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孤身来到都市,面对各色美女的诱惑,他从还是不从呢?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孤身来到都市,面对各色美女的诱惑,他从还是不从呢?
“救命,救命!”

虽然已经接近九月,不过,秋老虎依然肆无忌惮的耍着野性,黑油油的柏油路面热气升腾,空气也似开了锅,一浪接着一浪。

可是,一道尖锐哭泣声,把这种烦燥暂时压制住了。

五龙市,江河大道38号。

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CT6风驰电掣,流畅的车身,不菲的价格,让人忍不住幻想车上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而,车门方开,尖锐的求救声不禁让人心里一沉。

紧接着,一截略微透着小麦色的小腿从车里伸了出来,脚上是一双最新款的阿迪达斯跑步鞋,再加上毫无坠肉的小腿,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个喜欢运动的人。

青春洋溢。

当整个人出来后,眼睛盯着这里的人不禁屏住了呼吸,心里只冒出一个字——美。

“来人,快来人,快来救救我的儿子。”

急促的喘息,颤抖的声音,充分暴露着美人的焦燥与不安。

然而,远远围观的众人们却一动不动,看着这个二十郎当岁的少女,眼神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戏谑。

“怎么了,怎么了?”38号里面,冲出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男生。

这个男生叫吴庸,是五龙医科大学的准新生,一双清澈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双十少女,嘴角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儿子腿断了,快叫你们医院的专家出来。”少女焦急的说道。

“哦,腿断了啊。”吴庸点了点头,向前俯身,端详着少女怀中的儿子,不由得,那抹山峦散发出来的香气,让他抽了抽动鼻子,淡淡的体香,让人迷醉。

“你干什么?”少女恼怒了。

“看看你的儿子?”吴庸站直了,嘴角的笑容收敛了。

“我的儿子用不着你看。”少女何许人也,自然看穿了那一点狡黠,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冷漠,甚至是鄙夷,同时,倨傲的表情尽显脸上。

“不用拉倒。”吴庸自然的转身,进了38号。

双十少女也跟着进了38号,她四下环视,掷地有声道:“快来人,救救我的儿子。”

38号里,超过五名女护士,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坐在排椅上的吴庸,又看向了焦急的少女。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找你们医院的专家?”少女斥责道。

“他就是我们医院的专家!”一名年纪稍大的护士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一指四平八稳坐着的吴庸,认真的说道。

“他?”少女皱紧了眉头。

“对。”护士长严肃的说道。

虽然半信半疑,但是,情况紧急,少女转而来到了吴庸的面前,气焰稍降,冷冷的说道:“不管花多少钱,你把我儿子的腿给治好。”

“你这只泰迪犬的腿是被踩断了吧?”吴庸又瞄了一眼那抹山峦,眼睛虽然乱瞟,不过,嘴上却十分老道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少女一惊,然后诧异的问道。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瓷器活儿?”吴庸的嘴巴往上台,并没有多言。

“你有办法救我的儿子吗?”少女的态度再次缓和了很多。

“我是祖传老兽医。”吴庸肯定的说道。

“但愿你不是吹牛逼!”少女怔了怔,严肃的说道。

“写个病例吧。”这时,吴庸顺手在前台拿了一个崭新的病例,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少女看着护士们理所当然的表情,再加上祥瑞宠物医院在五龙市的鼎鼎大名,想来,院长不会以医院的名声和前途作为赌注,收录一帮庸医,但是,吴庸的年龄,实在是又人忐忑不安。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联系电话……”吴庸老道的问道。

双十少女名叫欧阳卿卿,这只棕色的泰迪犬是她从小养到大,感情非常深,平时呢,一直以她的儿子自称,所以,当泰迪犬被踩断腿后,她心急万分。

“卿卿小姐。”吴庸清了清嗓子,再次上下打量着欧阳卿卿。

“我不是小姐。”对于这种毫无掩饰的侵略性的目光,欧阳卿卿十分厌恶,立即反击道。

“卿卿女士。”吴庸又换了种叫法。

“我很老吗?”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

“好吧。”吴庸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道:“拿着病例,到外边交钱,先给你的儿子做一个CT,然后做一下血常规,再做一个尿检,小三阳,大三阳……”

“我的儿子只是断了腿,还用做这些?”显然,在欧阳卿卿的心里,吴庸已经跟职业道德败坏划了等号。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吴庸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去。”欧阳卿卿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抱着泰迪犬出去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其实,作为一名祖传的现代中兽医,CT,血常规,尿检,这些指标都非常的重要,食君之饭,忠君之事,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不过,这都是假的,毕竟,真实情况是,他要对得起让人垂涎欲滴的老板娘。

想到院长,也就是这家宠物医院的老板娘,曼妙的身材,幽幽的体香,让人神魂巅倒的面孔,即使吴庸心性修炼极好,也不禁想入菲菲。

大约一个小时后,欧阳卿卿抱着泰迪犬,拿着一堆的化验单就来到了吴庸的诊室。

接过欧阳卿卿手里的单据,吴庸随手放到了一旁。

“你不看一下吗?”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没有必要。”吴庸直截了当的说道。

欧阳卿卿:“……”

作为一个骗子医生,这也太不职业了,就算演戏,也要装模作样的看一下,然而,吴庸根本就懒得看。

此时,吴庸清澈的眸子再次看向了那抹山峦,并且,他色胆包天,居然伸手直插欧阳卿卿的那抹山峦。

欧阳卿卿瞳孔收缩,向后退了一步,斥责道:“你干什么?”

“给你儿子把脉。”吴庸疑惑的盯着欧阳卿卿的眸子,一脸无辜的道:“不可以吗?”

“给动物把脉,你当是给人把脉吗?”欧阳卿卿毫不客气的怀疑着吴庸。

“你不知道兽医是可以给动物把脉的吗?”吴庸无奈的摊了摊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见不得人的目的……”欧阳卿卿嗤笑一声,不客气的说道。

“我什么目的?”吴庸径直的问道。

“你不就是想借机……”欧阳卿卿话说了一半儿,然后说道:“你真的要给我儿子把脉?”

“我有女朋友。”吴庸自然的说了一句。

“你……”欧阳卿卿愣了一下,然后愤怒的盯着吴庸,她自然清楚,吴庸言下之意,就是她没有他的女友漂亮,并不会占她的便宜。

“你到底看不看?”吴庸问道。

“要怎么做?”欧阳卿卿谨慎的问了一句。

“你抱着它,然后,我摸摸它的大腿内侧……”吴庸一本正经的说道:“它不会告我非礼吧?”

……

36C,这座山峦不是傲人无比,却也规模不小,再加上年龄的优势,耸立的高度,绝对让人口舌生津。

此时,欧阳卿卿内心一紧,虽是不愿,但是,呼吸变得略微急促的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她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只要吴庸稍有造次,她就一个鸳鸯脚,直捣黄龙。

此时,吴庸再次伸手,插进了欧阳卿卿的怀里。

温度差异。

他感受到了泰迪犬的温度,也隔着衣服感受到了欧阳卿卿的体温,甚至,近距离的相处,他再次闻到了幽幽的体香,不同于老板娘身上毒药香水的味道,欧阳卿卿这种纯粹的体香,仿佛与毒药异曲同工,随时都能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荷尔蒙飙升,一展雄风。

可是,此时的吴庸眼神清澈,双眸似闭非闭,整个人的气质一沉,像是睡着了一样。

约么过了一分钟。

如同老僧入定的吴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样了?”听着吴庸的唉叹,欧阳卿卿眼神中的警惕变成了紧张。

“你儿子的腿断了三截。”吴庸肯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欧阳卿卿瞪大了眼睛,CT上确实显示了,这只泰迪犬的右腿断了三截,而她观察的清楚,吴庸根本就没有看CT,也没有看化验报告,更没有摸骨检查,难道说,仅是凭借着脉术,就能断定?

神乎其技。

“踩一脚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再踩第二脚呢?”吴庸摇了摇头,责怪的盯着欧阳卿卿,道:“虽说已经是成犬了,但是,毕竟体格太小了,经不起你两脚的,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我……”欧阳卿卿的眼神变得慌乱,一时间,竟然语塞了。

“不过,你幸好碰到了我。”吴庸四平八稳的坐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病情很严重,但是,只要用了我的药,很快,你的儿子就好了。”

“那赶紧开药啊?”欧阳卿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倨傲,肯求的说道。

“不急。”此时,吴庸摇了摇头。

“我急。”欧阳卿卿当下道。

“我这是祖传秘方,童叟无期。”吴庸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

“不就是钱吗?”欧阳卿卿挺了挺胸。

“普通药方三千,中等药方八千,秘方三万。”吴庸职业的说了一句。

“三万?”欧阳卿卿一双美眸差点瞪出来,心直口快,道:“黑医。”

“虽然我可以靠脸吃饭,但是,我凭手艺吃饭,从不骗人。”吴庸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认真的说道。

欧阳卿卿冷笑一声,虽然她承认,吴庸很耐看,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他的职业道德的否定,于是,她几乎是质问道:“这三种药,有什么区别?”

“第一种,三个月好;第二种,一个半月好;第三种,半个月好。”吴庸肯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欧阳卿卿说道。

“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人。”吴庸肯定的说道。

欧阳卿卿:“……”

五龙市,东城别墅区。

这里是五龙市权贵商贾云集的地方,作为五龙市环境最好的地段儿,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即使是普通的商品房,居住的也多是五龙市的精英。

从一定程度上讲,这里是五龙市的一个地标。

而在这块地段上的地王,盖的是一幢三层的别墅。

全五龙市的人们都知道,这是五龙首富欧阳凤凰的家。

此时,欧阳凤凰一扫平时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气息,嘴角浮现着少有的笑容,十分客气的给一个布衣倒茶。

名贵的武夷大红袍。

布衣穿的是一件藏青色的棉布休闲上衣,下身也是同款,而脚上穿着一双千层底儿,显然,在欧阳凤凰的面前,如此随便的穿着,十分少见,而他的身份,乃是五龙市第一名医——肖天龙。

肖天龙双手捧着盖杯,慢慢的喝了一口,目光却看向了欧阳凤凰旁边的少女。

此女二十岁,名叫欧阳若水。

外界传闻,欧阳家有女名曰若水,美若天仙,动若脱兔,静若处子,其智远胜其父,乃一天才。

此时,欧阳若水一副美人坐,虽然穿着家居服,但是,足以让人屏住呼吸,心里生不起任何的邪念。

但是,她苍白的面色又让人心疼。

“肖叔叔,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我有准备。”欧阳若水朱唇轻启,平静的说道。

“就是,老肖啊,咱们也不是外人了,有什么话,你直说无妨。”看了一眼欧阳若水,这个一向镇定的老男人,眼神里不禁流露出一丝的悲凉,天妒英材啊,虽说欧阳凤凰膝下无子,但是,一双女儿也让他很自豪,尤其是欧阳若水,无论是外貌,能力,亦或者是上进心,都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奈何她天生体弱,又染重疾,任他遍访名医,花钱无数,她的身体都在不断的恶化。

曾经,有一名医断言,如果欧阳若水碰不到明医,那么,她活不过二十岁。

今年,她正好二十岁,而这名良医就是肖天龙。

三年的亲手医治,肖天龙法尽,招无,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勉强露出一丝的笑容,道:“我已经黔驴技穷了。”

“也就是说,我的身体只能继续恶化下去了?”欧阳若水说的很淡。

“你也知道,你先天体弱,而后天又染了孝喘。”说到这里,肖天龙轻轻的一顿,他道:“医家有话,内不治喘,外不治癣,可见这种病,本身就难以治疗。”

“既然没有办法了,那就是若水的命。”这时,欧阳凤凰惋惜的说了一句。

“倒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肖天龙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抬头看着欧阳凤凰,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连你都没有办法了,谁还会有回天之术。”欧阳凤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肖天龙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看向了平静如水的欧阳若水,道:“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肖叔叔请说。”欧阳若水目光如水,恬淡的说道。

“最近,我有一患者,多年不愈,据说,被一个少年给治好了。”肖天龙慢吞吞的说着。

“瞎猫碰到个死耗子——蒙的吧。”欧阳若水知道肖天龙的水平,她半开玩笑的说道。

“我听说,他不到二十岁。”肖天龙抛出一个炸弹。

欧阳凤凰:“……”

作为一个经验老到的职场老油条,欧阳凤凰经历的风浪,不计其数,像肖天龙这样的高手,平时见一面,都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而他肯定的人,必然有着不凡之处,即使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既不缺金钱,又不缺权力的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我已经下过拜贴了,今天下午,他有时间。”肖天龙又抛出一个炸弹。

欧阳若水:“……”

肖天龙何许人也,与他接触三年,欧阳若水知道,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内心极为自傲,当然,他的水平也摆在这里,其实,她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在他这里也只是泛泛之交,真正能入他法眼的人,万中无一,而一个少年,居然让他下了拜帖,可见他在肖天龙心中的份量。

“有没有兴趣,跟我去见见他?”肖天龙认真的说道。

“我吗?”欧阳凤凰诧异的问道。

“不是。”肖天龙摇了摇头,他看着思考的欧阳若水,道:“你的病情极为复杂,相信,只要是绝技在身的人,都愿意一试。”

“我相信肖叔叔。”欧阳若水点了点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迷人,而又恰到好处。

“那咱们就走吧。”这时,肖天龙也不理会欧阳凤凰,径直的站了起来。

“需要我开车吗?”欧阳若水主动的问道。

“你的那辆奥迪A4L,虽然稳重,但是,太扎眼了。”肖天龙略微沉吟,道:“还是坐我的POLO吧。”

“可以。”再也没有多话,欧阳若水回到房间,换了一套衣服,跟着肖天龙就出门了。

随着两个人离开,欧阳凤凰急匆匆的打了一个电话,才放心的回了书房。

“喂,是吴先生吧?”五龙市,仙客居外的停车场,肖天龙拔通了一个电话,十分客气的说道。

“是肖老先生吧,我就是小吴啊。”仙客居天字号的雅间里,一个年轻人干坐着,嘴角却堆满了笑容。

“我已经到仙客居了,你到了吗?”肖天龙认真的问道。

年轻人报了位置,心不外游,目不斜视,挂了电话,便静静的坐着。

“他到了,咱们上去吧。”虽然不太放心,不过,肖天龙对于欧阳若水的适应能力是极为了解的,所以,也没有多说。

欧阳若水跟在肖天龙的后面,缓缓的进了仙客居。

仙客居,五龙市最好的茶楼,来这里的都是一些风雅之士,当然了,也不乏一些谈情说爱的情侣,不过,还是以精英居多。

古典的装修,清静的环境,甘甜的水源,尚好的茶叶,这都是仙客居的代名词。

“您就是吴先生吧?”虽然早已经知道此人不过二十岁,但是,见到本人后,肖天龙一扫以往的傲气,十分客气的问道。

“您就是肖前辈吧?”年轻人赶紧站起来,三步并两步,主动的伸出两只手,跟肖天龙握了握手。

不过,他的一双眸子却贼亮的,滴遛滴遛的瞄向了肖天龙旁边的欧阳若水,此时,他微张着嘴巴,一滴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处,然后落到了地面,而他的眸子仿佛两道利箭,充满了赤裸的侵略性,如同扫描仪一样,将欧阳若水打量了个遍,尤其是重点部位。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友,叫欧阳若水。”肖天龙略有疑惑,却主动的介绍道。

“您好。”欧阳若水主动的伸出手,嘴里平静的道:“您的大名,如雷贯耳,很高兴认识您。”

“你好。”年轻人也伸出手,大把的握住了欧阳若水的手,嘴里念念有词,道:“柔若无骨,晶莹如玉,不可多得呀。”

“谢谢您的夸奖。”欧阳若水并没有急着抽回自己的手,而是平静的打量着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她由衷的说道。

“你好,我叫吴庸。”这时,吴庸收敛了眼神,也收回了手,他不再理会欧阳若水,转而看着肖天龙,道:“这就是你给我的见面礼吗?”

“她就是我的一个小友。”肖天龙嘴角一扬,一颗心放回到肚里,道:“我倒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不过,听说,你要就读五龙市医科大学,我在里面倒是有几个朋友,如果你不闲弃的话,我可以介绍他们给你认识一下。”

“好的,我记下了。”吴庸表示感谢。

“我这位小友的身体……”这时,肖天龙主动的说明了情况,最后,他多说了一句,道:“我觉得,咱们三个人可以成为朋友……”

“欧阳小姐有男朋友吗?”吴庸色眯眯的问道。

“你觉得呢?”此时,欧阳若水迎着吴庸的目光,玩味的盯着这个看似轻浮的小医生。

“你觉得,我怎么样?”吴庸径直的问道。

“长得不错。”欧阳若水如实的说道。

“你说,以我这副长相,要吃天鹅肉,天鹅会同意吗?”吴庸开门见山,赤裸裸的问道。

“你想当我男朋友?”此时,欧阳若水展颜一笑,在她的生活里,不乏追求者,各种二代们,有着各种资本,都是混迹在各个行业的精英,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初次见面的情况下,说类似的话。

原因只有一个:唐突美人了。

“你这个病啊,已经岌岌可危了。”这时,吴庸转移了话题。

“我知道。”欧阳若水跟不上吴庸的节奏,俗话说,久病成医,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你命里有福,遇到了贵人。”吴庸笑吟吟的说道。

“在哪里?”欧阳若水目光炯炯,养尊处优,久居上位者的气息,瞬间爆发出来,这种让那些跟随着他父亲征战二三十年的老部下都畏惧的眼神,如同两道利剑一样,直逼对面的吴庸。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吴庸色眯眯的盯着那一抹山峦,一双手摸向了那双如玉的手。

“男女授受不侵,礼也。”此时,欧阳若水目光如水,岿然不动,反倒是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礼治君子,法治小人,鞭杆治驴。

总得来说,吴庸肯定不愿意当畜生,他的手停在半途,嘴角勾勒出一抹小人得志的表情,道:“我是小人,非君子也。”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吴庸就握住了欧阳若水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像是把玩一件上好的羊脂玉。

欧阳若水一动不动,只是看向了同样安静的肖天龙。

肖天龙点了点头,眉头却皱起了一个“川”字,显然,心中有所疑惑。

欧阳若水打量着色眯眯的吴庸,调侃道:“摸够了吗?”

“别吵,没够呢。”吴庸顺着欧阳若水的手,摸到了她的手腕,并用指尖上下滚动着。

“你看哪呢?”欧阳若水被盯着脖子,她的呼吸也有些起伏了。

“你的脖子真漂亮。”这时,吴庸的手顺着欧阳若水的手臂,直接攀附上了她的脖子。

不由得,欧阳若水打了个激灵,并没有开口说话。

吴庸轻轻的抚摸着欧阳若水的脖子,眉头却皱了起来,表情愈发的凝重了。

“下面该是脚了吧?”欧阳若水渐渐的适应了,她嘴角浮现出一抹友好的笑容,言语中再也没有调侃,反而虚心的问道。

“你看出了端倪?”这时,吴庸收回了手,认真的问道。

“我对中医并不太了解,不过,看你摸的部位,明显是常人不懂的三部九侯,在应对急症,重症的时候,如果能精准的把握三部九候的脉象,其精准度远超核磁共震。”欧阳若水肯定的说道。

“三部九候是要摸,不过,你确实是个美人儿。”吴庸色眯眯的盯着欧阳若水,幽幽的叹了口气。

“借机吃豆腐,名正言顺,反正我也能说服自己,讳不忌医嘛。”欧阳若水自嘲的说道。

“你的腿,脚,也很美,我也很想摸。”吴庸直言不讳,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为什么犹豫了呢?”欧阳若水若有所思,问道。

“我又不是傻子。”吴庸轻哼了一声,认真的说道:“红颜祸水,敬而远之。”

欧阳若水是何许人也,吴庸只言片语,她就知道他的顾忌了,毕竟,她的家庭,她的背景,以及那些暗中的人们,无论哪一个,都够常人喝一壶的,吴庸这种分寸的拿捏,不禁让她对他另眼相看,于是乎,她目光变得温柔,认真的问道:“吴先生,我的病,你也应该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冒昧的问一下,我还能活多久?”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此时,吴庸翻了个白眼儿,转而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肖天龙,直截了当的说道:“她能活到现在,全是您的功劳吧?”

“吴先生慧眼。”肖天龙倒也不谦虚。

“也只有你这样的高手,才能吊着她半条命了。”吴庸摇头叹息,道:“天嫉红颜。”

“吴先生,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嘛……”欧阳若水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现在是你求我呀,我为什么要提条件啊?”吴庸打量着欧阳若水,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模样儿。

“这么说,你真有办法救我了?”饶是欧阳若水的心性超过同龄人几个轮回,此时,绝处逢生的她也不禁喜上眉梢。

“现在,你的胃气败坏的很厉害,肺部又严重受损,你有如今的造化,也得亏是肖前辈。”吴庸目光平静的盯着欧阳若水,道:“不过,你的胃部败坏的已经承担不了任何的药物了,所以,肖前辈才无从下手,不然的话,他能保你再活个二十年。”

“你说的一点也不差。”肖天龙点了点头,这正是他内心困苦焦燥的地方。

“眼下,普通的中西医已经没有办法拯救你了。”吴庸眉毛一抬,信誓旦旦的说道:“只有我这种不一般的人,才可一试。”

“我可是满足你的任何条件。”犹豫了一下,欧阳若水平静的注视着吴庸,她肯定的说道。

“不见得吧?”吴庸嘴角一咧,玩味的打量着欧阳若水,调侃的说道。

“例如呢?”欧阳若水问道。

“重症还需要猛药来医。”吴庸再次打量着欧阳若水,啧啧的说道:“你这身材,真是极品了,脱光了,给我看看,怎么样?”

“你……流氓……”饶是欧阳若水的修养再好,面对如此赤裸的要求,她也有些恼怒。

不怕耍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听到吴庸的话,肖天龙倒是眉头稍展,道:“难道说,吴先生要用熏蒸的办法?”

“这只是其一罢了。”吴庸点了点头。

“愿闻其祥。”肖天龙一副小学生的模样,恭敬的说道。

“总得来说,除了用药,还要推宫过血,强其五脏六腑,或者说,要为她进行筑基。”吴庸简短的说道。

“这么说,吴先生已经成竹在胸了。”肖天龙是何许人也,知道吴庸用的是非常道,这绝对是修仙之法。

“不敢这么说,也只有七成把握而已。”吴庸谦虚的说道。

水满则溢,月盈则缺。

肖天龙也不是那种把话说满的人,明明有十成的把握,也只说是七成而已,他眼前一亮,主动的问道:“不知道,除了这男女之事,你还有其他顾忌吗?”

“时间。”吴庸淡淡的说了一句,道:“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若水小姐,一看就非常人,自然有自己的事情。”

“这是个大问题。”肖天龙犹豫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欧阳若水,道:“你觉得呢?”

“我需要考虑一下。”欧阳若水面色绯红,她瞄了吴庸一眼,慢吞吞的说道。

五龙市,东城区别墅。

欧阳凤凰猛的一拍桌子,双眸圆瞪,举在手里的杯子几乎要脱手而出,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缓慢的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对着眼前的人,道:“这小子什么底细?”

“父母双亡,自小跟着一个酒鬼,年前的时候,酒鬼也死了。”这人目光睿智,身材匀称,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苟。

“背景还算是干净。”欧阳凤凰点了点头,又问道:“这个酒鬼可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已,资料上没有特殊之处。”中年男人认真的回答道。

“行,我知道了。”欧阳凤凰的眉头皱了皱,一个能让肖天龙刮目相看的人,特别是这家伙只有十八周岁,而培养他的人,又查不出什么特别之处,这本身就让人看到了不凡之处,毕竟,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又怎么可能抹掉自己的信息呢?

半个小时后的欧阳家别墅。

“爸,这个人可靠吗?”欧阳若水坐在欧阳凤凰的书房里,面色更加的苍白了,腰背也坐不直了,甚至有些喘息,在外边的这一小段时间,已经耗尽了她身体的大半力量,回到家里,她没有必要再伪装了。

“只获得了一些表面的资料,资料显示,背景干净。”欧阳凤凰担忧的看着欧阳若水,道:“只是,这小子太过轻浮了,居然敢对你动手动脚。”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欧阳若水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里透着肯定。

“他有过人之处?”欧阳凤凰诧异的问道。

“他只是用这种浮夸来掩饰自己的非凡而已。”欧阳若水解释道。

“这么说,你已经做决定了?”欧阳凤凰犹豫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说道。

“我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如果不抓紧治疗,恐怕熬不过今年冬天了。”欧阳若水淡淡的说道。

“你就这么肯定,吴庸有办法?”欧阳凤凰不太放心的说道。

“他的智慧,并不输给我。”欧阳若水肯定的说道。

欧阳凤凰愣了一下,他怔怔的坐着,最近五年,公司里的一些决策,有三分之二出自欧阳若水之手,这也让他挤身五龙市首富的位置,外人可能并不清楚欧阳若水的智慧,但是,作为她的父亲,他清楚的知道,她已经超过了自己,而这是她第一次夸奖一个人的智慧跟她一样。

“与其说,是我在求他为我治疗,不如说,一见面,他就在用这种下流的方式测试我,是否有资格成为他的病人。”被人筛选还是第一次,欧阳若水颇为无奈。

“他提条件了?”欧阳凤凰习惯的问道。

“没有。”欧阳若水有气无力的说道。

“让咱们主动给条件,这倒符合你对他的赞美。”欧阳凤凰若有所思。

“钱、权,恐怕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欧阳若水慢吞吞的说道。

“你要牺牲色相?”欧阳凤凰惊讶的问道。

“不可以吗?”欧阳若水怪怪的说了一句。

欧阳凤凰:“……”

“他虽然装作一副下流做作的模样儿,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内心清澈,并不是留恋于臭皮囊的流氓之辈。”欧阳若水似乎在回忆着吴庸的一举一动,她道:“反正,最后都要嫁人,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第二天,上午九点,欧阳家别墅。

“你怎么会在我家?”欧阳卿卿杏目圆睁,仿佛要冒火了,她死死的盯着吴庸,一副杀而后快的表情。

吴庸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看着即将要暴走的欧阳卿卿,他赤裸裸的打量着这个因为愤怒而胸脯急促起伏的漂亮女人,不禁喉结滑动,一双眸子在扫描过后,便径直的盯着那抹高耸的山峦,而且一眨不眨。

“你……”欧阳卿卿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是被扎了一针的皮球,不过,即使是泄气了,余怒还是让她对吴庸保持了足够的敌意,毕竟,三万块钱,一大堆的化验单,即使她身家不菲,但是,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吗?

“我听说你的家教非常好。”这时,吴庸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然后,暧昧的转头,对着肖天龙道:“肖先生,您说呢?”

“这个……”肖天龙颇为尴尬。

“你……”这绝对是捧杀,欧阳卿卿心中又生波澜,她冷哼一声,道:“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

“是我把吴先生请来的。”肖天龙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过节,但是,老道的他也能看出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所以,他主动出面化解。

“哦,他是您的朋友?”欧阳卿卿虽然年轻,但是,她知道肖天龙是家里的贵客,态度端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是的。”肖天龙点了点头。

“你这个朋友真不杂滴。”欧阳卿卿语出惊人,不客气的说道:“您宅心仁厚,您这位朋友,奸诈无比。”

“是吗?”肖天龙古怪的看了一眼吴庸。

“谢谢你的夸奖。”吴庸把奸诈无比当成了少年老成,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儿,气死人不偿命。

“不要以为摆出一副无赖流氓的模样儿,我就拿你没办法。”欧阳卿卿哼哼了两声,眼神里充满了冷意。

“你是要主动的追我吗?”吴庸嘴角微勾,饶有兴趣的说道。

“你这是在装十三吗?”欧阳卿卿冷笑着,说道。

“其实,你不说话的时候,我对你的感觉很好。”吴庸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不理会欧阳卿卿了,自顾的喝着水。

肖天龙也十分的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于是,也就眼观鼻,鼻观心,几乎要进入入静的状态了。

欧阳卿卿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中间又有肖天龙作保,她拿吴庸也没有办法,于是乎,她气呼呼的去了二楼的书房。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进我房间,要敲门。”只听砰砰的脚步声,欧阳凤凰就知道是自己的小女儿欧阳卿卿,于是,他不温不火的说道。

“爸,那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咱们家里?”欧阳卿卿质问道。

“他们是你姐姐请来的客人。”此时,欧阳凤凰放下手里的文件,他抬起头,平静的看着气冲冲的欧阳卿卿,不禁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他们惹着你不高兴了?”

“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欧阳卿卿粗粗的吐了一口气。

“你最好不要乱发脾气。”此时,欧阳凤凰的表情十分严肃。

“为什么?”欧阳卿卿是家里的小女儿,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时,即使是欧阳凤凰也不会提具体的要求,而现在,他居然为了一个黑心医生,约束自己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不为什么,你不要去惹他就是了。”欧阳凤凰并没有细说,转而道:“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这时,欧阳卿卿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情况,临了,道:“不过,他的药确实不一般,才过了一天的时间,我儿子的腿居然敢稍微落地了,就是价格太黑了,黑得离谱了……”

“你说他是什么医生?”欧阳凤凰听傻了,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禁呆坐在黄花梨的椅子上,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兽医啊。”欧阳卿卿十分确定的说道。

“你姐请一个兽医来治病?”欧阳凤凰觉得,这是本世纪最大的一个笑话,虽然他的宝贝闺女病入膏肓,但是,还真没有到饥不择食的地步,怎么着,也轮不着一个粗陋的兽医在家里拿他的金枝玉叶作实验吧?

即使他是肖天龙的朋友。

欧阳卿卿:“……”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欧阳凤凰果断的站了起来,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这就去找我姐。”欧阳卿卿像是被流氓摸了屁股,身子打了个激灵,然后撒腿就跑出去了。

欧阳凤凰在书房里急匆匆的来回的踱着步子。

“姐,你请一个兽医给自己瞧病?”欧阳卿卿一步闯进欧阳若水的闺房,当即不满的说道。

“他是个兽医?”对于这个身份,欧阳若水愣了两秒钟,然后,略有疑惑的问道。

“如假包换。”欧阳卿卿果断的点头,在她的眼里,欧阳若水一直是高智商的体现,她已经习惯了姐姐掌控一切的能力,如今,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她觉得不可思议,不禁解释道:“咱们的儿子,就是他给开得药,他是祥瑞宠物医院的正牌兽医。”

“你说的这个情况,我还真不了解呢。”欧阳若水恢复了冷静,她点了点头,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颇为玩味。

“姐,这个时候,你还能这么淡定?”欧阳卿卿不解的说道。

“咱家宝贝怎么样了?”欧阳若水转移了话题。

“三万多块钱啊,他就给了几颗丸药……”这时,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道:“他说是什么接骨丹,半个月保好,不过,这才过了一天,它的腿就可以落地了,如果按照这个进度,应该用不了半个月。”

“嗯。”听到欧阳卿卿的话,欧阳若水的嘴角弧度变得更大了,解释道:“吴先生是我请来的医生,专门为我疗疾的,我不管你对他的印象怎么样,我已经决定了,他可以作为我的朋友出现在咱们的家里。”

“你要找个兽医看病?”这时,欧阳卿卿不禁伸手摸了摸欧阳若水的脑门,这也不热啊,根本就没有发烧。

“你不用怀疑他的水平。”欧阳若水知道欧阳卿卿的担忧,她拉住欧阳卿卿的手,温柔的说道:“在中医界,有很多的谚语,例如,金眼科,银外科,最不值钱的是内科;小儿科相当于哑科;而在圈内人士的认知中,兽医如果排位置,是要大于人医的……”

欧阳卿卿当然不会怀疑欧阳若水的话,但是,如果让一个兽医给自己的姐姐看病,而且,还是一个奸诈的黑心兽医,一时半会儿,她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色狼的情况下。

“好了,我会把握好分寸。”欧阳若水溺爱的摸了摸欧阳卿卿的头发,然后就出了闺房。

欧阳卿卿愣在原地,见欧阳若水出去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果断的跟在她的身后,一副严以待阵的模样儿,似乎,只要吴庸敢有所动作,她就会以命相搏。

“肖叔叔,您来了?”欧阳若水来到客气,礼貌的跟肖天龙打招呼。

“都是熟人了,就不用客气了。”肖天龙点了点头,然后道:“吴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就是个引路的……”

“没有你当保镖,我可不敢进这盘丝洞。”吴庸色眯眯的看着这对姐妹花儿,两个人的长相虽然有八分相近,可是,气质却是迥然不同,如果说欧阳卿卿青春活泼的话,那么,欧阳若水便是知性睿智。

“您身怀绝技,胆识过人,就是上天入地,只要你想,也不是难事吧?”欧阳若水由衷的赞美道。

“你真是慧眼识珠。”吴庸竖起了大拇指,啧啧的说道。

“那么,接下来,吴先生是不是要展示一点绝技,给大家看一看呢?”欧阳卿卿冷哼一声,故意挤兑的说道。

“没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吴庸咧了咧嘴角儿,话锋一转,道:“当不了唐僧,我还不能当猪八戒吗?”

“流氓。”欧阳卿卿狠狠的瞪了吴庸一眼。

“那我可得对得起你这么高的评价。”这时,吴庸点了点头,上前迈了一步,平静的注视着欧阳若水,严肃的说道:“你想好了?”

“你想好了吗?”欧阳若水打机锋的说了一句。

吴庸一咧嘴角儿,没心没肺的说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

“需要我怎么做呢?”欧阳若水没有任何犹豫,只是平静的说道。

“让你妹妹给我倒杯水吧?”吴庸径直的说道。

“不可能。”欧阳卿卿怔了怔,当即愤怒的说道。

“卿卿,你去给吴先生泡一杯大红袍,要武夷的极品大红袍……”欧阳若水吩咐道。

“姐……”

“去吧。”这时,欧阳若水依然看着吴庸,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小孩子不懂事儿,接下来,还要做什么,我来配合你……”

“那咱们就直接跳过互相调查,互相磨合,互相质疑的阶段,甚至,连签定终身契约的步骤,也直接省了吧。”说到这里,吴庸嘴角一咧,石破天惊道:“咱们入洞房。”

“咳……”肖天龙尴尬的咳嗽两声。

站在二楼的欧阳凤凰一双眸子突然充血了。

欧阳凤凰和欧阳卿卿错愕万分,肖天龙倒是十分的平静,他少有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认真的说道:“我可以当个证明人。”

“麻烦您了。”欧阳若水点了点头,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的表情。

听到肖天龙的话,欧阳凤凰的五官才渐渐的舒展了。

“到我的闺房吗?”这时,欧阳若水自然而然的说了一句,风轻云淡。

“好吧。”吴庸点了点头,嘴角浮现出一抹让人回味的笑容,带着独有的意味深长,跟在欧阳若水的身后,径直的上了三楼。

肖天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送着两个人上楼了。

“你怎么不上去看一看呢?”欧阳凤凰从楼上下来了,他疑惑的问道。

“吴先生并没有邀请我,如果冒然的上去,实在是唐突了。”肖天龙咳嗽两声,颇为尴尬的说道。

“也是。”欧阳凤凰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眉头又皱紧了,疑惑的问道:“我听说他是兽医?”

“他是兽医吗?”肖天龙也皱了皱眉头,不太肯定的说道。

“您也不清楚吗?”欧阳凤凰瞪大了眼睛,兀自不敢相信的说道。

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这位镇定自若的商人,心里生起的波澜,比一年都要多。

“不管是人医,还是兽医,他到底如何,半个小时后,咱们就见分晓了。”肖天龙恢复了平静,认真的说道:“只要有疗效,不管黑猫白猫,都是猫,不对吗?”

“希望如此吧。”欧阳凤凰倒不是封建的人,他颇为担心,又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留给欧阳若水的时间不多了。

“这就是我的闺房,要不要参观一下?”进了房间,欧阳若水自然的说道,并没有半分的尴尬。

“我是正人君子,岂会……”嘴上这样说着,吴庸的眼睛却四下扫了一圈。

欧阳若水在床边坐下了,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庸。

“这么赤裸的看着我,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吗?”吴庸没心没肺的说道。

“你明明是个君子,为什么要装作流氓?”欧阳若水单刀直入。

“被你看穿了?”这时,吴庸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咳嗽了两声,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欧阳若水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由衷的说道。

“别介,你千万别看上我,要是我有什么优点,你直接告诉我,我立即改。”吴庸警惕的盯着欧阳若水,如防洪水猛兽。

“为什么这副表情?”欧阳若水有些不解。

“我吧。”吴庸咧了咧嘴角儿,又泛起奸诈的笑容,道:“小人物嘛,普通小市民,都有囊中羞涩的时候,为了钱,我可以卖艺,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绝对不卖身。”

“分寸如何拿捏呢?”欧阳若水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只拿自己应该得到的部分,至于其他的馈赠,我虽然有赖蛤蟆之心,但是,我却是吃素的人。”吴庸直截了当的说道。

“有贼心没贼胆儿。”欧阳若水点了点头,道:“咱们开始吧。”

此时,吴庸也收敛了神色,他平静的看着欧阳若水,将右手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然后双目垂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儿。

欧阳若水不禁浑身一紧,随即又放松了,她只觉得小腹处聚起一股暖流,然后径直的向下运动,经尾闾穴,灵台穴,玉枕穴,然后再经面部,胸部,直归丹田。

说是简单,但是,其中的酸、痒、麻、胀、热、滑、涩……

一时间,各种感觉,让这位见多识广的大小姐表情复杂,震惊无比。

要知道,欧阳若水虽然生的美丽,但已是一副残躯,经脉堵涩已经十分严重,如今,吴庸居然用自己的内气,为其运行任督二脉,通其小周天,这让本身就有一定医学知识的欧阳若水极为惊讶,这得具备多深厚的内功,才能做到的……

她的内心也极为惊喜,这反倒让她看到了活下去的署光,内心随即就变得平静了。

约么过了半个小时。

吴庸擦了擦额头上挂着的汗珠,长长的吐了口气,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道:“没想到这么难搞,老子差点精尽人亡了。”

欧阳若水轻闭着眼睛,凉爽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回荡着,此时,她也浑身冒汗,但是,却透着一阵阵臭气。

“你赶紧去洗洗吧?”这时,吴庸拍了拍欧阳若水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好吧。”欧阳若水极不情愿的回过神来,她幽怨的看着吴庸,说道。

吴庸打了个激灵,警惕的看着欧阳若水,嘱咐道:“咱们只是医患关系,千万别感激我,更别看上我,OK?”

“这个,我说算了。”欧阳若水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留下一抹高深的笑容,自顾的进了洗浴间。

“女人是猛兽。”吴庸叹了口气,又道:“不,比猛兽还厉害。”

约么又过了半个小时。

欧阳若水从洗浴间出来,看着已经恢复如初的吴庸,道:“咱们出去汇报一下情况吧?”

“记得付我的薪水。”吴庸主动的提醒道。

“只要你愿意,多少钱,你都可以拿。”欧阳若水意味深长的说道。

吴庸:“不要诱惑我。”

“我就诱惑你了。”欧阳若水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的意志不坚定,小心我同意被你诱惑。”突然,吴庸眯着眼睛,露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说道。

欧阳若水没有说话,带着吴庸到了一楼,她看了一下欧阳凤凰和欧阳卿卿,然后对肖天龙道:“您给看看,我的身体到底变化了多少?”

肖天龙也十分的期待,他搭手在欧阳若水的手腕处,三指摸着寸关尺,表情时而凝重,时而惊讶,时而轻松,时而不解,总之,一向平静如水的他,上演了一副表情秀,最后,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柳暗花明。”

“多久可以治好?”听到这句话,欧阳凤凰如释重负,问道。

“至少三年吧。”没有隐瞒,吴庸认真的说道。

欧阳凤凰点了点头,又看了肖天龙,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看着吴庸,诚肯的说道:“吴先生,有些事情,可否到我的书房里,咱们商量商量?”

“没有问题。”吴庸跟着欧阳凤凰进了他的书房。

这时,欧阳凤凰给吴庸倒了一杯水,由衷的说道:“吴先生身怀绝技,少年成名,令我辈汗颜。”

“装,你就接着装。”吴庸摇了摇头,道:“我都跟你到书房里来了,也不跟你装了,你反倒跟我来些虚头扒脑的东西,这不太好吧?”

“这倒是我客套了。”欧阳凤凰苦笑一声,他看着一本正经的吴庸,道:“那咱们有事说事?”

“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那我也会直说。”吴庸认真的说道。

“我就这一双女儿,若水的身体您已经了解了,现在,她急需您这样的明医,所以……”这时,欧阳凤凰变得吞吞吐吐,似乎,十分为难。

“再过几天,我就上大学了。”吴庸咧了咧嘴角儿,说道:“就是咱们市里的五龙医科大学,报的是兽医系,所以,在未来的四年时间里,我的主要安排会在学校里。”

“这就是为难之处。”欧阳凤凰慢吞吞的说道:“若水身在名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地域上的差距,让她的治疗存在难度,您看,要不然,我动用关系,让您跟若水上同一所学校?”

“我只上五龙医科大学。”面对优厚的条件,吴庸主动的拒绝了。

“为什么?”欧阳凤凰不解的问道。

“我的分数,只够上医科大,况且,咱们这个城市,消费不是低嘛……”吴庸随便找了个借口。

欧阳凤凰是什么人,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已然打定了主意,道:“那么,我让若水转校,跟你一同上五龙医科大学,怎么样?”

“这就是您的问题了,我管不着啊。”吴庸说道。

“只是,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欧阳凤凰略微犹豫,还是主动的说出来,道:“如果我把若水转回来了,那么,我会给你们在学校周围置办一套房子,到时候,你去跟她同居,怎么样?”

“您就不怕……”吴庸的表情变得古怪了。

“不怕。”欧阳凤凰掷地有声的说道。

“问题是,我怕……”吴庸扭捏着,为难的说道。

“那怎么办?”欧阳凤凰苦笑一声,要知道,他的女儿,若单论长相,绝对是一流的美女,平时,不知多少男人想往她们的身边靠,那都是不能近身的,而现在,他主动的往吴庸门上推销,他居然拒绝了,难道他的心性修炼,已经达到了水火不侵的境界了吗。

“反正,我的治疗,只是早晚各一次,中间这段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吴庸咧了咧嘴角儿,凤轻云淡的说道:“咱们就各过个的,不要互相影响,可好?”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少年孤身来到都市,面对各色美女的诱惑,他从还是不从呢?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8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