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体贴的婆婆突然变脸,就因为我在新婚第一天做了这件事

【精品小说】体贴的婆婆突然变脸,就因为我在新婚第一天做了这件事
民国十三年,湘西边陲依旧盛行着行脚先生一类的人马,所谓行脚就是人们口中常常念叨的“赶尸匠”。

赶尸匠与茅山道法的传说一直流传在乡里乡间,人们对赶尸匠大为敬畏,却不知道“赶尸”行当中还有一个更为神秘的环节,那就是一间间陈旧、古朴的“死尸客栈”。

“死尸客栈”是接待赶尸匠和尸体的唯一场所,没有人知道在这样一间客栈里会发生些什么。

阴郁的水汽压迫着宁静的宣塘村,村口的角落上有着这么一个破旧的客栈,它那厚重的木帘子门永远开着,中堂空洞黑暗,村民到了这里无一不是绕着走掉的。

“哈欠……”清脆的声响从内屋传来,一个少年趴在灰扑扑的桌子上,煤油灯摇曳不断,扫出他憨厚面容,“师傅,这都第九天了,你说的大单子怎么还没来?”

“天九时刻安天命,我用了十年阳寿算这一卦,近日必有大事。”一个白胡子老先生从阁楼上走了下来,他身披麻布袋子,手中高抬着一杆大烟枪,“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小七你去炒几个小菜吧。”

“又炒!这几天都让我炒菜说是要迎接贵客,可天天都是你一个人吃光了。”少年叫做况小七,无爹无娘,从小跟着师傅学“炒死人菜”,为的就是经营和维护好这一片区的死尸客栈。

老爷子翘着脚端坐在了大门口,口中的浓烟逐渐弥漫了整个大堂:“这一单如果处理不好,恐怕要影响整个地域的命数,诱发远古天灾降世……”

“得!得!得!”小七捂住了耳朵径直钻进了后院厨房,他一边走一边抱怨道,“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做饭吗?非要扯这些大道理出来。”

老爷子轻轻一笑,转头望向了村口,时辰还早,以至于鸡鸣狗叫都十分稀少。

湘西村落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大路都是包裹在村子外边,据说这样修筑路基就是为了方便赶尸匠,一来赶尸过程不用进村入户,惊吓到了村民;二来也可以避免村民所养牲畜骚扰到死尸,诱发尸变。

“叮……”突然一声脆响刺破了清晨的浓雾,这声音由远及近,第一声即传入了老爷子的耳中。

村外的小路上三个人影高低起伏、若隐若现,不过明显能够看出中间一个人体型高大,走起路来并不踏实,上下晃动之间可以用飘荡来形容。

“真的来了!”小七端了几盘小菜放到了桌上,他咽着口水,心中又喜又怕,“师傅,这就是你说的赶尸匠?难道他们真的赶着尸体来了?”

老爷子身份神秘,只有一个姓氏为毛,就连况小七也不知道他的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准你出厨房,可别给老子丢脸了。”老爷子气定神闲,并不把来人放在眼中,“我要告诉你中间那一个就是死尸!”

小七学艺这么多年,只知道有这么一个行脚的行当,却没有真刀真枪见过活着的死尸,这一下虽然是白天心中还是有些打鼓:“师傅,我们该不是要和这些赶尸匠共进早餐吧。”

“叮……”铃铛的声音已经靠近了客栈,为首的中年人穿戴着深红的大袍子,黑着脸停在了大门口。

“马家的晚辈,你终于还是来了。”老爷子虽然起了身,却没有立即邀请来人进屋,“能够让传说中的尸王服服帖帖的跟着你,驱魔龙族道法见长啊。”

“尸……王……”小七差点没有吓晕过去,他侧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马道人身后的死尸,那家伙白布蒙身,头戴一个巨大的斗笠,斗笠之下又是一块黑布,将整张脸面遮得严严实实。

再往下看,那粗大的四肢都被红色布料包裹,布料上面系着密密麻麻的金属指环,每一枚指环上都有一张微小的灵符,这架势绝不含糊。

马道人不慌不忙地摇动着手中的铃铛,在口中一阵漫无边际的念叨之后,自己才一个大跳进了门槛:“身回故土、魂归故里,天煞所赐,悉听尊落。”

“咚当!”马道人话音一落,那死尸竟然高高跃起,等到他双脚落地进屋的时候,整个客栈都为之一抖。

“请入席!”老爷子做了一个恭请的手势,吩咐着小七道,“小七,赶快盛饭,尸王怨气太重,为了不让他察觉,我们要长话短说。”

马道人冲着身后的小道士看了一眼,丝毫没有犹豫的坐在了桌子的上席位:“毛老前辈,我驱魔龙族马家和你们僵尸道派毛家可谓共拥天命,马君林有礼了。”

老爷子点头一笑,欢喜地邀了二人入座,可对小七就没有了好语气:“臭小子,还不快点,等下惊动了尸王,你我横竖都是一个死!”

“不就是肚子饿了急着吃饭吗?”小七本想发毛,可当他看到那尸王乖乖地跳进了大门板后面,整个身体都开始抖了起来,“师傅,这僵尸要吃人啊。”

“哼,胆小鬼,趁早回你的娘胎去。”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小道士窃窃一笑,这声音温柔有余,原来是女扮男装。

马君林取下了大褂子,笑嘻嘻地给老爷子介绍道:“这是小女马小玉,老爷子你也知道马家驱魔秘术向来不外传,无奈这一辈要以女子之力降妖除魔了。”

老爷子了缕着胡子佩服道:“无妨,昔日马家也有天龙除魔人马小玲,不也是女儿身吗?这是我的徒儿小七,不过是个门外汉,以后还要你们马家多多指教了。”

“嘻嘻,原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马小玉面色如玉,仅仅是一身道长打扮已经显现出了小家碧玉的感觉,“毛前辈,我们还是赶紧说事吧。”

“你……”小七的确什么都不懂,看着面前这三人要当着尸体吃饭,自己怎么想怎么不爽,“师傅,要谈正事请换个地方啊,这一边吃一边谈算怎么回事?”

老爷子和马君林会心一笑道:“这死尸虽然机械,可是其魂魄任然在体内流动,我们以吃饭为借口,就是怕被他的灵魂察觉到我们在商量他。”

小七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理由:“那我们现在算是什么?说悄悄话!”

“你最好闭嘴,听我爹爹和毛老前辈说事。”马小玉随手夹了一片炒土豆放进嘴里,那酸脆的口味还真不是盖的,“哇哦,这死人菜炒得挺溜啊。”

“废话,从小到大炒了好几年了。”说到炒菜,那可是小七活这么大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

“好了,马侄子,你得赶快给我说说这尸王是怎么回事?”老爷子瞪了一眼小七,整个表情都变得严肃了起来,“事隔这么多年,马家的后人怎么会做起赶尸匠这个老行当了?”

马君林神色凝重道:“实不相瞒,这死尸正是被僵尸王将臣咬伤的第一个人,马家先辈费了很大的道法才将其封印,但是百年之期将至,传至我辈已经没有能力再完成封印大法了。”

“被将臣咬伤,那可是第一任的血尸!”老爷子略懂一二,“血尸是尸变之中最强最恶毒的形态,一旦苏醒整个湘西恐怕都要受其祸害了。”

小七听到这里,偷偷地瞄了门板后面的尸体一眼,那东西双手下垂,好似钟摆一样来回摇晃,头上的黑布也开始逐渐绷紧,感觉他的头颅在不断扩大一般:“师……师傅……”

“这是热胀冷缩,你没上过洋务学堂吗?”马小玉白了小七一眼,“屋子里的温度比外面高而已!”

小七吓得扭转过头来,身为男子汉却抵不过一个女孩胆子大,他此刻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了。

马君林继续补充道:“如果只是血尸还有办法对付,但是这血尸吸收了马家道法精髓,一旦醒来势必升级成为旱魃尸王,老爷子你可知道旱魃尸王的恐怖?”

“血尸渡劫,即成旱魃,旱魃不生不死,超脱六道,最恐怖的是他拥有自己的思维……”老爷子抿了抿嘴,事态的发展和他的卦象相差甚远,“你们马家找到我,是想我用毛家练尸术将它炼化?”

“能够消灭他更好,即便不行也要让他的尸变等级降低,这可是为了天下苍生啊,还请毛老前辈相助。”马君林十分恳切。

小七听得云里雾里,眼睛不自觉又被尸体吸引了去,这一眼不要紧,没想到那尸体头部突然一弹起,朝着门板重重地撞了上去。

“不好,血尸发怒。”马君林一手撑住桌子跳了出去,他急速地摇动着手中的铃铛,那音调抑扬顿挫,却极不悦耳,“小玉,铜钱剑!”

马小玉翻身起来,此刻手中已经抄起了一把串满铜钱的木剑,她剑走流云袭向血尸:“抬首当斩。”

“不可。”老爷子怒喝一声,想要用烟杆挡住马小玉,谁知道自己身法老旧,哪里赶得上小年轻的速度。

马小玉怒目而视,下手凶狠,一剑即刺穿了血尸的头颅:“看你还敢放肆。”

血尸挨了一剑穿颅,顿时就低下了脑袋,整个场景只听得铜钱声音响动,沉寂还没有到来,又是一声爆破,所有铜钱都被震到了地上。

“嗷……”血尸仰天长啸,那破损的黑布之下竟然露出了一颗满是血腥的眼球。

他身体硬直,却如同虎扑一般重压到了饭桌之上,粗大的手臂突然抬起,不偏不倚竟然扣住了小七的颈子。

小七被掐得双脚离地,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这一只健壮的手臂:“师傅……救命……”

老爷子急忙从布袋中摸出一张黄色符纸,他口中默念符咒,就朝尸体的后背贴去:“妖物,休得放肆。”

“轰……”一阵气浪从尸体身后冒出,那一张黄符连同周围三人都被震倒在了地上。

“呜……”小七脸色微红,也只有一口气可以出,他惊惧地看着尸体头上的黑布,里边那一只血红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快……”

“铜钱剑!”马小玉翻滚一圈再次手执长剑要向尸体砍去,谁料那尸体四肢远比脑袋坚硬,这刀刃上去好似砍在了钢铁上一般,“爹爹,这是尸变了!”

老爷子心急如焚,即刻又掏出一张蓝色符纸在半空划了一圈之后冲向了尸体:“血尸只能镇压,伤不了他,都让开。”

“恩。”马君林一跃护在了马小玉身前,同时摇动了自己手中的铃铛,“毛前辈,我用镇尸铃助你。”

镇尸铃是行脚先生用的法宝,对尸体有一阵的镇压作用,能够制止其行动,如果需要尸体自行走动,他们还会用到另外一种铃铛,就是引尸铃。

血尸听到这一阵声音之后动作明显减缓,只是此刻他手中的小七已经有些喘不过气,翻起了白眼。

老爷子一手上去,硬生吃住了来自尸体肌肉的震动,那蓝色符纸如同水滴一般即刻融入到了血尸体内,止住了他的动作:“呼……看来血尸只是受了惊,还没有尸变。”

“师傅救命……救……”小七逃过一劫,摔到地上的时候已经是连滚带爬,急忙朝着师傅去了。

马小玉弯下腰,一脸鄙视道:“炒死人菜的,你该不是吓得尿裤子了吧。”

“小玉,这都怪你太鲁莽惊扰了尸体,还不给小七侄子道歉。”马君林转念又问道老爷子,“毛前辈,都说你们僵尸道派精通各大符纸,晚辈今天是见识了。”

“这血尸会找到小七,一定不是被惊扰了这么简单。”老爷子不太乐观,他一把拽起小七道,“血尸在无意识形态下只会被一种东西吸引,那就是血。他攻击小七,说明他对小七的血感兴趣?”

小七捂住胸口,急忙躲在了师傅背后:“师傅你什么意思,你说这玩意儿要吸我的血?”

马君林听了这话也觉得蹊跷:“我们这一路过来也遇到过不少人,这血尸都不曾发作,为什么到了客栈反而攻击起人来了。”

“尸体都喜欢玩弄胆小鬼。”马小玉拾掇着自己的铜钱剑,语气里全是对小七的不满。

老爷子将血尸重新安放回了门板之后,又说回了正题:“小七身怀天理命数连我也无法理解,我们还是先说说炼尸术的问题吧。”

“师傅,我一直都不明白自己的身世。”小七指着那背靠墙壁的尸体道,“你别是说我和这东西有关系吧。”

“哼,说不定你也是一个大僵尸。”小玉讥讽着小七,想来血尸的行为的确来得很诡异。

马君林随手撒了一些白色粉末到小七身上继续道:“这是除尸粉,你刚才和血尸接触了小心中了尸毒。”

老爷子点上了烟坐回了桌子边,他的语气稍微缓和:“很久以前毛家出了一个逆子,他动用炼尸术来练就尸体占为己用,所以先辈已经把炼尸术作为了禁术,我很为难啊。”

“那这个毛家逆子成功了吗?他现在在哪儿?”小七这一天可算是开了眼界,平日只听村民说自己的师傅是个高人,没想到如此高不可攀。

老爷子惋惜地摇了摇头道:“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僵尸道长毛小方,他把小七交托给我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江湖传闻,毛小方发现了僵尸长生不死的原因,已经叛离了道义,难道是真的?”小玉了解得多,“我就说这小子一定和僵尸有关联吧。”

小七指着自己的鼻尖道:“喂,喂,别开口闭口一个僵尸,你见过僵尸说人话?”

“此事不是我们能追究的。”马君林再拜老爷子道:“为了阻止旱魃尸王现世,这一次恐怕要毛前辈破例了,这也是为了苍生,先辈应该会谅解的。”

“毛小方的事情,毛家一直都在追查,自然会给驱魔界一个交代。”老爷子翘起了脚,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但是启用毛家炼尸术,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恐怕有难度啊。”

“师傅,你一定要想办法灭了这东西,说不定哪天我就死在他手上了。”小七也帮着马家人说话,“你就别卖关子了。”

老爷子瞪了小七一眼,又对马君林道:“你可知道炼化尸体的先决条件是什么吗?”

“听说需要找到极阴之地?”马君林绝不是外行,“要将各路阴气积聚在一起,在九阴之时将这些阴气通过尸体的七窍灌入人中。”

小七一听打了一个寒战,这一举动又被马小玉嘲笑了一番。

老爷子口吐白烟道:“如今的情形也是一样,只不过我们要反着来,需要将血尸体内的怨气引出来打散,然后灌输到普通的尸体之中。”

“血尸的怨气极有可能让普通尸体发生尸变,众多的尸体也不是好治的。”马君林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唯一的办法?”

“看血尸的动静,不出3天就要苏醒,我们只有3个人,就一次机会。”老爷子说话的时候一脸冷峻。

“喂,师傅,我不是人啊!”小七正要打抱不平,即被马小玉给拦住了话。

马小玉笑出了声:“你最好别去,免得到时候吓得尿了裤子。”

“事不宜迟,请问这极阴之地在哪儿?”马君林此行担负着马家命数,一旦血尸成为旱魃尸王,定会血洗整个马家。

“村外后山。”老爷子站起身来,此刻已经是早晨了,宣塘村依旧浓雾弥漫,没有生气。

“后山?”小七对这一代环境熟悉,他疑问道,“后山只有一个乱葬岗,那里的确埋了不少人,难道就是极阴之地?”

马君林摇头解答道:“极阴之地绝不是堆尸体的地方这么简单,还必须要通达冥府阴气,才能成气候。

“冥府阴气?”小七直接云里雾里了。

马小玉不赖烦地推开小七道:“就是必须要有一股强大的怨气能够直达地底,只有和地府相通,这样一块地方才能称为极阴之地,懂了吧?”

老爷子微微一笑道:“前几年我用道法净化了极阴之地,如今要重开冥府阴气,我想你们马家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明白了,毛前辈,我们这就动身吧。”马君林充满了信心,看来处理血尸有望。

老爷子缓缓地靠近了血尸道:“小七知道那地方,就让他带你们去吧。”

“什么?那鬼地方白天都要见鬼的,我可不去……”小七极不情愿道,“我怎么样都要和师傅呆在一起。”

老爷子转过头来,低声道:“那你留在客栈里边看守这血尸如何?”

“我……”小七知道这是赶鸭子上架,只得灰溜溜地收拾了东西出门。

上山的路形式迷宫,树林郁郁苍苍,外界的光线根本投不进来,偶尔有一些硕大的蜘蛛网打在人的脸上,粘稠不堪。

小七举着煤油灯走在前面,山风吹来寒气逼人:“马道人,你们准备怎么做,我可知道这下面埋了不下一百人!”

马君林会赶尸,和尸体打交道并不惧怕:“当然是积聚所有尸体的怨气打通冥府之路,人为的构建一个极阴之地。”

“所有尸体?”小七之前已经大致明白了原理,但是如同真要召唤出所有的尸体,那可真是一件吓死人的事情。

“怎么怕了?”马小玉劈砍这周围的林木笑道,“你带完路可以自己回去,我不会看不起你的。”

“开玩笑,谁……谁怕了!”小七鼓起腮帮子道,“我……我师傅可是远近闻名的高人,他徒弟我自然也有本事。”

马君林没空理会两个晚辈闹嘴,在他看来晚辈之中唯有自己这个女儿马小玉最有前途,所以这一次带她出来一是帮手,二是为了给整个家族证明马小玉的实力。

越往深处,那山风就像似耗子在穿梭一般,惊得整个树林都唰唰作响,树叶的影子在煤油灯下来回晃动,好像两只舞动的动物爪子。

“转过这个垭口就是乱葬岗了。”小七虚着眼睛,往下面一丛丛的坟丘望去,那坟丘凹凸不平,一些已经被树枝遮盖,黄色元宝钱零零星星地躺在草坪上,十分碍眼。

小七本不想继续往下,可是小玉的眼光让他不能停止,他拍了怕胸口,深吸一口气一个踉跄就下了陡坡。

泥土的气息越发被纸钱烧焦的味道替代,三人围着乱葬岗蜿蜒而下,正要穿入一丛浓密的竹林湾。

这个时候只听得竹叶一阵骚动,一只枯槁的手臂突然从林叶之间冲了出来,那五指雪白,骨节突兀,活像一把铁钩子,正好是不偏不倚地钩在小七的肩膀上。

“哇呀呀!”小七惊叫一声,连人带着煤油灯摔到了垭口下面,他正要爬起来骂娘,谁料到自己周围大树上竟然悬挂着数具尸体,那白色尸体长发及腰,双手下垂,活像是挂的面条一般,“鬼……鬼……”

马君林埋身跳下捂住小七的嘴,将他按到了草丛中:“嘘……小声点,这应该是才埋不久的尸体,叫做望丘魂,他们还留恋人间,不愿意离开。”

小七心跳加速,好不容易才缓和过来:“马道长,你可是高人,还不赶快去把这望丘魂给灭了?”

“你懂个什么?”马小玉从背包之中摸出了一些香烛递给小七道,“望丘魂只是人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口气,只要你过去拜上一拜他们就会回去的。”

“为什么又是我……你们不一起过去?”小七双脚发软,根本就走不动了,“小玉妹妹,你可别故意戏弄我。”

马君林拍了拍小七的后背道:“我们身上有法器,一旦靠近望丘魂会让他们不安,甚至惊惧,极有可能将他们逼成为厉鬼,到时候就不好对付了,所以……”

“呼……”小七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真是后悔来带这个路,“马道长,你们这么厉害,直接过去灭了他们怎么样?”

“你怕?”马小玉看出了小七的软肋,故意用一个女孩子的眼光来逼他,“亏我一直以为毛前辈的徒弟也是个男子汉。”

“对,男子汉,谁说我不是呢?”小七性格单纯,最听不得别人激自己,此刻他一把接过香烛,箭步上去就要转下垭口。

随着小七踱步上前,原本挂在树梢上的望丘魂相似感知到了活人的靠近,居然一一飘舞着下来,立在了圆圆的坟丘之上。

小七硬着头皮数过去,原来周围的望丘魂竟然足足有五只,每一只都耷拉着脑袋,重重地捶放着双手,还能够隐约听到他们咽喉中发出了抽泣。

“天灵灵、地灵灵,见怪勿怪,各路神仙请原谅。”小七头皮发麻,脚步可以用挪动来形容,他埋着头不停地拜着,已经接近了一只望丘魂。

这只望丘魂一身白衣,充满腐虫的头发遮挡住了面容,唯一能见到的是他那一双枯槁的双手,有一些骨节已经从皮下肢离了出来,满是霉点。

小七缓缓地从他身边经过,只觉得耳边一股凉气袭来,他急忙跪到了这东西的坟前,点燃香烛道:“兄弟只是路过并没有恶意,给你烧烧香,大哥你还是快回去吧……”

“呜……”此时此刻,那望丘魂发出了巨大的悲鸣,他脖子伸得老长,使得整个脑袋倒立着探到了小七的眼前。

“哇啊!”小七只看到一张满是驱虫的大口,他像触电般弹了起来,直接跑向了下一个坟丘。

“呵呵爹爹,你看这家伙多胆小。”马小玉看着小七的窘态乐出了声,“传说毛前辈乃是湘西第一的僵尸道长,为什么他的徒弟这么弱?”

马君林并不这么认为:“你没看出来刚才那只望丘魂的怨气极重,本来想要一口咬住小七却没敢当真咬下去吗?还有之前血尸的攻击,偏偏就攻击他一人?”

“你是说他故意装胆小,骗我们?”马小玉一想也不对劲,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望丘魂的寒气早就让他冻僵了,“毛前辈说他是被毛小方送过来的,难不成小七是毛小方收服的一只僵尸?”

“胡说,他分明就是人,只不过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马君林只知道毛家的人个个都不简单。

外面的看热闹,小七在里边是一连拜了四只望丘魂,等到他走向最后一个坟墓的时候突然发现事情不对劲儿。

“这该死的女人,少拿了一对香烛给我?”小七咬紧牙停在这一只望丘魂面前,他微微抬起头看去。

这望丘魂是个女人,且死像难看,那满脸的刀疤和破损的眼眶还真是丑到家了。

“嗷啊……”望丘魂有一定的感知能力,她知道别的人都被上了香烛,自己正在等着,却发现小七迟迟没有动作,不禁有了一些狂躁。

“喂……”小七不敢动作,只得轻轻转过头来和远处的马小玉比划起了动作,“香烛没有了,快……救……”

“呼啊!”望丘魂等得不耐烦了,她原本下垂的双臂渐渐抬高,一根毫无皮肉的白骨就要架在小七的肩膀上。

小七只觉得后背冰凉,他尽量用余光去看自己的肩膀,一阵浓烈的尸臭让他几乎晕厥:“怎么办……怎么办……”

“嗖……”紧急关头,一串铜钱凭空而入,那铜钱光亮闪过,又是一柄长剑穿刺而来。

望丘魂被铜钱剑一剑所伤,毫无还手之力,只得化作一阵黑烟钻入了地下。

马小玉紧追而上,又将一枚铜钱埋在了坟墓之上道:“钱币封路,从此你轮回无望了。”

“哈欠……”小七早就冻得不行,如今才敢出了一声,“小玉妹妹,你怎么早不来,那家伙好臭啊。”

马小玉收回铜钱剑,傲然立于坟丘中间:“让你干点小事都干不了,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咔咔……”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坟丘地面突然发出了咔咔的声响,一些坟堆前的石碑开始倾斜,冒出了下面一抔抔新鲜的土壤。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体贴的婆婆突然变脸,就因为我在新婚第一天做了这件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3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