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18岁那年,被迫嫁给比我大十岁的男人,还成了孩子的妈…

【精品小说】18岁那年,被迫嫁给比我大十岁的男人,还成了孩子的妈…
佣兵,活跃于不为人知的阴暗处,游走在刀光之中,以强大的力量,绝对的本事,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而在这群人中也有着佼佼者。

沃尔赌场下层无人区内。

类似于古堡华丽装潢的厅堂内,有五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和一个跪在地上一身劲装的女子。这女子若是此刻被人看到,一定会让所有人震惊。

这女子,有着最强佣兵之称,完成了大大小小无数任务,并且在最近闹出了大案子。

对于佣兵来说是不能活跃于人前的,而眼前的人却召开发布会将佣兵的世界公诸于众。

“水悠悠,关于你偷偷召开发布会,将佣兵的存在告知世人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在这厅堂内的五个男人中,其中一个穿着蓝色休闲装的男人,先开了口。

这人压抑着愤怒,眼底还有一丝不舍。愤怒跪在地上的女人她做的那些事,不舍得这个女人的身手。

被人质问,跪在地上的水悠悠笑了,漂亮的大眼扫了一圈众人后,冷嘲一声:“解释?面对H市佣兵界最强的五个统治者,我有什么解释的权利吗?”

“哼!你的确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你做的事简直就是罪无可恕。”五人中一个中年男人冷声。显然,他对水悠悠这态度已经不满到了极点。

“罪无可恕吗?”水悠悠目光一暗,心底却是一片冰冷。的确罪无可恕啊,这几个人为了让她留下来给他们做事,多年以前就将她唯一的弟弟绑走,以此威胁她不会背叛。她努力了这么多年,辛苦了这么多年,结果呢?得到的却是唯一的亲人已经死亡的消息,而原因,只是因为她的一个任务失败。

罪无可恕,这是当然的,只不过,罪无可恕的人却是他们。

连最亲的人都不在了,她苟且偷生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鱼死网破?呵!他们还不配有这么好的死法。只有让他们活着,尝尽苦楚,这才是真正的报复。

“我为你们做事十年,你们比谁都要了解我。这次的事情,原因是什么,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我不后悔,重来一次的话,只会更狠。死?那种东西,我早就不怕了,我只怕你们死了没人接受我的报复。”

看着众人,水悠悠的声音冰冷,话落,人已经咬碎了嘴里早就准备好的毒药。

几乎是瞬间,女子便倒在了地上。

大厅内,五个人面色各异的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水悠悠,连她死没死都没去看。最后还是那蓝色衣服的男人叹息了一声:“性子太烈了,可惜。”

“哼!可惜什么?没用的东西罢了,死了就死了,还要给我们找麻烦。”

“你懂什么?这样的女人,去哪里找来第二个?最强佣兵,这可不是说着好听的。组织没了她,才是最大的损失!”

大厅内,没有人在意已经倒在地上的劲装女子,也没人在意她的威胁,反而是起了争执。对于水悠悠,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一条好用的狗。

不管如何,他们都不觉得胳膊拧得过大腿,也不觉得水悠悠能对他们做什么。然而他们却忘了,狗急了还是会咬人的。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就在不久后,他们会落得怎样悲惨的下场。而当知道的时候,后悔,也已经晚了。

黑暗中,水悠悠已经感觉不到痛,那群人的对话,也逐渐的听不清了。死亡,可怕吗?可怕的是你一无所有,连活着也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有来生的话,她绝对不会再受制于人,更不会再让任何危险,降在她重要的人身上!

上天,或许真的很公平,当你失去了什么之后,很快的,会弥补给你什么。

一间古香古色的女子闺房中,翡翠屏风拦在门口,内部,雕花的黄花梨木桌椅,摆放在左侧,桌子上,一组白玉茶具,看起来分外惹眼,而在这桌椅的正前方五米左右的位置,放着的却是一张可以睡下十人的雕花木床。

床的做工精细,连床慢都是用千金一尺的金纱所制成的,床慢上绣着催化,风雅又不失大气。

雕花木床前,身着翠绿色丫鬟服饰的小丫鬟跪在床前,目光定格在雕花木床之上躺着的面色苍白的女子,带着哭腔道:“小姐,小姐您怎么这么傻啊,老爷重病,您要是再去了,谁还能照看这个家啊。如今,东苑对水家虎视眈眈,老爷病危,现在连您都……哎,咱们水家,可怎么办!”

小丫鬟叹息一番,看着床上依旧不为所动,双眸紧闭的女子,放下了她带来的汤羹,转身离开。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后的下一秒,本该昏迷的人,双目骤然睁开。

打量着这古香古色的房间,水悠悠默然了。运气这种东西,当真是妙不可言。明明已经吃下了最毒的毒药,却还没有死,反倒是穿越到了别人的身上,这种事除了庆幸,还能怎样?

获得新生,水悠悠惊喜的摸着自己这副新的身体,接受了这具身体的一切,以及这具身体的记忆。最后,目光落在了双手之上。这双手,十指不沾阳春水,和她那因为用枪而磨出茧的手完全相反。这是一双极为漂亮的手,不过,这双手的主人,却没有一个漂亮的人生。

这里是落月王朝,而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是落月王朝的首富独生女,水悠悠。和她同名,却不同命。

身为首富的女儿,按理来说人生应该是一片光明,可是这位大小姐却是完全相反。她有着被人称作是貌似天仙的容貌,有着惊人的才华,有着端庄贤淑的性格,可惜,却没有一个好命!

自从她十五岁及笄以来,求亲的人踏破门槛,让整个皇都的女子都羡慕不已。可是,今年这位大小姐她已经二十五岁,却依旧没嫁出去。而那些求亲的人,也早就心有余悸。不为别的,只为这位小姐命中带煞,答应谁的求亲,谁就会发生意外,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试问,这样的姑娘,谁敢娶?

自然,也有不信命的,而不信的下场,就是成就了这位大小姐六十次嫁人嫁不出去的累累战绩!

在这个女子地位卑微的落月王朝,饶是她再有身份,再有钱,再好看,也没人要了。明明很优秀却没人要,每天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久而久之,心中的抑郁不断累积,可想而知这位大小姐心中有多郁闷。

不过这份郁闷,却并不足以导致她自杀。自杀的导火索,是因为水家所属的七个分家,集体要求如果水悠悠还嫁不出去,不能生下子嗣过继给水家,就将水悠悠逐出水家,而水悠悠的父亲,也必须要辞去家主之位。

这件事,就好比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件事让水悠悠觉得,她是个不幸的人,而且这种不幸会殃及家人,这才在绝望之下,选择了自杀。

“简直是个笨蛋,但是却不让人讨厌。”水悠悠的声音很轻,似在喃呢,又有些惋惜,惋惜这个与她同名不同命的女人。

人生何其短暂,如果连着短暂的人生都不去珍惜的话,那还有什么更值得珍惜?命中带煞?这种话骗骗小孩子还成,骗她这个二十一世纪懂科学的人?简直是好笑。六十次的意外,怕是没有一次是真正的意外,而是人为,至于做这件事的人,应该是她嫁不出去最大的受益者,水家分家的人。

前任的选择很傻,她甚至没想过,她死了之后,她的父亲要怎么活下去。首富水家的家主,水三金,当世最痴情的男人,一生只娶了水悠悠的娘一个女人,水悠悠的娘是难产而死,整整二十五年,水三金一直没有再娶。他将所有的心血都用在了照看水悠悠上,水悠悠的死,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有多大!

不过还好,自己穿越了。从今天开始,自己就是落月王朝的水悠悠,她会好好报答前任的恩情,也会守住前任的家人,哪怕赔上自己这一生!

“东苑夫人,小姐还未清醒,您不能进去。”门外,小丫鬟带着敌意的声音响起,让屋子里的水悠悠从自我冥想中惊醒过来。

水悠悠起身下了床,走到了距离门口儿比较近的梳妆台前。一边听着外面的声音,一边打量铜镜中的自己。

铜镜中,女子脸色虽然惨白如纸,却盖不住这五官的精致,乍一看去,仍旧让人惊艳。女子的五官小巧而精致,和她上辈子几乎一模一样,尤其是这双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看着铜镜里的人,水悠悠惊诧的摸了摸脸,心道: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脸,唯独不同的,便是那让人无处琢磨的命运。

不过,这一世,她不要再被命运掌握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有反抗命运,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与自由。

水悠悠惊诧间,外面已经争吵了起来。

“你个小蹄子!这水府何时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开!”东苑夫人的声音尖锐,不满的说道。

“老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进小姐的闺房。奴婢是水府的丫鬟,自然要听老爷的吩咐,还请东苑夫人恕罪。”小丫鬟不卑不亢,拦住了外面想要入内的东苑夫人。

听着外面的争吵,水悠悠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这小丫鬟倒是忠心,似乎叫冰儿吧?在水家,能够冠有水字的人很少,这小丫鬟的名字是水悠悠给的,水悠悠本意是想叫她水儿,但是被水三金阻止了,这才取了冰字为名。

冰儿的为人,水悠悠并不清楚,因为前任对待下人一向是疏离有加,绝对不容许别人接近自己。哪怕是贴身丫鬟冰儿也是这样。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在水三金重病,东苑作为水家七大分家之一,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水家的主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对东苑来的夫人这般态度,当真算是个忠诚的人了。

俗话说,人才易得,忠诚难求,对待忠诚的人,自己也该有回应才是啊。

“小蹄子,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本夫人可是东苑老爷派来的,别说是进你家小姐的闺房,就算是进水三金的卧室,也没人敢说!”

门外,东苑夫人已经是恼羞成怒。说完这番话,对身后的人一个摆手道:“你们,给我把这小蹄子丢到一边去!”

随着东苑夫人的一声令下,她带来的四个丫鬟一起上前,扯住了冰儿。

“你,你们!老爷吩咐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小姐的闺房,你们这是藐视水府。”冰儿气急,可又奈何,人单势孤。

东苑夫人闻言,冷哼了一声,姣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之色道:“藐视水府?本夫人就算藐视了,你又能奈我何?快点把她给我丢到一边去!”

东苑夫人一声令下,几个丫鬟开始将冰儿往一旁拽。冰儿不从,竟然同几个丫鬟一起厮打了起来。

东苑夫人看着这一幕,笑的是越发的嘲讽。水府大小姐的贴身丫鬟?那又怎么样?平时这群小蹄子在东苑作威作福,今儿个也算是报了仇了。如今,这大小姐昏迷不醒,水三金又重病病危,只要让这水家大小姐再也醒不过来……水府,就是她东苑的!

东苑夫人这厢想的很好,看着那已经体力不支被拉开的冰儿,得意洋洋的走上前去,给了她一脚:“不长眼的小蹄子!看你还敢不敢和本夫人作对。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你家小姐她醒着,也不敢对本夫人大呼小叫,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被教训的冰儿闭着眼,心如死灰。

而就在此时,只听吱嘎一声,水悠悠闺房的门打开了。随之传来的,是女子好听的声音:“呦,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女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而这声音落下,院子里的人都惊呆了。

东苑夫人那踩在冰儿身上的脚,此刻是抬起来也不是,不抬起来还不是,尴尬的留在那儿,看着忽然出现的女子,脸上笑容僵硬。

“小姐……?”冰儿难以置信的看着此刻出现的人,猛地甩开了束缚住她的几个丫鬟,然后狠狠的擦了擦眼睛,试图辨认此刻是梦还是什么。

当确定了此刻出现的是真正的水悠悠后,哭了出来:“小姐,呜呜呜,小姐您总算醒了。”

听到冰儿夹杂着委屈的哭声,水悠悠眉头稍稍拧起,佯装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冰儿你怎么会这么狼狈?”

水悠悠这话一出,那东苑夫人就更尴尬了。看着水悠悠,东苑夫人郁闷不已,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本来是想着来这儿给水府好看,怎么偏在这个时候,水悠悠醒了?她昏迷七日都没醒过来,今天忽然醒了,这是耍谁呢。

心中郁闷,但是面上东苑夫人却还是要做足了恭敬态度,毕竟,水悠悠可是水府的大小姐,东苑是依附着水府生存的。

想到这里,东苑夫人收回了自己的脚,恭敬的给水悠悠行了个礼,道:“大小姐,事情是这样的,今儿个我从东苑过来,想来看看大小姐,谁知道,这死丫头竟然不尽心伺候您,看您昏迷不醒,就开小差。我虽然是东苑的,可是水府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便教训了她一番。”

东苑夫人一脸真诚,看着水悠悠,如果不知道的,倒还真会被她这副样子骗了。

水悠悠闻言,打量了一下这东苑夫人。东苑和水府一向是同气连枝,这东苑夫人身上穿着的,是水府送过去的云锦缎子,宝蓝色的云锦缎子穿在这东苑夫人的身上,给她添了几分贵气。

东苑夫人如今年过四十,却依旧貌美。不怪能哄得东苑老爷将东苑都交给她来管理。只是这美人,却是个蛇蝎心肠啊。

前任嫁不出去的事情,指不定还有她在里面搀和一脚呢。思及此,水悠悠脸上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漂亮的猫眼扫了她一眼,在她那忠诚的目光中,居高临下道:“我,问你了吗?”

瞬杀!

一句话,让那东苑夫人的表情僵住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水悠悠,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噗。”水悠悠这霸气的一句,惹得冰儿一笑。下一秒,水悠悠的目光,便落在了笑出声的冰儿身上:“说,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么狼狈?”水悠悠语气严肃,质问着冰儿。

冰儿闻言,心中知晓这是水悠悠打算为她出头,感激不已。故而,委屈道:“小姐,奴婢有罪。今日,东苑夫人来咱们院子,说什么都要进您的闺房。老爷之前已经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入内,可是东苑夫人却不听。奴婢没挡住她,差一点儿,差一点儿就让她闯了您的房间。”

冰儿是个聪明人,她没有将刚刚的事情添油加醋,反倒是给抹去了一些让人愤怒的地方。因为她清楚,水悠悠一定是听到了刚刚的全过程。

听到冰儿这番话,水悠悠的眉头微微上挑,转身,看着脸色惨白的东苑夫人,问道:“冰儿说的可是事实?”

“这,这这是因为”东苑夫人想要解释。

“说,是或者不是。”水悠悠打断了东苑夫人的话,看着她,目光凌厉。

东苑夫人和水悠悠的接触并不多,但是此刻,看着水悠悠那双泛着冷光的猫眼,她心颤了,连谎话都说不出一句,只能尴尬点头:“是。”

说来丢人,一个四十几岁的人,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吓到,这种话传出去,她这个东苑夫人也就不用做了。

东苑夫人心中郁闷,而水悠悠,却是镇定,看着东苑夫人,缓缓开口道:“夫人如此焦急的找我,可有什么事?”

“这……”东苑夫人尴尬,难道要说她是想来掐死水悠悠的?这话说出来岂不是找死?

东苑夫人真的很尴尬,现在连找个借口都是难题。

看着这样尴尬的东苑夫人,连冰儿都想笑了,暗暗幸灾乐祸。

“不说吗?”水悠悠目光微转,继续道:“我记得,水府在将东边院子开辟给你们的时候,有规定。东苑的人不得随意出入水府主人居所,若是没有原因,一律按照图谋不轨裁定。身为分家,对主家的唯一血脉有不轨之心,后果是什么,我想不用我来提醒夫人吧?”

水悠悠的语气淡定,好似在闲话家常。可是,只有在场的几个人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家常,这看似无害的态度之下隐藏着的,是那阴森的毒牙。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被水悠悠这一威胁,东苑夫人的脸色更是没了人样,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僵尸似得。看着胆小的东苑夫人,水悠悠心中已经有了算计。

虽然这位夫人的胆小不在她的计算之内,但是这对她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今日真的能除了这东苑夫人,那才是真的幸运。

水悠悠的心中已经下了决定要将东苑夫人打入万劫不复,看着支支吾吾仍旧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东苑夫人,心道,是时候了。

“东苑夫人,我已经给了你解释的时间,但是你似乎没什么想解释的啊,既然如此的话……”

“且慢!”

就在水悠悠想要判定东苑夫人有罪的时候,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随着这声音落下,众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门口儿方向。外面,一名穿着月白色华服的男子,推门而入。

男子模样生的好看。秀眉凤眼,眼角微微上挑,给人一种邪魅之感。他的五官精致,肤色更是如雪,令女子都羡煞几分。

男子的手中,拿着白色的宣纸,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到了众人面前。而在他之后,两个穿着黑色长袍,手持玉令,戴着面具的人,也走了过来。

“你是?”

看着这漂亮男人,水悠悠稍稍疑惑。同时的,眼角余光盯上了那持着玉令的两人,心中留了个心眼。玉令,这是水家长老的东西。

“东苑随云,给大小姐请安。”男子声音沙哑,带着一分本性的冷清,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随云,你怎么来了!”东苑夫人看着来人,脸色变好了些,取而代之的,是对来人的担忧。

这水家大小姐很古怪,并不如传闻中的好对付,随云如果出什么事的话,她还怎么活?

听到东苑夫人询问,那名为随云的男子无奈的看了一眼东苑夫人,然后道:“我奉父亲之命,前来为母亲送联名书。”

“联名书?”东苑夫人一愣,刚想再问什么,却被那男子抢道:“母亲您忘了吗?父亲不是让你带着联名书见大小姐吗?”

“啊?啊,是这样吗?我,我太担心大小姐,就,就忘了听了。”东苑夫人尴尬的笑着,扯了个谁都不会信的谎言。不过,这种情况下,自然没人戳破。

水悠悠扫了眼东苑夫人后,便将目光落在了这个随云的身上:“联名书?什么东西。”

听水悠悠询问,男子将手中的宣纸双手奉上:“大小姐,如今老爷病重,无法主持水家事物,我等想请大小姐选出水家继承人,将水家事物移交给新的继承人,这是包括东苑在内的水家七大分家的联名书。根据水家同分家的协议,只要超过四个分家联名,水家就必须按照联名书的要求做事。”

男子话落,水悠悠皱眉了。说什么选出继承人,这分明是想逼着水家将财产都交出去啊!

“呵!胃口还真大。”水悠悠嘲讽。

“这也并非吾等所愿。”男子回答的是滴水不漏。

“并非所愿吗?那好,回去告诉他们,就说,水家的继承人由我来做。”

“……这,不好吧?”男子有一瞬的尴尬,看着水悠悠,难以置信她会说出这种话。难不成她这辈子都不想嫁人了?好吧,她似乎真的嫁不出去。

“哪里不好?”水悠悠反问。

“大小姐您终归是女子,不能为水家传宗接代,再加上您……额您似乎还嫁不出去,水家的下任子嗣问题,更是遥遥无期,怕是不能担当家主。”

“这么说,只要我能嫁出去就行?”水悠悠玩味。

“怕是不成,如果想做水家的家主,必须是上门女婿方可,如果不是的话,水家家主无论如何,都不能是您。”随云的态度坚决,看着水悠悠,心中越发的疑惑了。这大小姐是怎么搞的?竟然想做家主?

不过,她想做家主,怕是不可能了。别说入赘的,就算是把她嫁出去,都是难于登天。

果然,自己嫁不出去是和这七个分家有关系!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这个问题,那么此刻,听了随云的要求,水悠悠可以确定了。他们的目的是要水家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想到这里,水悠悠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众人看着水悠悠忽然大笑,都以为她是受了刺激。然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呢,她的笑声戛然而止,看着随云,一字一句道:“好!就这么定了。三日之内,我若是达不到你们的要求,我便代父亲同意了这份联名。”

三天的时间能做什么?很显然,什么都做不到。她过去十年都嫁不出去,三天更是不可能了。听到水悠悠的话后,男子只觉得好笑。看起来是他想多了啊,也许这位大小姐和平日里线人报告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不舍得轻易将水家拱手让人,所以想最后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那群家伙,这么多年都等了,也差不了这几日。如果用三天能让水悠悠主动将大权交出,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权衡了利弊,男子笑了笑,微微俯身道:“那么,愿小姐心想事成。母亲,我们走吧。”男子语气淡漠,说完扶着本该被水悠悠惩治的东苑夫人离开了。

他们走后,手持玉令戴面具的人也离开了。显然,这两个人是来作证的,免得日后水家赖账。

呵!这些分家,为了水家的财产,可真是没少做准备啊。

“小姐!您怎么能答应他们呢!这些人分明是没安好心啊。”人都走后,冰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质问着水悠悠。

水悠悠闻言,淡淡的看了眼冰儿,没回复她的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小,小姐。”冰儿被看的有些发毛了。

“没有下次了,如果再让我听到你敢对我大呼小叫,我就把你赶出去。”水悠悠的声音冰冷,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

冰儿看着这样的水悠悠,心中震惊不已。惧怕!对,就是惧怕。第一次对这位平日里疏离别人的大小姐产生了惧怕这种感情。

小姐变了,比起自杀之前,要变得冷漠,而且有气势。

“奴婢知错了。”冰儿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很快,她便接受了水悠悠的态度。

见冰儿适应的如此快,水悠悠很满意。给了她一个笑脸,然后道:“带上几个有身手的家丁,跟我上街。”

冰儿一脸惊奇,上街?干嘛?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18岁那年,被迫嫁给比我大十岁的男人,还成了孩子的妈…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4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