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小说在线阅读】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望着眼前这栋彰显着“段氏”庞大财富的辉煌大楼,季璃玥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阔气的设计、奢华的装饰。

季璃玥那溺在暗影里的纤弱身影,禁不住颤了颤。

这是她与段易丞结婚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踏入“段氏”集团。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咬了咬苍白的唇,最终鼓起勇气向大楼正厅走去。

由于得到过老总裁的允许,这里的员工并没有对她进行阻拦,但却均向她投来怪异的目光。

这种目光让季璃玥感到锋芒刺背。

但对段易丞那份无比胆怯、却又无限向往的莫名情感,还是让季璃玥像个懵懂忐忑的孩子,低下头加快了向前挪动的步子,快速走进电梯,按下楼层。

前台小姐悄悄的拿起电话往总裁办公室拨去。

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季璃玥站在门口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还没开门进去,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很像女人欢愉的呻吟声。

她已经结婚了,对这种声音自然不陌生,脸色蓦地一白,放在门把上的手都有些发抖。

“易,轻点……”

不……

她相信段易丞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更不会在办公室,他的自律那么好。

大门打开,眼前的一幕让季璃玥愕然,只见段易丞坐在老板椅上,他的身上挂着一个半裸的女人,她的衣服几乎被脱光了,露出大片美背。

段易丞古铜色的大手还放在白嫩的后背上,形成强烈的反差,让季璃玥只觉得双眼生疼得厉害。

不用猜,她也知道他们刚刚在做什么。

“啊?”女人回头,见到门口站着的季璃玥,尖叫一声,扯过一旁的浴袍披上身,看着季璃玥的眼神充满了冷意和不屑,还有些许的挑衅。

“你找我有什么事?”段易丞不动声色的看向季璃玥,冷若冰坚的声音如一道利剑压迫传来。

季璃玥抬头,却与段易丞那双阴鸷的眸子猝然相对。

那明明是一双勾人摄魄、宛如深潭的黑眸,可偏偏在看向她时充满了冷酷与犀利。

段易丞一声不嗤的冷哼,轻启薄唇,“滚。”

身上的女人传来得意的娇笑声,充满了挑衅,使得季璃玥原来揪在一起的心越揪越紧。

纤瘦的双手忍不住扶向她平坦的小腹,那里,正有一个幼小的生命在茁壮成长。

此刻,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可是他,却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还在办公室做出这种事情来,季璃玥只觉得可笑。

她不该来的,季璃玥转身就要走,但却被身后的女人给叫住了。

“你是季璃玥!?”

女人的声音满含讥讽,身体更是充满了挑衅,水蛇腰在段易丞身上扭动,似乎在告诉季璃玥,谁才是段易丞真正想要的女人。

“季璃玥,一个化妆品专柜的营业员,你是使了什么歪门邪道嫁给了易?哼,我告诉你,易是我苏黎黎的,你早晚得给我滚一边去。”苏黎黎嚣张的笑道。

可是,段易丞的表情依旧无所谓。

他那种疏离、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无所谓态度,彷佛苏黎黎辱骂的季璃玥与他只是一个路人。

不,甚至连一个路人都不如!她是他的妻子,至少在外面面前,他能给她一点尊严。

很显然,他并没有,而且越发的淡然,任由苏黎黎给她难堪,而他的注意力似乎只放在这女人的身上。

季璃玥心中残存的一点希望全部泯灭,她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早该知道的。

可是……她却还自以为是的来到这里自取其如辱。

一抹惨笑在她苍白的小脸上晕染开来,宛如一株嗜血的杜鹃那么刺目。

而就在她这般的惨笑下,苏黎黎那修长的双手轻扶上段易丞那张冷峭的脸庞,然后右手的食指则暧昧地点在了他的双唇上。

“易,今晚你来我公寓可好?”

说着,她的唇便向段易丞的唇上贴去。身体更是不自觉的往后仰起,在他身上扭动着,想要得到他的回应。

看着苏黎黎那愈来愈近的亲昵动作中,段易丞宛如深潭的黑眸敛了一下,而原本冷峭的俊脸更是冷了几份。

许是感受到了段易丞的抵抗,苏黎黎在距离段易丞的唇有两公分的位置尴尬地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该来的。”季璃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悲戚的丢下一句话,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那夜,他吻她吻的那么用力,他把她要了一次又一次。

可是今天,他却当着她的面与另外一个女人亲吻。

心,被一寸寸撕裂。她对他的那份向往尤如一个天大的笑话重重的鞭笞着她,使得她的心疼的难以隐忍。

对,她是喜欢他!可这并不代表,她真的能够承受得了他对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季璃玥踉跄离开的身影有那么一瞬,使得段易丞的眉头轻锁了一下,可是很快,他便讥讽似的冷哼了一声。

爷爷在世的时候,我可以娶了你;现在爷爷过世了,季璃玥,我同样可以不要你。

季璃玥一离开,段易丞一把推开身上的苏黎黎,他身上的衣服完整,没有一丝褶皱。

苏黎黎脸色一白,刚刚嚣张跋扈的表情立即软了下来。

她想要靠近段易丞,但却被他的气场吓到,只得在一旁撒娇,“易,我刚才是不是表现的很好?”

闻言,段易丞却是冷冷的一笑,冷声道,“苏黎黎,你太故作聪明了。”

“易……”

“你可以离开了。”段易丞冷漠无温的声音中裹了冰霜。

“易……”

“李特助,送客。”苏黎黎想在说些什么,段易丞已经打断了她的话,转身准备离开。

“苏小姐,这边请。”李特助立即跑到了苏黎黎地身边,微笑着说道。

此刻的苏黎黎满脸愤恨,可望着段易丞那抹修长挺拔的背影,转眼间又是满脸的绝望与无助。

“呜呜……”如此冷漠决绝的段易丞,使得苏黎黎当即便痛哭了起来,“你总该给我时间,让我整理一下衣服吧,易……”

“带上浴袍一起滚!”

“难道你连我穿过的浴袍也嫌弃吗?”苏黎黎已经哭成了泪人。

“对!我嫌恶心!”

“你……”

“滚!”

段易丞决然离去,留下在办公室哭成泪人的苏黎黎。

段易丞,这辈子,我苏黎黎一定要得到你……

一定……

不知是如何逃出段氏集团的,季璃玥只感觉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她跑了很久很久,直到累到再也跑不动,她才停了下来。

她无助且无力地蹲下身来,用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她自己。

此刻,天际逐渐暗淡下来,季璃玥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终是有两行泪水顺着她心形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爷爷,喜欢一个人不该是这种痛苦的感觉的,对不对?

爷爷,当初我不该嫁给他的,对不对?可现在我有了他的孩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爷爷……

模糊的泪眼中,季璃玥好像看到那个慈祥又疼爱她的爷爷……

“呦,跑马路边来装可怜,这是给谁看呢?”

苏黎黎气恼的离开段氏,却在马路转角处看到蹲在地上的季璃玥,原本不敢在段易丞跟前发作的脾气,一下子全部暴了出来。

“季璃玥,聪明点给我早点离开,先前你有段爷爷护着,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筹码跟我争。”

尖锐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季璃玥闭了闭眼,收起所有的思绪,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哑巴了?”苏黎黎冷哼一声,季璃玥看着文文弱弱的,可就是这样的她,偏偏让段爷爷看上,让她成为段老爷爷的孙媳妇。

季璃玥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将脚步移向一旁,准备越过她,不料——

“谁准你走了。”苏黎黎一把拽过她,用力将她拖撤到一旁,眼里盛着怒气。

“不要以为你顶着段家少***头衔我不敢把你怎样,凭我们苏家的本事,我若真想要捏死你,段易丞他也不会在意,说不定他心里正是这样希望的。”

“住嘴。”季璃玥突然用力的挥开她抓着自己的手臂,一手下意识的护在小腹上,平静的眼波里泛起一抹恨意。

虽然很早之前她就知道段易丞不爱她,会跟她结婚也是因为段爷爷,可就算她不得宠,现在她怀了他的孩子,为了孩子,她一定会让他爱上自己的。

季璃玥深吸一口气,勉强自己压下波动的情绪,指着苏黎黎的鼻子,一字一句,大声说道:“不管是今天,还是明天,或者是未来的以后,段太太的头衔永远只会是我的,哪怕他不爱我,我也不会离开他,你,苏黎黎,这辈子都别想挤走我。”

“你说什么?”苏黎黎不敢相信地瞪着季璃玥,愤怒的双眼微微眯起,一丝阴冷的光芒闪过眼睑。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苏大小姐,若是没事,请你让路。”

不卑不吭的声音,跟先前的她截然不同,苏黎黎恨恨的咬紧牙关,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大笑了起来。

蓦地,苏黎黎突然凑到她身边,在她耳畔轻声说了句话后,踏着轻快的步子,快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不,不会的!

季璃玥木纳的呆滞在原地,望着苏黎黎渐行渐远的背影,仿佛听到空气中一直飘荡着她的警告声,她的声音一直在她耳畔隐隐作响,让她越加不安。

……

“呲——”

一阵尖锐的汽车刹车声突然响起,一辆黑色大奔在季璃玥跟前停了下来,车窗缓缓摇下,段易丞那张过分冷酷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司机呢?”段易丞冷冷的开口,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季璃玥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苏黎黎说得那句话。

她知道他说得出一定做得到,可是他们明明才结婚两个月,为什么他一定将她逼成这个样子?

苏黎黎告诉她,娶她,是因为段爷爷的要挟,现在爷爷不再了,他就没有任何顾虑了,他一定会跟她离婚。

想到这,季璃玥的肚子突然隐隐有些作痛,她难受的蹙起眉头。

“季璃玥,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段易丞挑挑眉,对她的这种态度感到很不满意。

“我们要离婚吗?”季璃玥咬了咬下唇,豁出去的问道。

“是不是我们婚姻到现在就要结束了,爷爷走了,我们之间也就彻底完了,对不对?”

段易丞被他这句莫名其妙的问话搞得一头雾水,原先的怒意暂时沉淀了下来,“季璃玥,你想跟我玩什么把戏?”

“我……你……难道……”季璃玥的声音越来越弱,目光也慢慢游离,似是在想些什么。

她的变化,不由让段易丞蹙起了眉头,打开车门走下车,居高临下目光冷淡地看向季璃玥,眸中皆是不耐之意,“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难道……”

季璃玥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男人,见他薄唇勾起冷笑习惯Xing向一边扬,目光还是看向自己时,猛然收回视线,垂眸细想。

苏黎黎的那番话一定是骗自己的,再想到刚刚办公室的情景,全程都是苏黎黎在说话,而段易丞却是只字未说。

或许——

季璃月心中突然就有了骐骥,她已经有了孩子,是和段易丞的,如果他知道了应该会……开心吧。

对,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季璃玥眸中流光溢彩,垂在两侧的手相交织,恍白的面色也逐渐有了好转。

段易丞亦如往常,眼眸如鹰般犀利冷漠,闪过一丝厌恶之意。

原本内心对她的那点担心,也在见她转变的情绪后消散的无影无踪。

他竟然还会担心这个女人?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段易丞轻睨她一眼,转身准备上车。却在开门那刻,衣袖被季璃玥拽住。

回眸那刻,眸光依旧冷酷夹杂犀利,“放手。”

声音宛若一道利剑刺向季璃玥,令她握住衣袖的手轻微颤抖了一下。

“你……今晚会回家吗?”季璃玥紧张局促地问,手心已经沾满了汗渍。

段易丞拂开她的手,饶有兴味地扬眉看向他,又在耍花样是吗?

“当然!”

段易丞冷若冰霜的唇角向一侧勾起,扯起一抹冷淡地笑意,“当然会回家。”

‘回家’二字咬的极为明显。

只是季璃玥却并未注意,手习惯Xing地抚向还未隆起的小腹,想着或许今晚就能找到机会和段易丞谈一谈,谈谈他们的家。

入夜,季璃玥回到家中。

早在回家之前,她就已经吩咐佣人准备饭菜,等着段易丞回来。只是,天色逐渐暗下去,饭菜慢慢凉了,他依旧没有回家。

季璃玥蜷缩在沙发上,好似自从爷爷离世后,段易丞就再也没有按时回家了。

爱情真的能让一个人变得如尘埃那般卑微,她真的好傻,傻到会期待段易丞能在乎自己,哪怕一点。

翌日。

天还未大亮,季璃玥就已经醒来。

她是在沙发上醒来,望着桌上的残羹冷炙,眸中染着失落之意。

因为晚上没有进食,猛地起身竟然觉得头晕,手支撑着沙发缓了一会儿后,起身走进饭厅。

动作机械地倒掉饭桌上的饭菜,眸光染着丝丝湿意。

“嘭——”

盘子掉落在地上,碎片布满脚下。

季璃玥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倚着桌子滑下来,抬手一片一片捡起碎片。

“嘶……”

右手被碎片划破,鲜血落在地上、碎片上,仿佛是印刻的艳红色鲜花。

她双手环抱住曲着的腿,将脸埋进里面,纤弱的身子禁不住颤了颤,双唇抖动呢喃道:“爷爷,我该怎么办?他讨厌我,根本不会接受我的……我该怎么办?”

脑海中浮现了段宏焰慈爱的脸庞,耳边响起爷爷在世时的话语。

“爷爷走了之后玥儿要坚强,好好照顾易丞,你们两个要好好在一起……”

思绪翻飞,仿佛回到了两个月前。

那时她只是机缘巧合地救了段宏焰,却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邀请自己到段家做客,就此遇到了她这一生都无法触及到的男人。

之后呢?

尽管段易丞明确表现出对自己的厌恶,但她却还是会不自觉地被他吸引,得不到的永远比轻易得到的要好,感情亦是如此:甜蜜中夹杂心酸,心酸中却又报着希翼。

从什么时候开始,段易丞已经成为了她心头的那根刺,拔出来疼,留在那里指不定就会要了她的命。

可是……她是甘之如饴的,不是吗?

她想她对段易丞的感情,是比喜欢还要深的。

不知过了多久,季璃玥流血的手已经止住,腿也逐渐麻了,但她却没有起来。

天色逐渐亮了,在听到玄关处传来声音后,她缓缓抬起头,猝不及防间就撞进了男人阴鸷的眼眸相对,一时愣在那里竟没有收回视线。

段易丞眸光略微闪动,视线扫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最后落在季璃玥已经止住血的手上,眉头不经意间蹙起,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他就已经恢复往常,直接无视她走上楼。

季璃玥慌忙站起来,忍着手中的疼痛和腿脚的不适,追了上去,“段易丞……”

她的喊叫声,成功止住了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笔挺站立,身材修长健硕,光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足够让她想到那晚两人缠绵悱恻的事情……

季璃玥深呼出一口气,开口说道:“不是说昨晚回来的吗?我等了……”

“季璃玥,你是在管我?”段易丞慵懒转身,一夜未归也未来得及洗漱,下巴长出青胡茬,非但不让人感觉邋遢,反而增添男人味,魅力十足。

“段……”

话未说完,男人伸手钳住她的下巴,眸中的冷漠十足,唇边含着讥笑。

“季璃玥,收起你的假惺惺,爷爷已经不在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装的呢,嗯?”

“呃……”季璃玥拧眉忍着下巴的疼痛,“我……我没有……”

“哼。”段易丞冷笑出声,说出的话犹如利刃般字字诛心,“最好是这样。”

看着男人毫不犹豫地转身,季璃玥内心宛若万箭穿心,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却又倔强的不肯落下。

季璃玥,你要坚强点。他只是误会你了,只要误会解除,你和他会好好相处的。她小心的安慰着自己,手覆在小腹上,轻声呢喃,“宝宝,妈妈会坚强的,爸爸…也会爱你的。”

季璃玥回到房里,简单洗漱后,坐在床上翻看爷爷留给他的相册。

相册里全是段易丞小时候的照片,开心的、不开心的,甚至还有穿女孩子衣服的照片。

白皙纤细的指尖轻轻划过相册,唇角浮现浅浅的笑意,眸中闪着光彩。

她想,他和她的孩子,应该有段易丞那双黑眸,高挺的鼻梁,不过Xing格千万不要像他才好……

就这么想着,竟然就抱着相册睡着了……

临近中午时分,段家的佣人准备好午饭,就等着主人下楼吃饭。

只是他们又不敢贸然上楼去叫段易丞吃饭,只能站在一边干等。心里还暗自庆幸是夏天,不然桌上的菜每隔几分钟就得热一热。

段易丞揉着还未干透的头发走下楼,眸光冷淡地扫了一眼饭厅,见一向等着他一起吃饭的女人不在,神色闪过一丝异样。

“少爷,请用餐。”佣人毕恭毕敬地将碗筷摆好,退到一边。

段易丞坐在椅子上,没有动筷子的意思,挑眉说道:“她呢?”

“回少爷,夫人她睡着了,我见她比较……”

“行了!”男人摆手打断佣人的话,眼中的不耐明显。

……

夏季的夜晚,天说变就变,一下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夏雷的闷声将季璃玥惊醒。

轰隆隆——

她从小到大都很害怕雷声,这一声巨响让她身子颤了颤,小心翼翼地蜷缩在床边,小脸被吓的煞白。

段易丞顶着风雨带着一身寒气回到家中,开门之际就见到了季璃玥小小的身躯蜷缩在床头,面色恍白,眼角还有泪痕。

她仿佛是被人遗弃在街角的小猫,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疼。段易丞面上虽无太大变化,但男人本Xing让他内心略微心软了。

季璃玥听到动静,眸光闪动看向男人。

他回来了?

看到他的那刻,心中的害怕仿佛消散了一样。她想,是意识到自己害怕,所以才赶回来了的吗?

这一夜,季璃玥睡的很踏实,鼻息间隐隐透着她熟悉的味道。

……

雨过初晴的清晨,别墅内,沁着泥土的芬芳。

季璃玥早早的起来,未让佣人插手做了丰盛的早餐。

段易丞起床后,看到厨房忙碌的身影,神色有些恍惚。

“你醒了?快过来吃饭。”季璃玥将最后一份放在饭厅,美眸浅眯,笑颜以对。

段易丞冷眼扫过饭桌上的早餐,轻嗤一声,系上领带,转身走向玄关处。

“嘭——”

关门声响起,仿佛将季璃玥含笑的面具敲碎。

她依稀记得昨晚,昨晚他有来她的房间,甚至还拥着她一起入睡。

可是天亮时,她身边早已没有那个熟悉的味道。

她想说,他昨晚是不是见他害怕,特意来她房里陪她?可是……

家中的佣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低头叹息。

男主人和女主人心不合,这个家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季璃玥麻木地吃了早餐,换上衣服,去上班。

过往的一幕幕如同老电影从眼前闪过,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擦肩而过的人群里仿佛独有她形单影只,如同行尸走肉般抬起眼,看向那幢高耸的段氏大楼,季璃玥只觉得浑身发冷。

那个人,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雨,席卷了她可悲的人生,一点一点,击碎那颗本就脆弱不堪的心脏。

段易丞,这份爱,是否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呢?

“跟人竟然跟到这里来了?”耳边突然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正在洗手的季璃月一愣,抬头,就看到镜子里男人的身影。

眼神相遇,她看到了他眼睛里讥讽,不由得浑身一颤。

心下顿时紧张起来,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季璃月垂下头,她很想假装他们不认识。

可是——

“怎么,被我猜中了?”段易丞玩味的上前,言语里带着一丝讥讽,“季璃玥,想不到你的手段还挺高明的,这次竟然还带了帮手来。”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我只是跟朋友来玩一下。”

季璃玥越听越气愤,她紧咬着下唇,轻声解释。

大学好友炎玲在段式工作,下班了邀请同样和她在商场专柜工作的雨菲一起这里玩的,她没敢喝酒,只是喝了一点果汁,但受不了这里的吵闹就来洗手间洗洗脸清醒一下。

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段易丞,他还这样误会她,原来在她心里,她竟是这样的不堪。

“哦,是吗?”

段易丞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双手突然撑在墙壁上,将她困在他和墙壁之间。

“你……你想干什么?”季璃玥倒抽一口气,双手撑着她厚实的胸膛,喘息的仰起头,脸颊更是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你说呢?”段易丞突然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

“你,你可别乱来。”季璃玥慌了,他跟他这般亲昵的模样只有那次他醉酒乱Xing时才发生过,如今这般露骨的靠近,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怕了?!”段易丞挑起她的下巴,目光从她的眼睛移到唇畔,就在即将贴上她的时候突然停下。

“这味道太浓了,实在让人没有欲望。”

他的眼神似有挑衅,似有放浪,盯着眼前的人儿好似猎物一般。只是这种潜藏的攻击力是恨不得将对方撕裂的杀气。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季璃玥想到白天的事情,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狠狠的将他推开,“段易丞,我至少还是你的妻子。”

“妻子?”段易丞一脸的高深莫测,阴冷的言语中透着一丝犀利,“你这是想在这里昭告全世界吗?”

“什么?”

“不要给我装傻。”段易丞看着她逐渐惨白的脸色,似是猜到了什么,灼灼的目光慢慢放缓。

季璃玥蓦地愣在原地,眼眶微微泛红,却是一动也不动。惨白的脸色逐渐暗淡下来,捶在两侧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

许久,季璃玥扬起小脸,恨恨地瞪着他,认真的说道,“爷爷说过,我这辈子都会是你的妻子。”

“季璃玥你想死吗?”

一听她说到爷爷,段易丞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稍有缓和的脸上再次沉下来,手下的力道愈发紧实。

他当初虽然能把控整个段氏的决策,可段氏的大权都掌握在他爷爷手中,正是因此集团里的各路股东才不敢那么张扬放肆。

若是爷爷一气之下把他的股份卖出去,他手里仅有35%的股权也不足以压制其他人,所以最后他只能妥协,娶了她。

“你……”

两人冷眼相对,互不退让,谁让看不出谁的心思。震耳欲聋的舞曲在耳边轰鸣,让他们本就复杂的人生愈发的错乱

“易丞,原来你在这里。”一道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僵局,秦元昊一脸笑意看向段易丞,看了一眼季璃月,勾唇笑了起来,“这位不是……”

“闭嘴。”段易丞收起戾气,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元昊静静地看了季璃玥一眼,没有浓厚的妆容,只是简单的牛仔配白T,看上去跟‘夜尚’的格调格格不入。

“还不走?”见秦元昊的眼神一直好奇的在季璃玥身上打量,段易丞的怒意油然而生,他冷冷地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季璃玥,“赶紧给我离开这里。”

秦元昊微微皱眉,转身朝季璃玥点点头,随后快速的随段易丞离开。

“她是季璃玥吧。”秦元昊快速上前,嘴角轻轻的向上扬起一抹微笑。

“跟你没关系。”段易丞微微挑眉,平静的言语中有种说不出的冷冽寒意。

“其实你可以对她好点,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讨厌,不是吗?”秦元昊似有了悟地转过头,话尾中带着的猜测之意换来段易丞不屑的冷哼。

秦元昊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笑着扫了一眼段易丞,眼神里的笑意让人有些看不透。

段易丞、秦元昊、苏黎斯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一起念书,一起深造,最后一起继承家族产业。

只是三人中,秦元昊算是最特殊的一个。

他并非秦家长媳所生,是他父亲在外面偷吃而产下的。

因秦家一直无男丁,秦家老爷子在得知他的存在后,硬是将他与生母拆散,强迫他进入秦家。

只是他进入秦家的时候未满三周岁,儿时的事情记得多少,秦家人不得而知,他们只觉得懵懂小孩自是记不得这些幼年记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三人在一起,今天是他们一个月一聚的日子,但没想到会看到季璃月。

其实段易丞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季璃月,只是在楼上观察她,并没有付出行动,看她独自去洗手间才跟过去。

他真是没想到,季璃月还会来这里呢,不是良家少女吗?

段易丞回来后气压就超低,苏黎斯都觉得怪异,秦元昊也只是耸肩但笑不语。

苏黎斯只得看向玻璃包间的外面,视线锁定在舞池中央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她的动作很优美,苏黎斯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偶尔发现了一个大惊喜。

那不是他的助理炎玲吗?没想到她的舞跳得这么好,和她平日工作时候的模样完全不一样啊。

让他忽然就有了兴趣了。

“可恶,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季璃玥不悦的怒吼了一声,对段易丞的变脸速度,她简直是又气又恨。

转身甩甩头,继续回到她们的位子。

“玥玥,你怎么去那么久。”看到季璃玥回来了,雨菲赶紧从舞池回到座位,她靠在季璃玥身边,一脸的惆怅。

“哎,你说玲玲竟然要我这个肢体不协调的人陪她跳舞,我真服了她了。”

“玲玲跳的很好啊。”

季璃玥看着舞池里的炎玲,一脸羡慕,从很早之前她就知道,炎玲很优秀,不管做什么她都很认真,甚至有时候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愿意做出一番‘牺牲’。

“玥玥,你怎么了。”雨菲见季璃玥突然发起了呆,不由得担心道。

“没事!”季璃玥微微一笑,“我只是有点累了。”

想到段易丞刚刚的态度,季璃玥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她在一楼扫视一圈,并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她知道他一定在二楼。

而二楼的包厢虽然都是玻璃的,但却是特殊材质做成的,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对外面一清二楚。

这些个变态,季璃月心里有些不爽。

突然,二楼有一处的玻璃窗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过分帅气的脸庞。只见男子一拳懊恼地捶在窗框上,随后又转身跟一位背靠着窗户的男子开始理论,最后却是无奈地坐在一侧沙发上。

季璃玥微微侧头,思索着那男子的模样,好像在哪份杂志上看过,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来应该是哪个大明星,季璃玥甩下多余的想法,目光转向雨菲。

“菲,我去去就来。”季璃玥用手轻轻抚摸了下未曾凸起的肚子,像是下定决定似的,霍然起身,准备去找段易丞谈下他们之前的事。

“玥玥你要去哪?”雨菲担忧的抓住她的手臂,看着她的神情由一开始的平静道现在的急切,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菲,我没事,你跟玲玲去跳舞吧。”

季璃玥朝雨菲摆摆手,一转身挤进了人群中,向着二楼入口走去。

雨菲正准备告诉炎玲,目光转向刚才在舞池里跳舞的人影,可四处的舞群里哪还有炎玲的影子?

“咦,刚刚明明还在啊!”雨菲冲进喧闹的人群,热辣的劲舞,四处涌动的热浪将她围堵在其中。她有些担心炎玲,于是便到处寻找着。

远处,一双过分阴沉的眸子冷冷的眯起,玩味的嘴角向上牵起,把玩在手里的打火机,一下一下的闪动着。

他,是时候离开了。

……

“这么多隔间,他到底在哪间?”

看着二楼一间间紧闭的大门,季璃玥懊恼地跺跺脚,要是一间一间找,指不定要给自己找多少麻烦那。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一名服务生刚从其中一个房间送完酒出来,她看到季璃玥站在其中一间VIP房门口不断的跺来跺去,赶紧上前问道。

“请问段易丞在哪个房间。”正当季璃玥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名服务生适时的出现,她快速上前追问。

“段易丞?”

服务生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穿着朴素,一看就是个打工妹,竟然妄想找段大少。

要是得罪了金主,他的饭碗都要不保了,随即他轻声咳了咳,礼貌的说道:“小姐,您好!客户的隐私,我们不能随便透露,望您见谅。”

季璃玥不悦的撅撅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张金卡,那是他们结婚时候,段爷爷特意给她办的,这会正好派上用场。

她将卡在服务生面前挥了挥,“这是段易丞的金卡,他让我刷完还给他,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不然你拿去还给他?”

让你狗眼看人低,季璃玥一看就知道这里的服务生就跟他们的金字招牌一样,‘贵’的不得了。

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将卡放在服务生的托盘上。

“这卡就麻烦你转交了,对了,若段易丞追问我在哪,你就把我找不到他的原因告诉她。”

“小姐,您等等。”见季璃玥真的要走,服务生赶紧上前拦住她。

且不论这金卡究竟是谁的,万一真的是段大少的,她若真的走了,那他岂不是吃不了兜子走!

“还有事?”季璃玥似笑非笑的说道,乌黑的眸子闪着一丝精光。

“不不不,您把卡收好,段大少在前面第三间。”服务生将卡递到她手里,指指前面一个房间,认真的说道,“刚刚您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您这边请。”

季璃玥懒懒的摆摆手,知道他也是个打工仔,没有在为难他。

收起手里的卡,她快速的朝段易丞所在的房间走去。

来到段易丞所在的房门口,季璃玥微微有一丝紧张,踌躇着不知究竟该不该进去。

“嘭——”

“段易丞,我有话对你说。”

思索了很久,季璃玥决定速战速决,她用力的推开房门,快速的冲进房间,直接跑到一人跟前,大声说道。

“段夫人,你认错人了吧?”被当做‘段易丞’的苏黎斯笑着指指一旁位子上的人儿,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季璃玥这才看清坐在沙发上苏黎斯的模样,微红的脸颊瞬间变得惨白。

转身看向坐在另一侧段易丞,却见他阴沉着脸,冷冷地起身,嘴角边挂着一抹让她难以捉摸的冷冽。

“那个……那个……”季璃玥有些结巴的看着他,乌黑的眸子里闪着一丝怯意。

段易丞步步紧逼,眼中难掩的愤怒似火焰一般燃烧着,季璃玥被他逼得不得不退后,直至逼到墙边。

她求救似地看向秦元昊和苏黎斯,可两人点反应都没有,反倒像看热闹一般在旁边观望着,两人还眼神交流了一番。

“还说不是刻意跟过来?”段易丞冷笑出声,俯身垂头看向季璃玥,眸中的不屑加深。

想到刚刚她冒失跑进来,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嗯?怎么不说话?”

“我…我真的是和朋友一起…”

“够了!既然没事就滚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段易丞漫不经心地向后退了两步,唇角略微向一侧勾起,转身回到座位上,不在理睬季璃玥。

季璃玥垂眸,视线已经模糊了。

她双手垂在身侧,握紧再松开,反复再三后,抬眸看向段易丞,“打扰到你,我很抱歉!”

秦元昊看着季璃玥含泪转身离去,不由得轻叹出声,将视线投向段易丞,想着有这么乖巧听话还默默喜欢自己的老婆,这人怎么就不珍惜呢?!

“***!”段易丞将手中的杯子扔在地上,顿时变成碎片。

看到她来到夜尚,他想都未多想就觉得她是跟着她来的,心中顿时升起了厌烦。

他答应过爷爷只有他一个妻子,是因为这个,所以她才会有恃无恐在自己面前刷底线?

此生只有一个妻子?

呵…

他无所谓,只是有名无实的妻子罢了!

苏黎斯见他将酒当水喝,眸中绕有兴味,凑到秦元昊身边,玩味低声说:“这是什么情况?”

“相爱相杀。”秦元昊眸光闪动,半开玩笑说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8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