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厉害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定要看看!

【免费小说】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厉害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定要看看!

嘉佑三年,孟国。

柒风寨。

“明日,辰时,老地方!”

唐沫柒看着手中的来信,唇角一勾,手下运力,纸条瞬间变成了粉末。

既然穿越了,还是灵魂穿。那么前世的身体百分之九十九已经挂掉,与其到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地府报道,还不如利用现有的身份好好活着。

就像她穿越之前看的《太子妃升职记》,别人还是直男穿成了女人,不也直男掰弯,适应女人身体活得逍遥自在吗?

唐沫柒摸摸胸脯,好歹她还是女人穿越成女人,不用考虑恋爱取向。更何况,她还继承身体原主人的好武艺。

“来人啊!”唐沫柒接受现有身份,决定按照原身体主人的意愿进行。

“小姐,请问有何吩咐?”一个乖巧的丫环出现。

“烧水洗澡。”唐沫柒大手一挥,撩起容易摔跤的长裙摆。

“小姐又说胡话了。什么叫洗澡?”丫环对唐沫柒生僻的用词,只能理解为唐沫柒被妖邪附体,“阿弥陀佛,我还是请老爷和夫人请一个道士回来吧!”

“你丫才有病了。我是说沐浴更衣。”唐沫柒拍桌子,“快去。”

“是,是,是。”丫环连忙逃离。

翌日。

林荫道上,一顶软轿以及一车淄重被一群盗匪围的水泄不通。

“周正,为官十年,收刮民脂民膏无数,溧阳百姓们无不痛恨,今日撞在我手里,算是为民除害了!小二,过去,请周大人出来!”唐沫柒觉得既然接受现有身份,那么就应该顺从身体本人的意思当一名出色的绿林大盗。

小二领命,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粗鲁的掀起轿帘:“大人,请……”

话没说完,只见他一动不动的僵在那儿,半晌,回过头去:“小姐……他……不是,我们貌似搞错了……”

唐沫柒柳眉倒竖,圆圆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你搞什么灰机?”

“老娘自出道以来,可从来没干过绑错人的活儿!”

唐沫柒一把推开他,自己探头看去……

好帅啊!

唐沫柒顿时双眼变成星星眼。

肤若凝脂,手细如玉,深邃的五官……这丫不穿去现代演霸道总裁,忒可惜了。

男子唐沫柒微微一笑。

唐沫柒感到血气上涌,用力一吸,好不容易把流了一半的鼻血给吸回去。

结果,

“咳咳咳咳!”鼻血逆行到喉咙,唐沫柒不幸被呛住,吐出一口鼻血来。

“你咳血了。痨病?”男子的声音好听得如同古筝声。

痨病=肺痨=肺结核。

唐沫柒好不容易把古代语言和现代对等。

“你丫才像痨病鬼。本姑娘是年轻力壮,血气上行。”唐沫柒又吸了口气,确定鼻血不会流出来丢脸,“小三那个王八蛋,居然给本小姐搞错了……这小白脸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会变成他?”

“放肆!”站在一旁的青衣男子怒斥道。若不是爷暗地里传音给他,要他别轻举妄动,岂可容他们如此无礼!

“放什么放,要放回家去放!在老娘的地盘上还不老实一点,当心宰了你们当点心!”唐沫柒火大的吼回去。

青衣男子面皮抖了抖,没再说话。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唐沫柒深吸了一口气,“飞鸽传书,让小三那个混蛋给老娘滚回来,坏了我的大事,扒了他的皮!”

“那,他们怎么办?”

“都带回去关着,查清楚什么人再做决定!”唐沫柒出师不利,无奈叹气,“对了,小二,你去扒了里面那人,检查检查他到底到底是男是女,穿了一身男装,看上去却比个女人还漂亮,特么的,别整个阴阳人回去!”

小二笑得脸都扭曲了:“这……”

“这什么这,他要是男的,你也没吃亏,要是女的,你还赚了呢!”唐沫柒踢了他一脚,“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面?”

小二盯了唐沫柒一眼,挺起胸膛,朝软娇走去。

不一会儿,只听得一声惨叫,小二已经斜挂在不远处的大树上,两眼直翻……

轿子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优雅的打开轿帘,探身而出,站立在轿前,冷冷的盯着唐沫柒。

“在下梦琉年。想不到江湖上江湖上人人称道的‘玉面罗刹’居然是一个有眼无珠之人!居然将在下堂堂男子错认为女子!”梦琉年的声音依然好听得让人流口水,“姑娘难道不知道,这对人而言,是一种侮辱么!”

唐沫柒眯了眯眼,原来还有高手呢。这么久不动声色。

这人,不简单!她本能的保持着戒心。

“本姑娘对看得上的人才用眼睛看,看不上的,对不起,只能用脚后跟!”唐沫柒揉揉鼻子,“况且,男人长得像你这般不安于室,简直就是天下女人的悲哀。何况你这油头粉面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厉害的丫头,半分不饶人!

梦琉年的眸子深了深,眼下他还有事要做,看这丫头的架势似乎是不准备当他离开。若是硬碰硬……

“那姑娘想如何?”

“带你们回山寨啊!”唐沫柒双眼戏谑的打量他,“看你一身素衣素袍,十分拮据的模样,不如就在我这里,包你好吃好住好玩,还有人陪睡……”

梦琉年依然微微含笑。

唐沫柒怒火上涌,继续恐吓:“你生的那么美,我想我爹应该不会介意你的性别,十八房妾的位置可以给你留着呢!”

苍天可鉴,她家老爹绝对的痴心,呃,就算想出墙,也是有色心,没色胆!

梦琉年奇俊的面容上滑下三根黑线。

梦琉年怒极反笑:“以令尊的年纪,这种事做多了,在下担心他的身体会吃不消,自然不敢去想那十八房妾的美事……若是换成姑娘你的话,在下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古人有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虽然姑娘蒙着面,但依在下看来,必定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如此,那是在下的福分,自然不敢推脱!”明明是流里流气的话,自梦琉年口中说出来居然没有一丝猥琐之意,反而让人觉得那是美事一桩。

唐沫柒眨眨眼,咱这是被调戏了吗?

这调戏水准还真是特么的高啊!

唐沫柒像个女流氓似的摸摸下巴,然后走到梦琉年身边,伸手白净的小手,扣着他的下巴,以标准色女的目光对着他一阵猛瞧,愣是看的梦琉年面红耳赤。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一个女人如此盯着看过呢!

唐沫柒歪着脑袋,想了想,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也好,老爹不敢出墙的,否则娘亲不修理他才怪!看你这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抢回去给我当压寨相公倒是不错!”

梦琉年懵了,有人长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吗?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刚刚说啥?

压寨相公?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刚刚不过是气不过,想捉弄她一下,没想到,反倒把自己绕进去了?

何况,这是一个女孩子家说的话吗?

显然,梦琉年没有见过比唐沫柒更加脸皮厚的女人了!

唐沫柒在心里窃笑:小样,不信治不了你!姑奶奶可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那些个大家小姐学的三从四德可不是本姑娘的菜。

梦琉年也不多兜圈子,“姑娘既然劫错了,就该放我等走,如此强留,实在不是侠义之士所为!”

“公子刚刚不是我是欺世盗名之辈吗?既然如此,我何不坐实了这个称谓?若不将错就错,留下你们,岂不是对不起你给我的称号么?”

梦琉年发现这丫头真难缠,什么话都能被她掐住。

“既然如此,那就请姑娘放走我的随从,在下随姑娘处置!”梦琉年清楚她这是与他杠上了,看她眼神清澈,分明就是想玩玩,他何不成全了她?

唐沫柒仿佛笃定了他做这样的决定,手一挥,让手下的人放他的人走。

清风收到梦琉年的传音,让他们先走,不可轻举妄动,事儿就交给他全权负责了。因而,清风带着一行人走了,并未多做停留。

唐沫柒身形一闪,出其不意的点了梦琉年周身各大要穴,然后笑眯眯的拍拍手,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这下子,看你怎么跑?”

梦琉年知道,她这是封住了他的功夫。也对,以她的能耐,他身怀功夫肯定瞒不住她的眼睛,只是,能在瞬间点住她的人确实不多。

他承认,这次是他轻敌了。

他听说过她的功夫很好,可以说是出神入化,却没想到,她的功夫居然可以与他不相上下!

眼下,他的功夫被封住,该如何离开这里呢?

柒风寨。

“老爹,老爹,快出来,你女儿我回来了,赶紧出来迎接啦!”

“嗷嗷嗷,你别老是躲在房里缠着娘亲玩亲亲,羞不羞啊?”

还未进寨门的唐沫柒便开始大声嚷嚷,惊得树上的鸟儿皆振翅而飞。

整个山寨的人都面色平静,早已见怪不怪了!

梦琉年咋舌,他二十有五了,却从未见过说话如此口无遮拦却个性独特的姑娘。

不一会儿,梦琉年见到了她口中的老爹。

不是他以为的粗犷大汉,而是一个看上去的十分儒雅的男子,年过不惑,没有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而是透着岁月磨砺出来的成熟、稳重。

“柒柒啊,爹说了多少次了,别自恃功夫好,什么事情都自己出头,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要爹和娘怎么活啊?”

唐沫柒翻白眼,又来了!

每次她出去,回来总会念叨这一句,能不能换句台词的啊?

“爹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她冲着自家老爹坏坏的眨眨眼,“又和娘在房里玩亲亲了把?”

唐衮衮顿时内牛满面,这是他的教育出了问题吗?

为什么他的亲亲宝贝姑娘家该有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十足一个假小子!

“柒柒啊,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将来谁敢要你啊?”

唐沫柒瞥到站在一边看戏的梦琉年,伸手拉过他,往唐衮衮面前一推,“那,这是你女儿今天抢回来的相公,怎么样,这脸蛋长得不赖吧!”

说完,还伸手摸了一把梦琉年冷冷的脸,笑的像只偷了腥的小猫!

唐衮衮看着自家女儿的德行,突然往地上一栽,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唯一的念头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毁了!

唐沫柒撇撇嘴,还是这么不经吓!

她招呼手下将唐衮衮扶起来,送回房!

梦琉年面色森冷,将摸在他俊容上的手用力一甩,冷声斥道:“姑娘,请自重!”

“自重?我怎么就不自重了?”

“我以为这种动作你们男人是司空见惯的……哦……原来是咱们的角色对调了,所以公子觉得掩面受损了,是吗?”

唐沫柒不在意的笑笑,依然蒙着面的小脸上满是不屑。臭男人,装什么清高!

梦琉年剑眉直皱,他不是听不出来她口中的讽刺。

“姑娘这是为天下的女子抱不平吗?”

“非也!每个人的命格不同,我没那么伟大去为不相干的人抱不平!说白了,我就是阴天打孩子!”唐沫柒眨眨眼。

“什么意思?”梦琉年好奇询问。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呗!”唐沫柒耸耸肩膀,摊开双手。

梦琉年顿时脸黑了。她耍着他玩,是上瘾了吗?

唐沫柒吐吐舌头,知道凡事适可而止,看着梦琉年不算好看的面色,知道他此时心情不佳,也不再说什么过分的话了。

皇宫。

华丽的楼阁,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在湛蓝的天空下,皇城那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这样一个权倾天下的地方,是多少人争破头也想进来的。对于他们来说,唯有当官,才能光耀门楣,才能一世荣华。

而此刻的御书房,那个拥有天下生杀大权的人,却是无比的震惊愤怒。

“什么?”

“梦丞相被一群来历不明之人带走了?”

穿着一身明黄龙袍的孟御墨,满面的不可置信,步步后退的跌坐在龙椅上。

“这怎么可能?他的功夫那么高,谁能奈何得了他?”

一个穿着太监服饰的人惶恐的回道:“这消息传自于梦丞相的亲信,想必是千真万确的!”

“他是在哪里失踪的?”

“回皇上,在凉山一带。”

“给朕去找,就算把凉山翻过来,也务必要找到他!”

那太监刚准备退下去传达旨意,那边皇帝的声音再次想起:“小李子,这事儿,朕不容许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你给我提头来见,听到了没?”

小李子连连应声,兢兢战战的退了下去。

梦琉年,你一定给朕好好的!

“太子,太子!告诉您一件大喜事!”

那个被称为太子的男子,乍看真是美男子一枚:棱角分明的面庞,浓浓的眉,邪魅的眼,薄唇放肆的亲着怀中衣衫不整的女子。看清跌跌撞撞的来人后,放开怀里的艳丽女子,满脸的不耐:“小喜子,这么冒冒失失的撞进来,打扰了爷的好事,当心爷要了你的命!”

那女子被推开后,不慌不忙的整理好衣裳,给孟君墨抛了一个媚眼之后,妖娆的走了出去。

那个小喜子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眉开眼笑的报告:“告诉您一件天大的喜事,梦丞相再去扬州的途中,路经凉州境地时,被一群来历不明之人劫持,如今下落不明!”

“此话当真?”

梦君谦满脸喜色的站起来,拎着小喜子的衣领,高兴的问。

被主子抓着衣领的小喜子,顿觉呼吸不畅:“是……千真……万,万确……的事!”

“消息来源?”

“奴才早前收买了太监总管李公公的干儿子,先前他在御书房门外偷偷听来的,绝对错不了!”

“哈哈,真是天助本太子!梦琉年,本太子要他这次有去无回!”

“对了,赶快排除人手,务必要在父皇找到他之前先查到他的下落,然后给本太子杀了他!这次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本太子岂可放过?”

“本太子只有一句话,就是让他消失!听懂了没?”

他邪魅的桃花眼里闪着一抹嗜血的阴狠。

“属下领命!”小喜子领命退下。

“梦琉年,想不到你也有今日,不能怪本太子容不下你,谁让你事事与本太子做对!”

“没有了你,父皇自然会倚重我!”

“到时候,这天下还不是唾手可得!”

“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得意万分的孟君墨,怎么也没想到,梦琉年此刻过的日子可谓是如鱼得水,好不快活!

柒风寨。

唐沫柒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梦琉年俊逸的身姿优雅的躺在太师椅上,一群穿着粉色衣裳的女子围着他,捶背,递水果,送酒,日子过得好潇洒。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唐沫柒走上前,桌子一拍,大吼出声。

这是什么情况?

他到她寨里当起大爷啊,还一个个把他伺候的如此周到,简直反了他了。

“小姐……”

那些丫头一个个惶恐不安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都站在那边不动。

喝,他倒是能耐啊,才来了几天,她这寨里的人都不听她的话了?

要是他多待几天,她这寨子岂不是要易主了?

这还像话么?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滚下去!”

“大小姐,梦公子说,人生而平等,您不应该对我们这么大呼小叫的!”其中一个小丫头壮着胆子顶嘴。

唐沫柒那双美丽的眸子瞪圆了:平时她说什么的时候这群小丫头怎么没这么听话?这会儿倒是听了个十足……

他到底有什么魅力?

“梦琉年,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前几天,通过小三的传信,她劫的人居然是当今皇上最宠信的大臣,丞相梦琉年。

本来她还想将他送回去的,可转念一想,凭毛呀,他自己送上门来的。若是送他走,还以为她柒风寨怕了朝廷呢!这将来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看着柳眉倒竖的唐沫柒,梦琉年慢条斯理的起身,掠掠鬓发,眉眼含笑,白衣翩翩,唐沫柒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啊,梦公子是神仙!”刚刚顶嘴的小丫头呆呆傻傻的低呼了一句。

唐沫柒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她居然被他的美色所迷惑了。

梦琉年迷人一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对!”被他气的,唐沫柒都有点口不择言了,“对你个头!”

以前,从来都是她气别人的!

这风水还轮流转了不成?

“梦琉年,你别以为我这大庙容不下你这小佛,本姑娘养着你,没关着就算厚待你了,居然还敢给我的人洗脑?你是觉得日子太舒坦了?”

“若是这样,本姑娘不介意替你换一种生活,保证你活的比现在更加‘有滋有味’!”

梦琉年一脸无畏的样子:“相信姑娘已知在下的身份,何苦还这样强留?难道你想等着朝廷的军队将你们山寨夷为平地吗?”

梦琉年被封的穴道,在唐沫柒到达之前已经解开,随时可以离开。可他想到唐沫柒牙尖嘴利的模样,就是不想动身。

唐沫柒脸色森冷:“既然我敢劫下你,自然就想过后果!柒风寨所处地势,易守难攻,山环水绕的,我就不信朝廷还能用人填着走进来的吗?倒是梦丞相,沦为阶下囚的滋味不错吧?”

“还凑合!”梦琉年扫了一眼周边的女孩子,坏坏一笑,“况且,有这么多美丽女子相伴,真是人间天堂啊!”

那风流俊爽的模样,看得在场的姑娘的小脸一个个通红的,垂下了脑袋。

唐沫柒走上前去,邪气的扣着他的下巴,“都说你是本姑娘相中的相公,不管本姑娘喜欢不喜欢你,你的眼里都只能有我!哼,那些个莺莺燕燕,你只有远观的份!”

说完,唐沫柒忿忿的转身就走,不想让梦琉年看到她的狼狈。

梦琉年看着唐沫柒离开的身影,皱了皱眉头,露出耐人寻味的笑意:“留下来玩玩也不错。”

“爷!”

说话之人分明是前几天离开的清风。此刻的他,一身黑衣劲衣,面色肃杀。

梦琉年右手一扬,制止了他下面的话。

“清风,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禀爷,事情皆已办妥!”

“那就好!现在也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这边的事我自有主张!”

清风不解的皱眉,爷的功夫明明恢复了,为什么还要留在此地?

“请恕清风斗胆一问,爷为何要留在此处?”

“难道您一点都不担心皇上派大军围剿这里吗?”

“另外,太子一直是您为眼中钉,此番更不会放过如此良机的,您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好了,你做好分内之事就好,这边我自有主意!”

“对了,飞鸽传书给皇上,告知他,我一切安好!”

提到皇上,梦琉年的表情有些许变化,一闪而逝,快的让人捉摸不到。

“是,属下领命!”

待清风走了之后,梦琉年静静的站着,白衣随风飘扬,不知在想些什么。

翌日,太阳刚刚升起。

“梦琉年,陪我出去走走!”唐沫柒不管不顾的撞进梦琉年的卧室。

梦琉年看着闯进自己房里的女子,出声讥讽:“唐姑娘,男女授受不亲,难道姑娘就一点都不知道避讳男女之嫌吗?”

唐沫柒不屑,“梦琉年,别忘了,你是本姑娘劫来的相公,本姑娘进自己相公的房间,天皇老子也管不了。”

梦琉年脸黑了。

一直以来,他自认自己心境平和,再大的事情他也撼动不了他的心房。如今,因着眼前这个女子,几次三番扰乱了他寂静无波的心。

这个女子,和他之前接触的所有女子都不同,她胆大而且任性,却有自己的做事原则,性子看似火爆,却又懂得体恤人。

那个被他震得浑身筋骨尽断的人,是她不怕艰辛的从万里之遥找来接骨奇药,治了那人的残疾。

唐沫柒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想什么呢?”

梦琉年瞥了她一眼,起身,拿起一边的衣裳,慢条斯理的穿上,也不避讳坐在一边晃悠的唐沫柒。

“这会儿怎么不避讳我了?”

“你都说我是相公了,相公让娘子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避讳?”梦琉年“恬不知耻”的回她。

唐沫柒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这货学的忒快了吧?

梦琉年身形一闪,忙上前借住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唐沫柒愣了一下,继而脸色沉了下去:“什么时候恢复功夫的?”

“你带我回来的第二天!”

“你倒是很老实嘛!”唐沫柒吃了一惊,知道他的功夫深不可测,可她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

“我以为你会惊讶!”

看来,这个女孩子,还有值得他继续挖掘的优点。

“梦琉年,凭着你的身份,不管你身上发生什么事,在我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唐沫柒假意不懂他的意思。

“没想到,堂堂柒风寨的少寨主居然装起傻来了……”

“装什么装,赶紧的把自己收拾完,陪本姑娘出去溜达溜达!”

秋风送爽,偶有片片金叶似蝴蝶追逐嬉戏,在空中炫舞着优美的舞步缓缓飘向远方。

暖暖的阳光铺在身上,两匹白色的骏马,背上是一双年轻的男女。

男子身着白色的锦绣衣袍抛在前面,女子穿一袭湖水蓝罗裙,面蒙雪锦云纱,骑着白马落在后面不远处,面上是一脸不服输的倔强。

“我们去哪儿?”梦琉年转过头来问唐沫柒。

唐沫柒帅气的转过头,不理他。

哼,这厮的骑术居然这么好!

梦琉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多久了,他没有这么随意的潇洒,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奔驰。

他亦不曾想过,这居然是一个女子带给他的。

在他的意识中,女儿家应该是在深闺中刺绣、画画、谈情,鲜少抛头露面,不是他思想死板,而是这本是女子所应该做的事。

今时,他见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姑娘,一个既任性又可爱、让他哭笑不得的真女子!

唐沫柒被他的笑闪花了眼。

咳,不是她花痴。

自从遇到他以来,他给她的感觉就像那雪莲,清淡静雅,仿若不食人间烟火。更重要的是,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就算是笑,也是算计她之后的那种令人讨厌的坏笑。

他,从来没有笑的这么自然,这么随意,这么让人想留住这一瞬间的美好!

回过神来,她不禁在心里鄙视自己:唐沫柒,你犯什么花痴?不就笑的好看点吗,至于看傻了吗你?

不知不觉,他们远离了柒风寨,来到了一片苍穹的草原上。

夕阳余晖斜照在苍茫的大地上,远山雄浑,隐隐约约之间,云海翻涌,山峰的轮廓被夕阳勾勒出淡淡的金边。

他们并肩而立,眼前是一片浓浓的绿,绿得看不到尽头,仿佛一直延伸到天边。

“我从不知道,塞外的牧野竟然如此的辽阔,比之皇家猎场何止数倍!天地之阔,山河之壮,即便是帝家,也不可能尽揽囊中。”

看着雄壮的塞外美景,梦琉年发出感慨。

“是啊,我最爱这样壮观的景象,所以时常来这边小住几日!”

唐沫柒歪着脑袋,调皮的看着他。

“怎么样?我带你来的这个地方不错吧?”

梦琉年点头,“如此,多谢唐姑娘了!”

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向她道谢。

“走,今晚,我们就住在这边,我带你看看这周边!”

顺着唐沫柒扬鞭所指的方向,遥望远景,梦琉年不禁心驰神往,虽然他走过的地方无数,却从未见识如此壮阔如斯的美景。

猎猎长风,吹乱了他们的发丝,掀翻了他们的衣裳。然而,梦琉年却觉得此时的唐沫柒最为动人,让他有些移不开目光。

天色渐黑,他们策马一日,皆有点疲乏,索性去附近的牧民家中,正赶上牧人回家,妇人们煮好了香浓扑鼻的肉汤,盛上了热腾腾的羊奶。

他们这一对不速之客的到访,让热情淳朴的牧民万分高兴,拿出最好的酒肉来款待他们,将他们奉若上宾。

更何况,他们经常得到唐沫柒的救助,能招待她和她的朋友,自然是万分高兴的。

席间,唐沫柒悄悄问他:“怎么样?今天出来没亏了你吧?”

梦琉年似笑非笑:“娘子这话怎么说的,为夫自然很满意娘子为为夫安排的一切!”

梦琉年发现自己说话越来越无耻了,这种调笑的话,对着她,居然脱口而出!

唐沫柒气呼呼的鼓起小脸,圆嘟嘟的脸蛋让梦琉年忍禁不俊,不禁伸出修长的手指捣捣她的脸,那鼓鼓的小脸就好像气球一样扁了,惹得在场的人大笑不止。

晚餐便这样在笑声中愉快的度过。

餐后,他们俩并肩在月光下散步,唐沫柒将自己幼时顽皮事讲给他听,他并不置一词,可她知道他在听。

随后,唐沫柒发出感慨:“没想到,我们居然也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聊天!”

梦琉年笑了,笑的优雅,笑的唐沫柒的小心肝忍不住“扑通”的乱跳:“是啊,初见时,我便觉得这姑娘将来铁定嫁不出去!”

“哼,还说我呢!那日,我是真的感觉你像女的来着……长得这么好看,真是过分!”她忍不住辩道。

“姑娘,你知不知道将男子说成女子,那是侮辱!何况,容貌不是我可以选择的,若是可以,我也希望平凡一点,简单一点,更希望自由一点!”梦琉年负手站立在高丘上,眺望着京城的方向,周身被寂寥围裹着。

唐沫柒第一次发现,权倾天下的丞相大人,也不如表面那般风光。

她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有些事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去面对!我相信以丞相大人的能耐,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你的哦?”

梦琉年瞥了她一眼,“像个姑娘些!这么野,将来谁敢娶你?”

奇怪,他怎么那么容易在她面前显露真实的自己?

他又怎么会因为她淡淡的几句话,就将心中的无奈冲散的一干二净?

唐沫柒不在意的笑笑:“我这样有什么不好么?没人敢娶,那本姑娘只好将就你了!毕竟你可是本姑娘劫回来的压寨相公呢!”

“到时候,你就等着我来祸害吧!哈哈哈!”

他难得的翻了一白眼:“顽皮!”语气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宠溺。

“走吧!我们得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该回去了。”

“好!”

唐沫柒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夜之后,她和梦琉年再次走向水火不容!

柒风寨。

一个身穿将军服饰的人,在最前面大喝:“快将丞相大人交出来,否则,休怪本将军灭了你这山寨!”

唐衮衮一改平日儒雅形象,浑身透着肃杀,不愧是纵横绿林的前辈。

“将军若是有能耐,夷平我这山寨即可,又何必在那里危言耸听?”

“柒风寨建立二十多年来,统一三十六寨七十二联盟,何曾怕过谁?敢如此与老夫说此大话之人,将军倒是第一位?”

“看来,这位将军的本事可是不小,老夫若不领教,岂不失了身份!”

那人面色一凝,唐衮衮的名号,不管是朝廷还是整个绿林,皆是不可小觑的!听说,当年他徒手建立了山寨,一时名噪天下。那时候不叫柒风寨,而是瓦峰寨,后来因为疼爱女儿而将寨名改为现在的柒风寨。

三年前,他退位陪妻子浪迹江湖,将整个山寨交给女儿唐沫柒打理。

虎父无犬女,三年来,唐沫柒整顿了山寨的习气,巩固了各山寨的关系,让他们和睦相处。

不仅如此,由于唐沫柒长期救助周边的百姓,因而柒风寨在百姓心中不再是令人惧怕的山贼,而是让他们尊敬的英雄好汉。

所以,他此次的任务万分艰巨。

可是皇上下了死命,不救回丞相,让他提头来见!

“唐寨主,我等也并非不讲理之人,只要寨主放回丞相大人,末将可以在皇上面前替柒风寨美言,让你们不至于寨毁人亡……”

“这位将军好大的口气!想灭了柒风寨,我倒想知道你有没有那份本事!”

没错,说这话的正是唐沫柒。

在距离柒风寨三里之时,她便隐隐有不安,便快马加鞭感到,果然看到大军压境。

她转头看向一边神色安然的梦琉年:“是你引来的,对吗?”

虽然是问句,却是无比肯定的语气。

唐沫柒讽刺一笑:“我道丞相大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情致与我出去游玩,原来想趁虚而入。梦琉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梦琉年面色并无不妥:“别忘了,是你邀请我,并非我主动提出!”

“是,并非你主动提出,你只是通过小红她们将你的想法告知我给我,而我也真笨,居然还就上了你的当!”

是了,她原本没想带他出去的,是无意中听到小红她们的谈话。

“小姐之前不会这样不讲理的……”

“是啊,虽然梦公子是小姐带回来,可是这样困着他,连行动都不方便,真是为难梦公子了……”

“那我们一起去说说,让她放梦公子出去走走……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帮忙看着他的……我瞧着梦公子最近吃的不多,夜里似乎也睡不好,好担心哦……”

“哟,你这是看上梦公子了吧?”一个小丫头坏坏的问。

“哪有……”

唐沫柒把梦琉年抓回山寨,本来只是她的玩心,想过几天就放他走的,谁知道他总是说话激她,便将放他走的事情耽搁了。

唐沫柒觉得心里一阵堵得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就这般急着走?”

梦琉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却未解释什么:“你本就不该将我带进来!”

一句话,击破了唐沫柒所有的希望:你走吧!梦琉年,以后我们就当从未相识!”

唐沫柒头也不回的策马而去。

那位将军对着手下一使眼色,想趁机拿下唐沫柒,好威胁唐衮衮,已报刚刚羞辱之仇。

但他没想到,唐沫柒手中的长鞭一挥,那个偷袭之人便被甩在了百里之外,入耳的只是一声惨叫声。

“梦琉年,看好你的下属,否则本姑娘要你们来得回不得!”

梦琉年瞥了那将军一眼,后者瑟缩的后退了一步。

“回去!”

“可皇上说……”

“本官说回去……还需要本官再说第三遍吗?”

“末将不敢!”

唐沫柒站在房里看到的便是梦琉年头也不回的身影,心里好像空了!

梦琉年,你走的这般潇洒,这里当真没有值得你流恋的东西吗?

唐沫柒在心里骂道:梦琉年,你个王八蛋,再落到老娘手里,非扒了你的皮,将你大卸八块,再丢去喂狗。

彼时,在返程途中的梦琉年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他坐在马车内,无奈的一笑,怨念这么深的人,除了她,他不作第二人想。

他眼前浮现的是一个身穿湖水兰罗裙的女子骑在马背上的飒爽英姿,狡黠的笑,坏坏的得逞,令他不禁莞尔一笑。

随即想到她质疑他的神情,眉心不觉微蹙。

马车外的清风知道自家主子此刻心情不好,可若是能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会如此做。

爷肩负天下重任,万不可流连于儿女私情,这样对爷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爷,清风自知自作主张,惹恼了爷,可清风不后悔,清风如此做也是为了爷着想。”

“此时朝中局势混乱,呈三足鼎立的形势,爷若是在此时分心,对爷来说是十分不利的!清风不愿意看到爷因为一个女子而误了大事!”

梦琉年何尝不知,所以他没有罚他。

“本官并未怪你,只是……”

“算了,将连日来的事情告知本官吧!”

清风恭身回道:“太子知道您失了踪,急着派人追杀,此刻恐怕还在围剿‘爷’呢!”

“另外,时家似乎也不太安分。虽然皇上尽力压下您失踪一事,时家却还是知道了,并且暗中调动军队,似乎有所异变!”

“皇后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动静!”

梦琉年眉梢微抬,嘴角扯起一抹似笑非笑,“清风,你觉得,若是他们看到本官毫发无损的出现在朝堂上,他们会怎么想?”

清风不屑的说:“恐怕又是一个个的惊吓的跟什么似的!”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爷,璃悦公主离宫出走了!”

提高清悦,梦琉年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清风,告知钱将军,加快脚步,本官要在三日之内赶到京城!”

“是,属下遵命!”

柒风寨。

“柒柒,你真的非出去不可吗?”唐衮衮揽着妻子燕氏,担忧的问。

梦琉年离开了七日,柒柒闷闷不乐了七日,他不是看不出自家女儿情窦初开,只是感情这事,他也帮不上忙。何况,那人的身份如此显赫,柒儿……

唉!

眼下她这样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如何放心的下,让她独自出门?

唐沫柒其实没什么,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过是理清楚她的思绪。现在她想通了。虽然她借古人身体穿越,可总不能把自己像古人一样困在一个地方一辈子。

唐沫柒想出去走走,想去京城看看。

不是因为那个讨厌的梦琉年在京城,而是她想看看古代的大好山河。

唐沫柒昂首挺胸:“爹啊,我没事的,又不是被男人抛弃了,干么一副我没人要的表情?”

燕氏,唐沫柒的娘亲,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一身水绿色的贴身水靠,纤腰一束,乌溜溜的大眼晶光粲烂,闪烁如星,流波转盼,灵活之极,似乎单是一只眼睛便能说话一般,容颜秀丽,嘴角边似笑非笑。

“柒儿,娘亲可以让你出去,但是你要答应娘亲,无论如何,自己的安全为主!还有,顺道看看你哥去,他一个人在京城也不容易!祺儿也真是的,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燕氏柔柔的声音,却挡住了唐衮衮所有不舍的话语。

看着自家相公欲言又止,她使了个颜色,制止住了。

唐沫柒拜别了父母之后,便踏上前往京城的路。

“娘子,你为什么……”

燕氏瞥了他一眼,纤细的手指点点他的额头,娇嗔道:“平时见你那么聪明,这会儿怎么笨了?”

唐衮衮恍然大悟:“啊,你是说……”

“是了啊!相公,什么时候这么笨的啊?”她抛给他一个白眼。

“嘿嘿,娘子聪明就好,为夫笨一点没关系的!”唐衮衮配合的傻笑,那模样一整个妻奴啊。

“知道就好!”

“娘子,我们回房亲亲吧!”

官道上,唐沫柒尽情的奔驰,却在不远处听到了打斗声。

“主子,您先走!”一个穿着蓝色衣袍的男子将一个身负重伤的男子护在身后,想保护他离开。怎奈,对方人多势众,且个个武功高强,不多时,他也多处负伤,体力稍显不支。

唐沫柒本不想多管闲事,却在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庞时,翻身下马……

“姑娘是何人,竟敢阻扰我们的事?”

唐沫柒拍拍手上的鞭子,蔑视的瞧着他们,自怀中掏出一枚铜钱,“这枚铜钱落地之前,我保证这里除了我和他们,没有一个站着的,你信不信?”

那为首的黑衣人咒骂一句:“找死!”

一时之间,刀光闪闪,剑影横飞,杀气毕露,唐沫柒飘逸的身影好似一条闪电,所过之处黑衣人便是成片的倒地。

铜钱落地,为首的那个黑衣人一剑穿过肩胛骨,血流如注,一时疼痛难忍,倒在地上。

她从来没有杀过人,一时,还真下不去手杀他们!

“怎么?现在相信了吗?”

唐沫柒听到那边的呻吟声,急忙蹲下去探那个年轻公子的伤势,探过脉象之后,她诧异了:居然是三日断肠!

这种毒,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如今重出江湖,这是偶然的吗?

所幸,她和哥哥自小服食天山雪莲,对治疗毒物有奇效,只要喂她的血给他,毒性便可暂时压制,只是若想根治,还需找到解药。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厉害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一定要看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6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