了大半的风雨。

陆可维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清淡的须后水味道,干净冷冽,如同他的人一样。她的身子在他怀中,在这样的雨中,竟然觉得格外的温暖。

两人的运气并不好,站在巷子口很久才打到车,身上几乎都全湿了。

一起坐到了车的后座,几乎是一关上门宋子修就递了纸巾过来,“快擦一擦吧,别不小心感冒了,到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陆可维接过了纸巾,又忍不住抬头道:“你也赶快擦擦吧。”他的身上不知道比她身上湿了多少,她也察觉到了他刚才一系列暖心的动作。

宋子修点点头,却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陆可维动作有些不自然,就连耳根都开始有些红了起来,忍不住问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宋子修手上拿着纸巾,回道:“我是想你的鞋也擦一下,寒从脚上起。”一说完这话自己先躬下了身子,帮她脱掉鞋擦脚,动作细致的不像话,像是捧着什么珍宝一般。

可陆可维的脸上更红了,想要将脚收回来却又没他力气大,只能出声道:“宋子修,还是我自己来吧。”

宋子修狐疑的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她裙下的风景,大红色的底裤似乎也染红了他的眼。他连忙坐起身来,刚才的确是疏忽了她今天穿裙子这件事。她离开后,他已经不知多久没尝过男女那事的滋味,本来这次还想着和她慢慢来,谁知这样一个插曲竟让他立刻就回想起两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一时觉得心上那股火越来越旺,只能掩饰的往车窗外看去。

陆可维面上全是红潮,一直蔓延到了耳朵根,她余光瞟了身旁的男人一眼,见他还是平日里那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不禁也开始压制住自己那点奇怪的小心思。

到了陆可维家,宋子修也跟着下了车,帮陆可维撑起伞来。

雨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宋子修玩笑道:“这么大的雨我没办法回去了,不如陆小姐收留我一晚上吧。”

陆可维嘴角勾起来笑了,回道:“我家里还真没有多余的房间,我可以把我家的客厅借给你。”她还是有些迟疑,总觉得半夜带男人回家不太好,但又感觉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坏人,“好了,我们先进去吧,你把身上的雨水擦擦也好。”说完拿着钥匙先走到了门口开门。

这是一座有了些岁月的二层小楼,沿着木质楼梯往上,便到了二楼的客厅,整个风格充满了维多利亚时期的气息。

陆可维让宋子修在沙发上先坐着,她到浴室拿了一张干毛巾出来递给他:“你先擦一下身上吧。”说完又进了厨房,为他倒了一杯温水出来,还解释道:“时间已经很晚了,再喝咖啡肯定就睡不着了。”

宋子修微微颔首,“这样很好。”

陆可维又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先回房间换一身衣服,你坐着等我一下。”

宋子修看着她点头。

陆可维回房间随便找了一身棉质体恤配牛仔裤换上,又找到毛巾擦了擦脸,这就走出了房间,竟看到宋子修手上拿着她随意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看样子还没有开始翻看。她立马小跑着冲了过去,抢过了他手上的笔记本,有些恼怒的说道:“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随便翻我的东西啊?”

宋子修淡定的笑道:“如果这是你的隐私,我以为你不应该随便乱放的。”

陆可维对他的理由嗤之以鼻,“我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不管放哪里也不会有人看到的。”要是秦筝在家,她也绝不会把东西放在客厅的。

宋子修笑着举起了双手,“好了,我承认我错了,随便你处置。”他说这话时眼里带着戏谑,就连笑容也有些坏坏的,陆可维觉得根本没办法再和他说下去,拿着笔记本转身回了房间。

宋子修看着她气呼呼的小模样,心里盈满了久未有过的满足感,见她离开,又站起身来细细的打量起这座房子来。不得不说,秦筝果然是搞艺术的人,欣赏水平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陆可维很快又出来了,宋子修也没回头,只是笑道:“看不出来你的欣赏水平这么高。”

陆可维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少说话来讽刺我,我的确没有这样的艺术修养,这些都是我姑姑设计的,姑姑是爱丁堡大学艺术学院的教授。”

宋子修了然的点了点头,又回头看着她笑:“时间很晚了,你不留我过夜的话,我就先走了。”话说到后面还很是遗憾的模样。

陆可维不意外的脸上红了红,语气不善的回道:“少自恋了,谁会留你过夜啊?”

看着这样鲜活灵动的她,宋子修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温柔的说道:“你送我出去吧。”

陆可维点点头,又拿起雨伞跟在了他身后。

宋子修在要走到门口时停下了,回转身来拿过她手上的伞,“外面还在下雨,你就不要出去了。”本来抬脚欲走,又忍不住抱住了她,笑道:“离别的拥抱。”

陆可维刚好站在比他高了一阶的楼梯上,这样一来反倒比他还高了一点,迟疑了一会儿,缓缓抬起手来回抱住了他。

楼道里的灯光很昏暗,投射在年轻男女的身上,又置身在这样的老房子里,仿佛是上世纪电影里的情节。

终于送走宋子修,陆可维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

等她躺在床上时,只开了一盏壁灯望着装修精致的天花板,脑子里开始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自恋陆可维美滋滋的说:那个男人一定是喜欢我。自卑陆可维立刻反驳道:你少臭美了,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会害羞的人,要是喜欢你肯定直接说了。自恋陆可维不服气了:才不是那样,他看我的眼神温柔的不行,对我又那么细心,不是喜欢我那是为什么?自卑陆可维叹了口气回道:说不定就只是想玩玩你而已啊,我们平时就是喜欢一个宠物都要花费点心思,更何况是人呢?

陆可维整个人大字型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又将床上的另一个枕头抱在了怀里,像无尾熊一般的抱住,到最后有些鄙视自己的纠结不安,自言自语道:“不就是一个男人吗?要是他喜欢你,肯定会主动说的,要是他不喜欢你,那也就算了,反正也一个人过了三年了,有没有他,日子还不是得继续过。”

这样一想,似乎整个人轻松了不少,过了一阵终于进入了梦乡。

大概做了一个美梦,她的嘴角一直微微勾着。

*

翌日陆可维是早班,从下午开始就被小梅拉出去陪她逛街,看着她一路的买下战利品。其实陆可维到现在都还不太清楚小梅的家世,只知道她家里很有钱,要不然也经不住她在这样的奢侈品区大手大脚的买东西,但她过年都不回家,不禁让陆可维一直很奇怪,但小梅不主动说,她也不好意思问。

到施华洛世奇看水晶的时候,小梅看到一款情侣款很喜欢,“可维,要不我买下来,我们一人拿一个。”

陆可维忙摇头道:“不用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小梅有些恹恹的,“那好吧,随你。”过后又买了一些其他的装饰品。

提着大包小包出来,两人随意找了家餐馆解决晚饭。

到了分手的时候,小梅轻佻的摸了摸陆可维光滑细腻的脸,笑道:“晚上姐姐我要出去嗨了,就不带你去了,你自己回去小心点。”

陆可维怎会不知道她醉生梦死的生活,但她从来不会带她去疯,大概这也是两人真正能一直当好朋友的原因,都是彼此尊重却互不干扰的人。

小梅本来已经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回转身来,脸上难得正经的说道:“那个叫宋子修的男人,你还是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了,我这个自认为与很多男人打过交道的人都看不穿他,更别说你这个经验为零的小白兔了。你相信我,我是为你好。”

小梅到现在都还想能和宋子修有一个露水情缘,她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绝对是个极品,从他挺直高挺的鼻梁就能看出这些来,能和这样的男人度过一晚,光是想着都诱·人。但她决不能让陆可维陷进去,毕竟两人不同,她习惯了玩玩,玩了之后立刻抽身出来,但陆可维是不可能的。

陆可维并没有回答小梅的话,也或者她本就没有真正听进去。在感情这种事上,人人都是极其自负的,哪里听得了旁人的劝啊。

陆可维接下来几天的日子都变得单纯而快活起来,虽然还是在甜品店里上班,但时不时一抬头一回眸总能看见宋子修安静的坐在角落里,一时便觉得心里溢满某种不知名的情绪,而这种情绪还在不停的发酵。

这天陆可维是早班,下午的时候便可以下班离去了,她换好衣服出来,宋子修也已经收拾好了笔记本电脑,坐在位置上等她。

两人一走出甜品店,宋子修就提议道:“我还没怎么吃过这里当地的食物,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应该有好的推荐吧。”

陆可维笑道:“有倒是有,但我并不认为你会觉得好吃。”

宋子修也笑了:“难得来一次这里,总也要入乡随俗的试一试吧。”

陆可维带着宋子修到了当地一家十分受本土人喜欢的餐馆,随处可见坐在一张桌上唠嗑的老人。

等宋子修点的菜上桌,他光是看菜色就有些不喜欢了,硬着头皮吃了几口,果然如同陆可维所料,他根本没办法喜欢。

陆可维看笑了,嘴角微微勾着,一双眼也像是弯弯的月亮,“我就知道你不会喜欢,要是你不嫌弃的话,不如跟我回家,我随便做几个家乡菜给你吃吧。”

宋子修哪能想到还有这样的待遇,当然是求之不得了,立刻买了单就和陆可维往外走。

两人仍旧是步行前往陆可维的住处,路上,宋子修问道:“我们需要去超市买食材吗?”

陆可维笑着摇头道:“不需要的,我昨天刚好准备了一些,没想到就便宜你了。”

宋子修以前从未吃过她下厨做的菜,心里不提有多期待了,闻言跟着玩笑道:“那这就是老天都注定今晚这顿饭你要亲自下厨做给我吃,不,在这边应该说上帝。”

陆可维有些无语,“才认识的时候总觉得你不爱说话,现在才发现都是假象。”

宋子修温柔的看着她,“等我们相处的时间更长一些,你应该也会发现更多东西。”

陆可维但笑不语,很快就到了地方。

尽管这里不是宋子修第一次来,仍旧一踏进这里就有一种遗落在旧时光的感觉。沿着木质楼梯到了二楼,陆可维让他随便坐坐,自己又进了卧室换衣服。

她很快就出来了,对宋子修道:“你稍微坐着等一下,我很快就能弄好的。”

宋子修点点头,却道:“麻烦厨师快一点,我还真是饿了。”

陆可维笑着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宋子修百无聊赖,站起身来又细细的打量起这座房子的装修,他看得出就是一些放在角落里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装饰品也都不是普通的东西。

走了一圈,他又见陆可维的房门并未关上,朝厨房里忙活的人叫了一声:“可维,我进你的房间参观一下吧。”

陆可维正在炒菜,隐约听到外面的人似乎在对她说话,忙问了一句:“你在说什么?”

宋子修似乎自动忽略了他的话,人已经推开她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依旧是和外面几乎一样的风格,但看细节处却又有细微的不同,可见秦筝是真对她这个侄女够上心的。这样一想,随即自己又笑了,要不是够上心,当年她也不会那样坚定的带走陆可维。

房间的四壁上的墙纸颜色比客厅的要明亮一些,符合这间屋子主人的年纪,天花板上是繁复的云纹,看着就像是天空上五彩的云朵,栩栩如生。

他坐到了陆可维的床脚,伸手轻轻地抚上床单,似乎可以想象她在这间房里度过的三年时光。他想他可以缺席她这三年,但绝不能缺席一辈子。

陆可维炒好一个鱼香肉丝端到饭厅,却不想应该在客厅坐着的男人没了影,又突然发现她的房间门大开着,想到了什么忙冲了过去。

她一进门就见男人似乎很疲惫的靠在她放在窗台下的单人沙发上闭目养神,一时本来还有些火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进来的动静不小,宋子修很快就睁开了眼,看着她笑道:“抱歉,我可能有点累了,一看这个位置又很喜欢,所以就忍不住在这里靠了靠。”

陆可维身上还围着围裙,十分家庭主妇的打扮,闻言只道:“我已经炒好了一个菜,再做一个汤和一个蒸菜就可以了,你先过去吃着菜吧。”

宋子修跟着就起身,陆可维依旧是进厨房忙活,而宋子修已经坐在了饭厅的餐桌旁。

等陆可维端着蒸菜出来的时候,宋子修指着第一个菜问道:“这个菜还不错,叫什么名字?”

陆可维放下蒸菜回道:“这个菜叫鱼香肉丝。”

宋子修做出十分不解的样子,“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啊?我根本就没有看到鱼啊?”

陆可维又好气又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脑袋,也就只有他坐着的时候她才能做这个动作,不禁故意气他:“我看你是坐着都比我站着高。”

宋子修一开始还愣了愣,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后,立刻变了脸,“好啊,陆可维,我看你是就是讨打。”

陆可维忙又指了指蒸菜:“这个菜叫梅菜扣肉,梅菜是我昨天就开始准备的,没想到好东西全部都成了为你准备的了。”

宋子修尝了口肉,味道还真不错,跟着笑道:“所以我一直觉得我有口福。”

陆可维又进了厨房,她还煮了一锅娃娃菜,饭也差不多好了。

隔了一会儿,厨房里传来陆可维的声音:“宋子修,进来帮一下忙。”

宋子修放下碗马上进了厨房,陆可维指了指流理台上的汤:“把那碗娃娃菜端出去吧,小心烫手哦。”

宋子修依言动作,陆可维刚好盛上了两碗饭,跟在他身后走出厨房。

也不知是不是菜真的很合胃口,宋子修一连吃了三碗饭,陆可维看得有些目瞪口呆,庆幸她今晚多煮了一些饭。

“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了。”终于感觉到饱了,宋子修放下碗满足的说道。

陆可维看着他不禁笑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很久没有吃过饭了呢。”

宋子修似真似假的回道:“我还真有这样的感觉。”

饭后,陆可维很快收拾了碗筷,她出来时宋子修正在看电视,最近这个时间由本土举办的WTA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温网正在伦敦如火如荼的进行,而现如今英国最火的网球明星也是刚好出自苏格兰,这项赛事在这里想不火都难,她没想到的是宋子修也对这项比赛感兴趣。

陆可维坐到了他身边,问道:“你喜欢网球吗?”

宋子修戏谑的回道:“其实也不见得特别喜欢,只不过看着那些美女球员都穿的是超短裙,还是比较赏心悦目的。”

陆可维故意和他作对:“我也觉得不错,那些男运动员的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棒。”

宋子修嘴角还是挂着笑,不过是想起了两人几年以前的相识而已,那时候她就是在国内的网球赛上当美女球童,两人的缘分从那一刻大概就开始了吧。

坐了会儿宋子修又问道:“你一直都很会做饭吗?”他以前从不知道她还有这一手,今晚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竟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陆可维抱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随意的回道:“因为这里的饮食我实在不习惯,也算是逼出来的吧,除了自己做都找不到地方吃饭。”她的厨艺飞速提升也和秦筝有关系,秦筝向来是个讲究生活品质的,陆可维不自己动手做饭都还好,真是做了秦筝便时常提意见,她的手艺只能越来越好。

晚场的网球比赛眼看着就要结束,陆可维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依照她对宋子修的了解,他估计差不多要告别了吧。

却不想对方在比赛其中一名队员拿到赛点的时候突然对她道:“时间不早了,你今晚也不考虑留下我吗?”

他的表情像是那种萌宠宝贝一样求收留,可偏偏放在他这样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陆可维没绷住笑了出来。

宋子修也跟着笑了,却装作有些委屈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也没戏了。”

电视上的比赛已经结束,宋子修又突然问道:“周末的时候你能不能请到两天假?”

陆可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为什么这样问?”

宋子修回道:“我听说附近的丹巴是一个度假胜地,我还没去过,所以想要邀请在爱丁堡呆了较长时间的陆可维小姐陪我一起去,就是不知道你赏不赏光。”

陆可维想了想,又问道:“周末两天的话,我们还要在那里过夜吗?”

宋子修理所当然的回道:“去那种专门度假的地方,要是不住上一晚的话岂不是什么意思都没了?”

陆可维有些迟疑,她来了爱丁堡三年,也知道丹巴是个不错的地方,她记得小梅都去过不止一次,说那边很好玩。可一想到要和宋子修单独在外面过夜,她就开始纠结了。至于她周末想走的话根本不用请假,找相熟的服务生换班就可以了。所以,说到底还是取决于她自己想不想去。

宋子修几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那些想法,有些好笑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陆可维不妨自己那点小心思在对方眼里竟像是十分幼稚可笑一般,再加上她真的挺想去那个地方,便也没有再迟疑,“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得到了她的准确回复,宋子修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告辞。

陆可维仍旧将他送到了楼下,今晚的夜色很好,月明星稀,夜风凉爽。

宋子修朝她挥手,又不忘提醒道:“周末不见不散,陆可维,晚安。”

陆可维愣了愣,回道:“宋子修,再见。”心里的小人又抬起头来吐槽:混蛋,到底知不知道晚安是什么意思啊。她心里又莫名有了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陆可维就去找和她关系不错的本土姑娘Grey换班,因为陆可维好说话,以前在Grey有事找她换班的时候总是二话不说的答应,这时她朝Grey提出这种要求,对方自然也是毫不考虑的应了下来。

只不过当只有两人的时候,Grey勾住了她的肩膀,暧昧的朝她眨了眨眼:“从实招来,你可是很少这样不上班的,是不是和那个Z国男人有关?”

宋子修和陆可维那些旁若无人的对视与谈话让Grey早就留意到了,她对陆可维终于在男女之事上有了苗头感到既新奇又高兴,她巴不得大部分时候独来独往的陆可维早点谈恋爱。

陆可维并未正面回答她的话,但微微红起来的脸颊已经说明了一切。Grey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颊,不正经的说道:“就你这个样子,要我是个男人估计也会喜欢上。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争取这次有大进展。”

陆可维没有理会她的打趣,却也对这次的旅行越发期待起来。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1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