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他是特种兵的精锐竟然沦落到酒吧当保安……..

【小说在线阅读】他是特种兵的精锐竟然沦落到酒吧当保安........
九州神山,神石天降。

上古时期,大陆一片混沌,硝烟四起,战火连绵。

西有华夏族,皮肤微黄,擅使剑气,御气而战。

北有阎族,皮肤雪白,擅用魔法,咒魔巫术。

南有精灵族,双耳细长,剑魔双修,内乱不止。

东有雷族,近似阎族,隐匿于高山,执掌雷霆。

中有龙族,围绕神石与神山而居,数量稀少,战力强悍。

纷争令整片大陆混乱不堪,各族的百姓们每日都生活的提心吊胆。

人命贱如草芥,罪恶的泥沼弥漫四方。

而同时,战争对力量的狂热追求,也在烈焰中孕育出了数量众多的古代神器。

神器形态各异,却均有属于自己的独立意识,能以图腾的形式依附在宿主身上,锻造方法后世不得而知。

精灵族,这是上古时期曾经凭借一己之力终结了混乱的最强种族。

血灵、异灵、霜灵、巨灵。

四位精灵族战神,四兄弟手持神器,亲手终结了战乱,为后世留下了长达百年的和平时光。

血灵战神更是为了能够长期维持和平,而创立了佣兵制度。

凡修炼华夏剑气者,皆可获得佣兵称号。

由低到高依次以灰铁、青铜、白银、黄金、乌金、神石这六个等级进行划分。

佣兵不为国家长期所用,只接收委托,拥有自己独立的决定权。

然而好景不长,伴随着四位战神的相继离去,他们遗留下来的神器和制度并没能继续造福后人。

南方精灵族更是悄然失踪,仅仅一天一夜的功夫,中部神山附近的精灵族领地大木林变得荒无人烟,整个精灵族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后,阎族在佣兵制度的负面影响下,大量魔法失传,法师渐渐销声匿迹,魔法的传承就此中断。

华夏族的剑气则被扩展为所有追求力量者的必修课,被奉为强者的唯一标志。

没有了魔法,但阎族依旧是整片大陆除去精灵族外最强盛的种族。

雷族常年居于东部高山区域,但在精灵族消失后,在历史齿轮的推动下,再次与阎族引发战火,为了争夺至强之位。

半边大陆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战争的最初,两族仅仅是为了争夺四大战神以及其他传奇人物所遗留下来的神器。

在明争暗斗之中,神器也步了魔法的后尘,因个人的一己私欲,神器也不见了踪迹。

但两族的斗争并没有因此终止,反而加剧恶化,战火被进一步扩张,西部华夏族的部分领地亦遭到殃及。

佣兵的存在,只对有能力提供资金的部分地区起到了保护作用,但大部分的平民,依旧只能眼睁睁看着战火烧声,发出绝望的呼救。

如今,距离战神离去,精灵族消失已过去千年之久,然而战火未曾停歇。

人们忘记了有过魔法的存在,忘记了这世间还埋藏着威力强大的神器。

接下来的故事,发生在大陆西部通往南部的路上。

古炎,一名华夏族的少年。

起初他只是怀着愤慨的心情,踏上旅途寻找一位仇人的踪迹。

但后来他才发现,这一决定,正是自己邂逅传奇的开始……

夕阳西下,空中最后一道余晖渐渐隐没在厚重的云层中。

古域平原宽阔的大道上,零星的车队在雇佣兵的保护下向着他们的目标古剑城前进着。

前方是已经隐约出现在视野中的古剑城,雄伟壮丽,左侧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右边则是更加宽阔的海面,时不时还会从海上吹来阵阵海风。

古炎仰面躺在其中一辆粮草车的顶上,感受着周围逐渐沉闷下来的气压,小憩的双眼缓缓睁开,宝蓝色的深邃眼瞳中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离家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古炎无时无刻不思念着早已不复存在的家乡,心里还在担心着爱人的情况,这种心情有如此刻沉闷的天气,压得古炎有些不适。

在这两年间,古炎查找了九州大陆北部的大部分地方,但都没有发现那个死神毒枭的踪迹,现在除去自己的故乡就剩下古域平原和大陆东部,还有南海群岛。

闷热的天气让古炎有点烦躁,为了移开注意力,古炎对身后赶车的老马夫说道:“大叔,看这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离古剑城还有多远?”

古炎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脸颊上的伤疤,那是一道笔直的伤痕,明显是由利器造成的,但现在早已愈合。

赶车的老马夫捶打着自己酸痛的后背,用年迈沧桑的声音答道:“快到了,翻过前面的山坡就能看到了。小伙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西部华夏族人吧,而且还是个自由佣兵,年纪轻轻的就一个人出来历练,年轻真好啊,到了古剑城是想寻找适合自己的佣兵团吗?”

古炎起身,拍掉黏在自己身上的干草,几乎及腰的棕褐色长发和一身暗红色的轻甲表明了他也是一名佣兵。

但没有人知道,古炎的本职是一名暗杀者,专门负责刺探和暗杀任务,他的轻甲中暗藏各种暗器和机关,指尖的利爪和身上很多其他地方都能放出细不可见而又异常坚韧的丝线。

这些丝线用途极广,无论是用作战斗还是辅助,只要使用得当,都是可怕的利器,加以剑气的加持,威力更是不逊色于寻常兵器。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古炎不只擅长用暗器刺杀目标,更加是个用毒高手。

“我确实是个自由佣兵,但我来古剑城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寻找什么佣兵团,我只是想找一个人……一个我必须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

老马夫从古炎的话里听出了他的意思,在这个充斥着战乱的大陆,阎族、雷族等北部部族纷争不断,华夏族作为西部一个并不起眼的小种族,虽然能免遭战火的侵袭,但祸乱还是时有发生,总免不了会衍生一些不断循环的仇恨。

老马夫叹了口气,劝道:“小伙子,冤冤相报何时了,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情况,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意气用事的好,该放下的我劝你还是放下吧。”

古炎微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有些事情我不想多做解释。对了,大叔你是打算移居到古剑城吗?”

为了不深究自己的目的,古炎适当的转移了话题。

“是啊,大陆连年战乱,只有古剑城才适合我这种老弱病残安静的等死啊,我女婿前几年已经战死沙场,只有女儿和外孙女相依为命,她们早我几天出发,应该已经到古剑城了……”

听完,古炎彻底明白了老马夫的意图。

当今大陆局势动乱,而古域平原和大木林作为上古种族精灵族最后生活过的领域,遗留了很多精灵族种植的神秘作物。

这些作物的繁殖方法早已失传,人工种植均无法成活,但深山老林中依然能采集到,正所谓物以稀为贵,王公贵族们自然而然的会非常喜欢收藏这类稀有品,而商贾们为了从中获取利益而聚集到了古域平原。

当时战火也延绵到了这里,商人们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出资修建了这座宏伟的古剑城,城中的一切设施会向佣兵们自由开放,公共设施不收取任何费用,除去私人领地,只要是登记在案的佣兵,都能自由使用古剑城的基础设施。

如此一来,古剑城一带就吸引了来自各种族的大量佣兵,当中大部分都修习过剑气,一人出战,以一敌十甚至于以一敌百都不在话下。

而有了为数众多的佣兵们作为庇护,加上由大陆中部神山一直绵延到东海岸的雷佳斯山脉,自古剑城伊始,以南的所有地方都完全隔绝了战火的侵扰。

很多人正是因为这点,才背井离乡,想要前往古剑城寻求新的生活。

古炎深知老马夫心中的打算,但古剑城和古域平原,也不是什么理想中的桃源乡,不由的有些担心老马夫日后的生活。

“那这么说来大叔你是逃难过来的喽,你觉得古剑城会给佣兵以外的人提供帮助吗?”

古炎的问话让老马夫的眉宇间透出一丝凝重。

“唉……天知道呢,我只能祈望伟大的光明神能尽快结束这场战乱,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古剑城,只能希望有哪位大老爷赏口饭吃,能过一天是一天啊……”

(光明神:阎族和许多北方种族信奉的至高之神。)

说话间,车队已经翻过了一座小山丘,浩瀚雄伟的古剑城立刻映入古炎的眼帘。

似乎暗暗在心里做出了什么决定,古炎翻身跳下马车,跑到老马夫旁边,将手中仅有的十几枚金币硬塞给了老马夫。

因为古剑城的投资人是北方阎族的商人,所以古域平原的流通货币是金银所铸的钱币,一枚金币的价值足够正常人舒舒服服的过上一年的安稳生活。

“大叔,看你身体也不怎么好,还是不要再操劳了,这些钱应该够你在古剑城正常过活,谢谢你载我一程。”

老马夫惊讶的看着古炎塞到自己手中的金币,刚抬头想要拦住古炎,哪知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古炎竟已经跑到了数十米之外!

古炎移动的速度很快,一点也不逊色于马车,一路飞驰,直奔古剑城。

看着一点点在自己眼前放大的古剑城,闻着平原上被微风吹来的草香,古炎坚定的握了握拳头,在心里这样提醒着自己。

“一定要找到和那个疯子有关的线索,如果随便放任他的话,会发生灾祸的一定不只是我的家乡……”

一边这样想着,古炎轻松的超过了六名骑马的黑衣人,六人都用兜帽遮挡着面容。

本能的注意了一下这六个人,古炎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六人绝对不是什么正常人。

这六人古炎一路上都没看过他们的相貌,但他们自始至终都远远跟随着商队,目的地多半也是古剑城。

像这种结伴前往古剑城,却又不愿显露相貌的人古炎没少见,不是逃兵就是通缉犯,当然也可能是执行什么特殊任务的佣兵团。

但作为一名暗杀者,古炎有着观察其他人的习惯,他能够通过气息感知到周围所有生命的存在,即便是地下的一只蚯蚓,只要古炎想追踪它,也是能办到的。

然而在这六人中,却有一人是古炎感觉不到气息的,即使刚才和他们擦身而过时,古炎也感觉那里只有五个人,别说是第六人,就连他胯下同样披着斗篷的那匹体型巨大的黑马也感觉不到气息。

见鬼了?

“难道是因为我实力退步了吗?人如果是高手也就算了,不至于连匹牲口也能躲避我的感知吧……”

古炎对此有些在意,但出行在外,自己对外的身份只是个自由佣兵,说话行事还是小心为妙,能避免的麻烦他也不想惹。

感觉自己已经和老马夫拉开了不少距离,古炎终于停下奔跑的脚步,面不红气不喘的慢步走到古剑城巨大的城门口。

雄伟的城门巍峨高耸,古炎站在门口都能感受到它深沉的压迫感,门口的卫兵一身铁甲,连看都不看古炎一眼,直接让他通过了城门。

通过巨大的门洞,刚一进入古剑城,古炎就感觉自己完全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入口处正对着一个三岔路口,除去身后的城门,三面都是异常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是不断叫卖的小贩和川流不息的商队。

人们穿着各异,大部分都是肤色雪白的北方人,不过古炎零星的还能看到几个黄皮肤的华夏同胞。

以前曾来过几次,古剑城在古炎的脑海中印象极深,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油然而生,令古炎不禁感慨了一句。

“好几年没来了呢,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这种嘈杂古炎并不讨厌,相比于战乱时震天的喊杀声,他更喜欢这些。

没有杀气的喧嚣能给古炎带来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闭眼稍稍感受了一下这里充满生命气息的嘈杂氛围,古炎直直的矗在大道中央,直到有一个身着污秽的小矮子隐晦的从他旁边擦身而过,并且轻轻的撞了他一下后,古炎才睁开眼,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刚才那人是个小偷,看样子是个老手,专门针对一些初来古剑城的人。

不过很可惜,他偷谁都可以,最不该的就是今天偷到了古炎身上。

从老家赶到古剑城,古炎出门的时候师傅没给他准备半点干粮,甚至连盘缠都没有,可想而知这一路过来古炎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获得补给的。

脚下踏着轻松的步伐,古炎笔直的走进一条专门提供住宿的街区,腰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袋钱币。

就近找了一家旅馆后,古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在众多佣兵的注视下找了吧台的角落坐下。

向服务生随便点了份面包和麦酒后,古炎一边喝着酒,一边竖起耳朵,在四周嘈杂的人声中筛选自己想要的信息,这是古炎身为暗杀者的习惯之一。

这里的佣兵普遍都是粗壮的大汉,嗓门大的要命,大部分都是北方人。

“喂喂喂!有没有人想听听有关死神佣兵团的传言啊?”

一名佣兵突然端起酒杯大喊道,周围的人也跟着一同起哄。

“有话就快说!否则一会儿打的你连屁都放不出来,哈哈哈!”

没有理会其他人粗俗的发言,那名佣兵接着说道。

“相信在座的有不少人也已经知道了,就在几天前,受雇参与了国家战争的死神佣兵团,仅靠数人之力,就在战场上全灭了两国的师团,整个战场都被烧成了焦土!你们没有听错,是全灭!整整两个师团!五千多人啊!”

喊话间,佣兵把酒杯往桌上砸了又砸,强调着自己刚才所说的内容。

如此劲爆的内容,换做是平时肯定会在人群中掀起一阵波澜,但佣兵们只是齐刷刷的唏嘘一声,并没有什么夸张的反应。

这倒不是因为数十人对抗一整支军队这种事大家见惯了,而是因为少数方是那个名扬大陆的死神佣兵团!

相似的事情古炎早已知道不少。

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死神佣兵团还寂寂无名,只是在一次战争中被雇佣充当后备兵力。

雇佣方战后处于劣势,决定留下死神佣兵团作为弃子。

他们一边撤退,一边还不忘疯狂的劫掠,似乎正是因为如此而惹怒了死神佣兵团,在团长文森特的带领下,死神佣兵团公然撕毁条约,倒戈相向。

最后,死神佣兵团虽然成功斩杀了逃军的将领,但全团所有人都被敌国的追兵团团包围。

据传闻当时除去团长文森特和一位副团长无恙外,全团成员皆已负伤。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人少的一方输定,更何况他们已经受了伤,就算每个人都是剑气修炼者,也不可能打得过万人大军。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当时只有文森特,手持一柄巨大的弯刀,一人一马挡在敌军的必经之路上。

那里没有天险,更没有伏兵,有的仅是团长文森特一人。

而当敌军发现阻拦他们的只是一名手持弯刀的武士时,立刻狂欢着发起了冲锋。

只可惜,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那次冲锋,成为了他们全军最后,也是最惨烈的一次冲锋。

战报:大陆历631年春季,发生在大陆西南部咆哮平原的一场战争,以参战两国军队全灭为终曲,死神佣兵团四人重伤,无人阵亡。追击骑兵总数九千八百三十四人,算上步兵侍从在内共计一万八千余人,无一幸免全军覆没!

据闻那一役最后的战斗是团长文森特一人结束的,所以从那以后,死神佣兵团不仅名震大陆,文森特更是获得了死神这一称号。

而后就在三年前,死神文森特更是在枫林山与大陆第一剑豪——剑魔查尔斯展开了惊天动地的一战。

战斗持续了整整五个日夜,黑色的烈焰和狂风般的剑气在枫林山上如飓风一样肆虐了很久。

直到战斗结束后,整座枫林山都被夷为平地,剑魔查尔斯力战而亡。

所以,现在一切有关死神佣兵团的传言,就算再夸张都有人信。

对于很多佣兵来说,文森特就是个神一般的存在。

古炎默默的喝着麦酒啃着面包,满满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这些传闻他听的都已经厌烦了,除非死神佣兵团真的出现在他面前,否则他是完全提不起兴趣的。

不过隐约中,古炎感觉门外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但打斗很快就结束了。

突然!在佣兵们的嘈杂声中传来了一声惨叫,一个硕大的黑影从入口处飞了进来,重重的摔在大厅中央。

古炎头也不用回就知道那团黑影是个人,多半是被什么人一脚踢进来的。

被踢进门的佣兵无力的撞在一张桌子上,硕大的身躯立刻将脆弱的木桌压的四分五裂,酒馆中鸦雀无声了片刻,立刻就嘈杂了起来。

混乱的景象很快引起了所有佣兵的注意。

动手打架这种事情在佣兵之间是很常见的,古炎对此也并不表示意外。

不过,当古炎稍稍回头瞥了一眼的瞬间,他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

出现在门口的是六个身披斗篷的黑衣人,每个人都看不清面容。

古炎心里一惊:“是那六个家伙?!”

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感觉,古炎闭上眼去感知,感觉到的始终只有五个人,站在队伍中央的那人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中间这人不是一般角色啊,站在这么近的距离竟然都能完美的隐藏气息……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还是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心里这样想着,古炎睁开眼,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隐晦的朝门口看去。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个中等身材的枪兵,白色的绷带包裹着枪身,只露出一截鲜红的枪头。

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一名大汉,从斗篷上的凸起来看,古炎认为这两人分别是盾兵和刀斧手。

后方两人中偏高的多半也是刀斧手,但稍矮一点,和枪兵相同身段的那人就无从判定了。

“你们找茬是不是!”一名佣兵突然拍案而起,虎目圆睁,一脸怒意,旁边数十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手里也都拿着家伙。

六人没有回话,只是这么站着,就像雕像一样。

“怎么?全是哑巴不成?信不信爷爷我一会儿打的你们……”

佣兵叫嚣着,作势就要上去打人,但话还没说完,枪兵一个转身,长枪末端冷不防的从斗篷下刺出,只见一道红光闪过,赤色的枪柄直挺挺的撞在了佣兵的下巴上。

惨叫声尚未传出,清脆的骨裂声已经让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好家伙!这一下过去,被打的佣兵也是倒飞出去,这脸以后就算治好了恐怕也是面瘫。

古炎在心里默默的替那名佣兵哀悼了一下,但依旧保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继续在旁边偷偷看着两帮人。

“上!”后面的佣兵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拿起身边的武器准备动手。

身披斗篷的刀斧手和盾兵也快步上前,庞大的身躯挡在了枪兵的两边。

双方剑拔弩张,各自严阵以待,眼看着就要动手,旅馆的楼梯口却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古剑城内的所有旅店都是供佣兵们免费住宿的,但这只限于一楼,二楼则是提供给商人和贵族们消遣用的。

从二楼下来的话,古炎猜测多半是这伙佣兵的雇主听到了动静,现在下来看情况了。

抬头一看,古炎果然发现来人一身华贵的长袍,身后还有两名侍女帮他拖着厚重的衣摆,看样子应该是个有爵位的贵族。

贵族看着下面乱糟糟的大厅,用脸上做作的表情掩饰住内心的怒火,说话时的声音尖细难听,古炎听着都有些忍受不了。

“六位难道是想在这里一展身手,好寻匿愿意出高价聘请你们的雇主吗?”

诚如这位贵族所言,类似的事情过去在古剑城时有发生,雇主需要强大的佣兵,而佣兵也需要展示自己的舞台,所以旅馆一类的地方就成了打架斗殴的发生点。

只要展现了足够的实力,不怕没有人出高价雇佣。

但这位贵族显然是错估了这六个人的意图,他们看起来可不是那种对钱感兴趣的普通佣兵。

古炎心中嗤笑一声,对贵族的自大与傲慢感到由衷的厌恶。

站在队伍最中央的那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出现在楼梯口的贵族和跟在他身后一名背负着巨大刀刃的武士。

数道剑气在那名黑衣人的四周无声无息窜开,坐在一楼的人里恐怕只有古炎有所察觉。

果然是个剑气高手!

不自觉的朝黑衣人看去,古炎冷不防的发现那家伙竟然也早已调转视线,用一双死灰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视线相交之时,古炎浑身一颤,心跳骤然加速,一股恐怖的严寒立刻侵袭全身,脑子里竟然在嗡嗡作响。

古炎打了个寒颤,立刻撤开视线。

怎么回事?那家伙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和死神对视!

感觉自己像是刚从冰窟里出来一样,古炎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在微微颤抖着,心里莫名有种慌乱感。

黑衣人上前一步,来到前面的三名同伴身边,小声道:“找到了,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黑衣人率先转身离去,甩起的袖子里露出一条缠满黑色绷带的左手。

“站住!”

佣兵们不想在自己的雇主面前失了面子,几人大喊着就要上前,但所有人刚一有举动,他们手上的兵器纷纷从柄部断开。

霎时间,旅馆的大厅里回荡着此起彼伏的金铁之声。

但这不是交战时发出的声音,几乎所有佣兵的武器都遭到了破坏,霹雳乓啷掉了一地,而且切口十分整齐平滑,这对出招者的剑气掌控力有着极高的要求。

六人头也不回走出了旅店,没有任何人敢上前阻拦。

等到那六人都离去后,贵族强做笑意的脸上立刻换成了愤怒的表情,一双小眼睛瞬间眯成缝,上去往躺在地上的佣兵身上就是一脚。

“没用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佣兵毫无尊严的发出痛苦的声音,双手紧紧护住自己被枪兵打碎的下巴。

贵族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地上的佣兵,又补了一脚后才算是消了点气,转身看着那名武士小声问道:“文森特,刚才那些人的实力你怎么看?这些家伙来古剑城,该不会也是为了圣剑吧。”

被称为文森特的武士摇摇头,脸上颧骨突出,三角眼,杀气十足的面庞上满是自尊自傲的神情。

“大部分都是杂鱼而已,只有刚才使用剑气的那人有点分量罢了。先不说这个,另外关于圣剑的事情,我们这边没有泄露半点消息出去,理应不会有人知道的,这帮人来古剑城,应该是有别的目的才对。”

两人谈话时的声音都刻意的压低了很多,按理来说这段对话只有两人才听得见,但他们却不知道,闭着眼睛坐在角落里的古炎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半个字都没漏掉!

古炎心里惊了一下,想道:“不会吧……文森特?难道是那个死神?圣剑又是怎么回事?这古剑城是怎么了?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不得了的东西!”

据古炎所知,大陆历史上能配得上圣剑这个称号的,只有古代圣光精灵族的一柄神器,名为星痕,是由出自中部神山的一块白色玉石所铸,传说这把圣剑拥有掌控万物的异能!

但这柄神器早在上古时期就不知所踪,距今已有数千年的岁月,倘若不是古炎的师傅见多识广,古炎就算听到了内容,也不知道他们所说的圣剑究竟为何物。

也好在现在世人大多已经遗忘了那些恐怖的上古神器,否则哪怕只有一件现世,也会引得烽烟四起,战火连天。

刚才无论身边发生什么,古炎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现在回头看了看身边都对贵族点头哈腰的佣兵,古炎自知此处不方便他留宿,便起身想要离去。

若无其事的来到柜台旁,古炎取下腰间的钱袋,心想还是尽早走人为妙,正打算付钱,那名贵族却突然眼睛一瞪,指着古炎喊道:“等等!转过身来!”

这人有病吧……古炎在心里骂了一句,想不出这家伙有什么理由找自己的麻烦,更何况大家是第一次见面,应该只是认错人了而已。

贵族长着一张算得上非常惹人厌的嘴脸,细小下场的眼睛配上崛起的嘴唇,古炎看着总感觉自己想上去打一顿。

“有什么事吗?”古炎转身,看了贵族一眼,随后便将全部的注意力都移到了后面那名武士身上。

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角色,虽然看样子不怎么起眼,但肌肉上大量隆起的青筋,然古炎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好啊!原来本公爵的钱是你偷的啊!”贵族指着古炎手中的钱袋,周围被黑衣人教训了一顿的佣兵立刻围了上来,看样子是要把刚才的火气都发到古炎身上。

这下可好,古炎本来只是因为把自己的盘缠给了老马夫,所以进城的时候才随便从一个小偷身上顺走了钱袋,结果才这么一会儿就碰上原失主了?!

可古炎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那小贼看着是个老手,竟然有胆子去偷贵族的钱袋!

“不是吧……这么倒霉!”

古炎心中暗暗叫苦,指尖却不忘迅速将丝线放出,在周围布置好防御。

虽然知道这时候解释已经是无用的了,但古炎为了拖延时间,还是开口道:“这位公爵大人,我想你是误会了,这个钱袋是我从一个小偷身上拿来的,你也看得出来我是个佣兵,没必要犯险偷你的钱吧。”

古炎自觉这段话解释的有凭有据,有理有条,但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在古剑城,无论你偷谁,都是犯的偷窃罪,是要剁手的。

果然,在听完古炎的解释后,贵族冷笑道:“哼!那这么说来,你是承认自己犯了偷窃罪喽?”

“啧!”古炎发出一声不快的感叹,向后退了几步,但旅馆的大门早已被堵的水泄不通。

“来人!剁了他的手!”贵族一声令下,周围的佣兵立刻如狼似虎的扑向古炎,妄图以人数上的优势将其轻松拿下。

身边密密麻麻围满了一群大汉,古炎不爽的同时完全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转身一记回旋踢,脚掌正中一名佣兵的面门。

整个鼻梁瞬间被踢得凹陷下去,古炎出手没有半分留情。

由于对四周气息的精确感知,古炎即使腹背受敌,也能清楚的掌握四周的局势。

古炎在身上聚起剑气,脑袋后仰躲过一道攻击的同时蹬出右脚。

剑气在古炎的脚掌和佣兵的胸膛之间爆炸开来,一股强劲的气浪将这名佣兵当场吹飞,顺带着还把跟在后面的一群佣兵也撞倒在地。

古炎借力抽回右脚,反身用同样的招式又踢倒一群人。

旅店的一楼霎时间乱成一团,扑通扑通的倒地声不绝于耳。

就连贵族自己看着都愣了一下,古炎看上去只是稍稍有些健壮,和其他佣兵比起来简直就是弱不禁风,但出手敏捷的同时,古炎手上的力道竟也是大的出奇。

更令其他人感到惊奇的是,古炎可以四肢同时用剑气进行加持,空手打出的攻击足以撞烂普通的木质物品。

交战中,一人悄悄的从背后冲向古炎,因为没有能使用的武器,所以直接抄起了一张板凳,对着古炎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下去,似乎完全不顾后果。

滚!古炎感知到了背后有出现了一个气息,头也不回,抬手直接一记肘击,连板凳带对方的胸口一并击碎!破碎的木屑从脸旁飞过,手肘上传来了骨头碎裂的触感。

当然,看似下手很重,但古炎还是有分寸的,他不会随意的取人性命,即使那人对自己充满杀意。

大部分人的伤势古炎都刚刚好的控制在让身体失去行动能力的范围内,只要他们不玩儿命,就不会没命。

“钱我既然已经偷了,你也不打算和我好好说,那我就只能走人了。”

古炎一掌击退最后一名想要攻击自己的佣兵,冷冷的看了贵族一眼。

五指用力一收,指尖拉扯着的丝线不知何时早已延伸到了入口,堵在门口的佣兵突然感觉身上一阵剧痛。

体表结实的肌肉纷纷像红烧五花肉一样被丝线勒紧,一群人不受控制的往门边退去,给古炎让出了道路,并被收紧的丝线死死捆在门板上。

眼看局势已经稳住,古炎稍稍留意了一下贵族的身后,正准备抽身离开。

当看着贵族身后空无一人的楼道时,古炎的背上突然冒出一阵冷汗!

“那个武士呢?”古炎心中暗叫不妙,脖颈后面却已经袭来一阵寒意,冰凉的劲风在刀锋前扑到了古炎的皮肤上。

攻击很可能随时斩在自己的脖子上,突然危险起来的形式,令古炎浑身上下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他是特种兵的精锐竟然沦落到酒吧当保安........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3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