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女老板让我去她家帮她按摩,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

【小说在线阅读】女老板让我去她家帮她按摩,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
我叫张旺财。

在出生的时候,天生异象,爷爷说这是要“成龙成凤”的征兆。

自古以来,王侯将相,但凡出生必生异常。

结果,这话还没说完呢,天空就是一道闪电,倾盆大雨而下,阴风阵阵。

是不是成龙成凤的征兆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知道这是爷爷“装比”被雷劈的下场。

出生后,产婆给我包片时,发现我后背上天生长了六颗黑痣。

爷爷当时是村里的村长,可以说在这个村儿里面,他是老大!

在我的满月酒上,自然而然,“亲朋满座”。

当时爷爷有个朋友叫“吴老狗”。

吴老狗是个“盘爷”。

盘爷说得好听是搞风水的,说得难听其实就是个盗墓贼。

古墓之中,除了机关、险要,还有粽子和灵异事件频出。什么血尸墓、青铜甲尸墓,太多太多了。

风水先生不仅要“探穴”,还得负责治鬼,这些“绝墓”里面没有这么一门手艺,进去就得死。

一个绝墓给“盘活”了,所以也就有了“盘爷”这个称号。

吴老狗的日子也不好过,早些年靠着做盘爷发财发富,可惜他大手大脚惯了,钱很快就花光了。

盗墓是很损阴德的一件事情。

吴老狗盗了这么多墓,也遭到了报应。

在一次下墓的时候,他老婆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孩子也没有救活。

吴老狗心绪不宁,在墓里面中了瘴气,双眼给瞎了。

从那以后也就退出了“盘爷”这个活计,当个盲人算命,勉强够糊口。

爷爷说吴老狗本事是有的,可惜这命不好。

在我满月的时候,让他给我算算。

吴老狗瞎了,就让爷爷将我背上的黑痣形状说给他听,再配合八字算一算。

我身上的黑痣也真是奇了。

呈现“北斗七星”状!

吴老狗欣喜不已,说这是将才之命,将来肯定最次都是个省委书记。

但别忙,北斗七星要七颗,我只有六颗!

得,吴老狗掐指一算,吓得脸色苍白。

只说了一句,这孩子前世为“飞将军李广”、还有一世为“唐高祖李渊四子李元霸”。

一听到这里,我爸和我妈乐乎得不行。

这不挺好吗?

飞将军李广,隋唐第一英雄李元霸!

只有我当村长的爷爷和吴老狗,脸色不好看。

怎么说呢?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难封缘数奇。

这诗的意思是,卫青卫大将军这么厉害,是天在宠幸。

李广终身无法封侯,因为“命数奇”。好听点叫运气差,难听点就叫点背。

最后,李广将军沦落为羞愧不已,自己拔剑自杀了。

李元霸呢?

举锤骂天,然后被雷劈死。

注意看就会发现,李广缺运气,李元霸“缺心眼”。

吴老狗的意思是,将来我也会缺一样东西,估计不是脑残就是点背。

我爸当时就恼了,要不是吴老狗是爷爷请来的客人,他都想提着板凳丢他了。

吴老狗看着我这一家人难看的脸色,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解。

爷爷一听这话,开心得不行,立即好烟好酒招待着。

办法呢,其实还是在这“命数奇”上,配个“双”就可以了。

等于是说,要给刚出生的我,找一个媳妇!

八字还得配上。

还别说,爷爷作为村长,自然有登记册,一查就真查到了一个。

陈春贵家的女儿陈莹莹,八字跟我刚好配上,她已经两岁了,比我大。

但为了救我,爷爷亲自下聘,两家结了亲家,也就是订了“娃娃亲”。

有个当村长的爷爷就是好啊,别人成年了还在当吊丝呢,我刚出生就已经有了一个老婆。

可惜,命数奇,命数奇,点背到了没药医!

我运气太差了。

陈莹莹在五岁的时候,就被我给克死了,等于我三岁就当了“鳏夫”。

爷爷急了,就指着这个孙媳妇改命呢。

她倒好,提前死了!

当天晚上,爷爷急急忙忙的又去找吴老狗。

两人谈了一夜,不知道说什么。

只知道回来之后,爷爷再三叮嘱,说这孩子的老婆还在,以后长大了,千万不能让他再娶!

就这个叮嘱,从小到大,一直被父母教育着。

从此,我点背的日子开始了。

上初中那会儿,对于异性,大家朦朦胧胧,班里不少人也交了女票。

我是个与时俱进的人。

心说咱也不能落后啊,赶紧找个女票吧。

但就在这里,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但凡是我喜欢的女孩儿,都没有好下场,甚至连靠近我的女孩儿,也跟着要倒霉。

我们班当时有个班花,我特喜欢她,还给她写过情书。

我遗传了父母的基因,小模样还是挺帅的,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我爷爷是村长。

那些年,村里搞开发,爷爷的油水很多。

对我这心爱的孙子,零用钱也给了很多,大手大脚,我在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

班花同学立即就给我写了回信,约好了放学后,去学校外面的小广场见面。

第一次谈恋爱,我心中忐忑不安,一直等到了放学。

好不容易等到了,我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广场上去,却“撒比”的等到了大半夜,也没有看到班花来。

气得我不行,日了狗了,班花敢放我鸽子,明天去学校我不找你麻烦才怪。

结果,第二天,跑到学校去,那一天都没看到班花来上课。

最后,班主任通知了我们,班花同学昨天晚上一个人去广场,鬼使神差被一辆三轮摩的把她给撞死了。

一听到这消息,我脸都白了!

她居然就这么死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高中,我那会儿长得人高马大,加上喜欢打篮球。

追求我的异性不少。

给我写情书的很多。

可怪事连连,但凡给我写情书的,喜欢我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不是拉肚子就是莫名其妙的发高烧。

据说,夜晚的时候,她们总看到一个批头散发的女孩子站在床前。

每个人都吓得要么丢了魂,要么就发高烧。

直到这些女孩儿转校了,她们的病才好了。

那一年,我终于明白我五行里面缺什么了?

五行缺爱!

读完高中后,我没心思上学了,出身社会。

那一年,倒霉的运气也开始了!

首先是家里面,村里搞开发,爷爷捞了不少油水。然后,某大上台了,大家都懂,开始严查。

爷爷的村长也没逃脱,直接被下了课。

爸爸为了支撑这个家,出去跑三轮,车子还翻了,压断了一条腿。

硕大的家,靠着妈妈种地来养!

我辛酸得狠,出门去打工,想要挣点家用。

真心点背。

我去帮人跑快递,结果这家公司被查出来运送违禁品,被查封了。

好吧,我去上班!

结果,这家公司是个空壳公司,套合资人的钱跑路。

我上班一个月,一分钱没拿到,还被那些冲上公司来讨债的人打了一顿。

我一来气,这不行那不行,我特么去工地搬砖,总是可以了吧?

结果,跑到工地搬砖,豆腐渣工程,楼房给我“搬塌”了。

老板进去坐牢了,我还是一分工钱没拿到。

我无奈了!

这事儿让我不相信运气不行,点背了走霉运也没有办法。

我一瞧这么倒霉,找个算命先生看看吧,兴许能帮帮我呢。

结果,仅剩下的那点钱还给算命的骗了,屁都没有算出一个。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饭都吃不起了,每天吃一个馒头就着自来水过日子。

混了大半个月,爷爷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了。

我寻思着这一分钱没找到,还把他们给的钱花光了,哪里有脸回去?

就推脱说很忙,来不了!

爷爷鬼精鬼精的,当即就拆穿了我,说命数奇,点背,你哪有什么可忙的。赶紧回家,给你找媳妇了!

一听这话,我就乐了。

这些年来,过着穷吊丝的生活,自给自足,我也想要一个媳妇啊。

学校里面,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看来家里是要帮忙张罗对象了。

当天,我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买了车票,归心似箭的跑了回去。

当时正赶上农季,家里收包谷,忙活着呢。

得!

回去我就当了苦力,天天顶着太阳,在包谷林里面钻来钻去,身上还给割出了好几道口子。最要命的是,我那俊美白皙的脸,直接晒成了“包青天”。

天天这么累,我原本读书的人,哪里受得了?

我就寻思着,什么时候给介绍的妹子能来,处完对象赶紧朝着城里面跑得了。

但是,回来这么些天了,家里人对于介绍对象这事儿闭口不谈。

我也没有恋爱经历,出于“童子鸡”状态,家里人不说,我也不好开口不是?

就这么的干耗着!

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一身黝黑的皮肤,以及满身的伤口。

日子就这么过着,就在我自己都习惯了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谁呢?

吴老狗!

这老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又去当“盘爷”了,一只脚竟然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得,瞎子、瘸子,不知道他后半生该怎么过。

爷爷赶紧带着他进了屋,两人关上了门,在里面一通的谈。

也不知道谈了多久,反正晚上了也没见他们走出来。

白天干农活儿,压榨着自己的体力,我已经不行了,实在等不了,自己跑到房间里面去睡觉去了。

睡到大半夜,我觉得呼吸很困难,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一样。

但实在是太累了,我眼睛睁不开,伸手就想把身上的玩意儿给推开。

真是遇到怪事了!

伸手出去,空荡荡的,我除了摸到了身上的被子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但那玩意儿,就是压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死沉死沉的。

憋得实在没办法了,我使劲儿的睁开了眼来,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没把我给吓尿过去。

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也是,这农村不像是城里面,即便是晚上也有路灯照明。

四周静悄悄的,冰冷得可怕,一股压抑的气息在弥漫着。

我想不明白,大热的天,这个季节还在收包谷呢。夜晚也不可能冷成这个样子啊?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身体根本动弹不了。

无论如何挣扎,身体还是躺在原地一动不动,呼吸也变得开始困难了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鬼压床!

一直以来,我都很点背,我寻思着再怎么着,也不会点背到这种程度吧?

我张大了嘴想要叫我爸我妈,但嘴巴张开,一点声音都没有办法发出来。

一身冷汗,从后背里面不断的冒了出来!

恐怖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

那黑色一点点的抬起,一丝丝的月光通过窗外照了进来。

这一下,我看明白了。

刚才不是屋子里面太黑了,而是有个东西凑得太近,遮挡住了我的眼睛。

我眼中满是恐惧,就看到那黑色一点点的抬起,头皮阵阵的发麻,这一会儿终于看清楚了。

那遮挡住我眼睛的东西是……头发!

眼前浓密的黑色长发,如同瀑布般倒垂,遮住了我的眼。

随着它的抬起,我清晰的看到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和我面贴面,眼对眼的盯着我看。

我张大了嘴,想要呼救,结果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反而,那嘴里面的一股气体,被这恐怖的女人一点点吸食进了鼻子里面去。

我心里叫苦不迭。

太他妈的点背了!

被一个女鬼给缠上,还在吸我的阳气,在这么下去,恐怕我非得被她吸死了不可。

但出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那女鬼不知道是不害我,还是吸饱了。起身,飘飘荡荡的,一点点离去了。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刚才那种压迫感消失不见了,手脚也恢复了力气。

“妈呀,鬼啊!”

于是,我挣扎着爬起来,喊了这么一嗓子,转身就想离开这间黑屋子。

但没想到这一起身,一股血液涌上了脑门,疲软和乏累一起涌上来,我当场晕死在了床边。

直到第二天天亮,外面已经日上三竿,太阳斜斜的照进来,刺眼得打紧。

我睁开眼睛,捂着头疼欲裂的额头,坐在床边一阵的发呆。

看了看四周,哪里还有什么批头散发的女鬼,四周空荡荡的,还是那间屋子。

我挣扎着一点点的爬起来,穿上鞋子准备出门,但双腿发软。

怪事!

那感觉就像是看着岛国片子,一晚上自来了三四发一样。

虚虚晃晃的出了门,走到了外面,现在已经是正中午,太阳温暖得不行。

我去了前面的房子,发现我爷爷、吴老狗、我爹他们都在等着我。

一看到我平平安安的出来了,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我也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笑什么,就把这事儿给说了,哪曾想我爸说一定是眼花了,看错了。

我觉得也是。

毕竟也是读过书,受过教育的,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呢?

爷爷叫我今天在家休息,不用出去干活儿了,好好养养身体。

我点了点头,吃了饭,因为浑身没力气,就再次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

在太阳落山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榻上,好像是多了一个“人”。

而且,应该是个女人!

她就躺在我旁边,还枕着我的胳膊,因为醒来之后,我胳膊酸得不行。

晚上起来之后,我发现整个家里面都不对劲儿了。

最奇葩的就是,在我的房间门上,张贴了一个“喜”字。

而且,门口的梁上,挂着两个大红灯笼。

我一看这情况不对劲儿啊!

怎么?谁结婚吗?

难道我爷爷还要来个“老来春”?

也不对啊,奶奶很早就死了,爷爷要再娶的话,早就娶了。

难道是我爹?

呃……

一想到这里,我就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怎么可能?

我妈还在呢,他要敢乱来,不闹翻了天才怪。

出了门,还是去前房,一家人都等在了哪里。

到处张灯结彩,虽然比不上大富人家的结婚方式,但一看也知道我们家今晚是有喜事。

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美食,两支喜庆的红蜡烛。

爷爷坐在最上首位置,左手边是我爸我妈,右手边就是吴老狗。

接着,还剩下一方,自然是我的位置。

农村的规矩多,穷讲究、穷讲究,越穷的地方越是讲究。

他们都是长辈,自然要坐上首和左右位,晚辈只能坐在下首位。

我坐了过去,他们也没反对,然后我妈说饿了吧,那就吃饭吧!

一家人开始吃饭,吃着吃着,我觉得不对劲儿。

吴老狗、我爷爷、我爸爸、我妈妈加上我,一共是五个人,但桌子上却摆放了六副碗筷。

在我旁边有一个空碗,一双筷子。

奇怪的不止这点,他们都是用的老碗老筷,我和旁边的位置则是喜筷喜碗。

先是张灯结彩,贴喜字,用喜烛,现在摆在面前的还有喜筷、喜碗,偏偏是我用。

我一看不对劲儿啊,就问我爷爷,是不是还有客人要来?不然,这旁边空着的位置,是留给谁的。

哪知道,这一问戳中了他们的软肋似的,一个个脸色大变。

我爸当即就冷着脸,呵斥着,“喜庆的日子,小孩子别乱说话,吃饭就对了。”

农村是有这个讲究。

逢年过节,上了桌,有孩子的,大人会告诉你不准说话,只管吃就行。

因为,孩子容易说错话,一句不对,大人们会觉得第二年过得不好。这日子,你只能说喜庆的就对了。

所以,大小在农村长大,我也就不说了,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吃。

奇怪的事情又来了。

家里那会儿穷,但这种喜庆的日子,还是会弄点饮料,好吃的。

我妈呢?

坐在旁边,她没给我夹菜,也没给我倒饮料,反而一个劲儿的往空碗里面夹菜,也给倒了一杯饮料。

我觉得我妈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要不明年打工回来,我给她买盒“脑白金”补补算了。

虽然奇怪,我也不敢乱问,自顾自的吃着。

吃着吃着,我夹了一块儿鱼肉,结果被刺噎着了,将鱼刺吐出来。

不经意间瞄了一眼身侧的空位,顿时吓尿了。

什么呢?

那杯满满的饮料,现在只剩下了一半。

我脑子当时就像让屎给蒙了一样,转不过这弯儿了。

仔细看了看桌子上,杯子也没漏啊,这饮料是谁喝的?

怪事!

兴许,是我妈或者谁口干给喝了,我没注意到吧。

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潜意识的影响,我觉得那碗菜好像也少了点。

吃完了饭,一旁的吴老狗笑呵呵的,一个劲儿冲着爷爷和爸爸,说着“恭喜恭喜”。

两老笑呵呵的,什么也没有说,弄得我再次的蒙圈。

我看这一家人难得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今天他们都开心得不行,自己即将要回城里面去了,再相见不知道什么时候。

当时,脑筋一热,提议大家照张全家福得了。

他们都点头同意。

可惜,农村里面,哪来的照相机。

不过,我那山寨手机不错,照好了发朋友圈里炫耀一下。

然后,我让他们挨着坐好,吴老狗和爷爷坐中间,我爸站在左侧,我妈站在右侧,我就站在中间呗。

设定好了延时拍照,我赶紧跑到了中间去,又一次莫名其妙。

在中间的位置,竟然是两个空位,一个我的,另外一个就空着,我也不知道我爸闹哪样。

“咔擦”一声,照片照了下来。

我妈收拾碗筷去洗碗了,我爸腿不好,就去休息。

爷爷则和吴老狗说说笑笑,送那家伙回去。

倒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无所事事。

开了流量,准备翻出照片,发朋友圈里面去炫耀一下。

这一发,出事儿了!

我准备等着看那群猪朋狗点赞呢,结果下面的评论,却一个个写着。

……

吓死爹了!这是灵异照片吗?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工头叫你搬砖呢,还有你这PS技术太差了。

大半夜发这玩意儿,你渗人不渗人啊!

……

我一看就彻底的蒙圈了!

今天全世界都忘了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是吧?

这难道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吗?

什么PS?

什么恐怖照片?

我再次翻开了自己刚才发布的照片,这一看之下,我差点屎尿齐流,没给吓晕了过去。

我爷爷、吴老狗坐在了正中间的位置,爸爸、妈妈分列两旁,中间就是我和另外一个空位。

可是,在这张照片上,那个空位上竟然模模糊糊的有一个人影!

我仔细一看,披头散发,穿着红色的喜服,是一个女人。

手一哆嗦,这400块买来的山寨手机,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这是肿么一回事啊?

不对!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这一次,我鼓起了勇气,干脆将图片放大看个清楚。

“啪嗒”一声,在我一味的“坚持”下,我那山寨手机这一下是彻底的掉在了地上,粉碎个干净。

因为……

就在图片放大后,我看到那是一个批头散发,满脸苍白的女人。

她冲着镜头阴森森的笑着,那阴冷的眼神就像是穿透了手机屏幕,一直刺中到了我的心里。

这不就是昨天晚上,压在我身上的那个“女鬼”吗?

我的哪个小心肝啊,拔凉拔凉的,手一哆嗦,手机一下掉在了地上。

突然之间,我觉得这个家,彻底的不安全了。

一个纠缠着我的女鬼,还有父母、爷爷、吴老狗他们的态度。

你要说这事儿跟他们没有关系,绝对不可能。

想到今天的“大喜字”、“红蜡烛”,以及坐在我旁边的空位、空碗、空筷,我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他们布置好的。

之前说什么别在外面瞎晃荡了,赶紧回家吧,给你找个媳妇儿。

敢情是个“鬼媳妇”啊!

今天这上演的是一场“冥婚”。

我突然想大喊大叫,我的亲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

很快,爷爷回来了,一下就看到坐在哪里的我,还有被摔得粉碎的手机。

他纳闷了,问我咋回事?钱多了,手机都不要了。

我感觉心中窝火,第一次发了脾气,还是冲着老人,我质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爷爷一开始还打死不承认。

直到我爸、我妈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也跑了出来,看到我怒不可遏的样子。

我妈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儿的抹眼泪,说着“命苦”之类的。

爷爷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把真相给说了!

就是之前说的那些事情,我出生六颗痔,属于“命数奇”,然后为了该名配婚姻,哪知道女的早死了。

这人死了可麻烦,再想找个这样的八字找不到了。

所以,陈春贵家的女儿陈莹莹养成了“小鬼”,到今天我终于长大成人,要完成最后的誓言,配阴婚!

我当即就呵斥了他们迷信!

何况,就算陈莹莹真是个鬼,人家也应该去投胎了,他们这么做不地道。

等于是让人家失去了一次投胎的机会。

但是,爷爷说这是陈莹莹家里人同意了的。

农村封建,这是很正常的。

女人一旦嫁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得,陈莹莹就算是死了,变成鬼也还是我的。

我就觉得这封建迷信要不得,娃娃亲更是害死人。

等于是一段迷信的婚姻,最后毁了两代人的幸福。

陈莹莹没法去投胎了。

最关键的是……

老子没办法再娶媳妇啊!

你大爷的,我还是“童子鸡”啊,女孩子的手都还没有牵过呢。

我说要解除这段婚姻,我一个好好的大活人跟一个死人结婚,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何况,这娃娃亲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订下了。

这属于我“当事人”不懂事,没办法做主的时候订的,这年头在法律上来将,是不承认娃娃亲的。

恋爱自由嘛!

这是不合法的。

当然,我这说了白说。

我念了几年书,爸爸和爷爷可还是农村人,他们还是封建思想那一代。

死活不同意。

为此还吵了一架,他们说我要不承认这段婚姻,以后就别进这家门,断绝父子关系什么的?

我当时也是冲动。

夺门而出,连夜就到了街上,打了车去县城,买了车票就回城里去了。

我无法想象事后爸爸和爷爷会气成什么样子。

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我完了!

被一个女鬼纠缠上了。

回到家里之后,虽然受过教育,我不应该相信这玩意儿。

但事实就是,科学也无法解释,到底鬼魂这玩意儿存不存在。

当天晚上我是不敢回自己那廉价出租屋,一个人睡觉了。

我怕“陈莹莹”再来一次鬼压床。

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我的发小,王得发。

王得发跟我是一个村子出来的。

打小我俩穿一条裤子长大。

出来打工,我运气不好,点背遇到各种倒霉事。

王得发不一样,这家伙当销售,跑人寿保险。

干得风生水起,工资就和他的体型一样,一点点的发飙。

最后,有了一个“王胖子”的外号。

我打电话给他,那家伙说正在陪客户吃饭,我说我快死了,你要不来,就见不到我了。

王胖子还是很重义气的,当即就打了一个出租车,到了约定的地方。

一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

王胖子愣住了,问我咋了?难道又失恋了?

我说不是失恋,是结婚了。

王胖子一听就乐了。

这结婚了,又啥想不开的。

我说结婚了,但我的对象不是个人,我能想得开吗?

听到这里,王胖子的八卦心就来了,找了街边一个烧烤摊。

然后,喊了几个小菜,要了俩烤猪腰子。

他说最近老是陪着客户去KTV,“运动”得太多,腰有点酸,得补一补。

一听这话,我就觉得心塞。

从小到大,论长相,我可以甩王胖子十条街。

论成绩,我不说在班里多厉害,我毕竟不爱读书。但至少,我比王胖子强太多了。

但现在,人家工作,工作比我强。

他跑保险,我搬砖。

要轮到潇洒,他也比我潇洒。

天天KTV,没事儿桑拿找妹子。

我特么到现在,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碰到过。

不是我没那个实力,而是身边有个女鬼,还是个“醋坛子”!

凡是接近我的女人,最后都讨不了好处。

腰花上来了,透着一股“厕所”的味道,我问着就没有食欲了。但是,王胖子直接抓起来,塞入嘴里“吧唧吧唧”的吃得特别舒爽。

他一边吃,一边就问我之前说的话是咋回事儿?

我抓起啤酒瓶来,“咕咚咕咚”的狠狠灌了一通,然后再三叮嘱他。

事情说可以,但千万不要被吓到。

王胖子也笑了,抽出一支“大中华”递给我,自己也点了一根,笑着说他跑人寿保险的,什么东西没见过?

他倒也是说的事实。

他跑保险,也要“出险”。

一些出车祸了,脑袋都给扎成豆腐渣的死人,还有一些跳楼的,摔得七窍流血的,太多太多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

得!反正我也苦闷,就把自己遇到的事儿给说了。

王胖子本来眯缝着眼抽着烟,听到这话,眼珠子都瞪圆了。

都是一个村儿里面的,他自然也知道我从小订了“娃娃亲”的事情。

听完之后,这胖厮笑了起来,冲着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差点没气死过去。

这辈子我最佩服三个男人,一是董永,二是许仙,三是宁采臣。一个敢睡仙…一个敢睡蛇…最后一个连鬼也不放过,直到看了花千骨。我才知道,落十一才真汉子,敢睡毛毛虫。我最看不起孙悟空,把七个仙女定住他去偷桃了,有病!你小子是当代宁采臣啊。

这小子要不是我的发小,我肯定就将手中的啤酒瓶丢他头上去了。

我说这事儿是我愿意的么?

我这是上了贼船,从头到尾,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王胖子伸出手去,抓了一颗螺丝塞入嘴中,拼命的吸溜、吸溜,问我接下来咋办?

我说不知道,晚上我肯定不敢一个人睡觉了,实在不行,今晚上去他那儿凑合一下。

王胖子一听,我要去他那儿,两人一女鬼一张铺?

三X的情节,他挺喜欢,但对象得是一个人啊!

何况,按照我的说法,陈莹莹这个女鬼“吃醋”得狠。

到时候,她要不管是男是女,但凡接近了自己,表达了点暧昧意思的都搞死……王胖子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大把的美好生活等着自己。

“别介,兄弟!咱都是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你也不忍心害我吧?我这样,我出点钱,你去招待所凑合一晚上怎么样?”

王胖子这主意好。

一说出来,我立即就拍着大腿,开心的道:“说得好!但这等于是在放屁!我去招待所,还是特么一个人睡啊。”

说到底,王胖子想了一个昏招,要不然再花点钱,请个漂亮妞儿,今晚和我睡,就不是一个人了。

我觉得他一定是在嫉妒我的帅气,存心保护我。

别的女人光是接近就倒霉了,要花钱找一个来,还办那事儿。明天,我敢拍着胸脯的保证,那女人肯定吓死在床头。

到时候,我得去监狱里面吃牢饭去。

白天阳气重,还有阳光,陈莹莹肯定不敢出来。

但这晚上说不准。

关键是,我要睡觉,不可能一直撑着。

最后没办法,王胖子也够兄弟,我俩跑去网吧通宵去了。

网吧里面的人还是很多的,阳气重,陈莹莹不敢出来。

暂时的,我也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

但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她是没办法在现实里面现身,但却可以进入我的梦里面去。

王胖子玩“英雄联盟”呢。

这货情绪激动的在哪里破口大骂,“太阳你妈妈,杀你全家,让你狗曰的不要走河道,不要走河道。又不插眼,现在被人插了吧?”

我实在太困了,就趴在哪里睡觉了。

然后,阴沉沉的大楼内,唢呐声滴滴答答的吹着,鞭炮也在一阵阵的响着。

接着,一顶大红花轿,朝着我这边来了。

我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挂着个大红花,穿着喜服。

今天结婚的是自己。

再看那大红轿子,走到了近前,旁边的“媒婆”让我踢轿门。

我上去打开了帘子,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新娘子。

真的很漂亮!

只是,她的脸色很白,白的就像是一张纸。

与这白色不同的是,她的嘴唇很红,红得吓人,红得好似刚吸过血一样。

新娘子坐在轿子里面哭,她厉声质问我,为什么不要她?

我还在纳闷呢。

结果,那哭声越来越凄厉,紧接着新娘子凶性大发,伸出了她的手来。

她的指甲长得吓人,一把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手掌心冰冷得就像是一块石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既然你不要我了,那你也别活了,杀了你!然后我们一起做鬼,永生永世不分离。”

新娘子说完这话,手掌心的力量越来越大。

我涨红了脸,感觉喘不过气来,拼命的掰她的手,但就像是一个铁钳,无论如何也掰不开。

在缺氧状态下,我眼神迷离,再看那四周。

哪里有什么大楼,只有一座座的孤坟。

哪里还有什么轿夫和媒婆,它们全都是纸扎的纸人。

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张大了嘴,想要多吸一点氧气,但是无论如何也喘不过气来。

直到……

“啪!”

一个大耳刮子狠狠抽在了我的脸上,这才将我惊醒过来。

睁开眼来一看,原来我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王胖子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他问我是咋了?

刚才右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左手掐着右手拼命的掰,他怎么叫也叫不醒。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外面,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我把事儿就给王胖子说了。

王胖子皱起了眉头,说要他换成了陈莹莹,估计也会做一样的事情。

试想一下,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这都跟随了二十几年了!

今天大喜的日子,突然我不要她了,她肯定很怨恨。

而且,据说这鬼吧,怨气越重,她的道行也就越厉害。

既然,作为人的我,不愿意和作为鬼的她成为夫妻。

她把我杀死,然后做一对鬼夫妻,也是很正常的想法。

我郁闷了!

不管那过激的陈莹莹怎么想?

至少老子还年轻,我不想这么早就死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女老板让我去她家帮她按摩,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5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