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撞见自己的妹妹与夫君勾结,竟被推下冰冷湖水!

【免费小说】撞见自己的妹妹与夫君勾结,竟被推下冰冷湖水!
“你叫许哆哆吧,我知道你爹娘都过世了,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很害怕。不过你别怕,我是王大海,也是王爷的暗卫长。以后你就把府里就是你家,我就是你哥,好好照顾你的!”

看着面前这个比她高了一个头,身材壮硕,长相朴实,一脸憨厚,却满目怜惜,眼冒泪光,只差没咬着小手帕嘤嘤嘤的汉子,许哆哆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我不怕,真的。”

她叫许哆哆,一天前还是个八卦记者,为了拍到某小花旦为新戏爬上制作人床的照片,一不小心掉进下水道里。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许哆哆,却又不是原来的许哆哆了,准确的说,她穿越了。

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却因为穿着男装,被一个自称是她爹的好友当成了男的,并带到王府,成了暗卫。

在古代女人的束缚实在太多,既然没人发现,她也就乐得继续男扮女装了。当然,她绝对不承认自己女扮男装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同事洗澡,暗卫嘛,身材肯定杠杠的!想想就流口水了。

而面前这个哭得像个傻逼的汉子就是她未来的上司,暗卫长王大海。

目测……脑子有坑。

幸好这个脑子有坑的王大海并没有哭很久,约莫五分钟后,他就恢复了一张正经脸,对许哆哆道,“哆哆,虽然你爹是暗卫,为了保护王爷而死,但对于你能不能胜任暗卫一职,我还是要考验一下的。你爹轻功卓越,想来你也不弱,就试试轻功吧!”

没想到世上居然真有如此玄幻的功夫。

许哆哆眉角一跳,但还是照着王大海的话去做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并不觉得自己真的能飞起来,然而她不过是有了想要飞的念头,居然真的飞起来了!

“有刺客,快,抓住他!”许哆哆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一闪而过……

哇!好标准的倒三角身材,要是脸长得不错就更完美了。

“美男,我来了!”许哆哆调转方向,飞身向那个黑衣刺客扑去。

看着那一抹轻盈的灰色身影,其他的护卫都忘了追赶,“这个小兄弟,好俊的轻功啊!”小小年纪就能飞得这么漂亮,倒是让他们这些王府上的护卫自愧不如了。

许哆哆紧紧地跟在黑衣刺客身后,因为体力的消耗,刺客的速度开始变慢了,那些护卫早已赶不上两人的速度,此时还在空中飞的只有许哆哆和那个刺客而已。

许哆哆一阵欣喜,正要追上前去,原本往前飞的刺客忽然转过脸,虽然整张脸被黑布盖住,但裹在黑布底下的轮廓和他那双锐利的鹰眼还是让许哆哆发出感叹,这刺客果然长得不错!

手中有银光一闪而逝。

整个人已经陶醉在刺客的美貌里的许哆哆,并没有留意到刺客手中一闪而逝的银光,也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胸口已经被一根会使人麻痹的银针刺入。

“唔?”直到一阵麻麻的感觉自心口蔓延开来,许哆哆才注意到胸口的银针,但此刻,在空中飞翔自如的她已经直挺挺地从空中栽了下去……

“嗷!”不是预想中坚硬的地面,自己身体已经被温水包围,许哆哆诧异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掉进一个露天浴池里,而她的对面,半躺着一个五官完美到了极点的男人。

看着那两片性感的唇,脖子上凸起的喉结,还有结实的胸膛下,若隐若现的八块巧克力腹肌,许哆哆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帅哥,来一发吗?”

帅哥同意了许哆哆的决定,然后将她压到床上,干了个爽。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美男用余光撇了许哆哆一眼,温柔地提起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往墙外一丢!

再之后,许哆哆便化作一道抛物线,在王大海面前栽了个大坑。

“哆哆小弟,你怎么样了?没事吧?”王大海关切的声音在头顶传来,接着,许哆哆就像拔萝卜一样,被王大海从大坑里拔出来。

许哆哆一把抹去脸上的血,“我觉得我还能再战五百年。”只要有帅哥!

“那我们来进行下一个考核,试试你的武艺。”

“好!”这一声,许哆哆喊得特豪气,特爽快。作为一个可以飞檐走壁的少女,她觉得自己的武功应该也棒棒哒。

不过很快的,她就被自己的想法给打脸了。

看着王大海两眼泪光地跑到自己身边,再度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再眼泪汪汪地问,“哆哆小弟,你没事吧?刚刚怎么不躲开啊。”

许哆哆被踹了一脸血,她倒是想躲,但尼玛躲不开啊!“我想,我大概不会武功。”

不知道王大海又脑补了什么,这下哭得更惨烈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以后你就跟着哥混,哥教你武功!”

遇上一个脑补帝,我们都没有错,看他已经哭湿了一条手帕,许哆哆又默默给他送上第二条。

之后,王大海果然依言教她练功了。

王大海是用刀的,一套刀法耍下来,如行云流水一般,还挺好看的。

“再来一遍!”

王大海又耍了一遍,接着,是第二遍,第三遍,整整十遍后,他终于感知到了那么一点不对劲,“哆哆小弟,你看明白了吗?”

她能说她看得眼花缭乱吗?

看着王大海殷切的眼神,许哆哆真没好意思说。

于是她默默地抬起头,保持四十五度角明媚忧伤地仰望天空的姿势,朗声道,“我感悟到了人生的真谛!在这个浩瀚的宇宙里,我们人类不过是微小的尘埃。正如同莎士比亚所说的:Tobe,ornottobe-thatisthequestion!”

王大海茫然地挠头,“虽然不太能听懂,但哆哆小弟,你的悟性很不错啊。这样吧,我把刀谱送给你,你仔细研究研究啊。”

“谢谢王大哥,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这本刀谱还是我自己画的呢,你先看着,看不懂再来问我。”对上许哆哆亮晶晶的小眼神,王大海这个憨厚的汉子不免有些脸红。

“哇,王大哥真厉害,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王大海走后,许哆哆一翻开刀谱,整个人就崩溃了,王大海,王大哥,王大神,王巨巨,像你这种灵魂画手不去参加“你来画画我来猜”简直太可惜了好吗?

他在哪队哪队必输啊。

这操蛋的火柴人,这销魂的动作,能看懂的都是神!

不过,秉承着为了不打击王大海自信的原则,许哆哆觉得自己明天见到他的时候,还是给他多背几句莎士比亚的名言好了……

日子依旧平静,但许哆哆却再没有见过那个让她惊为天人的美男子,甚至,连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刺客也没再出现过。

“美男在哪里啊,美男在哪里,美男在哪我找不到的山旮旯里……哎,没有美男,没有八卦的日子,好无聊啊!”

“哆哆小弟!”

外头传来的一声吼,吓了许哆哆一跳,反应过来是谁后,她的一张嫩脸便皱成了苦瓜。王大海一来,就表示自己又要背莎士比亚了。

不情不愿地起身去开门,却发现王大海的表情似乎比过去见到的每一次都要严肃,弄得她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了。

“王……大哥?”

“不,你今天应该叫我暗卫长,许暗卫。”

“暗卫长,你有事吗?”我去,现在来装严肃了,刚刚叫她“哆哆小弟”的人是鬼吗?

“你来王府报道也有一个月了,府上有规定,但凡新暗卫来到府上一个月后,都要开始接受任务,而你今日到府上也满一个月了,我决定交给你第一个任务。”

任务?暗卫的任务……不就是收集八卦吗?

收集八卦可比背莎士比亚强多了。

“暗卫长,您就放心将任务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你……真的可以?”王大海一脸怀疑。许哆哆什么水平他现在是一清二楚,她一点武功都不会,能胜任吗?

“相信我,可以的!”

“好吧,那给你七日,去收集孙侍郎的情报,记住,情报要巨细无遗。这是孙侍郎府上的地图和信号弹。”到底还是担心她,王大海又叮嘱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

不就是收集八卦吗?作为一个娱记,作为一个优秀的娱记,作为一个敢走阴沟,敢爬围墙,还拥有不输给柯南的洞察力的娱记,不过是收集点孙尚书的八卦,都是毛毛雨啦。

许哆哆自信一笑,人已经飞出了王府……

幸而手中的地图和孙侍郎的画像都不是灵魂画手王大海的杰作,她靠着地图,顺利越上孙府卧房的屋顶上。

悄悄揭开一块瓦片,许哆哆就看到了一幅有味道的画面。

作为一个资深狗仔,有怪癖的明星她偷看过不少,但这种一边抠脚一边吃饭,还时不时发出一声舒服低吟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孙侍郎喜欢一边吃饭一边抠脚。”许哆哆用自己的小本本将这个秘密记下后就转移了阵地。

没办法,刚刚那种有味道的画面太影响食欲了。

一个晚上的功夫,她已经将孙侍郎的八卦了解得七七八八了,看着小本本上满当当的的狗爬体,许哆哆特别有成就感。

当黑暗一点点地被光芒驱散时,许哆哆已经回到了王府。

“暗卫长,这是你要的八卦,啊,不,是情报!”许哆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收集到的八卦交给王大海。

“这,这么快?”王大海看着许哆哆送上来的小本本,震惊得嘴巴都打结了。难道,他之前是小看许哆哆了?看着一本厚厚的,许哆哆收集到的资料不少啊。

或许,他不应该将许哆哆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像他这么年轻有为的少年,就应该放开双手,任他飞翔,下次,自己还是直接给他发布最高等级的任务好了。王大海抱着这样的念头,慢慢翻开了第一页……

“扒一扒我朝第一美大叔孙侍郎背后的秘密。孙侍郎,原本孙宇,年38,外形斯文,勉强算俊美,素有师奶杀手之称。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位孙侍郎居然有一边抠脚一遍吃饭的爱好。孙侍郎有一个正妻,八个小妾,最爱的,却是隔壁老王家那个徐娘半老的正妻,书房里全是这个女子的画像,我想,这大概就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

念了一小段之后,王大海的脸色已经有红变紫,再由紫变绿,他哆嗦着双唇问,“许哆哆,你收集的这是什么?”

“情报啊。”当然,也可以叫做八卦。

“这是我要的吗?”

“这很详细啊,不对吗?”要在现代,这些内容随便找一个都能上头条啊!

噗!王大海一口血吐到地上,他想,自己要是哪天挂了,一定是被许哆哆给气的。

许哆哆被关禁闭了,整整三天。

王大海将她关进去那天说了,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许哆哆冤啊,她收集到的八卦这么精彩,这么有爆点,怎么就还被嫌弃了呢?看来,脑回路不同,果然是没有办法沟通的。

她叼起一根稻草,放在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嚼着,虽然只有三天,但没有美男没有八卦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要不……试试装病吧?

这个想法刚冒头,许哆哆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瞬间袭来的疼痛让她整个人几乎晕厥过去。

闭上眼的瞬间,大一堆零碎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巨大的信息量,撑得她的脑袋比心脏更想要爆炸。

许哆哆努力梳理这些不属于她,却属于这具身子原主的记忆,可梳理着梳理着,她却发现这个世界更加玄幻了。

她的父亲的确是沈晏的暗卫没错,可她的母亲居然是一只九尾狐妖!为了报恩嫁给她的父亲,然后生下她这个半妖体。

透过记忆,许哆哆发现她现在这个身体一旦受到强烈的刺激,就会变成会露出狐狸耳朵或者是尾巴,而九尾狐母亲也曾经告诉过她,半妖体很脆弱,不能修习武术,也不能修习法术。并且,若是在十六岁之前不找到一个身长八尺,并且有八块腹肌,长得还比妖精更完美的男人交合,吸取他的阳气,就会心绞痛而死。

然而,许哆哆还来不及吐槽那狐狸精也是颜控,就悲催地发现,她还有三个月就十六了……

三天后,王大海将她放出来了,看到许哆哆苍白的脸色,也是心疼,便又给了她几天假。

得到了假期,许哆哆却是一秒都不敢休息,若是再不赶紧找到个绝世美男,将他推倒,自己就要挂了,天大地大,还是小命最大。

许哆哆一跃就上了屋顶,她记得,自己当初就是在这个方向遇到帅哥的。顺着记忆中的方向飞去,可心脏部位传来的绞痛再次让许哆哆苍白了脸,她捂住自己的心口,再一次从空中跌了下去……

“啊!”

又是一声尖叫,不过这一次,声音却不是从许哆哆嘴里发出来的。

身下坐着的地方不似土地的坚硬,反而软软的,嫩嫩的,还有一股刺鼻的香粉味,好像是女性的身体。

恩?身体?

许哆哆睁开眼,却恰巧对上了一双灿若寒星的眸子,顺着这双眼睛往下看,是直挺的鼻梁,是性感的双唇。

再往下,是结实的胸肌,还有完全展露在许哆哆面前,不再若隐若现的八块腹肌。顺着两条流畅的人鱼线往下……

哇塞,这尺寸,是欧美的size吧?

许哆哆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热,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要从里面流出来了。

滴答,一滴鼻血滴到了美男子的腹肌上。

痴汉许哆哆也在这一刻回过神来,一个裸男,一个裸女,两人是在做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吧?不过……似乎被她打扰了?

看着美男子眸子里隐隐外冒的怒气,许哆哆嘿嘿一笑,“帅哥,真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们在爱爱,打扰了。不过你的炮友已经被我砸晕了,不介意的话我陪你来一发吧?”

下一刻,许哆哆再次化作一道抛物线,眼睁睁地看着美男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真不幸,许哆哆又在地上砸出了一道坑,但幸运的是,她又一次掉到王大海面前。

“哆哆小弟,你是在练铁头功吧?”同样的意外一般不会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两次,王大海将许哆哆拔出来后,百分百确定,这个深藏不露,只能看见一脸血的少年,一定是再练铁头功,“不过哥跟你说,下次再没练成之前最好做点防护措施,不然容易伤着脑袋。”

真是碉堡了,这状态,一看就是被人丢出来的好吗。

自从以为她在练习铁头功后,王大海对她的要求有了明显提高,她接到的第二个任务,居然是去皇宫里观察太子一举一动,时间不长,也就三天而已。

接过王大海一脸嘤嘤嘤地给她送来的地图,许哆哆已经越出王府,往皇宫的方向飞去。

王府虽然距离皇宫有点远,但开了外挂的许哆哆速度依然飞快,没多久的功夫就已经在皇宫内找到一处落脚地。

悠哉悠哉地打开地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几十公里的辛苦奔波化作草泥马,在她脑海中呼啸而过,然后碎成千万个小碎片,一颗颗刺在她的心里,明明心绞痛没有发作,她却疼得俏脸发白,一口血含在喉口喷不出咽不下……

现在的她距离太子仅有一个宫殿的距离,可这短短的距离,却让他们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噢漏,看着地图上时而粗狂,时而细腻的画风,即便是著名的抽象派画家‘蒙德外闹’也要对他甘拜下风啊。

如果老天爷再给许哆哆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对王大海说:作为一个灵魂画手,请你千万不要画地图,好吗?

不知道太子的寝宫在哪里,许哆哆只能一间间地找。

要说这个时代令许哆哆最不爽的地方在哪,那就首选这该死的‘独栋别墅’,还是附带菜园花园的那种。

古代人少,稍微有钱点的,人人都有田有地,还是面积特别大的那种。她平日在王府里找那个美男都要绕上十几分钟,更何况是皇宫。

在外围绕了好几圈,许哆哆总算看到个叫做朱雀门的大门。

正准备飞下去,却听到里头传来了吵闹声。

“你不能走!”

“不,我一定要走!”

“你真的不能走啊。”

“我一定要走啊,为了我的梦想,为了我的幸福!”

好一出虐恋情深的年度大戏!

许哆哆低头往下看,便看到一个宫女跟一个太监拉拉扯扯的,那太监哭丧着脸,死活不让宫女离开。

同为“偷渡者”,许哆哆对她不禁产生了点惺惺相惜的情感,于是,许哆哆纵身一跃,好巧不巧的,吧唧一下踩在那缠着宫女的小太监的脑袋上。

这么一脚下去,小太监彻底晕了,许哆哆站在宫女面前,露出个自以为十分友善的笑,“嗨,美女,你知道太子的寝宫怎么走吗?”

“是你救了我吗?”小宫女红红脸,星星眼。

她踩晕了这个太监,应该算吧?

许哆哆点头,下一秒,就被小宫女扑到身上,一把抱住,“相公,以后人家就是你的人了!”

卧槽,我不搞蕾丝边的!

许哆哆死命地将人往外推,偏偏这小宫女看着身板跟她差不多,还柔柔弱弱的,力气却奇大无比,楞她换便各种姿势,也无法将人从自己身边推开。

“妹子,我们打个商量好么?”

小宫女含(厚)羞(颜)带(无)怯(耻)地给她送来一筐秋天的菠菜,“相公,请叫我娘子。”

许哆哆默默地对着苍天比了个中指,看着她气力值比我高的份上,姐就勉强忍了。

“那你能先别抱着我的腿么?”拖着这么个巨大的腿部挂件她还做个球任务啊!

“叫我娘子我就放开。”

许哆哆天塌脸,“娘子。”

“大声点,人家听不见嘛。”

“娘子!”

“哎,相公我在!你要去哪里人家都跟着你,让我们一生一世不分离。”小宫女的确没抱着她的腿了,但她的腰部却紧紧扣上一双细腻的手,“让我们一起携手天涯,像女娲和伏羲大神一样创造出美好的新世界!”

呵呵哒,创造新世界?是创造小泥人吧。

“相公,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回家。”

“那么快?相公,可是我没给咱爹娘买见面礼啊。”

面对一个比她更加厚颜无耻的女子,许哆哆已经无力吐槽,当务之急,是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赶紧将人甩掉。

想着,许哆哆已经转过身,满目深情,却又隐而不发,“姑娘,其实,我不是不想娶你,而是我们并不合适!”

假惺惺地挤出两滴眼泪,许哆哆将自己“悲惨离奇”的身世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对方,“姑娘,对不起,我身份卑微,又只是王爷身边一个连自由都没有的小小侍从,我真的配不上你啊。”

许哆哆一番话说得声泪俱下,偶尔抬起眼来偷瞄到小宫女含泪的双目,她就知道,自己成功骗到她了。

许哆哆整准备推开她离去,却不想,自己反而被她抱得更紧了!

“早说你是沈晏哥哥的侍从嘛,没关系,虽然沈晏哥哥很早就封王,不住在皇宫里。但我可是公主诶,他的亲妹子,有我在,他一定不会拒绝的!取消奴籍这种事就交给本公主去办吧,到时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做我驸马了。”

看着小宫女,哦,不,看着小公举眉飞色舞的脸,许哆哆想吞下一百颗后悔药。

然而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可悲的许哆哆只能拖着这个巨大的腰部挂件回了王府。

第一次不翻墙不走后门,而是从大门走进去,感觉还真有点小新奇呢!

其实……并不。

“公主,我能先去拉个粑粑吗?”

“我跟你一起!”

“咳咳,那什么,公主,我们男女有别啊。”

“哦,我忘记了嘛,那你记得带草纸哦。”小公举低下头,一张小俏脸红成了大苹果。

许哆哆看她不再缠着自己,赶紧拍拍屁股,开溜!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撞见自己的妹妹与夫君勾结,竟被推下冰冷湖水!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74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