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女子被施暴257次,只因太漂亮?连办案民警都….

【精品小说】女子被施暴257次,只因太漂亮?连办案民警都....
“叮铃铃——”一阵嘈杂的闹钟声响彻在整个房间内,躺在床上的某人许久才从被窝里伸出手,准确地抓到放在床头边的闹钟,往地上一扔,闹钟霎时便四分五裂,烦人的声音也随之停止,床上的人满意的翻了个身,继续睡死过去。

“砰——”房门被人狠狠地踹开,便见安琪叉着腰站在房门口,随后又听见女高音似得怒吼声,“苏瑶你个小婊砸居然还在睡!今天开学第一天你是想迟到吗!”回应她的却只有乌鸦飞过的声音……

见床上的人毫无反应,安琪快步走到床边扯开被子,将还在睡梦中的苏瑶给拽了起来,使劲晃了晃“快给老娘起来!”

苏瑶依旧毫无动静,还顺势趴在了安琪的怀里,嘴里还念叨着:“烤鸭,我最爱的烤鸭,别跑,乖乖让姐姐吃了你,嘿嘿。”

安琪嘴角抽了抽,无语地将苏瑶往床上一推,她便呈大字型躺回床上,拍了拍手,清了清嗓子,安琪将双手放至嘴边,大声地喊道:“欧阳修来啦——”

床上的苏瑶突然睁开了眼睛,倏地坐起身,“啊,欧阳修来了,在哪呢在哪呢,啊啊啊完了完了我衣服呢,哪去了哪去了!”

安琪满意地笑了笑,看着眼前蓬头垢面慌慌张张找衣服的女人,走过去拎起她的耳朵。

“啊疼疼疼疼。”苏瑶被迫转过身,看见了安琪那张熟悉的美艳的脸时,瞬间明白了过来,打掉安琪的手,“我靠,你又玩我。”

安琪双手交叠在胸前,一脸傲慢地说,“怎么,不服砍我呀!”苏瑶果真一脚踢了过去,安琪轻轻松松便躲了过去。

“你想打的话,今晚跆拳道馆不见不散,不过我现在要提醒你一句,距离你上课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从这里到学校要十分钟,也就是说你现在只剩十分钟的时间整理仪容仪表,哦,对了,老娘今天要去跟帅哥相亲,可没空……”

还没等她说完,苏瑶已经像一阵风一样跑出房门,嘴里骂道:“哎呀我去你大爷的,明明调了闹钟的,怎么又睡过头了!”

安琪无语地看着地上摔得稀巴烂的闹钟,头痛地抚了抚额,这个女人,该怎么说她好呢。

五分钟过后,苏瑶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房门口,嘴里还叼着个面包片,含糊不清地说道,“快,安琪,快送我去学校。”

安琪淡定的理了理头发,“不是说了么,我今天要相亲,没空送你。”苏瑶翻了个白眼,随后转过身,摆了摆手,留下一句:“哦,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安琪正奇怪她今天为何如此听话,便听见她又淡淡地说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今年第十次相亲了,唉,你也别太气馁,长得丑没关系,万一那个帅哥瞎呢,祝你这次相亲成功,我的好安琪。”

“嘭——”椅子摔出门的声音夹杂着安琪的怒吼声,“苏瑶你找死!”而苏瑶早已跑出门,不见人影。

苏瑶背着她的包包一路哼着小调儿,看见谁都得打个招呼,“嘿,大娘,要去买菜哪,几日不见,你又年轻了。”隔壁大娘手里拿着菜篮子,听见苏瑶的话,脸上抑制不住的欢喜,笑着斥责道:“你这臭丫头,整天嘴巴跟抹了蜜似的。”

看见老大爷在散步,苏瑶又说:“大爷,散步哪,上次我见您硬是把一桶水给扛上了八楼,连气儿都不带喘的,您这身体啊真是倍儿棒!”老大爷笑眯眯地说道:“哈哈哈,我每天都锻炼着哪,虽然老了,这身体啊可不比年轻人的差。”

一路走来,几乎将路人都问候了个遍,苏瑶这才心情极好地走进学校,经过操场时,许多男同学打篮球,苏瑶一眼便看见那个高大的熟悉的背影——欧阳修,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他顺手擦去,侧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阳光帅气。

苏瑶看得呆住,无论何时,他总是那样迷人,这样的男人要是是自己那该多好啊!这边苏瑶正低着头胡思乱想加傻笑中。

却听那边一声惊呼,“哎!那边的同学,快让开!”苏瑶傻笑着抬起头。

“砰!”一个物体朝着自己飞了过来,苏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便只觉头晕目眩,身体失重,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了操场上,大白天的,怎么有那么多星星?来不及想太多,苏瑶已经晕了过去。

“呜呜……老爷,夫人,大少爷……对不起,是奴婢没照顾好小姐,奴婢该死,求老爷夫人责罚。”

“秋竹,我看你平日聪明乖巧,怎的今日就犯了糊涂,让小姐扭到脚不说,还撞到了假山,幸亏瑾一及时发现,否则岂不是要出大事!”丞相苏庆之满脸严肃,看着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瑟瑟发抖的丫鬟秋竹,厉声斥责。

“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该死。”秋竹跪在地上,吓得直磕头。

“现在只求菩萨保佑,让琅儿平安无事。”丞相夫人秦雁柔拿手帕抹去脸上的泪水。

“爹,娘,还是先问清玲琅伤势如何,这些事晚点再说也不迟。”丞相长子苏瑾一指着从内室走出来的安大夫说道。

丞相点了点头,语气有些焦急地问道:“安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伤势严不严重啊?”

“回丞相,小姐的脚有轻微扭伤,倒不怎么严重,好好休息几日便能康复,就是…就是头部受伤有些严重。”

“那是否会留下什么病症?”丞相再次追问。

“这个要等小姐醒了才能知道,不过丞相不必担心,待我开些外敷和一些调养身体的药,给小姐好好调息调息,相信小姐很快就能醒过来。”安大夫恭恭敬敬地答道。

闻言,室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秦雁柔和苏瑾一纷纷跑进去看望苏玲琅。

“有劳安大夫了,来人,带安大夫下去领赏。”丞相让下人送走安大夫,随后也走近内室。

秦雁柔看着床上的苏玲琅,额头上被白色的纱布包着,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满含心疼,呜呜的哭着。

“好了夫人,你就别哭了,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琅儿一定会没事的!”丞相看着自家夫人梨花带雨的样子,有些无奈地说道。

“娘,放心吧,安大夫也说了,玲琅很快就会醒的,您别太伤心,小心身子。”苏瑾一拍着秦雁柔的背柔声安慰道。

秦雁柔却更是止不住的哭着,”我就是心疼啊,琅儿从小就没让她受过伤,这次伤的这么严重,琅儿怎么受得了,让我这做娘的怎能不担心啊!“说完拿着手帕拭了拭眼泪,旁边的秋竹连同其他几个丫鬟也是吓得眼泪直冒,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是呜呜的哭声。

“啊吵什么吵,烦死了,知不知道我……”苏瑶被耳边这些嘈杂的声音吵醒,怎样都行,就是不能打扰她睡觉,于是,苏瑶咆哮了。

可话说到一半却怔住了,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以及站在床边又惊又喜地看着自己的一干人等,苏瑶眨了眨眼,这是哪里?这些人都是谁?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琅儿,你终于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疼不疼?哎哟谢天谢地!”苏瑶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梨花带雨的女人,皱了皱眉,:“你们是谁?”苏瑶问了句,这不问还好,一问秦雁柔哭得更是厉害,一把将苏瑶抱在了怀里”我的琅儿啊,你不认识娘了嘛,呜呜呜。”

“咳咳咳,这,这位大娘,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苏瑶拼命推开紧紧抱住自己的妇人,再不松手,明天头条就是“一花季少女被一妇女拥抱过度,导致其窒息而死”妈呀,我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丞相连忙上前拉开自家夫人“夫人,夫人,你先别激动,先放开琅儿!”

好不容易把秦雁柔拉开,苏瑾一上前抱住自己母亲柔声安慰着。

一得到自由,苏瑶连忙拍了拍胸膛,连连呼吸了好几口,还好还好,还活着,正庆幸着,便听见丞相问道“琅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们是谁了?”

苏瑶抬头看了他一眼,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她记得自己在操场上看欧阳修打球,后来貌似被球给砸晕了过去,再接着醒了之后就看见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自己眼前晃,看样子也不像在拍电视剧,苏瑶伸出双手,洁白如葱,十指纤长,很明显不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因为经常练跆拳道而起了几个茧,而且也比这双手大很多,难道……

苏瑶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吞了吞口水,伸出手在自己脸上捏了一把,“嘶—”好痛,痛,就证明不是在做梦!苏瑶扯了扯嘴角,干笑了两声,哀嚎起来,“什么鬼啊!!”随后两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还听见了几声惊呼“琅儿!”“小姐!”

妈呀,这狗血的剧情,她居然,穿越了!

不知晕睡了多久,苏瑶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黑夜,苏瑶动了动身子,坐起身来,发现床边趴着一人,似乎已经睡着,这才想起自己穿越的事情。

苏瑶伸出手碰了碰她,那人立马惊醒,用手揉了揉眼睛。

“小姐,你醒啦!”秋竹又惊又喜地跳起来“我去叫老爷和夫人。”

“等等。”苏瑶叫住她“我忘记了很多事情,你跟我说一说,包括我是谁,还有这是什么年代。”

秋竹眼里溢满泪花,吸了吸鼻子,抽抽搭搭地将所有事情说了一遍。

苏瑶这才知道,这是一个架空朝代,她所处的这个国家名为“安南国”周围还有其他四个国家,分别是“祈天国”“浣月国”“珓止国”以及“流火国”。

当朝皇帝名叫沈彦,安南国本是极不起眼的小国,不过在沈彦的领导下,国家实力倒也日益渐长。

而她,是当朝丞相的女儿苏玲琅,今年刚及笄,有一个哥哥及一个弟弟,哥哥苏瑾一今年18岁,在临华书院念书,为人聪明善良,长相也俊逸,在书院里很受欢迎。

弟弟苏瑾褀今年十岁,在临华书院里学的武术,平常没课的时候在家里太淘气,经常会被罚禁闭,而这两天他又因为贪玩打碎了父亲最心爱的翡翠玉瓶而再次被关进了小黑屋……

搞清了一切,苏瑶,哦不,应该是苏玲琅便觉得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到这里,那就好好在这边生活吧,反正自己在现代也只是一个孤儿,没爹疼没娘爱的,在这边有家人倒也不错,就是有点舍不得安琪那个小蹄子,平时都是她在照顾自己,虽然两人经常拌嘴,可对彼此来说却是最重要的朋友。

唉,也不知道安琪怎么样了,会不会到处找我呢?苏瑶正胡思乱想着,秋竹却跪了下来,哭着说道。

“小姐,都是奴婢没照顾好您,害得您受了伤,求您惩罚奴婢吧。”

“哎哎哎你别跪我啊,快起来快起来!”苏玲琅连忙伸手去拉她。

“要不是奴婢,您也不会失忆,小姐,奴婢对不起您。”秋竹却是跪着不肯起来。

苏玲琅叹了口气“唉,你先起来再说,我不怪你,只是失忆了没什么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赶紧起来!”

秋竹抽抽搭搭地看了苏玲琅一眼,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苏玲琅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奴婢叫秋竹。”

“秋竹,这么好看的姑娘不要随随便便就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也是,秋竹今年17岁,因为是孤儿被丞相收留,虽出身贫困,长相倒也清秀,瓜子脸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弯弯的柳叶眉,乌黑的长发绾成了丫鬟髻,白皙的脸上却因泪痕而显得有些狼狈。

苏玲琅伸手擦去秋竹脸上的泪痕,秋竹却已呆住,愣愣的看着苏玲琅不知所措。

“看起来你比我大吧,以后可不准随随便便就跪我。”苏玲琅说道,动不动就跪的,她是真的不习惯呀!

秋竹受宠若惊地说道“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我说不用跪就不用跪,你不听我话了?”

“奴婢不敢!”秋竹忙不迭又想跪下,被苏玲琅一把拉住。

“唉,刚说你就忘了,以后慢慢习惯吧,在我面前不用跪。”

“是,是……小姐。”秋竹战战兢兢地答道。

苏玲琅伸了个懒腰,兴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整个人有些疲惫。

“这么晚了,你先下去吧,我也要继续睡了。”苏玲琅吩咐道。

“是。”秋竹应声着退下,关上门后有些疑惑,小姐,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离开紫翠阁,秋竹径直走到暖香阁,暖香阁的大厅内,丞相及丞相夫人正坐着聊天,秋竹走上前,”奴婢参见老爷,夫人。“

“这么晚了,可是琅儿醒来了?”秦雁柔连忙站起身问道。

“回夫人,小姐已经醒了,不过问了奴婢一些事之后就又歇下了。”

丞相两人似乎都松了口气,“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老爷,夫人,小姐她……”秋竹抬眼看了两人一眼,确定两人并没什么异样后继续说道,“小姐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方才奴婢已经跟小姐说清了。”

秦雁柔眼里又闪现出泪光,“可怜了我的女儿,让她受苦了。”

“唉!”丞相叹了口气,“小姐现在失忆了,你可要好生照顾着,别又出了什么岔子。”

“是,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姐的!”

丞相又把桌子上的药递给秋竹,“这些药你拿下去,记得每天煎一次给小姐喝,没什么事你就先退下吧。”

“是,那奴婢就先下去了。”秋竹颤颤巍巍地接过药,随后起身走出来暖香阁。

第二天早晨,苏玲琅睡的正香,却感觉脸上痒痒的,伸手抓了抓,又继续睡了过去,可是过了一会,脸上又痒痒的,明显是有人在捉弄她,“谁呀!”苏玲琅不爽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大大的眼睛,两侧头发垂落,给他的脸蒙上了一层阴影。

“啊啊啊啊鬼啊——”苏玲琅吓得一把从床上跃起,却因额头上的伤疼的跪坐在床上,一手扶着额头,一边咕哝着“嘶——我去,疼死姑奶奶了!”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我不是鬼,我是祺儿啊!”一道稚嫩的孩童声在耳畔响起,苏玲琅闻声瞥了他一眼,他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模样,穿着一身海蓝色袍子,头发用玉冠束起一半,胖嘟嘟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秀气。

苏玲琅眯了眯眼,这个装鬼的小屁孩就是丞相府的三少爷,他的弟弟苏瑾祺吧!她想也没想便伸出手,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个爆栗。

“啊好疼!姐姐你干嘛打我?”小孩委屈的抱住头,小嘴儿嘟起,大眼睛里似有泪水。

“你这破小孩儿,没事儿凑那么近做什么,知不知道老娘差点被你吓死!”苏玲琅恨恨地说道。

“我,我只是看姐姐的伤口流血了,想帮姐姐,帮姐姐换药,呜呜呜……”小孩再也忍不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诉说,这么漂亮的小孩哭成这样,谁看着都会不忍心。

果然,苏玲琅一下就招架不住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别人哭了,何况此刻哭的还是一个小正太,苏玲琅赶紧将他拉过来,柔声安慰:“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是我的错,都怪我,我不该打你的,我跟你道歉可以吗?要不这样吧,你打我一下,我们就算扯平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苏玲琅有些后悔了,她为什么要让别人打自己?脑子抽抽了?都怪这小屁孩,长得这么好看,自己都鬼迷心窍了。

小孩一听她的话,眼泪立马就止住了,大眼睛清亮清亮地看着她:“我真的可以打姐姐吗?”看着他满含兴奋眼神,苏玲琅有些不好意思拒绝,叹了口气,把头伸过去,“打吧打吧,只要你别再哭就行了。”反正这小屁孩也不可能打多疼。

看着她的头,小孩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伸出一只手朝着她的头狠狠打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响彻丞相府……

接着便见一女人捂着头拐着脚追着一个小男孩破门而出,画面着实诙谐,还夹杂着女人的叫骂声:“你个臭小子别让老娘逮到你,否则看我不打爆你的头!”

“来呀来呀,你来追我呀,你的脚不利索,可别摔倒了,哈哈哈哈哈。”小孩边跑边回头挑衅,还对着苏玲琅做了个鬼脸。

“哎呀我这暴脾气,你死定了!”苏玲琅气结,要不是这脚伤到了,她岂会追不上一个小屁孩!

“咦,夫人,你快看,那不是小姐跟三少爷嘛?”花园里,秦雁柔正坐在亭子里喝茶,听见丫鬟的声音,便朝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哎呀琅儿伤成这样怎么还跟祺儿打闹,快,快拉住他们呀!”一旁的两个侍卫连忙上前拉住苏玲琅和苏瑾祺,秦雁柔也随之赶了过去。

“别拦我,我要宰了那臭小子!”苏玲琅使劲挣扎着,可惜这副身子过于虚弱,根本不可能挣脱的开,苏玲琅无奈作罢,只能对着前面一脸得意洋洋的苏瑾祺干瞪眼。

秦雁柔走上前,朝着苏瑾祺的头敲了一下,“哎哟,娘,好疼~”苏瑾祺捂住被打的头,眼睛里立刻浮上水雾,秦雁柔斥责:“你是不是惹你姐姐生气了,跟你说过你姐姐现在身上有伤,怎么还是如此淘气,快跟你姐姐道歉!”

而苏玲琅看见苏瑾祺那副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不到这臭小鬼小小年纪便如此腹黑,装腔作势,利用外表魅惑人心,连她都上了他的当,必须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正腹诽着,就听秦雁柔的声音响起:“琅儿,你伤还没好,怎的就不乖乖在床上躺着,跑出来做什么,万一再伤到可怎么办哪!”说完连忙上前检查苏玲琅的伤势。

“娘,我没事,您不用担心。”苏玲琅笑着说道,突然出现个娘亲关心自己,感觉还真是棒棒哒!

“没事就好。”秦雁柔拍了拍她的肩,转过身对着苏瑾祺说道:“赶紧给我过来,给你姐姐道歉!”

苏瑾祺嘟了嘟嘴,慢吞吞地过去,对着苏玲琅鞠了个躬:“姐姐对不起,是祺儿不懂事,希望姐姐别生祺儿的气。”

苏玲琅皮笑肉不笑,弯腰扶了苏瑾祺一把,“姐姐怎么会生气呢,祺儿还真是可爱。”说完压低声音在苏瑾祺的耳边继续说:“臭小子,这次的仇,咱慢慢算!”

苏瑾祺眨了眨眼,一把抱住了苏玲琅,开心地笑了笑“哈哈哈我就知道姐姐最疼祺儿了。”早晨刚出小黑屋便听丫鬟说自己姐姐失忆了,特地过来捉弄她一下,没想到失忆过后的姐姐这么好玩,苏瑾祺乐了,以后的日子可有得玩了,随后他也压低声音,凑近苏玲琅的耳朵,“笨—女—人!”

苏玲琅手抖了一下,恨不得将在她怀里笑得极其开心的小鬼狠狠地踩几脚,然后扔到湖里喂鱼。

秦雁柔看着面前“和睦”的姐弟俩,笑了笑,对一旁的丫鬟吩咐道,“碧儿,快送小姐回房歇息。”“是。”

待回到紫翠阁,便看见秋竹气喘吁吁地迎了上来,从碧儿手里接过苏玲琅的胳膊,“小姐,你跑哪去了?奴婢一直找不到你,可急死奴婢了。”

苏玲琅笑了笑:“我就去花园走了走,瞧把你急的,我又不会飞,能到哪去啊。”

“小姐去花园也该带上奴婢一起的啊!”

“是是是,我的错,下次去哪一定都带着你。”

站在一旁的碧儿对着苏玲琅行了个礼,说道“小姐,夫人还需要奴婢伺候,奴婢就先退下了。”

“好好好,你去吧。”

秋竹搀着苏玲琅走进屋内的桌子旁坐下,端起放在桌上的碗:“来,小姐,奴婢刚刚熬的药,快趁热喝了吧。”

苏玲琅看着碗里黑呼呼的药皱紧眉头,“这药又苦又臭的,我能不能不喝啊?”

“这可不行啊小姐,喝了药伤才会好的快。”秋竹边说边拿了块蜜饯递到苏玲琅的嘴里。

不管苏玲琅撒娇也好,威逼利诱也好,秋竹始终不为所动,依旧坚持要把药喂到她的嘴里,苏玲琅简直欲哭无泪,这跟昨晚那个哭着让自己惩罚她的秋竹还是一个人吗?这变化也太大了,唉,苏玲琅无奈,接过秋竹手中的碗,“我自己来。”说完便紧闭双眼,一口把碗里的药都喝了下去。

这天下午,苏玲琅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院子里对着天空发呆,却听小厮来报“小姐,大少爷来看你了。”

大少爷?苏瑾一?话说这么多天了都没看见那个大少爷,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哥哥,苏玲琅愣神之际,门口已走进一人。

他身着一席水绿色青衫,两道浓密的眉毛似泛起柔柔的涟漪,乌黑却满含温柔的双眸,高挺的鼻子,不染而朱的唇此刻正露出令人目眩的笑容。

好帅!这是苏玲琅见到苏瑾一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闪现出来的词。

“玲琅。”嘴唇轻启,纯净富有特色和感染力的音质,带着他独特的温柔,让听着的人如沐春风。

“这几日一直在忙,没时间来看你,方才得空从书院回来,我便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疼吗?”苏瑾一上前在苏玲琅旁边坐下,伸出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这亲昵的举动,这关心的语气,看来苏瑾一是很疼这个妹妹的,苏玲琅感觉心里暖暖的,在现代从未感受到的亲情在这边全感受到了,有爹有娘有哥哥,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

想到这里,苏玲琅对着苏瑾一笑了笑“多谢大哥关心,我天天被秋竹逼着吃药,现在已经能蹦能跳了,好着呢!”

苏瑾一轻笑出声“那就好,我原本还担心你会因为失忆的事情而忧郁呢,现在看来,倒是比以前开朗多了。”说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盖子放在苏玲琅面前。

“这是我刚刚买的桃花酥,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苏玲琅两眼放光地盯着那盒桃花酥,眼睛都看直了,没想到这里也有桃花酥,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了,在现代的时候心情不好吃几个桃花酥,心情立马美美的。

“谢谢大哥!”苏玲琅说完,不顾形象地大吃起来。

苏瑾一看着苏玲琅,眼底满是笑意“慢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小心噎着!”说完倒了杯水给苏玲琅。

苏玲琅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继续狼吞虎咽地吃着。

“小姐小姐,药熬好了,快来喝吧!”苏玲琅吃得正起劲儿,看见秋竹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顿时啥好心情都没了。

“大哥大哥,帮我跟秋竹说说,我今天不想喝药了,让她拿去倒了吧?”苏玲琅抱起苏瑾一一只胳膊撒娇道。

苏瑾一好笑,“这怎么行,你的伤还没好,这药啊,必须得喝!”

“大少爷说的对,小姐,你还是把药喝了吧。”秋竹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我明天再喝好不好?”苏玲琅还在苦苦挣扎。

“不行!”苏瑾一和秋竹异口同声地答道。

“……”苏玲琅叹了口气,唉,遇人不淑啊!没办法,只好乖乖拿起药碗,闭紧眼睛犹如受刑般喝起药来。

“哇!有桃花酥!”稚嫩的童声响起,随后便见一个身影闪电般冲到桌子旁,一手拿起一个吃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大哥你真偏心,居然只给她一个人吃。”

苏玲琅药喝了一半,听见那声音,嘴里的药还没来得及吞下便全数喷了出来。

时间静止了几秒钟,随后偌大的院子里爆发出了一声怒吼“啊!臭女人!脏死了!”

苏瑾褀被喷了一脸,极度不爽地扔下手里的桃花酥,怒气冲天地冲到了苏玲琅的面前“臭女人,说吧,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

苏玲琅挑了挑眉“小混蛋,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加上这次你吃了我的桃花酥,咱们今天就新账旧账一起算!”说完站起身一脚踹了过去。

苏瑾祺小身板很灵活地躲了过去,伸出拳头便往苏玲琅脸上招呼,苏玲琅一手抓住他的拳头。

“嘿,我说你这小鬼,打人不打脸这道理你不懂啊!看我不把你打趴下!”

“来啊,看谁把谁打趴下!”

说话之际苏玲琅一个翻身就到了苏瑾祺的身侧,苏瑾祺躲闪不及,耳朵被苏玲琅揪了起来。

“哎哟,臭女人,快放开我!”

“小鬼,要叫姐姐!没大没小的。”

“你耍诈,算什么本事!”

苏瑾祺抬腿向苏玲琅踢去,苏玲琅连忙跳开,两人拳脚相向,一个年纪虽小却已学武术多年,一个是跆拳道黑带,在年龄,身高各种情况下苏瑾褀明显处于下风。

秋竹在一旁只能干着急“小姐,三少爷你们别打了!”

苏瑾一找准机会一把拉过苏玲琅,“都住手!不许再打了!”随后又对着苏瑾祺的小厮吩咐道,“阿明,带三少爷回房!”“是。”

“放开我,放开我!”苏瑾祺一边叫嚣着一边被李阿明拉着出了院子。

远远地还听见了他的声音,“臭女人,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随时奉陪,小混蛋!”苏玲琅拍了拍手,朝着苏瑾祺的方向吐了吐舌头。

苏瑾一无奈地扶额,“玲琅,祺儿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他瞎闹!”

“谁说他不懂事的,这小混蛋人小鬼大,一肚子坏水!”苏玲琅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说道。

“大少爷,老爷请你去书房一趟。”

苏瑾一还想说什么,听见丫鬟的声音,便答道“好,我知道了,就来。”随后又对着苏玲琅说道“爹找我,我就先过去了,有空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别再跟祺儿打架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去吧。”苏玲琅挥了挥手。

苏瑾一笑了笑,不再说话走出了院子。

秋竹松了口气,重新去倒了一碗药出来,“小姐,还剩一点药,你喝了吧。”

苏玲琅要哭了,“怎么还有啊!我不要喝了!”天天喝这又苦又臭的药,她都要喝死了。

“小姐听话,不然老爷会责罚奴婢的。”秋竹把碗递到苏玲琅面前。

苏玲琅看了一眼,眼珠一转,接过碗,”好,我喝!“话音刚落,便听”哐当“一声,苏玲琅手里的碗已摔得粉碎,“哎呀,手滑了!”苏玲琅故作惊讶的说道,计谋得逞,苏玲琅满意地笑了笑,伸了伸懒腰。

“没药喝了,那我去午睡了。”

“小姐!”秋竹喊了一声,面前的房门已被苏玲琅关上,秋竹无奈地叹了口气,蹲下身收拾碎片。

就这样苏玲琅每天为了不喝药跟秋竹斗智斗勇,虽然最后都是被逼着喝完了药,偶尔跟苏瑾褀那小混蛋斗斗嘴,打闹一下,日子也过得飞快,转眼间变过了半个月,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天早晨,苏玲琅正在屋子里对着镜子犯花痴,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灵动的女子,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仅用一条淡粉色的丝带系着,披落于双肩,眉不描而黛,肌肤细润如玉,小小的红唇娇艳若滴,与那白皙的皮肤更显分明,大大的眼睛犹如一泓清水,透着几分清灵,几分淘气,一身淡粉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苏玲琅伸手摸了摸脸,不禁感叹道,这么好看的女子就是自己啊!可左瞧右瞧后又叹了一口气,唉!这辈子最悲惨的事就是亲不到自己的脸了吧!

又在屋子里惋惜了好一会儿,苏玲琅这才走出房门,话说穿过来也半个月了,还没出去玩过,每天都呆在紫翠阁,都快闷出病来了,之前因为受伤,父母都不让自己出去玩儿,现在已经都痊愈了,要不叫上秋竹出去逛逛?

说走就走,苏玲琅立马动身跑到厨房去找秋竹,见秋竹还在忙着熬药,苏玲琅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拉过秋竹,“我亲爱的秋竹啊,我的伤已经好了,不用再熬药了!”

“小姐,这是最后一碗了,你等等啊,马上就好了。”秋竹挣开苏玲琅的手,走上前摆弄药罐。

苏玲琅叹气,“秋竹,我的伤已经好了!”

“小姐,你先到院子里等我吧,我马上就端过来给你喝。”秋竹继续我行我素。

苏玲琅无奈,看来是平时太纵容这丫头,现在她都不怕自己了,整天跟自己抬杠。

苏玲琅走上前,一把拉过秋竹就往外走。

“哎,小姐你做什么,药还没好呢,你要上哪去啊?”

“陪我出去玩。”

“可是小姐……”

“可是什么可是,天天闷在家里被你灌药,我都快被灌死了!”

“小姐,我们先去禀报一下老爷和夫人再出去吧?”

苏玲琅没说话,继续拉着秋竹往前走,秋竹无奈,只好由着苏玲琅牵着她走出丞相府。

可苏玲琅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出府门的那一刻,旁边的树后走出来一人,稚嫩的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眼睛里闪着算计的光芒。

“阿明哥哥,你跟上去!”苏瑾褀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李阿明说道。

李阿明看了苏瑾褀一眼,“三少爷这是?”

“上去跟着那笨女人,看看她要去哪里,一有情况立马回来禀报给我!”

“是,三少爷。”

“哇!”刚走出府门,苏玲琅便发出一声惊叹,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路边各种小摊,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

“糖葫芦,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

“包子,热腾腾的包子!哎,客官,要点什么?”小摊上的老板各种叫卖着。

苏玲琅兴奋地拉着秋竹在大街上逛来逛去。

“秋竹,你看这个!”苏玲琅在小摊上拿着一朵珠花戴在秋竹头上,“真好看,买了。”

“小姐……”秋竹摸了摸头上的珠花,这是给自己的?

“走吧,去那边。”

“秋竹,你快过来看这个!”苏玲琅指着小摊上的臭豆腐说道,“这个超级好吃的!老板老板我要两份!”“好嘞!”

苏玲琅正坐在路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臭豆腐,却听到了旁边几个男人的对话。

“哎我说,今晚你们要不要去满春楼?听说今晚花魁若飞姑娘要表演节目呢!”

“若飞姑娘要表演节目?那我肯定得去一睹美人花容!”

“就是就是,虽然若飞姑娘卖艺不卖身,但去饱饱眼福也是不错的呀!”

几个男人说笑着离去,苏玲琅看着他们,眼睛转了转,花魁?似乎挺有趣的呢!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女子被施暴257次,只因太漂亮?连办案民警都....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2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