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怎样让男人越来越爱你?肯定有一条适合你!

【免费小说】怎样让男人越来越爱你?肯定有一条适合你!
沈幽若只是觉得一股热浪袭来,整个人都飞出了窗外,顿时失去了知觉,不过在那一霎那,她明白了过来,她与父亲只是一个工具,越是优秀,越是要让他们永远的闭嘴。

不过在那炸弹扔进来之前,父亲将那片储存着所有医学研究成果资料的芯片植入了她的脑子里。

已经没有用了,沈幽若知道自己这是死了。

既然是死了,为何还能听到说话的声音?

努力的扇了扇眼睛,沈幽若十分努力,才只睁开一条缝隙。

“啪”!

还未完全睁开眼睛的沈幽若,脸上被重重的打了一个巴掌,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放佛被灼烧过。

沈幽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的弱小,被一巴掌直接打的倒在了地上,顿时浑身生疼。

更没想到会是谁对她下这么狠的手。

满嘴的血腥味逼得她火冒三丈,估计就是那群人吧。

“呸,你们这……”沈幽若狠狠的啐了一口,抬头刚想发狠话,立刻语结。

眼前竟然是一对穿着古装的男女。

男人满眼的厌恶之色,而女人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沈幽若从愤怒转变成了惊讶,连忙环视四周……这是哪?

“孽女,你想让整个丞相府都给你陪葬么?”男人疾言厉色,恨不得杀了她一样。

沈幽若没有理会他,她是彻底的蒙了。

安全局的那帮人不是为了拿走资料把她和父亲灭口的么?她不是死了么?这里是哪里?丞相府又是什么鬼?

沈幽若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不经意看到自己的一身打扮,紫色滚边的白色长袍和浅紫色的下摆裙。

还有脑子闪过的信息画面,沈幽若彻底的明白了,自己是彻彻底底的穿越了。

“如果你再做这种蠢事,别怪为父对你不客气了。”男人生气的甩了甩袖子。

“幽若,别再惹你父亲生气了,那是皇上的旨意啊。”女人温柔的拉过沈幽若的手,苦口婆心的说道。

“别跟她废话了,走。”男人似乎很不愿意见到她,嘱咐了旁边的人要看好大小姐,便拂袖而去。

“若是缺什么,只管跟我说。”女人声音依旧温柔,可是眼中尽然嘲笑。

说罢,随着男人一起离去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幽若,刚刚是在脑海里面读着信息。

她的记忆力一直很好,从小跟父亲一起秘密的研究医学,那么多年终于成功了,那个芯片里,就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里面记载着所有的解毒方法和任何疑难杂症,换句话说,没有看不好的病,也就因为如此,安全局要杀人灭口,并且夺得他们的研究成果。

这原主也是够笨的,服毒自尽,不就是赐婚么,失恋么,渣爹么,渣妹,还有一个毒后母。

“傻丫头,万事好解决,何必死呢?”沈幽若过完脑子里的信息不禁叹息道:“以后我帮你好好的活着,还有,我帮你报仇,收拾他们,你放心吧。”

只是刚刚那一巴掌太重了,沈幽若拭去嘴角的血迹,得先处理一下伤口才行,这渣爹也能下得去手,她到底是不是亲闺女。

赐婚给谁?原主之前喜欢谁?怎么记忆里那么模糊呢?

沈幽若喝了一口水吐掉,清理下口中的腥味,她讨厌血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猛然出现了信号声,紧接着发出了有毒的语言信号。

有毒?信号声?沈幽若立刻明白了过来,她穿越前,父亲把那个芯片植入了她的大脑里,芯片随着她一起穿越了。

看来是芯片的作用。

哪里有毒?沈幽若正在疑惑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吱呀!

门被推开了。

进来一个肤色白皙,身材婀娜娇艳动人的姑娘。

沈幽若扯了扯嘴角,不用猜就这知道,这个一定是自己的妹妹,沈月玲。

“姐姐!”沈月玲一进来便是泪眼汪汪的关心道:“父亲又打你了么?我给你熬了药,娘亲说,喝了药就不疼了。”

又打?呵呵,看来被打是家常便饭了啊。

看着沈月玲手中端着的那碗黑漆漆的药,沈幽若不禁冷笑了起来,看来这毒是在这里了。

“姐姐,我跟太子哥哥……是情不自禁的,要怪你就怪我吧,若是你打我能出气,你就打我好了。”沈月玲泪眼朦胧,声泪俱下,扑通一声跪在了沈幽若的面前。

整张脸梨花带泪,看起来那么的娇弱,那么的可怜,让人于心不忍。

呵,原来是抢了原主的男人啊,啧啧,这端着毒药,说着蜜话,年龄不大,手段倒是挺高明。

“我为何要打你?你跟太子……是如何情不自禁的?”沈幽若干脆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她倒是要看看,这朵白莲花是怎么绽放的。

沈月玲一怔,她没想到沈幽若会是这样问她,一时间,她跪在那里不知道是起来好,还是继续跪着好。

“姐姐,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妹妹求姐姐了,这药就快凉了,你先把药喝了,妹妹再慢慢的给姐姐赔不是。”沈月玲说着便站了起来,把药送到了沈幽若的面前。

这个沈月玲,确实挺聪明的,知道给自己找台阶下。

沈幽若挑了挑眉尖,看来她不喝白莲花是不会罢休了。

抬头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沈月玲,她伸出手去接过了沈幽若端着的碗。

沈月玲眼中那一抹嘲笑被沈幽若尽收眼底。

就在沈月玲放手的那一刻,沈幽若也同时放开了手。

那碗药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药汁四溅。

这一下,该沈幽若嘲笑着看着沈月玲了。

沈月玲见药碗被摔碎,小脸立刻涨的的通红,一看就是在憋着火未发。

“玲儿……”门口立刻出现了一个明黄色的人影,紧张的唤道。

原来没发火是门口有人,沈幽若目光转移到门口。

气宇轩昂,五官俊美,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质,单单那种居高临下的目光就让沈幽若十分的不喜。

穿明黄色的只能是两种人,一是皇帝,二是太子,看这货的年龄以及紧张沈月玲的程度,一定是太子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太子从进门开口,眼睛就没离开沈月玲的身上。

沈月玲连忙去捡地上的碎渣片,一边捡着碎渣片,一边轻微的抽泣着。

看来好戏就要上演了。

果然,太子一看到沈月玲蹲下去捡那些摔破了的碎片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玲儿,你在做什么?”太子看着一地的狼藉蹙着眉头,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沈月玲的身边。

那满脸的心疼,让沈月玲委实有点受不了。

“啊!”还未等太子走到身边,沈月玲忽然娇呼了一声,那声音简直娇弱到了极致,听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果然再次让太子心疼不已。

“玲儿你怎么了?你捡这地上这些破渣子作甚?你就要成太子妃了,以后不要再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太子到了沈月玲的身边,一把抓过沈月玲的手,看到沈月玲食指指尖冒了点血,心疼的放在了唇边吻了吻。

沈幽若第一次听说捡碗碎片是危险的事情,不过这太子能这么般的对沈月玲,看来这个沈月玲手段很是高明。

不对,刚刚沈月玲说她跟太子是情不自禁,让自己原谅她,难道这原主跟太子还有什么牵扯么?

“太子哥哥,人家没事,不怪姐姐,都是玲儿自己不小心。”沈月玲趁势偎依到太子的身上,声音辗转缠绵,话语中无不透露着委屈。

“沈幽若,你对玲儿做什么了?”太子转过头瞪着沈幽若,那目光放佛沈幽若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我……”沈幽若顿时诧异,她对沈月玲能做什么?貌似是沈月玲要害她吧。

“太子哥哥,姐姐什么都没做,都是玲儿自己不小心,父亲刚刚打了姐姐,你就别再说姐姐了。”沈月玲打断了沈幽若的话,把芊芊食指贴在太子的嘴边,动作十分的撩人。

“玲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一次一次的被她欺负,今日本宫在,定不让她再动你分毫。”太子一把揽住了沈月玲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中靠,一副大男人的样子。

“太子哥哥,你对玲儿真的好好。”沈月玲当然不会抗拒,直接投怀送抱到太子的怀中,娇滴滴的说道。

这是什么情况?她沈幽若招谁惹谁了?明明差一点她被毒死,怎么还变成她是恶人了。

“沈幽若,本宫告诉你,下圣旨让你嫁给四弟的是皇上,即便他没办法站起来,你也无法改变事实,再者,本宫也早就跟你说过,本宫是不会喜欢你的,以后莫要再纠缠本宫,如若不然,让皇家丢了面子,谁都保不了你。”太子声音发狠,让沈幽若认命。

四皇子?没办法站起来?这又是什么情况?原主自杀,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吧。

“嫁给四皇子?”沈幽若不禁问了出来。

“本宫可告诉你了,抗旨是要诛九族的,你即便再委屈,也要为你整个丞相府考虑一下吧。”太子再次搬出皇权吓唬沈幽若。

我去,自己到底是什么命,原主失恋没嫁给太子也就算了,看太子这货的样子,也不是自己的菜,可是也没必要把她嫁给一个瘸子吧。

“玲儿,你再忍耐两天,两天后她就出嫁了,若是她敢再欺负你,我定不饶她。”太子换了副面孔,缕了缕沈月玲耳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

“太子哥哥,这是玲儿欠姐姐的,当初玲儿不该喜欢太子哥哥的。”沈月玲说的万般委屈,靠在太子的肩膀上,偷偷的看着沈幽若,那目光里尽是嘲弄与得意。

“既然是欠我的,那你去嫁给四皇子好了。”沈幽若接过沈月玲的话没好气的说道。

“姐姐,妹妹知道你委屈,可是让你嫁给四皇子的,是皇上啊。”沈月玲的眼泪立刻充盈整个眼眶。

“沈幽若,你别太过分了。”太子一听,立刻火冒三丈。

“姐姐,你难道真的不肯原谅我么?”沈月玲说着便去拉沈幽若的衣袖。

沈幽若往后躲闪了一下,她才不想跟这种白莲花拉拉扯扯。

忽然沈月玲自己往前面倒去,华丽丽的碰到了前面的桌子上。

“啊……”

这一声柔弱的可真是碎了太子的心。

我去,沈幽若简直太佩服沈月玲的演技了,她可没有碰到沈月玲。

“沈幽若,当着本宫的面你也敢这么对玲儿,好大的胆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的狠毒。”太子恶狠狠的瞪了沈幽若一眼,连忙去搀扶沈月玲。

狠毒?

从穿越过来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个巴掌,赐婚瘸子,接着要被下毒,还要看这一对狗男女秀恩爱,然后还被扣上恶人的头衔,她沈幽若何时被这样欺负过。

行,狠毒是吧,那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狠毒。

沈月玲颤颤巍巍的被太子扶了起来,依然继续的演戏:“太子哥哥,都怪玲儿自己不小心……”

未等沈月玲把话说话,沈幽若直径一大步走到了沈月玲的前面,毫不犹豫的扬起了手,狠狠的落了下去。

想欺负本小姐,你还嫩呢,沈幽若可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想斗就斗吧。

这一巴掌,打的沈幽若爽了一些。

啪一声过后,沈月玲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幽若,一直唯唯诺诺的她,今儿个是怎么了?

“你……”沈月玲捂住自己的左脸,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是我一直都欺负你的么?既然我一直都欺负你,那么今儿个也不例外。”沈幽若的手都有些发麻,她敢打赌,那沈月玲的左脸一定是肿起来了。

“沈幽若,你好大的胆子,三个月后,玲儿将会嫁入宫中成为我太子妃,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对她动手。”太子搂过沈月玲愤怒到了极点,对着沈幽若咆哮。

“太子哥哥没关系,若是姐姐可以解气,就让她打我好了。”沈月玲哭哭啼啼的偎依在太子的怀中,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可是眼中的愤怒怎么都藏不住。

还在装?沈幽若可真是够佩服沈月玲的,既然装那就让她装到底好了,她只需要出她的气,何必管他们怎样。

“沈月玲,我可不是打你消气,这一巴掌只不过是刚刚爹打了我,我心中不爽在你身上撒气罢了。”沈幽若摸了摸自己的脸庞,自己这一巴掌的力度,毫不比那渣爹的轻,畅快。

不是说自己无理取闹么?那就干脆无理取闹给他们看,省的扣着那么大一顶帽子冤枉人。

“你……你这个贱人……”太子听到后,恨得牙齿直痒痒,挥起大手就要对着沈幽若的脸上打去。

“呵呵,有本事你就打。”沈幽若反而往前站了一步,并且抬起了脸,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

单单沈幽若这个样子,让太子下不去了手。

“打啊?”沈幽若见太子迟迟未下手挑衅道:“你现在打了,我立刻进宫面圣,告诉皇上我脸被打坏,两天后没办法嫁人,我告我的父亲会诛九族,告太子您难道也会诛九族么?”

“你……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威胁本宫。”太子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沈幽若说道。

太子今日也发现沈幽若有所不同,但是一连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也无暇去想其他。

“怎么?我说错了么?你要打就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说不定一会我还有一巴掌打到我亲爱妹妹的身上呢。”沈幽若继续昂起了脸。

太子从来都没想到沈幽若会有这么跟他说话的一天,若不是那张脸真真切切是沈幽若的,他都以为眼前是别人。

看着沈幽若的挑衅,太子被噎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明白父皇是多么的重视四弟这次婚礼,而且为了补偿四弟,皇帝不仅仅赐婚,还赐给沈幽若一道免死金牌,单单凭这个免死金牌,沈幽若他就打不得。

“太子哥哥……”沈月玲看到太子与沈幽若僵持在那里,便轻轻唤了一声。

沈幽若真是可恶,她稍微一张嘴都疼,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

“玲儿,还疼么?”太子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幽若,找到了一个台阶,就要赶紧下来。

“太子哥哥,玲儿感觉有些头晕,你带玲儿去找大夫看看可好?”沈月玲看着沈幽若一点都不给太子面子,这么僵持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而且沈幽若两天后就要出嫁了,这个时候确实不能出现一点差池,毕竟沈幽若要嫁的,是一名皇子,还是皇上最钟爱的皇子,虽然他长期瘫痪在床。

呵呵,长期瘫痪在床,沈月玲想想就觉得得意不已。

“头晕?好好,本宫现在就带你去看大夫,”太子顾不上沈幽若了,一把抱起了沈月玲,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嫌,慌忙往外面走去,并且一边走一边大声喊人来。

听到了太子的呼叫,外面立刻冲过来一帮人簇拥着太子与沈月玲,至于屋内的沈幽若,仿似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待这一帮人走完,沈幽若最终叹了口气。

终于清静了。

沈幽若这才坐了下来,慢慢的消化自己穿越过来的事情。

不过她现在对她要嫁的人十分感兴趣,一个皇子,竟然长期瘫痪在床,而且赐婚皇帝还不忘了他,刚听沈月玲说他们的婚期在三个月以后,究竟是怎样一个皇子,婚期可以在太子的前面。

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处理一下伤口,脸上依然是火辣辣的,不知道破相了没有。

古代只有铜镜吧,沈幽若扫了扫屋内,靠在窗户口,倒是有一个梳妆台,虽然看上去就比较破旧了。

沈幽若凑了过去,把脸伸到了镜子旁边,顿时惊呆了。

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班的朱唇,完美无暇的瓜子脸,五官绝对的标准。

没想到这张脸竟然这么的倾国倾城,不过有些太浓妆艳抹的,看起来比沈月玲俗气多了。

沈幽若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原主究竟蠢到了什么程度。

得叫个人进来,给自己拿点冰块敷脸,还得给自己打盆水,她要把脸洗干净,这原主自杀还抹成这样,难怪之前遭人嫌。

“来人。”沈幽若对着院子里喊道。

自己怎么着都是丞相府的嫡女,不会连下人都欺负自己的。

“大小姐有何吩咐。”一名婢女慢慢悠悠的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尽是很无所谓的样子。

卧槽,这就是奴大欺主么?自己好歹是大小姐,这么看来,自己在丞相府真真没点地位了。

“进来!”沈幽若往门口瞧了一眼,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婢女面色依然是漫不经心,她虽然是个丫鬟,但是得到二夫人的重用,监视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待整个丞相府都是二夫人的天下后,二夫人答应过自己,给自己一笔银子,并且帮自己寻一门好人家。

大小姐是嫡女又能如何,嫁出去了依旧不算丞相府的人,她如何跟二夫人争?

沈幽若看了看眼前的婢女,她叫绿萍,对沈幽若一直都是这般的爱理不理,其身后的支持者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是谁。

绿萍走了过来,等着沈幽若发话。

“怎么,见到本小姐连最起码的礼仪都没有了?”沈幽若冷声说道。

“大小姐有何吩咐?”绿萍听到,及其不情愿的的对着沈幽若福了福身子再次问道。

“给我打盆水来,再给我拿些冰块。”沈幽若淡淡的看着绿萍。

绿萍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看那个样子,多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里。

沈幽若双手抱肩,等着绿萍回来。

绿萍很快便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小丫鬟。

沈幽若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冰块并未去拿,而是盯着绿萍冷冷的说道:“你端着盆,我要洗脸。”

“为什么是我?”绿萍连想都没想,直接问了出来。

她怎么着也算是夫人身边的红人,平日里那些小婢女们都拍着她的马屁,她带着这个小丫鬟过来,就是为了让她伺候沈幽若,没想到沈幽若却是点名让她来。

好,很好!

“绿萍,你服侍本小姐多久了?”沈幽若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两年有余。”深绿心中很是不快,口气也是十分的不满,特别是沈幽若不停敲打着桌面,让她有些没由来的心虚。

“两年有余了?两年了,是不是本小姐把你宠上天了?让你这般的跟本小姐说话?”沈幽若猛然站了起来语气发狠,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萍,一个丫鬟,也敢欺到她的头上来

“二夫人在的时候,绿萍一直都是这般与大小姐说话的。”绿萍还是把沈幽若看成那个说话连声音都不敢大,对二夫人敬畏有加的大小姐,所以把二夫人搬了出来,其实搬出二夫人也不是第一次了。

“二夫人不过是二夫人,这丞相府里,有丞相府的规矩,你今日这般对本小姐,委实是奴大欺主,该当何罪?”沈幽若冷笑,别说是二夫人,抬出那个渣爹又能怎样?

绿萍撇撇嘴,在她眼中,二夫人就是丞相府的规矩,而且二小姐也是未来的太子妃,大小姐再过两天就嫁出去了,以后,这丞相府中还能有她一席之位么?

但是大小姐追究了,那便是她错了。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绿萍身板挺直,有些赌气的认错:“绿萍之前在二夫人那当差,二夫人一直都是这样对待下人的,绿萍刚犯错误了,请大小姐责罚。”

“责罚?呵呵,你这一番话,不过是在提醒我你是二夫人教导的人么?我责罚你,是你藐视了家规,奴大欺主,你搬出这番话,是打算挑拨我与二夫人之间的关系么?”沈幽若嘴角勾勒浅笑,慢慢的提醒道。

绿萍抬头看了看沈幽若,今日的大小姐,与往日全然不同。

问题出在哪里,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绿萍往日便是跟二夫人这般说话的,大小姐若是认为绿萍错了,就责罚绿萍好了。”绿萍握了握拳头,有二夫人和二小姐替她做主,她怕什么。

“这话说的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本小姐可就责罚了。”沈幽若眯了眯眼睛,对着门口喊道:“来人,将绿萍拉下去,乱棍打死。”

沈幽若话语淡淡,打死一个人,犹如话家常一般。

“大小姐,就算你觉得绿萍对你不敬,也没必要将绿萍打死,你真是好狠的心,好恶毒的女人,绿萍要见二夫人。”绿萍一听,没想到大小姐能做这样的决定,直径站了起来,满眼怨恨的看了看沈幽若,恨恨的丢下了这句话,转身要出门去找二夫人。

绿萍在这个院子里作福作威惯了,突然被沈幽若这样责怪,她怎么都不能接受。

“出了这个门,我保证你死的会更快些。”沈幽若反倒笑了,慢悠悠的说道。

绿萍猛然站住了脚,不明白沈幽若是什么意思。

“你不过是我的丫鬟,不管二夫人许了你什么,你的卖身契一定会是在我这里对不对?”沈幽若依旧淡淡的,仿佛是看戏的那一方。

绿萍一怔,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来,沈幽若说的没错,她们是大小姐的丫鬟,卖身契都在大小姐这,不过二夫人许诺了她,等大小姐出嫁了,就把她们的卖身契都拿过来。

“你的卖身契在我这,再怎么说我是丞相府的大小姐,相爷的嫡女,两天后便是皇妃,我不过是要打死一个自家的奴才,你觉得二夫人是会帮你还是依了本小姐呢?”沈幽若走了过去,围绕着绿萍转了一圈,最终停留在绿萍的面前,笑脸盈盈的说道。

绿萍心中惊的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还是大小姐么?

“再者,这两年你从我这里捞了多少油水,想必你自己都清楚吧,克扣本小姐的例银,偷拿本小姐的首饰等等等等,哪一条不是死罪?”沈幽若靠近绿萍,加重语气问道。

透过眼帘,绿萍觉得眼前的大小姐有些模糊,她这是摆明了跟二夫人作对,她不是一直都很怕二夫人的么?

绿萍的额头,已然发了密汗,此事的来龙去脉,大小姐知道的竟是如此的清楚。

来不及想其他,绿萍赶紧跪在了地上,二夫人那看来是指望不了了,即便能指望的上,远水也解不了近渴。

沈幽若缓缓点了点头,回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你不是要找二夫人么?我可以现在把她叫来,但是,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了,想必第一个要你死的人,就是她吧。”

沈幽若说的云淡风轻,绿萍的心却一点一点往下沉。

“绿萍,不管怎么样,丞相府仅有一个嫡女,你,看不清么?”沈幽若一改温润,用力将手中的青花瓷杯,朝着绿萍狠狠砸去。

绿萍未躲,不偏不倚,杯子擦过了绿萍的额头。

这下,沈幽若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下。

绿萍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慌张,连忙站了起来,从已经惊呆半天没敢说话的小丫头手里接过了盆,递到了沈幽若的面前:“大小姐请洗脸。”

沈幽若满意的点了点头。

梳洗完毕,绿萍跟小丫鬟头也不敢抬的退了出去。

看了看铜镜中自己的样子,果然素颜更加的倾国倾城。

沈幽若很满意原主的这张脸,拿起冰块好好的敷脸,沈幽若想着后天就要嫁人了,不行,明天想办法溜出府,看看能不能打听打听四皇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一夜很是安稳,没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沈月玲恐怕也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何变了,但是无论是丞相府还是皇宫,可能都是危险重重,沈幽若又想起沈月玲端来那碗带着毒的药了。

古代又没有那么多消炎药,也根本没有西药,现在身上最起码的要备着一套银针才行。

而且,沈月玲端来的毒药,原主之前估计都喝了不少,现在体内可能都有一些毒素。

想到这里,沈幽若静下来心来,给自己把了把脉。

卧槽,沈幽若顿时想泪奔,她的这具身体果然中毒了。

不过还好,此毒她能解,任何毒她都能解。

她的脑海现在就出现了解毒的药材和方法,医学芯片实在太强大了。

她需要一套上好的银针,那就需要很多的银子,看来,她明天要去跟她的父亲大人好好谈谈她的嫁妆了。

沈幽若不知,此时院子里,多了一名黑衣客人,坐在树枝靠着树干,目光深邃,默默的看着屋内人。

天还没亮,沈幽若早早的醒来。

谈论嫁妆,定然少不了二夫人,想必她提出的条件,二夫人怎么都不会同意,所以,先搞定二夫人才是关键。

绿萍也是学乖了,早早的在外面等着服侍沈幽若,绿萍其实是聪明的,沈幽若不过两天就要嫁出去了,这两日不必得罪她,多一个对自己好的主子,总归是好的。

待沈幽若起床,绿萍服侍了她洗脸梳头。

看着清清爽爽的自己,沈幽若十分的满意。

只是此时,来了三个人鱼贯而入,手里都提着篮子。

进入屋内以后,三人从篮子里拿出了膳食,依次放在了桌子上。

“大小姐,这是夫人给您准备的,您快食用吧。”为首的是一个老婆子,脸上笑的羡慕,目光却是精明的狠。

看着桌子上美味的佳肴,还未等沈幽若说话,脑子里的医学芯片就开始提示:有毒,毒性可使神经麻醉,出现幻觉,服用的多会疯癫并且失去性命。

呵呵,好继母啊,出现幻觉,打算让她贞洁不保么?疯癫失去性命,谁会理一个疯子死活,疯子死了,也就是死了。

继母啊,你的心思够缜密的。

“放那吧。”沈幽若紧握了握拳头,表面却淡淡的说道。

“大小姐,夫人交代了,让奴婢们好生的服侍您用膳才是。”老婆子说着就要上来搀扶沈幽若。

啪!

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落在了老婆子的脸上。

在场的人无不一惊,这个婆子,可是二夫人身边的老婆子了,平日里管家都要让着三分。

继母真是心细如发,一定是她让这些下人们看着她吃完喝完再走吧。

她沈幽若还是以前的沈幽若,那么软弱么?

“大小姐,奴婢奉了夫人之命来给你送吃的,你为何打老奴?”老婆子也是怒了,说话语气一点尊卑都没有,瞪着眼睛跟沈幽若吵。

啪!

又一个巴掌,狠狠的再次落在了老婆子的脸上。

老婆子连喊带叫的哭骂了起来,嘴巴里念念叨叨的指桑骂槐,旁边的两个小丫头虽然有些惊讶,但是看着老婆子如此撒泼,眼中无不带着嘲笑的看着沈幽若。

看她如何收场。

只是绿萍没有动弹,依旧站在沈幽若的旁边,经过了昨天,她就知道,沈幽若一定有办法解决。

“她是二夫人那边的人是吧,去到二夫人那,把她的卖身契拿来,就说我要。”沈幽若对着绿萍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绿萍没敢多问,看了看老婆子便离开了。

老婆子一听,变本加厉,躺在地上更加大声撒泼哭闹。

“老奴在丞相府多年,哪受过这样的侮辱啊。”

“老奴不过好心,哪曾当了驴肝肺啊。”

“老奴冤枉啊。”

“老天,你也开开眼吧,劈死那些欺负人的恶人吧。”

……就这样哭喊着,差点背过气去。

拿卖身契又如何,二夫人别说不会给她,就算给她又能怎样,不过是丞相都不待见的女儿,明天就要滚蛋出门,还能在丞相府成什么气候。

沈幽若没有理她,直径坐下,倒了杯茶慢慢的品尝着。

还好,这茶水是没毒的。

绿萍的办事效率可真快,可能也是二夫人听到此事来得急吧,没多久,就看着二夫人火急火燎的来了。

“出了什么事了?”二夫人还没到门口就问道。

待二夫人进门,老婆子爬到了二夫人的跟前,紧抱着二夫人的腿哭嚷着:“夫人替我做主啊,大小姐这是要打死老奴啊,老奴在丞相府一辈子,没有功劳却有苦劳吧,一把年纪了,被大小姐如此的侮辱。”

“幽若,这是怎么回事?”二夫人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点未动,蹙起了眉头问道。

“夫人,老奴依照您的意思给大小姐送饭,可是二话不说,大小姐上来就打老奴啊,夫人,您一定要给老奴做主啊。”老婆子欺负人惯了,跟了二夫人后,从来没把沈幽若放在眼里,今日被沈幽若连打两个巴掌,她恨到了极点。

沈幽若不去看二夫人疑惑的目光,拿起瓷的茶杯盖子对着老婆子的额头砸去。

作为一名医学特工,不仅仅会医学,其他的也要兼备。

茶杯盖瞬间击中了老婆子的额头,老婆子立刻尖叫了一声,随即额头上就冒出了鲜血来,旁边两个小丫头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二夫人,我这是在替你管教下人呢。”沈幽若慢斯条理的说道。

二夫人把要说的话生生给咽了下去,沈幽若这是怎么了?竟然叫她二夫人。

“这婆子一口一个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夫人你居心叵测呢。”沈幽若温婉一笑,没了刚刚打人的那股狠劲。

这下是把二夫人堵的说不出来,确实,大夫人的位置一直空着,她知道,那是沈幽若娘亲的。

“你这奴才,下次再乱说,看我不拔了你的舌头。”二夫人一阵苦恼,踢了踢地上的婆子:“你们还不把她拉出去?”

那两个小丫头,也顾不上老婆子的身材肥胖,连拖带拽的把老婆子拉了出去,看老婆子那个样子,应该是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好了,幽若别生气了,你看这饭菜都快凉了,别因为那下人气坏了身子,一会母亲定然给你出气,非得打的那奴才皮开肉绽才行,明天你可是美丽的新娘哦。”二夫人压住了内心的火气,她得先哄得沈幽若吃下这些饭菜才行。

“这些饭菜,幽若无福享受,别问为何,二夫人心里清楚。”沈幽若双眸明亮,笑脸盈盈的看着二夫人。

“幽若,你……”二夫人不敢相信,难道沈幽若知道了什么吗?可是不对啊,这下了药的饭,她一直都有吃,为何今日……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怎样让男人越来越爱你?肯定有一条适合你!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6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