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他宠我极致,天上地下无人敢惹,才说出接近我的真实目的只是为了……

【小说在线阅读】他宠我极致,天上地下无人敢惹,才说出接近我的真实目的只是为了……
晨光一缕唤醒了沉睡中的敛峰山,山岭上的嫩叶在金色的阳光中犹如镀上了一层金边,远远看去就像是金镶玉的艺术品。

青嫩的小草受到春风的轻抚也都舒展了柔弱的小身子,草叶上晶莹的小露珠似是点缀在美人额间的珍珠,格外惹人怜爱。

敛峰山最高的无极崖上,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建了一个小亭子,也不知屹立了多少年了,斑驳的痕迹无不在诉说着它的古老。

站在无极崖上向下看去,便是无边无际的云海,宛若仙境一般。

一道雪白身影傲然的立在崖边的一株千年古树之下,俯视着崖下的云海。

飘逸的如墨长发在山风中凌空飞舞着,远远看去仿佛一道风景一般,也不知道她在崖边站了多久了,就像与这无极崖融为了一体一般。

女子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不屑与淡漠,她是紫陌醉,一个被天下被所有人遗弃的女子。

只因她出生便能说话,而且眼睛的颜色也不是人们常见的黑色,而是紫色的一双冰瞳,眉心的一点水滴状烟雾紫色图案更是被视为妖孽,所以一出生便被亲生父母给丢到了敛峰山中。

她是被一只失去幼子的狐狸带大的,所幸的是,那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而是修炼了千年的白狐。

说出来或许令人感觉惊奇,在这二十一世纪的华夏帝国,怎么还会有人相信狐狸真的会成精,不过这就是事实。

那白狐不仅是修炼了千年的狐精还是个草仙,而今早已经融入了人类的社会,不仅如此,还有着不俗的社会背景,所以自小她便得到了最良好的教育与生活条件。

同时有着狐仙妈妈的指导,她很小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有十七年了,也可以说是小有所成了。

白狐名叫紫陌倾尘,她随母姓单名一个醉字,母亲说她是世间最漂亮的孩子,让人看一眼便能醉在她那双眼睛里面。

两年前母亲从一个草仙正式飞升成为仙子,离开了她的生活,自此之后,她也彻底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听说无极崖是离仙境最近的地方,也是母亲飞升的地方,所以她来到了这里,就算是看不到母亲,也可以离她很近。

绝美的脸上带着一点思念,一点复杂,还有淡淡的嘲弄,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瞳,感受着母亲昔日的气息。

正在她沉浸在天地空茫的时候,自那千年古树中凭空竟然伸出了一只巨手,一道红光闪过,她便失去了意识,随后便被一股巨力推下了无极崖。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似乎听见了一道沧桑的声音,“回去吧,回到你的世界去吧。”

崖顶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千年古树也依然立在那里,而刚刚出现的手早已经消失无踪,只隐隐的感觉那古树似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紫陌醉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她是被一阵喊杀声给震醒的。

才醒过来想要伸展一下身子,就发觉自己此时是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嘴也被一大块红绸给堵住了。

她试着动了动手脚,还好,绳子绑的不算紧,双手轻轻的反转了一下,就挣脱了绳子的束缚。

这些东西根本困不住她,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全能少女,这点小把戏哪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挣脱开绳子后她才拿下了堵嘴布,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就记得自己在无极崖上被人给暗算了,一脚被踹下了无极崖。

如果不是当时那道红光让她失去了意识,就算是从无极崖上掉下来,她也不会真的摔落下来。

可是,事实是她昏了,昏的很不是时候,昏的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身处何地,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到一声粗鲁的男声,“舞辰洛,出来受死。”

紫陌醉一愣,听到这声音就在这个封闭空间的外面,似乎是对她说话呢。

自己什么时候被改成这名字了,难不成认错人了?还是成了替罪羊了?真够混乱的。

她轻摇了摇头,看看自己这一身的大红,头上顶着千斤重的凤冠,还有那被她给扔在一旁的红盖头,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了。

这个封闭空间应该就是古代常用的花轿!

等了半天没听见里面回话,外面的人似乎很不耐烦,一枪直接刺了进来,枪尖直对着紫陌醉的胸口。

紫陌醉感觉到危险临近,一个激凌回过神来,见那枪尖已经马上要刺进胸口了,心下一怒,姑奶奶这是招谁惹谁了,才一醒过来就要她的小命儿啊?

手上发力,直接空手将枪尖抓住,略一使力,将整杆枪给夺了过来。

外面的人也被这一下给吓得不轻,听说这辰国公主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性子虽然娇横不讲理,可是没听说她会武功啊?

怎么自己一枪过去没杀了她,反而枪被她夺了去呢,刚想要掀开轿帘看看什么情况,就见一身大红的紫陌醉已经飞身跳出了花轿。

手中的长枪直挑向他的胸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枪尖已经没入了他的胸口,奈何他到死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后面一群身着战甲的兵士也被这突然的转折吓傻了,抬眼看向这杀神一般的绝美女子。

冷若冰霜的娇颜上一双灵动的眼瞳,两排小扇子似的睫毛,宛如雀羽,轻轻一眨,便似活了一般。

紫色的瞳仁里此时却流露出点点杀气,眉心一点水滴状的烟雾紫色图案,晶莹玉透,粉粉嫩嫩的唇瓣,好似涂了胭脂一般,水亮水亮的,透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一袭红衣潋滟,腰肢不盈一握,肌肤嫩白如雪,吹弹可破,仿佛能掐出水来。

娇小玲珑的身子却是充满了一股霸气,头上的凤冠早已被她取下,一头青丝此时正迎风飞舞。

裙裾纷飞,整个人仿佛要羽化成仙一般,手中的一杆长枪直指向对面的兵将。

“你是什么人,竟敢冒充辰国公主?”

一个将领模样的人手中长刀指向紫陌醉,冷声喝问道,刚刚那个士兵是他手底下拿得出手的一个,武功修为都算不错,却不想一个照面都没过就被这女人给杀了。

众所周知那辰国公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小姐,哪会像眼前这个杀神一般,杀人都不带眨下眼睛的,所以他心里认定她一定是假冒的。

紫陌醉一个头两个大,她这是到了什么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

看他们身上的穿着,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凤冠霞帔,还有那古老的花轿和武器,她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了,她这是被人一脚踹下悬崖赶上了时空乱流了。

好死不死的穿越到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来了,于是乎她气冲丹田理直气壮的问道:“你、你还有你,你们谁能告诉本姑娘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朝代?陈国?是春秋的陈国还是南北朝的陈国?”

对面的士兵被她这么一问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那个将领模样的人更是夸张的笑滚到地上去了,还以为碰上了什么棘手的人物,原来是碰上了一个傻子。

还没等他笑够,只觉得颈间一凉,他都没看清紫陌醉是怎么动的,她手中的枪就已经抵在了自己的颈间,这下他再也笑不出来了,额间的冷汗也不由得流了下来。

“有这么好笑吗?这么想笑姑奶奶送你去地狱笑个够!”紫陌醉有如琴音般好听的声音却有如刀子一般考验着那将领的勇气。

那将领双手撑地仰着身子看向这眼神如冰的女子不由一阵发怵,想自己也是东征西战多年的年轻将领,见过的场面也不少,竟敌不过这小小女子的一个眼神!

看到她那认真的样子似乎是真的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再看看那抵着自己咽喉的带血枪尖不由一阵害怕,“姑奶奶,有事好商量,你先把这枪放下好吗?”

紫陌醉不屑的扫了他一眼,又扫了满地的尸体冷冰冰的说:“放下枪然后像他们一样躺尸?”

“不会的不会的,我的命都已经在姑奶奶您的手上了,哪里还敢轻举妄动呢。”年轻将领陪笑着说道。

心中暗想只要哄下她手中的长枪,到时候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他花暮暗征战杀场多年,此时竟受制于一个小女子,传出去哪里还有面子,若是不好好凌辱她一番都对不起他鬼屠手的称号。

紫陌醉看他那双淫邪的眼睛不住的滴溜溜乱转,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在现代的时候她看了太多这样的嘴脸。

也不拆穿他,收回手中的长枪,装做毫无防备的转过身去,琴音般的嗓音再次传出,“也是,那我问你什么要如实回答,别想耍什么花招,否则即使我饶了你天也不饶你!”

花暮暗见她真的收回了长枪,眼睛里面不由露出了讽刺的笑容,小女孩儿就是好骗!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身形变幻一跃而起,手中的长刀悄无声息的贴近紫陌醉雪白的颈子。

可是还未等他得意的笑出来,就觉得下腹一痛,整个枪身已经直直的没入了他的身体,到死他都没弄清楚自己碰到了一个怎样强大的对手。

众兵将一见首领已经死了,一下子乱了开来,大喊着妖孽四散奔逃。

紫陌醉没得到自己要的信息怎肯善罢干休,手中长枪一挥冷声道:“谁再敢动一步,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声音不大,可是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清。

有些人不信邪的继续往前跑,可是还没等再踏出一步,一道紫光闪过眼前,便已经一命呜呼。

至此,再也没有一个人敢乱动,全都惊骇的看着这个美到人神共愤却也可怕到天地变色的女子。

“我问你们,这是何朝何代?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你们听命于谁?”

紫陌醉空灵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寒气,紫色的双瞳淡漠的看向这群士兵,她不担心他们会骗自己,没有谁愿意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姑奶奶饶命,我们是奉命来辰国迎亲的,辰国的国主将您老连同花轿一起交给小的们,说您是辰国的九公主,这里是辰国和玉国的交界处,我们是玉国的士兵,辰国和玉国联姻,皇上派我等来剿杀辰国公主,再以此为借口向辰国开战!”

一个小头目哆嗦着说道。

紫陌醉娇美的脸上不动声色,继续问道:“这片大陆上一共有多少个国家?你们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大陆?”

那小头目听到她的问话不敢有所怠慢,忙答道:“这片大陆又叫大荒,共有九个国家,除了辰国玉国还有苏国、仙舞、长青、苍伶、北冥、东海和青黛。”

紫陌醉轻皱了下眉头,看来这片大陆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古老华夏帝国,估计自己此时已经不在地球了。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离奇事太多,她也见怪不怪了,反正自己对华夏帝国也没什么留恋的,到了哪里就随遇而安吧。

看到这么多士兵满脸的惧色,心下了然,这些人若是留下,对自己可就是一个大祸患了,若是今日自己无自保能力,只怕不只是死那么简单了。

想到此处手上再次聚起了紫色的光晕,挥手间,斑驳陆离的紫色光晕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割开了每个人的喉咙,转息间,这些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去了,手法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她看了看自己这身大红的喜服,也不适合行走在街上,自己跑到这个叫大荒的大陆上,身无分文,这吃饭住店都成问题,总要解决温饱问题啊。

想到此她将那些士兵身上的钱财搜罗一空,扯下身上的大红喜服,简单的一番改造,将喜服改成了一件长袍,收起银两刚要走就听到一声浅笑自身后的树上传来。

“你是仙宗的人?”树上一个一身妖红的男子,脸上戴着一个银龙面具,整张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声音中带着点懒懒的味道,却是动听至极。

紫陌醉心下也是一惊,这个男人好高的修为,想必他已经在暗中观察了许久了,自己竟一直没有发现。

若他对自己有恶意,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来在这个异界中,自己这点本事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若想能好好的活着,还要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否则终有一日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从无一刻让她的危机感这般强烈。

妖红男子一个翻身利落的跳下树来,缓缓的走到她的跟前,懒懒的问:“怎么?被吓傻了?”说话间轻抬手就向她的俏脸上抚去。

紫陌醉下意识的挪开几步,冷冷的看向他,“你若想死,本姑娘不介意送你一程!”

妖红男子慵懒的一笑,嘴角弯起个好看的弧度,“脾气好坏的小丫头,不过你现在杀不了我,我叫挽落倾城,你呢,我相信你不是辰国的九公主,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紫陌醉有一刹那间的恍惚,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这男子身上有一股迷惑人心的气息,像是现代的催眠术。

稍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刚刚若是自己再放松一些便会被他控制了,这个男人很危险!

这是她的第一感觉,琴音般的声音透着股淡淡的讽刺,“迷人心志,这就是阁下所谓的诚意?”

挽落倾城脸上的笑纹在不断的扩大,这小妮子越发让他着迷了,刚刚见她那杀伐决断毫不拖泥带水的气势他便有了兴趣,到刚才自己的迷心术失灵,更让他觉得有趣。

多少年不曾有人让他有这样的感觉了,他的迷心术就连很多六界高手都会中招,这妮子的意志力竟如此强,稍一恍惚就清醒了过来,“小丫头,你要去哪儿?”

紫陌醉翻了个白眼,敢情这人是自来熟,看他对自己也并无恶意,而且凭自己此时的修为,对上他绝对讨不到半点便宜,既然如此,她也懒得再和他东拉西扯,自动把他当成了空气,随便挑了一个方向便朝前走。

挽落倾城见她把自己当成透明的,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从来没有人把他忽略的这么彻底!

可是他偏偏不信邪,屁颠屁颠的跟在她的后面,一边跟着嘴里还没闲着道:“小丫头,你别丢下哥哥我啊,这大荒这么大,没有哥哥在,你会迷路的,你看这样好不好,哥哥带你玩遍大荒,而且当你的贴身保镖,就这么定了。”

她不告诉自己名字不怕,总有一天她会说的,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对自己胃口的人,说什么也不会让她跑了的。

紫陌醉自动忽略他的存在,这路不是自己开的,自己走得,他当然也走得,自己也没那本事甩掉他,那就让他跟着吧。

他有权利跟着,她也有权利保持沉默,等他觉得没趣了,也不用自己赶,他就该消失了。

挽落倾城可是不管她对自己是冷淡还是热情,难得看到一个能引起他兴趣的人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几个大步跟上女子的脚步,手上一探便要将人揽入怀中。

紫陌醉虽然没理会他的意思却也防备心十足,尽管他的动作极其轻微却也逃不过她敏感的耳目,沉肩侧步,手上一柄铁剑毫不留情的横在了男子颈间。

“想死?”清冷的嗓音带着特有的软嚅,不似是威胁人反倒像是撒娇一般。

挽落倾城倒是不敢小瞧那一变化,动作如此灵活,感觉如此灵敏,他要是再不了解面前女子的危险性就不是人帝了。

慵懒一笑,淡定的伸出两指夹住剑身道:“美人儿,你可知单凭你这一个举动本帝便足以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将你碎尸万段?”

男人的话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带着十足的压迫感,他没动怒,却比动怒更可怕了几分。

紫陌醉浑然未觉,腕上施力,剑刃突破男人的防御竟是又进了几分,在男子的颈间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阁下可听过一句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女子独特的噪音响起,徐徐如清风,不带半丝波动。

挽落倾城指上施力,瞬间原本锋利无比的长剑便化作了碎片,轻拍了拍掌心,戏谑的道:“本帝乃人界帝王,你若跟了哥哥我保你一世荣华富贵,有什么不好?”

女子笑得格外温和,好看的凤眼微微眯起,“本姑娘此时修为或许不如阁下,但你能保证你一直在我之上?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等得起。”

倒也不是她托大,逆行心法可以瞬间提高战斗力数倍,如果真的拼死一搏也不是没有胜算,只是这胜算付出的代价太大,轻易不想使用,所以她只是避重就轻的回。

挽落倾城哈哈一笑道:“对本帝的脾气,小丫头,哥哥我还跟定你了,放心,本帝没有恶意。”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他宠我极致,天上地下无人敢惹,才说出接近我的真实目的只是为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7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