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离婚当晚,他拨通了她的手机,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免费小说】离婚当晚,他拨通了她的手机,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鬼是象形字。甲骨文字形,下面是个“人”字,上面像一个可怕的脑袋,是人们想象中的似人非人的怪物。

鬼从组词结构上说是对人的蔑称或憎称,故而有酒鬼,烟鬼,色鬼,胆小鬼之分。

但在我心中鬼就是一团特殊存在的力量,在一定条件下他能迷人心神,也能带给人类伤害。

所谓世间之物相生相克,鬼物在一定条件下虽然厉害。但也并不是无敌的存在。又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在这大千世间中,有着一群特殊的人存在着,这一群人令鬼物闻风丧胆,他们在不为人知的暗处守护着人类,维持着某种力量的平衡。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肯定想问,我从哪里知道这么多。我要告诉各位,我其实就是那群特殊人群中的一个。

你们不相信,那就听我慢慢道来。

我叫赵金银,赵子龙的赵,金银玉器的金银。承蒙爹娘仗义给我取了一个大富大贵的名字。奈何我自己有些福缘命浅,天生贱命不仅自己自幼多病,还天生犯克,在三岁那年父母相继撒手人寰。

那绝对是一段凄凉不堪回首的往事,现在向大家叙述,我依然哭红了眼睛。

清楚记得爹娘离开后,我被安置到了大伯家。因为大伯家本来就有一个胖儿子,生活又不富裕,所以嘴巴上面长着大黑痣的大婶非常讨厌我,甚至经常虐代我。

平日里趁着大伯不在家,大婶掐掐我的小脸蛋,捏捏我的小弟弟我还能忍受。但她不给我饭吃,却让我心中失落得难以接受。

哦,不对,是胃失落得有些难受。

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兴许没有感受过饿到极点的滋味。在这里我给大家简单形容一下。

饿到极点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你会觉得很饿,饿得有些头晕眼花,接着你会觉得非常饿,饿得四肢无力。再接着随着你的胃部不断抽搐,你又会产生一种饱胀感,觉得胃里面像是被活活的塞下了一头大象,那种感觉比饿着还要难受。

最后像是回光返照,你看见任何东西都会把他当作食物。并且你的身体在这个时候会诡异出现一股强大的力量。

所以说世界上有一半的未解之谜,全在人类自己的身体上。

清楚的记得,改革开放后大伯第一次外出务工,虽然去的地方不远,但一走也是一个月。大伯走后,大婶再一次原形毕露,不仅将我关在猪圈里,还再一次用断粮来折磨我。这一饿就饿了我整整七天。如果不是因为残破的猪圈,瓦檐上时不时就有水滴滴下,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就算我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恐怕也活不过三天。

嘴上长着大黑痣的大婶很可恶,古人有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说得不错,不久之后虐待我的大婶就亲自尝下了恶果。

现在说起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我心中除了感到快慰之外,还有那么一点恶心。大婶到底遭到了什么恶果?聪明的朋友们你们肯定想不到。嘿嘿,我吃掉了她宝贝儿子一张胖嘟嘟的手掌。

说来也不能完全怪我,这其中全部都是巧合。在猪圈中我被关了七天,七天后他那胖得不成人形的儿子,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想要观看我的惨状。

见到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那傻儿子竟然伸手来推我的脑袋。

这时候我的脑海中已经产生了幻觉,只发现一只香气四溢烧红的猪蹄正朝着我飞快奔跑而来。

面对如此诱惑,我焉能抵挡。瘦弱的小身体中突然爆发出难以让人接受的力量。我先将大婶那胖儿子推倒在地,接着我猴急的骑到他满是肥膘的身上。用脚压住他的双腿,双手扣住他的手腕,不顾他奋力挣扎我张嘴朝着想象中的猪蹄咬去。

尖锐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村子,胖儿子剧烈挣扎着。但他越挣扎,我便感觉口中的猪蹄子越香。一口接着一口,忽又感觉有温润的香液流入口中,那美妙的感觉当时令我陶醉不已。

也不知道吃了多久,直到感觉脑后一痛,彻底失去直觉。

我被村子大人用猪圈的捅屎棍敲晕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被人抬着送到了河边。

“他就是一个妖怪,不仅克死了他的爹妈,还要吃我的宝贝儿子。快点把他丢到河中淹死他”。双手双脚被绑在一根大木头上,我一边打量着水流湍急的河面,一面听着有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克死爹妈,大婶不止一次对我说起。这兴许是真的吧,但说我吃他儿子,我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实际上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这里民风彪悍,法制观念淡薄。我吃了别人一个手掌,就算犯法报警之后也不可能会判我死刑。而他们倒好,在大婶声泪俱下的哭诉声中,他们竟然真的抬着我,将我扔进了冰凉的河水中。

那水真的好冷啊,但是我的心更冷。因为我大声的哭泣着,岸上面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我。他们用冷冰冰的眼神目送我被河水冲向远方。除了大婶哈哈猖狂大笑之外所有人都面无表情。

不幸中的万幸,我的手脚上绑着一根大木头。木头真的很大,我紧紧抱着它在冰冷的河水中一直顺流而下,却始终没有沉入水中。

现在上年纪了,也不记得当年当时被呛了多少口水。也不记得当时在水中侵泡了多久。更不记得当时顺着河水而行错过了多少美丽的风景。只清楚记得当我抱着木头悠悠醒来之时,已经身处在一个黑漆漆空旷的山洞中。

山洞很黑没有丁点的光亮,只能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在脚边响起。从已经泡得松软的绳子中抽出手脚,恋恋不舍的推开已经压得我胸口有些疼的大木头。鬼使神差之下,我朝着山洞深处爬去。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路两条,选对了坦途一生,选错了曲折一世。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是否选对了方向。反正从那时候开始,从那漆黑的山洞开始,我接触到了许多之前不敢想象的事情。并且因此改变了一生。

从村子外面流过的湍急小河,被村民们称之为白河。为什么称之为白河,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我后来只探听到白河往下游走上八十余里,穿过一片茂密的人迹罕至的山岗。会自动分成两股,其中一股流水继续南下,最后汇入大江。另一股流水则是流进一个黑漆漆的天然巨洞中。

看来我也有运气好的时候,在鬼使神差之下竟然被河水冲到巨洞中从而捡回一条性命。

不过暂时捡到一条性命,我的情况依然有些不容乐观。其一,我浑身上下完全湿透,再加之之前被饿得浑身无力。只在山洞中爬行了不远,我便无力的躺在了地上。其二我有些怕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陌生环境中,我很没出息的被吓哭了。

在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哭泣的声音当真不大。就像讨人厌的苍蝇嗡嗡乱鸣一样。不过因为山洞封闭,这微弱的哭声被放大之后,随着流水倒也传了很远很远。

因为没有夜光表,不知到底哭了多久,就在我脑袋昏沉有些想要睡觉的时候。忽然感觉裸露在外的脚腕上传来一阵冰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沿着我的脚腕顺着小腿,朝着大腿根部爬了上来。

冰凉的感觉传入我就要停止工作的大脑,这就像兴奋剂刺激到我的大脑。我一下子从地上翻坐起来,并且一把朝着脚腕那冰凉的小东西抓去。

嘿嘿,还别说一下子就被我抓了个正着。这不知名的小东西除了冰凉之外,还软绵绵的。因为没有亮光,我无法判断出它的模样。只依稀感觉出,这东西是活的,好像还有四条小短腿。在我的手掌中它竭尽全力挣扎着,不过这些都是无用的。就像之前我在大婶的手下挣扎一样。

早先吞入肚中的猪蹄子(我当时真不知道是人肉)已经消化殆尽,如今拿着这不知名的小东西,我没有多想,在本能的支配下我抓起它直接全部塞入了嘴中。

只感觉有东西在我嘴里惊慌乱窜,我也顾不上许多,连忙张嘴闭嘴大嚼起来。我那两排白牙倒也争气,不一会就将那小东西完全嚼烂,有液体渗透得我满嘴都是。

这一下可苦了我的舌头,这不知名的玩意味道确实有点差。嚼烂之后不仅腥臭无比,还很涩,就像刚刚长出来的苹果。

不过我倒不是一个浪费粮食的人,东西既然进了我的口中,纵使他身怀剧毒,或是奇臭无比,我也不能轻易将其放过。闭上眼睛,在唾液的帮助下,我艰难的将其咽入腹中。

嘿嘿,大家还别觉得恶心。这东西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吞入腹中竟然暖洋洋的,让我身体产生了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不知是求生的动力推动着我,还是因为其他。稍微恢复力气的我竟然停止了哭泣,开始在铺满碎石的潮湿地面上摸索起来。

双手双腿触碰着冰凉潮湿的石头,我不断向前。有时候运气好碰触到小鱼小虾,我便直接送如口中。有时候运气差一些捉到最先吃的那种冰凉的小东西,我也不嫌弃,照样吞入腹中。这样一来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我的肚子中竟然传来一阵饱涨感。

不过没等多久,肚子便是疼痛难忍,恶心的是还不待我解开裤带,就有污秽的东西被逼出宫门。在封闭的山洞中突然多了一种恶心的臭味。

将湿漉漉的裤子脱掉,我换了一个地方蹲下身体开始大拉特拉。方便的过称中,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胡乱的在地上扒拉着。这一扒拉突然有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引起了我的好奇。

这东西也不是特别圆,就像地球一样是一个不规则的球体。这东西还有好几个孔洞。感受着这几个空洞中不断倒出来的细沙,我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恐怖的画面飞过。骷髅,人头骷髅。

心中如此想到,我不由大惊失色。一下子跌坐在刚刚拉出来的污秽上。我又哭了,嘴上还很没有出息的叫起了爹妈。大家可不要笑我胆小,毕竟这个时候我才四岁多一点。别人家四岁的孩子还被当成宝贝宠着养着,而我却经历了这一连串看似有意思的事情。

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哭泣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累。哭累了,我只能悻悻然的丢掉手中骷髅,一边抽泣着一边爬到河水边。用手舀起冰凉的河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宫门清洗干净。这倒不是我爱干净,着实是因为拉出来的东西臭到了极点。让他们黏在宫门上,我的心就像猫抓一般不自在。

这个时候肚子出奇的不再疼痛,浑身上下也不再感到寒冷。但我却并未因此感到丝丝庆幸,可伶的抱着膝盖,坐在冰凉粗糙的地面上。在无尽的黑暗中独自一人默默抽泣着。

“孩子,过来,我这里有温暖的大床,我这里有丰盛的食物”,就在我又要昏昏欲睡的时候,漆黑孤寂的山洞中突然传来一道飘渺的声音。

“是妈妈吗”?我快速的站起身来,望着黑暗大声的叫喊道。说实话这个时候我相当的傻不拉几。因为空中传出的明明是道男音,而我却把他听成了妈妈的声音。

“孩子,我就是你的妈妈”,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响起:“孩子跟着我的声音往前走,往前走你就能看到我,就能投入妈妈的怀抱”。

当时也不知是谁在叫我,现在想起来他和我一样傻不拉几。居然将计就计把自己当成了我的妈妈。这让人很是无语。

不过还别说,这在当时的确是对付我的最好利器。虽然分不太清声音到底从何传出,但我依然义无反顾的朝着某个方向跌跌撞撞的走去。

脚被尖石划破流出了鲜血我浑不在意。脑袋撞到岩石上鼓起了大包我依然浑不在意。只有一个信念出现在我心头,我要找我妈妈。

妈妈变得有些模糊的模样一遍又一遍出现在我脑海中,不知不觉我朝着前面走出了百米。这个时候在我前方几十米外忽有一道亮光绽放,这让傻不拉几的我突然变得开心起来。以为在那亮光之中就有妈妈在等候。

洞里面漆黑一片,突然有光亮出现刹那间就吸引了我的目光。不过很快让我感到疑惑的事情出现了,那光亮明明就近在咫尺,可不论我如何努力就是到不了它的身边。它就像幻觉一样真实的存在于我身边。

我继续往前不知道跌跌撞撞走了多久,忽然感觉脚下一空。一种完全失重的感觉刹那间传遍我全身,我不由大声惊呼起来。

不过很快下坠的恐惧完全消失,感觉空中有一张大网接住了我。身体下面软绵绵的,疑惑间我安耐住内心的惊恐用手朝着身下摸去。这一摸之下我不由感到庆幸,从高空坠落而下接住我的是一块布满灰尘的大帆布。也幸好我年龄小,身体又骨瘦如柴,要不然压坏了帆布直接掉到地上,不死也要完全残废。

在帆布中舒服的躺了一会,我便借助微弱的光芒朝着四周看去。

我已经不在身处山洞中了,但新到的地方又让我感到有些疑惑。这里地面平坦面积宽阔,有数十根石柱屹立在地面之上,连接着地面和崎岖不平的穹顶。地面上铺着光滑的石板,有着许多绿色的木箱堆砌在地面上。有的木箱上覆盖着灰白色的帆布,有的木箱则是敞开着一些黑色的圆球物体,还有一些黑色的管状物体从木箱中露了出来,散落得满地都是。

我有些好奇,从距离地面不足一米的帆布上跳了下去。走到一个绿色箱子前,捡起一颗散落的黑色不明球体用力的朝着地面上砸了砸。

“哐哐哐”,一连窜悦耳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响起。我不由咧嘴笑了笑,这东西造型十分精美,拿到眼前看了看,越发的喜欢。

又从地上拾起一根类似管状的东西瞧了瞧,这东西造型有些奇怪,不像生火用的烧火筒,也不像大婶经常用来打我的木扁担。这黑色的破玩意和我身高相差不多,虽然不粗但是很沉。

一把扔掉类似管状的破玩意,我手握黑色球体,蹦蹦跳跳跑向远处另一个爆开的绿色箱子。看清这箱子里面的东西瞬间让我变得兴奋,他就像一个百宝箱,里面竟然整整齐齐的码放着许多土黄色的棉袄。

从地上抓起一件套在身上,看着下摆已经拖到膝盖的棉袄。我幸福的咧嘴笑了,这棉袄虽然大了一些,但比大婶胖儿子穿的都要新上许多。而且棉袄套在身上,我终于感到了久违的温暖。

身上暖和了,身心却变得疲惫起来。靠坐在一个绿箱子旁,无数倦意朝着我的大脑袭来,渐渐我的意志变得消沉起来,不一会我便睡了过去。

这一睡仿佛睡了半个世纪,直到眼前一片白光亮起,我才悠悠的醒来。

睁开糊满眼屎的双眼,我隐隐约约看见崎岖不平的穹顶上挂着几十颗雪白的小太阳,就是这些小太阳将整个空间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心中虽然好奇但我目光还是离开了穹顶,朝着四周看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我一大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所处的空间中,竟然整整齐齐的站着上百号人。他们身上穿着土黄色棉袄,腰间别着黑色的球体,手上握着黑色管状物体。正站在我的不远处,接受训话。

一个腰间别着指挥刀的中年矮胖子,用我听不懂的话吱吱呀呀说了大半天。就在我紧张得有些说不出话的时候,中年矮胖子突然回头将目光投向了我。

“这都是我捡的,不是我偷的。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东西我都还给你们”,被上百双眼睛盯着,我只觉得背上一阵发麻,连忙摆手对着看起来像当家的矮胖子说道。

“八嘎,支那小偷”,中年矮胖子等我说完话,当即勃然大怒。只见他拔出腰间指挥刀,转身就向我劈砍而来。

“哇”,矮胖子的举动吓得我闭上眼睛大哭起来。心中暗暗想到,这一刀下来肯对会很痛。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过了半响想象中的剧痛并未传来。

等我壮着胆子慢慢的睁开眼睛,却见面前空无一人。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矮胖子还有他身后那一百来人,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因为当时我年龄不大,加上本来就傻不拉几。所以还误以为自己方才做了一个恶梦。

弯下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黑色球体,我忽然感觉肚子中有着一阵饥饿感传来。

在山洞中吃掉的那些小鱼小虾,显然已经被完全消化。如今我又变得饥肠辘辘起来。

在附近转悠一圈,我在两堆绿色箱子后,意外发现了两扇铁门。其中一扇铁门紧紧关闭着,另一扇铁门半开半合,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伸头朝着半开半合的铁门后看去,只见铁门后有着一个不大的小房间,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台我不曾见过的奇怪东西。那奇怪东西身上又有着许多会发出红绿黄三种光芒的奇怪东西。他们一闪一闪看上去炫目得很。

这玩意虽然体积大,又好看但他不能吃,这让我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怀揣着黑色不明球体,我继续寻找,不一会又让我找到了一处铁门。这一处铁门后是一个大房间,房间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四排,上百架床铺。

床铺上铺着白色的褥子,土黄色的被子,看上去就让人感到温暖。

我迈步进入其中,这里摸摸那里摸摸,还在一张床铺上看到了一张女人的照片。

不过令我感到遗憾的是,这个地方虽大但除了两个脸盆中有着少量清水外,依然没有吃的东西。

出了这个房间,我继续寻找,不一会我就被一股香气所吸引。连忙朝着一扇绿皮已经脱落的铁门跑去,刚刚跨过铁门,就见方才消失的那上百人全部端坐在地上。他们手中捧住铁盒子,铁盒子中盛满了白生生的大米饭,大米饭上还铺着一层肥得冒油的红烧肉。

“小孩,你要吃吗”,就在我咽着口水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

我循着声音抬眼看去,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人。这人身材高挑穿着白色大马褂,尖脸上带着金框大眼睛,看上去斯斯文文。

人是否斯文有学识在我眼中倒是其次,关键是此人手中端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绿色饭盒,饭盒盛满了香气四溢的吃食。

“小孩给你”,高瘦男子面带微笑将饭盒朝我面前送了送。

我本矜持,不过看高瘦汉子面善的笑容,还是决定不去拒绝对方的好意。随手将那黑色的不明球体扔在地上,我便伸手朝着那饭盒抓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金光骤然爆发,一声炸吼在我头顶响起:“柳下生一郎你就这点出息,哐骗小孩子有意思吗”?

声音炸响我连忙抬头朝自个儿头顶看去,只见一人像风筝般立在我头顶。他轻飘飘的仿佛随时会飞走一般。

兴许是感觉到了我好奇的目光,那人低下头对着我说道:“小孩子可要看清楚了,你手中的东西活人可不能吃”。

听到那人的话我连忙朝着手中饭盒看去,这一看我忍不住大叫出声并将原本视如珍宝的饭盒远远丢开,原本香喷喷看起来就可口的饭菜,竟然变成了一窝蠕动的蚯蚓。饶是现在我有些饥不择食也忍不住大倒胃口。

“八格牙路,金蝉子你大大的坏”,那叫柳下生一郎的高瘦男子狰狞着脸用公鸡般的嗓子大声吼道。原本温和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雾恐怖,吓得我忍不住退后了好几步。

“我坏吗?你们日本人生前作恶多端,死了之后还想着法的害人你们难道不坏”?金蝉子微微一笑落在我的身前。

这时候我才看清这金蝉子身着一件黄色长袍,背缚一柄米长的木剑。左边眼间挂着一条长绳,右边腰间并排挂着一个黑色葫芦,一面金边铜镜。他头发奇长胡乱的挽在头上,有些像庙里面的老道,但比那些老道又要飘逸出尘许多。

“我们杀的都是支那人,这是为天皇陛下尽忠,是大大的善事”。柳下生一郎声色俱厉的说道。

“你们杀我同胞是为尽忠,我救我同胞怎么就成了坏人”,金蝉子耸了耸肩接着神色一震说道:“闲话多说无益,把那些鬼子兵全部叫出来一战如何”?

听到金蝉子的话我心中一惊连忙仰头对着金蝉子问道:“道长您能打赢他们吗”?

弯下腰对着我微微一笑,金蝉子说道:“小家伙放心,这些鬼子兵不是我的对手,你好生看着便是”。

话音落下金蝉子挥手一招一个铁盒子腾空飞到了他的面前。将那铁盒子递到我手上,金蝉子低声说道:“这个罐头里面是牛肉,你一边吃着一边看我痛打鬼子如何”。

待我将罐头接过,另一边鬼子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一百多人齐刷刷的站在金蝉子身前,凶神恶煞的模样险些让我忘了品尝口中牛肉的味道。

“山口君,金蝉子欺人太甚这次拜托你了”,柳下生一郎对着之前横跨指挥刀的中年矮胖子躬身说道。

矮胖子表情严肃,一边缓缓拔出军刀一边对着柳下生一郎说道:“柳下君放心,山口雄一定全力以赴,只是一会如果不幸出现伤亡还请您出手救治”。

原来那穿着白褂的柳下生一郎是个医生,方才我还以为他是做饭的厨师,不过话说回来叫罐头的牛肉还真好吃,比不久前啃的猪蹄香多了。

矮胖子山口雄和高瘦子柳下生一郎磨磨唧唧半天后,终于拔出指挥刀走到了百多号鬼子兵面前。

“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再次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到了”,山口雄话音落下,一百多号小鬼子就像吸食毒品一般全部变得沸腾起来。他们将腰间挂着的雪亮刺刀插在了步枪上,一个个就像亡命徒一般朝着金蝉子冲去。

这时候金蝉子不慌不忙的后退一步,缓缓取下背后木剑。在我的注视下迎着小鬼子冲了上去。

想象中鲜血四溅的场面并未发生,金蝉子和小鬼子之间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之见他们在我头上飘来飘去,时不时就有鬼子兵被金蝉子的木剑刺中最后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在半空中。

金蝉子的身手当真了得,只见他忽东忽西身法飘忽不定。时而出现在鬼子兵的头顶,时而出现在鬼子兵的身侧或是脚下。几乎每一次出现都会有鬼子兵葬身在金蝉子的剑下。

罐头牛肉我才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小半不到,山口雄带领的鬼子兵便被金蝉子杀了大半。

“大阪,库塞该你二人玉碎了”,山口雄大声对着左右喊道。他的话音落下,两个小鬼子突然越众而出,扔掉手中武器二人的双手双脚突然变长就像长绳朝着金蝉子缠去。

“又来这一招”,金蝉子有些无语的后退一步,不过他声音中虽然充斥着无奈,但他手中的木剑却未停顿半刻。只见那木剑在半空中快速刺去几剑。在大阪和库塞反应过来时,几道剑花已经隔空刺穿了他二人拉长的身体。

见到大阪和库塞灰飞烟灭,山口雄低呼一声八嘎之后,又对着另一名鬼子兵吼道:“小泉该你出绝招了”。

名叫小泉的鬼子兵是个干瘦的小眼镜,他闻听山口雄的话,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花枝招展的花姑娘。这花姑娘可不矜持,一边朝金蝉子猛扑而去,一边猛的拔掉了全身衣衫。

看见面前白花花一大片嫩肉,金蝉子双眼一闭低声抱怨一句忍不住连忙后撤。这时候山口雄见状习惯性的一挥手,剩余的鬼子兵纷纷挺枪朝着金蝉子杀去。

此时金蝉子却在我的注视下扔掉了手中木剑,左侧腰间的长绳被他取下。捏在手中轻轻一抖,那长绳竟然瞬间化作了一条黑色长蛇。这长蛇在空中一闪而没,再次出现时正好落在小泉身边,只见那长蛇轻轻一扫,化作美女的小泉当即香消玉损。

小泉一死,金蝉子猛然睁开了双眼。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不再有悬念。除了矮胖子山口雄之外,其余的鬼子兵全部被金蝉子打成了黑烟,消失在空中。

“山口雄你也想再尝尝魂飞魄散的滋味吗”?金蝉子一手持剑一手握绳微笑着对山口雄说道。

“金蝉子你不要嚣张,有柳下君在我们就算灰飞烟灭也能重生。你也是鬼,你杀不了我们”,山口雄阴沉着脸说道。山口雄虽然嘴上如此讲道,但他心中却有些发憷,就算金蝉子杀不了他但灰飞烟灭的感觉着实有些难受。

“我嚣张你又能耐我何”,金蝉子话音落下,突然指着我说道:“当年我大意之下命丧与此,亲眼目睹你们生前作恶多端。现在我虽然身死并与你们为邻,但我立志要消灭你们的愿望却从未发生改变。如今我也是鬼我虽奈何不了你们,但现在此处有他在,我只消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他,就算有柳下生一郎你们以后也不会再有重生的可能”。

“如此我们先杀了他”,柳下生一郎缓步走到山口雄身边,对着金蝉子大声说道。

柳下生一郎的话对金蝉子不会构成半点威胁,却将我吓得够呛,马上就要吃完的罐头都吓得差点掉在了地上。

“有我在你们有机会吗”?金蝉子微微一笑讲道。

“你不可能一直护佑在他身边。再说这里是地下工事,阴气极重。他是活人如果长期困在这里,甚至不用我们动手,他自己便会疯了病了失去生命”,柳下生一郎咧嘴一笑对着金蝉子说道。

人和鬼不一样,鬼喜欢阴气极重的地方,而人如果在阴气极重的地方呆久了,体内了生气便会慢慢消失。轻则成为活死人,重则身死尸体不腐最后化作绿毛僵尸。

“我既然要收他做徒弟,自然有办法护佑他的周全,甚至送他离开也是轻易而举”。金蝉子依然面色不改的说道。那自信的模样让人看上去舒服无比。

“这里是地下工事,离地面有二十多米的高度。唯一的起降机早已经被我们破坏,他一个小孩何谈离开此地。另外你不要忘了你是鬼,你是善鬼不是恶鬼,恶鬼能伤人也能接触到活人,而善鬼不能伤人也无法碰触活人,你无法碰触他法力用在他的身上又无效,你如何送他离开此地”。

“山口君说得不错,只要这小东西长大之前仍被困在这里,我们总有办法取他性命。金蝉子你要让我们灰飞烟灭的愿望终究无法实现,哈哈哈”。柳下生一郎一边大笑着把话说完,一边和山口雄同时消失在我的面前。这两个家伙竟然借机溜走了。

将木剑重新插到背上,将长绳重新别到腰间,金蝉子走到我面前弯腰对着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来到这里”。

“我姓赵叫赵金银,金银珠宝的金银……”,将吃剩的罐头紧紧抱在怀中,我将自己的遭遇慢慢的对着金蝉子道来。

“你婶子可真是一个蛇蝎妇人,这样的人死了之后到了阎罗殿是要受油锅之苦的”。金蝉子微带着怒气对着我说道,显然对于我的遭遇金蝉子很是同情。

“人死之后都会变成鬼吗?我要是死了之后还能见到我的爹妈吗”?我有些期盼的对着金蝉子问道。在我的印象中,唯有爹妈对我最好,此时最想的也是他们。

“人死之后都会化作鬼魂,善人死后鬼魂会经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直接转世投胎。恶人死后鬼魂会被牛头马面抓到阎罗殿中,承受应有的惩罚之后,再经过奈何桥投胎转世。你父母已经死去多时,恐怕现在已经转世投胎,你就算死了也无法再见他们”。金蝉子微微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

我扬起小脑袋有些疑惑的对着金蝉子问道:“你说人死之后都会投胎转世,可你和那些鬼子兵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你肯定是善人,你为何还不投胎。那些鬼子是恶人他们为什么还不去阎罗殿”。

颇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金蝉子轻飘飘的跃到一个木箱子上坐下之后开口讲道:“人死之后投胎这是亘古不变的惯例,不过惯例是用来打破的,先说说那些鬼子兵。首先因为国籍问题鬼子兵不属咱们的阎罗殿管。他们有自己的地府有独立的阴兵阴差,牛头马面可不敢越界捉拿他们”。

“我曾听说书的讲过,几十年前死在我们国家的鬼子可不在少数,照你这么讲那我们国家岂不是有数不清的鬼子鬼魂”,金蝉子话音落下,我便开口讲道。我要让金蝉子知道千万不要以为我年龄小便来忽悠我。

“阴间和阳间一样,阳间的差人能够跨界办案,阴间的鬼差同样拥有越界拿魂的权利。只是越界之后会受到一些限制罢了”。

见我又要开口说话。金蝉子连忙开口继续说道:“鬼子兵能够留下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我好奇问道。

“这群鬼子兵中有学会了法术的恶鬼”,顿了顿金蝉子继续说道:“柳下生一郎,山口雄还有那小泉、大阪、库塞都会法术,他们不愿意投胎转世,越界而来的日本阴兵根本不敢对付他们”。

“阴兵其实也是鬼魂,会一些法术控制维护阴间秩序,他们有思维自然懂得趋利避凶”。

“照你这么说,这世间会法术的恶鬼应该也不少,他们那么厉害难道不害怕他们会危害活人”?

“当然会危害活人,不过一旦恶鬼伤人太多,便会产生死气,死气多了便会招来阴将。阴兵不敢对付恶鬼,阴将却能轻易抹杀他们。”。

“不过也用不着担心,阴阳两界有轮回常在,恶鬼的数量不会太多。伤人多的恶鬼有阴将对付他们,伤人少的还有捉鬼人可以收拾他们”。

捉鬼人,听到这三个字我眼前一亮,忍不住开口问道:“捉鬼人是什么人,他们是不是很厉害”。

“我生前就是捉鬼人,方才你见我打斗,你说我是否厉害”,金蝉子话锋一转,反而对着我问道。

“你当然厉害,那么多的鬼子兵都不是你的对手”,我想都没想便是开口说道。

“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实力只有生前一半,如果我未死这些鬼子兵怎会是我的对手,分分钟我就能灭他们三遍”,金蝉子头颅一扬,略带骄傲的说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离婚当晚,他拨通了她的手机,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6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