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三分醉,七分饱,八分对人刚刚好(深度)

【免费小说】三分醉,七分饱,八分对人刚刚好(深度)
楚天符十三年天地摇曳,有大星坠落楚廷之东,惊起莫大波澜!楚皇连下十三道罪己诏,割发谢罪并改元承天,以平息苍天之怒。

转眼五年过去,人间已经忘了此事,只有那些真正的高手回想起那一幕还是心神震动。

七月十三正是龙门宗外门弟子交纳宗门任务的时候,这一天人潮涌动熙熙攘攘。

作为青州七大宗门之一的龙门宗有外门弟子三万,内门弟子一千,方圆三千里的地界都是朝廷划归宗门的私产。

宗门的影响更是辐射周围八万里,每逢山门大开的日子总会有无数少男少女不远万里跋涉想要拜入宗门,成为那飞天遁地的修士!

杂务堂前一片白玉广场都挤满了,数以万计的少男少女排着长龙来交任务,那些宗门执事坐在长条桌后一脸的不耐烦,毕竟给三万人登记可是一个非常劳累的事情。

“唳唳!”

蓦然之间清脆的鸟鸣之声传来,却见一只大鸟翼展八丈从半空之中跃过惊动了所有人。

这些外门弟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鸟背上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神色倨傲一身白衣如同天上的白云,他对地上的外门弟子根本不屑一顾,径直飞过广场而入群山。

“哇,那个内门师兄好潇洒啊!我想嫁给他!”一个黑胖的少女满脸春潮。

龙门宗规矩森严,外门弟子着青袍,内门弟子着白袍,真传弟子着紫袍,一看服色就知道他是哪一个层次的弟子。

“我知道,那是如今内门风头最盛的天才弟子顾剑星师兄。顾师兄一年前入内门,到现在竟然进到了先天二重天,更是被二长老看中收为入室弟子。”

一个外门弟子兴高采烈的说道,就跟乘鸟而过的人是他一样。

“哼哼,人比人就是得死,同样是当年被誉为外门双龙的人,你看看顾师兄高高在上神仙一般。再看看这位就跟烂泥塘的泥鳅似的,这就是差距!”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尖酸刻薄,朝着身边不远处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嘲讽道。

那被嘲讽的少年名叫方云,来自万里以外的一个家族,入宗已经五年。面对这种讥讽他不摇不动,似乎几年以来听得多了已经麻木。

很快轮到了方云登记,他一声不吭将所有药材都倒了出来。

“五年份的药草四株,十年份的药草三株,哎呦还有一株月影草。”那面色微黄的执事弟子看了方云一眼显得很满意:“不错,这个月超额完成任务,这是你这个月的月利十颗聚气丹。”

方云接过一个白瓷瓶朝着那执事弯了弯腰转身就要离去,这时候远处一声清甜的声音响起,却见一个身着白袍的少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一看到内门弟子标志性的白袍现场人海没有一个敢阻拦的,那少女毫无阻碍的来到了方云的身前,因为奔跑一张俏脸显得有些潮红。

“方云哥哥这个给你,还有三个月就是内门考核了,你一定要晋升内门弟子啊。”少女将一个淡黄的玉瓶强行塞进了方云的手掌之中。

方云拔出塞子却见瓶子之中躺着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雪白丹丸,一打开就有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先天丹!云曦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方云赶紧将瓶子放回了少女的小手中,他知道这先天丹便是内门弟子一个月也只能领到一颗,非常珍贵。

“方云哥哥你必须要,要是不拿我就生气了!”沐云曦作势嘟起了小嘴,显得非常可爱。

“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外门一条龙啊!”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却见一个身着外门青衣的少年领着七八个小弟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

“顾师兄您说错了,现在该是一条虫了。”一个小弟腆着脸讨好的说道。

“没错,不能搞错了。”那少年嘿嘿笑道:“原来大名鼎鼎的方云吃软饭才是绝技啊!”

“顾剑涛你说什么呢,别以为有你哥哥顾剑星护着我就不能教训你!”沐云曦是真的生气了,她可以容忍别人侮辱自己但是却不能容忍别人侮辱方云。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沐云曦一身灵力隐隐而动,就要出手。

方云伸手接过了沐云曦递过来的丹药,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剑涛:“云曦别跟狗一般见识,我就是吃软饭了你怎么着,有本事你也吃一个我看看啊?”

“哈哈,好你个方云!你还以为是三年前啊,有本事我们龙门台上决一死战!”顾剑涛顿时怒了,一张本就丑陋的脸显得更加狰狞了。

“好啊,既然某人这么想要挨揍,我干嘛不成人之美呢,五日之后龙门台见。”

一直以来隐忍不言骂不还口的方云忽然转了性子,答应了比斗在顾剑涛惊愕的神色之中扬长而去。

日落西山方云送走了担忧的沐云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龙门宗地盘广大外门弟子虽然多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房间!

方云取出了十枚聚气丹和那枚先天丹,一脸笑意的拍了拍自己的丹田:“小祖宗,这下你该吃饱了吧!”

如果有人能透视一定能够看到方云的丹田气海之中镇落着一尊九层宝塔,这尊塔通体呈现出紫色的光泽,但是上面八层光芒都非常暗淡,只有最下面一层在闪耀着紫色的光华。

如果仔细看的话这第一层还有差不多十分之一没有彻底点亮,就像是太阳上的黑斑。

这尊塔来历神秘,乃是方云拜入龙门宗前一天晚上在外看月亮的时候一道流光冲来,然后丹田就多了这么一尊塔!

此事方云没有对任何人说,他本能的就知道这尊塔是个宝贝,而且果然如此,他拜入宗门之后两年就到了后天五重天与顾剑星被誉为外门双龙!

但是方云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呢悲剧就发生了,两年苦修的灵力就被这尊塔一滴不剩的全部吸收,只不过最下面一层开始发光。

以后的三年并不是他天资耗尽境界跌落,而是所有修炼得来的灵力却被这尊塔给吸收了。

“来吧。今天我方云就要证明自己!”

方云打开先天丹的瓶子,一股清新的药香就扑面而来,这种丹药乃是采用十几种百年老药炼制出来的,专为先天高手修炼所用,方云吸一口药香就感觉通体舒泰。

他张口就将那晶莹剔透的丹药吞了下去,他也不用炼化,丹田之中悬浮的那尊宝塔轻轻一震先天丹就被震碎,接着紫光一卷便将其统统吸纳。

“嗡!”

光华大盛,先天丹的药力果然强横,顶的上方云苦苦修炼三月,第一层宝塔终于全部发光,紫气冲霄汉!

这种紫非常的纯粹,极度的高贵,荡漾开来便像是一汪紫色的清泉,让人心神摇曳下意识的就想要膜拜。

就在这时方云只觉得头晕目眩,再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空间之中,周围都是紫雾弥漫!

“这是在一座塔内,我竟然进入了那座九层塔!”

方云以前曾经登过塔,一看四周环境就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心中不由得大喜,小心脏都差点爆炸。

这可是空间至宝啊,只有在传说之中才会出现的物件,方云知道自己赚大了!

这一层宝塔足有方圆百丈非常的宽阔,方云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却发现楼梯口上被一层深紫色的光幕给封住了,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连一丝都撼不动。

方云放弃了登上二层塔的想法转而仔细观察这第一层,却见这一层的正中间有一个祭坛占据了大片的空间。

这个祭坛呈圆形直径差不多有三尺,正中间生长着一棵三尺高低的小树,这棵树不过手腕粗细通体晶莹剔透紫意莹莹,就像是一块紫色的水晶雕琢而成的。

小树树干虬然如龙,上面有天然的鳞片与纹理,它枝叶繁茂不断的有紫色烟雾喷薄出来显得云蒸霞蔚朦胧不已,让方云惊异的是培植这棵树的土壤竟然是五彩的。

东方一片土壤清脆如玉生机勃勃,南方一片土赤红如火霞光灿灿,西方一片土雪白如银锋芒毕露,北方土壤呈现漆黑之色滋润万物,中间的土壤乃是黄色厚重绵长。

“这五色土壤好像是按照五行排列的,这是什么树啊,好像很不凡的样子。”

方云充满好奇的走了过来,就在他来到祭坛边上的时候他手中紧握的那枚瓷瓶就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

“我的聚气丹!”

方云神色一变,却见那十颗聚气丹凭空飞了出去,不受控制的没入了五色土之中。

方云顿时就成了霜打的茄子,他气不打一处来:“我去你的臭树,别以为你长得帅小爷就得供着你,赶紧把我的聚气丹给还回来,要不然我就吃了你!”

就在方云撸袖子要到五色土里掏聚气丹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却见那棵紫色小数开始发光,一连十道微弱的灵力顺着树干就传递到了一条枝桠之上。

下一刻在方云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那棵树竟然结出了果子,那果子鸽子蛋仿佛通体呈现出乳白色的色泽,有药香传出沁人心脾。

方云彻底被镇住了他结结巴巴都说话都不利索了:“苍天啊,我没看错吧,这是先天丹!”

方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没错,那刚刚结出来的果子不是别的正是先天丹,而且看成色比之前沐云曦给他的那颗还要纯正,药力还要充沛。

“这不是真的吧,这棵树把十颗聚气丹给萃取质变熔炼出了一颗先天丹!真是神树啊!”

方云差点就给跪了,小心翼翼的采下那颗先天丹上下打量了半天激动的不行。

聚气丹跟先天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私下交易上一颗先天丹可以交换上千颗的聚气丹,通过紫色神树这一蜕变十颗聚气丹就凝练出一颗先天丹,价值翻了百倍,这说出去谁都不会信的。

“苦尽甘来,我就说我方云是个有福的人啊,有了这棵神树在我方某人以后也能够叱咤风云,那些欺侮我的人统统都要被踩在脚底下!顾剑涛,你等着瞧吧。”

方云当即就在九层塔之中闭关,张口就吞下了那颗先天丹,药力化开化作磅礴洪流游走于四肢百骸洗刷着他的筋骨皮膜。

方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就像是泡温泉一样,他全身的每一寸血肉都像是饥饿的饕餮一样贪婪的吞噬着先天丹的能量,全身的力量正在节节攀升。

某一刻方云身躯一震整个人神清气爽有小鸡破壳的声音传出,他三年没有前进一步的境界终于突破,现在已经到了后天两重的境界。

后天两重天在外门之中虽然还是垫底的,但是毕竟比之前好了太多,而且方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乘风化龙一步登天!

先天丹的药力果然不容小觑,方云突破一次只不过炼化了三分之一,剩下的继续融入方云的身躯之中,半个时辰之后突破再次到来。

三年不突破,一日破两境,方云就像是卸掉了枷锁的囚徒一身的清爽,身子轻飘飘有升仙的感觉,滚滚的力量在身体之中郁结不吐不快。

他长身而起骨骼摩擦发出爆鸣之声,三年来的压抑与悲愤一朝爆发,方云一声长啸如同龙吟鹏吼,在整个宝塔空间之中缭绕。

“从今天开始我方云不再是废物,我要为自己正名!”

三年的人情冷暖打熬了方云的心智他很快就收拾了心情,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浑身黏糊糊的臭气熏天,一层烂泥一样的东西将自己给裹住了。

方云撇了撇嘴也被熏得不行,他知道这是自己身体之中的杂质,所谓后天境界就是将后天的身体杂质都排出来,最终达到无暇无垢的先天之体。

他不再迟疑心念一动离开了宝塔空间,捏着鼻子就窜出了房间,直接跃进了不远处的一条山溪,仔仔细细的洗了个痛快。

洗完澡之后方云斜躺在一块青石板上,高空之中星斗不显,一轮明月悬挂高天如同水洗一样。

方云双手握拳忽然一跃而起,他口中念念有词开始演练外门的武技,他双手成掌不断的拍击出去,虎虎生风带着后天灵力有破风之声。

方云虽然境界低微但是武技的演练却真的是炉火纯青,这几年他境界不进步就将很多的时间用到了武技的锤炼之上,方云悟性本就逆天,再加上用心那进境自然是一日千里。

方云此刻演练的正是外门烂大街的武技叠浪掌,他脚步迷踪掌印重重叠叠真的有海潮汹涌之声,盏茶之后方云一声低喝裹挟着大势而出一掌拍出光影变幻后天三重的灵力喷薄出来演化一片海潮。

这海潮相互碰撞一连爆了六次,最后轰的一声冲过去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直接从中间断裂。

“叠浪掌,大成,六重浪!”

方云练了一趟掌法汗出如浆,整个人感觉酣畅淋漓一身的血液都被带动了在身体之中激荡感到全身暖洋洋的。

丹田之中九层宝塔发光,那五色祭坛之上的紫色神树轻轻摇曳,有数不清的树根在五色土之中呼吸,天地灵力受到牵引呼啦啦像是百鸟归巢一样就冲进了方云的身体。

这些能量非常的精纯,虽然大部分都被紫树吸收了,但是就算是分润的那一小半也足以让方云受益匪浅,比他苦苦运转功法修炼至少快了十倍!

这是一种恐怖的修炼速度,刚刚因为全力施展叠浪掌耗光的灵力不过十个呼吸下来就充盈了起来。

方云不断的咋舌,惊叹自己的确是走了大运,也更对这座宝塔充满了信心,第一层就有这样惊人的造化那后面几层开启还不得逆天?

其实第一层的宝塔之中不仅仅有五色祭坛和紫树,在另一边还有一个雕刻着阴阳太极的桌子,在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紫玉瓶子。

但是现在方云实力太弱竟然拿不动那不过三寸高的瓶子,更别提打开它了,很显然里面有好东西但是方云就是拿不到,不由得郁闷不已。

这不就是空有宝山而不得入的悲剧吗?好在方云心境强大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仍然和以前一样的生活,没有让外人看出一丝的端倪,毕竟财不露白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第二天下午方云正在修炼却被外面的吵闹嘈杂之声给惊动了,他眉头一皱就走了出去,走过几排外门房舍却见一群四五个痞里痞气的外门弟子正围住了一个少年推推搡搡。

领头的那一个人方云认识,正是一直在顾剑涛背后跟套哈巴狗似的跟班赵金。

再一看被围住的那个少年方云火气就窜了起来,那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正是他在外门唯一的朋友张虎,之前他跌落神坛备受打压有时候吃不上饭都是张虎省下自己的那份偷偷接济他。

这个张虎是个真性情的男儿,尽管方云威名不再也还是不放弃跟他做朋友,为了这个他没少受连累遭到别人的欺负。

这些人吵嚷的很厉害,早就有很多人在一边围观指指点点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去制止,毕竟赵金的背后可是顾剑涛,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他。

“住手!”

方云一声大喝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将张虎给拉了出来:“小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脸是谁打的?”

张虎倔强的脸上一个掌心鲜红看上去触目惊心,他双手紧紧的抱着一个药篓毫不松手:“云哥,我今天运气好进山挖了一株十年份的截星草本来是想给云哥你换聚气丹的。”

张虎看着赵金几人神色之中充满了愤怒:“可是我在这里碰到赵金他却偏偏说这株药草是我偷他们的,让我交出来,要不然就打断我的手脚。”

“好个赵金,十年份截星草这种珍贵的药材我不相信你不会妥善保管,就凭小虎后天二重的境界怎么可能偷的出来!”

方云双目喷火上前一步直面赵金几人,很明显是想要给张虎出头。

“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方大天才啊。”赵金似笑非笑阴阳怪气的说道:“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张虎这个废物认的大哥果然也是个废物!”

“方云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之前挨的打还不够啊?哈哈,兄弟们,给方大天才松松骨!”

赵金抱着膀子居高临下的俯视方云,他身边那几个青衣外门弟子怪笑着就冲了上来,三年之间他们没少殴打方云,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不过这一次很显然跟以前不一样了,方云双拳捏的嘎嘣乱响,朝着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就冲了过去,他噗的一拳砸出去毫无花哨。

但是结果却让众人眼球掉了一地,那个人高马大的青年直接被方云一拳打飞,接着一脚踩在了土里来了个狗吃屎。

一个瘦高个一把抓住方云的肩膀就要给他撕下一块肉来,结果方云肩膀一震他一只手变得赤红一片,方云腰一扭接着一把捏住他的手掌猛的一甩咔吧之声响起一条胳膊直接脱臼。

方云双手按住此人猛的抬腿一脚将一个冲过来的小胖子踢的四爪朝天,一跃就冲到了赵金的面前,扬起手一巴掌就扇了下去。

“赵金,这一巴掌是我替张虎还你的。”

赵金原本还一脸得意的看着方云,心中正盘算着一会儿怎么嘲笑方云呢,结果战场风云突变他的小弟被三拳两脚就撂在了地上。

他脸上的笑意直接凝固,方云全力出手一只手掌变得碧绿如玉,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凌厉的掌风!

赵金毕竟是后天三重巅峰的修士,境界还比方云高一点点反应非常的迅速,他脚步一错一只手就挡在了面前。

赵金本以为这一下一定能挡住方云的巴掌,但是很显然他又错了,方云这一巴掌势大力沉用上了叠浪掌的手法,三重浪爆发直接轰开了那只拦路的手掌。

“啪!”

耳光之声清晰可闻,就像是过年放的鞭炮一样,现场一片寂静针落可闻,仅仅听着响声就让人感到面庞上火辣辣的。

赵金直接被打懵了,整个人像是陀螺一样原地转了三圈,方云出手实在是太刚猛了,他一口牙都飞了小半,嘴角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你竟然敢打我?方云你完了,你摊上大事了!”

赵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只手捂着腮帮子另一只手用食指点着方云嗷嗷怪叫。

“摊上事了?小爷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做真的摊上事了!”

方云笑的非常冷酷,他扬起巴掌又狠狠的扇了下去,赵金还正懵圈呢结果另一侧脸颊又遭受了重重一击,当即又变成了陀螺,黄板牙乱飞。

“这是你欺压同门的利息,这是我为自己打的,这是我为宗主打的,这是我为做饭的老大爷打的!”

方云狞笑着出手,每说一句就扇出一巴掌,十几巴掌过去赵金原本就丑陋的脑袋直接成了猪头,方云还觉得不解气,蹬蹬蹬又踹了几脚。

赵金的那些小弟都被镇住了,现在的方云极度凶残,他们实力还不如赵金自然不敢招惹,只能躲在一边畏惧的看着,神色仓皇。

终于方云打的爽了拉着一脸呆滞的张虎就扬长而去,临走还没有忘了将赵金身上的好东西搜刮了个干净。

“云哥,你现在怎么这么强了?那赵金平日里能的就跟熊瞎子似得,这一下被你打的跟儿子一样。”

房间之中张虎回过神来兴奋的不得了,方云这一次大显神威他也觉得扬眉吐气,特备是看着赵金那个猪头他就觉得非常解气。

“那群家伙就是属蜡烛的,不点不亮,平日里他们没少欺负我们,这一次修理修理也正好。”

方云就显得淡定了许多:“不过这次修理了赵金恐怕顾剑涛就坐不住了,他恐怕会来找我们的麻烦。顾剑涛实力在后天六重天,我现在可不是对手。”

“那怎么办?”张虎兴奋的心情顿时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脸都拧成了一颗苦瓜。

方云却显得成竹在胸:“没事的,你先安心回去不要露面,他们第一个肯定会来找我而不会对付你。”

“那你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他们动不了我的。”方云显得非常笃定,再三叮嘱张虎要好好躲起来。

不过一刻钟他烂木柴做的门扉就被砸烂了,呼啦啦涌进来十几个人,一个个气息凶悍就堵在了方云的门前。

人群分开顾剑涛脸色铁青的走了过来,他的身边跟着几乎被打成猪头的赵金。

今天顾剑涛心情很不好,早上起来就听到乌鸦乱叫,结果下午喝口茶来着赵金这家伙连哭带闹的就闯了进来,一看这猪头把他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是山脉里某只妖兽闯了进来差点拔剑就砍。

听了赵金的哭诉顾剑涛就火了,心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整个外门三万弟子哪个不知道他赵金是我顾剑涛的人!

你敢打他就是在打我顾剑涛的脸啊,所以他气势汹汹带着人就来了:“方云赶紧滚出来,要不然就拆了你的乌龟壳。”

方云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看了赵金一眼转而朝着顾剑涛说道:“原来是顾师弟,怎么着大张旗鼓的来是想杀人吗?”

“顾师兄,就是这小子打我的,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赵金还在一边哼哼唧唧的,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心酸的不行。

顾剑涛看的心烦直接一脚把他踢到了一边:“方云啊方云想不到你做了三年的废物还想逆天,怎么着突破了个境界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今天我顾某人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三分醉,七分饱,八分对人刚刚好(深度)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7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