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帝娱经济公司,安静的33楼走廊上,一个身穿保洁服的清瘦身影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她拿下口罩,露出的却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蛋。

“白诺蕊白女神啊,你到底在哪呢?”

安千夏胡乱的抓自己的头发,烦躁的几乎崩溃。

她是星语杂志社的记者,几天前碰巧拍到了当红女星白诺蕊的偷……情照,这是大新闻,足以让她狠赚一笔,但是白诺蕊不单单是大明星,背景更是了不得,她就算是想钱想疯了也不会去招惹她。

可是,谁都没想到这条新闻还是爆了出来,最可怕的是,发信息的ID,是她的!

安千夏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今儿一早,她就接到了白诺蕊让人发过来的律师函。

杂志社一早就撇清了关系,打官司,安千夏是绝对打不赢的,她手里有照片PS的技术分析,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让白诺蕊相信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撤诉。

安千夏已经打听好了,白诺蕊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层楼上,她花了一大笔钱才混进来当了个临时保洁的,能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人,就是她的造化了。

她已经找了十多个房间,走廊的尽头,只剩下最后一间房间了。房间的门开着,留了一条缝,好像是有人在。

安千夏觉得有希望,敲了门再走进去,“打扰了,我想问一下,白诺蕊小姐……”

房间里,空无一人!

淅淅沥沥的水声,却从浴室的方向传了过来。

安千夏狐疑的走过去,里面的人似乎是在洗澡,这个时间能在这里洗澡的人,除了白诺蕊不会有别人。

咚咚咚——

敲门声。

门口传来好听的女音,“厉少,是我,诺蕊。”

安千夏浑身一颤,她是混这个圈子的人,听声音就能确定,敲门的人就是白诺蕊!

那……浴室里的人是谁?

安千夏僵硬的朝着洗浴室看……难不成是白诺蕊的男人?这要是白诺蕊再撞见她,她又遇见白诺蕊和男人在一起,绯闻的事情就是下辈子也别想解决了。

白诺蕊声音温柔的能腻死人,带着笑意,“我带了东西给你,我进来了哦。”

咔嚓——

开门的声音。

安千夏全身绷紧,正好,浴室的门的把手,也动了!

干净的房间里根本藏不住人!

千钧一发之际,安千夏顿如刘翔附身,在浴室打开的瞬间冲了进去,啪的一声反手把浴室的门给关上,速度快的不能再快的捂住男人的嘴,逼得他直往后退。

男人有一瞬间的诧异,下一秒,速度更快更狠,反手就扣住安千夏的手,推着她就朝着墙撞过去!

那叫一个快准狠!

“痛——”

安千夏惨叫,变动发生的太快了,充满水汽的墙飞速的朝着她的脸撞来,后果只有惨不忍睹的毁容。

那瞬间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里面的人这么残暴,她宁愿面对白诺蕊。

男人的动作猛然停住,他诧异的看着一身保洁服装的小女人,她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但是她的声音,他一下就听了出来。

安千夏!

尽管过了四年,她的声音却还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

男人手重的几乎要捏碎安千夏的骨头,他憎恨的瞪着她,她怎么就敢这样轻易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来干什么?”他脸色暗沉,极度的压抑。

“我……走错房间了……啊……”

男人皱眉,突然加重了力气。

安千夏痛的撕心裂肺,半点慌不敢撒了,“我是来找白诺蕊的!”

“厉少?”白诺蕊听到浴室有不一样的声音,疑惑的敲了敲门,“发生什么事了吗?”

安千夏像是喝水被噎着了一样,内伤,白诺蕊前世和她有仇是吧?这么拆台!

安千夏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赶紧解释,“我是星语杂志社的记者,因为偷……情绯闻的事情,白诺蕊小姐误会我了,我是来找她解释清楚的。”

“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我只是不想让她误会我,以为又要偷拍她什么了。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你就别和我这种活的艰难的草根一般计较了好不?当作没看见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白诺蕊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可是这个傻丫头,竟然就天真的以为自己有本事解释清楚误会?

男人轻蔑的推开了安千夏,冷着脸拿着毛巾擦头发,动作随意自然,淡定的把安千夏给忽略了。

安千夏捂着自己非常痛的手腕,把男人在心里咒了一千万遍,心里的小算盘却打的啪啪响,男人没有直接把她给扔出去,应该算是要帮她的节奏了吧。

好人卡啊!

“亲,感谢你一辈……”

安千夏扭过头来看清楚男人的脸,呆了。

他,精致的五官,完美的无懈可击,迷人的眼里,充斥着不容忽视的贵气。

那一瞬间,安千夏仿佛看到了世界上的最美,而与此同时,世界上别的色彩,完全暗淡,只剩黑白。

竟然是传说中帅的人一脸血的神级天王,厉陌辰!这颜值,比电视上海报上的照片还要高!

而且……他只围着一条浴巾,精壮的胸膛,劲瘦的腰,完美至极的比例,比雕塑还要漂亮,找不到半点的瑕疵!

“厉……厉陌辰?”

随便闯个浴室也能遇见顶级男神厉天王,安千夏狗血沸腾,刚得到自由的手,在包包里,悄悄的动了。

厉陌辰看着安千夏花痴的表情,皱了皱眉头,这让他有些失落,她果然认不出他来。

白诺蕊的人影出现在了浴室的门上,她的脑袋垂的低低的,欲言又止。

“厉少,今晚的宴会,伯母也邀请我了,我知道这是你的相亲晚宴,伯母下了死命令,你今晚要是没选出一个女人来,她就会对你下药用手段了。伯母也是为了你好,你别怪她。”

安千夏的耳朵都竖起来了,她确实没听错啊,厉陌辰的相亲晚宴,神级男神竟然被逼相亲,那是多么壮阔养眼的场面?

想想都好激动,要是把这条消息爆出去,那……

厉陌辰冰冷的视线如淬了冰,盯得安千夏全身冒冷汗,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脸无辜,“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也知道你……不会随便选一个女人的,厉少,我想我可以帮你的,今晚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让伯母满意。”

“……”

“当然啦,这是假的,我只是临时演员嘛。你说,可以吗?”白诺蕊的声音,隐忍着一抹紧张,细心听还是能听的出来。

富有最佳八卦精神的安千夏,分分钟理解了白诺蕊对厉陌辰的暗送秋……波,这是多喜欢厉少啊,做假的都愿意。

白诺蕊可是国民女神,漂亮温柔家世又好,哪个男人得了她都是赚,安千夏捂着耳朵,使劲儿的朝着厉陌辰挤眉弄眼,就差直接说:快答应啊你!

安千夏的态度,让厉陌辰非常不悦,他身材极高挺拔,一步靠近就把安千夏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中。

突然,他伸出手,不容抗拒的就把安千夏包里的相机给拿了过来,安千夏本能的就去抢,他把照相机前推,恶劣的抵在安千夏的鼻子上。

安千夏扑上来的手,抓着厉陌辰的手。

比他的眼神暖多了。

“你干嘛抢我的照相机?”安千夏压低声音不敢让白诺蕊听见,她使劲儿的搬厉陌辰的手指,可是奋斗了半天,连小拇指都没有移动半点。

“偷拍我的照片。”

“侵犯我的隐私权。”这是他的结论。

相机上,正赤果果的缩小版的厉陌辰,半……裸,随意的擦着头发,惊艳至极!

“我我我……”安千夏真想剁了自己的手,她丫的职业手贱,看见明星就想偷拍,这下不是把自己往火堆里坑嘛!

“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删掉?绝对没有备份!”

厉陌辰邪笑,勾起安千夏的下巴,动作温柔却又不容抗拒的霸道,“我需要一个女朋友,由你来做。”

这丫头,似乎比以前有趣了,相亲晚会,正好可以把她带回去。厉陌辰打定了主意,既然她都撞上了来,他没有不收下的道理。

安千夏混迹娱乐圈快两年了,算不得是老油条,也比新人懂得多,娱乐圈的生存法则,第一条,远离背景强大的明星。

所以,即使她得到了白诺蕊的绯闻照片,她也没有想过发表。而厉陌辰,娱乐圈一线天王,最耀眼的存在,其背景更是惊艳,厉家财阀三少,真正的豪门,动一动脚就要让A市震动三天三夜。

麻雀嫁豪门,飞上枝头变高级麻雀,毕竟是少数,豪门的水比海还黑。她冒牌当厉陌辰的女朋友,插一只脚进豪门,百分百招上各种可怕的麻烦,比如贵族夫人逼迫她离开厉陌辰,情敌千金小姐威胁暗害……

安千夏抹冷汗,觉着厉陌辰是变相的威胁她,立刻真诚的举起三根指头,“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照片我也不会带出去的,出了门我就当作没有来过这里,我要是说出去一个字,就出门被狗咬,吃泡面没调料包,喝开水被呛死。”

“闭嘴!”

他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说不出话来,死这个字,是禁忌。

“答应我的条件,我给你解决绯闻的事情,否则,两起官司,我让你把牢底坐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还有没有王法了?!

安千夏瞅着厉陌辰受伤的照相机,后悔的想死,厉天王看起来是说真的。他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随便找个她这种草根丫头就冒充女朋友,你找个千金小姐才有说服力啊!

惹上豪门灾难,性命不保,安千夏果断摇头,“我山里来的,不适合豪门,扮演不好这个高端的角色,你重新找个好呗?就算是假的,也会有很多人愿意的,比如白诺蕊小姐。”

安千夏眼珠子一个劲的朝着门口的方向移。

死丫头竟然敢把他往别的女人那里推!

厉少戾气深重,拽住安千夏的手就把她朝着门口拖——

白诺蕊紧张的站在门口等着答复。

这要是被扔出去了,两个官司妥妥的跑不掉了,以厉家和白家的势力,安千夏把牢底坐穿还真不是梦想。

她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过去,绝对不能这样暴露在白诺蕊的面前,那她再有十张嘴也别想脱身了。

怎么办?

转眼之间,厉陌辰就要去开门了,安千夏立刻八爪鱼似的黏在浴室的门上,死活不动,吓得门口站着的白诺蕊朝后猛退,“厉少,你怎么了?”

厉陌辰要把她逼到绝地,才能把她掌控在手中,他脸色冷厉,要把她给扯开,安千夏吃痛,突然尖叫了一声。

“啊——”

“叫也没用。”厉少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粗鲁的把安千夏往下扒。

两人的影子融合在一起,配上诡异的动作——

白诺蕊的身体明显的颤了颤,她瞪大了眼睛不确定的开口,“厉少?”你的浴室里,怎么有女人?

安千夏眼珠子转动,狡黠的笑了,像是盯上了邻居家公鸡的小狐狸。

“陌辰,你别这么粗鲁嘛!”

媚,嗲,浪,声音恶心的安千夏自己都想吐,偏偏她笑的风……骚,顺势,另一只手灵巧的扒在厉陌辰的胸膛上,一点点的朝着他的脖子移。

厉陌辰身体猛地僵住,她……叫他陌辰!尘封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瞬间倾泻而出,翻江倒海的几乎崩溃他的理智。

她不安分的小手,就像是一簇火苗,在他的胸膛点燃一片又一片。

厉陌辰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仅仅只是靠近,就土崩瓦解。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进攻,厉陌辰知道安千夏不安好心,也不拒绝,随心而动的把她圈住她的腰,两具年轻的身体立刻紧靠在一起。

他发疯了,此刻只想吻她。

“别急嘛……外面还有人呢,人家害羞……”安千夏手指在厉陌辰的胸口轻轻的挠着,却不着痕迹的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下面抵着她的凶器,真让她羞愤欲死啊。

她避过厉陌辰的靠近,把下巴靠在他光滑的肩膀上,眼珠子却巴巴的看着白诺蕊的影子,“外面那个姐姐,你可以先避下嫌吗?陌辰完事了,再来找你~”

厉陌辰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狠狠地掐了一把安千夏的腰。安千夏吃痛,最后一个“你”字瞬间变了味道,听起来,倒像是做某事时爽到了。

别人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白诺蕊再不可置信也清楚里面上演着什么,那两具紧紧相贴的身体,就像是针一样刺着她的痛觉神经。

这么多年,厉陌辰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从来没有碰过哪个女人,甚至是她!她是厉陌辰身边唯一的女性朋友,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有希望的,所以,默默的坚持了那么多年。

厉陌辰在她的心里,是贵不可侵的,即使是告白,她都觉得会是玷污了他。

这样的男人,站在金字塔顶端,对所有的女人,都不屑一顾。

可是,她现在看到的……

他不是不碰女人,还玩的那么激烈!

让她,情何以堪?

“你你你……你对厉少做了什么?!”白诺蕊受了刺激,恨不得把这道门给敲碎,这女人一定是对厉陌辰下药了。

该死的!

这女人的思维还真是强大,安千夏翻白眼,不耐烦的喊,“等我做完再告诉你好吗?!”

厉陌辰脸色发黑,这丫头,越说越过火,这些话,都是谁教她的?!他惩罚的捂住她的嘴巴,声音冷厉,压抑着不好说不清楚的暗火,“白诺蕊。”

“滚出去!”

白诺蕊浑身一颤,她呆在厉陌辰身边许多年了,厉陌辰虽然冷淡,但从来没有对她有过这么恶劣的态度。

她呆在这里,触怒他了!

白诺蕊心痛的滴血,却更加害怕厉陌辰的怒火,她咬着牙,匆匆的跑了出去。

白诺蕊终于走了。

安千夏松了一口气,脸蛋烧的红彤彤的,这种模仿,她绝对是有生以来最不要脸的第一次。

厉陌辰配合她,也让她非常非常的意外。

“目的达到了?”头顶,传来冷飕飕的声音,阴骘暗沉。

安千夏浑身一颤,神经立刻绷紧,这样赤果果的利用厉天王,够她死十次了,可她也没有办法不是,牢底蹲穿和惹上豪门,都不是上佳之选。

“你在说什么?人家怎么听不懂。”安千夏一脸无辜,小手顺着厉陌辰光滑的手臂朝下摸,照相机还在那只手上呢。

安千夏狗胆利用他,还发出那么浪的声音,勾……引他,不是找死麽?!

厉陌辰眼底暗火涌动,不容抗拒的挑起她的下巴,薄冷的唇贴了上去。

安千夏浑身一僵,她自认姿色平庸,脱光了也不见得能把厉天王这种极品勾上……床,可,厉天王主动来勾引她是怎么回事?

最过分的是——

他又不会负责!

安千夏大脑“嗡鸣”一阵,被突如其来的吻扰乱神智,手足无措。

感觉到她的青涩,厉陌辰餍足之后才满意的放开她,低低的热气扑到她的脸上。

“别走了?嗯?”他的声音里有一抹飘忽的宠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却让暧昧的热气节节攀升。

安千夏恍惚的觉得,她是被他宠着的,那瞬间的感觉,美妙的让灵魂都在颤动。

她差点就点头同意了——

“亲,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哦?你不了解我,我呢,是一个特别贪得无厌的人,假女朋友可不能满足我。我想要厉家三少夫人的位置,你厉少的心,贪的很呢。”

“你就别给自己找麻烦了,被我缠上,那就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你会后悔死的。”

安千夏一脸鄙视自己的朝后退,手却始终放在厉陌辰的手臂上,顺着自己的动作朝着他的手腕靠近。

安千夏的小心思,厉陌辰看的清清楚楚,他在她的世界里来说,太陌生了,要她心甘情愿留下来,还真不可能。

可是,他现在一分钟的时间也不想放她离开。厉陌辰迈着从容不怕的的步子,步步逼近。

他势在必得的视线,凶恶如狼。

睡了她,简单粗暴,她就是他的所属物,别想跑了。

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来,安千夏紧张的朝后退,心脏狂跳,厉天王眼神怎么这样?美若天仙的白诺蕊不上,要对她施……暴?

厉陌辰虽然长得帅,又多金,可被他睡了,又不会负责,她还是亏。

安千夏心一横,拼了!

她抓住相机,用出吃奶的劲儿咬厉陌辰的手腕。

厉陌辰和安千夏的距离瞬间拉近,他看着抱着自己手啃的女子,那酥酥麻麻的感觉,加重了他的呼吸。

强势的把她拉近自己怀里,厉陌辰贴着安千夏的背,恶劣的咬她的耳朵,“勾……引了我,想不灭火?”

安千夏浑身一颤,差点破功。

道上传言,厉天王高冷清贵,浑身上下撒发的那都是禁……欲的气息。安千夏抓狂,这根本就是饥不择食的禽兽!

呜呜呜——

八卦绯闻真的不能信。

“唔……”安千夏发狠的咬。

厉陌辰毫不在意,圈着安千夏,另一只手手往她的衣服里探去。

“你的勾引方式,挺另类的……不过,我喜欢。”

安千夏浑身一颤。

她看过岛国片,可从没实战过,特别还是跟这种妖孽,可任何威逼利诱,都不能让让她改变原则——

宁可白滚床单,也不能因此惹上任何解决不了的麻烦。

厉陌辰的背景,对她来说,就是烫手的山芋,沾不得,碰不得,保持一万里的距离才是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

“听说,男人都喜欢女人用舌头?”

安千夏红扑扑的脸上,勾出一抹浪……荡的笑,突然,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那小小的一处,却瞬间惊起了强大的电流,厉陌辰浑身僵硬,眼底暗火汹涌咆哮。

他对她的抵抗力,过了这么久,还是为负!

这个妖精!

安千夏感觉到厉陌辰的失神,趁着这个时间,发狠的把相机从厉陌辰的手中给抢了过来,然后猛地朝前奔,打开浴室的门就冲了出去。

她的动作比泥鳅还快,他发愣的瞬间,竟然没来得及抓住!

“安、千、夏!”

厉少脸上阴云密布,怒吼声中,隐忍着某种欲求不满的情绪。

安千夏打开房间的门,觉得安全了,这才回头看了浴室门口的厉陌辰一眼,笑的甜蜜,“厉天王,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后会无期!”

厉陌辰怒及反笑,邪魅狷狂,极具侵略性的视线让人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安千夏打了个抖,“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了,该死的禽兽,对她威逼利诱,她才不会那么倒霉,沦落到再遇到他的地步!

——

安千夏在帝娱经济杂货间换回自己的衣服时,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杂志社搭档何宵梁的信息:

我找了砖家给做了PS鉴定,白诺蕊绯闻的照片大多数都是PS的,我把鉴定传到你邮箱了,你拿去给白诺蕊看。

末了,还有一条短信,还是何宵梁的:听说白诺蕊脾气还不错,你说点好话,这事就算过去了,回来记得感谢我,三拜九叩就算了,以后每天早餐包了就行!

安千夏对何宵梁不要脸的行径翻白眼,心里却更有把握了,她有底片,又有鉴定,白诺蕊只要是个明事理的人,都不会继续追究她了。

但想到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安千夏为了自保那样气白诺蕊,还真有点心虚。

白诺蕊被气走,可能已经离开公司了,安千夏也打算离开这里,回去再打听下白诺蕊的行踪。她偷偷摸摸的从后门离开帝娱经济的时候,竟然好巧不巧的碰到了白诺蕊。

安千夏欣喜若狂,她就说她运气不差吧!

“白小姐,你好,我是星语杂志社的记者,安千夏,也是……你这次起诉的人。其实这件事情都是一个误会,我有证据不是我做的,你看看好吗?”安千夏挡在白诺蕊的面前,微笑的拿着手机递给白诺蕊。

白诺蕊带着大墨镜,脸遮了一半,但是她的美貌,气质,仍旧遮挡不住,一看就是极品美女,而且高高在上。

“呵,就是你闹出绯闻的事情来的?你还真敢出现在这里,快滚,别脏了我家诺蕊的眼!”白诺蕊的经纪人,纪晓,三十多岁的女人,浓妆艳抹,嚣张的就推安千夏。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07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