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女人越长越丑,全是因为这20个坏习惯!你占了几样?

【免费小说】女人越长越丑,全是因为这20个坏习惯!你占了几样?
一间封闭的密室之内,容貌艳丽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条长鞭,正恶狠狠地看着躺在她身前不远处全身已被抽得血肉模糊衣衫褴褛的女子。

女子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颤抖,她微微扬起脑袋,艰难地开口:“六……六公主,思涯……思涯哥哥呢?”

眼见女子已经成了这副模样竟然还在问关于宗政思涯的事,楼安洛心中怒气更甚,手中长鞭再度抽了下去:“贱女人,就凭你这么个废物,也想嫁给宗政世子?哼,我告诉你,今天的事就是他一手策划的,你忘了么,是世子的贴身护卫把你叫来的!”

“不!不可能……”

女子大睁着眼睛,犹自不信,不可能,她的思涯哥哥是她的未婚夫,对她又那么温柔,他怎么可能伤害她呢,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

楼安洛上挑的眉眼笑容放肆:“白柒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有什么话你还是等到了地底下去问阎王吧!哈哈!”楼安洛话落手起,手中长鞭夹杂着灵力,狠狠击打在白柒染的胸口之上!

“啊!”白柒染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就因为她是废物,就因为她生来就没有丹田,所以连知道真相的资格也没有吗?

恍惚中,白柒染似乎看到一抹白衣飘过,而后——

她的瞳孔开始涣散,涣散……

白柒染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一阵火辣辣的疼,胸口处更是又痛又闷,饶是以白柒染的定力,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贱人,你没死?!”

楼安洛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动了一下的白柒染,眸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惊骇,人是她亲手杀的,而她也检查过了,这个废物刚才明明气绝了,怎么过了一会儿她竟然又活过来了?

楼安洛眸中闪过一丝戾气,哼,这个废物还真是命大!

不过醒过来又如何?她能让她死一次,就能让她死第二次!

想着,楼安洛面上一狠,手上聚起更多的灵气直接朝着白柒染攻了过去,楼安洛看着白柒染,眸中充满了狠辣,她相信,凭她三阶灵士的修为全力一击,这一掌一定可以直接震碎白柒染的心肺,到时候,就算灵神亲至,也不可能救得了她!

远远地,白柒染便感觉到一道强烈的杀气朝着她的方向狠狠地掠了过来,白柒染面色一寒,来不及多想,身体本能的后翻腾空。

白柒染不能修炼乃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楼安洛哪里料到白柒染竟然能躲过她的攻击,她手上用力过猛,失去了着力点,身体顺势就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白柒染身经百战,这样难得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虽然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奇装异服的美艳女人究竟是谁又为何要杀她,但是对待对她心存杀意的人,她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白柒染脚尖轻点,身体在空中一翻,右脚在楼安洛扑倒在地的前一刻狠狠踢在了她的右肩之上!

“咔擦!”

“啊!”楼安洛被白柒染踢得全身的着力点都在右手之上,这一下扑倒在地,整条胳膊直接转了一个圈,已经不是脱臼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被废了一只手!

楼安洛发出凄厉的惨叫,抱着手臂在地上不断的打滚。

密室门口,几名侍卫听到里面的动静,犹豫了片刻,还是冲了进来,而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竟然是他们的公主,而白柒染那个废物却是半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楼安洛。

几名侍卫对视一眼,为首的侍卫一挥手,几人当即朝着白柒染冲了过去,察觉到这些人身上都有凌厉的杀气,白柒染面色冰冷,顺势抓起楼安洛掉在地上的长鞭,而后脚尖轻点,飞身而起。

“唰!”

长鞭在空中舞出刺耳的音爆声,而后精准狠地缠上其中一名侍卫的脖子,那侍卫还来不及反应,脖子便已被拉扯错位,瞬间气绝!

白柒染如法炮制,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数名侍卫全部丧生在她的手中!

看着一地的尸体以及痛晕过去的女子,白柒染缓了缓神,这才有空坐下来好好理理自己的思绪。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天葬遗迹里寻找天书,怎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还有这些人的服饰……

想着,白柒染低头打量了自已一眼,唇角猛地一抽,她衣衫破烂暂且不说,但这衣服,这体型,这分明——

不是她!

白柒染心神巨震,此时,一道猛烈的灵魂冲击突然在白柒染地脑海里爆发开来,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和此刻的疼痛比起来,她刚刚醒的时候那点痛楚简直和挠痒痒差不多,白柒染闷哼一声,身体软倒在地,却是痛得脱力了。

白柒染看到一个女人,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不断强行的将一些东西塞给她,白柒染根本无法抗拒,良久,那女人终于停止了动作,只是不断对她重复:“替我报仇!替我报仇!”

很快,那女人化作一股灵魂风暴融合在了白柒染的灵魂之中,而白柒染的痛楚也终于慢慢平息。

白柒染全身已经被汗水和血水浸湿,过了许久,她慢慢撑坐起来,眸中幽光接连闪烁。

难怪一切那么怪异,原来她真的已经不是她,她——

穿越了!

良久,白柒染平复了一下心神,四处打量了一圈,咬着牙站了起来,想了想,伸手将楼安洛腰间的钱袋拿了过来,而后快速离开了密室。

隐约间,她似乎看到有一个白色人影朝着密室的方向走了过来,不过她来不及细看,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快速离开了太子府。

白柒染没有注意到,从她离开密室的那一刻起,一直有一道紫色人影站在屋顶之上,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离开她半分。

白柒染离开太子府之后,立刻找了一家客栈让小二去替她买了一套衣服来,而后又打水简单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之后,白柒染在床上盘坐下来。

脑海中,方才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灌输给她的东西自动开始回放,那些,都是那个女人的记忆,还有她的情感。

原来,她也叫白柒染,乃是这个名叫玄风的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家族势力之一白家三房唯一的嫡出小姐,她身处的地方叫做玄钦国,乃是玄风大陆三足鼎立的强国之一。

白柒染,确切的说是原来的白柒染生下来父母就不知所踪,她从小被祖母也就是白家的老太君养大,老太君虽然是个女人,但却是整个白家实力最强的人,而她又素来与玄钦国的太后交好,所以就算是玄钦国的皇上也对老太君毕恭毕敬。

白柒染从生下来就没有丹田,无法修炼,所以在这个完全以实力为尊的玄风大陆,就算有老太君宠爱,她还是从小就受尽欺凌,加上白柒染又是个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往往被人算计了而不自知,有时候吃了亏,也不知道告状,所以其他人欺凌起她来就越发肆无忌惮。

白柒染在娘胎里的时候就与玄钦国唯一的异姓王战阳王王府的世子宗政思涯指腹为婚,而宗政思涯为人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又是文武双全、待人谦和有礼,所以京都几乎所有女儿家都把他当做梦中情人。

白柒染从小的愿望就是等将来长大了可以嫁给宗政思涯,可惜,到死的时候,她才知道,她一心要嫁的人,竟然恨不得她去死!

她恨!所以她最终留着一缕残魂,让新占了她壳子的白柒染一定要替她报仇,而她,也将自己最后仅剩的灵魂之力全部给予了现在的白柒染。

白柒染有些愣怔地查看着脑海中的记忆,从小,她就是天之骄子,是二十一世古武世家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存在,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会把人生过得那么悲惨,白柒染忍不住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原主传给她记忆的时候,把自己的感情也融入了进去,所以原主所经历过的一切,她都感同身受!

白柒染闭上了眼睛,轻声喃喃:“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我都要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良久,白柒染慢慢睁开眼,正欲下床,此时,她忽的感觉眼前白光一闪,紧接着她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本书,白柒染一惊,片刻后反应过来,这玩意儿不就是她上辈子冒死也要争夺的天书吗?竟然随着她穿越了?

白柒染面色大喜,连忙催动精神力翻开天书,天书博大精深,囊括百家,白柒染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没有丹田该怎么修炼,毕竟,在这个完全以实力为尊的玄风大陆,她若是没法修炼,仅凭她上辈子所学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够用来为原主报仇!

想着,白柒染也有些庆幸,幸好方才那个六公主和她的侍卫功力都不怎么强,否则她现在说不定已经再死了一次了。

而天书果然没有让白柒染失望,一大段闪着金光的文字“嗖”的一声钻入了白柒染的脑海里,白柒染灵魂一震,紧接着一股融会贯通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甚至都不需要仔细去阅读那些文字,那些文字就像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一样,她直接就能运用。

不过此时,白柒染也感到了一丝强烈的虚弱感,而且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她连忙将天书收了起来,打坐了片刻,白柒染恢复了些许精力,此时,她已经大概知道,召唤天书是需要使用精神力的,而精神力是否强大,则与灵魂强度息息相关。

白柒染略一忖度,看来,方才原主输送给她的灵魂力量帮了她不少忙,否则她现在未必有足够的力量召唤天书。

白柒染又打坐了一会儿,随后便开始运用起方才天书之中教给她的关于没有丹田该如何修炼的法门。

通过原主的记忆,白柒染已经知道,这片空间修炼的乃是灵气,灵气在丹田之内盘旋凝聚,可以爆发出无尽的力量。

灵气的修炼,修为从低到高依次分为灵士,灵师,大灵师,灵宗,灵尊,灵王,灵皇,灵圣,灵神,每一级又分为九阶。

白柒染没法凝聚灵气,所以只能利用功法将灵气压缩百倍乃至千倍万倍,形成元气,而后将之储存在经脉之中。

天书虽然帮助白柒染直接就学会了元气的凝练之法,但是以她目前的身体强度还是没有办法将灵气压缩至超过百倍的,不过这对于白柒染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修炼之中无天日,转眼,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白柒染收纳了最后一丝元气,而后慢慢睁开眼来。

白柒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后忍不住咧了咧嘴,虽然才修炼一个下午,但她能感觉出来,她现在仅凭元气的话,实力大概等同于三阶灵士,和那个六公主楼安洛差不多。

三阶灵士虽然不算什么强者,但是要知道,这可是白柒染一个下午的修炼成果啊,很多人就算是修炼多年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程度,遇上资质差的,像那个六公主一样,修炼好几年也才三阶灵士。

当然,这也和天书的特殊性以及白柒染的体质有关。

白柒染活动活动了身体,然而她刚一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恶臭,她眉头瞬间狠狠地拧了起来,片刻后,白柒染发现这些恶臭……

好像是来自她的身上……

天书不但可以凝练元气,还可以伐骨洗髓……

无奈,白柒染再次唤来了小二替她打水来。

白柒染泡在浴桶之中,只觉得全身说不出的舒畅,因为元气的滋养,仅仅一个下午,她被楼安洛打出来的伤口就全部愈合了,身上只留下一条一条淡淡的粉色疤痕。

白柒染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而就在此时,她蓦地感觉房顶之上传来了一丝微弱的灵力波动,虽然那波动极为微小,但是她修炼的元气比常人更加敏感,当即就察觉了出来,白柒染眼神瞬间一寒,抓起一旁的衣服裹住身体而后飞身而起,直接破房而上。

白柒染本来以为是什么宵小在偷窥她洗澡,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人剑眉星目、明眸皓齿,三千墨发无风自动,虽然脸色冰了点,但不难看出是个绝世的美男。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她的记忆之中有——

当世唯一一个从修罗炼狱之中活着出来,被人称为修罗王的当朝四王爷楼玄翊!

白柒染挑眉:“堂堂修罗王竟然也学那采花大盗的无耻行径,还真是令小女子刮目相看!”

然而,令白柒染再次没有想到的是,听到她的冷嘲热讽,楼玄翊竟然没有发怒,而且身体还直直地向她倒了过来。

白柒染面色一变,却来不及躲避。

“噗通!”

两人同时狠狠地砸进下方的浴桶里。

热水瞬间浸湿两人的衣衫,两人穿得都不多,沾湿的衣衫紧贴皮肤,两人现在的状况和肌肤相亲也差不了多少,白柒染面色瞬间烧了起来:“流氓!你滚开!”

然而,身上的人一动不动。

白柒染推了两下,将楼玄翊推到一旁,却发现后者双目紧闭,脸上不断有青紫相间的光芒闪烁,白柒染一惊,这是……

白柒染将楼玄翊放到地上,顶着小二满眼的质疑第三次让他去替她买了身衣服来,而后才开始检查楼玄翊的情况。

楼玄翊脸上,青紫相间的光芒时强时弱,但却始终没有消失的趋势,想了想,白柒染再次催动了天书,翻看了起来。

天书书随心动,只要心中所想,天书便会自动显示出你想要知道的信息,白柒染没有花多少时间便知晓了楼玄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然而,知道了真相,白柒染更是骇然!

原来,楼玄翊竟然是被人下了咒术!

还是生死咒!

以生灵之血,成死亡之咒!

简单解释就是用自己的命作为代价给楼玄翊下咒!

白柒染忍不住将视线久久地停留在楼玄翊身上,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对楼玄翊恨到了这个地步,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楼玄翊饱受咒术的折磨!

思虑了许久,白柒染还是按照天书所写,将自己的元力按照一定的路线输送进了楼玄翊的体内,很快,楼玄翊脸上的青紫光芒便消失不见,然而,他却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白柒染皱了皱眉头,不应该啊,按照天书所写,青紫光芒消失,说明生死咒已经被抑制,按理,楼玄翊就应该立刻就会醒过来才是,可是为什么……

白柒染打算再次召唤天书来看一眼,然而,她刚有这个念头,却蓦地感觉灵魂深处一痛,白柒染忍不住闷哼一声。

是了,她现在的灵魂力量还不够强大,不能够无限制地召唤天书!

白柒染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天色,此时,已经快要到亥时了,想了想,白柒染让小二给她买了一辆马车来,而后带着楼玄翊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往白家而去,白柒染从马车上下来,正欲叫守门的两名家丁过来,不想,其中一名家丁却率先对着另一名家丁道:“三小姐回来了!快去告诉大小姐和二小姐!”

而后,那家丁自己站在正门前挡住白柒染的去路,趾高气扬地看着她:“站住!不许动!大小姐和二小姐说了,没有他们的允许,不准你踏进白家的大门一步!”

大小姐?二小姐?

白若蘅,白玖云!

白柒染脑海里自动弹出两个名字,挑了挑眉。

当下,却也不急,双手环胸信步站在大门前,她倒要看看,她这两个平日里口口声声对她好的大姐和二姐今日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很快,盛装打扮的白若蘅和白玖云便出现在了白家的大门口,看到白柒染,白玖云面色当即一变:“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

白若蘅比白玖云要冷静一点,她拦住了白玖云欲出口的话,冷冷地看着白柒染:“三妹妹,你今天不是去了太子府么?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白柒染打量着白若蘅和白玖云,片刻后,脸上忽然勾起了甜甜的笑容:“两位姐姐,你们说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去太子府啊?”

“你!”白玖云率先忍不住,不顾白若蘅的阻拦,上前两步指着白柒染,“是你说你心仪太子,要自荐枕席,我和大姐姐怎么都拦不住你,你现在还有脸回来?”

自荐枕席?说得倒是儒雅,不如直接说勾引算了。

白柒染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派天真:“二姐姐,你说什么啊?我喜欢的人是思涯哥哥,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呀,你为什么要说我和太子呢?”

“你……我……”白玖云一时语塞,是啊,白柒染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宗政思涯的爱慕之意,总是一有机会就冲上去献殷勤,如今空口无凭,要硬说她和太子有染,还真有难度!

该死的,不是说好了弄死这个贱人后再直接给她安一个恬不知耻、水性杨花、勾引太子的罪名么,然后再说她勾引失败,被太子拒绝,最后羞愧难当、自尽而死,怎么竟然让这个贱人回来了?!

白玖云心中暗恨,也没注意到此时的白柒染和从前的白柒染看她的眼神完全不同。

白若蘅却是比白玖云想得更多,白柒染既然回来了,那就说明楼安洛的计划失败了,真是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能逃过他们的联手算计!

白若蘅眸中精光接连闪烁,虽然白柒染还没死,但要她就这样放过她,却是不可能的!

想着,白若蘅轻咳了一声,而后看着白柒染,面上露出为难之色:“三妹妹,你今日孤身一人前往太子府,又黑了才回来,如果说你和太子没什么,只怕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到时候家主怪罪下来,可就完了,不如这样,三妹妹,你先在外面待一会儿,姐姐先去向家主求求情,到时候如果没事姐姐再叫你进去,三妹妹,你说这样好不好?”

白若蘅一番话说得无比虔诚,若非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冰冷和不屑,白柒染差点都要以为这真是一个为了妹妹考虑的好姐姐了。

呵,先待在外面,谁不知道家主就是你白若蘅的亲爹,到时候你们父女俩一串通,直接来个一夜未归的罪名,到时候,她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白柒染看着白若蘅,面上露出委屈之色:“大姐姐,可是我想回家……”

“你回什么家,大姐让你在外面等着你就等着,大姐可是一心为你考虑,你别不知道好歹!”白若蘅还没有说话,白玖云当即骂了出来。

“别这样!”白若蘅连忙拉住白玖云,“三妹妹还小,不懂事,你别这样说她,不过三妹妹,大姐姐真的是为你好,你就乖乖听大姐姐的话,好不好?”

换做以往,白若蘅和白玖云这样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白柒染没准立马就乖乖听话了,可惜如今的白柒染不再是以前的白柒染,她淡淡地看着眼前虚情假意演技直逼奥斯卡影后的两人,面露委屈,跺了跺脚:“可是我真的很想回家大姐姐二姐姐……”

“回什么回!”白玖云不耐,上前一步,推了白柒染一把,“你一整天都待在太子府,就这样不清不楚的你还想回家?你不要脸我和你大姐姐还要呢,别因为你一个人毁了我们整个白家女儿家们的清白,你……”

“谁的清白?”

白玖云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冰冷却暗含锋锐的嗓音突然从白柒染身后的马车之上传了出来,虽然只是简单的四个字,但所有听到声音的人心中都是瞬间一凛。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马车的车帘之上,就见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而后,整个人亦是倾身而出。

看清楚马车内男子的面容,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修罗王!竟然是修罗王!

白玖云难以置信地朝着白柒染看了过去,这个废物,怎么会跟修罗王同坐一个马车回来?

白若蘅率先跪了下去:“拜见修罗王!”

其余人反应过来,也紧跟着跪了下去,白玖云因为跪得太急,膝盖磕在石头上,疼得她龇牙咧嘴,却不敢发出半分声音。

楼玄翊的目光冰凉地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白若蘅和白玖云身上,淡漠道:“白柒染这一天都和本王待在一起,你们是不是也要说本王和白柒染不清不楚?”

被楼玄翊盯住,白若蘅和白玖云瞬间感觉像是像是死神降临一样,白玖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抖,白若蘅比她好一点,她堪堪定住神,有些艰难地开口:“不……不敢……我们……这是误……误会!”

“哼!”楼玄翊冷哼一声,转眼看了白柒染一眼,“我们走!”

语罢,楼玄翊大步往前,当先朝着白家府内走了进去。

白柒染一阵错愕,所以,方才楼玄翊说的那个“我们”的“们”,指的是她?

见到白柒染没有跟上来,楼玄翊不耐地皱了皱眉头:“还不走?”

“啊?哦!”白柒染反应过来,连忙跟了上去,路过白若蘅身边的时候却不小心踩了她的手。

天地良心,白柒染真不是故意的,白若蘅痛得脸都变了形,但是当着楼玄翊的面,她却是不敢表露半分。

直到楼玄翊和白柒染走出去老远,白若蘅和白玖云才站了起来,白若蘅俏脸之上阴云密布,狠狠地看着白柒染远去的方向,眸中露出怨毒的光芒。

卿芜院。

白柒染挑眉打量着毫不客气地霸占了她的床的楼玄翊,没好气道:“堂堂修罗王这是没有地方住吗?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有别?这可是本姑娘的闺房!”

白柒染刻意咬中了闺房两个字,然而,看了她一眼,楼玄翊不屑地撇了撇嘴:“又不是没见过,两个小点心,谁会对你有兴趣?”

不是没看过!小点心!

白柒染差点炸毛,却瞬间想起了她和楼玄翊掉进浴桶时的场景,难道,那个时候,这个家伙还是清醒的?!

白柒染咬牙:“流氓!”

楼玄翊半撑起身:“比起流氓,本王更喜欢别人称呼本王为修罗!”

此时,楼玄翊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完全干,大片的衣衫粘连在身上,随着他的动作,勾勒出姣好的身材以及肌肉分明的线条,白柒染看着,差点忍不住吞口水,讲道理,她不是花痴,只是这个男人太妖孽了!

而注意到白柒染的神色,楼玄翊似乎颇为满意,故意动了动身体让领口的衣衫敞得更开,而后勾起一双桃花眼看着白柒染:“怎么样,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要死了!

白柒染只觉得自己血脉膨胀,她向来只知道女人起勾引男人可以迷得人三魂丢了七魄,却不想,这男人勾引起女人来更是令人难以把持!

白柒染快速转过身:“行了,你要是没事就赶快给我离开这里!我……”

“怎么,你怕了?”白柒染一个“我”字还没有完全出口,楼玄翊突然一个闪身到了她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之前在太子府,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现在居然会害怕本王了?”

太子府!

白柒染心中瞬间一凛,她紧紧地看着楼玄翊:“你看到了?!”

楼玄翊冰冷的眸中幽光一闪,却并不回答白柒染的话,而是靠近了她几分,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语气却是冷冽无比:“你不是白柒染,你究竟是什么人?!”

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这么近,还是一个帅起来不掉渣的男人,白柒染感觉自己呼吸有点紧,她定了定神,凝眸看着楼玄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不懂?”楼玄翊半边唇角勾起,再度欺近了白柒染几分,“那本王就帮你……”

然而,楼玄翊话到此处,却是突然一顿,紧接着白柒染就看到楼玄翊脸上青紫的光芒再度闪烁,而后,楼玄翊双眼一翻,直接倒在白柒染身上晕了过去。

白柒染:“……”

好容易搬开楼玄翊,白柒染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她的眸中忍不住闪过一道精光,这个男人,好大的气场,不过短短几句话的时间,竟然让她凌然至此!

看着楼玄翊脸上闪烁得越发厉害的青紫光芒,白柒染沉思良久,还是拉过楼玄翊的手替他把脉,她暂时不能动用天书,只能依靠前世所学的医术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楼玄翊控制一二了。

然而,不想,她的手刚刚接触到楼玄翊的手,天书突然飞了出来,白柒染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道强烈的金光突然从天书之中迸射出来,将她和楼玄翊两个人笼罩在内,强大的灵力瞬间爆发开来,白柒染瞬间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她眼睁睁看着楼玄翊身上的青紫光芒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而后在她和楼玄翊两人之间来回翻涌。

良久,一行金色大字出现在白柒染脑海里:生咒死咒,生死连咒,死生分离,一生一死。

而后,白柒染就看到,青色和紫色的光芒分开,青色部分留在了她的身上,而紫色部分,则缩进了楼玄翊的体内。

白柒染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方才天书上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这么一想,天书瞬间把解释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原来,所谓生死咒,其实是由生咒和死咒两个部分构成,死生分离之后,生咒留在了她的身上,而死咒则继续留在楼玄翊体内,从此以后,她和楼玄翊两个人的命也就牵扯在了一起,确切的说,是楼玄翊的命牵扯到了她的身上。

此后,楼玄翊身上的咒术不会再轻易发作,但是他的命却和白柒染连在了一起,不过这种连接却是单方面的,简单说就是他死他伤白柒染不会有事,但是白柒染受伤他会感知同步,白柒染若死了他也会跟着没命!

白柒染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天书给出的解释,脑子半天转不过弯来,而此时,楼玄翊也已经清醒过来,天书中的解释同样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楼玄翊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眸中,有着明显的寒气开始凝结,他中生死咒的日子已久,但是凭他的功力,一般不会轻易发作,但是今日,在这个女人身边,他却发作了不止一次,他早知有古怪所以一直跟着她,却不想,事情竟然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白柒染和楼玄翊眼神相接,白柒染瞬间感觉自己要被冻成冰块了,她甚至感觉,楼玄翊会在下一刻就暴起杀了她,白柒染下意识地抿紧了唇,经脉之中元气开始凝聚,不过最终,楼玄翊还是没有去尝试方才印在他脑中的那些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深深地看了白柒染一眼后快速离开了白家。

这一夜,白柒染是在极度复杂的情绪中度过的,她现在精神力有限,所以不能召唤天书问个究竟,但若要修炼,她却又无法沉下心神,很快,天空就露出了鱼肚白。

白柒染心烦意乱,索性打开房门打算出去透透气。

时辰尚早,来往的下人也不多,白柒染随意逛着,却蓦地听到几声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说什么?六公主被人废了手臂?怎么可能?”说话的是白玖云,她的语气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宗政思涯没有解释,只是看着白玖云和白若蘅:“我问你们,昨天白柒染回来之后,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

白玖云和白若蘅两人对视一眼,白玖云道:“我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昨天……三妹妹是和修罗王一起回来的!”

“修罗王?”宗政思涯眼神微凝。

此时,白玖云走到了宗政思涯的另一边:“宗政世子,你一大早来,就是为了问我们姐妹俩有关白柒染那个废物的事吗?大姐姐可是……”白玖云说着,欲言又止看着白若蘅。

“二妹!”白若蘅状似娇羞地跺了跺脚,一双秋水翦眸却是始终没有离开宗政思涯的身上。

宗政思涯温柔地看了白若蘅一眼,却又很快移开,轻叹了一声:“到底,白柒染还是父王为我指腹为婚定下的未婚妻,我关心她也是正常……”

“什么未婚妻!那个废物,她怎么配得上宗政世子你!”宗政思涯的话还没有说完,白玖云已经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脸上布满了不忿,“那个废物就是仗着自己投胎好,大姐姐,世子,你们说,那个废物有哪一点比得上大姐,配得上世子!”

闻言,宗政思涯并不接话,目光却是在白若蘅身上流连了一圈,他什么都没说,但显然,此时无声胜有声!

假山石后,白柒染看得忍不住不断扶额,她一直知道女人当中有白莲花、绿茶婊,却没想到,这男人莲花婊起来,比女人还要炉火纯青、入木三分。

也不知道原主天生没有的到底是丹田还是眼睛,这样一个男人,她竟然也能看得上,还爱得那么深,甚至最后,还因为这个贱男人丢了小命!

白柒染忍不住“嗤”了一声,她的声音很小,只是刚刚离开齿缝,然而,还是被宗政思涯捕捉到了耳朵里,宗政思涯眼神瞬间一寒:“谁?!”

立时,宗政思涯屈掌为爪,狠狠朝着白柒染的方向抓了过来。

不得不说,宗政思涯虽然是枚男莲花,但是修为却是不低,以白柒染现在的修为,是完全没有办法和他硬碰硬的!

危急关头,白柒染动用了前世习得的轻功步伐,身体向后倒转,避开了宗政思涯的攻击,目光落到宗政思涯那张精致的俊脸上,白柒染眼神一动,故意在身体向后倾斜的时候收功。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女人越长越丑,全是因为这20个坏习惯!你占了几样?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5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