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左右你心情的人,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小说在线阅读】左右你心情的人,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A市,深夜。

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顾念狠狠颤抖的蜷缩在超大size的床上。此时,她感到浑身都又烫又热,脸颊通红的大口大口娇。喘绵绵。好像急需什么来解救自己似的难受。手,不知不觉的开始往自己身体乱摸下去……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房门,突的咔擦一声,被人从外推开了。

一抹伟岸修长的身影,模糊的映入顾念的眼睑里。

男人走到床沿,危险的眯起眼,睥睨着床上卷成一只小虾米似的女子。他蹙了蹙眉,而后从兜里掏了手机,拨出去。

“订的房,几号?”低沉且磁性的嗓音,在寂静的套房里回荡着。

里头是他的特助,“宫先生,368号房。”

闻言,男人的长腿迈到门口,看了看门牌号码,并没错。

切断电话后,男人又走回房间里,抬起手,捏了捏疲惫的眉心,正要拨打内线,叫酒店的人来把这个莫名出现在他房间,还衣衫不整的女人扛走。

床上的女人,突然一把抓住他手臂,猝不及防的便将他拽到床上。

紧接着,女子翻身而上,两只小手在他身上胡乱的摸索。

小嘴痛苦的呢喃着:“很难受,难受……”

男人冷冷的瞪着这个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女人,反手抓住她软软的手腕,“你有完没完。”

顾念已经丧失了所有理智,只凭着自己的身体本能,脑袋往上一倾,红唇生涩的啃咬他脖子。

男人低沉的呼了口气,眯了眯眼,蓦的一个翻身,将女子反压住。

他的黑眸,深沉的垂睨着身下女子。衣服,被她扯到了肩膀下,若隐若现着雪白可口的肌肤。一张小脸红得很不对劲。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正迅速的变化着。

但他依旧保持冷静,淡淡的问,“你,是谁?”

他低沉的声音,落入顾念耳朵里,无形就是一剂超强的迷情药。

她睁开水眸,汪汪的仰望着男人,蹭到男人硬邦邦的地方时,更是舒悦的抽了口气。

只是,心里仍旧一阵空虚,“嗯”了一声,撑着身子往上一挺。

男人的理智,顿时被彻底击退。

大手,将她身上的衣服一把扯下。五指,描摹着她身体曲线,缓缓往下游弋。薄唇,狠狠堵住她喋喋不休的红唇。

顾念身子感到一凉,恢复了一秒钟的清醒,但很快,就又被男人带着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里。

突然,一道低沉且磁性感颇重的嗓音,响入女子耳朵里,“准备好了?”

顾念红肿的唇瓣微张。但她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回答,男人已经闯了进去。一层障碍阻挡着前进,他的运作,停了停。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女子,晃了晃神。

“疼……”突如其来的撕裂,疼的顾念忍不住尖叫了出声。

男人皱了皱眉,放缓了动作,直到身下的女子,开始适应他的进入后。他方才按着她的腰,毫不顾忌的横冲直撞了起来……

翌日,窗外蒙蒙光,天色泛起一抹鱼肚白。

顾念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四肢骨骸,像是被几辆大卡车狠狠碾压过一样。腰间,被一条长臂搭着。

顾念下意识地翻过身,旁边,一张轮廓极深的俊美睡容,突然在她瞳孔里放大。

顾念震惊得瞪大了眼,心跳,瞬间停了几秒。大脑也变得一片混乱。

她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晚断片之前,喝了一杯秦诗雨调制的鸡尾酒,然后,就再也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了。

但是被子底下的自己,什么都没穿,而且那里以及双腿,还酸涨得瑟瑟发抖……

慢半拍的就明白过来,昨晚上,自己和那个男人做了什么。

顾念的小脸顿时一白。

心脏,也狠狠的抖着。

强忍着想尖叫的冲动,她深呼吸好一会儿,迫使自己赶紧冷静下来。小心翼翼的瞄了一下还在睡眠中的男人,狠狠咬了咬牙,便轻轻的拿开男人停留在他腰间的手臂,鬼鬼祟祟的下了床,捡起了被甩了一地的衣服,快速穿上,从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包闪人。临走前,想到什么,便从钱包里,抽了几张红色钞票放到床头柜。

顾念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大学宿舍。第一时间就冲到浴室,连续洗了好几个小时的澡,势必要将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统统刷掉……

——

一栋高大65层的大厦,伟岸的矗立在A市寸土寸金的商业区中央。

此时,一个身着银灰色手工定制西装的高大男子,正站在大厦最高层的总裁办落地玻璃窗前,冷眸俯瞰着底下车来车往的马路。

修长的五指,还捏着五张红钞票。五官立体的脸庞,神态深沉至极,饶是他的贴身特助陈辉,这会儿也不知道他的任何心思。

“宫先生,老爷最近又病发了,您看要不要现在就安排私人飞机回一趟美国吗?”陈辉在身后,毕恭毕敬的问道。

男人保持了沉默很久,突然幽幽的转过身,危险的眯着眸,扫向陈辉,“陈辉,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回宫先生,十年。”陈辉不懂自己的主子,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所以,昨晚上的事儿,你刻意安排?”男人阴测测的追问。

甚至还带着一丝咬牙切齿。

“宫先生,您指的是?”此时,陈辉的大脑正努力的运转,努力回想着,自己昨晚到底安排错了什么。而且,宫先生这会儿手里捏着五百块,是为什么呢?

虽然陈辉一肚子的疑惑,但他自知自己的主子,素来不爱别人八卦。

而后,男人将手里的五百块折叠了起来,慢条斯理的放进兜里,“现在安排去美国。还有,查一下昨晚是谁。”

陈辉赫然一愣。

昨晚上,还有其他人出现在宫先生房间里?

陈辉不敢多问,只好点下头,“是的,我现在就去安排。”

待陈辉离开总裁办后,男人缓缓的勾起了唇,深沉的眸光,闪烁着一抹隐隐的色彩。

那个女人,临走前还甩下五百块给他,有意思……

三年后。

顾念突然接到了专拍大热门IP改编的A&C影视公司来电,告知她,她投去的短篇《爱在晴天》被高层看上了,让她下午三点去公司,谈谈合约以及后续的合作。

顾念激动得当下就抱着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好友苏恩恩猛亲,“我就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看吧,我的梦想要实现了。”

是的,顾念从大学那会儿,就开始写小说。但是现在写网文的越来越多,而且需要大尺度才能红。顾念算是网文界的一股清流吧,写的都是文艺范。但结果就是扑到外婆家。

就在她都准备要放弃写书的时候,竟然有公司提起,要把她的作品拍成电视剧。

可想而知,她现在的心情,多么激动。

苏恩恩嫌弃的推开她:严肃的道:“顾念我跟你说,现在骗子就是专门找你这种整天谈梦想的小姑娘。你可别兴奋得太早,小心人财两空。”

顾念顿时被打击得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哇凉哇凉。

苏恩恩想了想,A&C可是一个著名的影视公司,听说最近还被一个大企业给收购了。倒应该也不至于骗顾念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小女子。

最后,决定,陪顾念一起去A&C。

出发之前,苏恩恩特意给顾念打扮了一番,方才开车载她前往A&C。

那家影视公司位于A市的商业区内,就在那栋最高的摩天大厦对面。

顾念虽然来A市也有几年了,但她一天到晚都把自己锁在一个小房子里搞创作哪都没去,所以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繁华的商业区。

一路上,顾念使劲深呼吸。现在她的心情,简直比高考那会儿,还要紧张。

下车之前,苏恩恩对浑身发抖的顾念提醒:“能不能给我淡定点了?别整得好像马上要被破似的。待会人家问你什么,你都要镇定知道不?”

闻言,顾念呆滞了一下,这几年来,她对‘破。处’两个字,很敏感。

两人一同走进A&C,大堂的小姐,领着他们进了电梯,抵达38层。

直到进了一个大型会议室,顾念抬眸,看向主位上,那个身穿暗红色西装,英俊而熟得深入她骨血里的男人时,她方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那些美好,破碎的遥远记忆,突然袭上她心头。

顾念调头就走人。

苏恩恩拉住她手臂,“又紧张得要想怯场了吗?”

“恩恩,我不签了。我现在才觉得,我压根就不是写书的料。”

苏恩恩正眼看了看主位上那个气场极大的男人,顿时一惊。

这个人,不就是最近收购了A&C的韩氏集团的韩总韩煜城吗?

顿时,她就觉得这事靠谱,说不定不用多久,顾念就会成为一名大编剧了。

“来都来了,咱们就看看合约吧。”

顾念还是不大愿意的,但人,已经被苏恩恩拖到了会议桌旁。

那个男人和她的距离,一下子靠得那么近,顿时就让顾念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男人身旁的秘书,严谨而冷漠的给他们二人介绍:“这位就是最近收购了A&C影视公司的韩总,他看过了作者念念不忘的投来的作品,所以,特意想见作者一面。”

“她就是念念不忘。”苏恩恩捏了捏正发着呆的顾念手腕。这丫头,能不能专心点了。

“你们都出去吧。”主位的男人,淡淡的掀了掀眼皮,从顾念进来开始,他的目光,便一直凝视着她。眸中,有内疚,有挣扎,但更多的,是爱恋……

三年不见,这个曾经只是一个青涩,而且脾气火爆的小丫头顾念,已经不知不觉间,嫣然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了。

如果不是那件事,也许,他们两,已经结婚了。

韩煜城的秘书领着苏恩恩离开了会议室,顺便还将门带上了。

然后,那个男人,起了身,不声不响的,就已经迈步朝她走来。

一直僵着的顾念,嗅到了熟悉的气息。猛然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好友,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而且,韩煜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杵在她面前了。

他两只手,还搂上了她的腰……

顾念的胃部,顿觉恶心一阵翻滚。她使劲的挣开他的手。可对方好像就故意抱着她不放,搂着她腰间的双手,力度越发收紧。

顾念见自己的力气根本不及他,就干脆的停止了挣扎,但小脸冷得没有一丝温度:“韩总,如果您今天不是来跟我谈合作的话,那就这样吧。”

“念念,三年不见,你变了。”韩煜城不是没看出来,怀里的女孩嫌弃自己的表情,但他,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他的目光,挪移到女孩微白的柔软唇瓣上,没有多余思考,就倾下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顾念震惊的瞪大了眼,转瞬,她张嘴便狠狠一咬!

两人的口腔内,同时都传入了血腥的味道。

韩煜城吃疼的皱起了眉头,顾念趁着他分神的瞬间,便使力的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她往后退了好几步,还是觉得无比恶心,就当着他面,狠狠擦拭自己被他吻过的嘴唇。

韩煜城瞥着她的一举一动,眸光微暗,食指,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突然眉宇展开的一笑,“念念,我知道,你还怪我……”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顾念就冷漠的打断:“不,韩总,我从来不认识您,既然您只是一个陌生人,又谈何责怪之言?”

“你就还是不能放下那件事?”韩煜城沉沉的追问,充满爱恋,“念念,这三年我每日每夜都在想你。”

闻言,顾念差点就被恶心得吐了一地。

饶是她再能淡定,可是,这会儿真忍无可忍了,双拳一紧,咬牙切齿的道:“韩煜城,你真他妈不要脸。没日没夜的想我啊?如果我把这段话录下来,发给秦诗雨,你猜她会怎样?”

听到秦诗雨这名字,韩煜城的脸庞,明显一愣。

随后,顾念轻轻冷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她今天是白激动一趟了。因为这合作,根本没法谈。

顾念毅然转身,就要走人。

韩煜城从怔忪里缓过了神,三两大步走向她,一把按住她要开启的门板。

身躯,突然包围着自己。

顾念的心脏,微微抽搐了一下。

“念念,回到我身边吧。除了妻子的名分我不能给你之外。其他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就在顾念快要陷入那段美好时,身后的男人,话语声再次落入她耳畔。

韩煜城说的每个字,都仿若变成了一个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鞭挞着自己。

“韩煜城,你到底是脸皮有多厚,才能说出这样的话?”顾念自己都没察觉到,她此时说话的语气,充斥着哽咽。

韩煜城心底紧了紧,“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了?”

“是,我不愿意。”顾念回答得毫无商量余地。

……

A市的国际机场。

一群人正在VIP入境通道里走着。

最前面的男人,一袭银灰色的西装,气场清冷而内敛。

特助陈辉,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问道:“宫先生,马上到A市了,您是先回分部一趟,还是直接回海伦小区休息?”

男人敛了敛眉,淡淡的吐字,“车钥匙给我。”

顾念和苏恩恩离开A&C。

苏恩恩还觉得挺惋惜的,“真谈不妥啊?哎呀,我还以为你时来运转马上要当编剧了呢。”

“你不是也说了吗,我整天就爱发白日梦。现在我突然清醒了。”顾念在马路旁的人行道里缓缓的走着,路面估计有洒水车刚洒过水,此时湿漉漉的。迎面而来的冷风,打在她身上,吹起她披肩的长发。远远的看上去,宛如一个迷了路的小孩。

“也不是这样说,虽然我经常说你做白日梦。但是现在机会就摆在你面前啊,你得好好争取。顾念,你说你这三年这么努力,还不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你的作品吗?现在终于有人发现到你了,咱把握机会啊。”刚刚在会议室外等待时,韩煜城的秘书,就对苏恩恩提了很多,关于接下来A&C的发展。所以现在顾念把作品签进去,无形就是要火了。

顾念不想说话,脑子里,还萦绕着刚刚自己离开时,韩煜城落下的最后一句狠话,他说:“顾念,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就等着自讨苦吃。”

她想,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三年前就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顾念并没察觉到,自己的眼眶微微的红了。发呆的瞅着眼前流量极大的公路。

突然,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从她面前飞速的驶过,瞬间就溅了失魂落魄的顾念一身水。

“卧槽,开个豪车有什么了不起的,顾念你没事吧……”苏恩恩磨着牙骂了一顿那保时捷车主。结果,话还没说完,刚刚那辆保时捷,突然倒车了回来,还停在了人行道上……

车窗,缓缓摇下。

“我说你怎么开……宫先生?”苏恩恩瞧着保时捷里冷峻的司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她想说,艾玛,今天自己走的是什么狗屎运了,竟然一天之下见了两个大人物。

如果说,韩氏集团是A市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的话,那么,这位宫先生掌控的宫氏,就是整个亚太区的商界大佬。

这会儿,顾念也朝车里看去。那张有些熟悉的俊脸,映入她瞳孔。

顾念整个人,顿时彻底的呆住了。大脑,也一片空白。

苏恩恩以为顾念是看见大人物所以才有这样的神态,也没想其他,便轻轻的凑近她耳边,说了这个男人是谁。

听完以后,顾念双腿一抖,整张脸彻底苍白了。若不是苏恩恩及时扶住她,想必已经摔到地上去了。

什么?这个男人,竟然是宫氏集团的总裁大人,宫奕辰?

传闻,宫氏集团是地产界的龙头老大,近些年还几乎垄断了不少旅游城市的景点、以及度假村,等的开发。

而宫奕辰更是被亚太区评为地产天才。

因为,就算那块地皮刚入手那会儿不值钱,但只要是他看中的,之后都会变成一片繁华。

但是,外界对他的感情生活却也极为好奇。

因为他几乎从不传男女绯闻,传的都是宫先生也许是喜欢男的。

虽然顾念几乎没有关注娱乐新闻,但关于宫奕辰的传奇,这几年来,她在苏恩恩的嘴里,倒是听过不少,但没有见过那个像神一样存在的男人,长啥样。

她一直都以为,韩煜城已经是一枚不可多得的大帅哥了,可如今眼前这一位,顿时就让她刷新了对帅哥的重新认识。

如果不是眼下这种难堪的氛围,顾念真想拿出手机来,拍下这个男人的俊脸拿回来当自己写作时描述男猪脚的素材呢。

可,这会儿的顾念,心里只有完蛋二字在奔腾着。

因为,五年前跟自己一夜春风的男人,就是他。而且,自己离开酒店时,还给他留下了五百块。

现在,顾念只祈求,日理万机的宫先生,能把五年前那一晚,忘得一干二净!

然而,车内的宫奕辰,侧着头颅,黑眸深邃如旋涡的盯着她良久。就连苏恩恩都开始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该不会是,宫先生对顾念一见钟情了吧?

宫奕辰终于挪开视线,修长的五指,微握着方向盘,薄唇淡淡的开启,道:“刚刚,我溅了你一身水?”

“额,没,没有。没事的。”听着男人低沉而磁性感丰富的嗓音,顾念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赶紧回答他。

男人从后视镜幽幽的扫了一眼车外的女孩,薄唇微微一勾,“我看你,好像很想找我算账。”

顾念现在就想赶紧逃。

此时,一辆公交车,正好到站停稳。

顾念急忙的牵着好友苏恩恩的手,飞快的跑上车去了……

公交车缓缓越过保时捷开走。

保时捷里的男人,眯起了眸子,眼底,迸射出了一抹幽光。

三年前,他因为要回美国一趟,就将找这个女孩的事儿给搁置到一边了。可,今天他竟然重新碰上了她,那么,五年前那笔账,是时候跟她好好算一算了。

宫奕辰一脚踩下油门,帅气而娴熟的打转了方向盘,车子快速的掉了头,往另外一方向驶去。

……

接下来的三天,顾念一直待在自己和苏恩恩租着的公寓没有出去过,因为她三天前,从离开A&C后遇到宫奕辰后,便一直发烧。今儿早上,才好转了一些。

苏恩恩又加了一通宵的班,大清早回来时,还给顾念买了早餐。

“我看你不像发烧,像发.骚吧?“苏恩恩开玩笑着道。想起前几天,宫奕辰看顾念的眼神,她就总觉着有些端倪。

可又说不出是哪儿不对劲。

总不能说,自己好像觉着,宫先生对你顾念大美女一见钟情了。

顾念正吃着一个面包,听到苏恩恩突然这么说,差点就呛到了喉咙。

连忙喝了几口水,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苏恩恩,最近你公司怎么就不安排你出差去了?”赶紧忙活去吧,别整天拿她开玩笑行不。

“最近公司内部在大整顿,我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都会很空闲。顾念,你是摆脱不了我了。”

“那你快约会去啊。都快三十岁了,还单着,你不急你妈也急啊。”顾念吃饱了,正拿着纸巾擦嘴,边打开笔记本电脑,开机。

虽然自己和A&C的签约泡汤了,可她还是得继续写作,毕竟,网站还有一票读者等着她更新的。

然而这会,由于被顾念说了一句快三十岁,苏恩恩顿时就急了,蹭的站了起身,单手叉腰好像只母老虎似的盘问顾念:“你几个意思了?我特么才二十五岁,大好年华OK?老娘现在很享受单身,没什么不好的。”

“好吧,你喜欢就好。”顾念打开网页,点开自己的作品去看留言。

“顾念,你真不觉得,那天……”

苏恩恩还想问顾念有没有觉着,那天宫先生看她的眼神,有种如狼如虎的感觉。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门铃突然叮咚叮咚的响起。

因为刚刚苏恩恩回来的路上就接到了一快递的电话,说她有快件。所以这会儿她也没多想,就开门了。

前几天才见过的男人,这会儿竟然就出现在了门口。

男人身穿一套暗红色西装,将他的身影,显得更加伟岸高大。

俊美儒雅的五官,好看至极。

“你……“A&C以及韩氏集团的总裁韩煜城此时竟然找到了她们家来,苏恩恩错愕得瞠大了眼睛。

该不会是因为,之前顾念拒绝了签合约,但他还是很喜欢顾念写的东西,所以亲自找上门来谈合作吧?

除了这个,苏恩恩也想不到其他原因。

韩煜城的神态虽淡淡,但口吻很礼貌:“顾念在吗?”

“在,是在!”苏恩恩慢半拍的才点了点头回答。

然后,韩煜城就越过门口,看向屋里。

里头的顾念,听见熟悉的声音,心脏猛然一抽。

那天,那男人说的字字句句,又在她脑子里,一遍遍重复着。

本来她还打算一条条的回复读者留言的,可现在,完全没了那个心情。

她以为苏恩恩会把来者赶走。

结果,她最亲爱的好友,竟然把人给直接请进来了。当下,顾念真是想给苏恩恩跪了。

偏偏苏恩恩还完全没察觉顾念脸色不好看,还劝她起来了:“顾念啊,成为编剧不就一直是你的梦想吗?咱就听听韩总怎么说吧,也许人家真的很有诚意呢。不能把机会关在门外啊。”

确实,最懂顾念的人,就是苏恩恩。

她也知道,顾念在五年前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但是后来因为很多事,那段恋情就不了了之了。顾念当时也跟她说过,她这么努力,也想要给她的前任证明下。

说白了,就是希望前任后悔跟自己分手呗。

所以,苏恩恩真觉得,这是一个能很好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时,顾念也晓得,其实苏恩恩是希望自己好。可,她真的有一千万个理由,不会把自己的作品签约给A&C。

“顾念,我代表A&C,来跟你聊聊。”韩煜城径直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心平气和点,好吗?”

“呵。”顾念用力的把笔电合上,似笑非笑的冷呵一声,慢慢的扭过脑袋,目光冰冷的盯着韩煜城:“你说,有可能吗?”

“我以为那天,你只是在说着气话而已。”韩煜城一瞬不转的凝视着她。

眼神深情至极,然而,却让顾念感到无比的恶心。

她现在就想甩他几个字,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想到就说,她很直接的朝他吐了那几个字。

话毕,苏恩恩一脸懵逼。顾念怎么回事?好像跟韩总有很大仇恨似的。

“我想跟顾念单独聊一下,你能出去下吗?”韩煜城打断了苏恩恩的神游。

顾念一怔,“韩总,那天我以为我跟您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我不清楚。”韩煜城的口吻变得有些冲,见苏恩恩还不离开,又道,“你,叫苏恩恩,在V&A工作。是一名设计师?”

“您怎么知道?”苏恩恩不明白韩总为啥查自己。

“如果你现在出去,把空间留给我跟顾念,我能让你立马坐上设计总监的位置。如果,你继续在这,那很抱歉,我只能……”

“韩总,您是在威胁我?”苏恩恩不是傻子,听出来什么意思了。

韩煜城微微耸肩,不否认也不承认。

但态度却很明显。

苏恩恩虽然很在乎自己的工作,但她更在乎顾念。而且她现在也忒后悔自己,刚刚开门让这个看着人模人样一表人才可内心是这么卑鄙的韩煜城进来了。

便很更干脆的道:“那韩总您就让公司解雇了我吧,留不住我这个人才,那也是公司的损失。”

韩煜城挑了挑眉,伸进西装暗袋,掏出了手机,正要打给V&A。

“等下。”顾念情急之下,便一把按住韩煜城的手,然后从他手里抢了手机,“恩恩,你出去吧。我正好也有点儿事跟韩总聊聊。”

“可……”苏恩恩开始怀疑,韩煜城是不是就是当年狠心抛弃了顾念的负心汉。如果真是,那她更要留下来保护顾念了。好歹打起架来,顾念不会吃亏。

“你放心吧,我有事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而且这是法治社会,我相信韩总裁也不会做一些违法的事儿。”顾念其实心里在狠狠颤抖来着。但眼下,她只能保住恩恩的工作。

苏恩恩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很不放心的走出了门口。

半响后。

韩煜城突的反手抓住顾念手腕,力度一寸一寸的抓紧。

顾念吃疼,挣扎了几下,都没法动弹。最后只好先忍着疼痛感,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想怎样?我说了,我不会跟你们合作,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吗?”

“念念,那天,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那些美好的回忆,你都忘了?我没忘。你可知道,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回到我身边吧,只要你要,我都能给你。”韩煜城字字句句说得格外深情,还将顾念的手,放到他自己心房前。他希望,念念能感应到,自己此时的每一下心跳,都是为了她而跳动的。

若换着几年前,顾念对韩煜城的话,一定会深信不疑,而且,还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那都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如今,一切都时过境迁。

她对这个男人,从最初的恨,慢慢转淡了。但此时此刻,她更加的觉着,韩煜城很恶心。

就连他的每一下触碰,自己都会觉着反胃,想吐。

顾念的表情,冷得让韩煜城害怕,她微微的抿着唇,突然一笑:“你说,只要我要,你都能给我?“

韩煜城以为自己有戏,眼睛的光泽,亮了,“是的,我都会给你。”

“那好啊,韩煜城,给我婚姻吧。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很想有个家。”

“念念,你是知道的,我,跟诗雨她……”已经订婚了。韩煜城的神态刹那间凝重得很,“你爱我,难道就不能,包容我?我跟诗雨,没有任何的爱情。她将来也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而已。我把爱都给了你,难道还不够?”

顾念以为自己早就刀枪不入了,但这会儿,却还是被这个如此不要脸的男人给刺激到了。

真是没想到,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会如此理直气壮的要她当他的金丝雀?

顾念闭了闭眼,再瞠开。目光顿变可怕,大有一种要和韩煜城同归于尽的决然。

她冷冷的瞥了一眼自己被韩煜城攥紧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悄然的从桌面,摸索到了一把水果刀。

然后,她握紧刀柄,手往前一挥,紧紧的抵在了韩煜城腹部。

只要她稍微一使力,便会伤及到韩煜城的。

刀光锋芒的闪烁进韩煜城的眼里,瞳孔狠狠一紧,喉咙变得干涩,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不可置信的微颤:“念念,你,你竟然想杀了我?“

顾念看着他,镇定的握着刀,眯眯眼:“我从不喜欢别人逼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既然不喜欢,那就只能……“

韩煜城坚决不信他的念念会狠下心来杀了自己,手往后一扣住她的后脑勺,头颅猛然逼近女孩,狠狠的堵住她的红唇。火舌,强行滑了进去,逮住她的丁香,交缠在一起。

顾念脑袋一滞,握着刀柄的手,抖了抖。

哐当一声,不自觉的,就掉到了地上。

虽然顾念没有回应他这个吻,但也没有推开。韩煜城便以为,自己在念念心目中,还是有很重要的位置的。

越吻越深,把他这些年对顾念的思念一并勾了出来。

他那只抓着顾念手腕的手缓缓松开,然后,轻轻的探入她的衣襟内,隔着内衣,开始若有似无的挑逗……

顾念被吻得呼吸不顺。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她确实很想什么都不要想,就这样原谅韩煜城。

可一想到,他几年前对自己做的,包括他今日说的话。

蓦的就彻底清醒了!

眼睛瞠大,盯着闭着眼吻自己的男人。紧接着,牙齿猛的合上,狠狠的咬了一下韩煜城舌头。

熟悉的血腥味,敲击着她的味蕾。

韩煜城虽然很疼,但这次,他不打算就此放过顾念了。

扣着女孩后脑勺的手,再次一紧。然后继续忘情的索吻。

这时,大门突的开启。

苏恩恩和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齐刷刷很震惊的杵在了门口,有点进退两难。

两人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西装男径直抬腿进去,打断了里头的暧.昧:“韩总,原来您在这。”

闻言,韩煜城一怔。

顾念也趁着韩煜城失神的瞬间,用力挣脱开了他的束缚。

由于好事被打断,韩煜城明显是不悦了,但这个男人,却是宫奕辰的特助陈辉,他只能硬生生将怒火,吞到肚子里。

韩煜城起了身,但其实他是有被撞破的心虚。更担心,陈辉会把自己今日吻不是秦诗雨的女人去告知天下。但表面上,他依然淡定,而且也好奇,宫奕辰的特助,怎么会来到这里。

是找顾念,还是找苏恩恩?

一想到,顾念跟别的男人有接触,他的心情就变得很不好。

韩煜城抬步走上前,礼貌性的伸出手,“陈特助,很久不见。”

陈辉垂下眼睑,瞄了一眼韩煜城那手,却迟迟没有跟他握手。

氛围,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韩煜城觉着,这个陈辉,不过是个特助,就如此摆架子了?

素来被追星捧月惯了的他,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偏偏,他还不能真的发飙。

毕竟,打狗也得看主人。

半响后,韩煜城收回手,“不知道陈特助来这儿,是找谁了?”

“找顾小姐。”陈辉毫不遮掩的道。

“念念?”韩煜城诧异的蹙了蹙眉,果真跟自己心里想的一样,这些年顾念有别的男人了?可是,按照他调查出来的结果,这几年来,顾念一直都把自己锁在屋里写书,除了与她合租的苏恩恩关系很好之外,就几乎是跟外界脱链了。

怎么一下子就冒出了一个陈辉?而且,这个陈辉还是很礼貌的称呼顾念一声顾小姐。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左右你心情的人,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29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