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她天生媚骨难自持,唯一的缓解方法就是和男人……

【免费小说】她天生媚骨难自持,唯一的缓解方法就是和男人……
“啊——”

一声娇滴滴的惊呼从头顶上传来,下一刻,天花板上的亮光里掉下来一团柔软,稳稳的落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

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天上掉女人……倒是从没见过。

孟锦熠愣愣的站在浴室门口,身上围着浴袍,手上的毛巾还没有接触到湿漉漉的头发,就已经僵在空中。

刚才,床上这个女人,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

大变活人么?

这是何等的卧槽!

细看过去,女人身上穿的服饰古色古风,像是一件嫁衣,头上还带着红盖头,就这样仰面向上的躺在他的大床上。

红盖头随着下坠的气流滑到一边,露出了一张精致的小脸,女人面带一丝惶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房间里陌生的一切。

孟锦熠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之前出现的剧烈强光已经消失不见,简约风格的欧式吊灯同样不见一丝晃动。

大脑迅速思考了一下,孟锦熠做出了一个比较合乎情理的判断——魔术!

很多对于常人来说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往往在出色的魔术师手里会变得活灵活现,看起来既神奇又自然,不留一丝瑕疵。

为了逼他早点结婚,母亲也是挺下血本的,居然导演了这样一场戏!

想到这里,刚才被惊讶到有些卧槽的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迈开脚步走到床边。

可能是不太适应房间里面的强光,女人微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脸上的两道泪痕更加的明显,泪珠甚至还挂在她尖俏的下巴上。

“喂……”

孟锦熠走到床边扫了一眼,看到女人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泪痕,正准备出口的话瞬间被卡在了喉咙里。

她刚才哭过!

孟锦熠心里又有了新的疑虑。

母亲应该不会强迫不愿意的女子嫁给他,但是如果不是母亲安排的,还能是谁呢?

或许,这个女人并不是不愿意,而是第一次出演魔术,被吓到了,所以才会流泪的吧!

孟锦熠脸上略带鄙视的盯着床上的人,“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这里的?”

女人听到声音,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孟锦熠,猛地坐直身体,眼里全是惊慌和迷茫。

下一刻,她小嘴一张一合:“@#@!#%……”

什么鬼?

孟锦熠看着女人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一串莫名其妙的话,眉头紧皱,“你说什么?”

女人红红的眸子含着泪,神色愣怔了一下,接着又开口说话:“@#$%&*%……”

“……”看女人的样子不像是乱说的,这难道是某个地方的方言吗?

孟锦熠的脸色慢慢凝重了起来,眼前的情况有些超出预料了,他不喜欢这种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

女人身上的服饰很精美,挽起的长发上带着金银簪子和珠翠珠花,耳朵上的吊坠在光照下熠熠生辉。

她精致的小脸尖俏秀美,带着惴惴不安的神色,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着泪,明眸玉酯,面若桃花……

虽然模样看起来有些稚嫩,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却是个极佳的美人胚子!

这种让人垂涎的扮相,再加上这一身价值不菲的装饰,不像是从什么山村山沟里来的。

“@&*¥%#……”床上的女人似乎越来越焦急,用孟锦熠听不懂的语言在问着什么。

孟锦熠听着女人的话,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

心里一动,孟锦熠似乎记起了什么,他凤眸眯起,微微点了点头。

他的母亲是历史学教授,也是一位资深考古学家。小时候似乎听母亲说过类似的语言。

孟锦熠舒了一口气,更加的确定这个女人的出现,和他的母亲一定有什么联系。

双臂环抱胸前,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女人,“不管我的母亲私下给了你什么承诺,我都不可能娶你,所以,一分钟之内离开我的房间!”

他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感情。这种小把戏虽然比较新颖,但是到现在已经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

话已经说的这么清晰了,这个女人如果识趣一些,应该主动离开了吧。

但是情况并没有像预想的一样,床上的女人仍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甚至急得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嘴里喃喃着他一句也听不懂的语言。

好吧,这个女人既然不识趣,那他也就不用留情了。

孟锦熠靠近床边,眉角微曲,脸上带着几分厌恶,“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现在是大年初四,从年三十到现在,这已经是母亲硬塞给他的第八个结婚对象了。就算换再多的花样,他也不会觉得新鲜,只会觉得厌烦了。

听着孟锦熠恶狠狠的话,女人眼中的泪水凝固了一下,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一下,双臂抱着膝盖缩成一团,一脸害怕的模样。

演的真像!

孟锦熠看到眼前的女人还在演戏,走过去一把拎起她的衣襟后裳,把她从床上拎了起来。

一米八几的身高,女人在他的手里显得非常娇小,足不沾地的被悬在空中,拎着走向门口。

“%¥#!”

“%¥#!”

“%¥#!”

三句相同的话从女人嘴里喊出来,一双柔弱的小手死命的推着他,大眼里的眼泪越来越多,脸上带着惊恐。

孟锦熠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应该是求救的意思吧。

演,你继续演!

他面带怒气,丝毫没有一点怜悯,也没有在意是不是会把女人弄痛,“最后一次机会,说出你是谁。别等我把你送在章教授面前,你们两个都吃个瘪!”

章教授,也就是他的母亲,章秋爱。

孟锦熠已经尽可能的压制怒气了,沉声质问拎在手里的女人,然而这个女人依然不配合,继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此时的一楼,嘎吱一声响,客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模样有些稚嫩的大男孩从外面跑了进来,看长相和孟锦熠有几分相似。

男孩身上的衣服被蹭的脏兮兮的,上面沾着泥雪和杂草叶子,一进门就直冲着楼梯的方向跑过去。

正坐在客厅翻看古籍的章秋爱被忽然响起的脚步声惊扰,抬起了头,“锦晗,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妈,我要成神了!”孟锦晗回头应了一句,脚下不停,加快速度蹬蹬蹬往楼梯上跑,一脸的兴奋。

哗啦啦——

是麻将在桌上滚动的声音,此时在客厅靠窗麻将桌前正在洗牌的人,都诧异的盯着跑上楼梯的孟锦晗,心想这孩子是不是魔怔了。

楼梯上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不清楚说的什么,但是一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可是楼上怎么会有女人?

站在沙发前的章秋爱听到这话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睁大了眸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孟锦熠的声音随着楼梯上的脚步声传下来,声音有几分气急败坏,“妈,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顿时,洗牌的四个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们走到沙发之后,几个人站在那里看着楼梯上下来的一男一女,“老孟,你儿子都已经有女朋友了,怎么你刚才还说他结婚无期呢?”

孟信琅也是一头雾水,儿子什么时候带了女朋友回家,他真的不知道,只好把目光投向章秋爱,“老婆,这是……”

楼梯上嘈杂的声音还在继续。

刚才跑上楼梯的孟锦晗这会儿又突然跑了下来,把楼梯踩得蹬蹬蹬响,那张冻红的俊脸上全是兴奋,“我成功打开时空之门了,我要成神了!”

说完之后盯着被大哥拎在手里,快步走下楼梯的女人。

几人有些茫然的看着孟锦晗,而这时候,孟锦熠已经穿着睡袍,拎着那个女人出现在了一楼的客厅里。

“妈,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我就搬出去住!”孟锦熠视线盯着章秋爱,平静中带着几分难掩的怒气。

章秋爱还在思索刚才听到的那句奇怪的语言,孟锦熠的话让她一愣,还没有说什么,就看到孟锦熠把手里的女人扔到了沙发上,面色阴冷的站在一边。

女人被放开之后往沙发里缩了缩,身体有些微微颤抖。身穿大红色嫁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泪汪汪,神色明显带着恐惧。

这年龄看起来,也刚好和孟锦熠相当。

“熠儿,她是……”看着被孟锦熠从楼上提下来的女人,章秋爱也是一脸的茫然。

看到老妈不承认,孟锦熠脸色更加难看,“她是谁,你会不知道?”

双方僵持着,气氛有些压抑,只有沙发上的女人时不时说出一句听不懂的话。

眼前的一幕有些出乎预料了,孟锦熠原以为这个女人和母亲一见面就会穿帮。现在看来,两个人好像是真的不认识,而且,这个女人真的是在害怕。

只有孟锦晗保持着一脸兴奋,他跑到沙发上坐下来,很激动的问坐在身边的女人,“姑娘,你是从哪个朝代过来的?”

“%!@&*……”回复他的仍然是带着颤抖的奇怪语言。

“小晗,你说什么呢?”孟信琅一直听着几个人的对话,发现他们都不太清楚眼前的情况,只有小儿子一副兴奋的样子,就开口问了一句。

“爸爸,我设计的仪器有了反应,刚才打开了时空大门!”孟锦晗一说就刹不住了,“就在刚才,仪器和天龙座最亮的星有了反应,引来了天上十二星宿的一道白光,正好落到我哥的房间上,光持续了十多分钟才慢慢消失,我刚准备去我哥房间看看,之后这姑娘就出现了!”

孟锦晗说话的时候,眼里是止不住的兴奋,他的话也惊呆了面前的这些个长辈们。

“老妈,你不是会古人的语言吗?你快问问小姐姐是哪个朝代的啊!”

孟锦熠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对于弟弟的话很不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总看那些修真穿越小说,整天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孟锦晗又被哥哥怼了,很不服气的反驳,“本来就是真的,要不然这位姐姐怎么会被我召唤过来?”

“召唤……咳……”孟锦熠差点一口老血梗死自己,他转过头对着章秋爱,“妈,小晗也不小了,整天神神叨叨的,你看着办吧!”

章秋爱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蜷缩在沙发上的女人身上,这身衣服看起来像是汉朝末年,某一个地方的服饰。

来家里打牌的几个人也开始议论,“你看那对儿白玉耳环,像不像前一段时间出土的那件文物?”

“你说的是那个汉墓吧,是挺像的!这姑娘的发髻也像是那个朝代的……”

……

看着一群人都在惊讶的议论,脸上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孟锦熠整个人都蒙了,一时半会儿,他的大脑突然转不过弯来!

难不成……他这个不省心的弟弟说的都是真的?!

视线重新回到沙发上的女人脸上,除了恐慌,似乎看不到她有别的情绪。

“&%¥%@#*……?”

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章秋爱忽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和女人有几分相似,同样是大家听不懂的语言。

所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如同泥塑木雕一样看着章秋爱,脸上吃惊的表情更甚了。

沙发上的古装女人原本惊慌的小脸猛然一滞,含泪的眸子亮了一下,接着她微微直了下身子,看向章秋爱,回应了一句。

孟锦熠虽然听不懂,但看她的表情和听话里的情绪,她应该是处于不安和惊讶之间,刚才章秋爱的一句话,像是让她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

“刘叔,我妈她们在说什么?”孟锦熠问身边的一个老者。

“你妈问‘姑娘从哪里来’,姑娘反问了一句,‘你能听懂我说话’。”

有刘叔的翻译,孟锦熠这才明白过来两个人交流的内容。

章秋爱看着女人瑟瑟发抖的身子,出声安慰她,“姑娘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两个人开始交流之后,女人的神色看起来平稳了一下,脸上惴惴不安的表情也缓解了一些,开始回答章秋爱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伤心事,女人越说越哽咽,又开始流泪,还不时的看一眼孟锦熠,像是在用眼神抱怨一样。

等到女人说完后,章秋爱的眸子里已经满是难以置信。

这个女人是东汉时期冀州人,嫁入幽州的萧家配阴婚,正在被巫婆按着头和一只白公鸡拜堂,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她莫名其妙的就开始下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孟锦熠。

孟锦晗听着刘叔的翻译,越来越兴奋,得意洋洋的小脸高昂着,“看吧,她真的是穿越来的!”

孟锦熠只觉得大脑有些混乱,皱着眉头看着一脸泪痕的女人,这种反科学的事情,他一时之间还有些难以接受。

与此同时,孟锦晗已经在叫嚷着要把自己发明的时光机申请专利了。

章秋爱是一个历史考古学方面的专家,对待事情比较严谨,又继续问了姑娘几句话。

“姑娘,你出嫁的时间是哪一年?”

“中平六年,少主皇帝刚继位……”

听到这里后,在场人都倒吸了口凉气,中平六年,正是现代人所熟知的东汉末年,董卓马上就要造反了!

章秋爱也很惊讶,但是现在的情况这么诡异,她还是选择先稳住女人。

孟锦熠看到两个人停止说话,沙发上的女人又开始抹眼泪了,“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是穿越来的?”

章秋爱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现在也不敢做出判断,“小晗,把你的仪器拿来我看一看。”

晚饭的时候,孟锦晗就开始神神叨叨的,一吃完晚饭就鬼鬼祟祟的溜到小花园里,原来是在研究这件事情。

坐在一旁正在嚷嚷着申请专利的孟锦晗,听到被点名,立刻站了起来。眼睛眨了眨之后,忽然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有些委屈的说道,“仪器……冒烟了……”

打开时空之门需要的能量太大,仪器有些不堪重负,一瞬间就冒烟了。

孟锦熠皱着眉头,脸色很难看,“去拿进来!”

“没用了!”孟锦晗磕磕巴巴的说道,“它冒烟之后,四处乱窜了一下,就……就怼到假山上,撞……撞碎了!”

客厅里的吵闹还没有结束,孟信琅的一群牌友又开始议论了:

“老孟啊,这小晗才19,竟能鼓捣出切开空间的玩意儿来,看来对相对论研究的很是深入,挺不错,让他来我们物理研究所呆两年吧……”

“老孟啊,我们考古研究所最近有一个东汉末年的研究项目,这个姑娘对我们有些用处……”

“老孟啊,……”

一群科学家整天聚在他们家里打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群广场舞大爷大妈呢!

孟信琅也是神色凝重,缓缓开口,“这姑娘的确不像是现代人,头部和四肢的比例和咱们有些出入,从遗传学上来说……”

听到这些长辈们这么淡然的评头论足,颇有参观动物园的感觉,孟锦熠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这些个老家伙这么淡定呢?

这可是现实版的穿越啊!就算是科学家,也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吧!

这些人都是国内各个领域的活化石级别的权威鼻祖,掌握着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秘密,任何一个都不是简单人物。

“又是你惹的祸!”孟锦熠面色难看的盯着自己的弟弟。

孟锦晗已经十九岁了,智商极高,16岁便考入了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现读大三,从去年迷上当下流行的玄幻穿越小说之后,便走火入魔,以科学去论证书里的扯淡理论,并立誓会研究出个所以然。

孟锦熠对此很是不屑,念在他成绩还算过得去,也没多管,但是这一帮老古董却对孟锦晗很是喜欢,还经常鼓励他。

“哥,你别……别老是吼我!我现在也……也是大人物了!”孟锦晗看着哥哥怒气冲冲的目光,心里有些胆怯,跑到章秋爱身后躲起来,“你不是说要回公司吗,那就赶紧走吧,年……年都过完了!”

每次看到孟锦熠刀锋一样凌厉的目光,孟锦晗就被吓得说话哆哆嗦嗦,但是又不服气。

章秋爱还在和神秘女子交流,面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看起来完全是相信了女子的身世来历。

女人从沙发上跑过来抱住章秋爱,眼泪汪汪,一脸感激的样子。

“小晗,去拿纸笔来!”一直忽视两个儿子的章秋爱终于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小儿子说话了,“要毛笔!”

“哦。”孟锦晗应了一声,就跑开了。

孟锦熠这才双手环胸,满是疑惑的看了一眼陌生的女人,问道,“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秋爱轻轻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下来,“真没想到,小晗居然真的把一个古代的人带到了我们的家!”

孟锦熠听到母亲的确认,更加的觉得不可思议,“她真的是……”

“是真的!”章秋爱带着女人来到孟锦熠面前,“这位姑娘刚才以为你会伤害她,所以误会了你,现在想向你赔礼道歉。”

“道歉?”孟锦熠有些吃惊,此时再看看女人,那张小脸上的不安虽然还没消散,看起来倒还聪明,许是察觉到自己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古代的女子要学的礼德很多,何况她还是个大小姐呢!”

母亲都这么说了,孟锦熠再不愿意相信,也只能相信了。她可是一眼就能看出古董年代的专家,刚才也和姑娘交流过了,想必已经很周密的分析过了。

“那,我们怎么接下来怎么办?”孟锦熠皱着眉头,“小晗的仪器已经摔坏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

章秋爱问,“为什么要修复?”

孟锦熠指了一下红妆女子,理所当然的说道,“送她回去。”

章秋爱摇了摇头,笑了,“她已经被人配了阴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孟锦熠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配阴魂是和死人结婚,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按照章秋爱的话,这个姑娘是东汉皇室的远亲,勉强算是贵族女子,要嫁的人是西汉三杰萧何的后代。

在那个动乱的时期,结了阴婚之后,这个姑娘大多是要给丈夫陪葬的。

孟锦熠听到母亲的话也惊讶了一下,再一次看向红妆女子,没想到她还是个贵族大小姐。

只是可惜,古代的女子注定是男权社会的陪葬品,自古红颜多薄命,都逃不脱悲惨的结局。

红妆女子被孟锦熠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然,用袖子遮住了脸,不知道是羞涩还是胆怯。

“她应该是个庶女,”章秋爱继续说道,“如果是嫡女,就算家道衰落,也不至于被人配了阴婚,就这样葬送青春。”

“那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她?”多出一个人,总要想办法安置一下,“要不然送到博物馆去?”

章秋爱忽然眸子一亮,声音柔和了很多,“熠儿,这可能是天意。”

“什么意思?”孟锦熠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果然,章秋爱很慈爱的拉住姑娘的手,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这姑娘还没有结成阴婚就被打断了,跨越时空来到这里,恰恰掉到你的房间里,这可能是你和她上天注定的缘分!”

“而且,这姑娘是个大家闺秀,出自名门,妈很喜欢这个姑娘,也想让她留在咱们家……”

孟锦熠打断了她的话,“所以,您的意思是,要把这个古人强行塞给我做老婆了?!”

一个现在人,娶一个两千年前的古人,这根本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怎么能叫塞呢?”章秋爱又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

古代人又怎么了?这姑娘生的花容月貌楚楚动人,配自家儿子正合适。

“我不娶!”孟锦熠对此很是抵触。

“你放心吧,古代女子德行好,嫁鸡随鸡,没有那么多想法,只知道相夫教子,不会影响你工作的!而且,以后妈妈给你们带孩子,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怎么样?”

“章教授,您是觉得您儿子有多不堪?”孟锦熠很是受伤,缓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您为自己挑儿媳妇,是不是只要是女人就行?”

章秋爱又岂能听不出儿子的怨念,不过她也瞅了孟锦熠一眼才说,“那你说,你喜欢什么姑娘,你没时间找,我和你爸去帮你找,你都28了,恋爱都没谈过,眼看着你爷爷奶奶,还有我和你爸都越来越老,你好歹往家带个姑娘啊!”

孟锦熠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章秋爱又继续说,“不管你公司做多大,人多能耐,以后还是要和一个女人过一辈子的,成家立业,这四个字,自古就……”

说到这里,章秋爱忽然想到了什么,扭过脑袋对着女人又叽叽哇哇说了一句话,孟锦熠虽然听不懂,不过看女人听罢之后,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看!一千八百年前的古人都知道先成家后立业的道理,比你强多了!”章秋爱对着儿子开始数落,“不然老祖宗们,为什么结婚都那么早!”

孟锦熠听得满头黑线,不打断继续纠缠了,古人结婚早是因为寿命短好吗?他不想和这个强词夺理的老妈继续争辩,转身就打算上楼去。

“慢……”忽然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传来,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很悦耳。

孟锦熠一怔,然后转过了身子,接着就看见女人抬起了自己的宽袖,露出了精致的小脸看着他,模样还有些稚嫩。

“等……”她又说了一个字,甚至这个字说出了口,她还仔细的想了想。

看到这里,孟锦熠眼里闪过一丝愕然,这个女人看起来挺聪明啊,她是发现她嘴里的话和我们的话,听多了其实有些相像吗?

这时候,孟锦晗从书房拿来了笔墨纸砚,然后很配合的摆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并把纸铺展了开来。

纸笔放好了,女人感激的看了章秋爱一眼,之后伸出右手颤颤巍巍的拿起毛笔,左手拉着大红宽袖,在砚台里沾了沾墨汁,快速的在纸上从右往左写起了字。

孟信琅的一众牌友已经回到了棋牌室,里面又响起了打牌的声音,相比起来,客厅里面就显得安静多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女子名叫刘芊月,此时一手握着毛笔,另一只手拉着袖子,正在低头写字。

表面上的平静难以掩饰她内心的波澜。

被一道白光带到了这里,周围全是陌生的事物,甚至语言都不同,她听不懂周围的人说的话,也没有办法让他们听懂自己的话。

自幼在家闲读过《淮南子》和《山海经》之类的古籍,她猜测自己可能是误入了别的世界。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首先要做的是自保,然后尝试着和身边的人交流。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偶然看到了墙壁上书画里面抄录的道德经,这本书她也读过。猜想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文字应该是通用的,于是想到了和这些人交流的方法。

还好眼前的中年妇女能够听懂她的话,替她找来了笔墨纸砚。

看女子动了笔,本打算离开的孟锦熠思量了片刻,最后还是折回来站在了茶几旁,看着女孩笔下那漂亮娟秀的字迹。

[公子贵安,小女姓刘,名芊月,不知何故,掉落此地,适才小女看到屋外已是夜半,许是打扰了公子歇息,和公子对语两言,察觉语言不通,得幸夫人能与我言语几句,特此借来墨宝,求得公子见谅……]

女人写完之后,把毛笔稳稳的放在了砚台上,然后双手捧着这张写了字迹的纸,递到了孟锦熠面前。

不知怎的,这样俯视女人的时候,孟锦熠的心跳猛不丁的漏掉了半拍。

这张纸的内容在女人书写的时候,他已经看完了,也知道了这女人,叫刘芊月。

但是,他还是接了过来。

这就是她刚才所说的赔礼道歉?

“芊月,郁郁芊芊,春花秋月。”章秋爱感叹了一句,接着她又看向孟锦熠说:“姑娘特地写了这些,是对你的礼节,你得回她。”

孟锦熠皱眉,很怀疑这又是老妈-的计谋,“怎么回?”

“写呗,来而不往非礼也!更何况你说的话她也听不懂!”章秋爱向桌子上瞥了一眼,示意他桌子上还有多余的纸。

孟锦熠顿时一脸郁闷,二十一世纪了,让他用毛笔写字?

看了看手里女人写的漂亮有力的正统汉字,再看看女人面露胆怯和期待的脸,他本想就这么走了,剩下的事情就由他母亲处理的,可这时再看女人那张脸,白嫩的皮肤上脸颊红润,小而翘的嘴巴上落着正统的红色,那双邪魅而大的眼睛上,睫毛长长,泪珠还没彻底消散……

在她的眼睛又缓缓的眨了一下之后,他竟然鬼使神差的拿起了桌上的毛笔,然后弯下身子,直接在那张纯白的纸上,刷刷几笔,写了两个大字:无妨。

“噗……”看到那两个字,站在一边的孟锦晗毫不客气的笑了,“哥,你这字写得真好看,和出了车祸似的!”

“闭嘴。”孟锦熠冷冷的一眼扫过去,孟锦晗顿时又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不再说话了。

回了礼之后,孟锦熠就准备上楼去,但是视线扫了一眼红衣女子,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在纸上写的两个字。

她纤纤玉手捂着嘴巴,难掩一双大眼睛里面的震惊之色。

这个女人是在嫌弃他写的字丑吗?

孟锦熠返回来,一把抓起那张纸,面色阴沉的上楼回了房间。

看到把她提溜下来的男人离开了,也察觉到面前的人没有恶意,芊月觉得,自己这次突然来到别的世界,一定是好运的遇到了好人家,她是不知该如何回去,只能先问问这里的情况,寻找一些线索了。

“夫人,这是何处?”芊月等孟锦熠彻底没影的时候,她这才用自己温婉糯糯的嗓音问了章秋爱一句。

章秋爱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姑娘,从商周秦汉一届一届的改朝换代,到了你们那个年代,社会又开始动荡了,对吗?”

芊月一愣,心想这位夫人竟然对历史这么熟悉,难道这里是大汉国外的疆域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她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是。”

“那姑娘可知,从西周到汉朝中平年,期中度过了多少年?”

芊月冥思片刻,然后回答:“一千两百余年。”

听了这个回答,章秋爱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姑娘从小也熟读了不少诗书。

“姑娘知道改朝换代就好,你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别的世界,还是你生活的地方,只不过距汉中平年间,又过了一千八百年而已。”

芊月大致理解了这其中意思后,她的小脸上果然满满的震惊,不知该如何去接受这件事情。

章秋爱虽然表现理智,但凭空来了一个古代人,她也是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和震惊,而后她问:“名字叫芊月?”

“嗯。”

“那我唤你月儿如何?”

“好。”

“月儿,你之前说你在进行冥婚?”

提到冥婚的事情,芊月的眉头又皱起了,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小脸又开始忧伤,“我与萧郎自幼订下婚约,后来他随父亲出征,并许我承诺,会在五年后回来与我结下姻缘,却不料……”

却不料,这一走就是天人永隔。

芊月的父亲本想退掉婚事,但是萧家不同意,说是未婚就赴黄泉,下一世只能投胎为畜生便不能做人了,坚持要完婚。

“那你便同意冥婚了?”章秋爱听着芊月谦卑有礼的简述这件事,她不由的更加同情这个姑娘了。

“夫人,我起初同意这件事,是甘愿的,姐姐知会我,如果这般与萧郎结为夫妻,在异世我们也是一对儿夫妻,却不曾想,我是要同萧郎陪葬的。”

说到这里,芊月眼里的眼泪又吧嗒吧嗒掉落了下来,许是年龄小,又遇到了一个能听懂她说话的好心人。

她擦了擦脸颊的泪又说,“我读诗书,读《白头吟》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我与萧郎情投意合,曾山盟海誓,并不惧怕与他到阴间再续姻缘,可却在出阁之日得知萧郎是被萧伯父害死的,我也只是父亲的棋子……”

听到这里,章秋爱满是震惊。

古人为了权势地位,骨肉相残的事情比比皆是,并不算惊奇。

她震惊的是,芊月这个柔弱的姑娘居然不惧怕死亡,愿意为未婚夫殉葬,悲伤也只是感叹自己的凄凉命运。

“月儿,你芳龄几何?”

“刚满十八。”

才十八岁,比她二儿子孟锦晗还小一岁,不过在那时候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

她是历史学教授,对历史有一种深爱,如今看着和她的事业拉扯上关系的女孩子,又听了她的讲述,她看着这个小姑娘,心里满是同情和喜欢,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月儿,那你可还想回去?”

“只怕现在,拜堂的正殿已经刀光剑影了,夫人,您可知回去的办法吗?这婚……我还没有完成……”芊月也许是不忍她的未婚夫下一世不能做人,才这样说的。

章秋爱从她的眸子里面也看到了一些惧怕,知道她其实也不想就这样死去。

“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你在为难之时来到了这里,那就不回去了,姨母收留你。”章秋爱说的很果断,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只怕你也回不去了。”

她从年轻时就老想要一个女儿,但第一胎孟锦熠是个男孩,之后她和孟信琅忙于研究事业,年龄很大的时候意外有了第二胎,她多想第二胎是个女儿,可生下来还是个带把儿的。

现在阴差阳错变来了一个大姑娘,她很是开心,甚至她真的认为这是不是就是冥冥注定。

这姑娘,不仅能帮助她进行对历史的研究,还知书达理,嫁给她的儿子很般配。

就算婚事成不了,这姑娘今年才十八岁,就当自己有了一个女儿,也挺好的。

芊月听了这话后眸子通红,有些不敢相信,“夫人,您……”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她天生媚骨难自持,唯一的缓解方法就是和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2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