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草包男主入险境过关斩将干事业,抱得美人走向人生巅峰!

【小说在线阅读】草包男主入险境过关斩将干事业,抱得美人走向人生巅峰!
我叫叶欢,警校毕业以后,家里通过关系,把我分配到宋城监狱工作,说只要我在这里呆满三年,就能让我进省厅。

其实我对他们的计划并没有什么兴趣,从小到大都是被他们指挥着,把我安排到东,把我安排到西,小时候懵懂,不知道他们的意图,现在寻思着,无非是想让我走仕途,家中有官无人欺,旧社会的地主乡绅那种思维模式。

我虽然嗤之以鼻,但也只能从了,谁让咱得伸手跟老爹拿钱呢。

上班第一天,我的运气就不好,碰到了犯人集体越狱。

越狱的是几个重刑犯,没有几天就会被执行注射,他们筹谋已久,铤而走险,可惜最后摸到围墙时,还是失败了。

塔楼上的武警当场击毙了这几个犯人,出人意料的是,子弹打穿犯人身体击中墙壁的时候,围墙竟然垮了个窟窿。

事后调查才明白,他们这几个犯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这里的围墙做了手脚。

我当天在监控室做调度,看到事件前后所有经过,当时看到那个围墙垮了,还吓了一跳,过后我专门去看,惊叹那几个死刑犯的智商之余,意外发觉那个洞附近,格外阴冷。

可我却感觉不到风的存在,而且这时候也是夏天,晚上天气闷热,但那个洞附近,却跟冰窟似得,在一旁守备的几个武警也是感觉到奇怪。

监狱出了犯人逃狱的事情,自然事后要好好整肃,所有犯人接下来三个月的放风全部取消,除了上工,只能待在监室内。

对此,我心里还暗自窃喜,因为这样一来,我的狱警的工作就更加清闲了,想不到就在越狱第二天晚上,一个重刑犯就在牢房里上吊死了。

那天晚上不是我当值,所知道的情况,都来自道听途说。大家众说纷纭,有的说那犯人的媳妇在外面不等他了,跟别的男人啪啪啪被他知道了,有的说那犯人被人揭发了余罪,怕被枪毙,还有的说,你们讲的都不对,真实的情况,复杂着呢,比国家机密都复杂。

不过所有人说的,有一点是一致的。

那就是犯人自杀时,监控室里值守的人睡着了。

但是值班狱警老王却对此矢口否认,说他当时绝对没有睡觉,之所以没有及时报警,是因为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坐在椅子上动弹不了,连喊都喊不出声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犯人自杀。

对这样的说法,监狱长当然不认可,甚至大发雷霆,叫来监狱所有人到会议大厅,用投影仪播放当时监控室里摄像头录下的视频。

可当所有人看到视频后,都惊呆了,我更是吓得一阵恶寒。

如老王所说,他当时真的没有睡着,但坐在椅子上面手舞足蹈,话也说不出来,近在咫尺的报警按钮,却怎么也碰不到,所有人看的一片哗然。

不过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监控室大屏幕里的镜头,就是那个自杀犯人的牢房里的情况。

犯人似乎从老王被困在椅子上时,就发觉到了什么,紧盯着监控摄像头看,眼中充满着嘲讽的笑意。

过了一会儿,犯人就把床单撕了撕,系在上铺的栏杆上,把头伸进去,小腿尽力往上抬。

整个过程,犯人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即便最后死前的挣扎,也是没有动静的。

可是这种死法,让人看了心惊,也让我怎么都想不通,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人一旦窒息后,哪儿还有力气使劲跷腿。

要知道床栏杆距离地面不过只有不到一米七的高度,床单绑在上面虽然能够固定,可是人的头伸进去后,憋屈不说,最重要的是不能悬空。

但是这个犯人愣是高抬着自己的脚,用一种近乎瑜伽的方式,硬生生把自己给吊死了,这个过程看的在场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望着犯人最后伸的老长的舌头,监狱长的脸都黑了。

监狱连着两天发生重大事故,所有人都陷入一片风声鹤唳中,我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当然,所有人上班,都开始小心翼翼起来,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这种空前小心翼翼下,监狱里第三天又出事了。

巧的是那天我上晚班,白天不在,等我得到消息,跟着同事赶到现场,事情已经接近尾声,看到现场发生的事,我当场直接吐了出来。

发生事故的地方在犯人每天劳作的地方,事发的监区,是搬运衣裳的仓库,此时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十几个烧成黑炭的尸体,横七竖八摆在我们面前,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怪异的肉香味。

闻讯而来的监狱长,看到这场面,脸色赤橙青蓝紫,整个监狱里都几乎能听到他的咆哮声。

“这他妈怎么就失火啦!哪个傻逼值班的!还他妈想不想干啦!”

可是很快监狱长得到了消息,不再咆哮,因为经过现场勘查,烧死的人里面,就有值班的人。

看着处理现场的人,掰扯着那些粘黏在一起,扯都扯不动的尸体,我看的一阵心悸,只敢拿着铁锹,跟在别人身后,一寸寸翻找着现场可能存在的暗火。

事后我我听人说才知道,当天在仓库死的犯人,足有十五个之多,我们的人也死了四个,又是一个重大事故,看着监狱长佝偻着的腰,在监狱里像疯了一般四处查探,我们开始更加小心起来。

只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当天夜里,也不知道几点钟,监狱长竟然从外面带着一群人进了监狱。

我作为值班人员,正好跟监狱长打了照面。

当时监狱长阴沉着脸,除了叫我开门,什么话都不说,我初来乍到,也胆小怕事,按照他的吩咐开门,也不敢多问。

但我注意到,跟着监狱长进来的人里面,穿的衣裳似乎都怪怪的。

大热的天,这些多数都还戴着帽子,并且我讶异的发现,当中竟然有女人。

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人群里面的女人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眼神,冲我看了过来,我赶紧转移视线,装作看别处,再回头,他们已经跟着监狱长去到白天出事的方向去了。

我好奇,便跟了过去,到了出事的地方,远远看过去,只见监狱长站在一边看着他带来的人,在那里摆弄着什么。

借着灯光我定睛看,终于搞清楚了,原来监狱长带来的是群神棍,在这儿开坛做法。

难不成监狱长认为监狱闹鬼不成?我在心里嗤笑,正欲细看里面的女神棍的长相,突其中一个女的浑身冒出了青烟,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便着了火,惨叫起来。

女人很快烧成了一截焦炭,监狱长如同被爆菊了似的,呜呜着瘫软在了地上。

而跟监狱长一起进来的另外几个人,全都吓傻了,一个个愣站着,看着那挣扎的火人目瞪口呆。

很快监狱里面响起了警报,急促的脚步声,飞快的朝这边传来。

看着冲过来的同事,我这才反应过来,装作一副刚刚赶到的样子,尾随着冲在最前面的武警身后,走到这些人面前。

不过很快,除了武警外,监狱里的警力全部被遣退回到各自工作岗位。

我离开现场最后注意到的场景是,监狱长和武警头头,凑在一起悄声嘀咕的模样。

想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死的又是个女人,监狱长想捂盖子。

今晚我还要值班,即便现在出了事,我还得值班到早上八点换班的时候。

意外的是监狱的老员工通知我,安排我在监控室看管监控,不用四处巡逻。

我到了地方,发觉所有仪器都亮着,监控室除了我自己空无一人,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监狱里那边老家伙们耍了。

之前因为监控室的失误,犯人死了,恐怕现在谁都不想第二天就待在监控室里面成为第二个倒霉的人。

而且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监控室里肯定会录下监狱长带人进来的视频,不管后面会不会有人调监控取证,恐怕监狱长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不过我也不是泥捏的,拿我当新人开涮,那我就做点新人爱做的事情。

我找到监控监狱长带人进来的视频服务器,稍稍做了点手脚,让硬盘自动格式化了。

我又不是为了赚钱养家,这份工对我来说要不要真的无所谓。

做完这些事,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监控室,盯着监控大屏,看着监控屏幕里面各区的灯光跟无人的区域,一阵窃笑。

整个监控区寂静无声,监控屏幕里,除了不停扫射的探照灯光柱,就没有别的动静。

开始我还想着,自己坐的椅子恐怕就是之前老王被困的那把,浑身有些不自在,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和身体的疲乏,我脑子开始有些犯迷糊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猛然头一顿,差点没坐到地上去,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瞅了眼依旧平静的监控屏幕,我干脆站起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掏出烟点燃,抽起来提神。

一根烟还没抽完,外面突然传来噔噔噔的皮鞋踩地的声音,我疑惑着朝监控室外的屏幕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人。

狭长的通道,四个摄像头屏幕,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如果外面有人,就不可能说监控拍不到。

可是外面依然清晰的传来皮鞋踏在地上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听起来,距离我越来越近。

难道是电视里的,监控室被黑客入侵,被截掉信号了?

但是不可能啊,被黑客黑,要么联网,要么被内部人搞鬼,可是我这里有超级管理员权限,操作系统是内部人编写的,防火墙也没有报警。

想到这里,我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刚平息下来的心情又一次紧张起来,白天发生的事情,又一下子涌进脑子里。

这监狱看来真的是不干净,得赶紧让老爹给我换份工作,哪怕做交通警,都比在这里强。

想着,我发觉脑子里忽然又迷糊起来,想点根烟清醒一下,突然惊恐的发觉,自己居然完全动不了了。

那是种身体根本不受大脑控制,我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身体任何部位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动作。

可我现在大脑却又是清醒着的,我很想大声喊叫,当然更想按下就在前方一米处,控制台上的求救按钮,但我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我瞪大眼睛,扫视着眼前监控屏幕,当我的视线扫到第二排中间一个视频窗口,我能感觉到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哪里是重犯单人房监控位置,我看到的那个屏幕,是一个重大连环杀人犯住的房间,再过几天,他就要上刑场了,刚刚我看到视频里,他是睡在床上的。

但是现在,床铺上没有人,那个杀人犯不在厕所,也没有在洗手池跟前,人呢?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人怎么会不见了?

昨天老王动不了,犯人自杀了,今天我动不了,犯人不见了,这监狱里还真见了鬼了不成?

我额头上都是汗,汗珠滚落到我的眼睛里,让我感觉又麻又痒,但我不敢闭眼,刚刚我看到的是1404舍,我得看清楚,其它单人牢房里,犯人有没有不见。

从1404开始,1405,1406……我惊恐着看到1504,十几个牢房的犯人都没了!这下出大事了,我完了!

我奋力挣扎着,想要赶紧打开警报,可是依然无法动弹,身体根本不受控制,我就像个高位截瘫的植物人,躺在椅子上,从头到尾一动不动。

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很嘈杂的人声,我诧异的朝屏幕上看去,这时候,什么地方传来这么人说话的声音?

等我好容易找到对应的屏幕,我几乎被吓的魂飞魄散。

监狱操场上,刚刚我发觉不见的那十几个犯人,行走在操场外的走道上,一齐朝大门走去,看门的武警正在对他们鸣枪警告……

监狱里,面对鸣枪示警后,依然走动的犯人,武警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况且眼前还是这么多的犯人同时出逃。

于是我就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十几个犯人,在岗楼上的武警,用精准的点射,一个个倒在自己眼前。

监控室只有我一个人,就算是之前发生过老王的事情,可一下同时死这么多人,我绝逼难辞其咎。

现在我只希望,待会儿有人来监控室的时候,我的身体依旧不能动弹,否则,我就一点脱罪的机会也没有了。

但是事情往往事与愿违,就在我看到监控门外的屏幕里,一脸肃然的综合管理处处长徐鑫,领着一帮狱警出现在镜头时,我的身体居然恢复了知觉。

感受到僵直的身体渐渐恢复力气,我知道,如果被徐鑫他们逮到,自己绝对就是今天事件最大的替罪羊。

我可不想成为冤大头,但是目前的状况我也没有办法澄清,急切间,我病急乱投医,心一横,干脆的,连人带椅子一起,狠狠倒向地面,并且故意头部朝下。

嘣的一声闷响,我只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高高挂在头顶的吊瓶和输液针管,然后只感觉到头顶一阵弹射性的剧痛,皱眉扭头之间,我意外发现我老哥叶翔居然坐在一旁病床上。

看到我有了动静醒了,老哥紧张的脸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低声道:“小子挺聪明的啊,不过这回花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我这是在哪儿?”我疼得没力气跟叶翔斗嘴,先搞清自己在哪儿再说。

“当然是医院,难道你以为还是在监狱?”老哥这时候一脸轻松,坐到我床边,朝门口注意看了眼。

“不过你们监狱的人,可都等在门口,准备随时给你录口供。”

我闻言顿时一脸紧张,老哥却一脸不在乎的冲我低声道:“老爷子已经知道了,但他人在外地,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管,之前你们监狱里,那个什么老王怎么说,你就怎么说。”

“那,监狱我可以不用再待了吧?”相比我身上的事情,这个问题我最关心。

老哥闻言一皱眉,我看他这副表情,心里面突然涌上来一种不祥的感觉。

“事情,老爷子和我,只能给你平息下去,然后给你们那个监狱长再打声招呼,但你要想就这么离开监狱,恐怕不行。”

“为什么?”我顿时咋呼起来,那个鬼地方我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监控室接连出现诡异的事情,无故失火,燃烧的女尼姑,还有被狙杀在眼前的那些罪犯……

要让我继续留在监狱,肯定还有可能出事,那样还真不如让我去死了得了!

“你咋呼什么?”老哥直接一把捂住我的嘴,一脸厉色,“你真当所有人是傻子,不知道你在演苦肉计呢?”

我瞪大眼睛看着老哥,不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他能看出来自己的苦肉计,那么别人应该也看得出来,可那跟自己呆不呆在监狱又有什么联系?

“演苦肉计的时候那股聪明劲哪儿去了,真摔傻了?”老哥看我一脸茫然,忍不出出言奚落。

“监狱接连出这么多事情,突然一个人离职,你以为外面盯着这件事看的人都是傻子?特别还有你的身份,你不是真当自己只是个警校毕业生了吧?”

听到老哥这么说,我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没想到因为自己官二代的身份,这监狱还真出不去!

叶翔说的没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监狱长想捂盖子是不可能的,我们家老爷子顶多也就只能说,看在我被牵扯进去的份上,给他拉拉关系。

但这时候我如果离开监狱,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这是一个官场的平衡问题,想要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就必须要做出平衡的牺牲,而我,就是这个平衡点,所以必须留在监狱里。

整件事,到后面最有可能的,就是上报成监狱内部操作不规范,或者仪器问题掩盖过去,而我作为监控室第一责任人,虽然不至于坐牢,但是做样子受到处分,那是肯定的。

而我这个处分,就让整件事情,被捂住了盖子,让多方都得到满意的结果。

想到这里,我顿时颓丧的躺进床里,感觉到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行了,别哭丧着脸!”老哥拍了我一下,低声笑道:“事情能处理到这份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招呼都已经给你打到位了,后面你不可能再进那个监控室,不过可能活会累一点。”

什么个意思?我听得心里一惊,刚想问问清楚,却听到门响,然后就看到监狱里面的人跟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

人多就没法说话了,而且监狱的人看到我醒了,马上要求医生给我做检查,想要赶紧给我录口供。

老哥起身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随医生在自己头上,身体上摆弄着,心里面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

家里打了招呼,我本来就跟整件事关系不大,又有一个先例,想来眼前这群人是拿我没法子的。

可是老哥走之前跟我说的,今后我在监狱里可能处的位置,让我有点担心。

果然,在录完口供后的几天,我啥事没有,但是监狱人事科给我带来的一个消息,把我雷的是目瞪口呆。

坐在后勤仓库门口,我看着远处高墙的电网发呆,心里一万头草泥马不停地来回踩过。

回到监狱,我就成了仓库库管,这种养老工作,让我一个刚毕业的警校精英来做!我也是醉了。

可形势逼人,监狱里接连出了那么多事,而且还都是我进监狱后连着发生的,现在监狱里,多的是背后喊我“霉神”的人。

说起来,我也真是霉,从头到尾,我谁都没招惹,却整了一身骚不说,还背了个处分,现在天天一个人待在仓库这种没啥人来的地方,我哭的心都有了。

第一天上班,吃饭时所有人都避着我,仓库提货,也是一个个提货速度飞快,绝不在仓库停留多一分钟,全都拿我当瘟神供着!

这么憋屈的日子,真是让人没法过了,可生活就是这样,面对这种精神上的轮奸,我只能默默承受着。

本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即便平淡,也会让我好过些,可是没想到,我回监狱当晚,监狱就出事了。

因为我的上班的时间,只有白天那几个小时,所以到了下班的点,我就可以早早回到了监狱的宿舍。

如今我在监狱里,享受着监狱长政委级别的住宿待遇,一个人住着一个单人间。

只不过这个单间明显是刚刚新整理出来的,就在宿舍顶楼杂物间旁边,看得出,这间房就是在原来杂物间的基础上,直接用夹板隔出来的房间。

房间里除了一扇窗,一张床,和简单一点桌椅家具,连个窗户都没有,关门就得开灯。

我躺在床上一肚子火,今天这班上的实在是憋屈,可我又无力抗争,想着接下来我还有三年要熬,我都有撞墙的心了。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但醒过来发觉还是半夜十二点,嘴里有些干,水瓶里居然是空的,我只能无奈起身出去打水。

外面灯火通明,我一路来到锅炉房,让我意外的是,锅炉房没人,锅炉里也没开水,并且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整个锅炉房里寂静无声,一个人站在锅炉房里,一股快被遗忘的恐惧感,如潮水般像我袭来。

我冲着周围喊了几声,没有一个人回应我,我有些胆怯,朝锅炉房外走去,可没想还没走到门口,所有灯突然熄灭了。

没错,是所有的灯,走廊的路灯,周围房间的电灯,连监视塔上的探照灯都熄灭了!

这怎么可能?监狱是不可能停电的,而且就算停电,探照灯也不会熄灭,不为什么,就因为这里是监狱!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身体有点抖,提着水瓶的手也不受控制的颤动着,我努力骗自己,这是因为晚上天凉的缘故,可现在是夏天,我知道我是在恐惧。

在监狱这种地方,停电了是绝对会有人拿着强光手电,冲着对讲机四处召集人手,准备维持秩序的。

可是眼前的监狱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光。

没有一个人拿着手电,更没有听到一个人说话,我感觉就像是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公园里,周围没有一个人。

我强忍着恐惧,摸索着往回走,楼道里静寂的只听得到我个人的脚步声。

每当当我摸到一扇门的把手,我都会下意识的去拧开它,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没有一扇门被我拧开,所有的房间都锁得死死的,无论我怎么拍打敲门,都没有任何回应。

当我临近绝望的时候,面前被我摸到的一扇门,应声被我拧开,可拧开门的我,没有丝毫欣喜,任由门自动朝里打开,发出一声很刺耳的开门声。

没有打开一扇门时,我着急,可是当我打开一扇门时,我却有些恐惧,恐惧来源于未知的东西,眼前被打开的门,对我来说,里面存在什么,就是未知的。

我用力摇头,试图摆脱让自己恐惧的心理暗示,可是越这么去想,我对门内可能存在着的东西,越是感到恐惧。

而且我明显感觉到周围似乎真的变的冷了,穿着短袖短裤我的,浑身冻出来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现在看来是不进去都不行了,再站在外面,不说被冻死,冻病是绝对可能的,所以,在被寒冷驱使下,我走进屋内。

走进屋内,关上门,总算是感觉温暖了一些,周围依然没有一丝光亮,我瞪大着眼,小心翼翼摸索着,寻找着墙壁上的灯开关。

可是摸了许久,我什么都没有摸到,害怕碰到或者踩到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我只敢站在原地不动。

我打算就这么在屋里待到天亮,反正就是熬五六个小时,我熬得起!

我蹲在地上,自己鼓励着自己,周围静悄悄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可就在这时,我所在的屋里,陡然传来一声很刺耳的尖叫声。

那叫声就像是一个女人被无数个大汉在轮大米一样,凄惨,无助,绝望,听的人心中生寒!

但是我敢断定的是,那绝对不是一个女人所发出的声音,而是男人发出的,因为女人的声音,不可能会那么粗重,而且这里是男子监狱,怎么会有女人!

可是这么一来,我当时汗毛霎时间猛然张开,能清晰的感觉到皮肤上浮起一层油汗。

猛烈的恐惧感瞬间抓牢了我,浑身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蹲着的脚也感觉似乎失去了知觉,连站起来这个动作,半天都做不出来。

我一只手抱着水瓶,另外一只手开始在四周地面上摸索着,期待着能够摸到什么防身的东西,无论什么都好!

这种时候,我的心情比任何情况下都要紧张,刹那间,我的手指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柔柔的,软软的,而且还带着温度,但我肯定那不是什么动物的,是人!屋里有人躺在地上!

我顿时兴奋起来,可还没等我高兴完,我感觉到自己手指似乎摸到什么粘稠的液体。

手指搓了搓,我拿回凑鼻下一闻,一股浓烈的腥味直冲鼻梁。

什么鬼?我疑惑的又朝那人摸了过去,边摸边还推了他两下:“哎,你谁啊……”

我话还没说完,陡然间眼前一亮,周围灯火通明,顿时照的我眼睛都睁不开。

耳畔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接着我就听到面前一声铁栅栏开启的响动,接着一声威严而沉闷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叶欢,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等我好容易适应强光,看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监狱长就站在我跟前,双眼喷火的死死盯着我的脸,他身后,几个脸色诡异的管教站在门口,而此时我才发觉,我所在的地方,竟是监狱牢房里!

我下意识的朝刚刚摸到的人哪里看去,当我看到地上躺着一具浑身是血,穿着号服的人时,我下意识惊叫一声:“我怎么会在这儿?”

“这问题我也正好想问你!”监狱长几乎是一字一顿,从牙齿缝里把这句话给挤出来。

他肥胖的脸上,横肉颤抖着,眼睛恶狠狠盯着我,低声咆哮着:“叶欢,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我都把你放仓库,你居然还敢跟我捅娄子!”

“狱长,我冤枉!”听到监狱长这么说,我顿时吓得六神无主,“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就是起来打个开水……”

“打开水打到监狱牢房里来了?”监狱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我怒吼道:“打开水你跑这儿干嘛?你怎么进来的?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百口莫辩,心中叫苦,可眼前的情形,算是人证物证俱全,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

“把他给我带下去!”监狱长愤怒的冲身后的管教命令着,“派人给我看好了,要是再出事,你们一个个都准备给我滚蛋!”

“狱长,我冤枉……”我还没来得及叫屈,管教们如狼似虎的冲我扑了上来,三把两把就把我用重刑犯的手链脚链拷好,然后拖死鱼一样从牢房里脱了出去。

我奋力挣扎着,大声喊着冤枉,可是没有一个人听我说话。

管教们很快把我带到一间牢门前,看着门牌上写的404,我心里一突,这里是关押死刑犯或者重刑犯的牢房,他们竟然准备把我关在这里!

可还没等我反抗,他们就把我一把踹门里面,然后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死,接着就听到反锁牢门扭动钥匙的声音。

我捶打着牢门,狂喊冤枉,叫他们放我出去,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我。

喊了老半天,我喉咙都快冒烟了,牢房外面却静悄悄的,好像这里除了我一个人,就没有其他人一样。

那一刻,我就像是被抽掉了脊梁骨一样,浑身瘫软的滑到地上,傻傻发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

我怎么就会跑牢房里?我究竟是怎么进去的呢?那个犯人怎么死的?为什么监狱长那么快就知道出事了,刚一来电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脑子里一个个疑问,不停地萦绕着,让我头疼欲裂,可是我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回监狱上班第一天,结果直接让自己被关进监狱,我这也是真够倒霉的,难道我真的是霉神转世?

这一刻,我自己都开始怀疑我自己,甚至在某一瞬间,我都开始相信,刚刚那个犯人,是我杀的。

牢房里很安静,除了我自己的呼吸声,和手脚镣铐动弹时发出的金属声,周围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就这么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丝毫睡意,经过刚刚那么一闹腾,现在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可是面对自己的处境,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眼前一切,我能明白绝对不会是看到的那么简单,今晚,如果我不醒,不感觉到口渴,不去锅炉房打水,不碰到停电,停电了不到处乱跑,眼前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可是没有没有那么多后悔药给我吃,但为什么我一回监狱就出事,而且出现在那个死人旁边的人,为什么偏偏是我?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我为自己这些想不通的谜题绞尽脑汁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情景。

牢房里面,只有半人高的厕所隔墙哪里,突然站起来一个人,那人站起身,像是刚解完大号,系着裤腰带,还空出手来按下抽水马桶冲水按钮。

这里是单人牢房,怎么可能除了我还会多出来一个人?难道那些管教故意把我关进一个本来就有人的牢房,想借犯人的手,给我点教训?

想着自己曾经听说过的,犯人对付管教的一些手段,我就有些不寒而栗。

那个人光着头,长相很普通,身高很普通,只是一直没有说话,脸色平静的看着我,老半天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看着那人,突然从骨子里感觉到一股寒意,我有些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人。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他没戴脚铐和手铐,并且,他身上穿的,也不是监狱里的号服,而是穿着平常普通人穿的的棕色夹克衫跟黑色牛仔裤。

那人从厕所位置慢吞吞走出来,到洗手池哪里洗干净手,最后慢吞吞走到床边坐下,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想搭理我的感觉。

渐渐地,我开始平复了心情,但还是有些恐惧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

牢房里的气氛开始变得让我感觉压抑,面前的男人即便面无表情,可依旧让人感觉到阴冷和恐惧。

好半天,那个人缓缓转过头,看着我,发出一声沙哑的问话:“你准备好了吗?”

我不明白眼前这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如坠冰窟。

眼前的气氛让我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可我又无处可逃,当我看到他从床沿缓缓站起时,我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看着他缓慢走向我的脚步,我突然心一横,奶奶的,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还怕你不成?我警校毕业,就算戴了手铐脚铐,也不一定打不过你一个罪犯!

当我站起身,拉开架势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哪人却冲我咧嘴一笑,然后就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下,身体从我侧边的墙体,直接穿了过去……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草包男主入险境过关斩将干事业,抱得美人走向人生巅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4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