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风云,带着神秘的生命武魂,以血染衣,以骨铺路,走向无限巅峰!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风云,带着神秘的生命武魂,以血染衣,以骨铺路,走向无限巅峰!
江辰穿越了,然后是很饿,非常饿。

没有金手指,没有低智商龙套,也没有倒贴的美女,唯一有的就是饥饿。

江辰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足足两天了,可是依旧沦落街头,没有一口饭吃。

现实总是这么的残酷,毕竟生活不是演义。

而现在江辰正蜷缩着身体,缩在大街上的一个角落里面,绿着眼睛盯着一个店铺的门口。

那是一个包子铺,门口的店老板和一个女顾客正在说着什么,手中拿着一个食盒想要递给对方,江辰知道那里面一定是热腾腾的包子。

而现在,江辰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跑过去,把食盒打翻,然后抢了包子就跑。

然后,江辰站了起来。

因为江辰实在是忍不住了,肚子阵阵的绞痛感正在不断的提醒着江辰,再不吃东西,自己真的有可能虚弱而死。

这是赤裸裸的抢劫,但是对于一个饿死的人来说,这是唯一能想到的、活下去的方法。

江辰扶着墙站起来,然后开始缓慢的移动着自己身体,为了不显得突兀让人警觉,江辰一开始很慢很慢。江辰甚至想好了,自己抢了包子就走,能逃走最好。

但是要是逃不走被人追上的话,那么大不了一顿打。而且自己可以顺便装可怜,提出可以打工来抵消包子钱,那样自己就能得到一个安身之处了。

也许这样做很没有出息,也许这样根本不像是一个“主角”做得事情,但是江辰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这样做。

这样做,不跌宕起伏,也不惊心动魄,但是江辰必须做。

于是江辰跑动起来,身体开始加速。虽然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身体有些发沉,但是在这一刻,江辰还是发挥出自己的潜力来。

江辰感觉自己快的都要飘下来,然后向着那包子铺门前,向着那店老板正要递过去的食盒狠狠的撞去。

“砰”的一声,毫无意外,食盒直接被撞飞,里面的几十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远远的飞出去。

江辰的身体在地上就势一滚,拼命的抓住两个包子,拔腿就跑。

包子很烫,应该是刚刚出炉的,烫的手生疼,可是江辰却死死抓住不撒手。因为现在江辰手中握着的,在别人的眼中是普通的包子,可是在自己的眼中可是救命的稻草啊。

而另一边,店老板和那个女顾客在原地愣了好半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这种事情一辈子也没有能遇到过一两次。

但是只是短短三两个呼吸的时间,店老板猛地低喝一声,直接向着江辰追来,之后女顾客才发出一声惊呼。

江辰看着后面追来的店老板,心中一紧,用尽全力奔跑,但是突然间身体一晃。

因为江辰看到了自己最为担忧的一幕。

就看到,随着店老板的跑动,氤氲的气体在他的身后缓缓生出,就好像有一笼屉的包子正要出锅般。可是没有包子出炉,白气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然后白气中一道白色的光弧闪过,一个狼形幻象猛地从白气中冲出,隐入店老板的身体中。

店老板本来不快的速度,猛地一增,几乎四五个呼吸间就追到了离江辰不到十步的距离了。

江辰心中一沉,知道自己遇到什么了。

这就是自己着两天来唯一弄明白的事情,也是自己能确信自己穿越的证据之一。

这就是这个异世界的特色,魂者。

取兽魂之力,增幅自己,自下而上有魂者,魂师,大魂师,魂灵等等,每一境界都分为上中下三境。

身后店老板只有一个狼魂,标志着最低级魂者的修为,但是即使最低级,江辰也远远不是对手。

而江辰最为担忧的却是店老板的狼魂一使用,更是能够让他得到狼的一些特性——比如速度,狼的速度!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特殊之处,可以让兽魂附身,增幅自己,加强战力。

现在江辰只想破口大骂,自己难道就真的这么背,抢几个包子,都能引出一名魂者级别的店老板。

但是事情已经如此,脱身才是要务。

江辰的脑中急转,而只是这一念的工夫,身后店老板又拉近了三步,现在离着自己不到七步的距离了。

曹植能够七步成诗,可是对于江辰,七步的距离连一个应付当前的方法都想不出来。但下一刻,江辰突然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那个拐弯的地方,心中下了定决心,成败在此一举了。

江辰知道那里是很繁华的街道,自己要是能够冲到里面,也许能够借助人群脱身,但是要是不行的话,也只能挨上一顿胖揍了。至于能不能成为学徒、找一个安身之处,江辰看着身后店老板凶恶的样子,觉得这希望不是很大。

七步,六步,五步……

店老板离着江辰的距离越来越近,而江辰离着那个拐弯处也不过只有咫尺之遥了。

四步,三步,两步……

江辰已经能够看到拐弯处另一边的人群,而店老板的伸出的手离着自己的背后也不过只有一点点的距离。

“呼呼”,江辰剧烈的喘息着,感到下一刻自己的肺都要炸了。但是就在这最后的一刻,江辰用尽全力纵身一跃。

江辰头脑飞转的在计划着,首先自己在空中要极力的保持身体平衡,然后落地后用最快的速度滚入人群中,最后借助人群逃脱。

江辰跃起,看着与店老板的距离终于拉开了,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笑了,然后脸色骤变。

前面的人群依旧是人群,后面的店老板依旧是店老板,一切都是自己想的那样。但是唯一和自己想的有出入的就是,一辆马车正从人群中奔驰而出,直冲而来。

“砰”

几乎就在自己看到马车的那一刻,江辰就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然后世界黑了。

不是晕了过去,而是因为大量失血导致的失明。江辰能够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呻吟,能感到自己的血正向外喷出,但是自己却一点疼痛都感不到,真的!

然后是落下,江辰感到自己的身体接触到一个硬面,应该是地面。然后好像是店老板的惊慌“啊”声,随即是马车停下的声音。

“陈老,撞到了人。”

“是吗,我看看。”

没有多久,江辰就感到自己的头被托了起来,然后自己的眼皮好像被扒开了,但是江辰依旧什么都看不见。

江辰拼命的转动眼睛,抖动身体,张嘴说话,想要告诉对方自己没有死,快救自己,但是却绝望的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没有多少时间,江辰便感到自己的头又被放了下来,然后传来有人上马车的声音,随后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李安,你留下来处理,其余人回府。”

“是。”应声响起,然后是马车启动声。江辰的心沉入了谷底,心中自嘲般的想着,难道世界上的第一个穿越者是被马车撞死的吗,呵!

但是就在江辰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沉的时候,突然又有声音传来,还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几分激动和颤抖:“停车,快停车。”

立刻马车停下的声音响起来,江辰感到耳边一声闷响,却是有人直接从马车上面跳下来。然后自己的头被重新的托起,一只手把自己脸上的血迹尽数抹掉,然后江辰就感到那只手猛地一颤,沉默了。

好半天之后,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李安,你处理一下,把这个孩子带回去。记住,一定救活他,他,很重要!”

“是!”中年人的声音响起来,然后江辰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抬起来,然后好像上了马车。马车启动了,而江辰也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而意识的最后时刻,江辰心中想的是前世的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然后江辰就感到自己睡了一个很长的觉,做了不计其数的梦,然后睁眼。

其实,江辰在梦中一直在努力的睁眼,但是一直睁不开。于是当江辰终于睁开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已经醒了。

醒来的江辰用极快的扫视了一下周围,才发现自己好像又穿越了,因为眼前的一切都令人难以想象。

自己所处的是一个极大的房间,摆设考究,一张极大的床放在一侧,而自己就在床上躺着。

这是只有贵家少爷才有的待遇,而现在江辰就是这个待遇。

江辰没有多想,起身就向着外面走去,而就在这个过程中,江辰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就在江辰疑惑的时候,外面好像听到了动静,顿时呼啦一声进来一大片的人。

进来的人都是一副下人的打扮,但是每一个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是戴上墨镜就能当保镖的那种,让江辰不由的心中一颤。

而下一刻则是让江辰整个身体都抖起来,就看到那七八个壮汉集体一鞠躬,用无比恭敬的话道:“少爷好。”

“啊?”江辰直接愣住了,有一种乞丐突然变成皇帝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个人相比其他人来说比较瘦小,有着较为普通的身材,但是江辰却从他的身上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这个人才是最厉害的。

果然,这个人一开口就介绍道:“少爷,我是李安,你贴身护卫的首领,少爷你还记得我吧?”这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着自己走来,同时向着自己的手慢慢伸去。

“你?李安?我?少爷?”江辰愣愣的指着李安问道,脸上满是疑惑。

“是啊,少爷你都忘了?你白天到街上逛街去,结果不小心被马车撞了,我连忙带你回来。可是医师说你可能头受了伤,可能失忆了,忘记了一些事情,所以大家都挺着急呢。”叫李安的这人煞有其事的道。他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到了江辰的面前,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已经握住了江辰的手,然后真的像是仆人一人在自己的手上亲吻了一下。

江辰脸上满是“疑惑”了,可是内心却是翻江倒海。李安,不就是自己昏迷前被吩咐了两次的那个人,可是面前的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啊。突然间被认成少爷,难道所有的人都瞎了吗!

“少爷?可是我只是……”江辰正要反驳,下一刻就感到自己的手“咔嚓”一声好像骨折了。

“啊!”的一声江辰痛叫起来,但是面前的李安却是一脸不知情的轻轻的揉搓着江辰的那只手。

“痛,痛!”江辰留着冷汗叫道。

但是李安却只是很认真的道:“少爷,你记起来了吗?你是不是少爷啊?”

“是是是,我是少爷。”江辰只得顺着对方的意思道,因为手痛的快要昏迷下去了。江辰从不认为自己是意志坚定之辈,再说自己也没有必要在这个古怪的问题上面白白的受罪。

李安听了江辰的回答,终于满意的笑起来,轻飘飘的松开手,然后对着一边吩咐道:“少爷饿了,快送吃的来,吃饱了少爷还有事情要做呢。”

“是。”一边的人应道,然后很快的端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来。

江辰一边看着饭菜,一边揉着自己差点碎掉的手,自己惊疑不定的想着:“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端上来的饭菜是极好的,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

江辰小心的看了一遍周围的人,心里面还在思量着这些人到底干什么。

但是半分钟之后江辰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因为自己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天大的事情也要吃饱了再说,想到这里江辰内心一定,立刻大快朵颐起来。

江辰一边吃着,一边用眼睛扫视着房间中的那几个壮汉,尤其是那个叫李安的家伙。可是所有的人都是恭恭敬敬的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要不是江辰的意识很清醒,真的有一种自己就真的是一个贵家少爷的幻觉。

可是江辰不是,从刚才那个叫做李安的家伙“摸”自己的手,就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假象而已,可是他们到底想要自己干什么?

就这样心里想着事情,于是再好的饭菜让江辰觉得也是味如爵蜡了,不过为了肚子,江辰还是强行的让自己吃的饱饱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江辰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微微鼓起来的肚子,站起身来。

而这时,李安恰到好处的凑到跟前,询问道:“少爷,你吃饱了?”

“嗯。”江辰应了一声,没有多少话。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自己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李安听了江辰的话,立刻语气变得更加恭敬了,小声的道:“少爷,既然你吃饱了,那么不如现在去见一下陈老?他已经等了你好长时间了。”

“陈老?”江辰一愣,头脑极快的转动起来,这个人自己好像也听过,要是没有错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自己昏迷前听到的那个苍老声音的主人吧,可是这个人是?

看着一边李安“恭敬”的笑容,江辰心中很是明白要是自己敢有一点犹豫,那么自己就要再次经历一次“碎手”的下场了。虽然心中还是疑惑着,但是却很识相的道:“好啊。”

李安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江辰向着外面走去,穿过一个走廊,走进一个大厅,然后江辰就看到了自己要见的人——陈老。

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人,正在大厅中站着,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

江辰向着这人走去,一直走到那人不到十步的距离,那人才终于开口。同时脸上审视的表情微微收敛,变成了恭敬。

那老人微微一躬身,笑道:“少爷,你醒了。”

“哦。”江辰谨慎的回答道,却是实在不知道这人要让自己干什么?难道是,这大管家把真正的少爷给弄死了,然后找自己来顶替。那太扯了吧,难道这李府的主人看不出来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

老人看了江辰面无表情的脸,立刻露出担忧的表情来,惊道:“少爷,你忘了我了?我是你的管家陈宫啊?”

“啊。”江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到底要想干什么,不过为了自己少受一点罪,只好顺着这些人的意思来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的头被撞了一下,忘记了好多事情。”

“奥,原来是这样啊。”陈宫点点头,但是江辰却从他的嘴角看到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难道这是考验通过了?

江辰正绞尽脑汁的思考的时候,陈宫突然跨步来到江辰的面前,微微一笑道:“只怕少爷您伤的还真是不轻,有好多事情都忘了,所以我只好斗胆再来教你一遍了。”

“比如?”江辰内心微微一紧,知道快要进入正题了。

“比如少爷好像忘了一个贵族应有的礼仪,那么我们就想从礼仪入手吧,不然三天之后枫玄城的大围猎少爷你要是失礼了,可就要被人笑话了。”

“大围猎,那是?”

“没什么,只是一件小事,只是少爷获取你第一个兽魂的仪式而已。全枫玄城的十四岁的少年都会参加,少爷到时候只要跟着大部队就行,即使得不到兽魂,也没有关系,我们会给你准备好的。”陈宫微笑的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辰却感到他的微笑有点阴冷。

江辰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叫做陈宫的人,很是缓慢的道:“也就是说,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重新变成一个贵族,然后去参见那个枫玄城的大围猎,让外面的人好好的看着。”江辰在“外面的人”这几个字上面特别加重了语气。

而陈宫立刻笑起来,很是满意的道:“对,就是这样,少爷果然聪慧。”

江辰却是心中一冷,这算是说“聪明点,识相点”吗?不知道为什么,江辰感到自己面对这个叫做陈宫的老人的时候,感到压力特别的大。

不过把这些话说完之后,却是内心一松,因为自己至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说到底,这只是一个交易而已,自己能够过上几天贵家少爷一样的生活,但是想相应的也要去参加那个什么的枫玄城大围猎。

不过既然是整个枫玄城的十四岁的少年都要参加,那么应该也没有什么威胁。要知道,虽然自己现在的身体不够是十四五岁,可是自己的心理的年龄却可不止如此,自己就不信还玩不了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玩的游戏。再说自己也只能这样做,因为自己的小命就在对方的手中呢。

想到这里,江辰终于笑起来,点点头,对着那陈宫道:“我知道了,那么开始吧。”

“好。”陈宫同样在微笑,然后微笑中,把他的手搭在了江辰的肩膀上面。江辰就感到浑身一凉,下一刻就感到陈宫的手顺在自己的脊柱就滑了下去,立刻就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江辰感到自己的后背好像被刀子刮了一遍一样。

“嗯。”江辰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而这时陈宫的声音才幽幽的传来过来:“少爷,作为李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你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挺直你的腰。要知道,一个贵族,可不能像下人一样弯着腰,那样会让人误会的。”

“呵呵,是这样啊。”江辰强忍着疼痛道。

“是的,当然还有你的胳膊,也不能这样放,要这样。”陈宫一边说着,就抓住了江辰的两个胳膊,立刻江辰感到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这时候江辰终于明白这个老头为什么叫做陈宫了。因为现在他的所作所在让江辰想到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古时候宫里面的太监,而且还是最老的那一种。

陈宫的两只手顺着江辰的两只胳膊理了下来,立刻江辰就感到自己的两条胳膊都失去知觉了,而关节的地方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然后是腰、腿、头……

江辰的身体开始颤抖,汗水从头上渗出来,完全是疼的。

“陈老,陈老,停一下,我有点受不了了。”江辰终于忍不住的道,这一刻只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虽然江辰早就做到了心理准备,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这么好做,但是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痛苦。

但是陈宫根本不予理睬,继续坐着自己的事情。江辰心中一横,向着陈宫一推,就要脱离这种“酷刑”。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陈宫的手极快的探出去,闪电般的抓住江辰的双臂,像是铁箍一边死死的卡住。“咔咔”两声,江辰就感到自己的肩部一痛,下一刻自己的双臂就没有知觉了,软塌塌的在身体两边摇摆着。

然后在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是“咔咔”的两声,立刻双腿也没有知觉了,江辰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陈宫。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四肢已经全被卸掉了,立刻冷汗都下来了吗,对方想干什么。

陈宫的手然后缓缓向下江辰下面伸去,声音缓缓的道:“少爷,不要心急,要知道你可是少爷啊!”而江辰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难不成为了教训一下自己,就要把自己变成太监吧。

不过还好,最后陈宫的手停在了小腹的部位,看着江辰微微鼓起来的小腹,有点不满的道:“少爷,你可要记住,一个贵家少爷饮食是极有讲究的,以后可不能吃成这个样子。”

说着这话,陈宫在小腹的地方“轻轻”的一摸。

下一刻江辰身体一僵,整个身体都剧烈的抖动起来,脸色变得铁青。虽然陈宫只是很“轻”的摸了一下,但是此刻江辰却感到自己的肚子中,好像突然被塞进去了四五把的刀子一般。

“呕”,半响之后,江辰一弯腰,直接把刚才吃的东西尽数吐了出来。而整个身体都被汗水湿透了,此刻江辰只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掏空了一般,难受的要命。

“少爷,你看,你吃的还是有点多了。”陈宫在一边低垂着眼睛,不温不火的道。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有“咔咔”几声,上好江辰的四肢,让江辰恢复了行动力。

江辰感受着自己又重新获得的四肢支配力,狠狠的握起握拳,但是又松了下来,心中很是明白现在反抗就是找死的表现。强堆起笑容,陈宫对着陈宫语气略恭敬的道:“陈老,我知道了,受教了。”

“呵呵,少爷知道就好,你要学习的事情可多着呢。”陈宫继续道。

而江辰只是勉强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半响之后,江辰趁着下人清理自己呕吐物的时间,小心的试探问道:“那个陈老,我这次受伤好像忘了很多事情,比如我的父母,他们在哪?”

“哈哈。”陈宫一听到这个问题,微微一笑,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的哀伤,看着远处道:“少爷,你忘了?十四年前,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年老爷就去世了,是夫人把你含辛茹苦的抚养长大。”

“那我的母亲大人……”

“夫人啊?”陈宫的声音微微一顿,继续道:“很不幸,半个月前,夫人因病去世了。而少爷你也死了,不过最后还是救了过来。所以少爷,你可要好好的活着啊,你可是现在李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李铭!”

“李铭?”江辰笑了,笑的有些勉强,笑的有些苍白,“陈老,我知道了。”

而江辰的内心却是一阵阵的发寒,全死了!

老爷、夫人和少爷全死了!

老爷的死应该是正常的,可是夫人和少爷竟然全都死在半月前的那场大病中,只怕是不这么简单吧,有可能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啊。

江辰看了一眼面前的陈宫,在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铁枪一般站着的李安,心中一冽,才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有点简单了。

这件事好像不只是等到三天之后参加那个枫玄城大围猎的游戏这么简单了,这些人图谋的东西好像不简单啊!

一个贵族,所有的直系血脉全都死亡,而一群下人却从外面弄来一个人冒充少爷去参加枫玄城的大围猎,这样到底在隐藏着什么?

而且,三天后的大围猎会是这么简单吗?而且对方教训自己的手法,也一点看不出对自己有任何的善意啊。

江辰微微揉着自己的小腹,心中微寒,只怕要是自己按照对方安排的话,自己的下场好像不会很好啊。按照一般的剧本来说的话,这种情况都是杀人灭口的吧。

江辰环视一遍四周,才发现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自己把所有的人都想的太简单了。要是真的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可就危险了。

但是江辰却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缓缓的揉着肚子,只装成被刚才陈宫说的话吓到的样子,好半天之后才声音微颤的道:“那个,陈老,我好了,我们继续吧。”

“嗯。”陈宫应道,看了一眼被人重新打扫干净的大厅,然后缓缓的向着江辰走来。

之后的两天,江辰充分体会到了分筋错骨手的感觉,只感到自己整个身体的骨头都错位了,走起路来都是一顿一顿的。但是,这样陈宫却满意了,按他的说法,这才是一个贵家少爷应该的走路姿势。

而此外,江辰还被逼着记下了各种各样的信息,比如枫玄城有几条街,有几个大的家族,自己“受伤前”和谁有着交际关系,等等。

而江辰这几天一直很是配合,至少陈宫很是满意,而江辰自己也少受了很多罪。

第二天,傍晚。

大厅中,江辰正在陈宫的提问下,熟练的回答各种的问题。

“少爷,老爷和夫人的名字是什么?”陈宫面无表情的问道。

“李悦境、常云红。”江辰连思索都没有就回答道。

“少爷,枫玄城中的四大家族是那些?”陈宫再问。

“城东张家,城北黄家,城西诸葛家,还有城南也就是我们的李家。”江辰回答的一点破绽都没有。

“……”

“……”

许久之后,陈宫终于满意的一笑,顿了顿道:“那最后一个问题,少爷你为什么要参加枫玄城的大围猎。”

“这个……”江辰微微的一迟疑,立刻流畅的道:“这是因为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其中兽魂是增强武力的做主要的方法。只有不断的猎取兽魂,提升自己的魂力,才能不断变强,不被人欺压。”

“一般来说,只要体内魂力凝实,变成纯白色的气旋,就能获取兽魂成为一名魂者。但是一般来说,获取兽魂却不是越早越好,因为幼儿的身体没有发育完全,所以在十四岁时才是最佳的年龄,枫玄城的大狩猎正是此意。而我要做的就是在大狩猎上面,获取一个兽魂,成为魂者,之后振兴李家。”

“而兽魂有着优劣之比,每一种兽魂都有着强弱不同的魂技,其中自下而上,分为白蓝紫金四种颜色。这次大围猎的地点是城外的莽林,其中最为普遍的都是白色的兽魂,有极少的蓝色兽魂。所以我这次做的就是获取一个蓝色的兽魂,压下其余的各个大小家族参与狩猎的少年一头,扬我李家威名。”

……

沉默……

陈宫听了江辰着洋洋散散的话说完后,沉默许久,才缓缓的开口看着江辰,有点不相信的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

“对。”江辰很是“恭敬”的看着陈宫,然后回答。

陈宫看着江辰好半天,才满意的笑起来,连声道:“好好好,少爷表现的很好,而现在……”

陈宫的声音一顿,然后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木匣来,打开,露出里面一颗赤红色的丹丸。

“这是?”江辰一愣。

“这是凝气丹,可是不可多得的上品丹药。”陈宫缓缓的道:“后天,少爷就要参加大围猎了,你的修为太差,只好帮你一下了。吃下这颗凝气丹,就能让你体内的魂力成功凝成一个黑色气旋,达到获得兽魂的底线。”

“这……”江辰表面作出一副震惊的样子,内心却是翻江倒海,看着这颗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丹药,一阵打鼓。自己又岂止是修为不够,完全是没有修为好不好,这能让自己立刻凝聚魂力气旋,还不知道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危害呢。

再说即使没有太大的危害,按照常理的话,强行提升修为,都是以扼杀潜力为代价的吧?

就在江辰心中思索的时候,陈宫的语气已经加重了几分,催促道:“少爷!”

“啊,是是。”江辰连忙接过丹药,看着陈宫一点沙子都揉不进的眼睛,明白这事情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谁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呢?

想到这里,江辰一口把丹药吞下去,然后按照陈宫的要求盘膝而坐,炼化丹药。

丹药入口,立刻融化,下一刻江辰就感到世界一静,然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漩涡在眼前,也在胸中的魂海之中,然后不停的旋转着,转啊转。

就这样,漩涡不知道转动了多长时间,才缓缓的散去,江辰睁眼,看到的是大厅中陈宫的脸。

“感觉如何?”陈宫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落到了江辰的身上。

“还行。”江辰回答。

“嗯。”陈宫好一会才收回自己的手,满意的点点头,“少爷已经成功凝聚魂力气旋了,明天少爷再巩固一天,就可以参加后天的大围猎了。”

“是。”

“嗯,今天没有事的话,少爷就早点休息吧。”陈宫最后抛下这么一句话,向着大厅外面走去。

而就在这时,江辰突然出声叫住陈宫。

“嗯?”陈宫扭头,露出询问的表情来。

“哦,那个陈老,我觉得我礼仪上面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掌握。所以我想今晚去书阁温习一下,你看?”江辰用最为真诚的笑容展现给陈宫。

陈宫一愣,没想到江辰回提出这个要求,好半天才扔过一把铜钥匙来,向着大厅外面走去,“出了大厅,沿着小路左拐就到了,少爷可不要找错地方。还有,天黑了,少爷不要乱跑,外面可是危险着。家里面的护卫也不都是认识少爷的,到时候发生误会就不好了。”

“是。”江辰听着陈宫淡淡的威胁,脸色一点都没有变,直到陈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嘴角才微微一翘。江辰用力的握住陈宫扔过来的那把铜钥匙,慢慢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来。

大围猎啊,大围猎。你们怕一场“大病”害死两个人引人猜疑,所以想让“我”死在大围猎上面,只是不要想得这么理所当然了。

夜色中,江辰冷哼一声,向着书阁走去。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风云,带着神秘的生命武魂,以血染衣,以骨铺路,走向无限巅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1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