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免费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夜幕低垂。

花氏豪宅外,名车云集,仿若一场盛大的车展。宅内,英杰如潮,名媛如云,雍容华贵,让这场上流盛会变得奢华而神秘。

商业巨头花氏在A市绝对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而如今,拿到哈佛商学院硕士学位的太子花默尧高调回国接掌花氏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少商界精英都殷勤的向花默尧敬酒祝贺,趁机和这位花氏未来的当家人搞好关系,以求商业上的合作和庇护。

花默尧一身剪裁合体的灰色西装,骨节分明的手里捏着高脚杯,英俊的五官,嘴角一抹浅笑,游刃有余地应付着来往的人。

宴会上,一个穿着精干服务生装的女生手里捧着装满酒的托盘一脸微笑地穿梭在人群中。

旁边一个男人一招手,她立刻眉眼弯弯停下来:“先生。”另一只手却极不和谐的偷偷伸进他的口袋,只不过拿杯酒的时间,钱包已经迅速地塞进了她围裙兜里。

卫生间里,肖咪咪一脸期待地打开那只钱包一看,郁闷了,全是各式各样的银行卡,贵宾卡,现金只有可怜的十元。她冒着很大的风险浑水摸鱼潜进来做服务生,原本以为会大捞一笔,没想到次次都空网。

又借机偷偷地给他塞了回去,肖咪咪决定改变策略,潜进二楼看看。二楼都是主人卧房,应该会有现金的吧。

花宅二楼,肖咪咪着急且小心地进出于各个房间,做贼心虚地偷偷瞄了瞄左右两边,没有人,趁机又一闪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刚靠在门板上喘了口气,忽然眼前一亮,看到正前方桌子上摆着一个blingbling的东西,还格外考究的用玻璃罩子罩着。

肖咪咪紧走几步过去细细看着,好漂亮的钻石,漂亮的颜色,完美的弧线,足有半个拳头大!

酒过三巡,花默尧隐藏在眼镜后的一双眼镜已经朦胧,和众宾客告了别回房休息,雷炎不动声色侧头在他耳边说:“哥,礼物在房间。”

雷炎虽不是花氏子孙,却从小生活在花家,早已经和花默尧如亲兄弟一般。

没想到来一趟二楼会有这么大收获,回过神来的肖咪咪迫不及待的正打算把钻石取出来,忽然听到门外一阵略显凌乱脚步声,且越来越近,肖咪咪警惕的屏气凝神,脚步声却在门前停住了。

不好,要进来了!四处看了看,没有可容身的地方,慌乱之中一个转身,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里。

被子本就不怎么整齐,她又比较瘦小,应该发现不了的吧。

肖咪咪躲在被子里面,听到咯哒的开门声,听到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呼吸不畅憋的满脸通红。

不停的在心里祈祷,下面的宴会还没散场,他一定是回房间里取东西的吧,赶紧出去吧!千万不要发现她,千万不要!

“嘭——”忽然一个硬物狠狠地砸在她身上,原本紧绷的神经差点炸开,疼的她眼泪都要挤出来,差点失声尖叫。

花默尧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被子里藏了什么东西?拎起一角掀开——

忽然感觉呼吸轻松了很多,肖咪咪抱着脑袋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无比英俊的脸。

要不要这么背,她居然就这么被撞个正着!

看到蜷缩成一团,面容清秀,脸颊微红,睁着一双无辜且惊慌的大眼睛的肖咪咪,花默尧微有醉意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这就是雷炎和他说的礼物?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眯着眼睛不耐烦的盯着她,良久,薄唇轻启,淡淡的喊了一声“滚”!

肖咪咪被他盯的浑身发毛,听到那个“滚”字如负释重,赶紧挣扎着爬起来,谁料浑身发麻,又重重地跌回,跌回去的瞬间,她惊叫一声,本能的两手乱抓,抓到一个救命的稻草。

“嘶——”花默尧倒抽一口气,由于酒精作用而迷离的眼睛里变得复杂。

肖咪咪明显感觉到变化,抬头一看,登时吓了一跳,慌忙松开,红着脸骂:“无耻!”

这女人勾男人的手段倒是高明,胆大包天,故意撩拨他还反咬一口骂他?第一次被女人破口大骂的尧少爷朦胧的眼里闪过一道冷冽的光。对付这种女人……把她扒光再赶出去,这个方法貌似不错,大手一挥,开始扯她衣服。

一股酒精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虽然烂醉,却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反抗的了的。她满脸惊慌,手脚并用地拼命推着他,一用力,腹下居然一暖,大姨妈也来凑热闹了,欲哭无泪。

危急之时,趁他不备随手操起一个家伙对着他的脖子狠狠一砸,他直挺挺地躺下了,差点没把她压死。

“混蛋!”肖咪咪看一眼身上片状的衣服,恨恨的骂。果断脱掉,随手捞了件男士衬衣穿上,把他兜里的钱顺个一干二净,折回来再把桌子上的钻石塞怀里跑路。

肖咪咪格外狼狈的回到家里,一脸的惊魂未定,掏出怀里的钻石放在手心上,沉甸甸的,这个应该能卖不少钱吧。

洗完澡出来一脸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吸着酸奶,随手打开电视,当换台中不小心看到一条新闻的时候,她傻眼了。

原来这颗钻石并不是普通的钻石,而是价值连城,有价无市的珍品!

拍卖会上,这颗钻石作为压轴最后出场,被雷炎少爷以数千万拍下,敲下锤子那一刻,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各大报纸媒体纷纷报道。没想到刚在花家摆的还不到一天,就被她阴差阳错偷了去。

完了完了!就这么匆匆卖掉?不妥不妥,且不说有几个人能买得起,花家宝贝被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这样倒手出去不是一下子就给暴露了吗?

可是她现在确实很缺钱,医院那边的医药费已经欠了不少,原本还想做完这一单,她就再也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现在真是卖也不是,不卖也不是。这么宝贝的东西放在家里还老担心被别人偷走。

算了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往怀里一揣,裹着被子蒙头大睡。

第二天早上。

阳光透过落地窗斜斜地照进来。

花默尧睁开眼睛,坐起来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目光停在洁白的被单上那一抹艳红的血迹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

他依稀记得昨天晚上有个女人,他完全是出于报复才撕扯她的衣服,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了。一向自制力很好的他,难道真的酒后乱性把她给……了?可是他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是越想越混乱。

“砰砰砰。”有人敲门,继而传来雷炎玩世不恭的声音,“我说哥哥,都这个点了还不起,爷爷等你吃早饭都等急了。”

花默尧裸着男模一般的上身,光脚踩在地板上给他开了门到浴室刷牙,雷炎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问:“哥哥,礼物喜欢吗?”

花默尧不确定他给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己送女人做礼物,还是姿色平庸放荡不羁的女人到底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搞,本来他可以直接退回,再说一句我看这个礼物你自己留着享用比较好,可如今礼物已经被他完全没有意识的拆封用过了,只能应付地说一句:“还好。”

雷炎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应付,一转头看到空空如也的玻璃罩子一脸震惊,里面的钻石呢?莫不是他哥不喜欢直接给冲马桶了?虽说花家不差钱,可这么大手笔,未免也太奢侈。

花默尧从浴室出来,顺着雷炎的目光走过去,拿起旁边放的宝石鉴定书,聪明如他,立刻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原来雷炎的礼物是这颗价值连城的钻石。那个女人究竟是何来头,竟然胆大包天!她到底是谁派来的?刚回国就敢算计到他尧少的头上!被他查到谁是背后主谋,一定会让他破产到连条裤子也不剩!

回国第二天,尧少扔给雷炎一张从监控录像上截图下来的照片:“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子承父业,雷炎的父亲雷欧和伯父雷格都是响当当的黑道人物,雷炎现在可是暗中掌管着亚洲军火走私的大哥,找个人对他来讲轻而易举。

肖咪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家里窝了两天,上网看新闻都没看到任何关于花家钻石被盗的消息,暗想人尧少不会压根没把这颗钻石放在眼里,现在还没发现钻石被盗吧?

她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傍晚,肖咪咪踢着拖鞋下楼倒垃圾,顺便放放风。

“唔……”忽然一道大力从身后传来狠狠的捂上她的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用力把她按进了车里。

肖咪咪欲哭无泪,心想,真不应该出门。毫不起眼的面包车里,坐着四个戴着墨镜的壮汉。

“尧少,炎少,人带来了。”肖咪咪被狠狠往前一推,摔倒在地板上。

抬头,看到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英俊优雅,胳膊环在胸前,尊贵无比,仿佛一个天生的发光体,好整以暇看着她,不是那混蛋还有谁!

另一个,极其漂亮,五官精致的近乎模糊性别却又不娘炮,慵懒的靠着沙发,妖气冲天却又透着冷冽。肖咪咪微微一怔,世间竟有这么漂亮的男人。

不可否认,这两个男人都是极品,世间少有的极品。

只是,看似随意的姿态和表情,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让肖咪咪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往后退了退:“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那天晚上谁派你来的?”英俊的男人薄唇轻启,问话了。

他的声音并不冷,可是却让肖咪咪一个激灵,这就是所谓的气场,有的人就算是笑着,也能感觉到他背后的杀气。

“没……没有谁派我来。”

花家虽然强势,却也不乏有竞争对手暗中算计。他尧少刚回国就有一个女人黏上他,偷他的种子,一年之后再爆出花家私生子的性丑闻,借此来打击花家,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是么?”漂亮男人笑了笑,嘴角两个酒窝,竟让肖咪咪一阵炫目。

看着围上来的几个肌肉横飞的墨镜男人,肖咪咪好女不吃眼前亏,赶紧把钻石从怀里掏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地毯上做小媳妇儿状道歉:“真的没有谁派我来,是我自己财迷心窍,是我不好!我现在还给你们,求您二老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出门没有带钱,偷您的那些钱我明天就还给您!”呼,钻石还回来她也终于松了口气。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他们查这两天,确实没查到她和任何一家公司勾结的蛛丝马迹。花默尧暗暗捏了捏拳头,他也该死的在给拦车行乞的乞丐掏钱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钱包被摸的一干二净,那乞丐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开着几百万的车子,一个硬币都舍不得给,还装腔作势。

难道她真的只是冲钱来的?是他们多虑了?看她也不像是聪明的女人。

花默尧笑得一脸迷人,却让人感觉到心里发毛,很大方地说:“不用还了,那些钱就当哥哥给你的卖身钱了。”

提起这事,肖咪咪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紧握拳头,这个混蛋!欺人太甚!

花默尧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往她嘴里塞进一枚药片,接过手下手里的杯子,灌她喝了一口水,重新优雅的坐回沙发上。

“咳咳……”肖咪咪被呛得咳嗽,拼命扣着喉咙,手指颤抖地指着花默尧,“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她不就偷他一钻石么,现在还物归原主了,他至于给她吃药害她吗?

“避孕药。”花默尧云淡风轻地说。

肖咪咪一脸的菜色,莫非,她留下了什么可疑的痕迹,他误以为他们发生了关系?怕他看出破绽,她也故作镇定,没有揭穿。

可花默尧下一句话让她彻底抓狂了。

“你不配有我的孩子。送她回去!”

这对肖咪咪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这个可恶的男人看光她不说,还出言侮辱她。她紧握拳头低低说:“混蛋!咒你断子绝孙!”

虽然声音极低,沙发上的两个男人还是听到。花默尧脸上依然一脸和气,却挑着眉看她:“你再说一遍?”

一对上他的眼神,肖咪咪就蓦地身子一抖,立即很狗腿地说:“我这就滚!这就滚!”拉着刚才的墨镜大汉往外跑,“你们快送我回去!”

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雷炎格外没形象的在一干手下面前哈哈大笑:“断,子,绝,孙?哈哈哈!那妞够狠的,哥哥,我看你再清心寡欲下去迟早……”

花默尧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他立即收起笑讪讪地摸摸鼻子,哪有一点老大的样子。

真不明白这货这副德行平时怎么带小弟的。

A市有名夜店black内,灯红酒绿,音响震天。

肖咪咪一身清纯的学生装从那群年轻男女间挤到吧台前,酒吧经理高曹看到她,还特意往她胸上瞄了一眼打招呼:“哟,小咪咪。”

肖咪咪拳头照着他肩膀砸了一下:“滚!”

高曹,爸爸姓高,妈妈姓曹,一个猥琐的名字就这么应运而生,可偏偏生着一张俊俏的脸,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高曹笑着丢给她一件衣服:“知道你又缺钱了,行了,上台吧。”

肖咪咪接过衣服,轻车熟路地到更衣室里换上,熟练地给自己化了个大浓妆。一身热辣的劲装,外面套着一个精干的小西服,下身半长短裤,脚下蹬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脸上戴一个蝴蝶面罩,冷艳无比,刚一上台,就惹得台下一阵欢呼呐喊,整个酒吧里的气温也升高好几度。

随着音乐,舞台上妖娆冷艳的女人搔首弄姿的,媚眼如丝,格外撩人,一点点把外面的小西装脱掉,里面只穿着贴身吊带,漂亮的锁骨,细嫩的皮肤让所有的男人口干舌燥。

扭着腰肢,小手下移,摸上裤子的扣子,欲脱不脱的样子更是让人难耐。

“脱!脱!脱!”台下的喊声渐渐一致,在众人的期待之下,她一点点把短裤退下,里面还穿着紧身热裤。

她弧线优美的下巴,坚挺的胸,纤细柔软的腰肢,挺翘的臀部,白皙修长的腿,以及精致玲珑的脚踝,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伸手抓住旁边的钢管,在劲爆的音乐中,舞出一段香艳性感的钢管舞。

气氛high到爆,甚至有人格外应景的把脱下来的衣服扔到台上。一直到她表演完下台,台下仍然欢呼不断。

从包房里面出来透气的花默尧倚在门口,居高临下,正好看到台上香艳一幕。虽说他对夜店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没多大兴趣,但不可否认,她身材不错。

优雅地喝掉杯子里面的红酒,气温有些热,解开衬衣上的前三颗扣子,露出一小片精壮的胸膛,再加上他完美的脸,看起来就像一尊无可挑剔的神祗。

肖咪咪刚下台,高曹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宝贝,跳的不错。”翘着兰花指递给她一个厚厚的信封。

高曹做人厚道,她知道,看也没看接过来:“我先去换衣服。”

正往更衣室走,路上忽然窜出一个喝醉的中年男人撞得她一个踉跄,脸上的面罩都被撞掉了,肖咪咪挺起腰板,怒气冲天:“你没长眼睛啊?”

男人本来还一脸歉意,继而看到是她,一脸愠怒:“好啊,居然是你这个贱人!”

肖咪咪一愣,看这男人有些面熟,底气瞬间就有些不足了:“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掉头就跑。

一个月前,她花枝乱颤地游走在人群中锁定目标,和角落里的男人推销东西,还格外亲密地说人家主要卖售后服务啦,男人立即拍着她的手说有多少他买多少,谁料,刚开好房,她在酒里给他下了一道猛料,直把他浑身上下摸个干净,一子不剩……

“化成灰我也认识你!居然敢骗到老子头上!来人,给我抓住她!”

肖咪咪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仍然健步如飞,挤开舞池中的男男女女拼命的跑,一个拐角,抬头看看尽头的卫生间,正准备进女厕所,忽然转念一想,她一进去不等于钻进死胡同了么?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万一被抓住少不了一顿揍,说不定还会被那老色鬼给……

心一横,毫不犹豫地转身进了男厕。肖咪咪刚进去就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和喊声:“看你还能跑到哪去,进女厕看看!”紧接着听到一些女人的尖叫声。

肖咪咪正急的团团转,忽然“咯吱”一声,一个隔间的门打开,一个男人正要从里面出来,肖咪咪吓了一跳,急中生智跑过去把他扑到了里面,迅速的从里面锁上。

“去男厕看看!”

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能听到他们一个一个拉开隔间门检查再关上的声音。

花默尧坐在马桶上,肖咪咪敞着腿面对着坐在他的大腿上,怕掉下去,胳膊还紧紧环着他的脖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挨得极近,她穿着暴露,裸露的皮肤映衬着他的西服,看起来格外亲密。

他恶作剧一般地在她腰间的软肉上一掐,肖咪咪又疼又痒,差点叫出声,紧紧地咬住嘴唇,怒目瞪着他,只是看到他的脸,以及似笑非笑的神情,一怔,怎么会是他!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肖咪咪的心都要提起来了,外面的男人拉了拉门,喊:“乖乖打开门出来,别让我踹!”

肖咪咪怕被抓到,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求救的眼神看着他,虽然画着浓妆,却遮掩不住的清透的大眼睛,竟然有一些楚楚动人。

花默尧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表情,越发得寸进尺的在她腰间侵犯,肖咪咪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怕外面的人听到,可他越来越过分。

外面的人等的不耐烦,认定里面的人肯定是肖咪咪,正准备踹门,花默尧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滚!”

尧少?外面的人皆是一愣,慌忙点头哈腰道着歉,一溜烟跑了。

听着走远的脚步声,肖咪咪长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和他姿势竟然这么靠近,慌忙推开他站起来:“你这个混蛋!”

一个华丽地转身,一头磕在了门板上,磕的她额头通红,眼泪汪汪,跌跌撞撞拉开门就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看不出来,这个女人为了钱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公然进出酒吧夜店,甚至大跳艳舞。

打心眼儿里觉得鄙视,看到她一脸抓狂的摸样却又莫名的心情不错。

看到肖咪咪换好衣服偷偷摸摸地出来,高曹一脸痛心疾首的说:“小姑奶奶,你消停点行不行,我真怕那群人知道我包庇你带人来砸我的店啊!”

就因为和高曹熟,她也没少在他的店行骗,确实有些不道义,肖咪咪拍拍胸脯:“好啦!我知道啦!我下次乖乖的还不行吗?”

花家老宅位于郊区,在半山腰上建造,富丽堂皇的得像一座宫殿,平时进出全以车代走,依山傍水,风景甚是优美,空气清新,比起喧嚣的尘土飞扬的闹市,这里有些与世隔绝,用来修养身心是最适合不过了。

花老爷子如今已经八十出头,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四世同堂,抱到曾孙。

默尧样样都好,学历,能力,样貌,脾气,都没得说,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从来不近女色。

现在的公子哥,哪个年轻时候不得有几段史,可默尧连个花边绯闻都没有过,照这样下去,他曾孙什么时候才能抱上。

饭桌上,老爷子递给花默尧一份资料:“尧尧,你年龄也不小了,该成个家。这是天南集团总裁的千金顾小姐,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你明天中午去见见。要是不满意我再帮你约其他家小姐。”

花默尧硬着头皮接了过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老爷子居然给他安排了相亲,而且是车轮战式的,这个不成,就换下一个,直到相亲成功,这是在逼他结婚!

花老爷子在花家绝对有着一言九鼎的地位,就算花默尧在外面再怎么无恐无恃,还是得听老爷子的话,虽然心里百般不情愿,却还是得应承下来。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5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