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一场大病高考落榜,没想到竟让我逆袭…

【精品小说】一场大病高考落榜,没想到竟让我逆袭...
龙飞看着他如今变成了一只龙,心里震撼:“靠,不会吧,我怎么就成了一只龙了呢?”

龙飞心里憋屈,若不是他无意中在地摊上一时好奇而买到这只形状似葫芦的非金非玉的东西,他也不会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现在他还变成了一只中国传说中的龙,他心里说不难过那是骗人。

看着现在这么个模样,虾眼、鹿角、牛嘴、狗鼻、鲶须、狮鬃、蛇尾、鱼鳞、鹰爪、九种动物合而为一之九不像之形象。

从审美角度来看,龙飞还是觉得不错,不像西方那样丑陋,形如大蜥蜴要好得多。如此一想,心里的郁闷之情也一扫而空。心里也有些庆幸,毕竟他是一个华夏人,心里对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而自豪。

如今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四处都是广袤的原始森林,而且他还变成了传说中只有中国才具有的龙,他已经很欣慰了,若是变成一只西方的大蜥蜴,他估计要挥刀自刎。

正当龙飞仔细打量自己这一身的造型,突然一股强大的信息从脑部传来,龙飞感觉自己的头似乎要爆裂开来,痛入骨髓,犹如针扎。

如此庞大的信息量,使得龙飞昏阙了过去。

待龙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看着天空中悬挂的月亮,又大又圆,形如大簸箕,比地球上的月亮要大好多倍不止。

龙飞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不是地球的一个地方,不过龙飞在昏死过去的时候,接受到先前脑里突然传来的信息,知道自己因为一时好奇,滴了滴血在炼妖壶上,使得炼妖壶才把他带到这儿来着。

知道了前因后果后,龙飞一阵苦笑:“所谓好奇心害死人。”若不是他看着买来的这个炼妖壶,由于非金非玉,才使得他想象着可能是个什么宝贝也说不定,也许会是传说中的仙家法宝。

看多了网络上的诸多小说,一时鬼迷心窍,所以他才用针在手指上破了个洞,谁知炼妖壶在他滴落第一滴血后,好似像个无底洞似的,不停的吸食着他身体里的血液,由于大量的失血过多,才使他昏厥过去的时候,无意之中启动了身体里的龙晶。

因龙飞无法承受龙晶里传来的龙元力,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之际,炼妖壶突然破开时空把他带到了这个地方而来。鉴于龙元力之故,才使得他变成了龙的形态。

不过知道了这些缘故后,龙飞心情开朗了起来,从先前得到的信息,他知道只要他修炼龙晶里传来的那套功法《神龙诀》第二层后,便可从新化为人身。

令人有些可惜,如今从炼妖壶里他也得到了一套比起《神龙诀》更加高级的功法《九变玄功》,这套功法很特别,必须是人形才可修炼,而《神龙诀》主要是炼体,而《九变玄功》则是炼神之法,若是两相结合,则是一套完美组合。

虽说得到了两套功法,可是在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熟人都没有一个,心里还是有些惆怅。看着天空中的月亮,龙飞一阵苦笑,也许自己可能真的回不去了。还得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若是来到恐龙时代,没有人,有的只是些没有任何语言交流的时代,不知道自己这一生该如何度过。

“哎!难道叫自己想找个雌性动物来做老婆方可,若是那样的话,还不如打光棍好了。”龙飞想到这里,心里还是希望不会是这样一个时代,否则他宁可撞墙而死。

心情时好时坏的他来说,若是有人在旁的话绝对会说:这个人绝对是个疯子,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又莫名其妙的怒吼。

龙飞环视着周围的草木,随即又看看自己这身造型;也知道,即使让人看到,也会把他当成是只兽在发泄而已。谁又知道其实他还是人,只不过人的魂,龙的身而已。

似嗔似喜一会儿后,龙飞才算是冷静了下来,思考着今后的人生,现在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但是,他还是希望是个有着人类的地方,那么在他修炼的人形后,还有着奋斗的目标。若外面也全是些怪兽,那么他即使修炼成了人,也还是他一个人活着,那么孤独寂寞在所难免。

不论怎样,在龙飞他自己想来还是要先把《神龙诀》修炼到第二层后化成人形再说。想到这里,龙飞静静的活动,并打量一下现在这个身躯,熟悉一下,感受着这个身躯所带来的强大力量。

龙飞抬起前爪挠了挠耳,开始修炼起《神龙诀》。紧闭着眼,排除一切杂念,一会儿后,他才感觉到外面的灵气微微的进入到身躯里,迎着经脉缓缓的运转起来。

龙飞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直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感受着温和的阳光,清新的空气,让人耳目一清。龙飞随即查看了下体内,看到腹中有着一颗米粒那么大的一颗白色的东西,正静静的待在体内,龙飞心里一阵心喜,直到这时,他知道他修炼的《神龙诀》第一层已经入门了,只要这颗米粒大的白色珠子修炼到鹅卵石那么大的时候,然后再加把劲,修炼到紫色,即第一层功法的后阶他便可进入到第二层,即化形阶段。

人一旦有了目标后,做起事情来可是倍儿起劲。当然有目标是件好事,但是也不可能忘了吃不是,毕竟现在龙飞还没有大到辟谷阶段,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听着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后,龙飞也只有放下继续修炼的想法,还是先安慰好肚子再说,这样做起事来方可静心有劲。想到这里,龙飞眨巴了下眼睛,开始往前面的森林里走去。

说真的,龙飞有些奇怪,为什么他周围没有见到一只动物,使他感到惊讶,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由于刚刚到这儿,使得周围的动物感受到一股强大而无形的威压,而令周围的动物都远离他而去。若是他知道周围的动物是因为他刚来到这个世界后,由于强大能量的波动,而对周围的产生的威压,使得周围的动物都往别处迁移,不知道他又做何感想。

龙飞跨进森林后,看着周围的参天巨树,恐怕有着几千年的岁月。否则也不会长到这么大,龙飞边看边寻找可吃的东西,虽然没有看到任何可食的动物,但是蘑菇,果子倒是很多。

龙飞也不做他想,看着满地的蘑菇,和挂满枝头的苹果后,心里的担心也落了下来。毕竟现在他没有看到任何动物,但是还是有可食之物不是。

龙飞来到一棵快要垂地的苹果,随即伸长着脖子,张开龙嘴不停的啃咬起来,享受着一股股甜蜜的果汁流进喉咙,啃咬得更加的卖力。不过有点让龙飞有些不爽的是,每次都做出人类的动作,但是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让龙飞有些不习惯。毕竟他做人都已经做了二十多个年头了,如今要像动物一样,确实有些不大习惯。

龙飞吃饱后,又用前爪摘了些果子,随即发现自己不能带走,让龙飞一阵郁闷。龙飞有着人类的思维,想了个办法,他直接用他锋利的龙爪搬断一只果树,直接拖着这枝果树带到他原来待的地方去。

龙飞边走边发出郁闷的声音,似乎对这种携带的方式表示强烈的不满。然而他的抗议还是无效,毕竟他得生活,他要吃,否则是会死的。

龙飞回到原地,把苹果树枝往地上一扔,郁闷的吼道:“妈的,真不是人干的活儿。何时才是个头啊,老天,盘古大神,耶稣大妈,混蛋如来,我命好苦啊!”

龙飞这话,说的好像他像个圣人似的,其实他也不想想,在地球的日子,他好歹还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家伙,可是这家伙毕业后,还是义无反顾的从事了黑道。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一个标准的超级流氓。在大学里的日子被他祸害的女子还少吗?

不过这家伙毕业后,认为自己的民族是世界上最高贵的民族,所以对待起其他外国人都是以高贵血统自居。看着自己的国家那些像狗一样的摇尾乞怜,他的心里就一阵悲哀。

在对待女人上,他是有区别的,对待自己本国的女人,他绝对是好的不得了,但是对待外国妞来说,简直像对待奴隶一样。

龙飞现在来到了这么一个未知的地方,他的一切梦想也成为泡影,如今还得为怎样变回人来而奋斗。龙飞轻轻的叹了口气:“老子也没有放下什么大罪啊!不就是杀了一些祸害国人的外国佬吗?有必要把我打回原形,还好自己变的还是龙,一只骄傲的龙。也没有丢民族的脸。”

龙飞连着几十天都在忙着修炼《神龙诀》,一心想早点儿幻化成人后好走出这片森林,可是《神龙诀》可不是那么好修炼的,接着的几天他也只是把《神龙诀》给修炼到了第一层入门初阶巩固期,现在他算是明白过来。要想修炼好《神龙诀》到第二层,恐怕没有个几年恐怕不行。

想到这里,龙飞反而不担心,知道有希望就好,现在他也不是着急的时候。这十多天他可是光吃着周围的果子,他的嘴都快淡出个鸟来。

正想着到森林深处去打只野味来慰劳一下自己的肚子,看着自己虽然变成了龙,可是按照《神龙诀》里面的阶绍,虽然他也是龙,但是与真正的龙比起来,他可是弱得太多,不是一星半点。

人变龙,在先天上就有着不足,龙晶只能让他变成一只刚出世的小幼龙,根本不可能做到腾云驾雾这般的神通,只能靠他自己一点点的修炼,方可展示出龙本身所具有的神通。

况且这《神龙诀》也是为他这类人所准备,而真正的龙,他们修炼的却是《祖龙决》。所谓龙的传人也是源于此因,不过到了他的那个年代,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的了解这么一个秘辛。

龙飞知道了这些又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得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求生存,扭动着自己的龙身,快速的奔进森林里前去觅食。

龙飞这么急着往森林深处去探寻,主因还是他想探查一下这个广袤的森林究竟有多大,二来他想看一看这个地方有没有人类的足迹。随着这十多天的修炼,焦躁的心思也随之而去,他到变得随意起来。

在他进入到二十多里地之后,终于让他感受到动物的足迹,龙飞心里开始谨慎起来,这段时间他可没白白修炼,功力没有多大进展,但灵识可是大涨,方圆百米内都在他灵识监控的范围内。

龙飞虽然自我感觉已经很谨慎了,可是还是中了招儿,正当他进入到一颗不知名的参天巨树后,准备巡视一下有没有什么动物类的足迹行踪,突然感到后面有着不同寻常的风声,龙飞本能的往巨树后面一躲。

巨树咔嚓一声,几围粗的巨树就这样被折断,还好龙飞机灵,躲过巨树像自己方向的倾倒。龙飞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暗暗的呼了口气:“还好,小爷反应够快,否则小命不保。”

两百米处的一只黑色的巨狼蓝蓝的眼睛中露出了惊讶之色,龙飞能躲过它的偷袭,令巨狼很是意外,向来它这招百发百中的风刃,从未失过手,今天既然在这么一个从未见过的家伙身上失了效。

龙飞也反应过来,见后面正有一只三米多高的黑色巨狼眼睛骇然的看着他,眼中露出不信的之色,龙飞心里也不好受,显然也被这么一个大家伙给震撼,在地球上他从未见过有这么大的一只狼,而且还会发动远程攻击,这确实超出了他的认知,不过龙飞一想,他自己现在不是也变成了一只龙了不是,这样一想,心里一阵轻松。

不可发生的事情在他身上都发生,那么看着这么一只巨狼,他也随之明白,这样的奇事也不见多怪。但是龙飞心里还是很郁闷,人家能发出远程攻击,可是他现在还是一只小幼龙,还不能使用一些道术。只能进行肉搏。他对现在的肉身可是很自信,龙身确实很坚硬,若是放在地球上,用导弹直接往他身上招呼,估计他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一向自我标榜为高贵的生命体,他有些愤怒,被一只畜生给偷袭,而且还是在他防范之下被偷袭,让龙飞有些难以接受。心中暗骂:“咪咪糕的,既然被一只畜生给偷袭得这么狼狈,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龙飞边暗骂边矫健的移动着龙躯,不停的穿插到参天巨树后面,以防巨狼的攻击。巨狼见龙飞这么一只古怪的小怪兽不停的移动,显然是在防备着它的风刃攻击,也愤怒起来。

巨狼发出一声怒吼,往着龙飞所躲避之地,连着发出数道风刃,龙飞边躲边观察周围的地形,现在龙飞算是看清了巨狼是如何发射风刃来着,看着巨狼向着他不停的从嘴里吐出一道道风刃,犹如一把锋利的蓝色刀刃直直向他飞来。

龙飞现在虽显狼狈,心里感到庆幸。若不是他灵识敏锐,恐怕凭借着刚才的几道风刃,他就得到地府报到。

面对着死亡的威胁,龙飞也激起了龙本身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尊严,龙可杀不可辱。这是龙本身的特性,龙飞当然也是受到这种本能的影响。

龙飞虽然狼狈,但是却在不停的接近着巨狼两者之间的距离,巨狼也发现了这点,于是巨狼在这片森林,这片他的地盘上,既然有不怕死的小爬虫敢到它这儿来撒野,看着龙飞不停的接近,知道龙飞是想与他进行近身肉搏。

从未见敌手的家伙,它也想看看到底眼前的这个家伙有多大的本事,它堂堂一只圣兽如何会怕了这么一只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的家伙。

龙飞看着巨狼轻蔑的眼神,龙飞知道巨狼也明白了他的意图,显然是在给他一次肉搏的机会,龙飞有些搞不懂,怎么这畜生会有这这么高的智慧,真是让他难以相信这是事实。

龙飞看着巨狼如此的蔑视,有些暴怒,难道老子在它眼中就是小爬虫吗?不过看看如今他不过半米来高,跟这只巨狼比起来确实像只小爬虫。这么充满着智慧的眼神,龙飞在巨狼的身上见到了。

他虽然暴怒,但是也知道这是一只不同寻常的一只畜生,这是一只不比人类差的智商,必须把它与他同等智慧来看待,否则必阴沟里翻船不可。

当他们相距五十米的距离后,龙飞与巨狼对峙了起来。还未等龙飞开口,巨狼率先开始发出兽语询问:“小怪兽,你为何要进入到本魔狼的地盘,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魔兽一族的规矩吗?虽然看着你没有任何的魔力,但是本魔狼看在你虽然没有任何的魔力,但是还有着跟本魔狼战斗的勇气,本魔狼放过你这次的初犯。快快退出本魔狼的地盘,本魔狼可以既往不咎。”

魔狼开始在龙飞进入到它的地盘后,没有查探出龙飞的深浅,所以采取了偷袭的方式,虽然它现在已经是圣兽来着,但是一向谨慎的它,还是采取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偷袭。先前以为只是小怪兽可能是一只比他还要高的怪兽,如今见龙飞躲避,却不会发起任何的魔法攻击,所以魔狼才放下心来让龙飞接近。

当魔狼发出兽语的时候,龙飞识海里的炼妖壶突然运转了一下后,龙飞便可清晰的懂得了这种兽语,龙飞见魔狼发话,也不再急着对魔狼进行攻击,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搞清楚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人类。

“本人龙飞,请问魔狼兄,这儿是什么地方,如何才能走出这片森林?”龙飞是想问一问这个地方到底是属于什么世界,叫什么名字,毕竟他初来乍到。不了解清楚,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魔狼见龙飞这么一问,心里有些不快,要知道它可是堂堂的一只圣兽,能格外开恩,这已经是它最大的极限了,谁知眼前这个小爬虫,不当没有一点规矩,还向它打听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这让魔狼误会这只小爬虫可能是一只白痴,哪有在这个魔兽森林里,会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难道它的爹妈没有告诉他这些事情吗?况且即使没有告诉他,但是也可以从魔兽一族的传承记忆里可以了解到不是。

从龙飞问出的话来,让魔狼有些迷惑,不过从魔狼的传承记忆里,魔兽一族确实没有长得像龙飞这么一个小怪物的摸样。不过在这个世界除了龙族不是魔兽一族之外,兽类都统称魔兽族,怎么这个家伙会不知道,而且它的传承记忆里也没有龙飞这样的一个族类。

龙飞见魔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心里一想:“好!既然你不回答小爷的问题,那么小爷就打到你回答为止。”还未等魔狼反应过来,龙飞突然发起了攻击,在龙飞的人生里,还没有一个怕字,而且现在他还继承了龙的高傲性格,既然你不给面子,那么小爷也不给你任何的面子。

魔狼想不到龙飞会突然向它率先发起攻击,有些出人预料。不过当龙飞的龙爪撕破它的腿之后,开始重视起这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家伙。

堂堂的圣兽,身体的强硬也会被这么一个小怪物给撕破。一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家伙,爪子却这么的锋利,魔狼感受腿部传来撕裂的痛后,一声狼嚎,与龙飞这只小怪兽开始进行搏斗起来。

龙飞却不会太傻,一击即散,不停的迂回,充分的利用自己本身小巧灵活的优势不停的往魔狼庞大的身躯上招呼,招招攻击的都是魔狼的要害。根本没有给魔狼任何一次脱离开他攻击的距离,紧紧的粘着魔狼,使得魔狼根本发挥不出它真正的优势,以己之短公敌之长。

两只一大一小的魔兽不停的厮打,而魔狼有些愤怒,就是它现在有力而无处使,而龙飞确实充分发挥了他自己的长处,锋利的龙爪在魔狼的身上招呼,使得魔狼如今伤痕累累。

看着魔狼就要快脱离他攻击的范围后,龙飞体会到他现在着身躯的强悍程度,刚才他一不小心,被魔狼在他的身上爪了一下,但是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让他知道他现在这个身躯有多强悍。对魔狼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大抵有了个了解,这魔狼的力量即使是块钢板让它攻击,恐怕也会被它像切豆腐般切开。

魔狼现在确实有些后悔它刚才有些托大,让这么一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家伙接近,而且一个没有任何魔力的小怪物,身躯的强悍程度恐怕比龙族还更高一筹,且这个小怪物的爪子可是锋利无比,像它这么强悍的身躯,在小怪物的爪子下,也轻易的被撕开一道道口子。

在遭到它全力的一击后,眼看便可脱离这个小怪物的攻击范围,谁知这个小怪物疯狂的像它的脖颈处攻击,两只前爪紧紧的箍着,硬生生的把它这么庞大的身躯给扳倒地上,爪子却不停的击打着它的全身各处要害。

魔狼被龙飞暴打了一顿后,龙飞突然松开魔狼的脖颈,待魔狼站起来的时候,龙飞突然一摆龙尾,向魔狼击去,魔狼被龙飞一个龙摆尾给倒飞出去。

看着魔狼飞出去的庞大身躯,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被它庞大的身躯给折断,看着远处半死不活的魔狼,龙飞嘿嘿的冷笑道:“叫你不说,不就是问你一些问题吗?丫的,还给小爷我摆起谱来。这不是找死吗?”

龙飞边说边向魔狼走去,来到魔狼身边,前爪轻轻的拍了下快要半死的魔狼,嘿嘿的笑道:“小魔狼,现在是不是很爽,先前问你一些问题,你不说,现在小爷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小爷的问题。否则小爷就把你拿来烧吃了,反正小爷这段时间可是没有见到肉腥味了。”

说着,龙飞还满嘴的口水,吧嗒吧嗒的砸了几下,害得魔狼浑身一阵颤抖。魔狼现在确实有些怕,这个家伙可不是善主。决不能怀疑他所说的话,在魔兽一族里,本身就是以实力为尊,在见识到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后,魔狼根本就没有升起任何的反抗之心,听了龙飞的话后,直点头。

龙飞见魔狼这么上道,开心的拍了一下魔狼,道:“看,你现在的态度多好,早这样你不就免了皮肉之苦嘛!真他娘的犯贱。现在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

“嗯!现在我们所在森林叫什么名?”

“魔兽森林。”

“这片大陆叫什么?”

“泰和大陆。”

“泰和大陆还有些什么种族?”

“除了这个魔兽森林是属于我们魔兽一族之外,外面还有神族、魔族、龙族、矮人族、精灵族、海族、人族、雪山族、兽人族。”

龙飞听到魔狼说还有人族,心情大好,娘的,有人族就好,至少讨老婆,找女人没有任何的问题,得到了这些信息后,龙飞又问道:“魔狼你是怎么知道外面的信息,而且这片森林好像没有任何尽头,你如何知道这些信息来着。”

“外面的世界我没有去过,但是我却从我魔兽一族的传承记忆里得来的。只要我魔兽一族修炼圣阶后,都可开启魔兽一族尘封的记忆传承。不过龙哥的实力应该比小的还要高,为什么会没有这份传承记忆,这是让小的有些疑惑的地方,况且龙哥是我魔兽一族,但是小的却没得到有关龙哥一族的信息。”魔狼小心的问道,它可以确定龙飞确实是魔兽一族,因为雪山族、精灵族、龙族都不是龙飞这个摸样。

龙飞从魔狼的回答中,知道这儿的龙根本不是他这个摸样,否则魔狼不可能不知道,于是龙飞笑眯眯的说道:“小爷我乃属于华夏一族,又称龙的传人,当然不是你们这儿的那种低等的生物龙可比。我们一族可以说是你们这儿所有族类的老祖宗也不为过。我们华夏一族有着高贵的血统,强大的实力,刚才你没有感受到小爷我没有你所说中的魔力,那是小爷我身上应用的是龙元力,比起你的魔力要高级多了,你当然感觉不到。现在小爷我还属于幼年期,刚刚出身,所以小爷本身具有的翻江倒海,腾云驾雾的神通还不能使用。”

魔狼听着龙飞这么一说有些骇人,眼前这个家伙实在太强悍了,还是刚刚出身的幼年期,就有这么厉害,要是等到他成年,那岂不是只有大神才具有的神通,他都能使用,说明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超神一族,难道这个家伙会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种族。

想到这里,魔狼有些惊恐,骇然、兴奋的看着龙飞,若是传承记忆不错的话,在上古时期,确实出现过一个种族,他们号称龙的传人,把这儿的创世神、神族、魔族的顶级大神干掉的一群家伙。

龙飞看着魔狼眼中有着惊恐、骇然、兴奋,知道魔狼一定知道一些秘辛,龙飞可是聪明绝顶的家伙,观颜察色,于是龙飞不动声色的问道:“难道你知道一些关于我们一族的事情?”

魔狼惊恐的看着龙飞,颤声道:“龙哥不是,只是小的在我魔兽一族的传承记忆里模糊的知道一些上古秘辛,据说在上古时期,突然有着几个大神通者来到泰和大陆,他们号称龙的传人,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讲着不是这儿的语言,用的是方块文字,据说是汉文。”

龙飞听到这里,全身一阵颤抖,死死抓着魔狼的脖子,颤声道:“真的!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若是你有所隐瞒,小爷我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魔狼看着龙飞这么激动,确定心里的猜测,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那群大神通者的族人,否则眼前这个家伙不可能这么激动,在确定了这个猜测后,魔狼被龙飞掐着脖子有些透不过气来,但是心里还是很兴奋,因为魔兽一族能在魔兽森林里平安的生活万年,可都是那群家伙的功劳,而且对魔兽一族有着大恩。

在上古时期,魔兽一族在被神族、魔族大肆屠杀的时候,要不是那群突然到来的大神,把创造了魔族和神族的创世神和魔族顶级大神魔神和神族的光明神给杀掉,但是由于他们的人太少,只有四人,一女三男。三个男子,一个拿着一把斧子,一个拿着一把弓,一个拿着一个葫芦。在干掉这儿的神族、魔族里的大神及其创世神后,他们也受到了重伤,从而不知道采用了什么神通,把魔兽森林封印了起来,外面的神人根本不敢进入到这儿。

然而这群人也突然的消失掉,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只留下了一句,万年后,将有一个他们的族人会到这儿前来洗刷他们的耻辱,甚至会领着他们魔兽一族走向一个令人敬仰的顶峰,魔兽一族将不再是受人凌辱的一族,将会是除了他们一族之外是这里最为高贵的一族之一。

龙飞仔细的听着魔狼的讲述后,心也平静了下来。难道自己来到这里也是自己的族人给带来的,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自己亲自来这儿呢?而且他们为什么会留下这样的一句话。难道他们有着什么苦衷,现在他可以肯定魔狼叙述中那四个人,绝对是他龙飞一族的先人。

魔狼看着龙飞沉思着,似乎在谋划着什么大事,但是现在对魔狼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传说中那群牛逼大神的族人。

魔狼也在心里暗暗的谋划着,今后如何跟好眼前这位爷,说不定哪天他一开心,也传授一些神通给它,那么它也能在魔兽一族里占有一席之地。

回过神来的龙飞,笑眯眯的拍了拍魔狼的脑袋,说道:“嗯!你很不错,没有撒谎。”龙飞可以肯定魔狼没有撒谎,否则他不可能描述出只有他一族的特征来。但是对于自己的族人为什么会突然的消失不见,只有待他修炼成人形后,方可走出魔兽森林慢慢的查探,现在重要的是修炼他得到的两套功法。

魔狼感觉自己现在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只小魔兽,能得到这么一个牛逼种族之人的夸奖,那是它魔狼一生最幸福的事情,魔狼也没有了先前把眼前这个家伙看做小爬虫,现在觉得眼前的龙飞是多么的优雅,高贵。

在魔狼一族的传承记忆里,像龙飞这么一族的人,千万别得罪他们,而且他龙飞这一族的人,报复心最强,要不是龙飞的先人只是为魔兽一族说了一句公道话,而魔族、神族之人辱骂了他们,骂他们是香蕉人,于是差点让神族、魔族差点儿灭族。最后连创世神都被干掉的一群家伙,这一族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这点它从刚才龙飞修理它的时候就可以体会得到,刚才就是因为它回答慢了,而且还有些轻视的态度,就被眼前这个家伙给狠狠的蹂躏了一顿。

想到这里,魔狼缩了缩脖子,一脸讨好的看着龙飞,这个摸样让龙飞一阵好笑,觉得这只魔狼还是蛮可爱的。很满意魔狼现在这个态度,于是笑了笑:“魔狼,现在去给我打只兔子来吃,我就在这儿等你。”

魔狼见龙飞很满意它的态度后,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屁颠屁颠的去寻猎物。而龙飞则是利用刚学会的一点小法术把捡来的枯树枝点燃,考起了火来,还别说,魔狼这个家伙跑腿还不错,够勤快,没有多大一会儿就抓来了几只低级的魔兔。

龙飞把魔狼打来的魔兔清理一番后,边用棍子穿起来,慢慢的烘烤。虽然现在龙飞不是人,但是他还是喜欢熟食,可没有那种生吃野物的习惯。看着魔狼望着烤的黄生生的魔兔直流口水,龙飞一阵好笑,不过龙飞烤着几只魔兔也不容易啊,他可是用前面的龙爪来进行烧烤大业,但是有着魔狼的帮村,虽然没有人类的灵活,但是也没有那么费力。

龙飞看着考黄的魔兔,自己拿了两只,赏给了魔狼两只,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吃完后,龙飞才感觉到这样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现在有着魔狼这么一个跑腿的家伙后,生活倒过得挺滋润,没有天天吃野果的日子。每天都不要他亲自去打猎,一切都是魔狼包办,而且他只要把打来的猎物,与魔狼共同完成烘烤任务便可。其他的时间他都是在不停的修炼着《神龙诀》,要知道在这个泰和大陆,没有任何的法律可言,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

像泰和大陆这种丛林法则倒是很合龙飞的胃口,杀人也不怕国家警察的逮捕。而且这里也没有自己一族的人,今后他杀起那些不长眼的家伙,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不会像在地球上那会儿,在自己的国家里,也得为国家留一下脸面,做事都是小心翼翼,使他有些放不开手脚。在这里就不同了,这里经过魔狼的描述后,知道这里人类没有一个黄种人,因此,他也没有把那些人类放在眼里。

不过魔狼也没有到过外面,一直呆在这个魔兽森林里,这万年来根本没有一只魔兽走出这个魔兽森林。因为这个魔兽森林北靠冰封千里的雪山,西靠精灵一族,东靠海族,南靠龙族。而且与人类国家接壤的地方都被一道毒雾隔离开来,根本没人敢进入这里。

龙飞脱离了孤单修炼的日子,看着魔狼一天无所事事,有些好奇,问道:“魔狼,这段时间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在认真修炼过。”

魔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龙飞,道:“嘿嘿!龙哥,小的跟你不同,你乃超神一族不是我们这些在人类眼中最为低等的一个族群,我们没有什么修炼法决。几乎自身的进化都是靠不停的战斗,掠夺其它魔兽身体里的魔核来进行进阶。”

说到这里魔狼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魔兽一族修炼最为困难,要进阶到圣兽一级确实很困难,几乎十个高级魔兽只有一个可以进阶到圣级。而且我们魔兽一族本来是有修炼功法,不过在万年前的那一次大战中,可战的魔兽都几乎被灭,流传下来的功法几乎微乎其微,我们狼族在那次大战中几乎是损失殆尽。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修炼功法传承下来,而且我的父亲也是在那次存活下来的初级魔兽,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族人功法的传授,那场诸神之战就开始啦。”

魔狼有些悲伤,眼中说不出的仇恨,看着魔狼这种骨子里的恨意,心里倒有些理解魔狼的心情。弱肉强食,弱者就是被强者蹂躏的份,这是千古不变的旋律。

龙飞安慰道:“嗯!看来你们魔兽一族损失却是太大了,想来那场大战可是把你们魔兽一族几乎灭尽所有的魔兽高手。其修炼功法失传也是在所难免,想不到魔族和神族会这么残忍。”

“不怕龙哥笑话,小的能知道上古秘辛,主要是我的父亲在那次大战中就是初级魔兽,要不是有着你们族人的出现,恐怕我们魔兽一族也不可能有着这万年的修生养息。我父亲就是在五百年前进阶神级时没有成功,所以他把一身的精神印记传承了给我,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进阶到圣级,如今我已经到圣级中阶。”

“可惜没有任何的修炼功法,不过我父亲为我创造了一套功法,就是有些残缺不全。只能在进阶的时候有所帮助,而且我们魔兽一族现在在这个魔兽森林里还在争权夺利,各族间相互的厮杀从未停止过。”

魔狼有些怀恋以前与他父亲一起的日子,魔狼心里对他父亲还是有着一些依恋。现在他能有怎么一个好的蜗居,还是因为他父亲之故,否则像他这么好的位置,早被那些圣级后期顶峰的高手给占领了。

还有魔兽一族并不是所有的功法都失传,像蛇族就没有完全失传,留下了一部分功法,所以蛇族的发展是最快的,圣级高手几百头。

可惜现在的魔兽森林里,各族的魔兽都在争夺魔兽森林里的统治之权,试图争霸魔兽森林,他们根本不知道魔兽森林的出口封印的毒雾就要消散。

在魔兽一族中,唯有狼族最为团结,可惜没有好的修炼功法,他父亲就是上一任族长。在各族争夺魔兽森林霸权的时候,保持了中立,没有参与进去。

而其他各族畏惧于他父亲的实力,故而,魔狼一族是魔兽森林中发展最为平和的一支。实力也是居于蛇族之后,这些信息魔狼没有告诉龙飞。

龙飞当然知道魔狼关于魔兽森林里魔兽各族间事情没有告诉他,但他也不会为这些而有什么不快,毕竟龙飞也不是他们魔兽一族。当然在外人看来,现在的龙飞也是属于魔兽一族。

“嗯!关于你们魔兽一族的家事我没有兴趣,不过等我修炼化成人形后,看在你这段时间这么恭敬的份上,我为你创一套何时的功法给你。以后你只要对小爷我没有什么心思,那么小爷我还是很愿意传授我族的一些东西给你。”龙飞诱惑的说道。

龙飞能这么说,不是无敌放肆,毕竟在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要在泰和大陆占有一席之地,必须与魔兽一族合作,不是合作,应该说是要在魔兽森林里找一批跟随他的小弟,就像地球上玩黑道的时候,要想好好的活着,那么就必须有着自己的势力。

而且魔兽一族中,有着高智慧的不多,大部分都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使用起来确实容易得多。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本身就要有着强横的实力,像这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你没有实力,谁又愿意跟随你。一心一意的为你服务,做小弟,当打手呢?

龙飞也不是什么救世主,在了解到魔兽森林的一切基本情况后,龙飞现在也不敢随意的走动。在这个森林里四处都充满着危机,在他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他不会去做一些头脑发热的事情。

魔狼当然不知道龙飞刚才转了多少心思,但是他听到龙飞要传一些功法给它,这倒让它有些兴奋,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虽然魔狼没有真正见识上古时期,龙飞一族的那些牛逼神通,但是它从父亲的眼神便可想象得到,看着它父亲提到华夏一族那种强悍的战斗力,有着恐惧、兴奋、崇拜。

可想而知,若是得到龙飞一些传授,那么其功法绝对比上古时期魔兽一族的顶级功法还要好,这是毋庸置疑。

龙飞看着魔狼兴奋的摸样,心里一阵好笑,“只要你上钩,小爷我就有办法把你制得服服帖帖为小爷办事。”龙飞当然不会这么好心,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他才不会去做那种无用功。

“多谢龙哥的栽培,我狼族一切听从龙哥的调遣。”魔狼兴奋过后,匍匐在地,向龙飞开始表忠心。魔狼本来打算在跟着龙飞这段时间里希望得到龙飞一些指导,现在不要它费尽心思去琢磨就能得到,它当然兴奋。

龙飞本来想上前去拍拍魔狼,但是看着自己如今也是一只龙,还不是人来着,刚走出几步后,便停了下来。有些郁闷,心道:“还是赶快修炼,早日修炼成人,好走出魔兽森林去办事。”

想到这里,龙飞开口道:“魔狼,你这儿还有魔核吗?拿一颗来我看看。”

魔狼在得到龙飞传授功法的保证后,心里早乐开花了,哪里会在乎它好不容易集涨下来的魔核,屁颠屁颠的往自己的收藏室里跑去。

很快,魔狼搬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几颗魔核,不过龙飞感觉到有一颗魔核的能量波动比较大,心里也一阵心动。看着魔狼打开箱子,一边清点一边解释:“龙哥,这几颗是圣级魔核,而这一颗是神级魔核,本来有两颗,被我父亲用来进阶神级用了一颗,可惜失败了。现在也只剩下了这么一颗神级魔核。”

魔狼献宝似的把神级魔核送到了龙飞的龙爪里,龙飞接过魔核,闭着眼睛享受着魔核传来的精纯能量,心里赞道:“这的确是一颗不可多得的宝贝!”

龙飞现在也不敢现在就直接使用这颗魔核,为了怕发生什么意外,而是先用一颗圣级魔核再说,效果好了,那么他再使用这颗神级魔核也不迟。

龙飞随即张开龙嘴一口就吞了一颗圣级魔核,随即运转《神龙诀》,用灵识查探了一下体内的龙丹,米粒大的龙丹不停的吸食着魔核里传来的能量,待魔核用尽后,龙丹已经长到了黄豆颗粒那么大。

看着体内龙丹的增长,龙飞一阵心喜。看来以后要多多收集一些魔核来提升实力,那么修炼到第二层化形阶段也就不远了。

魔狼见龙飞一会儿就消化吸收了一颗圣级魔核,心里震撼:“太强了,他从高级魔兽进阶到圣级可是花了十天的时间才吸收完毕,而龙飞只是片刻的功夫。这差距也太大了,还好自己没有做出对不住他的地方,否则……”魔狼不敢再想下去,害怕一时接受不了。

“不错,这魔核对小爷的修炼抵得上一颗灵丹。确实是好东西,呵呵!这魔兽森林里别的不多,但是这魔核很容易。直接去找几头圣级的魔兽来,杀了取核。”龙飞砸吧了一些嘴,龙眼眯缝着。

魔狼见龙飞这么一说,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毕竟它也是一只圣级魔兽,而且龙飞的实力比它高多了,去宰其它的圣级魔兽确实易如反掌,而且它也希望龙飞快点化形,它也可以早些得到龙飞的功法。

况且在魔兽森林里,杀魔兽取魔核太正常不过,魔狼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它的成长本身就是在杀戮中过来。魔兽间要想提高实力,必须进行不停的战斗,优胜劣汰。

对于魔兽间的这种厮杀,龙飞一点愧疚之心都欠奉,死的又不是他什么人。他难过个屁,反而他希望死得越多越好,那样他得到的魔核会更多。

龙飞现在找到一个提升修为的捷径,与魔狼吃了一顿烤肉后,前往魔狼给他准备的洞府独自修炼魔狼奉献出来不多的几颗魔核。对于龙飞现在有些想急于求成,早日修炼人身。

看着先前试了一颗魔核后,感觉威力不是很大,于是把剩下的三颗圣级魔核一股脑儿给吞了下去,随即运转《神龙诀》炼化吸收。

不过由于他太低估了圣级魔核的威力,三颗魔核可不是那么好炼化的,看着三颗魔核传出强大的能量,吸收的速度没有炼化的快,龙飞有些欲哭无泪。

现在龙飞感到先前有些托大,他想后悔也来不及了,体内的龙丹快速的旋转起来,不停的吸收着魔核上的能量。可是现在的龙丹速度确实是平时修炼的数倍,但是还是一时无法吸收这么庞大的魔核能量。看着龙腹鼓胀得像个圆球,眼看就要爆体而亡。

龙飞心里咬牙暗恨自己的托大,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个结局。龙眼通红,面目可憎,扭曲、痛楚。这时刚刚长出一点的龙角在魔核的能量与之相触的霎那间,好像个无底洞似的,不停的吸食着龙飞体内的魔核能量。

龙角边像个贪婪的孩子吸食着魔核上的能量,一边疯狂的壮大,开始长出一颗牛角形状,随着能量的吸收,又开始分支生长。

魔核里的能量被龙角吸收是解决了龙飞因能量过剩而爆体而亡的命运,但是由于龙飞的龙角有些拔苗助长之嫌,带来的痛苦也非一般。

所谓一得一失,他得到了龙角真正的快速成型,但是带来的后果就是那种撕扯骨肉的痛。恐怕龙角的快速增长,对肉体及其精神上的伤害也不比小刀割肉之痛弱。

龙飞现在不是感觉腹部鼓胀,而是感觉头好像被人硬生生的分离般,龙飞只能忍受着这种痛苦,牙关嘎嘣嘎嘣直响。不过龙飞也知道,必须紧守灵台的一丝清明。默默的运转着《神龙诀》,恐有走火入魔之险。

对于自己小命的爱护,龙飞还是咬牙坚持,毕竟再大的痛苦,也没有生命重要,活着总比翘辫子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现在他还是只小公龙。

龙飞经受着肉体的摧残,但是外面魔狼本来正在一门心思怎样怂恿龙飞去如何宰掉以前欺辱过它的那些圣兽。想着多杀一些圣兽,那么龙飞化形也要快些,这样一来,它能从龙飞那儿得到的功法也就要快些。

魔狼从不会怀疑龙飞所说的话,毕竟据它父亲所说,像龙飞这样的一个超神族可是说一是一的主,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食言,但是也从不轻易承诺。一个奇怪而充满神秘的一个种族,当然他们的强大它不会去怀疑。

正当它想得出神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从龙飞修炼的洞府里传来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魔狼有过真实的体会,这种能量的波动它太熟悉不过。

记得它的父亲在进阶神级的时候,也有着这种能量的波动,可惜没有成功,若是当能时遇到龙飞,也许它的父亲是不会死。没有功法,要想进阶确实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如今又感觉到龙飞吸收魔核的这种能量波动,它太熟悉了,心里虽然坚信龙飞一定度过这么个砍,但还是有些担心,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魔狼这种很微妙的心里,并没有坚持多久,就感到能量陡然间消失。说明龙飞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心里也为龙飞的实力震惊。要知道,从龙飞所在的洞府里传来的能量,魔狼确定龙飞一定是把剩下的那三颗魔核全部用去了。它进阶到圣级中阶可是用它父亲给进阶失败留下的魔核,因为魔核与它同属性,又利用传承的方法才度过进阶的危险期。

而龙飞手中的那三颗魔核根本不是同一种属性,可是龙飞偏偏能把不同属性的三种魔核的能量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给吸收殆尽,这可是在魔兽一族中未曾见到。

魔狼在洞府外胡乱猜测,而龙飞在洞府里,可是痛苦不堪。还好,当龙飞已经达到他所能接受的极限,快要晕厥过去之时,龙飞识海里的炼妖壶突然传出一股清凉之气,挽救了龙飞丢失灵台的命运。

大悲之后便是大喜,龙飞在吸收了三颗魔核后,龙角也停止了生长,体内的龙丹吸收炼化后,传来一股龙元力迎着经脉运转,修补着破损的筋脉。

此时,龙飞感觉自己有种飘飘欲仙,宛如沐浴在温泉里,浑身舒坦,不时的发出几声呻吟。现在龙飞哪有先前那般痛苦、扭曲、狰狞之貌。

煞白的龙脸,如今变得红润富有朝气,一副吃了兴奋剂的摸样。不过龙飞有些怀疑刚才一股清凉之气传进灵台里,它从何而来,现在他也不得而知。

不过龙飞有些怀疑,也许这股清凉之气是带他到这个世界的炼妖壶,可是在他曾经探查过身体各部,就是没有看到炼妖壶的影子。

在他来到这个世界时,他也从周围找寻过,根本没有炼妖壶任何的踪影。龙飞花了好长时间没有找到,也就打消了寻找炼妖壶的念头,当然从炼妖壶里他也得到了《九变玄功》第一层功法。

如今有着一股清凉之气挽救了他,让龙飞有些疑惑,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一定是炼妖壶所致,否则不可能有这种本事可以让他本来快要灵魂迷失之际的他,还能清醒过来。

当龙飞走出修炼洞府,看到魔狼正一脸关心的看着他,龙飞心里还是为魔狼这种态度感到欣慰。给了魔狼一个安心的眼神后,笑道:“魔狼,无须多虑,刚才是出了点麻烦,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我们明天便可出去帮你出口恶气,宰掉那些曾经欺辱过你的那些家伙。”

龙飞随即查看了一下身体里的龙丹,见龙丹此时已经有一颗斑鸠卵那么大的一颗金黄色珠子,龙飞知道自己已经突破到第一层中阶。

而魔狼见龙飞此时头上有着两只角煞是好看,知道可能就是龙飞口中的龙角,既然他们的族人号称龙的传人,那么龙飞此时这个摸样确实比起龙岛上的龙好看多了,而且也要强大得多。

龙飞查看了一会儿后,笑眯眯的看着魔狼,道:“今天小爷实在太高兴了,要不我们两对打一下,看看现在你龙哥我的实力涨了多少。”

魔狼一听,紧张地说道:“别,龙哥,小的还要给龙哥带路,免得明天无法为龙哥效力。岂不是耽搁了龙哥的大事,嗯!小的想起来了,今晚的晚餐还没有准备,小的这就去找去。”

说完,尥蹶子的往外狂奔,龙飞望着魔狼离去的身影,骂道:“操!小爷我有这么恐惧吗?”龙飞又哪里知道,自从上次被他海扁了一顿的魔狼,对他可是较为恐惧。

逃走的魔狼见背后的龙飞没有追来,心里松了口气,“还好,龙哥没有追来,否则俺魔狼就惨了。跟你比,那不是嫌自己的小命不长,急着早点投胎到冥神怀抱吗?我才不会那么傻,要打也是明天去找那些不听话的圣兽去。”

想到这里,魔狼嘿嘿的直笑,幻想着明天那些圣兽被龙飞一个一个的剥皮抽筋,啧啧!圣兽肉,它可是迷恋了好久,可惜实力跟不上,不敢去做。只能想想罢了,如今有着龙飞这么一个变态,像吃圣兽肉,这样的梦想明天便可实现。

魔狼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反而忘了刚才为什么这么快就跑出来,忘了龙飞曾经也蹂躏过它。这种AQ精神,倒是在魔狼的身上显得淋漓尽致。

在魔兽森林里,魔狼到如今都还好好的活着,也正因为它这种AQ精神之故。否则早被其它强横的圣兽给灭了,而且它还懂得取舍。

虽然如今它失去了狼族族长的职位,但是由于大长老勾结外势力来夺取它这个狼族族长,它非常光棍的让了出去,当然,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在它父亲死时,那时它还是只高级后阶顶峰的魔兽,还没有进阶到如今的圣兽。

它的进阶,也是在遇到龙飞之前没有几个月才进阶的,而它失去狼族族长职位确实在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它正要去夺回狼族族长的职位,恰好遇上了龙飞这个煞星。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一场大病高考落榜,没想到竟让我逆袭...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78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