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人死之后魂魄要进入地府,但是在进入地府之前,要先到这些地方

【精品小说】人死之后魂魄要进入地府,但是在进入地府之前,要先到这些地方
齐雨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发,发现自己已不在正道大派十方门内。

入眼处竟然是一间简陋之极的小破屋。

意识逐渐苏醒,忽然,一大通冗杂的信息汹涌而至。

良久,齐雨才回过神来,幽幽叹道:“原来我已经死去,只是不知何故,穿越到一个同名同姓的穷书生身上。”

“你这书生也是和我同病相怜。”联想到自己的身世,齐雨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什么狗屁正道大派,为了混元都天塔的秘密就要杀我灭口!”

“齐雨,你给我滚出来!”这时,房门突然从外被撞开,走进一个三五大粗的汉子,满脸横肉,凶狠道:“臭穷酸,欠下我江家一百两银子,想装死赖账吗!”

江二虎!齐雨心中涌出一丝怒意,一串关于此人的记忆浮现而出。

齐雨家里贫穷,父亲却嗜赌如命,死前还欠下巨债。

而这齐雨偏偏只知道死读书,手无缚鸡之力,被债主江家屡次逼债上门。

这江二虎是江家家奴,每次逼债都要羞辱齐雨一顿。

让齐雨奇怪的是,明明前两年只要按期还上利息,江家不会太过为难他。

毕竟这具身体原属于一个大家族支脉,江家也不敢硬来。

到了近两个月,江家的逼债却突然急迫起来。

“臭书呆子,我警告你,三天之后再还不上债,不仅你家那几亩烂地要卖掉,你齐雨也得卖身为奴,改名姓江!”江二虎趾高气扬的走到齐雨面前,手指都快挨到齐雨的脸了。

狗腿子!齐雨怒气不断上涌,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

“怎么着,你还想反抗不成?”江二虎见到齐雨一脸怒色,不由目露凶光,手举起就要揍人。

“放肆!”齐雨突然说话,声色俱厉起来。

“我有功名在身,按我大夏皇朝律法,你一介奴才,敢对我动手,可是要被乱棍打死的!”

江二虎突然楞了一下,心虚了起来,大夏皇朝是有这一律法,他这个当奴才的人当然清楚。

后退一步,江二虎仍然骂骂咧咧:“臭穷酸,欠债还钱也在我大夏律法里,三天后还不上钱,你当上我江家奴才,看老子怎么治你。”

卖身为奴,功名自然要被取缔。但齐雨冷笑了下,江家再猖獗,也不敢让齐家的子弟当奴才。毕竟他本家的势力不是江家能比较的。

待江二虎走出屋子,齐雨眼光闪烁,慢慢整理起自己的记忆。

他本是一个破落世家子弟,不过天资上等,达到道君境界,差一步就能突破道仙屏障,成就能够夺舍的道仙境界。

修炼的境界,分别为道生、道徒、道师、道主、大道主、道君、道仙七大境界,每个大境界之间又分为十个小境界。

齐雨前世修为达到道君境界,已经算是超级高手,却因为偶然得到至宝混元都天塔,而被正道大派十方门觊觎,布下惊天陷阱。齐雨发觉上当时已然走脱不掉,于是自爆神魂,不想没有魂飞魄散,反而穿越到一介穷书生上。

“我齐雨既然侥幸重生,十方门,即便你们是正道第一大派,门中有九大道仙高手,我也要灭你宗门,让你们道统从此失传!”

齐雨下定决心,才收敛起一身怨气。

当务之急,是解决欠江家的五百两银子。

作为曾经的超级高手,齐雨有的是赚钱的法子。可是,齐雨仔细琢磨,却发现江家此次逼债透着一丝诡异。

江家算是本地的大户,放贷收利息再平常不过。而齐雨每次还利息都很准时,没理由突然逼债的。

如果,江家的目的不是钱,而是其它东西。即便齐雨还上钱,只怕江家也不会罢休。

毕竟江家是此地的名门望族,势力庞大。

而齐雨的本家根本不关注齐雨这个支脉子弟,最多每年派个佣人来收回租子。

齐雨家境贫寒,家里根本没有值得江家觊觎的东西吧。细细思考,齐雨突然灵光一闪,他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几亩田了。那几亩田本是良田,一年之前突然产量暴跌,使得齐雨本就贫寒的境况雪上加霜。

良田突然产量暴跌,本就有些蹊跷。

想到这里,齐雨立马离开破屋,走到自家地里。

只见大片碧翠的田地中,一块荒地显得特别突兀。那是齐雨家的地,自从一年前起就是这样,不管种什么粮食都长不起来,甚至连杂草都不长。

有情况,齐雨眼光掠过一道精光,他发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田地上方的空气中,灵气非常浓郁,周边地带的灵气都逐渐朝着齐雨的田地聚拢。

齐雨此刻已不是道君境界的半仙之人,只能使出最普通的望气术。

这一望去,立即发现田地深处有着一个泊泊不停冒着流水的微型泉眼。

灵泉!齐雨心里一震,终于明白江家为什么逼债这么急迫了。

无论练武还是修炼神魂,都需要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壮大自身;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起来迅速无比,反之则是事倍功半。

而灵泉,则能源源不绝的流出液化的灵气,珍贵之极。

这样的宝物,即便是江家这种望族,也要觊觎。

齐雨这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怎么办,齐雨眼珠急转。天材地宝这样的东西对修炼之人的好处极大,何况齐雨此时连道生境界都不是,如果利用这道灵泉,立即就能大幅增强实力。

但是,江家肯定已经发现此事,而且也想偷偷的占有灵泉,不想惹出太大动静。

齐雨虽然贫穷,却有个势力庞大的本家。如果他出了事,本家出于规矩也要来查清真相,收回田地。所以江家不敢明抢,三番五次的逼他卖田还债。

齐雨思索良久,才下了一个重大决定。以他如今的情况,根本无法完美利用灵泉。而且江家虎视眈眈之下,说不定他刚动手挖灵泉,江家就要狗急跳墙。

只能借势了,齐雨苦笑的摇了摇头。想他不久前还是道君,江家这样的货色,一只手能捏死大把,但现在却连自由都受到他们的威胁。

既然决定借势。当然要借比江家强的势力。

本家?不行,齐雨脑海中出现本家平时对他欺凌的记忆。如果本家得知这块田里有灵泉,立马就会收回去,不会给他半点好处。

这一块比江家强大的家族没有几个,但都是一路货色,齐雨直接忽视掉这些家族。

“玉峰商会,就是你了!”齐雨语气坚定,即便没有这道灵泉,以他的经验,再次修行也不会慢上多少。只要给他几个月的时间,区区江家,根本不用担心。

齐雨行事雷厉风行,想到就做。直接进了城,来到玉峰商会。

玉峰商会是大夏朝实力最雄厚的商会之一,江家在玉峰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而且不同于那些地主世家,玉峰商会讲究和气生财,几乎没有不好的传闻。

曲城最繁华的地带,一栋占地广大、装饰华丽的建筑非常显眼,齐雨一眼便看到在这华丽建筑的大门前,招牌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玉峰商会”。

门口不时出现几个衣着华丽的人物,满目威严,一看就知道平时身居高位的人物。

“百里兄,听说这玉峰商会将要拍卖三颗凝神丹,我可是志在必得。”

“哈哈,张兄,凝神丹能够凝实神魂,对道师境界的我们大有裨益,你一个人想独吞也不太容易呢。”

隐隐听到这些对话,齐雨不由心思一动。凝神丹不过是普通的丹药而已,他也能够炼制。靠炼丹赚点钱倒还不错。

走进商会,立即有人过来,接待齐雨:“客官,请问你有什么事。”

齐雨面色不变,装作高深莫测的道:“叫你们能说上话的人过来,我有一件天材地宝要出售给你们玉峰商会。”

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怀疑的望了眼齐雨,不过还是躬身示礼,走进办事的地方。

过了会,一个衣着华丽,气质威严的人走了出来,对齐雨道:“客人,可是你说要出售天材地宝,要知道我们玉峰商会可不是好戏弄的。”

言下之意,如果齐雨故意戏弄他们,下场堪忧。

毕竟天材地宝十分难得,即便玉峰商会财大气粗,也是急缺的。

齐雨气色镇定,开口道:“管事可知道灵泉?”

玉峰商会的管事瞬间动容,收起高高在上的目光,道:“公子,难道你有灵泉的消息。”

换脸真快,齐雨心底好笑,低声道:“我也是近来凑巧学了一门望气之术,才发现家里的田地中生了一口灵泉,知道其珍贵无比。”

“哦?”玉峰商会的管事脸色一变,语气非常和气的道。“公子既然知道灵泉之珍贵,为何还要卖出呢。”

虚伪,齐雨心里鄙视,耐住性子解释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深知。而且曲城江家似乎也知道此事。”

管事听到曲城江家,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脸上却满面微笑道:“公子不愧是读书人,深知明哲保身之道。”

随后他回头对吩咐了下人几句,一个气势迫人的侍卫出现,走到他身后,管事道:“天色尚早,不如现在便出发如何?”

齐雨当然同意,随着管事出了商会,外面马车已经备好。

三人坐在车上,管事与齐雨交谈几句,发现齐雨谈吐不凡,倒是有点意外。

拉车的马匹都是上好的良马,不多时,便来到了齐雨家。

下了车,齐雨却看到自己门口有几个衣着光鲜的人物,眼光不善。

那几个人看到齐雨出现,当即现出怒色,但看到齐雨背后的马车,却都吃了一惊。

这马车的标志显然是玉峰商会的。

带头的人立马觉察到不妙,看到齐雨走过来,当即斥问道:“齐雨,你欠我江家的钱不还,想暗中逃走吗。”

江家的三公子江立德,齐雨脑海中,出现了过往江立德欺凌他的记忆。此人不学无术,得知齐雨考取秀才之后,嫉恨之极,寻着法子找齐雨的麻烦。

心里将此人列入黑名单,齐雨不慌不忙道:“江公子,逃跑一事从何说起,再者,我们早已说好,还债的期限是三天之后,可是有白纸黑字为证的。”

玉峰商会的管事轻轻点头,出声道:“齐公子所言甚是,即便你江家势大,也不能罔顾约定。”江立德冷哼了一声,不发言语,他身后的江二虎等人都目光不善的看着齐雨。

齐雨既然借到玉峰商会的势,江家便已不足为惧。

当下,齐雨微微一笑,对管事道了声请,便朝着他家的田走去。

江立德见此色变,硬着头皮跟上前去,却见齐雨等人停留在荒田中。

管事双眼紧闭,掐了个手势,猛地睁开,一道耀眼的光芒从管事眼中射出,照射在荒田当中。

好家伙,这管事估计是道生境界的人物,齐雨暗暗吃惊,道生境界的修士只能当个小城管事,可以得知玉峰商会势力是何等惊人,

这时,一口灵泉的虚影凭空出现,流出泊泊的灵液。

“果然是灵泉。”管事眼神发亮,别看他是玉峰商会的管事,权大势大;但管事的位置盯着的人极多,没有点业绩,随时都可能被换掉。

而灵泉这类的宝物,献上一件,都足够保他几年内地位无忧,管事激动地盘算着。

江立德脸色已经铁青了,他强忍着怒火,道:“齐雨,这块田可是要用来还我家的债,你带着玉峰商会的管事来这里是干什么。”

草包,齐雨心里不屑,却不卑不亢道:“江公子,我何时说过要用这田还你家的债,再说这田也不值一百两银子。”

江立德双眼都快喷火了,在他的印象中,齐雨不过是一介文弱书生,何时敢这样子跟他讲话,虽然恨不得将齐雨千刀万剐,但他也只能继续忍着:“齐兄,不如这样如何,你将这田抵债,我江家再补偿你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我玉峰商会出一万两!”管事厚重的声音响起,他轻笑的望了眼江立德,道:“一口灵泉,你江家想用一千两银子买到,也太痴心妄想了吧。”

江立德不敢反驳他,而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对齐雨道:“齐兄,价格好商量……”

“不用了!”齐雨不容他说完,断然拒绝。

开玩笑,江家人这些天对齐雨欺凌的记忆还回荡在脑海中,怎么可能以直报怨。

虽然是前身的恩怨,但既然继承了这具肉身,他的恩怨当然也由我继承了,齐雨如此想到,嘴里不冷不热道:“这灵泉就卖给管事了。江家的钱,过几天我会还上的。”

江立德色变,话里充满威胁道:“齐雨,我江家可是曲城大族,得罪了江家,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难道你的本家会在乎一个你一个小小的支脉么?”

不待齐雨回答,管事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你江家是通州第一世家呢,齐公子勿怕,我玉峰商会有一个幻月书院的推荐名额,只要齐公子进了幻月书院,曲城江家何惧之有。”

管事为了这灵泉也是豁出去了,连幻月书院的推荐名额都拿了出来。

听到管事这话,江立德脸色铁青。通州乃大夏王朝九十九州之一,曲城不过是通州一个排不上号的小城。他江家当然不敢和通州第一世家比较。而幻月书院,更是背景广大,乃通州第一大势力,高手无数,甚至可以影响大夏朝堂。

“就凭你齐雨也想进幻月书院。”江立德撕破脸皮,大声嘲笑了起来。

“就是就是,除非你是通州齐家的嫡系还差不多。”江二虎也随着主子哄笑了起来。

幻月书院是通州第一学府,第一门派,不是家世显赫、天资上等之人,根本进不了幻月书院的大门。

而齐雨不过一介穷书生,江立德根本不相信他有进入幻月书院的能力。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玉峰商会的名额白费,之后齐雨就会成为江立德手中的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想到这,江立德收起笑容,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齐雨感到好笑,区区幻月书院,以他曾经道君境界的水平,进去不要太容易。

“且慢!”这时,管事出声了。

江立德止住脚步,道:“怎么,你玉峰商会还有何贵干?”

管事轻轻笑道,从侍卫那里拿来一张银票,道:“这里是齐公子欠你江家的一百两,还给你,把借条拿来吧。”

江立德怒气上涌,不敢发作,只好从怀里拿出齐雨家的借条,还给管事。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去。

管事将借条递给齐雨,抱拳道:“齐公子,这江家的威胁我只为你做这么多了,以后还得靠齐公子自己了。”

管事心里也不看好齐雨,但他觉得对齐雨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幻月书院的推荐名额还是很珍贵的。

齐雨心中了然,当下谢过管事。

一口灵泉换来万两白银和幻月书院的入学名额,灵泉的价格就是如此高昂。

不过齐雨还是有些遗憾的,毕竟他现在也是一介普通人。如果他自己使用灵泉,起码可以节省半年的刻苦修炼。

想到这里,齐雨对江家的恨意更浓。

齐雨备好地契,与管事一同回了玉峰商会。

当齐雨从玉峰商会的大门出来时,身上揣着一张万两白银的银票和一张幻月书院的推荐书。地契则已经卖给玉峰商会。

有了这些东西,齐雨自信能够从新踏上修炼的道路。

想到江家,齐雨微皱眉头,决定暂时住在曲城。

曲城之内,江家也不敢乱来。如果齐雨回去,说不定江家就敢下黑手,虽说不敢杀掉齐雨,派人毒打他一顿却做得出来。再说那个破茅屋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想到这,齐雨找了家客栈,开了间上等房间。

关紧房门,齐雨端坐在床上,忙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修炼了。

齐雨前世达到了道君的境界,再次修行已是轻车熟路。

生灵皆有神魂,却少有能觉察者。

而道修的第一步就是感悟到自己的神魂,由神魂再感知天地间的灵气,引气入体,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人是为一重天道生。

这一步,齐雨前世早已熟悉,轻而易举便感悟到自己的神魂,吸引到一丝灵气进入体内。

然而当齐雨想一鼓作气,准备运行功法大量汲取灵气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神魂海中居然漂浮着一尊散发着古老气息的塔。

混元都天塔!

齐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正是那座让他身陨的至宝混元都天塔。

想必自己没有魂飞魄散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座混元都天塔了吧,齐雨心下猜测,意识也随之靠近混元都天塔。

忽然天地旋转,齐雨意识模糊了起来。

刹那,齐雨惊愕的发现自己的神魂回到了肉身,而自己竟然出现在一块荒凉的土地中。

“这是哪儿?”齐雨四周打量,发现这空间只有一亩大小。除了地下的土壤,却是什么都没有。

莫非是混元都天塔内,齐雨脑中出现这一念头,不由抬头望去。

上面是一片虚无,什么都看不到。

不对,齐雨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随手便使出望气术。现在他已经是道生,望气之术的效果更加明显。

这一望去,只见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细小的荧光,这些荧光都是灵气,齐雨震惊无比。

当齐雨把目光投到土地中时,突然张大了嘴巴。

他竟然看到土地下面如滔滔江河般流动的灵液,如果说他卖出去的那口灵泉叫小溪,那他眼下的可以称作大江大河了。

一口小小的灵泉都可以卖出万两白银,那这条灵河呢。

齐雨想象不到要用什么才能换到这条灵河,世人所说的无价之宝在这道灵河面前也是不值得一提吧。

当然,齐雨没有傻到拿这条灵河去卖钱,这种消息传出半点,恐怕就要惹来杀身之祸。

齐雨前世被暗算身陨,这一世打定主意,对任何人都要保持警惕。

这混元都天塔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不能透漏给任何人,齐雨眼中露出坚决的神色。

打定主意,齐雨才开始思索如何利用这条灵河。挖开土地,这个想法刚诞生便被齐雨否决了。

从方才望气之术见到的灵河,那汹涌的灵液之势如果从一道口子里涌出来,那威力恐怕抵得上道仙的一击了。

齐雨盯着脚下的土壤细细思索,忽然泛出一个念头。

“种植灵药!”

这般浓密的灵气,肥沃的土壤,不正是种植灵药的最佳场所么。

要知道不管修炼肉身还是神魂,都要花上无数的金银财宝,到处寻找修炼资源。

如果这土地能种植灵药,齐雨不仅不必为今后的修炼资源发愁,还能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以后向十方门报仇有望。

毕竟十方门拥有九大道仙,齐雨前世离道仙只差一步,当然知道道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齐雨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住心神。任他曾是道君高手,在这般机遇之前,也无法做到处之泰然。

运转神魂,齐雨发现神魂海中的混元都天塔已然不见,而是一个小空间代替了混元都天塔的位置。意识一动,齐雨的身影出现在外界。

“果然,像使用空间灵器一样,可以随意进出混元都天塔。”齐雨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那片空间里修炼效率奇高无比,但齐雨却暂时失去修炼的兴趣。

他匆匆走出客栈,不顾街上过往的行人,推推攘攘的一路急行,走进一家药店之中。

“客官有什么吩咐。”药店里的青衣学徒笑吟吟道。

齐雨一眼望去,店内的病人不少,坐堂大夫都在病人把脉,柜台前倒是有个在熬药的大夫。于是大声道:“我要购些灵药幼苗,你们这儿可有售卖?”

青衣学徒道:“灵药之苗?这可是上等入药之物,价格……”

“价格不必担心。”齐雨冷静道。

青衣学徒点点头,才走到熬药大夫耳前低语几句。那大夫点了点头,青衣学徒领着齐雨走入药店之内,到达一处苗圃。

苗圃之上生长着一些发芽不久的幼苗,却有许多露着颓色,眼看是养不活了。

青衣学徒苦笑道:“客官,这些灵药之苗极难生长,最好考虑清楚才买。”

齐雨温和一笑,道:“我晓得,这长了黄色斑点的嫩芽可是青灯草。”

青衣学徒眼中露出一丝意外,道:“没错,正是青灯草,有舒缓血气用,没想到客人也是行内之人?”

齐雨轻笑着摇头,开玩笑,道君的见识凡人怎能想象。青灯草极难养活,百株中能长熟一株已是万幸。

“我要这青灯草的苗,三尺腾,血灵果……还有那参苗,紫罗花……”齐雨随口一张,便喊出十多种幼苗的名字。

青衣学徒惊讶无比,灵药之苗长成率极低,这人买上一堆幼苗,嫌钱多了么?摇摇头,管人家钱多不多干嘛,青衣学徒拿出一个木盆,将齐雨点到的苗子全都移植到木盆中。

“一共是两千纹银。”青衣学徒暗自吐舌,二千两银子够他建栋新居,娶个老婆了,这人却眼都不眨的付钱走人。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人死之后魂魄要进入地府,但是在进入地府之前,要先到这些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13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