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坏女人”惯用的这些伎俩,让你无法抗拒!

【精品小说】“坏女人”惯用的这些伎俩,让你无法抗拒!
某处荒无人烟的野外,月亮在空中悬挂着,柔和的月光洒落在草地上,像是铺着一层淡淡的银光一般。借着月光,隐约的可以看到一道人影正躺在草地上。

“今晚月亮不错,月光挺好的,不过对工作不好!”月光下,楚意天嘴里叼着一根草芽,翘着二郎腿,感叹着说到。这散发着光亮的月亮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楚意天,本书主角,职业是杀手。身世不知,年龄19岁,性别自然是男的了。身高一米八,属于标准的身高。相貌,不能说帅,但是也绝不丑。那一丝经常挂在嘴角的若有若无的微笑,倒是有些吸引人。

当然,吸引的是女性,男性什么的,楚意天这家伙会直接干掉的。理由么,楚意天会说:都吸引了男的了,那被吸引的一定是个搞基的,为了世界,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我只好这样了。

“楚意天,这次你别想再跑了!”突然一声大喝打破了楚意天的赏月,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出现将楚意天给包围了起来。

“你们其实不应该出现,这宁静的气氛全部被你们破坏了。而且,你有语误,我根本没有跑,为什么呢?因为你还没有让我跑路的资格。”楚意天躺在草地上,嘴角带起一丝弧度,悠悠的说道,依然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似乎突然出现的这几个人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死鸭子嘴硬,别以为你身手好就可以目空一切,身手再好能好过这个么?”站在楚意天前面的那人,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沙漠之鹰。银色的沙漠之鹰在月光下反射着耀眼的银光,漆黑的枪口更是让人心寒。

“哦?沙漠之鹰,这玩意你都能找到,不错啊。”楚意天抬眼看了下,立即赞叹道。

“沙漠之鹰,威力很大嘛!”楚意天突然坐了起来,摸着下巴喃喃道,似乎没发觉自己正在被这把沙漠之鹰给指着。

“楚意天,你嘀咕什么呢?”那名举着沙漠之鹰的人看到楚意天在低声说着什么,立即喝到。

“我觉得吧,沙漠之鹰这种东西,你还是不要用的好。”楚意天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人,真诚的说到。

“你什么意思?”那人不解的问道。

“嘿嘿,我怕你开枪后手臂会脱臼。”楚意天嘿嘿笑到,丝毫没有被枪指着的紧张感。“而且,这沙漠之鹰,对我没用,普通人用沙漠之鹰,简直是浪费。”

“什么!”那人立即大怒,抬起手里的沙漠之鹰朝楚意天准备开枪。“杀意化刀。”突然,楚意天的眼神瞬间冷漠,低喝一句。而后,一阵微风突然升起。

噗!

一声轻响响起,紧接着的是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叫。只见那原本举着沙漠之鹰指着楚意天的男子,痛苦的捂着正在不断冒血的右臂不断的哀嚎。

原本还是双手健全的人,此时竟然只剩下独臂,握着沙漠之鹰的右臂此时落在了一旁的地上。从上面的断口来看,像是被利刃切断一般,切口整齐平滑。血液从断口出不断的涌出,异常吓人。

“都说了,你不适合用这把枪。”楚意天站了起来,吐掉了嘴里咬着的草芽,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

“你,你做了什么?”那名男子捂着自己的断臂处痛苦的问道,而其余的两名男子已经是被眼前这古怪的现象给震住了,愣在了原地。

“没啊,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楚意天摊了摊手,无辜的说着,同时迈步走向了那名男子。

“你,你别过来!”断臂男子见楚意天走了过来,立即恐惧的叫了起来,他可不相信楚意天的鬼话的。“你们两个,开枪啊!”断臂男子捂着断臂,一边后退,同时朝另外两个同伴喊到。

另外两个人,听到喊声,突然惊醒。急忙伸手到怀里,准备掏出手枪。

“杀意化刃。”楚意天再次低声说着,脚步并没有停下来。

扑通,扑!

两声物体砸落地面的声音响起,那正准备掏枪的两名男子突然倒地,脖子处纷纷出现了两道血线。

“你不要过来!”断臂男子恐惧的说着,脚下一滑直接摔到了地上,恐惧中不断的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再次滑倒。

楚意天顺手捡起地上的沙漠之鹰,继续向前走去。“我都说了,你拿枪对我没用!”楚意天走到断臂男子面前,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难以想象这样的笑容与刚刚发生的事有什么关系。

“不过,你竟然再次的来招惹我了,那么只好跟你说拜拜了!”楚意天突然说着,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不,不要,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一亿够不够?”断臂男子脸上挂满了惊恐,向林枫开口说到。

“你这是打发我么,一亿?重新说个价钱。”楚意天听到后不满的说到,一亿对他来说的确有点少。要知道,他是从16岁就开始做杀手了,而且出手费基本都是百万以上,3年下来他的资金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那我给你3亿。”断臂男子一听有希望,立即开口再加了2亿。3亿已经差不多是他的全部身家了,为了保命,他的确舍得花钱啊。

“才3亿,拜拜。”楚意天原本还期待的心情立即被扑灭,而后,果断开枪。

砰,一声巨大的枪响响彻在这片天地。紧接着,一道人影带着恐惧的神情缓缓的倒下。在其眉心,有着一个漆黑的洞口。

“看来,血杀的人已经找到我了,是时候离开了。”楚意天低声的自言自语。

看了看地下的三道人影,而后转身离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空中洒落的月光,突然照亮了楚意天的脸庞,脸上带着不符合其这个年龄的冷漠。

而在月光下,还有着三道人影静静的躺着,只是再也没有机会爬起来了……

V市,最豪华的酒店,荣耀酒店里。楚意天目前正住在这里的一套天级房间,对于作为杀手的楚意天来说,他是没有固定的居所的。

或者说,对于顶级的杀手来说,过得都是一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不是因为凄惨,而是因为,顶级杀手一般都是孤独的生物,家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种能够住人东西罢了。

天级房间里,以尊贵的金黄色为主调,空间宽敞无比。豪华的直让人惊叹,而这,就是楚意天目前的住所。

“得离开了,血杀的人已经找到我了。”楚意天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外面的景色,自言自语。

夜晚的V市中,灯火通明,各种颜色的灯光不断的闪烁着。就像上一座尊贵,豪华的城市,但是楚意天却知道,这灯火下面,充满着的是各种荒糜的气息。

楚意天低头想了一下,走到床边,拉起一条黑色的风衣便缓缓的往外面走去。

不夜天,在V市最大的一座酒吧。这里各种东西都有,所谓的红灯绿酒,奢糜、堕落,在这里全部都有。

但是这里的背后势力却是异常的大,因此才没有被查封。在这里还有着各种消息的贩卖,基本上,只要是想得到消息,来这里,只要花的起价钱就能知道。

“我要血杀的最新动向。”楚意天坐在一间包厢里,看着对面那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说道。

“杀手榜第四的杀意王者,楚意天。”那人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这人看起来二十几岁左右,一头三七分的黑色头发,俊逸的脸上配着和煦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升起好感。

“我要的是血杀的最新情报,并不是你对我了解多少。”楚意天皱了下眉头,有些不耐的说道。

“呵呵,先别急。我也得想一下消息啊,那么多的消息,我也得花时间想一下的吧。”沈寒轩笑着说道,安抚了下楚意天。

楚意天看了一眼沈寒轩,放松了下身子躺在沙发上,然后才淡淡的开口说道:“血杀的人找到我了,情报是从你这走出去的吧。”

“这个可不是了,我并不接触血杀。他们有着自己的情报组织,并不需要我。”沈寒轩摇头解释。

“杀意王者与血杀的恩怨还真是够深的,两年了,血杀不断的追杀,而你不断的反击。呵呵,还真是可怕。”沈寒轩感叹了一句,然后拿起桌面上的一杯红酒慢慢的勉了一口。

“两年前,血杀组织的领头人军邪,在一次刺杀任务中被你不小心给破坏了。那一次,军邪受伤很严重啊。中了六枪,刀伤无数。呵呵,还真是可怕的伤势。”沈寒轩悠悠的说道,将楚意天被血杀追杀因果说了出来。

“不过,军邪不愧是人物,如此伤势还没有死掉。依然挣扎着逃掉了,一个月后,血杀的追杀悬赏便发了出来,杀意王者与血杀的恩怨也是就此开始。”沈寒轩继续说着,手里的红酒在红色的灯光下显的异常的魅惑。

楚意天一直静静地听着,见到沈寒轩终于说完了,这才开口:“现在能够告诉我血杀的动向了吧。”

“没问题,血杀军邪已经重新开始接悬赏了,身手好像又进步了不少。任务的目标是石油大亨身边的……”沈寒轩口若悬河的说着。

“停,我只想知道与我有关的。其他的,不感兴趣。”楚意天还没等他说完便喊停,要是让他这样说下去,鬼知道会说多久。

“关于你的啊,的确有一批人来了V市。现在的去向嘛,应该是在朝阳孤儿院。”看着楚意天那惊变的脸,沈寒轩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砰!

楚意天将面前的桌子一脚踢开,然后迅速的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便跑了出去,“钱我回来再给你。”楚意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语速异常极速。

“这次是我免费赠送。”沈寒轩高声的喊道,然后看着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翁!翁!

楚意天出了不夜天,便跳到一辆摩托车上,暴力的破坏了锁,然后熟练的接通了电源,立即转动油门。整个过程不到三秒。

“小子,来不夜天偷车,活腻了吧。”几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人突然跳了出来,拦在楚意天面前,举着电棍喝道。

“滚!”楚意天双眼有些泛红,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这是他心中的杀意被勾出来的征兆。

“让他走,一切事情我来摆平。”沈寒轩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那几名保安犹豫了下,便退了开来。

轰!

楚意天瞬间将油门扭转到最大,发动机咆哮了一声,然后便带着楚意天向前冲了出去。

“血杀,若出事了,我必灭你。”楚意天狂奔在街道上,咬牙暗自发誓。

此时是晚上11:48分,对V市这个小城市来说,现在的街道上已经是没有了人影。所以楚意天一路狂奔,虽然危险,但却也不会太危险。

终于,在狂奔了近20分钟后。楚意天在一处小巷面前停了下来,车子一停便跳了下来,用他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巷子里面。

经过几分钟的狂奔与曲折的回路后,楚意天终于停了下来。站在了朝阳孤儿院的门前,楚意天脑中突然的一阵空白。他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几秒后,他猛的踹开那铁门,闪身冲了进去。

血腥味扑面而来,原本暴怒的楚意天突然安静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地面的血迹,瞳孔突然诡异般的变为了红色。

顺着血迹呆愣的走了过去,楚意天心中无喜无悲,进入了一种古怪的意境。

血迹蔓延到一处门前,鲜血是从这里面流出来的,并不是被人刻意弄成那样。

吱~

楚意天呆呆的推开了门,一股更加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看着里面的景象,楚意天眼中的红光更加的强盛。

楚意天愣愣的转身走了出去,抬头看着空中那显着一丝红色的弯月。

“血杀,陈军邪。我必灭你全部!”楚意天咬牙切齿,脸色狰狞的低吼道。

此时楚意天心中的愤怒无与伦比,心智渐渐的被愤怒侵蚀,双目赤红。一阵风突然吹起,黑色的风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楚意天的身体渐渐隐藏到黑暗中,只有那一双赤红的瞳孔隐约的散发出飘忽不定的红色光芒。

夜晚的朝阳孤儿院,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孤儿院中,在一扇门的后面。孩子们在安然入睡,只不过却永远都不会醒不来了……

不夜天中。

“月色很红啊,杀意王者的愤怒不知道能不能毁灭血杀来的地域使者。”沈寒轩站在办公室中,透过透明的窗户看着空中的月牙喃喃自语。

“不过,我也得先走了。杀意王者,楚意天,呵呵…”沈寒轩脸上挂着一丝莫名的笑容,然后缓缓的走到椅子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外面的月亮,嘴角渐渐勾起了一道笑容。

朝阳孤儿院中。

楚意天隐幂在黑暗中,瞳孔的赤红色光芒渐渐的暗淡,最后全部消失。在孤儿院中,重新恢复了宁静。只有,那一股血腥的气味久久不散。

“啊!”

一声惨叫突然打破了这片宁静,然后一道人影被人从黑暗中扔了出来。狠狠地砸到了石板地面上,顿时血液便流淌了出来。

“啊!”“啊!”

又是几声惨叫,陆陆续续的又有几道人影被人从黑暗中人扔了出来,纷纷砸到了地面上。

楚意天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被自己扔到地面上的五个人。瞳孔中散发的赤红色光芒更加的浓郁,表情也愈加的冰冷。

那五个人全部一身黑色的西装,脖颈后面都纹着一把红色的匕首。那是血杀的标志,这五个人,全部来自血杀。

“为什么要对那些孩子下手。”楚意天缓缓的开口,声音竟然无比沙哑。如年过百岁的老人一般。

“楚意天,别以为你强,血杀的人是永远不会懂的什么是惧怕。”一名短发的中年人一脸痛苦之色的站了起来,右手紧紧的捂着左手手指,指缝里面不断的有血液滴落。

“噗!”

一声轻响,那人的身体缓缓倒下。眼里带着疑惑与不解慢慢的倒了下去,脸上的恐惧表情清晰可见。

砰!

那人倒下后,血液渐渐从其脖颈里流出。将地面染成了一片血红。

“为什么要杀了那些孩子们!”楚意天再次沙哑的问道,他已经接近了入魔的边缘。

“嘿嘿嘿,楚意天,这些都是你所造成的结果。”黑暗中,一声怪笑传来,渐渐的走出来了两道人影。

楚意天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去,脸色猛的一变,瞳孔中的红色光芒突然散去,露出了正常的瞳孔之色。

“院长”楚意天艰难的开口,身体由于情绪的过大波动而在微微颤抖。

“桀桀桀,杀意王者楚意天,怎么了?你的杀意呢。”黑暗中传出了令人感到惊悚的笑声,一名面容枯黄的老人突然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把血色的匕首,眼神阴冷的看着楚意天。

“放了院长!”楚意天低声说道,下一刻,铺天盖地的杀意重新升起。不过,这一次瞳孔没有再变色。

“桀桀,拥有杀意这种诡异异能的杀意王者,也会这般的跟我们商量么。”老人阴森的笑道。他是血色的人,外号地狱使者。

地狱使者挥了挥手,后面挟持着院长的人走了上来。站到了地狱使者身前,压着院长的手臂上青筋凸起,可以想象其力量的大小。

“给我住手!”楚意天自然看到了院长受到的巨大压力,不禁暴喝出声,脸上的愤怒异常的浓烈。

“弄醒她!”地狱使者淡淡的开口,而后转向楚意天,半眯着眼睛,说道:“其实要救她很简单,拿你的命来换就行。”

挟持着院长的那人,不知道怎么弄的,在院长脖子后面按了几下,院长便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小天快走,他们是恶魔,孩子们,孩子们…”院长一醒来,看到了楚意天立即开口呐喊,不过到最后却是泣不成声。

“院长…”楚意天张了张口,他没办法对这慈祥的老人说这些事全部都是他一个人造成的。

在孤儿院中,楚意天一直是以一个打工仔的身份来存在的,所以并没有人知晓他的真正身份。至于为何他会对这里这么在意,那是因为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楚意天,想好了么,你死还是她死。”地狱使者眼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提着匕首放到了院长的脖子上,淡淡的说着。

“你…”楚意天愤怒的说不出话来,身上的黑色风衣无风自动。杀意缓缓的凝聚,但是也只是凝聚而已。他没把握能瞬间杀掉眼前的这人,因为这人也是身负异能。

“小天,你快走,不用理我的。快走啊,他们都是恶魔。”院长声嘶力竭的喊着,竭力让楚意天快离开。

“院长,我不能走。”楚意天艰难的开口,他不是走不掉,而是无法走。走了,这位对他如子的慈祥老人一定会惨死,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想好了没,你死还是她死。”地狱使者再次问道。

楚意天眼中划过一丝悲愤,看了院长一眼,然后脸上带着悲壮的神情说道:“是不是只要我死,你就能放过院长?”

“血杀的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是我向来是说到做到。杀这么一个人对我也没好处。”地狱使者淡淡的开口。

楚意天低下了头,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来,盯着地狱使者,清晰的吐字:“我死后,将那些孩子们全部都安葬好!”

“可以!”地狱使者轻蔑的笑了笑,他根本看不起楚意天这种做法。杀手不能冷血无情,那么根本就不是杀手。

“希望你说话算话!”楚意天突然怨恨了盯着地狱使者,缓缓说道。

闭了下眼睛,而后突然睁开眼转头向院长笑了笑,脸上带着的是一股阳光般的笑容。“院长,以后也要好好的活”

“院院长……”楚意天突然呆住,看着院长嘴角滑落的那一丝血迹。

地狱使者注意到了楚意天的变化,疑惑的转头看去。

顿时,一股惧意从心中升起。院长咬舌自尽了,这一个用来威胁杀意王者的筹码失去了作用。那么接下来面对的就是,杀意王者楚意天的疯狂杀意。

地狱使者猛的转头看向楚意天这边,看着楚意天缓缓走来,他的脚开始不听使唤的后退。

噗!

挟持院长的那人,突然在脖子上喷出一丝血迹,然后身子缓缓的向后倒去。楚意天伸手接住了院长,眼中的光芒满是悲伤。

“小颜,帮我好好照顾她……”院长断断续续的开口,说完后,眼睛里的光芒彻底的暗淡了下去,整个人也软倒在了楚意天身上。

“……”楚意天轻轻的将院长放下,重新站了起来。

“啊!”

楚意天仰头咆哮,声音悲愤欲绝,眼泪缓缓的从其眼角滑落

地狱使者看着楚意天这般表情,突然转身就跑。真正的实力打斗,他根本不可能赢的了楚意天,再待下去,只会是丧命这一种结局。

“杀意”楚意天的声音缓缓响起,仿佛来自九幽的炼狱,让人不寒而栗。

“刃剑!”

楚意天突然爆喝出声,一股风突然升起,铺天盖地的杀意仿佛化为了实质一般,全部朝着地狱使者笼罩而去。

“土墙!”地狱使者脸色巨变,手上诡异的亮起一道黄色的光芒。而后,地面突然一阵波动,瞬间便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蛋,将地狱使者包围了起来。

噗噗,铿锵!!!

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在巨蛋表面突然重新了数十道的宛如利刃切割过的痕迹。

“吼!”楚意天的瞳孔再次的变为了红色,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吼叫。

咔,轰!

圆蛋突然碎开,地狱使者提着红色的匕首神色紧张的看着楚意天。刚刚要是再慢一秒后,他绝对会被那些凌厉的杀意给切割成碎肉。

“啊!”

楚意天仰头再次咆哮,杀意再起。围绕着他的身体突然的凝聚,变成了一场风暴。无形的杀意,在这一刻化为了一场有形无质的风暴。

凌厉的杀意充斥在这片空间,地狱使者脸色再次大变,又是急忙弄出一个圆蛋般的土墙笼罩了自己。

噗噗噗!!

利刃切割到物体上的特有声音传来,原本还在苟延残喘的那四个人,仿佛被无数把利刃切割过一般。身体全部化为了一堆肉块,猩红的血液飞撒,将这片土地全部染成了红色。

宛如炼狱一般的场面,楚意天站在这画面中,黑色的风衣染血,赤红的瞳孔,将他衬托成了如修罗一般的人物。

地狱使者化出来的土墙也没能挡住这一场杀意风暴,全部变成了碎石散开。里面的地狱使者脸上那张枯黄的脸色,此时充满了恐惧,看着楚意天如看地狱的修罗一般。

“啊!”楚意天疯狂的咆哮着,朝着地狱使者冲了过来。他已经是陷入了半癫狂的状态了,现在脑中剩下的只有将眼前这人彻底毁灭的念头。

地狱使者脸色惊变的看着冲过来的楚意天,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飞奔。

只要离开这孤儿院就好,这里空间太小,根本无法躲避那铺天盖地般的杀意。而外面的空间却要大的多,到时候就算是打不过,那么跑掉也不会成什么问题。

地狱使者离门口只有两三米的距离,只要一秒便能脱离死亡。

不过,楚意天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啊!”楚意天大吼,在地狱使者即将迈出大门的那一刻抓住了他的后领。

全速奔跑的地狱使者突然被楚意天抓住,衣服的紧勒让他根本不能移动分毫,连气都喘不上来。

下一刻,地狱使者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猛的不受力的飞了出去。

过肩摔,楚意天拉着其后领就能展现出了过肩摔,可想而知楚意天的可怕。

砰!

地狱使者猛的砸到地上,砸起了一阵尘土,巨大的冲击力令他原本枯黄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潮红,体内的血液不住的疯狂奔涌。

“死吧!”楚意天大声的怒吼,杀意再次升起,围绕着其身体猛的向地狱使者奔去。

“啊!”楚意天高高跳起,右手成拳朝着地狱使者的头部便轰了下去。

地狱使者突然明白了,今晚想要活路,只有将楚意天杀掉才行。眼中划出一道狠厉,手里的红色匕首突然探出,就这么躺着,但是匕首却是向落下的楚意天刺去。

正常情况下,面对这种攻击的人一定会避开。地狱使者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这种动作。

但是,他错了,楚意天依然下落,拳头狠狠地砸到了他的头上,恐怖的力道直接将他的头颅砸出血液来。而匕首,也尽数没入了楚意天的身体。

“啊!!”

楚意天发狂般的不断轰击地狱使者的头,明显陷入了疯狂状态的楚意天根本不理会自己身上的匕首。只是在疯狂的挥拳,要彻底毁灭眼前的人。

“啊啊啊!”楚意天疯狂的挥拳,不知道击出了多少次。

地狱使者在第一拳就已经是被楚意天给打懵了,所以在楚意天接下来的攻击中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疯狂的砸了几分钟,楚意天终于停了下来。地狱使者早已没有了气息,此时面目全非。

“啊!!!”楚意天仰头咆哮,泪水再次的涌出,眼中恢复了一丝神智。渐渐的,杀意开始不怎么受楚意天的控制了,楚意天赤红的瞳孔中也出现了嗜血的光芒。

“不!不可以!啊!”楚意天突然蹲了下来,抱着头痛苦的呐喊。

神智渐渐的迷失,这是杀意过大带来的后果。杀意异能虽然强大,但是也是有着副作用。当杀意过大,超过楚意天所能控制的程度时,他会渐渐的迷失掉神智,变成一只只知道杀戮的野兽。

“不,不能!”楚意天突然抱着头砸向地面,试图用疼痛来刺激自己的神智。

他正在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中,脑中不断的重复着两个声音:杀杀杀,杀光所有人!另一个声音却又在说:不可以那样,不可以。

“啊!”楚意天头痛欲裂,但是脑中的那两个声音却始终散不去。

“镜子,镜子”楚意天突然翻找自己的衣服,拿出了一个镜子。

硬撑着,用自己保存的最后那一丝清醒的念头,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缓缓说道:

“忘记这场悲剧,忘记异能。记得,去找小颜,照顾好她,还有,必灭血杀!离开这里后,你将陷入沉睡,忘记了所有事,但是却不会忘记我所说的一切。”

声音里,带着古怪的音调,让人只感觉精神恍惚。

催眠术!是的,楚意天通过镜来实现自己催眠自己,想让自己忘记这场悲剧,以此来不让自己陷入疯狂杀缪的深渊。这种方法,是楚意天学会催眠术后的第一次对自己使用。

说完,楚意天眼中的神色突然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是无尽的茫然。

而后,他突然站起,跑出了孤儿院……

…………

江华市,是一个离V市有着非常遥远距离的一个城市,足足相隔了三个省份。

“江华市啊,小颜应该在江华高中吧。”楚意天背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站在车站的出口处自言自语。

现在距离孤儿院那晚已经过去了三天,楚意天在第二天的时候在野外悠悠的醒来。催眠术幸运的起了作用,他忘了孤儿院的事,也忘了自己身负异能。

但是在他脑海中却植入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念头,那就是照顾好小颜,然后是灭血杀。虽然醒来后有很多记忆都比较模糊,但是楚意天也没有深究,按照着脑中的念头便来到了这个江华市。

“小颜是高三了吧,距离高考也只有一个月了。”楚意天走出了车站,自言自语。

“哈~好困。真是奇怪了,怎么感觉我忘了很多东西呢。”楚意天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

“咦?这个,是小颜么?奇怪,这时候不是在上课么。”楚意天不经意间摆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好像是他要找的小颜,不禁疑惑了。现在是才是星期五啊,而且是早上8:25分,这时候不应该是在上课么?

心中疑惑的楚意天突然快步走了上去,因为好像那个他口中的小颜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

“嘿嘿,妞,真的不跟我们去玩么?”染着黄头发,耳朵上挂着好几个耳钉的混混轻挑的说道。

“学校有什么好玩的,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玩好了。”另一个红发的混混说道,脸上满是不爽,似乎是因为被眼前的人拒绝了而不高兴。

“你们想怎么样,我说了,不去。”严子颜有些厌恶的开口,很明显的非常讨厌这些混混。

本来今天她是出来是要找一些关于校运会所需要的器材的,这是江华高中的传统了。

每一界的高考前的第三个星期都会举办校运会,目的是为了让那些学习紧张的高三学生们获得一次放松的机会,以备能更好的应付高考。

但是,严子颜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不幸的遇到了三个混混,硬是被纠缠的走不了。

“嘿嘿,不去?那就没办法咯,兄弟们,带这位mm去玩吧。”黄头发的混混怪笑了两声,然后向旁边两人吆喝道,看样子他是这三个人的头。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严子颜害怕的不断后退,看着走上来的那两个人,脸上满是害怕。

“嘿嘿,不干什么,要带你去玩而已。”红发的混混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突然一把抓住严子颜的手,用力的拉着,以防她跑掉。

“啊!”严子颜突然被拉住手,立马尖叫了起来,不断的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却做不到。

此时是在大街上,虽然不能说人山人海的,但是也有不少人。此时发生这样的事,竟然没有人敢过问一句,反而是远远的避开。不得不让人感叹,社会的无情与黑暗。

“把你的脏手给我放开。”

突然,一道声音从严子颜后面传来,声音里满是不悦。

严子颜听到声音,感觉有点熟悉,回头看了过去,脸上立即涌出了兴奋的神色:“小天哥,救我。”

“呃…真是的,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那个小字。”楚意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过脚步却没有停下,而是以一种微妙的速度向着那红发混混走去。为什么说是微妙?因为楚意天走起来看着很慢,但是速度却绝对不慢,看他两秒走完三米的距离就知道了。

“你的手抓错东西了。”楚意天嘴角挂着那招牌式的若有若无的笑容,伸出手来拍了下红发混混的肩膀。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坏女人”惯用的这些伎俩,让你无法抗拒!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3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