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她离过婚,流过产,却偏偏被小三的哥哥的缠上了…

【免费小说】她离过婚,流过产,却偏偏被小三的哥哥的缠上了…
最近流行一种饮品叫“失身水”,听说女孩子喝了以后会昏睡很久,昏睡的时候,别人对她做过什么,她都不会记得。

不过,这毕竟是传闻,是不是真有这效果,没人知道。

周五那天,我的后桌李扬突然拿出一个小药瓶,告诉我,这个是他家祖传的药水,功能跟传闻中的“失身水”一模一样。还告诉我,他周日约了我们班陈曦一起吃饭,想趁机骗她喝这个。

说起陈曦,那可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美女,高挑白皙,凹凸有致,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被她独有的气质给吸引住了,从高一到高二,暗恋了她有一年多。

不过暗恋她这件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陈曦,怕坦白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李扬思想猥琐,这我早就知道,但我也不是大圣人,所以只要他不抢我女朋友,我基本上是不会管的,可这次不一样,他要糟蹋的正是我暗恋一年的女孩,所以我不可能不管。

虽说要管,但我还是不敢把自己暗恋陈曦的事说出来,李扬这个大嘴巴要是知道我喜欢陈曦,第二天,全班都得知道。

我本想用“这事犯法”来吓唬李扬,让他放弃这个计划,可李扬却咧嘴一笑,告诉我,这事他早就计划好了,只要到时候找个兄弟帮忙,他就有办法脱身。还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帮他,作为答谢,也可以让我在陈曦的身上,自由发挥一次。

我当时很着急,可又实在想不出能阻止他的好办法,听到他让我帮他后,便立刻答应,以避免他再找其他人。

而至于如何帮他,他当时却并没有说,只向我保证,事后会让我安全脱身。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很快就到了我们约好的日子,李扬将我们带到了比较偏的一家饭馆,之所以选那家,是因为那家饭店有一个服务生跟李扬认识,方便给陈曦要喝的东西里下东西。

陈曦那天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漏肩膀的那种,脸上虽没有化妆,却仍然像剥了皮的荔枝一样白皙水嫩,身材更是美到爆,虽是火辣至极,却又不失那股淡雅的气质。

与陈曦在一起的,还有她的闺蜜,白蕊。

白蕊这人,虽说是女孩,却长得又高又壮,皮肤黝黑,还练过跆拳道,活脱一个李逵在世,我们班男人都没几个有这体格的,所以背地里都叫她“巨无霸”!

我见陈曦和她在一起,心中暗喜,心想:就算李扬今天侥幸把陈曦灌倒,也不可能过的了巨无霸这一关吧。

可奇怪的是,李扬见到巨无霸以后,却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胸有成竹。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把巨无霸也给收买了,而且今天之所以能约到陈曦,正是巨无霸以生日为借口,邀请陈曦为她庆生,才约到的。

我们按照原有计划,开始点菜,酒是最先上来的,在白蕊的劝说下,陈曦也同意了喝酒,撞杯的时候,我非常纠结,眼睛总是情不自禁瞄向陈曦,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想起李扬一会儿要把陈曦压在身下,心里就十分难受。

我恨自己的懦弱,好几次都想跟李扬坦白,说自己喜欢陈曦,让他别碰陈曦,可嘴就是张不开,也下不了这个决心。

李扬家里,世代中医,调出的药也都是货真价实,非常高效,所以陈曦只喝了两口,小脸就开始泛红,红的像喝了十瓶八瓶一样。

她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摇了摇脑袋,皱着眉头,猛地站起身,跟巨无霸说,自己头有点晕,想要回家休息。

李扬一听她要回家,有些着急,急忙给巨无霸使眼神,巨无霸不知道收了李扬多少好处,竟然还真的劝陈曦,再多留一会儿,还说自己生日愿望还没许呢,让陈曦怎么也得吃块蛋糕再走。

陈曦在学校虽然品学兼优,却没有什么真心朋友,就巨无霸一个,如今来看,关系也不怎么好,不然也不会被李扬轻易收买了。

不过她本人倒是很珍视巨无霸的,不然也不可能因为巨无霸一两句劝说,就又坐了下来。

李扬见她坐下,明显松了一口气,还再次提杯,跟陈曦说,这里的空气不怎么流通,头晕也很正常,让她喝点东西顺一顺。

巨无霸也拿着杯子劝陈曦喝一口,还要求服务生上蛋糕。

陈曦相信了他们,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结果还没有喝完,就突然放下杯子,昏睡在了桌子上,巨无霸用力的推了陈曦几下,假惺惺的关心道:“陈曦,你没事吧!”

连推了四五下,陈曦都没有反应,李扬有些兴奋,“嘿”一声站了起来,来到陈曦背后,戳了戳陈曦的肩膀。

我见他的那里已经支起了帐篷,手情不自禁的握成了拳头,却还是想不出比较好的办法。

见陈曦还是没有反应,李扬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拽了起来,然后冲着我一招手,大喊道:“靠,你小子还愣着干嘛,快过来啊!”

我有些为难,却还是走过去,架在了陈曦的另一边。

巨无霸始终保持着微笑,没有一点要阻拦的意思。

往外走的时候,我很奇怪巨无霸为什么会这么听李扬的话,就问李扬:“你是咋买通巨无霸的?”

李扬苦笑一声:“能咋买通,出卖自己的身体呗!”

我惊呼:“你跟巨无霸睡了?”

李扬也不隐瞒,摇头回道:“还没呢,不过我已经答应,要跟她处对象了,不然她能这么死心塌地的帮我吗?对了,我要你来帮我,就是因为有她的存在,我可跟她说,这次是你要睡陈曦的,而我只是来帮你圆梦的。”

我鄙视的瞅了一眼他:“你让我替你背锅?”

李扬笑道:“背毛锅,这叫有福同享好吗?等咱俩爽完以后,巨无霸会跟陈曦说,是她把陈曦送到宾馆的,这样不就没咱俩什么事了,再过几天,我再找个理由和她一分,这个计划就完美了。”

听到李扬这么说以后,我心里突然有了阻止他的办法,那就是在往宾馆走的时候,频频回头瞅白蕊,表现出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让白蕊对我产生质疑。

虽说这么做有点损,但为了保护陈曦,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将陈曦带到隔壁宾馆里早已订好的房间后,李扬将陈曦放在床上,跟我说:“兄弟,我着急回去,让我先来吧,你去门口帮我看着点白蕊。”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成人气球。

我应了一声,打开门,正好看见白蕊。心中欣喜,嘴上却假装吃惊的喊道:“白蕊!”

李扬吓得一激灵,扔掉手中的气球,也急忙跑出来问道:“哎?小蕊,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饭店等我吗?”

白蕊瞅了瞅里面,似乎早已看穿李扬的心思,有些生气,却并没有跟李扬撕破脸,反而还一把揽住李扬的胳膊,娇滴滴的说道:“人家想你了呀,再说了,你都来宾馆了,还回去干嘛,也不能光让你兄弟一个人爽吧,来,房我已经开好了,不如我们也……”

听到这话,李扬瞬间懵逼了,我看的出来,他是打心里不愿意跟白蕊在一起的,可又不敢跟白蕊把话说明,不然以白蕊的体格,非得坐死他不可。

见李扬不回答,白蕊微微一笑,直接当他是默认了,用手里的卡刷开一旁的房门后,就把李扬活生生的拽了进去。

我站在门口,有些愧疚的在心里跟李扬道歉,白蕊关门的时候,冲我说了一句:“看什么呢,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再看,陈曦可就醒了!”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陈曦的存在,急忙关上门,来到了床前,发现陈曦平躺在床上,小脸泛红,头发有些凌乱,两只手臂向外张开,胸口微微起伏,似乎比往日更迷人了。

我鼓足勇气,坐在一旁,用手摸了摸她的脸。

她是脸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软。

我忍不住又吻了一下她的嘴唇,陈曦虽然昏睡,但她的小嘴却还能动,总是想要闭合。当我的嘴唇被她的小嘴全部包住的那一瞬间,身体不知道从哪窜出一股暖流,又麻,又痒,顿时涌遍我的全身,下半身也瞬间肿胀起来。

这种爽感,是我从未体会过,也未想象过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就是窝在家里看一辈子小电影,也绝对想象不出来。

可是,就在我沉醉之时,眼前的陈曦竟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后她的瞳孔明显扩大,疯了一样的推开我,尖叫,并用她能拿到的一切东西,砸向了我。

我被她砸到床下后,就这么傻站在她面前,不是我不想解释,地上还有李扬扔下的气球呢,而且我也确实亲了陈曦,还怎么解释的清啊!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巨无霸在外面咆哮道:“开门开门!”

我急忙将门打开,巨无霸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一把将我推开,跑向陈曦那边关心的问道:“陈曦,你没事吧!”

陈曦蜷缩着身子,小声哽咽着。

巨无霸拿起地上的气球:“吗的,原来你这么猥琐。”她露出一脸的无辜,指着我,继续解释说:“对不起啊,陈曦,你刚才喝多了,这个王八蛋说要送你来宾馆休息一下,我没多想就同意了,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我见巨无霸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心里很怄火,本想辩解一下,可李扬突然从后面拽了一下,示意我,什么都别说了,赶紧跟他走。

我被他生拉硬扯的拽出宾馆。

出来以后,我甩开他的手,抱怨道:“你拽我干嘛,巨无霸睁眼说瞎话,我还不能解释吗?还有你家那是什么祖传灵药啊,连半小时都没到,人就醒了,呸,假冒伪劣!”

李扬也一脸无奈:“不是啊,兄弟,你也知道,陈曦她刚才就喝了两口掺了药的酒,药效肯定维持不了太久的,本来我打算刚才在行动的时候,再给她喂点的,结果不是被白蕊打断了吗?”

我当时很闹心,根本就听不进去李扬的解释,回道:“陈曦现在肯定恨透我了,我在她心里的形象,全都毁了!”

李扬也很着急,补充道:“这个不是重点啊,兄弟,陈曦要是报警,把事闹大,咱俩都得完,没准都得坐牢。”

我一听“报警”二字,心里也瞬间慌起来,忙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李扬想了一下,提议道:“要不这样吧,你现在给陈曦打一个电话,威胁她说你刚才拍了小视频,她要是敢报警的话,你就跟她鱼死网破,让全国人民都看到她的身体,她好歹也是个女孩,我就不信她连这个也不在乎。”

这个办法让我有些为难:“可这也太卑鄙了吧!”

李扬一脸认真的回道:“靠,做卑鄙小人,总比去监狱捡肥皂强吧,反正咱今天这事也不是啥光明正大的事,与其担惊受怕,倒不如卑鄙到底。”

我还是犹豫不决,李扬见状,只好自己掏出手机,拨打了陈曦的号码,电话是巨无霸接的,李扬让她把电话交给陈曦,并保证不会把她牵扯进来,巨无霸才把电话交给陈曦。

陈曦接通以后,李扬把刚才教我的话,一字不差的说了出去。

他说完时,我有些后悔,一把将电话夺来,想跟陈曦解释一下,可刚喊了一句她的名字,那边就传来一句:“吴音,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然后就把电话给我挂了。

我感觉我俩的误会越来越深了,心里非常难受,又给她打过去,想解释清楚,可打通以后,那边却马上就给我挂断了,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后来巨无霸那边发来信息,让我不要再打了,说什么,要是再打,陈曦就疯了。还向我保证,说陈曦那边有什么动静,她会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先回家去等着。

我见她都这么说了,只好放弃了拨打,又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见没动静,才听从李扬的劝说,打车回到了家。

说到我家,其实也挺乱的,一家五口,除了我爸跟我有血缘关系以外,其他人基本没啥关系,在我眼里都是“外人!”

后妈比我爸小十岁,带着两个女儿,听说她一共结过三次婚,前两任老公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带的这两个女孩,也不是一个爹。

大女儿叫宋薇,比我大一岁,身材很好,很开放,平时特别喜欢穿一些暴露的衣服,小女儿叫宋瑶,比我小三岁,发育的有些晚,穿得也很保守,是个典型的萝莉。

她们两个都是随我后妈的姓,虽说长相还说的过去,皮肤也很白,学校里那几个哥们天天说羡慕我,可我是真心烦她俩。

宋薇天天摆个脸子,好像我们全家人都欠她似的,而宋瑶可能是脑子有问题,经常犯一些低级错误,给我们全家添麻烦。

所以在我们家,平静,从未超过三天。

我回家时,后妈和那两姐妹都在家,我爸因为工作的缘故还没有回来,宋瑶红着眼睛,好像刚哭过,宋薇见我进来,则指着一旁晾衣绳,问我,有没有看到她的内衣。

我当时满脑子都是陈曦的事,哪里有心情想这个,而且我确实没有动过她的内衣,从来就没动过,所以就随口回了一句:“不知道!”

宋薇这货平时就老是怀疑我,说我拿她这个,拿她那个,就好像我不偷她点东西就会死一样,这次也一样,听完我的回答,她突然走过来,继续质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心里本来就很烦,现在面对她的质疑,更是有种说不来的愤怒,我反驳道:“废话,你那又不是啥好东西,我有必要撒谎吗?”

“呸,你们男的就没一个好东西,我看就是你拿了,你个色狼!”宋薇瞪着我吼道,好像已经认定她的内衣就是我拿的。

我实在懒得跟她解释,说了一句:“有病!”不准备再理她。

可我越让着她,她就越觉得她自己是对的,还将手伸向我,说道:“如果你真没拿,就把你房门钥匙交出来,让我进去找找,你敢吗?”

我并没有动过她的内衣,自然不怕她进屋去找,可我看不惯她对我的这种态度,所以我并没有立刻交出钥匙,而是反驳道:“开玩笑,没拿就是没拿,我心里清楚就行了,有义务向你证明吗?”

宋薇的脾气是我们家最差的,对我和宋瑶更是从不客气,见我不肯交钥匙,她点点头,说了一句:“好,不给是吧,那你别后悔!”然后就跑到我房门前,狠狠地踹了两脚,又举起一旁的椅子,要砸我的门。

我当时也急了,立刻冲过去,推了她一把。

宋薇向后仰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椅子砸在她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划到哪儿,胳膊竟然划出个口子,流血了。

我爸平时就一直嘱咐我,不要跟这两姐妹闹矛盾,要尽量让着她们,为此我还挨过不少打,现在,见宋薇胳膊流血,我感觉自己这次离挨打不远了。

我跟宋薇道了一句道歉,想把她扶起来。

可宋薇却一把回来我,捂着胳膊,哭了起来。

我后妈当时正在做饭,听到宋薇的哭声后,立刻从厨房跑了出来,见宋薇坐在地上,捂着胳膊,胳膊上还有血,二话没说,上来就给我一耳光。

我从小就没少挨她的打,挨一耳光后,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她是我后妈,我又不能还手,只好默默转身,离开了家。

出来以后,我本准备去网吧躲一宿,免得回去受那对母女的气,可刚到网吧门口,我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竟然是陈曦。

我挺意外她能主动给我打电话的,急忙接听。

电话那边,陈曦冰冷的问了一句:“吴音吗?”

我回道:“是!”

陈曦又说:“你能来找下我吗,还是那个房间,我等你!”

陈曦的话让我有些吃惊,这外面的天都黑了,她怎么会挑这个时候跟我见面,竟然还敢在宾馆约我,她要干什么?

当时也没多想,就打车来到了那家宾馆,找到下午的那个房间以后,我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开门的正是陈曦,她微低着头,眼睛肿的很厉害,看来下午应该哭了很久。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心里真的很心疼,本想跟她说句“对不起”,再解释一下今天的事,可刚开口,却发现屋里的床头正伸出一条腿,并以二郎腿的姿势坐着,看脚的大小,不是巨无霸,而是个男人。

我很诧异,陈曦的房间,为什么会有男人?

这时,身后也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回头一看,我的身后竟然走过来四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生。

看到他们,我才突然明白,原来陈曦让我来宾馆,是找好了人,想教训我一顿。

陈曦见我已经被围,很自然的退回到屋里。

屋里传来一声命令:“把他带进来!”然后,我的屁股不知被谁踹了一脚,我连滚带爬的,摔倒在了里面那人的面前。

猛的抬头,我发现这个人我认识,他是陈曦的初中同学,叫李旭峰,听说在二职混的不错,不过他并不认识我。

李旭峰见我进来,二话没说,上来就给我一脚,而刚才在我身后的人也不跟我废一句话,关上门,就全都向我冲过来,开始对我拳脚相加。

我从小到大,也打过无数此架,赢过,输过,也有不分胜负的时候,但像这次这样,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却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

我本想擒贼擒王,也给李旭峰点颜色瞧瞧,可这逼好像是练过的样子,体格很棒,根本就没让我得逞,我好不容易爬起来,冲他挥出一拳,也被他轻易的闪过了。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只能趴在地上,捂着头,任凭他们的殴打,直到陈曦喊了一句:别打了,李旭峰才让他们停手,并让其中两人把我架起来。

陈曦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吴音,你把今天录我的视频删了吗?你要是肯删,我就不让他们再打你了!”

我还没等回答,李旭峰就突然走过来,搂住陈曦的肩膀,抢先回了一句:“丫头,你跟这傻逼废什么话呀,你就说想让他干什么吧,剩下的就给我就行了。”

陈曦低着头,推开了他的手,小声说道:“那你让他把录我的视频删掉吧,谢了。”

“这简单!”李旭峰嘿嘿一笑,又向陈曦的身旁凑了凑,手也始终不老实,总是往陈曦的身上乱摸。

看样子,他和李扬一样,也对陈曦有坏想法。

李旭峰占了几下陈曦的便宜后,整张脸乐成了一朵桃花,他瞅着我,得意的一笑:“小子,听见我家丫头刚才说啥了吗?你拍她什么视频了,活腻了吧,赶紧给我删了!”

我嘴上答应李旭峰马上删,但心里却一点也不服,得不到陈曦无所谓,但我不能在她面前做窝囊废。

等旁边的人松开我后,我先假装寻找视频,实则观察周围情况,准备寻找个机会反抗。

李旭峰可能觉得我已经怂了,渐渐失去了警惕,他开始回头跟陈曦炫耀,并更加大胆的占起了陈曦的便宜,摸起了陈曦的身体。

陈曦可能也察觉到自己这次找错人了,但她一个女孩也做不出什么有效的反抗,只能在脸上露出一丝无助。

李旭峰倒是越摸越胆大,最后竟抱住了陈曦,并撅起他那张臭嘴往陈曦脸上凑,还说什么:“我的丫头,你可真美,你看,我都帮了你这么大一忙了,你是不是也得感谢一下我啊!”

陈曦用力去推李旭峰,可以她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开。

本来那句“丫头”就已经很刺耳,又看到李旭峰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陈曦,我肺都快气炸了。一把拿起桌上的水杯,大喊了一句:“我草拟吗!”便将水杯砸在了他的头上。

李旭峰“哎呀”一声倒在床上,水杯被撞的稀碎,血顺着他捂头的手指缓缓流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服。

李旭峰的那四个小弟,可能没有想到我能突然袭击,全都呆住了,我见李旭峰还能动弹,怕他一会儿忍过疼痛会对我不利,便又拿起桌上的茶壶,狠狠地砸向他。

一下,两下,三下……直到李旭峰的小弟反应过来,扑向我,将我按到在地上,我才被迫停止了对他殴打,不过这时的李旭峰早已被我打的奄奄一息,趴在床上,没有了反应。

他的几个小弟又开始对我拳打脚踢,直到有一个小弟突然发现李旭峰流了好多血,好像不行了,才急忙叫停了其他人,抬着李旭峰跑出了房间。

临走前,一个小弟,还指着我说他知道我是哪个学校,也知道我是几年几班的,威胁我说这事没完,他们二职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从来没把人打得这么狠,心里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刚才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这要是把李旭峰打出个好歹,以我家的条件,根本就赔偿不起。

陈曦被他们留在了屋里,站在墙角一动不动。

这傻丫头,也真是单纯的要命,连李旭峰这种人都敢找来帮忙。

我指着门口,情不自禁的说道:“陈曦,你想找人教训我,也稍微找个靠谱点的人行吗,找那个李旭峰,不是引狼入室吗?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

陈曦小声回了一句:“我只是想要回那个视频!”

我感到有些无奈,回道:“毛视频,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没有拍你的视频,当时只是怕你报警才会那么说的。”

陈曦听完,小声问道:“真的?”

我回道:“当然是真的了,现在这屋里就剩咱们两个人了,如果我真的那么猥琐,现在早扑过去了!”

陈曦瞅了我一眼:“那你下午为什么还要……”

我心想:如果跟她说实话,尤其说出巨无霸也参与的事,她肯定不信,明天再找巨无霸一对峙,巨无霸再不承认,事情会变得越来越麻烦。

所以想要解决这件事,我只能顺着巨无霸的谎,接着往瞎编,这样的话,巨无霸也就不会再反驳我了,陈曦或许也会原谅我。

我开始回想下午,巨无霸撒得谎,记得她说,陈曦是喝醉以后,被我送她来这里,所以为了弥补一下自己在陈曦心中的形象,我只好顺着这个,说道:“下午,我不是喝了点酒吗,而且你确实太美了,所以没忍住,就亲了你一口,不过我可以发誓,我只是亲了你一口,你就醒了,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做,至于地上的东西,那真的不是我的,真的。”

陈曦抬头瞅了我一眼,我尽量表现出真诚的模样,她沉默了很久,抬头说了一句:“可那是我的初吻!”

我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我心里觉得她跟我强调初吻,是想让我对她负责,可又怕这只是自己自作多情,所以就没有回答。

陈曦见我不说话,说了一句:“算了,原谅你了。”

我听到她的原谅,如释重负,心想:管她是不是想让我负责,只要关系还没彻底破裂,我就还有机会。

因为当时天已经黑了,我提出要送她,她也没有拒绝。走出宾馆,我们打了一辆车,都坐在了后排。

这是除了高一刚开学,我跟她分到同一个值日任务以外,第二次单独相处,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不过因为太紧张,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下车的时候,她跟我说,虽然她认识李旭峰,但我把李旭峰伤成那样,她也没有办法帮我调节了,希望我能小心一点。

我嘴上逞强说没事,让她不用担心,心里却也为这事感到头疼,我倒不是怕他会找人打我,而是怕他会有个三长两短,给我家里添麻烦。

看着陈曦回到她家,我没敢回家,就在学校附近的网吧,找了机器,包了一夜,有了后妈,和她那两个女儿,老爸也真的不爱我了,他竟然一晚上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第二天来到学校。

白蕊正在和李扬在他的桌位暧昧,李扬无助的瞅向我,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坐回自己的位置,还没跟他说上话,我们班的门便“砰”得一声被人踹开,腾腾腾跑进来四五个人,为首的是我们年组两年六的林昊。

我们年组一共十个班,高二的时候分文理,理科是前六个班,文科是后四个班,而我所在的班级,正是文科班里最后一个班级,十班,也是整个二年组,女生最多的班级。

六班则与我们班正好相反,他们是整个年组男生最多的班级。

俗话说,女生多出八卦,男生多打群架,所以六班也是我们年组,最爱挑事,最爱打架的班级。

林昊巡视了一眼我们班级后,将视线定在了我的身上,他冲我勾了勾手指:“吴音是吧,出来!”

我到高中以后,就很少再惹事了,也没惹过六班的人,所以这次他们这次找我,肯定跟李旭峰有关。

陈曦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回头瞅向我,好像还挺担心我的。

这可是喜欢上她以后,头一回!

林昊后面的几个人见我没动,也开始骂骂咧咧,说什么:“草拟吗的,叫你出来呢,耳朵聋啦!”

当着陈曦的面,我不可能表现的太怂,索性站起来,冲他们喊道:“去你吗的,我们很熟吗?你们让我出去我就出去!”

林昊见我并没有卖他面子,冷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一根手指粗细,三十多公分的的钢筋,缓步向我走来,嘴里挤出一句:“嘿,你挺牛逼啊,怪不得薇姐让我来教训教训你呢。”

一听薇姐,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后妈的大女儿,宋薇叫来的。

麻痹的,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也是姐弟吧,想不到她竟然为了昨天那点逼事,会找人打我。

想到这,我感到有些怄火,虽然心里也害怕被钢筋抽,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将手伸进书包,从圆规盒里摸出了自己的圆规。

这时,林昊和他的小弟,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在十班人缘还不错,可我们班男生太少,怕事的又多,所以遇到这种事,没几个敢站起来为我出头的,邹春波算一个,李扬算半个。

之所以把李扬算半个,是因为他有的时候打,有的时候跑,不一定。而邹春波则不一样,他长得又黑又壮,人也特别够意思,我俩初中就是同学,是百分之百会跟我战到最后的兄弟。

见我被人找麻烦,李扬和邹春波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旁边,邹春波还顺手拿了一个墩布过来,瞪着眼睛,冲着林昊吼道:“你特么找我兄弟干嘛,有事在这说。”

林昊平时在学校混的风生水起,威风八面的,哪受得了别人反抗,他沉默了片刻,突然扬起手里的钢筋,砸向邹春波的头,嘴里骂道:“说你麻痹,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找死吧!”

邹春波是因为我才跟林昊对峙的,我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他被打,当时也没多想,见钢筋挥下,猛一抬手,便将其握住了。

手掌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要炸开的样子。

邹春波见状,一脚踹向林昊的肚子上,将他连同他身后的两个人,全都踹倒在了地上。

钢筋也随之掉落在地上。

李扬趁机跑过去,冲着倒地的林昊踹了一脚,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到了邹春波的身后。

林昊的小弟见林昊被打,全都咒骂着冲向我们,林昊貌似也没有什么事,捡起地上的钢筋,爬起来,也跟上他的小弟,冲向了我们。

邹春波手拿墩布,力气又大,见来的人过多,喊了一句:“低头!”便举起墩布,一顿乱挥,让肮脏的墩布条与林昊及其小弟的脸,全都有了个亲密接触。

我跟邹春波并肩作战这么多年,跟他早已出现默契,“低头”二字喊完,便以最快的速度低下头,没有被抽到。

而李扬因为是在邹春波的身后,所以也没有被殃及到。

而林昊和他的小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尤其是最前面那两个小弟,更是被墩布抽出了两道血印,他俩捂着脸,躺在地上,疼得直叫唤。

不过,因为邹春波挥动墩布的力气太大,我们班的墩布又不是结实,所以只挥动了几下,就“咔嚓”一声折了。

站在最后方,受墩布伤害最小的林昊见状,急忙举起钢筋,向邹春波砸去,邹春波用剩下的半根墩布去阻挡,但根本当不住钢筋攻击,只打了一下,那半根墩布就再次折成两截,邹春波的胳膊,也好像被砸了一下,疼得他倒吸凉气。

林昊见自己占了优势,有些得意忘形,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他一个劲儿的往前冲,结果竟然将自己的后背冲向了我。

邹春波可是我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会让这傻逼得逞,虽然一只手受了伤,但另一只手还是正常的,我趁机掏出刚才摸到的圆规,冲着林昊的屁股狠狠扎了下去。

班级内瞬间传来林昊杀猪般的惨叫。

叫声虽惨,但我并没有同情他,一把勒住他的脖子,将他撂倒在了地上,李扬也趁机过来,补了几脚,并咒骂了几句。

林昊捂着屁股,疼得龇牙咧嘴,我用尽全力,继续勒住他脖子,然后转动身体,让自己的身体面向林昊的小弟,以免跟林昊一样被偷袭。

林昊忍过疼痛,抓住我的胳膊向外拉。

林昊的小弟也相继爬起来,叫嚣着让我放开林昊。

不过他们并不敢过来,因为这个时候,我身后的邹春波已经举起了一旁的椅子,我相信只要林昊的小弟敢冲过来,他就会砸过去。

我勒住林昊的脖子,问道:“小子,你服不服?”

李扬趁机去按林昊的胳膊,让他反抗不了。

林昊开始还不服,一直在骂我,后来我一生气就真的把他往死了勒,他实在受不了了,他才松口说,我服了,我服了,我又问他以后还敢不敢来十班装逼了,他脸上虽然露出一万个不愿意,可为了不被我勒死,也妥协回了一句:不,不敢了!

大哥认怂了,小弟自然也就没在那么威风了,他们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低下头,不再跟我们叫嚣了。

上课预备铃很快就响了起来。

我们班主任平时对我们管理很严格,她要是看到我们打架,肯定会严惩我们的,我怕这样会连累邹春波和李扬,正好林昊也跟我服软了,所以就放开了他,并让他回去告诉他那个薇姐,我吴音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林昊并没有理我,被我松开以后,就立刻爬起来,和他那几个小弟互相搀扶着跑出了我们班级。

我和邹春波,李扬,以最快的速度将刚才因打斗而弄乱的桌椅摆好,摆的时候,他俩都问我薇姐是谁?我告诉他俩是我姐姐宋薇后,两人同时露出诧异的表情。就算我把昨天宋薇胳膊被我弄伤的事说出来。他俩还是觉得宋薇这么做有点太过分,还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和宋薇好歹也是一家人,就算不小心把她弄受伤,她也没必要找人报复我。

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可无奈宋薇不把我当弟弟啊,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对宋薇的恨意又增了几分。

后来因为班主任走进了班级,我们就没有往下说,急忙回到座位,开始了早读。

前两节课,很快就上完了。

邹春波的胳膊和我的手掌,虽然都受了伤,但好在都伤得不重,所以并没耽误上课。

课间操时,我们和林昊在操场相遇,对方只是站在远处瞪我们,并没有主动过来找我们麻烦,我们觉得他是被打怂了,所以也没有理他。

可是,当我下午再来学校的时候,却听到邹春波在寝室被人偷袭的消息。

邹春波是远郊农村来的,家离学校很远,所以住的寝室,听我们班和他同寝室的人说,今天中午,他们正在午睡,寝室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男子,他手里拿着棍子,进来就往邹春波身上招呼,还放下狠话,谁敢拉架或者帮邹春波,就打死谁。

邹春波寝室那几个学生,都很老实,根本不敢插手,直到寝室宿管跑来阻止,那个男生才停手跑掉。

我急忙给邹春波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情况如何,他那边很乱,他只告诉自己的胳膊骨折了,头也破了,要下星期才能来学校,就挂断了电话。

我很愤怒,知道这件事一定跟林昊有关,就跑去六班找林昊质问,结果刚一进门,他班同学就像是知道我要来似的,门后藏了一个拿口袋的人,一下子蒙住了我的头,还从我后面踹了我一脚。

我没有稳住平衡,摔在地上,本想从口袋里出来,可这个时候,只听林昊突然喊了一句:“兄弟们,给我干他!”然后差不多得有十多个人,同时跑过来踹我。

直到教室传来另一个声音:“别打了!”这些人才瞬间停止了对我的攻击。

这个声音压的很低,就是像是平时聊天的声音一一样。

我弄掉头上的口袋,回头一看,原来是六班的老大,温华鹤!

刚才打我的学生,都站在原地,毕恭毕敬喊着“鹤哥”!

温华鹤站在门口,好像是刚来班级的样子,他瞅了我一眼,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走到林昊的旁边时,说了一句:“林昊,你喜欢打架,就出去打,别在班级里碍我的眼。”

林昊前脚像个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说着:“好的,鹤哥!”后脚就对我龇牙咧嘴,叫嚣着问我敢不敢跟他出去。

他那几个小弟跟着他一块骂我,让我跟他们出去。

我并没有理他们,而是开门见山的问林昊:“我兄弟邹春波,是不是你找的人打伤的?”

林昊轻蔑的一笑,说道:“你说那傻逼啊,谁叫他多管闲事呢,他活该!”

我见他间接承认,心里的火腾得一下涌了上来,推开我俩中间的学生,我一脚就将他踹倒在了地上。

林昊嘴里骂着:“找死!”起身要向我挥拳,他那几个小弟见他出手,也纷纷举起拳头。

这时,已经回到原位的温华鹤,突然喊了一句:“林昊,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吗?”

林昊听到他的话,就像是犯罪分子听到了警笛声一样,吓得一激灵,立刻放下手,指着我回头解释说:“鹤哥,我没有不听你的啊,你也看到了,是这小子打的我!”

温华鹤站起身,瞅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兄弟,我不知道你跟林昊有什么恩怨,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希望你们把这里搞乱,能否卖我个面子。”

我跟温华鹤并不认识,但因为刚才是他叫停了众人,我才得以从口袋里面爬起来,所以我对他并没有敌意,反而还有一丝感激。正好我一个人面对六班这么多人也没有胜算,温华鹤的话也算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我点点头,说了一句:“好,就听你的”然后又指着林昊,警告他这事没完,才转身离开六班。

林昊和他那几个小弟本来还想追出来打我,但温华鹤说了一句:“快上课了,你们还出去干嘛,滚回来,这种事不会等放学吗?”他们便又灰溜溜的回去了。

回到班级,李扬已经来了班级,他问我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将邹春波被人打的事,讲给了他。

李扬听完显得很诧异,说邹春波那么壮,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人打伤?

我一听也感觉奇怪,急忙向邹春波的舍友询问,中午打邹春波的人长什么样,听完那人的描述后,李扬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告诉我,打邹春波的很有可能是在这附近修车铺的,大龙,那人比我们高两届,打架很猛,高一的时候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然后就一直打散工,现在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修车铺做学徒。

我对大龙这个人也略有耳闻,毕竟是我们学校的传奇人物,只是从未见过,虽然早就听说他打架厉害,也很讲义气,不过因为这次他打的是我兄弟,所以我必须得报复回来。

说完邹春波挨打的事后,我把自己刚才去六班的事,也讲给了李扬,想让李扬帮忙想个能打赢林昊,教训大龙的办法,为邹春波报仇。

李扬听完,沉默了很久,好像很为难,他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你付出点代价。”

我以为他是想让我花钱找人平事,就跟他说:“你不是让我花钱找人吧!”

李扬摇摇头,想跟我说什么,又突然闭上了嘴巴。

我看他欲言又止,感到非常着急,直接骂道:“你特么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行吗?”

李扬却一脸纠结的回道:“哎,还不知道行不行呢,现在跟你说了也没意义,总之咱俩今天晚上先逃跑,别让林昊抓到,明天你要是能安全来学校,我绝对会给你个惊喜!”

李扬平时就爱卖关子,真的很烦人,但因为他的鬼点子确实多,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骗我,所以我只好忍了。

下午的几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李扬可能怕挨打,最后一节班会课,连上都没敢上,就请假回家了。

我为了给自己争取点逃跑的时间,也请假说想上厕所,可班主任却死活不肯放我,直到还有一分钟就下课的时候,我说我忍不了了,再不让我出去,我就尿裤子,班主任才挥挥手同意我出去。

结果出来没走几步,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现在我就一个人,要是跟林昊他们死磕的话,肯定吃亏,于是我急忙跑出教学楼,冲出了学校的大门。

我们二年组十个班,分两层,一到五班是二楼,六班到十班是一楼,六班离教学楼大门最近,我们班则离的最远,我要不提前出来,就算跑的再快,肯定也会被堵。

林昊他们肯定也已经计划好要在放学堵我了,所以我刚跑出校门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林昊小弟的声音:昊哥,你看,十班那小子在那呢!紧接着,就听到林昊命令他的小弟,追我的声音。

我回头看了一眼,跟着林昊来追我的大概有七八个人,这要是打起来,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我急忙加速跑进了一旁的小区里,顺着小区的尽头的小道,又跑到了平时吃饭的背街。

林昊和他的小弟则紧追不舍,一直都没有被我甩开。

到背街以后,他们开始羞辱我,骂我是软骨头,窝囊废,还让我有本事就停下来,跟他们打。

我知道他们这是激将法,所以并没有上当,反正李扬都说了,明天会给我个奇迹,今天狼狈也就狼狈了。

因为不知道哪里会是死胡同,所以我也不敢乱跑,只是绕着小区的外侧,跑起了圈,那个小区挺大的,比我们校园还大,等再跑回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我回头看一眼,身后还剩四个人对我穷追不舍,剩下的人则放慢速度,开始在路上休息。

我当时也累得快吐血了,但脚下并没有停歇,还在坚持往前跑。

那四个继续追我的小弟,好像都是学校校队练体育的,他们的体力比我强多了,要不是我出来的早,估计早就被他们抓住了。

跑到学校门口时,我实在是跑不动了,速度越来越慢,心里开始犹豫要不要给那几个小弟来个回马枪,可回头看了一眼他们手里拿着的武器。感觉自己就算是停下来,好像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眼看他们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低下头想寻找个砖头木棍之类的东西,用来自我保护,可无奈学校门的地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除了土,还是地砖!

就在我感到有些无助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辆粉色的自行车,抬头一看,车的主人竟然是陈曦。

陈曦的脸蛋有些泛红,喘着粗气,很明显是为了来找我,费了一些体力。

她将自行车给我面前推了推,有些着急的说着:“吴音,用我的车吧!”

我见她是来帮我的,心里这个暖啊,就连刚才马上快要跑炸的肺,此时也不再那么难受。

我接过她的车子,回头瞅了一眼追我的人,有些担心的问她:“我走了,你怎么办?”

陈曦回道:“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吧!”

我摇摇头:“这个可不一定啊,要不,你跟我一块走吧!”

陈曦低下头犹豫了半秒,才点头答应我。

这时,追我的四个人已近在咫尺,我知道自行车起步慢,就这么走的话,肯定会被他们抓住,所以便急忙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挥向了他们。

等四人停下来挡土的时候,我让陈曦先坐上后座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推着自行车跑了一段儿,最后跳上车,狂蹬起来。

身后很快飞过几根木棍,还有咒骂的声音,不用想,肯定是那四个小弟因为没能抓住我,所以气急败坏,丢出来砸我的。

这也就是没有砸到陈曦,他们要是砸到了陈曦,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肯定也会停下来弄死那个人。

后来,在陈曦的帮助下,我终于甩开了林昊等人。

陈曦胆子比较小,她一直紧抱着我,直到看不到林昊他们,才小声跟说道:“吴音,他们已经追不上了,你慢点吧,我害怕!”

我降下速度,回道:“今天真是谢谢你啦,对了,陈曦,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陈曦见车速度已经下降,减少了一丝抱我的力气,小声回道:“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打你,我有责任嘛!”

本来还以为她是因为喜欢我才会帮我呢,可听到她的回答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她以为林昊找我麻烦,是跟李旭峰有关。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很满意了,因为被她从后面抱住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我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把她送回了家,分开的时候,陈曦转过身好像想跟我说什么,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弄得我挺失望的。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她说: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可每次话到嘴边,都死活说不出来。

从陈曦家回我家的路上,只要多绕一条街,就正好经过邹春波所住院的那家医院,所以在回去的途中,我也顺便去看了邹春波。

邹春波当时正躺在床上,样子很狼狈,胳膊上打着石膏,脑袋也被纱布包的像个包子。

要不是这货的饭量依旧不减,正在胡吃海塞着垃圾食品,我吓得就认不出他了。

我问邹春波感觉怎么样,邹春波还是跟以往一样,傻笑着说没事。

我又问他知不知道是谁打的自己,结果这二比不但不知道,竟然连打他那人的相貌都描述不出来。

我算是彻底被他的智商给打败了,安抚了他几句,就准备回家。

只是走的时候,邹春波突然从后面叫住我,让我明天上学的时候,小心点,弄得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

我走出医院,心情变得有些差,感觉邹春波受伤,有一半的责任在我,而另一半责任则是我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宋薇。

回到家,其他人已经开始吃饭,老爸也回来了,他问我为什么没背书包,我撒谎说作业都写完了就没背,他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就让我过去一块吃。

我坐下以后,宋瑶一直埋头吃饭,宋薇则怨恨的瞪了我一眼,起身说她吃饱了,她的胳膊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不知道的还以为断了呢。

宋薇走后,我后妈却一个劲儿给我爸使眼色,还在桌子底下踹我爸的脚。

我爸平时爱喝点小酒,开始我后妈这样,他还没什么反应,等酒劲儿一上来,觉得有点烦了,就突然问我昨天为什么要打宋薇。

我不知道这对母女又在我爸面前说了什么,就告诉我爸,昨天宋薇冤枉我偷她东西,还要拿椅子打我房门,我只是阻止她时推了她一下,她就受伤了,并没有打她。

本来我想把后妈打我的事也说出来,可后妈却抢先打断我,喊了一句:“哎呦,你打人还委屈了,只是推一下,能流那么多血吗?还有如果你没拿我闺女东西,为什么不敢让我闺女去你房间检查?”

我当时很生气,跟我后妈吼道:“本来我就只推了一下,东西我也没拿,不信我现在把钥匙给你,你进屋找找去?”

在我家,后妈的脾气不比宋薇好多少,听我跟她喊,她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说什么:“哎呀,出息了,还敢跟我顶嘴了?”

这是她的一贯作风,有理的时候就得理不饶人,没理的时候就拿自己长辈的身份压人,反正怎么说都是她对,怎么说都是她有理。

我还想解释什么,老爸却突然喊了一声:“够了!”然后又跟我说:“吴音,以后你不许再欺负你姐姐,听到没有!”

我当时被我后妈气得够呛,所以并没有回复我爸。

我爸又强调了一句:“你听到没有,聋啦?”我才点点头,回道:“知道了”!

“知道了,一会儿就给你姐姐道个歉!”我爸说完这句,起身就要走,后妈还不依不饶,觉得我爸只是说了我两句太轻了,但我爸并没有理她,只说了一句“行了,我要去加班了,有事回来再说!”就离开了家。

我爸走了以后,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思吃饭了,后妈瞪了我一眼,就回屋打扮起来,好像一会儿也要出去。

宋瑶则帮忙收拾碗筷。

我随便吃了两口饭,心里实在憋屈,就把我爸桌上的半杯白酒一饮而尽,然后走回了房间。

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房间的门上被砸了一个大坑,轻轻一推,门竟然开了,很明显是有人把我的门给砸坏了。

这时,我后妈从她房间出来,招宋瑶跟她出门,我想她应该是去见跟宋瑶亲爹有关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只带宋瑶一个人出门。

她们走后,屋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宋薇两个人。

我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被砸坏的门,越想自己越窝囊,等酒劲儿上头以后,也不管我爸的叮嘱了,开门就喊了一声:“宋薇,你出来!”

宋薇听到我喊她,很快就走了出来,环抱着胳膊,靠在门上,回道:“干嘛?要道歉啊,道歉可不应该是你这态度啊!”

我指着自己的房门问她:“道什么歉,这是不是你干的?”

她也不否认,还理直气壮的回道:“对啊,就是我干的,谁叫你偷我内衣了?”

我反问她:“还说我偷你内衣,你特么找到了咋的?”

她晃着头也不理我,很明显是没有找到!

我看她这态度就生气,而且找我后妈在家打我骂我也就算了,还尼玛找我们学校的学生打我和我兄弟,当时一生气,就吼了一句:“你特么没找到,比比个鸡毛!”

宋薇平时在家除了我后妈,没人敢骂她,她听到我骂她以后,瞬间就火了,指着我喊道:“吴音,你骂谁呢?给你点脸了是吧!”

我当时也很愤怒,再加上喝了酒,老爸的嘱咐早已抛之脑,我走向她,回了一句:“去你吗的,我就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她离过婚,流过产,却偏偏被小三的哥哥的缠上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65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