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写给天下那些聪明女人,句句戳心!

【精品小说】写给天下那些聪明女人,句句戳心!
阳光正好,微风轻拂。

小巷中。

一袭白衣的连晨款款而立,白皙娇嫩的面容令人目眩,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人一般,高雅如谪仙。

对面数十名男子持剑而立,杀气磅礴,目标明显就是她。

连晨猛地睁开眼。

“给我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嚣张的声音,语气之中还夹杂着几分无赖般看好戏的音色。

话音未落,劈头盖脸的长剑,便夹杂着破空的尖锐呼声,朝着连晨急急而去,不留一丝余地。

连晨冷眸一凝,铺天盖地的怒火溢满胸腔,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想杀她?可没这么容易!

反身一转,对着临空而来的长剑就是一击。随着“咣当”一声,为首男子的剑已然到了连晨手中。

男子表情有些错愕,刚想说些什么时便直直倒了下去,眸中尽是惊恐。

只是一招而已,他,竟然就这么败了?

剑光闪烁,迎风而立的连晨宛如地狱的修罗,美得惊心动魄,又冷的令人心生胆寒。

下一秒,连晨手中的长剑舞动,直挑来人咽喉,下手干脆利落。

对迎面而来的攻击不躲不闪,只是欺身而上。这般以命搏命的打法让几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下手的动作均是一顿。

而这一息之间,对于当了数年特工的连晨来说已经足够。

一击既出,见血封喉。

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数十名训练有素的打手此刻都翻滚在地上。浓重的血腥味,氤氲在空气之中。

四周一片静默,只有轻微的风声偶尔吹过。

地下的几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面前这个煞星一激动直接把他们全都宰了。

刚刚还叫嚣的男子似是傻了一般,手腕哆嗦的指着地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几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些可都是他花重金雇来的打手啊,怎么……怎么转眼之间就……

在众人都在回神的时候,连晨的眸子恢复了正常。

仿佛是对地上血肉模糊的几人毫无兴趣一般,连晨面无表情的擦了擦无暇的双手,随手扔了沾血的长剑,神色平静的走到了一边。

这些动作,她仿佛早已做了千遍万遍,无与伦比的纯熟。

抬眸随意撇了眼还傻站着的男子,几乎是同一时间,刚刚还放肆大胆的男子便吓得落荒而逃。

连晨的脑海中闪现着刚刚的一幕幕,这是在做梦么?

明明不久前她还在大楼里执行任务,只是为了毁掉资料,不惜以身引爆炸药。

自己耳边巨大的轰鸣声还无比清晰,以及爆破后席卷而来的痛意还无比明澈,怎么现在就跑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

不对!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这么想着,连晨抬手朝着自己的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下去……

似乎早已认定了是在做梦,所以手上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唔……嘶……”

大腿上清晰的疼痛令连晨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这无比真实的一切,连晨只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正疑惑间,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温婉动听的声音:“公子。”

连晨一愣,看了看四下发现这周围现在只有自己一人。嘴角微微抽动,转身对着刚刚那个说话的小姑娘问道,“你叫我什么?”

那姑娘眨了眨明亮的双眸,带了几分迷惑,“公子?”

见连晨半天后还是没什么反应,又出声道,“公子……你刚刚不会是打架打傻了吧?”语气中有些不确定,长长的睫毛扇动在脸上,显得格外无辜。

“不是……”

连晨连连摇头,猛的伸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我还有事,你自己去玩儿吧。”说罢后便风风火火的离去。

感受着脸上微凉的触感,和街上随处可见的古式建筑,连晨这才真正相信自己是穿越了。

连晨满脸的悲催,额头上的青筋跳的欢快,穿越就算了,可她不会穿成了个男的吧。

越想脸上的表情越悲壮,脚下的步子也跟着大了起来。

看见前面一家店子就直直冲了进去,直接无视掉了店内的一干人等和大家迥异的表情,目不斜视的跑到了厕所内。

片刻后,连晨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精致的面容终于不再紧绷。

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下感叹,就算她性格像男人可终归还是个女的啊。

要是顶着男人的身躯在这个不明不白的鬼地方生活,她还不如现在就去找个清静的地儿死了重来。

不然的话,她岂不是还得在这里找个女人?

想想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连晨使劲晃了晃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悠哉悠哉的走出了厕所,额……在古代的话应该叫茅房?

抬眸打量着所在的地方——

亭台楼阁,竹林曲径,无一不透着风雅。

可这风雅中,却若有若无的有着几分靡靡之感。

突然,一道修长的身影闯进了连晨的视线——

齐子奕一身华丽的黑袍,松垮垮的披在身上,露出蜜色的肌肤。精致的眉眼中带着几分放浪与不羁,极尽邪魅。

一双眸子宛如深潭,看着水灵通透,却让人怎么都无法探究下去。

只见他身子斜斜靠在石栏处,墨色的长发披散,说不出的慵懒。

连晨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刚刚她看也没看冲进来的店子是一家妓院。

而且还是传说中专门提供美男服务的男妓院!

连晨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美男,整个人都瞬间精神了起来,时不时伸手抹了抹快要滴出来的哈喇子。

要知道前世的她除了执行任务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研究美男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现在不上,更待何时啊!

一向是行动派的连晨在决定之后就当机立断的冲了上去,心里幻想着美男紧致的肌肤,心里痒痒万分。

盯着连晨的动作,原本懒散的齐子奕仍旧没有分毫动作,那朦胧到看不清的眸子忽然闪过一丝危险。

虽然只是一瞬,可连晨却清晰的捕捉到。身为特工的她,对于此类的危险早已养成了非凡的感知力。

然而,连晨并未停下扑过去的脚步,可就在二人要撞上的那一刻,齐子奕周身猛然爆发出森冷的气息,让连晨的身子几乎是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连晨被面前人气势所慑,呆滞了几秒后,转而又放松了。

与此同时,连晨的眸子扬起了几分笑意。不过是个男妓而已,怎会有危险,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许是刚穿过来对这些还不太适应吧,不过美男近在眼前,刻不容缓!

想着这些,连晨僵立的身子便又有了动作。冲着面前的男子邪邪一笑,重心微微前倾,面若桃花的脸蛋和齐子奕只有一寸之隔。

一股独属于男人的清香霎时溢满鼻腔,衣衫翩翩,飘然而立。

纤细的十指轻抚在男子柔顺的肌肤上,顺着几近完美的线条一路上滑,最后停到了男子下巴之上。

如玉白指微微一挑,眸子落到了齐子奕巧夺天工的面容上,嫣然一笑,“啧啧,长得如此绝色,待在这妓院真是可惜了,不若我娶你如何?”

连晨的声音略带沙哑,显得萎靡而放浪,再加上高束起的墨发,活脱脱一个富家出来的纨绔公子哥。

齐子奕眸子中的温度瞬间降至零点,一对瞳仁危险的眯起,盯着连晨。

竟将他当成了这里的男妓,很好,这个人很好。

齐子奕怒极,只感到丹田中一股热流涌上,原本下垂的手腕也突然有了动作。

他实力的禁锢,终于解除了。

一双手快如闪电,冲着面前连晨白嫩的脖颈而去,狠辣且决绝。

连晨出于本能的急急后退,堪堪躲过了一击,而挥起的疾风却还是打在了连晨脸上。

连晨歪了歪脑袋,慢条斯理的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发丝,转身又对上了齐子奕闪动的目光,面无半分惧意。

心中默默念道,天将降美男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动其身板,行拂乱其所为?

只见连晨大胆的冲着浑身散发着嗜血气息的齐子奕微微一笑,这一笑,极尽灿烂。接着便好整以暇的望着一击落空的齐子奕。

这般的气息,对于她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作为一个特工,见得最多的便是杀戮和鲜血。

秀眉一挑,不疾不徐道,“怎么现在一个男妓脾气都这么大,不过本公子喜欢。”连晨的衣衫纤尘不染,宛若仙人,语气中尽是调笑。

烨烨生辉的脸上带着中性的美感,俊朗得天怒人怨。

齐子奕脸色黑沉,望着连晨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找死。”

不带一丝波澜的音调传出,目光射向满脸无辜的连晨。

连晨正欲再度出手时,耳畔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连晨的注意力也随之被吸引了过去,双眸轻转望向了远处。

几秒钟后,一队训练有素的侍卫很快的跑了进来,无比恭敬地站到男子身后。

连晨一愣,现在连男妓的排场都这么大么?

怎么连“保镖”这样高端的配备都有,刚刚那一群打手跟这些武卫比起来明显就不够看了。

啧啧,连晨边摇头边感叹着,却没注意到对面齐子奕越来越不善的面庞。

齐子奕的身子微微挺直,负手而立。墨发如瀑,衬得他整个人更加神秘冷清,双瞳如鹰,带着几分孤高寂寥。

身后的层层武卫仿佛在一时间都沦为了陪衬,这世上宛若只剩他一人,显得极高远,极清贵。

连晨恍惚了一阵后,微一晃神,注意力又放在了来势汹汹的武卫身上。

看着面前形式不对,连晨即刻选择了开溜,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跑了的美男,啧啧叹息,灵活的身子绕过层层的武卫跑了出去。

而身后,齐子奕语气冰冷,浓烈的杀气喷薄而出,看向连晨的目光中燃烧着火辣辣的烈焰,“给我追!”

齐子奕的气息令整个南湘园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当着他的面这般三番四次调戏于他。

他,定不会放过刚刚那个家伙!

两人谁都不知,只是这般闹剧般的相遇,最后却叫两人赔了一生。

青砖小巷,树影交织。

连晨一手捂着胸口,一手不停的给自己扇着风,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自从她调戏了个美男之后,这追杀根本就没停下来过,仿佛要将她追到天涯海角最后处以极刑一般,不死不休。

饶是受过特别的训练,可被那么多训练有素的人追杀过无数条街,她的体力也有些受不住。

脑袋里又浮现出适才那美男妖魅邪肆的面容,自己就是调戏了个男妓而已啊,最多就是那个男妓长的好看点。

好不容易穿成了一幅男人模样,难道还不能让她好好过一把调戏美男的瘾么?

而且一般碰上这种事不是应该感激她嘛!怎么就直接派人来千里追杀,不会是因为她忘给钱了吧?

连晨默默在墙角边吐槽着,心中无限郁闷,那可是个绝色啊绝色,就这么错过了。

半晌后,连晨的脑袋微微伸出,眸子转了几转,再三确认了尾随她的人都已经离开,这才直着身子走了出来。

阳光洋洋洒洒的落下,给连晨衣着上渡了一层金辉,仿若九天之上的神坻,极尽高贵,不过这当然是在她不开口的情况下。

然而,还没等连晨彻底缓过气来,突然又冒出了一波人,不由分说地将她拽离了地面,不知要将她带向哪里。

连府——

连晨被那群将她一路拽回来的家丁狠狠丢了下来,险些栽个大跟头。

“什么情况啊这是?”连晨扶着廊柱站稳了身子,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急切而又软糯的声音。

“公子,你回来了。”

丫鬟玲珑见连晨归来一脸的急切,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了上去,无比担忧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连晨,见没什么外伤后才松了一口气,“公子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连晨没好气地哼道,突然上前,一把揪住玲珑,质问道:“喂,我问你,这哪儿啊?那些家伙把我弄这儿来干什么?”

玲珑张了张嘴,伸出手,不解地在连晨面前晃了晃,道:“公子你怎么了啊?这……这是连府,是你家啊!”

“我家?”连晨不禁四下环顾了一番,这么壕气的府邸,家主一定非富即贵,这真的是她家?

可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连晨扶了扶额头,“内什么……”

“啊——”不待连晨发问,玲珑突然尖叫一声,指着连晨的脑门儿上的一片青紫,道:“公子,你的脑子真的打架打坏了?”

连晨:“……”

经过玲珑的复述,连晨这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老爹,竟是太后胞弟,当朝宰辅,官居一品,而她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官二代”!

连晨轻倚在软榻边,任由头上的碎发垂下,遮住大半个脸庞。

喉咙中轻轻溢出一声叹息,怎么这府中的所有人,包括贴身丫鬟都认为自己是个男的?

可明明她就没那玩意儿啊,都长这么大了,难道就没人发现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连晨越想越迷糊,起身回到自己屋中,嘱咐道,“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是。”

门口的几个侍从低垂着脑袋,笔直的站在门口。

连晨“啪”地一声关上了门,将身上的衣衫尽褪,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自己,一丁点地方都没有放过。

最后有些颓然的坐到了一边,瘫软在榻几上,好像除了身下那玩意儿,她和男人也没什么区别。

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连晨便被叽叽喳喳的玲珑给吵醒,“公子?皇宫来人了,快醒醒。”

一下接连一下的晃动让连晨再也无法安心睡下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轻声低喃道,“来人关我什么事啊?”

“怎么不关公子的事!公子还是快些去见公公吧。”玲珑有些急促的不停催着连晨,小小的眼睛中都充满了怨念。

连晨轻叹一口气,翻身下榻。

半晌后。

连晨脚踩着木屐,悠然之极的出现在了前厅。

行走间,衣袖随之舞动,说不出的温润动人。

在前厅等候已久的太监喜公公见连晨来到,缓缓躬了躬身子,尖哨的声音传出,“九王爷回宫,特设宴会,让老奴来宴请众人。”

连晨淡漠的瞥了眼来人,脸上并没什么反应,只是安安静静的立在原地。

可余下众人的反应便大出连晨所料。

身侧的玲珑两眼放光,两手一起扯着连晨的袖子不住晃动,碎碎念道,“九王爷!是九王爷!”

连晨眉目低垂,仿佛对这些都毫无兴致一般,一眼看去说不出的出尘俊逸。

所以说完了吗?说完了她可以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吗?

连晨捂着嘴连打了两个哈欠,神智还有些不清,依旧沉浸于不久前的美梦之中。

“公子!”

玲珑看自家公子半天连点反应都没有,不禁出声喊道。

“啊?不就是个王爷嘛,有什么好激动的?”连晨不满地冲玲珑抛去一记白眼。

玲珑小嘴一噘,像看白痴一般看着自家公子。

“那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九王啊,这帝都里谁不知道九王俊美无双,高贵优雅,甚至连女子都比不过他!重点是九王一身的修为高深莫测,而且身份不凡,几乎帝都所有女子都在私底下偷偷幻想过和九王……”玲珑话至一半,突然噤了声,小手此刻轻捧着脸蛋儿,整个面容中都透着一股浓重的花痴味。

连晨听着听着突然精神一振,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猛的转向玲珑,“难道又是个美男子?”

一旁的喜公公嘴角微微抽搐,眼睛盯着地面。人尽皆知的九王,怎么到了这里竟然被怀疑是不是美男子?

那可是他们尊贵非凡的九王啊!

玲珑使劲的点着头,连晨迅速转过身子,对着喜公公温声说道,“我们明日必定如约赴宴,劳烦公公了。”

这语气,要多诚恳有多诚恳,要多温软有多温软,简直和刚刚那个淡然冷艳的她判若两人。

玲珑:“……”

“也不知道,那个九王,到底是攻一点,还是受一点?”此刻的连晨额头微侧。宽大的白袍轻轻遮面,唯一露出的一对眸子闪动着诡异的光芒,不由令人恶寒。

玲珑也是一脸的黑线,“这个……据说九王爷并不好男风。不过这么多年他也都是孑然一身,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和这般光华万千的九王举案齐眉。”

连晨没有理会又犯起花痴的玲珑,心里微微郁闷。

又可惜了个美男啊,竟然不好男风,啧啧。连晨边感慨边摇了摇头。不过去赴个宴也无妨,来个美男养养眼也是不错滴。

傍晚,连晨身着淡紫色华服,慵懒的坐在了马车上,车马行至九王府时,已经天黑。

墨色的天幕中透着月光的清晖,几经折射落下,连晨宛若披星戴月而来,迤逦而入。

九王府中笙乐流转,灯火通明,隐隐中还透着女子身上的胭脂香。

连晨不由嘀咕道,“这九王还真是会玩!”

边说边在侍女的指引下坐到了榻上,等着主角的登场。

连晨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欣赏着眼前歌舞,一路而来,所过之处俱能听到女子们对于九王爷的议论,让连晨心中的好奇变得愈发深重。

究竟是何种男子能让如此多大家闺秀赞不绝口。

不多时,原本喧闹的大厅内突然安静了下来,连晨下意识的看向门口。

只见一男子的玉白手指正不疾不徐的掀开珠帘,露出一道颀长优雅的身影。

大厅内琴瑟未停,悠然绵长。

男子也是一袭紫色长袍,如流水般的线条,将其俊逸的身姿极好的勾勒出来。精致的眉眼,不知何时,已惊艳了众生,让人完全移不开目光。

连晨一怔,跟这厅内的众人一般,均呆愣在了原地。

纵使不少人已见过九王无数次,可再见,九王依旧令人感觉美的惊心动魄,无可言说。

可跟众人不同的是——

连晨楞在这里完全是因为——

啊啊啊,怎么传说中的九王跟那天自己在南湘园内调戏的男妓长的一模一样!

连晨抽搐着嘴角,眉目低敛,弓着腰身子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后退。她可还没忘记这个记仇的男人那天整整追杀过自己好几条街!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关键是人品啊人品!

等等——

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的九王?

正当连晨默默后退想要逃跑的时候,齐子奕的视线猛然间转了过来。

在看到连晨后脸色当即一沉,迈着极有张力的脚步朝着连晨而来。

连晨心下默念:

完了,果然是冤家路窄,她怎么一时手痒就调戏了这么个妖孽。

半晌后,连晨清晰的看到齐子奕如画的面容之上,唇角微扬,眸子温和,正款步朝她而来。

仿佛她当真是他许久未见,特地邀请而来的宾客一般,没有丝毫奇特之处。

“连公子。”齐子奕微微颔首,清绝的容貌之下,潜藏着无尽的危险。

连晨收起了脸上的无奈,冲着齐子奕轻点了下头,仿佛亦是一个高雅卓然的美男子。

本以为在这么多人面前九王不会刻意刁难她,可下一刻,齐子奕如水清润的声音再次传出,“连兄好久不见,不若与本王同坐,我们……好好叙叙旧。”

最后三个字被齐子奕咬的极重,连晨半笑半哭的点了点头,可僵直的身子却怎么也动不了。

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追随着齐子奕,理所当然连晨也受到了不少目光的洗礼。

现在的她无比庆幸自己在众人面前是个男子,如若是女子的话,估计她现在就已经尸骨无存了吧。

连晨没办法,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心情忐忑的坐到了齐子奕身边。

刚坐下,连晨只觉耳边一热,“在这里,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带着威胁的话语传出,让连晨心中一悸。

她就知道,一遇上这个妖孽就没什么好事。

连晨尴尬地笑了笑,随手端起桌上的酒樽,朝着身旁的齐子奕举了举,之后便一饮而尽。

毕竟她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要跟身边的九王说,对不起啊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错把你当男妓了而已,不要太介意……

想着想着,连晨便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怕这样她会死得更快吧!

半晌无言,连晨只能一杯一杯的敬酒。

几杯酒下肚后,连晨只觉整个人晕晕乎乎,甚至连面前齐子奕的容貌都无法全部看清。

“我身体略有些不适,先行离去,九王见谅。”僵硬的话语传出,连晨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大厅。

再从现代的厕所古代的恭房出来后,连晨只觉眼前景色一变,竟不知自己刚刚是从何而来。

偌大的花园中,光是目所能及的便有四五条岔路,再加上连晨现在神智不清,更加分不清方向。

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不远处有间屋子,连晨便脚步轻浮地走了上去。

连晨推门而入,屋内布置整齐,淡紫色的珠帘遮面,在连晨触碰的一瞬间,叮当作响。

墙壁边刻着复古的花纹,雍容而奢华,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连晨现下并没什么心情注意这些,径直奔到床边,瘫软了下去。

下一刻,连晨只觉一阵恶心,胃中翻江倒海般的难过一阵阵袭来。还没来得及下地,便一股脑儿的全部吐了出来。

原本雅致整洁的床榻之上几乎无一幸免的被连晨所吐的污秽物沾染,看上去好不惨烈。

就在连晨以为自己连肠子都快要吐出来的时候,胃中的不适感突然减弱了不少。

连晨撑着床榻起身,有些虚弱的靠在一旁。

突然一阵清香袭来,令人精神一振。

连晨双眸轻阖,揉了揉因为几杯酒而备受折磨的肚子,想也没想便朝着香味处扑去。

迷蒙中,连晨跌跌撞撞的找到了香味的源头,伸手胡乱一抓便放入了口中。

是一个类似于丹药的东西,入口即化,带着淡淡的苦涩。

随着咕咚一声,连晨周身猛然浮起一道淡淡的光晕,无数的天地灵气在这一刻疯狂涌来,围着还处于懵懂中的连晨转圈。

时间流逝,连晨周身的漩涡越转越大,几乎附近所有的灵气都聚集了过来,争先恐后的钻进连晨体内。

九王府本就是帝都内灵气最为充沛之地,这下被连晨一搞,外面不少人都同时感受到异常。

这时,门“嘭”的一声被撞开。

数十名武卫闯入,在其身后,齐子奕踏着优雅的步伐而入,雍容光华。

在看到屋内的一片狼藉后,齐子奕一怔,转而明白过来。

那是他的千年丹!

冰冷的目光如钢刀一般剐过连晨全身,怒意滔天,命令道:“给本王抓起来!”

音调仿佛猝冰一般,冷的令人发颤。

而连晨一双被迷雾蔓延的眼眸,也逐渐恢复了清澈。

看着朝她包围过来的若干武卫,连晨想起刚刚自身的异常,大抵也知道自己应是吃了这妖孽的什么宝贝,当即便选择了跑路。

大街上——

九王府的武卫随处可见,连晨几乎是腹背受敌。

摸了摸自己被风吹的无比凌乱的头发,以及身上的一片狼藉,连晨唇角不禁抽了抽。大概自己真的和这妖孽八字犯冲,怎么刚穿过来没两天,就被他追杀了两次?

听到不远处兵器撞动的声音,连晨当下也不再犹豫,朝着一旁一间极精致的小楼冲了进去,试图暂时缓一口气。

然而进来之后,屋内的景象大出连晨所料。

这里的内间竟是一间极为庞大的浴室,雾气弥漫至整间屋子,让人看不真切。

不远处隐约传来阵阵水声,听的人心猿意马。

循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一汪庞大的浴池立在屋子中央,一道人影风姿绰约。

墨发披散在光裸的肩上,水波晃荡,蒸汽袅袅。

偶尔有一两颗水珠随着男子光洁柔顺的背脊而下,令人口干舌燥。

“过来擦背。”

一片寂静中,宇文淳带着微微沙哑的声音传出,让连晨一怔。低头看了看楼下仍旧在原地的武卫,一咬牙接过了宇文淳手中递出的帕子。

默默在宇文淳身后站定,用帕子轻抚过宇文淳后背,一下又一下。

浴池中的宇文淳似乎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依旧保持着那慵懒享受的姿势不变。

就在连晨以为可以了的时候,浴池中宇文淳带着几分低沉磁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有前胸。”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写给天下那些聪明女人,句句戳心!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45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