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丈夫上班后,妻子在家,所有夫妻看了都哭了!

【精品小说】丈夫上班后,妻子在家,所有夫妻看了都哭了!
上海市浦东国际机场,一架从国外的飞来客机,缓缓降落在了停机坪上。

一个身穿白色衬衫,脚下踩着一双破旧军靴的男人,从客机上走了下来。

“喂,叶少,从飞机上下来了吧?”接下响个不停的手机,对面那边传来一阵粗狂的男声。

“废话,不下来我能接你电话?”被称作叶少的男人很不客气地回答道。

“诶,叶辰你小子还别给我冲,特么的你也不想想是谁把你从非洲那破地方搞回来的!”电话那边的男人哼哼两声,说道。

“行了,六子,等我啥时候能回家了,请你吃饭还不成吗!”叶辰笑着说道。“让你帮我办的事弄好了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六子出马,还能摆不平。借着我家老爷子的名义,在他们那个系统给你安排了个工作,你到时候直接过去报道就行了!”六子在那边说道。

“行啊,公安局的!我过去是当副局长还是刑警大队大队长?”叶辰问道。

“狗屁!就一刑警队的普通警察!爱干不干!”六子显然是被叶辰的话气着了,骂道。

“呸!你丫给我等着,等着我回去!”叶辰朝着电话吼道。

“嘿嘿,我等着,只要你敢让你家老爷子知道你从非洲那破地方跑回来就行!”六子一阵贱笑,根本我不把叶辰的威胁放在眼里。

“滚蛋!小爷这边出了点状况,不跟你丫扯了!”说完,叶辰便挂了手机。

此刻,在叶辰身后,一个带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正向他这边狂奔过来,在男人身后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个女人不断叫嚷着抓小偷。

马路边上,行人不少,可根本没人敢上前拦截这个持刀小偷。

看着持刀的男人向自己这边跑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叶辰正想闪身躲过持刀男人,可当持刀男人跑到他身前时,一句话,让叶辰把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小逼崽子,快他妈给大爷闪开!”持刀男人对着叶辰骂骂咧咧地吼道,手中的匕首也指着叶辰。

嘿,我特么找谁惹谁了,还特么给你脸了!无缘无故被持刀男人这么一骂,叶辰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直愣愣地看着持刀男人。

在四周行人眼里,叶辰就像吓傻了一般,众人已经看到,在下一刻,叶辰被持刀男人一刀捅进身子里的悲惨画面。

“小逼崽子,你他妈找死!”持刀男人显然没想到有人居然敢拦他,狞笑一声,身上的戾气被激发出来。要知道,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他,曾经有六七人被他打残再也起不来的,拿刀子捅人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去死吧!”持刀男人一手拎包,一手拿刀捅向叶辰的肚子。

看着匕首的寒芒向自己刺来,叶辰咧嘴一笑。一只手如同鹰爪一般掐住持刀男人的手腕,狠狠地一抓,顿时,只听见一声“咔嚓”的声音,持刀男人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

叶辰一手抓住持刀男人,另一只手朝着持刀男人的头发抓去,往下一按,狠狠地朝着自己的膝盖撞去。

一下,两下,三下……持刀男人不断的惨叫,脸上已经鲜血淋淋,不成人样。

几下膝撞,持刀男人已经被撞的昏迷过去,感觉的持刀男人的状态,叶辰不满的撇撇嘴,松开了手,任由持刀男人瘫在地上。

周围的行人,此时看到叶辰还站在原地,可那个小偷已经躺在了地上,不由得下巴掉了一地。实在是太快,周围的人只看到小偷一刀捅向叶辰,接着就躺在了地上。

“抓小偷啊!抓……”被偷的女人一边大喊着,一边向叶辰这边追过来。等看见小偷躺在地上时,嘴里的话一时卡住,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叶辰。

“你的包!”叶辰指着地上,淡淡说道。

“啊?哦……”听到叶辰的话,被偷的女人才惊醒过来,捡起地上的提包。

“他死了吗?”看着小偷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被偷女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顶多就是鼻梁废了,手腕碎了,死不了!”叶辰嘴角一瞥,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偷不屑地说道。

“哦,谢谢你,我叫苏芊芊,这是我的名片。”苏芊芊点了点头,说道。

“叶辰!”结果苏芊芊递过来的名片,叶辰这时才仔细打量起苏芊芊来。

樱唇小嘴,肤如白玉,两撇秀气可爱的柳眉,此刻还稍微皱在一起。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南方女人的端庄秀气。

这让在非洲,中东混迹多年叶辰,见惯了如同黑炭一般的非洲女人,忍不住惊艳了一番。

“没事我就先走了!”叶辰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去。

“那个,我之前报警了,警察或许一会就到了,你还不能走。”苏芊芊说道。

“知道了!”叶辰淡淡应道,跟苏芊芊站在一起等着警察的到来。

没过多久,一阵警笛声响起,两辆警车停在了苏芊芊与叶辰跟前。

“谁报的警?”前面的警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看着叶辰二人问道。“我!”苏芊芊答道。

“作案嫌疑人有何特征……”

“不用了!”没等中年警察问话完毕,苏芊芊便说道。“小偷在那!”指了指一边小偷躺着的地方,苏芊芊说道。

“小杨,过去看看!”看着小偷躺在地上的惨样,中年男人对着身边一个年轻的警察说道。

“队长!鼻梁粉碎性骨折,脸上也有多处受伤,右手手腕粉碎性骨折!”查看一番,小杨震惊地说道。“天啊,这得多大的手劲,居然把人的骨头都给捏碎了!”

“谁干的?”中年男人听了小杨的话,脸色一沉,问道。

“我干的,咋了!”叶辰没好气地说道。从这中年警察过来的时候,他都没什么好脸色。妈的,就一普通警察,拽的跟什么似的。

“带走!给他拷上!苏女士,麻烦你跟我们回去调差一下!”中年男人说道。

“凭啥抓我啊!”见有两个警察拿着亮闪闪的手铐过来,叶辰恼了,生气地说道。“我特么也是警察,浦东分局的!”

“证件呢?”听了叶辰的话,中年警察一愣,问道。

“还没领呢!”叶辰说道。

“拷上,带走!”中年警察把叶辰当作在消遣自己,更加不悦了,冷哼一声,说道。

“老子又不是犯人!凭啥给我拷上!”闪身一躲,叶辰躲过一个警察,说道。

“小子,你是选择袭警还是乖乖带上手铐走人?”中年警察见状,冷笑一声,威胁道。

“我袭你大爷的警,少给老子戴高帽!不就一手铐吗,带啊!”叶辰骂道。

若不是身份不能曝光,没法闹出大动静,以叶辰的脾气,还真顺着他来场袭警了。

憋着一肚子闷气,叶辰被推搡着上了警车。

就这样,作为一名即将上岗的警察,叶辰就这样带着手铐第一次接触到了自己的工作单位!

“你们怎么把他给拷上了!”见叶辰被带上手铐,苏芊芊急道。

“这就不用苏小姐操心了,就算对方是嫌疑人,可有他这么大的吗?差点没把人打死!”中年警察哼道。

“你们霸道的很啊!老子又不是犯人,你们这些当警察的,不去关心失主的情况,反倒关心起嫌疑人来,连我这个学雷锋,做好事的都给抓了起来!”叶辰讽刺道。

“管你什么事,想想等会儿该怎么交代吧!”中年警察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叶辰。

到了警局,苏芊芊被带走了解情况,而叶辰则被扔进了审讯室,“砰”的一声,大门关上,良久都没有人来搭理他。

“这是要给我个下马威的节奏啊!”叶辰面无表情的喃喃道,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审讯室的大门才被打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下马威玩的不错,我承认,我被吓着了!”扬了扬手,叶辰一脸戏谑地说道。

“姓名!”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做到叶辰对面,当中的女警察率先问道。

叶辰没有答话,反而盯着女警察那张脸不放。女警察一张俏脸冷冷地看着叶辰,五官格外径直,如同一件艺术品一般。

许久,叶辰才感叹地想到:还是国内的美女多!

“问你话呢!叫什么名字!”见叶辰不答话,女警察秀眉一皱,寒声说道。

“你们这是在审犯人吗?”叶辰不答反问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另一个男警察冷笑道。对刚才叶辰色迷迷地打量自己心上人的行为,他格外的生气,对叶辰也充满了恶感!

“你的警校毕业证是买的吧?老子是犯人吗?你狗眼瞎了啊!”叶辰不客气地骂道。

“你!”男警察一拍桌子,怒道。他刚才也是顺着叶辰的话,想也没想的说了下去,纯粹是想要气气叶辰。没想到,叶辰根本不受影响,他反倒被气个不轻。

“赵俊,坐下,别冲动!”女警察喝道。

“你小子给我等着!”赵俊指着叶辰威胁道。

“你还别指我,指头断了就不好玩了!”叶辰笑着说道。

“行了!”看着叶辰,女警察沉声道。“我们就是做个调查,等证明报告出来后,自然会把你放了!”

“行,我配合,我配合!”叶辰笑道。

“姓名!”

“叶辰!”

“年龄!”

“23!”

……

两人一问一答,没过多久,一份报告就被女警察整理了出来。

“对了,我能打个电话吗?”看着女警察,叶辰问道。

“不能,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谁知道你要跟谁联系!”没等女警察发话,赵俊便跳了出来。

“我特么问你了吗?请问你算老几?”看着赵俊,叶辰一脸淡定地说道。

“我也是警察,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报道,我打个电话就是想给上面的领导说一声。”叶辰装出一副真诚的模样,看着女警察说道。

“好吧……”也许觉得叶辰之前非常配合,实在不像在说谎,女警察犹犹豫豫的答应了,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叶辰。

“喂,六子!”拿着女警递过来的手机,叶辰拨通了六子的电话。“我被抓进局子里了!”叶辰很无奈地说道。

“噗!叶子,你没开玩笑吧!你不就是警察吗?”六子好笑地说道。

“老子还没去报道呢就被抓了,你看着办!”叶辰没好气地说道。

“你被抓进哪个局子了?”六子问道。

“额,你们这里是哪个局子?”听了六子的话,叶辰朝旁边的女警问道。

“浦东分局!”女警皱着眉说道,可能是刚才叶辰一口一个“老子”让她听得不舒服。实际上,这也怪不着叶辰,小时候在京城混,前几年在非洲跟中东那些战乱横行的地方混,说话不粗点,人家还以为你好欺负!

“诶呦,浦东分局,叶子你可真行,让自己人给抓了!”对面的六子听到女警的话,忍不住笑着说道。“行了,我知道,我这就给下面打电话!”

“给!”见六子挂了电话,叶辰把手机换给了女警。

“你也是警察,吹牛吧?”一旁的赵俊看着叶辰,脸上挂着嘲讽地笑容问道。

“我是不是警察自会有人证明,管你蛋事!”叶辰仰着头,不客气地说道。

对赵俊这种货色的人,他从小到大不知道遇见过多少。就不跟你按套路说话,你能那我怎么地?

“砰砰!”就当叶辰跟赵俊在这打嘴炮时,审讯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有你哭的时候,冒充警察,够你喝一壶了!”赵俊哼了一声,前去开门。

“局长,您怎么来了?”看清楚来人后,赵俊惊讶地问道。

“哼!我为什么不能来!”中年局长冷哼一声,没有理会赵俊,径直朝里面走去。

“你是叶辰吧?我是黄远东,浦东分局的局长!”走到叶辰身边,黄远东客气地说道。

“六子给你说了吧?”叶辰悠悠问道。

“六少已经交代过了,抱歉了小叶!”黄远东歉意地说道。

自从黄远东接了六子的电话后,马不停蹄地就朝着审讯室赶来。叶辰是谁他不清楚,可六子的身份他可是清清楚楚的。公安部部长的孙子,开国将领的后代。

“能走了?”叶辰看着他,问道。

“可以,可以!”黄远东说道。

“那就走吧!”说着,叶辰双手猛地一张,拷在在手上的手铐逐渐变形,“铿”的一声,手铐被他别开,掉落在地。

“看到了吧,我真的是警察!”说完,叶辰跟黄远东走了,留下满是愕然的女警跟赵俊在审讯室里面发愣。

“这可是钢制手铐,怎么跟纸一样?”看着地上那扭曲地不成样子的手铐,赵俊傻眼道。

想想自己刚才还在那冷嘲热讽叶辰,要是叶辰突然暴起伤人,赵俊根本不相信自己能挡住。他可不觉得自己不手铐还有耐撕!

“小叶,这是你的警证,制服待会我让后勤给你送过去。”局长办公室里面,黄远东笑着对叶辰说道。“那个犯事的警察,已经被停职了。”

“嗯,不错,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自己给六子打个电话吧!”接过黄远东送过来的警证,叶辰便转身离开。

看着叶辰推门离去,黄远东打开公安系统的内部网络,查看起叶辰的信息来。

可当查到叶辰的信息后,却被电脑提示权限不够。看着电脑上那双s加密信息,黄远东陷入了深深的震惊。

“你怎么在这?”出了警局,叶辰看到苏芊芊站在大门口,疑惑地问道。

“他们说让你协助调查,不费多长时间。我就想在外面等等你,他们要是不放你我就给我爸打电话。”苏芊芊咬了咬嘴唇,说道。

“现在等到了吧,走吧!”叶辰笑着说道。他还以为这个受他帮助的小女人早就走了,谁知道她还傻傻的在外面等着。

“嗯,我能请你吃顿饭吗?就当谢谢你帮我抓住了小偷”苏芊芊问道。

“行啊,从下了飞机我就什么也没吃过,早饿了!”叶辰微微一笑,说道。

“那行,走吧!”

跟着苏芊芊打了一辆出租,苏芊芊带着叶辰来到了一家西餐厅里面。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后,苏芊芊麻利地点了几道菜,显然是对这里很熟悉。

两人吃了饭,交换了电话号码,便各自离开了。走出西餐厅,叶辰悠闲地朝着六子给他安排的住处走去。

他这次回国,除了六子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知道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当初叶辰被自家老爷子扔到非洲的时候,要求的可是待够五年才能回国,作为对他的磨炼。可现在才过去三年,叶辰就偷偷跑回国了,自然不敢让其他人知道。

凭着叶家的地位,他在国内只要留下明面上的痕迹,被发现便是迟早的事。所以,他连身上的银行卡都不敢用,除了六子给他办了一张存了五万块的卡外,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六子给他安排的住的地方,在上海浦东区一个新建的小区里面,位置很好找。

走到一栋双层复式楼外,叶辰掏出了六子给他钥匙,打开了房门。叶辰对住的地方不挑剔,在查看了一番,发现家具一切齐全后,随便找了个房间便早早睡下。

次日清晨,叶辰随便在路边吃了个早饭后,便朝着警局赶去。这是他上岗的第一天,总归不能迟到,今后估计还有大把的时间在这边耗下去。

“你就是小叶吧,黄局长跟我过了!”浦东分局刑警大队队长办公室内,一脸胡子拉茬的大队长看着叶辰说道。

“我叫张强,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光荣的刑警了!”张强起身,拍了拍叶辰的肩膀。叶辰的身份,黄远东没告诉他,张强只把叶辰当作一个普通的刑警,一点都不客气。

“这是后勤送过来的警服,你试试合身不合身,过会我带你办公区认识认识。”张强拿着一套警服递给叶辰,说道。

“还行。”把外面的一身衣服脱掉后,叶辰穿着新警服说道。

“走吧,带你认识认识大家。”拉着叶辰,张强把他带了出去。

“咳咳,大家都静一静!”偌大的办公区内,张强用力的咳嗽了两声,大声说道。

“这是新来的叶辰,以后就是我们刑警大队的兄弟了!”张强大声说道。

听了张强的话,一群人很给面子的鼓了鼓掌,除了两个人。一是对叶辰充满恶感的赵俊,另一个昨天审讯叶辰的女警韩若若。

“嗯……昨天老马不知道犯啥事了,被上面停职了,你就暂时坐他那吧!”指着韩若若旁边的一张空桌子,张强大咧咧地说道。

顺着张强的手指看过去,叶辰没有注意桌子,他的目光全部停在了韩若若身上。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居然会是刑警!叶辰不由得惊讶的想到。他之前不过认为韩若若是个文员什么,确实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美女会是刑警。

“好了,就这么着吧,小叶你尽快熟悉熟悉环境!”说罢,张强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又见面了,我你昨天认识了,不介意让我认识认识你吧?”坐到最忌桌前,叶辰看着韩若若说道。

“介意!”韩若若没有理会他,继续看着手里的一份卷宗。

“美女,你这就没意思了!不说我也知道,韩若若!跟你挺配的!”叶辰碰了个钉子,也不气馁,继续说道。

本来一脸平静地韩若若,在听了叶辰的话后,猛地一抬头,紧紧盯着叶辰,显然是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呵,那儿挺显眼的,我要是不知道就不是男人了!”指着韩若若的胸牌,叶辰露出一个欣赏的表情说道。

听了叶辰的解释,韩若若饱满的胸部剧烈起伏了几下,看的叶辰一阵荡漾!“龌蹉!”韩若若脸色稍微一红,寒声道。

“我这不是龌蹉,我这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叶辰自夸道。韩若若越是冰冷,他就越是想要调戏调戏。仿佛让美人生气,是件挺有趣的事。

叶辰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办公室的另一旁,有一双怨毒地眼睛正狠狠地盯着他。

作为上海市海外贸易企业中前十的老总公子,赵俊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混迹上海高层的他,从来没有吃过瘪。

这就在昨天,他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刑警气得要死,而现在,自己爱慕的女神,居然被这个小刑警调戏的脸红,这让赵俊恨不得上前掐死他。

而周围一群人的议论,更是让他难堪。整个警局谁不知道他赵俊喜欢韩若若。可叶辰徒手撕手铐的一幕,让赵俊有些发怵,不敢独自上前跟叶辰耍横。

“大家都静静!有任务!”下午快一点的时候,一脸大汗的张强跑进了办公室,一群人不由得把目光疑惑的看向他。

“接到上面的最新消息,今日在上海一带活动的跨国贩毒组织,今晚将在郊区的一处废旧码头携带上百公斤的毒品坐船出海。接到上面的任务,我们刑警队要截住这批毒品,抓住走私者!”张强擦了擦汗说道。

“队长,什么时候行动!”一个三十出头的刑警问道。

“今天晚上十一点,具情报部门了解,走私者可能会携带枪支,大家请做好准备。好了,这次任务是上海近年来最大的一起走私毒品案件,为了不让消息泄露,请大家把联系工具叫出来,统一处理,等到任务结束后再归还大家!”张强拿起一个大盒子放在桌子上说道。

一行人纷纷把手机放进箱里,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坐在角落里的赵俊,脸上格外的狰狞难看。

晚上九点,整个浦东分局一片灯火通明。张强再一次风风火火地跑进办公区。

“还有两个小时即将行动,大家再一次检查一下装备,确保不出意外!”张强说道。

“若若,行动的时候跟在我后面,辰哥保护你!”看着正在检查手里配枪的韩若若,叶辰笑着说道。可笑着笑着,他却突然突然笑不出来了。

“这次任务由我和副队长分开行动!韩若若副队长带着一队二队正面行动,我带着三队从旁边阻击!”张强说道。

听了张强的话,叶辰像见了鬼一般看着韩若若,充满了难以置信。“你……你是副队长?”叶辰磕磕巴巴地问道。

“上海市综合格斗连续五年冠军,我想我应该能担任副队长的职务,还有,若若不是你叫的!”韩若若轻蔑了扫了叶辰一眼,淡淡说道。

听了韩若若的话,叶辰顿时像吃了苍蝇一般。在上海这个顶尖大城市,连续五年的综合格斗冠军意味着什么,叶辰很清楚。

战斗力爆表的女人他不是没见过,可一个个长得比爷们还爷们,叶辰见了辣眼睛,哪有向韩若若这么娇滴滴的模样。

“我……”叶辰长了长口,不知道想说什么。

“任务不是儿戏,希望你能清楚,随便你的身手不错,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若是怕死,可以走在后面,别影响了其他人!”韩若若说完,便走上前去跟张强交流任务细节了,留下一脸凌乱的叶辰。

我特么被一个女人鄙视了!叶辰简直欲哭无泪了。

晚上十一点,数辆警车静静的开动了,朝着城外的废气码头驶去。

不多时,车子在一片废弃的烂尾楼旁停下,一行人纷纷下车行动起来。

“我跟着你!”走到韩若若身边,叶辰说道。

“随你便!”韩若若淡淡应道。

远处的废弃码头内,十几个人年龄不等的男人,正藏匿在一栋仓库里,收拾着东西。

“老大,我们混的好好的,董事长怎么就突然让我们出国了?”一个高个儿男人看着身边的秃顶中年人,疑惑地问道。

“你个傻子,难道现在还没发现吗?最近政府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了,以前有董事长的掩护,我们可以猖狂点,可现在我们要是像以前一样,被发现就是迟早的事!董事长的身份是正经商人,我们能连累他吗!”秃顶男人一巴掌拍在高个儿男人身上,说道。

“嗨,出国也好!这上百公斤的毒品销售走私到国外,不知道能赚多少钱,董事长可是说过,抽取百分之十分给兄弟们,足以让我们在国外舒舒服服的过上一段时间了!”一个身材瘦长的年轻男人说道。

“可不是,我都快迫不及待了,这接我们的破船怎么还不来!”秃顶男人骂骂咧咧道。

“老大,等等吧!船是董事长安排的旧船,可能出了些问题吧!反正董事长说过,今晚一定得出国,我们在等等吧!”瘦长男人说道。

正当一群人在这讨论后路时,一声刺耳的枪响在黑夜里响起。

“妈的,怎么回事!”秃顶男人一生怒喝,抓起别再腰后的一把手枪骂道。

“老大,条子!是条子!来了好多条子!”仓库大门一下子被推开,一个慌慌张张的男人跑了进来,大声说道。

“带着货快走,必须把货包住!”秃顶男人喝道。

“是谁开的抢!”正当韩若若带人距离这栋仓库不到两百米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枪声,不由得寒声问道。

几十名刑警走的很散,聚在韩若若身边的也不过三四个人,听到韩若若的话,一群人纷纷摇头道。

“92式手枪的声音,是我们自己人的配枪!行动前大家都检查过装备,绝不可能出现走火现象,这肯定是我们当中有人再给走私犯报信!”听到枪声,叶辰说道。

“你确定?”韩若若狐疑地问道。

“确定!”叶辰坚定的说道。笑话!这几年陪在他身边最长的就是枪,各种各样的枪支,要是他连什么枪声都听不出来,这不是白混了吗!

“副队,通知下去,让所有朝我们这边靠拢,同时让他们注意身边的可疑人员!”叶辰说道。

这个时候,又有零星的几声枪声响起,就在叶辰他们不远处。

“这肯定是张队长带的人与走私犯交火了,我们快过去。”韩若若说完,便率先朝着仓库那边跑去。

另一边,张强带领的十几名刑警,与逃跑的走私犯正好撞在了一起,一时间,双方借助地形,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再听到不远处的仓库传来的枪声后,不用交代,所有刑警纷纷朝着交火的地方赶去,路上,一行人也渐渐与韩若若汇合。

“副队!赵俊失踪了!”一个中年刑警跑到韩若若身边,说道。

“赵俊?老王,交代下去,让大家看到赵俊后立即抓捕制服,我怀疑赵俊开枪报信后潜逃了!”韩若若说道。

“是!”中年刑警听后,立即向下面交代命令了。

韩若若他们这批人一加入战斗,十几个走私犯顿时便吃不住了。

他们也不过只有七八条手枪而已,而且子弹极为有限,根本经不住消耗。

借着地形,一群走私犯纷纷藏到一处废弃的集装箱后面,有枪的几个人朝着刑警的位置拼死反扑。

“老大,别管货了,跑吧!”瘦长男人看也没看,随便开了一枪,回身对着秃顶男人说道。

“放屁,你以为我们把货丢了董事长能饶了我们!兄弟们,前后都是一死,跟这些条子拼了!”秃顶男人一吼,算是提高了点士气。

韩若若这边的人与张强逐渐汇合,几十名刑警渐渐缩小着包围圈,把一群走私犯圈圈围住。

十几分钟后,走私犯的枪声逐渐减小,显然是子弹耗尽了。

“对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你们缴枪投降,一定可以获得宽大处理的,不要在执迷不悟了!”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张强探出头,朝着对面大喊道。

“老大,投降吧,别再反抗了!”瘦长男人苦着脸说道。

听了瘦长男人的话,秃顶男人的表情来回变化,怨毒,不甘……终于,秃顶男人叹了口起,点了点头。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瘦长男人说着,便举着手里的手枪走了出来,他这一带头,后面的几个人也纷纷走了出来。

“张队,我带几个人上去!”看着局势稳定下来,韩若若对张强说道。

“行,小韩你身手好,不过也得注意点!”张强说道。

韩若若嗯了一声,便带着身边的几个刑警走上前去,叶辰自然也跟了上去。

可就当叶辰走出没多远,身上突然一寒,像是被野兽盯上一般。扭头一看,发现赵俊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回来,就站在所有刑警身后的远处,举枪指着他。

而就当这时,对面的走私犯头领也突然暴起,举着手枪突然放了下来,直指韩若若。

这个时候,摆在叶辰面前的有两个选择,救下韩若若,自己被射中,或者躲开赵俊,看着韩若若被枪杀!

妈蛋,死就死了!刹那间,叶辰便做出了决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前被射杀,叶辰做不到。当然,这也跟韩若若是个大美女有些关系。

猛地朝前一扑,叶辰像头猎豹一样,冲向韩若若。就当叶辰离开原地的一瞬间,两声枪响,先后响起。

“没事吧?”看着韩若若被自己扑在地上,被自己死死的搂着,叶辰呲牙咧嘴地说道。

听到枪声,周围一帮警惕地刑警队员瞬间缓过神来,站在前面的一群人不约而同的朝着走私犯头领开枪射去,一时间,这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瞬间被射成马蜂窝,连额头上,也不知道被那个警员一枪贯穿。

走私犯头领连叫都没叫一声,手中的手枪“啪”的一声掉落在地,缓缓朝后躺下。

而身处外围的一帮警员,在枪声响起的第一瞬间,已经反应过来,几个人发现在了躲在远处的赵俊,举起的手枪顿时的瞄准了他。可能是赵俊命好,一帮警员连开数抢,却被他缩下身子,躲了多出,败露的第一瞬间,已经逃之夭夭。

不过,赵俊没有一丝被发现的懊恼,反正他的目标已经达到,那就是开枪杀死叶辰,他很清楚,刚才的那一枪,他确确实实的打中了叶辰。

“你没事吧?”看着抱住自己的叶辰,韩若若颤声说道。透着月光,她能清晰的看到,从叶辰的后背上正不断往外留这殷红的鲜血,自己身上的警服也被沾染了大片。

“呵,没事!死不了!”叶辰声音干涩地说道,就这么一会,他已经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疲惫,眼皮沉重。不由得让他有些感叹,果然是安逸日子过的久了,身体就会不行。

要是放在非洲和中东那片混乱的地方,叶辰要是挨了一枪就不行了,估计早死在那了。

“小韩,你受伤了!”赶过来的张强看着地上那一滩血迹,担心地问道。

“不是我,是叶辰!”韩若若急声说道。“他中枪了!快叫救护车!”

一帮人听到韩若若的话,微微一愣,要知道,刚才那个走私犯头领,可是任何表现都没有,直接开的抢,周围一群刑警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可叶辰居然在枪口下面救下了韩若若。

要知道,叶辰背后的伤口明显是从后面打的,也就是赵俊开的那一枪,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赵俊,叶辰就能毫发无损的救下韩若若,这样的身手,让周围一群人不禁咋舌。

“一群小兔崽子!发什么愣,快去呼叫救护车,在这么下去,叶辰光流血都要留死了!”张强看见一群人毫无反应,忍不住骂道。

最后,叶辰也没能直接等到救护车来,只感觉很困,晕了过去。众人只看到的是,叶辰在松开韩若若时,脸上原本平和的表情,瞬间眉头便皱了起来……

“子弹只射进了病人的肩膀,并没有射中要害,而且,病人的身体机能也好的出奇,子弹取出后已经稳定了下来,只要在观察一段时间,就能转进普通病房了。”关了两个多小时的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一个中年一声走了出来,表情略微惊讶地说道。

听到医生的话,候在外面的一帮警员这才松了口气。“医生,叶辰他现在怎么样?”韩若若问道。

“病人现在很正常,只不过还没有从麻药中醒过来而已,今晚现在重症监护室待一晚上,等明天没有出现问题后,才能转进普通病房,你们办理一下手续,留下个陪夜的人就行了!”医生说道。

听到医生的话,众人表情很明显的古怪了起来。“我去办理手续,你们在这聊!”张强率先说道,说着,便跟着一个小护士去办理手续了。

“我老婆刚做完月子,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在家,我得回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刑警说道,说完,也不管众人的反应,扭头就走。

一时间,一群大老爷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纷纷离去,只留下脸色越发阴沉的韩若若。

一群混蛋,净在这没事找事。一时间,看着空荡荡的走廊,韩若若也想转身离去。不过,想起叶辰当时救下自己的画面,韩若若怎么也狠心不下来,一跺脚,朝着陪夜的房间走去……

叶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快九点了,睁开眼睛,敏锐的感觉让他瞬间注意到自己床边趴着一个人。

扭头看去,发现像小猫一般的韩若若,正小嘴微张,枕着胳膊趴在床上睡着,小巧精致的鼻子还不时微微的翕动着。从没见过一直冷着脸的韩若若露出这样一副表情的叶辰,忍不住有些傻眼。

“嗯,你醒了?”感觉到旁边人的动静,韩若若有些迷糊的坐了起来,揉着眼睛呆呆地问道。

“嗯!”叶辰僵硬地靠在枕头上,尴尬地说道。

下一刻,听到叶辰回答的韩若若,正揉着眼睛的双手顿时呆住,俏脸瞬间红了起来,撂下一句“我去给你打饭!”,逃也似的离开了叶辰的病房。

等到韩若若提着饭盒再回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望着脸色僵硬的韩若若从外面走进来,叶辰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许笑!”韩若若冷着脸说道。好不容易从刚才的窘境里缓了过来,可叶辰有哪壶不开提哪壶,又说了起来,让韩若若顿时窘迫起来,只能装作凶狠的样子,指望能吓着叶辰。

“嘿嘿,没想到韩大美女也会流口水!”叶辰不但没停止,反而更加大笑起来,指着床边被罩上一片水迹说道。

顺着叶辰的手指朝床边看去,果然,一片清晰的水迹印在上面,不过已经干掉,只剩下了痕迹。

看着那片水迹,韩若若顿时不在然起来,狠狠地盯着叶辰,恨不得上去咬他几口解解恨。

“额,那啥,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察觉到韩若若的表情不对劲,叶辰讪讪一笑,说道。

“我让你笑我!”韩若若一声尖叫,捞起旁边床位上的一个枕头,朝着叶辰砸了过去。

“哎!我错了,我错了,停手!停手!”叶辰一边大叫着,一边缩进被窝里,大声叫到。

韩若若根本没有听进叶辰的话,手里的枕头朝着叶辰打去,不过她有分寸,躲着叶辰的伤口。

阳光照在房间里,照在正在打闹的男女身上,男人一边单手捂头,一边大叫着,而一边的女人,拎着手里的枕头,俏脸通红的往男人身上砸去,这样的场面,却显的别样温馨。

“行了行了,别打了,身上还带着伤呢!”捂着头,叶辰嚎道。

“看你还乱说话不!”韩若若冷哼一声,算是把手里的枕头放了下来。

“嘿嘿!”舔着脸,叶辰干笑两声。

“行了,吃饭,吃完饭我还要回去,昨晚的案子还没了解,赵俊的叛变让这件案子更复杂起来,不止是普通的走私贩毒案!”韩若若说道。

“嗯,我记得赵俊他爹是做贸易吧?”叶辰问道。

“嗯,怎么了!”韩若若不解道。“赵俊他家的企业,还是市里的顶尖企业,在市里贸易这行,能排进前十!”

“没什么,给张强说说,把注意力往这放放!”叶辰说道。

“你是说?”韩若若突然想到了什么,声音猛地一提。

“不好说,不过这个可能很大,顺着这条线查查看吧!”叶辰说道。

“行,我这就回去给张队说一下,他应该从总局报告完毕回来了!”韩若若急声说道,说完,便朝外走去。

“诶!”看着韩若若急匆匆地走出去,叶辰不禁无奈地大叫一声。急啥啊!我特么一个人在这无聊啊!

临近傍晚,叶辰也没等到韩若若回来,除了几个护士来给他查看了下伤口,叶辰一个人在病房里简直要淡出鸟来了。

“砰砰!”关着的房门被敲响,叶辰不耐烦地喊了声:“进来吧!”

“怎么了,脾气这么大!”苏芊芊走进来,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蛋疼的叶辰,好笑地说道。

“你怎么来了?”看清来人后,叶辰不禁惊讶道。

“我怎么不能来了,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一直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状况了,就到警局找你,然后他们就把你的事给我说了一下!”苏芊芊做到叶辰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慢慢说道。

“嗨,手机没电了,他们那群混蛋,光顾得办案了,特么的把我都忘了!”叶辰不禁愤愤地说道。反正,自从上次跟苏芊芊一起吃过饭后,两人也算熟悉了起来,说话也没那么顾及。

“呵,你英雄救美的事迹我可是听说了!”苏芊芊笑着说道。

“呵呵,下意识的!下意识的!”叶辰傻笑一声,尴尬地说道。

“得了,不逗你了,看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明天再过来看你!”在叶辰病房里做了一会,苏芊芊起身说道。

“行吧!”看着苏芊芊起身,叶辰说道。

“拜拜!”扭头对叶辰笑了笑,苏芊芊便走出了病房。

凭着叶辰过人的体质,在子弹取出来后,伤口很快便愈合结痂。这几天,韩若若只是偶尔来几次,案件即将突破,让她忙不过来。倒是苏芊芊,一有空就天天过来。

一个多星期过去,叶辰的伤口也算好个差不多了,在他不停的唠叨下,主治医生总算让他出院了。

“收拾好了没有?”苏芊芊看着叶辰,问道。

“好了,洗漱用品,几件换洗的衣服,没了!”叶辰晃了晃手里一个大包裹,说道。

“那行,走吧,快中午了,找个地方先吃饭吧!”苏芊芊说道。

叶辰并不知道的是,在他跟苏芊芊没离开过久,原本合上的房门被打开,着急的韩若若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却看到的是人走床空的景象。

看着房内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韩若若脸色有些失望,解决完手里的工作,她便赶来医院,今天是叶辰出院的日子,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想要配着叶辰出院。

“302的病人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出院了!”从外面经过的一个小护士的看到韩若若站在窗前发愣,提醒道。

听了小护士的话,韩若若点了点头,默默从房间内退了出来,关上门后,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医院……

“吃点什么,这家私房菜馆里的饭可好吃了,我还是提前三天才预约的到!”一家装修精致的私房菜馆内,一脸兴奋的苏芊芊对叶辰说道。“我还是第二次来这里,可不容易了!”

“你是吃货吗,怎么看你对这些吃的东西这么了解?”看着苏芊芊兴奋的模样,叶辰好笑地说道。

“你懂什么,点吧!”苏芊芊白了叶辰一眼,把菜单甩到叶辰身前。

“算了,你点吧,我啥都不知道,点什么?”叶辰摇摇头,把菜单退了回去。

“得嘞,就等你这句话了!”苏芊芊兴冲冲地捞起菜单,叫来一旁候着的服务员,手指在菜单上不停的点动着。

“合着你刚才是假客套啊!”看着苏芊芊,叶辰笑着说道。

“没啊!我是真的让你点菜,可你不点。”苏芊芊很无辜地说道。

“算了,我就问你吃的了这么多吗?”苏芊芊刚才那阵子可是点了十几道菜,叶辰看的一清二楚。

“吃不了打包啊!这家餐馆每次最多只能点十五道菜,当然要点多点了!”苏芊芊说道。

厨师效率很高,十几道菜根本没费多大功夫,不到半个小时便上齐了。

“吃饱了就是舒服!”靠在椅子上,苏芊芊拍着自己微涨的肚子笑着说道。

看着苏芊芊的动作,叶辰不禁感到一阵无语。算是明白苏芊芊为什么是个吃货却看上去一点都不胖了。十几道菜,她居然只是一个挨一个地尝上两口,然后就饱了。合着食量根本不大啊!

“快低头!”正一脸惬意的苏芊芊突然脸色一变,慌里慌张地对叶辰说道。

此时,一群人青年勾肩搭背的走进了菜馆,姿态颇为跋扈,一脚蹬开门口放着的一把椅子,朝着菜馆内部走去。

“老板,天字号包间,小爷几个今天要请贵客!”领头的一个青年嚣张道。

“怎么了?”朝外面这边瞥了一眼,叶辰不解地问道。

“快低头啊!等会再给你解释!”苏芊芊脸色有些着急的朝外面看了一眼,对叶辰说道。

虽然不明白苏芊芊变得这么奇怪,但叶辰还是狐疑地看了她几眼,跟着她低下了头。

外面,一群青年已经走进在餐馆老板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好死不死的是,叶辰他们这张桌子正好处在楼梯边上。

此时,苏芊芊已经把头埋在了脖子里面,生怕被别人看到。

可当一群青年走到楼梯口时,其中一人,大声吆喝一声,指着低头的苏芊芊道;“这不是苏小姐吗?怎么在这啊!”声音还显得颇为熟悉。

青年的话引得旁边的人,纷纷把目光看向了苏芊芊。此时,苏芊芊也知道瞒不过去了,脸色难看的抬起头,目光厌恶地看着眼前这群人。

“苏小姐,您陪着这个陌生男人在这吃饭的事情,龙少爷知道吗?”一群人中,领头的青年走了出来,看着苏芊芊戏谑道。

“段老二,你什么意思?”苏芊芊有些恼火地盯着说话的青年,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罢了,要想你们苏家存在,就最好别有什么异心,乖乖听龙少爷话。”被苏芊芊称作“段老二”的青年丝毫没有理会苏芊芊的态度,冷声说道。

“那是我父亲与龙腾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听完段老二的话,苏芊芊反驳道。

“可你要知道!你被你父亲卖给龙少做童养媳了,你们十四岁定下的事情,苏小姐可是想反悔?”段老二阴险一笑,寒声说道。

一旁的叶辰听到两人的他那话,也是颇为惊讶。苏芊芊被卖给别人做童养媳?靠,信息量有点大啊!

叶辰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苏芊芊与旁边的段老二争执。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芊芊眼光一寒,恼怒道。

“算是吧!要知道,龙少能让你们苏家好起来,也能让你苏家在整个上海除名!”段老二眯着眼睛说道。

“你!”苏芊芊一急,指着段老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蒙蒙的水雾已经在眼眶内升起。

“你还别指着我!叫你苏小姐的时候,你不过是龙少的童养媳罢了,不叫你苏小姐的时候,你不过就是一个被当作物品送出去取悦男人的婊子罢了!”段老二看着苏芊芊,狞笑着说道。

“况且,若不是你这女人还有几分姿色,恐怕龙少连看都不看你一眼。”段老二越说越兴奋。

“你个混蛋!”苏芊芊尖叫一声,柔柔素手朝段老二的脸上扇区。

“苏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激动!记住你的身份!”这段老二明显是个练家子,挥手一抬就握住了苏芊芊的手腕,猛地一甩,沉声说道。

苏芊芊被猛地一甩,吃痛的一叫,捂住有些微肿发红的手腕,红着眼睛不说话。

“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个女人!还在这趾高气扬地,真不知道你妈怀你的时候是不是摔着了,造成了你的早产,大脑先天性缺陷。”看着段老二一而再再三的欺负,叶辰也是看不下去了,一张口就骂了起来。

“没事吧?”走到苏芊芊身边,抓过来她那已经红肿的手腕,柔声问道。

“没事?”苏芊芊不在然地说道,把胳膊往后缩着。突然,苏芊芊猛地想起什么,忙对叶辰说道:“叶辰你先走,这里不管你事!”

看着苏芊芊慌张的样子,叶辰不禁心头一暖。这丫头,刚才让自己低头就是为了维护自己,不想让自己沾上麻烦,现在,也是催着自己赶紧走。

“婊子,竟敢背着龙少找男人,你玩了!”段老二身后一个寸头青年狠声说道。

“就是,臭婊子,你玩了,苏家也完了!还有和小白脸,打断他的腿!”寸头男身边的一个矮个青年喊道。

对面,苏芊芊根本没把对自己的辱骂放在耳里,只是一个劲儿的催促叶辰赶紧离开,到最后,甚至变成了祈求。

“我不会走的,还有你,把手给我!”叶辰摇摇头,不容置疑地说道。说完,便把藏在苏芊芊身后那只胳膊拉了出来。

“还说没事,都肿成这样了!”抚着那嫩白的手腕,此时变得又红又肿,叶辰皱眉说道。

“嘿嘿,好一对郎情妾意的狗男女!狗杂种,你居然辱骂我的母亲,今天你想走也走不了!”段老二阴狠地一笑,恶声说道。

“叶辰你快走!”听到段老二的话,苏芊芊猛地把手一抽,推着叶辰说道。同时扭过头对段老二说道:“段老二,叶辰跟我没有关系,你让他走,我跟你去找龙腾!”

“呸!婊子!龙少是你想见就能见得?”段老二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轻蔑地说道。

“芊芊,别推了,站我身后!”叶辰严重寒光一闪,不容置疑的把苏芊芊拉倒自己身后,看着身前一群人。

“你刚才骂我杂种?”稳住苏芊芊,叶辰站在段老二的身前,眉毛一扬,淡淡说道。

“怎么,要动手?杂种!”段老二猖狂的大笑两声,对着叶辰说道。“来啊,杂种!是个带把的就朝爷爷这打!”段老二把头凑到叶辰脸边,阴笑着说道。

“你说的?”叶辰似笑非笑地看着段老二,问道。

“对!爷爷说的,来啊!”段老二说道。

“那老子就实现你的愿望!”说着,叶辰气势猛地一边,一记勾拳甩向段老二的脸上,紧接着的膝撞迎着段老二的面孔砸去。两下过后,叶辰抓着已经被砸的发蒙的段老二扭身摔在了地上。

同时,叶辰也一膝盖顶在段老二胸口,只听见“咔嚓”一声,段老二的肋骨起码折了三根。叶辰还没完,从小腿上抽出一把一直夹在里面的军刺,狠狠地朝着段老二的大嘴刺去,然后猛地一旋。

舌头被搅烂的段老二,从昏迷中彻底清醒,发出一声非人的从惨叫,又昏死过去。

“他嘴太臭,我给他治治!”指着嘴里不断往外喷血的段老二,叶辰腼腆一笑,说道。

看着舌头被割的段老二,一群人直觉的头皮发麻,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残忍的青年,说不出话来。

“上!他只有一个人,而我们这边十几个人,抄家伙,捅了他!”人群中,一个肥胖的青年暴戾的一吼,掏出一把折叠刀,对着叶辰说道。

“就是!上!给段二哥报仇!”

“劈了他!”一群喜好惹事冲动的青年,家境各各不凡,听了胖子的话,一个个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骨子里的暴力,被激了出来。

“你们要找死,怪不得别人!”看着一群人朝自己扑过来,叶辰嘴角露出一个苏芊芊看不到的残忍笑容,望着眼前一群,由于一个个待宰的羔羊一般。

“兄弟们,上刀子,捅死他!”胖子一声大吼,鼓舞着士气的同时,手里的折叠刀朝着叶辰捅去。

“嘿嘿,都来吧!”叶辰阴笑一声,冲了过去。

混迹非洲,中东数年,由原先的恐惧,憎恶,变得喜爱。逐渐死在叶辰手里的人数,多到让他数不过来。眼前,被十几个人围攻,让叶辰找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感觉,变得格外兴奋。

“就你了!”看着胖子捅向自己,叶辰严重精光一闪,动手了!

手里的军刺丢在地上,对付这群废物,连刀都拿不准的废物,叶辰觉得,用刀简直是在侮辱自己。

与叶辰的自信不同,站在叶辰身后不远处的苏芊芊,此时已经脸色发白,担心地要死。

她简直不敢想象赤手空拳的叶辰面对十几个持刀暴徒的围攻,会是什么下场。尽管叶辰身手很好,可苏芊芊还是充满了担忧。紧张的望着叶辰,身上甚至冒出了细汗。

“去死吧!”胖子一身暴喝,刀子捅向叶辰。

看着胖子捅过来的刀子,叶辰连表情都没变,轻松的侧身一闪,握这胖子的肥手就是一捏。“咔嚓”一声,刀子掉了,胖子的手腕也骨折了。

捏碎胖子的手腕,叶辰猛地一脚甩向胖子的肚子。顿时,一个一百多斤的大胖子,被叶辰一脚抽飞,砸在身后两人身上。

胖子瞬间被秒,并没有让一群人退缩,一群人反而更加暴戾,叫着冲过来。

叶辰一咧嘴,身子向猎豹一样窜进人群里。十几个人瞬间在这巴掌大的一片地方内打了起来。

被巴掌抽翻的,被打中要害疼昏过去,被叶辰啤酒瓶砸蒙。叶辰就像一个幽灵一般,游走在人群里,拳脚刀子近不了身,一个接一个倒霉的家伙被他打翻过去。

三分钟,只有三分钟,十几个人中,只有叶辰一个人还站着。

旁边还没有来得及疏散的顾客,看着眼前这一幕,双眼瞪得老大,一个个仿佛见了鬼一样。

“解气吗?”走到苏芊芊身边,叶辰随手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擦手上和脸上的鲜血,说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丈夫上班后,妻子在家,所有夫妻看了都哭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4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