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女人记住了,一定不能让男人看到的身体禁区……

【精品小说】女人记住了,一定不能让男人看到的身体禁区……
我叫做林幼音,今年十五岁,是一个还算漂亮的女孩子。

在我生命之前的十五个年头里,因为父母去世早,过的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坏。我的小姑林媚被迫收养了我,她虽一直就不待见我,却还是施舍了一口饭供我长大。

只是好景不长,花钱一直大手大脚的她很快就宣告破产,舍弃不了锦衣玉食的小姑给当地的富土豪严豪做了二奶,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可以继续挥霍的金钱。

很快,这件事整个镇子里的人都知道,小姑也声名狼藉,不管人前人后都被人称作“下贱胚子”“那个淫荡的妓女”。

小姑把我当做扫把星,她觉得发生在她身上一切的悲剧都是我造成的,所以一有空她就会咒骂说,说如果没有我,她一定会过的比现在好。

那一年我六岁,和小姑一起来到严豪的宅子,被丢到到保姆房中长大。

我想我们之间还是存在一点浓郁血的亲情的,毕竟在镇子上小姑已经没有一点的名声可言了,她完全可以不在乎外界那些闲言碎语直接抛弃我,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

我以为在我成年之前生活便只是如此,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谁知道十五岁的我却在某一夜开始每况愈下,渐渐步入地狱……

这一晚我正在严家佣人专用的浴室洗澡,因为浴室年久失修,天顶的吊灯也忽暗忽明让人觉得不安生,心里也好紧张。

温热的流水从莲蓬头洒出,淋在我滑嫩的肌肤上,稍稍解去了这一身体上日的疲乏,可我的心灵上却感觉不到半点的轻松。

“滋滋滋——”

我头顶上方的等开始不停作响,那恼人的声音让我不得不抬头盯着看,生怕它突然就这么灭了。

盯了半晌,我决定还是抓紧时间洗澡,在它彻底报废之前离开。可在我视线下移的时候发现了那没锁的浴室门被人开了窄窄的一条缝,在缝隙上还留有一只睁得老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啊——”

眼前的画面使我尖声惊叫了起来,发现被人偷窥我的急忙扯下了一旁的浴巾,把它围到了自己的身上,刺耳的叫声停下的那一刻,不愿再呆在浴室的我也夺门而出。

“诶呦喂——”

谁知道浴室门外的偷窥者并没有逃走,还被我开门的动作撞到在地。

“严……严叔叔?”我看清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的身影,声音有些发颤。

倒在我眼前的这个人赫然就是我小姑的情人严豪!

我看对方似是很痛苦的样子,似是伤得很重,我扯了扯浴袍,微微探头询问:“严叔叔,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原本不停翻滚的动作停下,严豪很轻松的回答着我,眼睛却色色的眯起成了一条线,嘴角也不自觉的弯曲,扬出诡异的弧度。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自己还站着水珠白花花的胸脯,心中一惊,连忙退到后方,惊恐用手遮在自己的胸前。

只是在我才做完这些动作之后,脸颊便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啪——”

这巴掌打得很响,我的耳朵都有些微微发聋,脸颊也很快高肿起,耳边传来的是闻讯从二楼下来的小姑的声音。

“下贱胚子!”似是打了我一巴掌还不过瘾,小姑还拽住了我的头发死命的摇晃,“这么小就会勾引男人了啊!你这个臭婊子也不看看是谁把你养大的!”

我知道林媚是看到了眼前的画面误会了什么,我想解释,可脑袋被她拽的生疼,头也晕乎乎的,根本没法好好说话。

“林媚你做什么呢?”看到这样的场景,原本还坐在地上的严豪连忙站了起来,想要分开我我们,“快把孩子放开!”

林豪的身子挡在小姑的面前,‘好意’拉住我胳膊想要把我们分开的手却不断往里面碰,有意无意的擦过我的袒露出的胸脯。

那种恶心的触感感觉让我全身发抖,可拉扯之中我却无法推开他的魔爪,在这短短的几十秒的纠缠来,我被他吃了不少的豆腐。

“你放我,让我打死这个贱人!”

终于我和小姑被分开了,林豪搂着恶狠狠瞪着我的小姑,缓缓劝说道:“你都在瞎想什么呢?我只是路过的时候听到音音尖叫,跑过来看看情况。”

“你好好突然浪叫什么?”小姑鄙夷看了我一眼。

“有人偷窥音音洗澡,小孩子被吓到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严豪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色眯眯的眼眸中带了些告诫,似是让我不要多言,“我过来的时候没抓到,也不知道是哪个下人胆子这么大,林媚你也要小心一点,你这么好看,我总怕有人对你有非分之想呢。”

说话间严豪的手已经抚上小姑的大腿,轻轻的抚摸着,惹得小姑妩媚的娇嗔了一声:“讨厌,在这种地方……”

“你先回屋吧,我等等就来了。”

严豪目若无人的吻了一下小姑的耳垂,半哄半骗的让小姑上了楼,让她不再过问这件事。可是一转头,他又用是饿狼一般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我……

严豪打量我的眼神非常的恶心,微微噘起的嘴似是想要亲吻什么样,目光也不住的在我裸露的肌肤上游离。

我被严豪盯的全身发毛,充斥在心底的恐惧,让我不自主的后退,想要尽可能的和严豪来开距离。

“音音回去洗澡吧,”严豪冲我抖了眉毛,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暧昧,“严叔叔帮你看着,肯定不会有人偷看你了。”

“不……不用了,我已经洗好了。”过于恐惧的关系,我的声音也颤不可闻。

“哪里洗好了?你看肩膀上还是脏的。”说话间严豪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肩膀,粗糙的手掌不住揉搓着我的肩头。

“只是不下心碰到的!”我打开了严豪的手,不停的后退,站回到了浴室里。

就算小姑被骗了,我也清楚的知道刚刚在浴室门外偷窥的人是严豪,他明明知道我清楚这件事了,却还是装作这幅模样,才更让人觉得心忧!

“都已经是大姑娘了怎么能不爱干净呢!”严豪笑眯眯的‘责备’了一句,一只脚也跟着踏进了浴室。

我心觉不妙,想要逃离,可严豪的身躯已经堵住了我的去路。这间浴室只有一个门,连窗户都没有,严豪不从那里离开,我根本没有退路!

“严叔叔,求你让我出去……”我不敢继续往后退,害怕被严豪逼到死角,只能祈求着对方。

“干嘛这个样子?我也没把你怎么样?”严豪勾笑,语气里带了些挑逗,“而且你从小就吃我的穿我的,让我用用也情理之中。”

如此入骨的话让我屏住了呼吸,惊恐更是写满在脸上。

“紧张什么,开个小玩笑而已。”说话间站在门口的严豪已经侧过了自己的身子,“洗完了就回房吧。”

浴室的门很窄,本就只能通过一个人,严豪如此侧身站着,我想要穿过门离开,必定会和他发生身体上的接触。

“怎么?还是想再洗一次?”见我一直愣在原地,严豪不由挑眉。

严豪在威胁我。

短暂的思考之后我咬住了下唇,侧着身子背对着严豪想从那狭小的出口挤出来。

只是我侧身过来的时候,严豪整个人就贴了上来,我整个人几乎被他压在了门框上!我能感觉到有什么顶在我的大腿根部的位置。一瞬间整个人就被恐惧淹没,几乎要哭出来了。

严豪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在我挣扎着窜出来的时候她也只拍了下我的屁股,让我早点睡。

“嘿!这臭丫头,几年不见倒是长的这么伶俐了……”

严豪离去时我听见他口中的碎碎念,一下满腹委屈,死死捏住手中的浴袍跑出去,想要去隔壁屋的保姆房,却不小心在客厅里撞到了人。

没来得及抬头的我,低着脑袋道歉,对方却完全没有理会我,站在客厅里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严豪!你给我出来!严豪!”

这个在客厅大吵大闹的人我是认识的,他是严豪的儿子严子恪,年纪和相仿,和母亲住在其他的地方。

“吵什么吵,三更半夜的,你妈死了啊?”严豪本就没走远,听到这样的声音很快就出来了。

严豪说这句话的时候,严子恪的表情明显不对劲,眼神里全是对严豪的愤怒,他紧握住的双拳垂在身侧,暴起青筋。

“干什么呀,大半夜,”严豪看到自己的儿子也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他斜斜的靠墙站着,用小指掏着耳朵,“有事就说啊。”

“妈病了,病得很重,”严子恪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压抑住内心的愤怒,尽量无语调的说着,“你回去看看吧,妈很想你。”

“病了而已,又不是真死了。你自己照顾就好了。”严豪翻了翻白眼,掉头就想往回走,似是这件事同他没什么关系。

“严豪!”严子恪见严豪离去有些着急,往前迈了一步,“就算我求你了,去看看我妈吧?”

严豪装作没听见,痞痞的上楼回房。

“严豪!你会后悔的!你会为了你今天的所做付出代价的!”竭力的一嚎,愤怒的严子恪微微喘着粗气。

我对严家的事情并不清楚,严子恪也没见过几次,也从未听到严子恪叫严豪‘爸爸’,他们关系应该从幼年开始就非常僵。

“恪哥哥,伯母要紧吗?”站在边上听了这么多我不由关系的问了一句。

直到这时候,严子恪才注意到一直站在他身边的我,只是那原本气愤的眼神在看见我之后变得鄙夷。

“你还真和林媚一个德行,大贱人养小贱人,一个个全都他妈是婊子!”严子恪啐了一句,“用身体还来的钱就那么好用么?”

严子恪没有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似是把对父亲的仇恨一并加到了我的身上。

他不顾我还裹着浴袍,一把把挡在他面前的我推倒在地,裹在我身上的浴袍也散落开来,未着一物的我暴露在严子恪的眼前。

可当我慌张的想要把自己再次裹起起来,严子恪却只冷冷的瞥了我的脸一眼,目光未在我身上做任何的停留,直接从我裸露的大腿上垮了过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其实严子恪恨我也是正常的,就算他这么粗暴的对待我,我也不怪他。

毕竟我是小姑带来的,而小姑是他父亲的情妇、是抢走她母亲丈夫的骚货,他自然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的。

要是我没有这样一层身份,只是这栋别墅保姆的女儿,他还是会同我玩耍的。

毕竟在我们六七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和我一起玩过过家家,度过了一个非常开心的下午,那时的他还承诺好下次来找我会给我带大白兔奶糖给我吃。

只是真到下次的时候,知道了我和小姑身份的他冲着我的衣裳吐了一口口水,由此表明自己对我的厌恶。

也是从那一日起,我才清楚的知道小姑做了什么令人深恶痛绝的事情,知道跟着小姑一起生活的我会被世人怎样的唾弃。

从在浴室偷窥之后,严豪看我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那是一种男人对女人存有非分之想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神情,在那微眯起的眼睛之中看到我似乎并不是真实的我,而是在他的幻想之中已经被他蹂躏过千百次的女人。

只要我和他在同一个空间内,他便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嚣张的有时候甚至不会顾及就依偎在他身边的小姑。

不知道怎么办的我只能尽可能拖延自己回家的时候,留在教室等到闭校才极其不情愿的离开。

而且从那一日起,只要严豪在家我就不会使用家中那的佣人专用浴室,宁愿去廉价的公共浴室里随便冲一下。

我在躲着严豪,尽可能避开一切会和他接触的机会。

可这样也并非绝对安全的策略,在我连续三天没有见到严豪之后,深夜回家的我轻手轻脚经过漆黑客厅,一直在这里等我的严豪,声音冷不丁的就沙发处传来了。

“音音回来啦?”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想要去开客厅的吊灯,可长时间呆在黑暗中的严豪却先一步拉住了我的手腕,只打开来了墙边那一排暧昧的橘色暖灯。

“别怕,是严叔叔。”严豪凑近了我,粗糙的手不住的在我的手背上来回抚摸,“你轻点声,大家都睡了。”

那恶心的感触让我往后退了几步:“严叔叔……”

“嗯,最近学习很辛苦?”严豪看向我的笑容很奇怪,“总是回来的很晚嘛。”

“今年要中考,所以老师让我们抓紧复习,晚上还能给我们补课。”我低着头,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严豪。

“这样啊。”严豪不在乎的感慨了一声,再出声声音里带来些邪气,“那音音也累了,早点洗澡睡觉吧。”

听到‘洗澡’两个字的时候,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垂在身侧的手臂也开始颤抖起来。

“不……不用了。”我摇了摇头,扭头就想往自己的房间跑,“严叔叔早点睡吧。”

“上次就说了,女孩子不能不爱干净。”在我从严豪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再一次拉住了我,拽着我就想往浴室的方向走,“听话,先把澡洗了再睡。”

我的力气比不过的严豪,他拉住我手臂的力气也格外大,手臂被捏得生疼的我根本无法去反抗。

情急之下我不由大声的叫喊了起来:“我洗过澡!我在……唔唔……”

我的话还说完就被严豪捂住了嘴巴。

他凑到了我的肩头,眼睛警惕的往二楼的方向看了看,发现没有人被吵醒之后松了口气。

那带着浓重烟酒臭的气息扫过我的脖颈和耳垂,本就距离我很近严豪却像是发现了什么,那油腻的鼻子几乎要碰到我的颈窝。

“真香……”严豪有些陶醉的说了一句,抬头看向我的眼睛也眯了起来。

趁着严豪放松了警惕我连忙推开了他,只是突然爆发的力气过大,疾步倒退的他踉踉跄跄的几乎要摔倒。

“放学的时候衣服被打湿了,就在外面洗了个澡在回来。”我见严豪重新站稳,双手不自觉抱住了双肩,在保护好自己的之后飞快的解释着。

“哦,这样啊。”严豪的语气显得有些遗憾,“那你早点睡吧。”

“那严叔叔晚安。”

我见严豪放过了我,非一般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了急忙锁上了门锁。我的背在门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音音回来啦。”

我回屋的动静过大,和我住一起的保姆林姨被我吵醒,坐在床上迷糊了问了一句。

“林姨。”我扯出笑容看着她,却止不住自己颤抖的声响,“不好意思,又打扰到你睡觉。”

“没事,我一直睡不沉的,”林姨和蔼的笑着,目光却转到了我还握在门把上的手上,语气突然变得有些疑惑,“音音最近总是锁门睡呢,你不是嫌这屋子不通风的嘛?怎么了?又有人欺负你拉?”

从我住进这栋别墅开始,对我最好就是这里的保姆林姨,对我来说她就像我真正的长辈一样,所以被她如此询问,被我压在心里的委屈不由全部翻上,泪水也糊了眼睛。

“没事,我习惯了。”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可就算嘴上倔着,我还是冲到了林姨的床边的,转到了她的怀抱寻求安慰,“林姨不用担心的。”

“好,我不担心,”林姨明摸着我的后脑勺,温柔的说着,“我们音音最坚强了,无论发生是什么过几天就好了。”

我咬着下唇,有冲动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林姨,可滑到喉口又全部被我咽了下去。

林姨只是这栋别墅请来的保姆,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力,就算把严豪对我图谋不轨的事情告诉她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说不定还会害了林姨。

所以无论再发生什么我都只能自己摸摸承受。

无论……发生什么……

“这小浪蹄子怎么还没回家?最近不急着回去做生意吗?”

“大概是最近皮肉生意不好做,想要好好读书,读到大学再去卖!”

“对撒!女大学生的价格多高了!”

“可是妓女的女儿能上大学么?”

“就是!妓女的女儿哪能有道德分啊?”

……

似是生怕坐在教室末排的我听不见一样,那原本应窃窃私语的讨论一声比一声响亮。不管我怎么捂住自己的耳朵想要认真背诵单词,总会漏进那么一两句让我难堪的声音。

这样的辱骂从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毕竟小姑林媚成了严豪二奶的事情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了。很多人把我当做小姑的女儿,认为下贱妓女的女儿也是妓女、是贱货。

这样的事情我根本解释不了,也没人听得进我的解释。

也正是因为如此,除去上课我一般都不呆在教室,会尽可能的避开人群,以免被欺负或是听到什么让自己难受的话。

可现在回家的话严豪就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让我成天胆战心惊的,对比之下,还是留在学校上晚自修好一点。

毕竟同学们只是口头上说说,并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我待着这里会非常的安全。

“林幼音!你为什么找老师告状?”

就在我闭上眼睛,想要专心背单词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我的面前,双手重重拍在我的桌在上。

站在我面前的是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人长得很漂亮,小时候还在国外长大,英语口语很棒,又喜欢刚刚毕业的年轻英文老师,所以自荐做了英语课课代表。

“我没有啊。”对面无须有的指控,我无辜的摇了摇头。

“你这个臭婊子装什么?”英语课代表不由说就扇了我一巴掌,脸颊因为气愤变得红通通的,“你明明就没有做作业,抄完了自己交给老师害我被骂了一顿!”

我被这巴掌打的有点懵,却还是摇头:“我没说我没做,只是找不到以为没带而已……”

“没带就是没做!”英语课代表打断了我的话,她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你就是故意害我被骂的!”

因为英语课代表的声音很大,我们很快就成了班级的焦点,原本吵吵闹闹说话的人全部安静的看着我,目光里带着鄙夷和嫌弃。

“你跳过我直接交给老师是不是想勾引老师?”课代表咄咄逼人,“可就算你想老师也看不上你这破鞋的!你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了!”

原本准备默默忍受对方侮辱的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

我的脸颊涨红,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很像:“你不要随便诬陷我!”

“怎么,敢做还不让人说了啊?”

“我没做过那种事!”

“哦?”课代表的微微勾起唇角,一脸的嫌弃,“婊子也想立块贞节牌坊啊?”

课代表的话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我的双腿却觉得越来越虚。

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任何的事,却被旁人这样指责,还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的辩解,也没人能听进你的任何解释。

这种无力感在我的内心蔓延,使我想要立即逃离。

“喂!林幼音你要去哪里啊?赶着回家找男人安慰么?”

课代表嘲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进跟着的还那哄堂的笑声,提起书包就往外闯的我的用衣袖抹过自己的眼睛,咬紧自己的牙关努力不然自己哭出来。

因为出学校的时间比平时早,不愿早回家的我只能先去学校附近的廉价浴室洗个澡,想着等会再在路上随便逛逛,等到严豪和小姑都睡着了再回家。

只是我才打开浴室的莲蓬头,就听见更衣室频频传来女孩子的笑声。

这间浴室比较破,一般只有民工来这里洗澡,平时这个点浴室更是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在听见这奇怪的声音我不由探头出去看了看。

“快走!快走小妓女发现我们了!”

在更衣室的是英语课代表和她的两个好友,应该是刚刚跟踪我来到在这里的。

我本不想理会,可看到她们打开了我更衣室的柜子,手里还拿着我的衣服,一下焦急了起来。

“衣服!你们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我赤裸着跑到了更衣间,她们却先一步掀起帘子出去了,走廊上回响着是她们愉快的笑声。

“求你们了!把衣服还给我!”我把头叹了出去,祈求着这她们。

只是她们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叫喊,来回抛着我的衣服,笑嘻嘻从后门离开了澡堂。

远远的还能听见他们的嘲讽:“反正要脱的,穿什么衣服呀!”

我的柜子被他们翻空了,书包里的东西全部掉在了地上,更衣间的地面很脏,还有积水,书本全被浸湿了。鞋子也被拿走了,只有我装在塑料袋中的内衣裤还留着。

正门口处的老板是个男人,我不可能穿着内衣裤去借衣服,可也更不可能穿成这样回家啊……

我在更衣间纠结了半天还是无计可施,而且正门口也听见老板说要关门,准本来关掉女浴室的灯,情急之下只能从后门口离开。

可出了澡堂之后,站在凛冽寒风中的我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然在隐蔽的角落,却觉得所有的人都在盯着我看。

委屈和耻辱的泪水挂在我的脸上,原本隐隐的抽泣也开始变大。

“林幼音?”我的哭泣声引来了一个路人,他高大的身影的包裹住我小小的身躯。

而我在听到这熟悉身影的时候心里一阵惊喜,觉得眼前的人是下凡来拯救我的天使。

“恪……恪哥哥!”我止不住语气里的欣喜,拖着鼻涕仰头看着他。

严子恪在看见我的模样的是眉头皱了起来,鄙夷的看着我,转身就想走。

“恪哥哥你帮帮我!”我见状急忙拉住了严子恪的裤腿,“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凭什么帮你?”严子恪嫌弃道,“弄成这副模你自找的。”

“不是的不是的!”我哭着解释,“我的衣服……衣服被人藏恶意拿走走了!恪哥哥你帮帮我,我不想这样回家。”

“家?”严子恪冷哼了一声,“你管那种地方叫‘家’?”

严子恪的语气冰冰冷,声音没有半点的波澜,听不出此刻的他是生气还是嫌弃。

“恪哥哥……”

严子恪打量了我一眼,冰冷无情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同情:“你不觉得你这幅模样,是罪有应得么?”

从没有见严子恪这副模样的我有些被吓到,原本已经干涸的眼眶又有泪水流下。

“哭哭哭!就知道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泪水刺激到了他,严子恪突然变得暴躁,说话也凶巴巴的,“哭能解决问题么?”

“恪哥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严子恪继续流着泪,用呢喃的话语继续祈求着很严子恪,“求求你帮我,帮帮我好不好……”

严子恪一踢腿,把我扒在他裤脚上的手抖了下来。他弯下了腰,伸手掸了掸自己的裤腿,嫌弃着被我碰到过的地方。

见到严子恪这副模样,我自然也不敢继放声续哭,咬住下唇只轻声的抽泣着。

弯着腰的严子恪看了我一眼,他抿了一下嘴巴,走之前还是把外套丢到了我的头上,遮住了我的视线。

当时世界一片漆黑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可感受到外套上残存严子恪的体温和味道的时候,心一下就安了。

“谢谢恪哥哥!”我捧着他留下的外套,感激的看着他的背影。

严子恪的外套很大,能遮到我大腿根部,虽不合身却让我心里暖暖的。

毕竟这是从幼年见面之后,他一次对我好。

他肯帮助我,证明恪哥哥没有过于讨厌我的吧?

穿着严子恪外套的我,怀揣着满满的幸福回到了别墅,却不知道穿过大门的那一刻,自己便从天堂跌进了地狱。

此时客厅里的灯全亮着,浓烈的酒气挥散在空气里,萎靡之气让人作呕。

“音音回来了啊。”斜斜瘫在沙发上的严豪一脸暧昧的笑意看着我。

“严叔叔好。”我轻轻问了一句好,低头就要往自己的房间冲。

“那么急着走做什么。”虽然严豪看起来醉醺醺的,可力气却别以前还要大,他迅速的从沙发站起,捏住我手腕的时候,我根本来及做任何的反应。

“严叔叔你放开我,”严豪拽着我想要往沙发那走,我转动的自己的手腕却无法挣脱开他的束缚,只能大声嚷嚷起来,“我困了!想要回房睡觉!”

“困了?”严豪笑了起来,把我摔在了沙发上,自己也压了过过来,“正巧!严叔叔也困了,我们一起睡。”

严豪这么说着,臭烘烘的嘴就要往我脸上凑。

意识到事情不妙的我拼命想要推开他,拼命的想要从他的身下逃离,可我们力量上的差距太过悬殊,无论我怎么闹腾对他来说都只是挠痒痒而已。

“你放开我!”我的声音越叫越响,声音也变得嘶哑,“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啪——”一个巴掌猛地挥到了我的脸上,打的我脑子晕乎乎的。

“禽兽?呵?”严豪似是被我惹怒了,语气变得暴躁起来,“我把你养这么大玩玩还不行么?”

“好吃好喝的供着,还不让我碰了?”严豪一边说着一边撕开了严子恪的外套,“没有我你能长这么大么?”

泪水从我的眼眶涌出,想要叫喊嘴巴却被严豪捂住,我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想要逃离,严豪却把自己全部的体重压在我的身上。

“哼,只穿着内衣裤就出门,你不是想被男人搞?”严豪的眼睛眯了起来,油腻的手指从我的胸前滑过,“就让严叔叔我来帮你开苞吧。”

“什么事这么吵啊?”大概是被我刚才叫喊声吵醒,同样一副醉醺醺模样的小姑出现了客厅的拐角。

可在她看清眼前画面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僵住了,酒也像是一下全醒了。

“你个小贱货!居然能会勾引男人了!”小姑跨步和冲上前,用蛮力分开了我和严豪。

她拽着我的头发微微往地板上撞,用脚踢我狠狠踢我的肚子,见我疼的瘫在地上更是用脚狠狠踩我的脑袋和后背。

“我让你勾引我男人!让你勾引我男人……”

小姑一边尖叫着一边毒打着我,根本不给我一丁点的解释机会,我口中一阵腥甜,却只敢尽可能蜷缩起自己的身子。

“行了行了,”一旁有些醒酒的严豪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伸手拉开了小姑,“多大的事,打孩子做什么。”

“多大的事?”听到严豪这么说,小姑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她捏起了拳头捶打着严豪的胸膛,“严豪!这是小事么?她还未成年!你是禽兽么?!是个母的都能上是不是?!”

小姑的咒骂惹得严豪不悦,他皱起了眉头,“林媚,说话注意点,要点脸。”

“你还让我要点脸?!”小姑竭力叫喊着,还扯住了严豪的衣领拼命摇晃,“不要脸的是你吧?我无法满足你吗?!还要偷腥?这样的事情禽兽都不会做的吧?猪狗不如的东西……”

“够了!贱女人。”严豪被小姑闹翻了,伸手狠狠推开了粘着他的小姑。

只是原本就没有站稳的小姑被这么一推,直接摔倒,她想翻身用手撑住地面,额角却撞上了茶几,一瞬间浓妆艳抹的脸蛋被鲜血浸染,加上此时的小姑一脸狰狞,她的模样变得十分恐怖。

“你推我?”趴伏在地上的小姑看着自己手上沾上的血,恶狠狠的等着严豪,“下手这么重!你是想杀了我么?是!你杀了我!杀了我和这个小婊子去过吧!”

严豪似是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僵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把小姑扶起来。

就这在这个时候,别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我刚刚遇见的严子恪一脸肃杀的走了进来,他无视此时客厅混乱的状况,直直的走向了严豪。

还没等对方开口,他便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狠狠打了严豪一拳,严子恪这一拳直接打飞了严豪的一颗牙齿。

严子恪看着捂住嘴巴的瞪着他的严豪也丝毫不畏惧,甚至怒吼了起来。

“严豪,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爸!”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女人记住了,一定不能让男人看到的身体禁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5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