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她懒惰、不思进取、爱撒谎,然而多金帅气的总裁偏偏只爱她竟因为…

【免费小说】她懒惰、不思进取、爱撒谎,然而多金帅气的总裁偏偏只爱她竟因为...
湿街小镇,文人墨客闲庭信步,百姓三三两两聚拢,小贩叫卖声越来越洪亮,甚至能传达湖中悠闲游荡的一叶扁舟,好一张清明上河图。

茶楼内,一说书先生正在说书。

只见他摸了把徐白长胡,字调铿锵有力:“想必从古至今英雄烈士,各位都听乏了。那么今日就换个新鲜点的,就说这睦州四大世家的趣事,众位可看好?”

观众应声叫好,那说书先生把手中木板那么喀嚓一声,开始说了起来。

“且说这睦州府四大世家中,以苏府为首,赵齐二府次之,杨府居尾,今日,咱们就来说说这四大世家中的趣事……”

睦州府杨家有二女,一嫡一庶,这庶出女儿名叫杨若柳,才震江南,美貌无双,十三四岁变芳名远播,这求亲的人都快把杨府的门槛踏平了。

这嫡女名叫杨昭君,一样名声再外,不过她并非才情出名,而是懒名远播。

据说,杨昭君是只要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

除此之外,家里请了十几个厨子,其中有十个都养在她的院子,天天为她做着这世间少见的美食。

此人是真真正正的将好吃懒做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这一日,杨府又有人来提亲了,而这的这人,也不一般。

是睦州府苏家来提亲,来人是苏家大管家。

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这刘管家虽是个下人,但身上却透着几丝贵气,比那官吏也不多让。

杨府虽与苏府同称为江南四大世家,但跟苏家确实比不得的。

这苏家祖上,乃是当朝开过功臣,苏家现在的当家主母,那是丞相亲妹,家底殷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因此,杨老爷就没敢小看这刘管家,等刘管家进了门,很是客气了一番。

刘管家说明来意,他此次前来,是受了当家主母的嘱咐,一定要将这亲事定下。

而这求娶的人,却大大出乎了杨老爷预料。

苏家并非要求娶他那才貌双全的二女儿,而是要娶那懒名远播的大女儿,杨昭君。

杨老爷犹豫了,这杨昭君乃是他的心头肉,疼之入骨,着实不肯让她去那苏府受罪。

但仔细一想,苏家是什么人家,此次娶亲的又是苏家的嫡子,苏三公子苏君墨,杨家商贾之家本就配不起人家,他们又怎么会娶个庶女。

刚想到这里,就听门口传来声音,却是一身红衣的杨若柳到了。

“爹,听说家里有贵客,女儿特意过来瞧瞧。”

进了门,先行礼见了父亲,又客气的朝刘管家一福。

举止风采尽显,丝毫不输于官宦人家的大小姐。

刘管家不知来人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只当是杨昭君仔细瞧了,却不满意。

配普通人,她自然配得上,但配他家谪仙般的三公子,却是差远了。

说难听点是云泥之别,说好听点是差强人意。

不过这刘管家毕竟不能插手家主之事,只是询问。

“这位……就是大小姐吗?”

杨老爷知刘管家是认错人了,忙道,“刘管家见笑了,这是二女儿若柳。”

贵客到访,按说她一个庶女,是不好上前的,但他家没有那个规矩,杨若柳也习惯了,毕竟之前这提亲的,都是为了她来。

刘管家听了这位不是他家未来主母,便笑了笑,一个庶女,便是有才情,也只能给他家公子做个妾。

“杨老爷,这大小姐……可否出来一下?”

他毕竟是带着任务的,这回去还得给主母回话呢。

“这……”杨老爷很为难,他想拒了这门亲事,但却不好开这个口。

杨家比起其他三大世家,势弱且根基不足,若是惹了这苏家不高兴,恐怕他那些生意,难做了。

而听到刘管家话的杨若柳,身子一震。

苏家求娶的,竟然是那个懒人杨昭君?

她自问杨昭君没一处地方是比得上自己的,就因为是个嫡女,自己就这么一直被她踩在脚下。

她不甘,况且,苏三公子是江南才子之首,杨昭君那个无才无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苏三公子!

但是,这里没有她说话的资格,她只能揉着自己手里的手帕,紧咬着自己的下唇。

“爹爹,姐姐恐是还没睡醒。”

杨若柳出声提醒,但意却在告诉刘管家,那杨昭君是个多么懒惰不堪的人。

“若柳,退下!”杨老爷有些气了,觉得杨若柳不懂事的很。

杨若柳被这么一训斥,心里委屈,福了福身子便走了。

即便表面上对她这个庶女很是疼爱,但杨老爷最疼的还是杨昭君。

她是个永远融不进去的外人!

杨若柳这表现,自然让刘管家看在了眼里,却并没有多少惊讶,有钱人家,多是这样,他见得多了。

杨老爷自是一样,心里叹了口气,苏家要真是看上了若柳,倒是好了。

“刘管家稍待,我这就让人去叫小女。”

杨府中,杨昭君的住处。

此时杨昭君正躺在院中一躺椅上小憩,日光暖暖的,躺椅垫的舒舒服服,好不惬意。

“见过大小姐。”府中刚请来的一位御厨,被下人带到了杨昭君面前。

杨昭君见人来了,眼睛微眯起了一条缝,看到了那御厨眼中的鄙夷。

“王御厨,家中有两个儿子?”杨昭君似是不经意的问。

“是。”王御厨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问,却还是照实回答。

“我还听说王御厨的儿子一个好色,一个好赌,所以搞得王御厨一把年纪了还在到处做事?”

“大小姐,这是何意?”王御厨更不懂了。

杨昭君轻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说过什么,身为下人的你居然编排自己的主子,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爹,但别忘了现在是谁给你一口饭吃!”

“杨府在睦州纵然比不上苏家,但让一个瞧不起主子的下人没有饭吃,还是有那个本事的!”

“大小姐,老朽知错了!”王御厨闻言,立刻跪下,杨家给他的工钱,比在睦州最大的酒楼还多三倍,是他不知好歹。

“知道错了就滚吧,若是再让我听得什么,王老爷子一家恐怕要露宿街头了。”杨昭君轻轻一句,随后又睡了过去。

王御厨听了此话,战战兢兢的退了下去,明明这是个小丫头,却把他吓得好像被毒蛇盯着一样。

这边杨昭君刚睡下,她的小丫头冬芝就跑了进来,一脸兴奋的。

“小姐,小姐,你可别睡了!有好事,大事儿!”小丫头拉起杨昭君。

杨昭君无奈的睁开眼睛,这冬芝,心性太急了。

“什么事儿?让你急成这个样子。”

“小姐,大事儿啊,有人来提亲了!”

“不就是妹妹的痴心公子们吗?有什么好惊讶的。”杨昭君说完,又躺了下去。

冬芝蹲下身子,说道,“小姐小姐,这次不是二小姐,是小姐你啊!”

杨昭君听闻此话,猛然睁开眼睛。

“冬芝,你再说一遍?”

“小姐,这次提亲是冲你来的啊。”冬芝又重复了一遍。

杨昭君心里却念道,这是哪家的公子这么傻,有杨若柳那才貌双全的女子不娶,却要娶她这个懒名远播,无才无德的。

“那公子不会是白痴智障,或者缺胳膊少腿吧?”杨昭君自嘲般问道。

“哪啊小姐,你可猜错了,今日来提亲的是苏家的三公子,江南第一才子,人品相貌都是一流的。”冬芝看起来比杨昭君还兴奋。

想到了杨若柳,又道,“二小姐都去了呢,小姐您不知,二小姐听说要迎娶的是您,气的转身就走了。”

冬芝是夫人要吩咐她做事,才正好在外间听到了这些。

“就你知道的多,听墙角的冬芝子。”杨昭君伸出手指点了点冬芝的额头,笑骂道。

然而她心里却是苦的。

看着这片天空,没想到都来到这里十六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前世身死,却未想在古代重生,不过还好老天疼爱她,知道她懒,给她选了个好落脚处。父母是江南世家,自己又是世家小姐,倒也过的舒坦。

苏家三公子嘛……

要怎么才能毁了这场婚事?

眨了眨眼睛,杨昭君扬起嘴角,心里已经有了计策。

杨老爷派了身边的李管家来杨昭君的院子,让她带杨昭君到前厅。

李管家很快到了,见杨昭君居然少见的没有睡着,虽然是躺着,但至少清醒着。

“大小姐,老爷让您去前厅见客。”

杨昭君懒懒的动了一下,“不去!”

“这……大小姐,此次来人是贵客,老爷让您不要耍脾气。”李管家为难的说道。

“不去,路这么远,走路太累了。”杨昭君说道。

李管家这个汗啊,这点路还嫌远呢,真不愧是懒名远播的大小姐。

“那怎么办啊,大小姐您别为难老奴了。”

杨昭君叹口气,“好吧,不过我还是懒得走,李管家你去找软轿来抬我吧。”

李管家犹豫,对方可是苏府啊,大小姐这么做,是不是显得太不尊重人家了?

“怎么?不找来我不去了!”杨昭君说道。

“好好,老奴去叫软轿来。”李管家没办法,只好应了。

杨老爷和刘管家在前厅都等的有些烦了,终于见李管家回来。

“老爷,小姐来了。”说完,让身身子,让软轿放在地上。

刘管家看到软轿进来就震惊了,这杨昭君的懒惰之名,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杨老爷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便明白过来了杨昭君的想法。

女儿这是不想嫁苏家,故意来这么一出给刘管家看啊。

等刘管家回去跟当家主母这么一说,他们估计不用杨府拒绝,就会自动灭了这个心思。

“昭君,快下来,这样成何体统!”杨老爷一脸怒气,对杨昭君训斥道。

他也得做做样子不是。

杨昭君轻轻起身,只见一身黛青蝶纹烟罗裙,腰间系着金丝软烟香囊,纤腰不盈一握。

长袖两宽,外披层层同色薄纱,飘逸素雅。墨发倾泻而下,仅用一支莲花白玉簪子束住,青色发带飘舞。

几许清风而来,杨昭君铅粉未沾,皓齿青蛾。清眸之中,带两分笑意,三分妩媚,四分慵懒。

刘管家待看清了杨昭君的样貌,又是一个震惊。

此女长得倾国倾城,比她那美名在外的妹妹还要美上几分啊。

如此相貌,配自家公子倒是足了,但不知才情如何。

“爹,找我过来什么事儿啊,我都还没睡醒呢。”

杨昭君说完,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半点没有想和刘管家打招呼的意思。

刘管家心里想笑,这杨昭君的懒功太高,堪称绝学啊。

“刘管家,让您见笑了,你看,我这女儿就这个德性,怕是配不上苏三公子啊。”杨老爷苦笑着说。

刘管家见杨老爷话里有推脱之意,说道,“杨老爷,此事我一个下人做不到主,您也别为难老奴,您这聘礼不收,我回去可会丢了老命,这样,我回去将看到的,原原本本说给主子听,您看如何?”

看来杨家,是不想将女儿嫁给他家三公子啊。

杨老爷知此事今日只能到这里,便道,“那好,有劳刘管家了。”

他不信刘管家将此事跟苏府说了,苏家还会想给苏君墨娶昭君。

刘管家又客气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送了客人,杨夫人也从里间出来。

“老爷,此事可如何是好!苏家若不退婚,难道我们要让昭君嫁到苏家吗?”

苏家是什么规矩,她的女儿从小被疼惯了,怎么能受得了啊,再说女儿心善,到了那狼窝指不定受什么苦呢,她舍不得。

况且,苏家的身份,将来给苏君墨恐怕还要纳个几房小妾呢,到时候这院里争斗,必是血雨腥风。

杨夫人舍不得,杨老爷又哪里舍得,只是这事恐怕他们老两口说了不算。

两人正揪心呢,转头就看到杨昭君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熟了。

无可奈何的摇头叹气,这死丫头倒是睡得安稳,一点都不担心。

静月庵。

静谧的院落中,假山环绕,格局十分简单。

杨昭君枕着软枕,身子仿若没有骨头一般,软塔塔的躺在雕花桃木椅上。不时的吹过几阵清风,带起湖蓝色裙摆飞扬。杨昭君闭着双眼,还是这静月庵清静啊。

一旁,静安师太一身道袍,正在整理书籍,将书籍一一分类。

充满薄茧的手将手中书籍正准备放好,却被身边杨昭君拿过,放在另一边儿。

仔细一看,原来是她将书籍分错了。

抬头看了一眼杨昭君,只见她又睡着了。

也不知,这杨小姐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

睦州府人皆知杨昭君懒惰不堪,无才无德。

可她却知道,那只是杨昭君不在意罢了。

她曾问她为什么老往静月庵跑,杨昭君却是回答,静月庵耳根子清静。怕是一般俗人,根本与杨家小姐的心性无法相比。

这求亲之事,已闹得沸沸扬扬,静安师太自然也知道了,知道因此事,怕是杨昭君又清闲不了,因此才这么频繁的往静月庵跑。

“小姐!小姐您在哪儿啊!”远处,小丫头冬芝又在咋咋呼呼的。

静安师太摇了摇头,这主仆俩,一个爱静,一个爱动,倒是有趣的紧。

杨昭君适时的睁开眼睛,懒懒的应了一声。

冬芝看到了静安师太和她家小姐,一路小跑过来。

“小姐,您可别睡了,有大事儿!”冬芝拉起杨昭君,焦急的说道。

“你又咋呼什么呢?”杨昭君睁开眼睛,问。

“小姐啊,这次可真是大事儿!”冬芝似是非常着急。

“有什么事儿,说!”

冬芝却看了静安师太一眼,似是因为有别人在场,不好说话。

杨昭君说道,“无妨,静安师太不是会传闲话之人。”

冬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小姐,我拿着你早先赏我的银子,去苏府问事情了。”

杨昭君听到这些,不禁皱眉,这冬芝……

“你问什么了?”

“小姐,冬芝问那苏家公子,人品才情如何,有个苏府的下人收了我的银子,对我说她家公子人品相貌都是一流的。”

“于是我便问既然如此为何苏公子至今未娶,那下人犹犹豫豫的,最后才偷偷告诉我……”

说到这里,冬芝又停了,似是不敢往下说。

“说了什么,你快说啊。”杨昭君还没急呢,静安师太倒是焦急了。

“她说,他们家三公子,至今未娶,是因为那方面不行!”冬芝狠了狠心,说道。

杨昭君眉头一挑,这事情倒是有些意思了。

“那苏公子十四五岁的时候,苏家主母便给他挑了两房美貌的丫头送了过去,可是谁知道,那俩丫头到现在了,还是处子之身呢,苏公子根本就没有碰过她们,小姐您说,这苏公子是不是那方面有些问题。”

世家公子,这种事情都很常见,有些甚至在十二三岁便破了童子身。

像苏君墨这种,还真是少见的很。

除了那方面不行的原因,她还真想想不出别的来。

冬芝眼看杨昭君不说话,以为她伤心了,便道。

“小姐,我们这就去告诉老爷,让他想办法退了这门亲事吧。”

退?杨昭君犹豫了。

静安师太此时插嘴,“冬芝啊,你家小姐怕是由不得自己高兴了。”

苏家什么地位,若苏君墨真的有这种……隐疾,他求娶其它官宦家小姐,或许真的不那么容易,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选了商贾之家的杨家,杨家毕竟也是睦州府四大世家,即便没有他们家地位高,也是有钱的。

杨昭君应了句,“静安师太说的不错,这件事,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冬芝咬了牙,她当然不想她家小姐嫁过去守活寡啊。

不行,她得回去将这件事告诉老爷夫人。

杨昭君见她不说话了,便又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考虑此事。

到了晚饭时间,杨老爷派人来接杨昭君回去。

杨昭君回去,一家人正等着她吃饭。

杨若柳因为婚事的原因,正闹着脾气,这顿饭吃的阴阳怪气的。

杨昭君懒得理她,只当看不见。

被杨昭君警告过的王御厨,此时也恭敬的很了,一见到杨昭君进来,甚至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杨昭君很满意。

晚饭之后,杨昭君回了自己院子休息。

看着被阴云遮挡的星空,杨昭君知道怕是麻烦要来了。

第二天,苏府的刘管家又来了。

冬芝已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杨老爷,杨老爷自然不愿意,因此婉言拒绝了这门婚事。

刘管家走了之后第三天,事情变了。

先是定好的生意被对方无故解除,又是有官府来查验质量。

杨家的生意一下子不好做了。

杨昭君心里直叹气。

她本想赌一下,那苏君墨看不上她,这个婚事便那么罢了。

但这种行为表示,苏家对她势在必得。

她倒是不懂了,自己什么地方惹苏家和苏君墨了,看着架势还非她不娶啊。

当然,她自己是知道的,那是因为苏家不好强娶官宦人家的大小姐,因此就她合适了。

“冬芝,帮本小姐梳妆打扮。”

杨昭君起身,站在镜前命令冬芝。

冬芝过来帮杨昭君打理好了,杨昭君领着冬芝到了杨老爷的书房。

推开门,杨昭君道,“爹爹,婚事,女儿答应了!”

婚事很快便定了下来,苏府派人来拿了杨昭君的生辰八字,与苏君墨的生辰八字合了,是天作之合,上上之选。

苏家很满意,拟了黄道吉日,等着接走未来当家主母。

杨昭君便忙了起来,做新娘服,准备嫁妆,虽然这些事儿有杨夫人打理,但杨昭君也得忙那么一下不是。

这日,出嫁之前。

杨若柳到了杨昭君院子里。

冬芝见二小姐到了,本来笑意盈盈的脸马上变了,“二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杨若柳不理她,抬脚便进了房间,毫无礼仪可言。

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在人前知书达理的杨若柳。

“二小姐,请您稍待,奴婢去给你通报。”

通报?恐怕通报个一天杨昭君也不起来。

杨若柳心想着,不理会冬芝的话。

进了屋子,发现杨昭君正在看书,便出口讽刺。

“我都不知道,原来姐姐也会看书的。”

杨昭君看到杨若柳进来,随手将书扔了。

“闲来无事,培养一下睡意。”

杨若柳哼了一声,“附庸风雅,妹妹真是怀疑你是真的能看懂吗,怕是连字都认不全吧?”

杨昭君露齿一笑,“是啊,所以用来培养睡意最好了。”

“姐姐原来不止懒惰,还愚昧不知,实话说吧,我根本就没拿你当我姐姐,因为你根本不配!”

“二小姐!你说这话,心不愧疚吗?”冬芝一脸愤怒的说道,“这家里,但凡是大小姐有的,哪样你没有?你不是一个庶女,大小姐不止是嫡女还是你姐姐,小姐和老爷夫人疼你,你就真忘了自己的身份,当自己是嫡女了!”

啪!

杨若柳听到,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冬芝脸上。

“给我闭嘴,你一个下人,有你插话的资格吗?”

冬芝捂着脸,怒瞪杨若柳。

杨昭君微凌了眼睛。

“你一个庶女,有动手打嫡姐丫头的资格吗!”杨昭君起身,反训斥回去。

一瞬间,杨若柳觉得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姐姐有些不对了。

一身凌气,眼中的冷意让她觉得杨昭君整个气质都变了。

不再是那个没用的杨昭君,反而像是一个她不敢违抗的人。

但惧意只存在了一瞬间,杨若柳便恢复了自己的神态。

“怎么?姐姐要为了一个丫头,打回来?”

看她的意思,她倒是一点都不怕,反而很期待杨昭君动手打她。

杨昭君自然不会动手,免得给她陷害自己的机会。

微微一笑,杨昭君问道,“怎么?莫非妹妹喜欢苏公子?”

“可惜啊……妹妹便是再喜欢,苏公子也不会娶你为妻的,若是做个妾,倒是极好的。”

“杨昭君!你莫得意,苏公子乃是江南第一才子,绝对看不上你这个无知愚昧的女人!”

杨昭君轻笑,“他看不看得上我,我都占着正妻的位子。”

“你!哼,我等着看你成为深闺怨妇!”杨若柳说完,便转身走了。

“小姐,二小姐太过分了!”

“没事,倒是你,去拿点药膏擦擦伤吧。”杨昭君看着冬芝脸上的五道指引,有些心疼的说道。

这都是因为她啊。

冬芝退了下去,杨昭君又躺了下去。

这杨若柳心太大了,怕是早晚会给爹爹惹麻烦。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她懒惰、不思进取、爱撒谎,然而多金帅气的总裁偏偏只爱她竟因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3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