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免费小说】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云夕舞一张开眼,还没回过神呢,只见一个身着华丽的美丽女人伸手朝她推过来,“云夕舞,你该死!”

噗通!

云夕舞直接摔进荷花池中,腥臭的冷水从眼耳口鼻中涌进来!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那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推自己?有没有搞错,刚滚完电梯,现在又滚进池塘。

以后出门得看黄历啊!

“啊!王妃!快来人哪,快救王妃,王妃不会水!”

“舞儿!快救哀家的舞儿,救不上来哀家要你们陪葬!”

“舞儿,老夫的舞儿呀!”

随着最后一句撕心裂肺的喊叫,云夕舞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向池底沉下去……

头,好痛!

云夕舞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古香古色且十分豪华的房间。

她摸了摸要裂开一样的脑袋,嘴角一阵阵的抽搐。

忽然,大段大段的记忆碎片涌入脑海,冲撞着云夕舞的神经,让她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疼。

云夕舞,苍穹国护国将军夜战之第五女,去年嫁给苍穹国第一美男独孤浩然为妻,为人花痴,对美男十分迷恋,成婚一年,独孤浩然从未踏入她的房间半步,足见对她是何等厌恶!

虽然新的记忆接受起来异常艰难,但是云夕舞凭借着惊人的耐力慢慢的与这些记忆融合,可是整个融合的过程让云夕舞唇角直抽,因为过去的云夕舞花痴的程度已经到了坚不可摧,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靠!这不会是传说中狗血的穿越吧!上来就玩命,这样真的适合吗?

她脑子里除了美男和胡作非为,似乎根本没有别的东西!

天哪,如果还能给我一次机会,我只想大声地对世人说:千万不要撞衫啊!

那一日,是皇太后,也就是自己姑姑的寿辰,她与独孤浩然一起来贺寿,可是却‘非常巧合’的知道独孤浩然一直喜欢自己的三姐云水袖,于是她冲过去与云水袖发生了争执,结果吗,就是那样咯!

云夕舞冷冷一笑,云水袖让自己的丫头去叫自己和她去花园小叙,而她却偏偏看见云水袖和独孤浩然卿卿我我,这真的是‘巧合’吗?

叫‘阴谋’更合适些!

云夕舞慢慢的从床上起来,可脚刚接触地面,头部就是一阵晕眩,她又重新跌在床上,疼的她倒在床上直哼哼。

这时,门开了,一个小丫头端着水盆走进来,看见云夕舞呲牙咧嘴的模样,立即紧张的小跑过去,小心的扶她躺倒床上,情绪有些小激动,“王妃,你可算醒了,您已经昏睡两天两夜了呢,可担心死奴婢了。”

云夕舞看着这个小丫头,她就是那天晚上第一个发现自己落水的人,她的贴身婢女—流歌!

见云夕舞面无表情,流歌擦掉眼角的泪水,“王妃,皇太后一直记挂着您的身子,说只要一醒就立刻禀告,奴婢这就去传话。”

流歌刚要转身离去,衣袖便被云夕舞拉住。

“王妃……”

“独孤浩然呢?”云夕舞声音有些清冷。

流歌一怔,过去云夕舞一直称王爷为夫君,今日竟然直接叫了王爷的名讳!

云夕舞挑了挑眉,“为什么一直看着我?难道我的脸被水泡过之后毁容了?”

流歌立刻回过神,低着头回道,“没没没,王妃的脸没有任何损伤。”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王妃自被水淹了之后有些不一样了,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回王妃,王爷……王爷早就回府了!”流歌结结巴巴的道。

云夕舞点了点头,心中冷笑,若是独孤浩然一直守在她身边,她念在他还顾忌那一点点浅薄的夫妻情分,也许会考虑手下留情,既然他这么不在乎自己的生死,那她就不必顾念旧情了!

挥了挥手,云夕舞轻轻道,“回太后,本妃刚刚苏醒,需要休息,请她老人家不必来瞧了,稍后本妃会亲自去请安。你先下去吧……”

流歌点了点头,“是……”

流歌才一出去,就见云水袖带着丫鬟从远处走来,脸上不禁露出难色。

云水袖在将军府时就明里暗里给王妃使了不少绊子,而那一夜她看的真真的,就是云水袖把王妃推下去的,可奈何她只是个丫鬟,人微言轻,就算说出实情,别人也不会相信。

“奴婢参见水妃娘娘。”见她们走近,流歌恭敬施礼。

“本宫的妹妹醒了吗?”云水袖口吻十分温柔,可语气却傲娇清冷。

云夕舞那个花痴,也配做她的妹妹?真不知道这个花痴给父亲和姑姑下了什么迷幻药,竟然让他们对她如此宠爱,让她这个苍穹国第一美人给这个花痴当了这么多年的绿叶!

“回水妃的话,我家王妃还在睡着呢。”流歌说的战战兢兢,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云水袖见状,冷笑一声,“本宫进去看一眼就走,让开!”

“水妃娘娘,我家王妃那夜跌落荷花池,昏睡了两日,如今头痛欲裂,还请水妃娘娘改日再来……啊!”

流歌话还没说完,云水袖身边的红莲兜头给了她一巴掌,打得流歌眼前直冒进行。

“大胆贱婢,竟然拦我家娘娘的去路,皮子紧了是不是?”

流歌捂着脸,眼中含泪,立刻跪倒在地,委屈的哽咽道,“奴婢知错,还请水妃娘娘宽恕。”

云水袖看了一眼房间,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云夕舞向来胡来,稍有不顺心就会大吵大闹,现在外头的动静这么大,她就算睡得再沉也该醒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奇怪!

而此时,房间内,云夕舞双眉紧蹙,MD,本来想好好休息休息,养精蓄锐之后再找云水袖算账,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快就闹上门来了,看来她要是不发威,云水袖还一直把她当HelloKittey呀!

“流歌,外头怎么吵吵嚷嚷的,是什么人,竟敢在皇宫之内吵闹,不要命了么?”

忽然,屋内传来一声冷厉的声音,门外的云水袖莫名一震,不光是这声音的酷寒,更是因为云夕舞这句话给她惯了一个莫大的罪名!

皇宫之内喧哗吵闹,这事若是被皇太后知晓,定会被扔去皇家祠堂反省三天三夜!

久久得不到外头的回应,云夕舞从床上坐起来,抻了个懒腰,晃了晃脖子,揉了揉脑袋,完全进入战斗状态。

做完这一切之后,房外的人也有了动静,“妹妹原来已经醒了呀,姐姐来看你了呢。”

“哦……原来是姐姐呀,流歌,快将姐姐请进来,本妃也好久没和姐姐叙旧了,正好借此机会和姐姐交交心。”

“是。”

流歌起身,将门推开,云水袖缓缓进入,在看到云夕舞的第一眼时,眼底闪过一抹杀气,这个该死的花痴,怎么没有淹死!

云夕舞将她眼中的恨意尽收眼底,但却不动声色,只是非常有礼貌的让座,并吩咐流歌上茶。

落座后,云夕舞目光慵懒的看着云水袖,这才打理起云水袖来。

我靠!云夕舞心里马上便不淡定了,这不正是在自家超市撞衫那个吗?

云夕舞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冤家么是么是么!

内心不断地翻腾着,云姑奶奶深呼吸了几下,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女人,果断的美得倾国倾城,足有让男人为之倾倒的资本,但是,女子真正的美丽不仅仅是要有一张美丽的面孔,更要拥有一颗美丽高洁的心,而眼前的云水袖,显然不是!

“妹妹前日落水,不知身体怎么样了……”云水袖关切的问。

云夕舞勾起唇瓣,这云水袖的演技堪称绝顶,不进军好莱坞真是可惜呀!明明是她将云夕舞推入水中,此时却像没事儿人似的说着关切之语,怎么说呢?真让人膈应!

“妹妹的身体已无大碍。”

云水袖有些错愕的看着云夕舞,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按理说她知道是自己推她入水应该歇斯底里的和她纠缠才是,怎么……怎么一脸平静?

不过云水袖转而一想,这丫头花痴的很,脑子也不太好使,说不定早就忘了呢……

云夕舞半垂下头,轻轻一笑,忽然问道,“姐姐嫁进宫中为妃数年之久,应该明白宫中的规矩吧。”

云水袖微微一怔,“妹妹这是何意?”

云夕舞眼底精光一闪,“妹妹方才在房中休息,忽然听见有人在房外大声呼喊,不知是何人这样没规矩,妹妹想问问姐姐,若是此事姑姑知晓了,不知姑姑会如何处置呢?”

云水袖脸色刹那变成猪肝色,随即柔声道,“方才红莲也是着急,所以才会乱了规矩,还请妹妹宽恕她这个不知深浅的丫头。”

若是闹到皇太后那里,红莲死不死的倒是其次,太后一定会怨她管教无方,从而坏了她登上皇后宝座的大计!

“呵呵……”云夕舞笑了一下,双手摆弄着手中的丝绢,眼底是意味不明的锋芒,“姐姐说笑了,妹妹哪有那样大的权利呀,要请罪也该到姑姑那里去请罪,你说是不是?”

云水袖脸上的笑意陡然僵住,狠狠的剜了一眼身后的红莲,看来云夕舞是想抓着这件事不放了,心中一紧,这件事,一定要小心处理!

只是,为何向来白痴的云夕舞会忽然变得凌厉睿智了呢?是后头有高人指点,还是被水淹坏了脑子?

就在这时,云水袖忽然看见门口闪过一个人影,她立刻朝着红莲递过去一个颜色,红莲立即冲到云夕舞脚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道,“王妃,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一点不关水妃娘娘的事,是奴婢的错,王妃要罚就罚奴婢吧!”

正当云夕舞纳闷红莲为何要这样做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低喝,“云夕舞,你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云夕舞扭头一看,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只见独孤浩然一脸冰冷的大步走进,心疼的看着正在受气的云水袖!

云夕舞大量着独孤浩然,这个男人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帅!可他周身冰冷,如同一尊冰雕,真不知道这样不解温柔的男人有什么好喜欢的,过去的云夕舞竟然迷恋了他那么多年!

咳咳,话说,过去云夕舞同时迷恋很多帅哥,独孤浩然只是之一而已!

独孤浩然大步走到云水袖眼前,此时云水袖梨花带雨,抽抽搭搭,好不可怜,独孤浩然想将手放在她肩上安慰,可是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收了回去。

云夕舞同情的看了独孤浩然一眼,他那脸上的表情简直是非人类的表情啊!

“水妃娘娘,你这是怎么了?”独孤浩然心疼的看着云水袖,心里一抽一抽的。

“瑾王,本宫,本宫……”云水袖哭天抹泪,一双泪眸可怜巴巴的看着赶来的独孤浩然。

“王爷……”此时,红莲跪爬到独孤浩然脚下,拽着他的裤脚大声哭诉道,“王爷,王妃醒来之后便一直埋怨那日是水妃娘娘推她入水,还要向太后禀报,那日王爷也是在场的,您也是看见水妃娘娘没对王妃动手,对不对?可是王妃非要诬陷我们娘娘,王爷,你可要明断啊!”红莲的眼眶红红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云夕舞冷笑,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是影后,仆人的演技也不容小觑呀!

独孤浩然怒目瞪向云夕舞,喷火的目光像是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那日之事,本王看的一清二楚,明明是你自己失足落水,为何要归咎于水袖?云夕舞,亏本王前来想将你接回府中疗养,早知你这样狠毒,本王就该把你扔在皇宫自生自灭!”

“呵!”云夕舞看向独孤浩然,眼底闪过一抹寒芒,起身,慢慢走到独孤浩然眼前,冷声质问,“王爷,你是我的夫君,在我落水时你在哪里?”

独孤浩然眉宇紧皱,不语。

云夕舞继续讥讽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当时在搂着哭的花枝乱颤的云水袖,在小心安慰她,对吧。”

独孤浩然似乎猜到了云夕舞的言外之意,一双冷眸微微眯起,酷冷的看着眼前大胆的女人,“你想做什么?”

“呵呵……”云夕舞掩嘴冷笑,“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若是皇上知道自己宠爱的水妃娘娘和瑾王有私情,给他带了一顶天下最大的绿帽子,他会怎么想!”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一个离婚男人给女人的情感忠告,不能不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15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