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结婚后你过得好吗?看哭了99%的女人!

【小说在线阅读】结婚后你过得好吗?看哭了99%的女人!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

贺莲依拉着东方铭的裤管哭得泣不成声,她那么爱这个男人,爱到连自己都可以舍弃,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她?

东方铭冷眼的看着脚下的女人,连最后的一点耐心都没有了,那深邃幽暗的眸中有的只是厌恶,深深的厌恶。即便,前一刻他们还在翻云覆雨,可是下一秒他就变成了魔鬼,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入深渊。

踢开莲依的手,东方铭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领带,“贺莲依,你对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难到你还看不出来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爱你啊……”莲依哭喊着,那样的卑微,卑微到自己都觉得可耻。可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不想放手,想用自己最后的一点资本来赢回东方铭的心。

“爱?”东方铭笑了,笑得那样的不屑和残忍。他弯下腰伸手捏住莲依的下巴,强势的抬起她的头:“别跟我说爱,那会脏了我的心。已经到现在这样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只是在利用你接近你父亲贺莲城,为的也只是我自己的公司而已。至于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薛蔓一个人!”

“轰……”

莲依的整个灵魂都因为东方铭的这句话而震住了,她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满的都是不置信。他只是在利用她?不,不是这样的。从前的他是那样的温柔,连她受一点小伤都那么紧张,怎么会不是爱?

被东方铭踢开的手再次抓住他的裤管,她跪在他的面前,拼命的压低自己的声音,“铭,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说过的啊!”

贺莲依的声音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味道,因为害怕,整个人都颤抖着,脸色越发的惨白。她不信,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被颠覆,她不信!

看着她的嘴里,东方铭连最后一丝耐心也没有了,嘴边溢出满满都是残忍的笑,笑着贺莲依的愚蠢。他低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冷的开口:“如果我不说爱你,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为我做事呢?你爸爸不是傻瓜,他早看出我的动机了,可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疼你,即便是知道我的目的却还是没有说破,只是让我好好对你!”

说到这里,东方铭的脸上闪过一抹明显的恨意,一双眸更透着肆意的寒:“好好对你?怎么可能!对于你们贺家,这点惩罚还完全不够看!”

贺莲依茫然的松开了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东方铭眼中的恨她看得真切,可是她无法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恨?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吗?为了这个男人,她败掉了整个贺家,害得父亲入狱母亲惨死,现在连自己都输进去了。如果现在连他都要抛弃她,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她不能失去他,就算是不爱,她也不要离开!

这样的想法很快占据贺莲依所有的思绪,疯狂的开始蔓延。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那她宁愿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毁掉!

垂着的手心猝然握紧,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她都不以为然。可是还不等她发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的响起,那样的强烈。

东方铭眉头微微一皱有些担忧,迟疑了下最后还是打开了门。门一打开,薛蔓就冲了进来,当看到凌乱的大床和贺莲依时,眼眶顿时就红了起来:“铭,你说你们没有什么的,为什么又要做这样的事?”

薛蔓的声音充满着质问,但是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楚楚可怜。东方铭眉头皱得更深了,毫不犹豫的上前楼主她的肩带进他的怀里,轻声的安慰着:“小蔓,这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我爱的人始终都只有你一个!”

东方铭坚定的声音在房间里传响,安抚了薛蔓却震惊了贺莲依。她就那么看着相拥了两个人,突然觉得无比的讽刺。再然后,她头脑便是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冲了上去,直接拉开薛蔓就骂了出来:“贱人,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说着,她抬手就要打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震耳欲聋,贺莲依脚步踉跄了几步,头偏在了一边,头发凌乱的搭在红肿的左脸上。她慢慢的回过头,对上的是东方铭愤怒到了极致的眸。

“贺莲依,你没有资格骂小蔓,因为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贺莲依没有动,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突然的,她笑了,笑得肆意张扬。张扬之后,是东方铭所看不见的伤。然后,她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薛蔓的手腕转身往阳台上跑,然后在东方铭愤怒的注视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抵在阳台的栏杆上,带着决绝的眼神看着他,“东方铭,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选择,是要她,还是要我?”

贺莲依很想为自己悲哀,即便是到了现在她居然还在期望着东方铭会有那么点爱她,所以她用了最后的手段。可是事实证明再一次的证明,她到底有多愚蠢。

东方铭几乎连想都不想,上前捏住贺莲依的手腕,力道重到她直接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贺莲依的手松开了,得到解脱的薛蔓直接扑进了东方铭的怀里,惊恐的抖着身子。

“铭,我好怕!”

这一刻,东方铭再也不再压抑他的愤怒,她用力的将贺莲依甩开,她的脚随着一拐,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往后仰,最后腰重重的撞在栏杆上,就那么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东方铭想要伸手去拉住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就那么看着贺莲依跌落下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鲜血,顺着贺莲依的后脑勺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她身下的一大片地板。东方铭的呼吸顿时一紧,看着致死都不愿闭上眼睛的连依,深邃的瞳孔缩了又缩。

其实,哪怕是最后,他也并没有想过要杀她。

“不好了,大小姐又逃走了!”

一声惊呼从山顶的别墅传开,顿时整个别墅的人都忙开了,急切的到处找着这位大小姐。

“阿钟,将电脑打开,我倒是要看看那个死丫头能跑到哪里去!”

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先生拄着拐杖从楼上走下来,虽已经是满头白发,可是那洞悉一切的犀利的眸却是让人不敢直视,整个人都透着不容人忽视的威严。他在管家钟叔的搀扶下来到了客厅,低沉着声音再次开口:“这一次找到后不用再等了,直接送到冷家去!”

钟叔知道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耽误直接命人打开了电脑。不多时,一个穿着休闲服背着背包的少女从画面中走过,然后在老爷子的注视下突然回过头对着摄像头的位置坐了个鬼脸,然后大笑着跑来了!

“死丫头!”

老爷子显然气得不轻,可是又显得有些无可奈何。随即,管家又点开了另一个画面,之前的那个俏皮的女生再次出现在画面上。这一次,她没有再做鬼脸,而是往着一个方向走去。突然,不知道是不是脚边打滑,她整个人突然跌倒,然后直接滚下了一个斜坡。

看到这里,老爷子再也坐不住,“快,召集所有的人给我去找!”

“是,老爷!”

钟叔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再也没有了一丝犹豫便带着所有的人走出了别墅。很快,少女被抬了回来。她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手臂上还留着血迹,整个人昏迷不醒。

“让亚瑟过来!”

老爷子看着昏迷的少女,一头白发似乎又白了许多,苍老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

一番检查之后,亚瑟走了出来,对着老爷子恭敬的点了点头后才开口:“大小姐的身上都是些皮外伤不要紧,只是后脑的伤有些严重,需要做个仔细的检查,看看是不是有脑震荡。”

“嗯!”老爷子沉重的应了一声,“那有没有生命危险?”

“老爷请放心,并没有生命危险!”

老爷子这才挥挥手,像是松了口气:“我知道了,那就先做检查吧!”

亚瑟点头,随后便由管家送着离开了。这时,老爷子才走进房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丫头,不要怪爷爷狠心,冷家那小子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正常,但是只有他才能保护好你。为了你,为了整个萧家,爷爷只有委屈你了!”

说着,老爷子有些泪眼朦胧了起来,再看了眼少女,最后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迷中的少女那白皙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几下,然后眼珠在闭着的眼睑下滚动了几圈慢慢的睁了开来。

少女睁着茫然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许久都不曾反应过来。直到她意识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她才猛的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身体。

她记得,她被东方铭推下了阳台,直接从三楼摔了下来。那个画面,她就算是轮回都不会忘记。可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急切的从床上下来,刚下地,后脑就传来一阵眩晕的疼,让她又坐回到了床上。思绪,突然有些跟不上了。难得,她没摔死?

半信半疑的走到化妆台,当她看到镜子里那张不再属于自己的脸时,整个人都震惊得无以复加,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越加的苍白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谁能告诉她?

头,愈加的疼了起来,她捂着头蹲了下去,慌乱的哭了起来。脑海中只剩下了一句话,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良久,她才慢慢的镇定下来,然后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穿越,重生?

是老天在怜悯她?所以让她再重来一次,可以去为她的仇恨报仇?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其他的。不过,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重要的事,她又活了!

在坠楼的那一刻,她才彻悟。那个她爱得那样盲目爱得那样卑微的男人,原来从不曾真心待她过,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居然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背弃了一切。他可以那样残忍的推开她,毫不顾忌她在之前才把第一次给了他。为了他,她毁掉了她的一切,包括她自己。然后,他亲手毁掉了她!

现在的她,那样的错误,她绝对不会犯第二次!

就在她满腔怨恨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仅仅是片刻的迟疑,她便收住了自己所有的心思。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贺莲依,她占了别人的身体,就不光要为了“贺莲依”而活,还要为这个身体而活。进来的人看见她坐在地方,忙的惊呼着跑过来扶起她:“大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要是让老爷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的!”说着,抚着她坐回了床上。

“莲依”木然的任由着女佣抚着,大脑飞快的转着,然后就有了定论。她不熟悉这里,所以她需要方式去遮掩,而后脑的伤就是最直接最有戏的方式。

她抬起头,露出一种几乎茫然的眼神,“你是谁?”

女佣因为她的这句话愣住了,盯了她好半响才呀的叫了一声,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就在她计划着接下来要怎么做的时候,那个女佣又走了进来,跟随着她进来的还有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还有一个年轻帅气的外国人。

老爷子走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看着依旧茫然的“连依”,“丫头,我是谁?”“莲依”歪了歪脑袋,突然笑了起来,“你是爷爷啊!”

老爷子突然就松了口气,然后有些生气的瞪了眼身后的女佣,显然是在怪她发布了错误的信息,害得他虚惊一场。

这时,钟叔上前走了一步,试探着问:“大小姐,我是谁?”

这一次,“莲依”很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最后茫然的摇摇头:“大叔,我不认识你!”

这一下,刚刚还松口气的老爷子精神又紧绷了起来,然后不动声色的对着一旁的亚瑟使了个眼神。亚瑟点点头,然后上前对着“莲依”露出一抹浅笑,“大小姐,你告诉我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莲依”伸手揉了揉后脑勺,有些吃痛的拧了拧眉:“我的后脑好痛,脑子好乱,好像有很多重要的事突然想不起来了。然后我就拼命的想,可是越想,我的头就越痛!”

“大小姐不用想了,那些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等你的头不疼了,就自然会想起来了!”

亚瑟轻声的安慰着,然后回头看了老爷子一眼,得到他的示意才又看向“莲依”,“大小姐你先睡一觉吧,睡醒了头就不会疼了!”

“莲依”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最后自己钻进了被子,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这时,老爷子才带着所有人离开了房间,迫不及待的问着:“亚瑟,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不用着急,大小姐的症状像是失忆,很明显的是由于后脑撞伤的原因造成的。不过她还记得老爷,所以说情况并不严重,我会尽快安排给大小姐做个彻底的检查!”

老爷子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房门,然后吩咐钟叔:“派人好好照顾好大小姐,在去冷家之前,不能再出意外了!”

“我知道了,老爷!”

等房间再次安静下来,“莲依”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最后重重的舒了口气。在震惊害怕之后,她突然有些庆幸。她的父亲是市的市委书记,权利可见一斑,所以东方铭才会来接近她。也因为这样,她才有机会认识老爷子,萧家的传说,萧山!

传说,他是黑道出生,后来才开始洗白。这些,她自然是不知道的,都是东方铭无意间告诉她的。而且在一次拍卖会上,她见过这位老爷子和她的孙女,萧潇!因为只见过一次,又加上她刚刚太过震惊了,所以一时没有发现,当她再见到老爷子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

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好小!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萧潇,其实是在第一眼看到东方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爱慕之心。那是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深爱着东方铭的女人的直觉。因为,她自己也是因为当初的那一眼而彻底沦陷的!

笑,慢慢的溢出嘴角,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笑萧潇!

亚瑟最后为萧潇做了一些列的紧密的检查,确认是小脑受伤导致了会出现选择性失忆的情况。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她以后的生活,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记忆也会慢慢的恢复。

得知这一结果,老爷子是喜忧参半。喜的事,萧萧不记得一些事自然也包括冷家,这样他再让她嫁过去她也不会那么反抗了。忧的是,这样做如果以后她恢复了记忆,一定会恨他的!

想到这里,老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钟叔在一旁适时的安慰着:“老爷,这也许是好事,等到以后大小姐自然就会知道老爷的良苦用心了!”

“但愿吧!”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暗了下来,萧潇是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他终究还是不想让她以后恨他。

在萧家休养了半个月,萧潇的身体也是完全的好了起来,也彻底接受了萧潇的这个身份。但是为了不露馅,萧潇还是没有太过去接触老爷子,虽然她从钟叔的口中知道他们的关系很好。但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敢。因为老爷子是在江湖中厮杀过来的,他的眼神太过犀利精明。除了这个,一切都很顺利。

打开电脑,她有意的看着自她重生后的没一天的新闻。她发现,有关于“贺莲依”死的消息一条都没有。不由得她疑惑了起来,难到是东方铭故意封锁了消息?为什么?

不光是如此,连她爸爸贺莲城的消息也没有。按理说,他父亲被举报后一旦查出来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没有了官职,财产会收缴,甚至还会一辈子都受牢狱之灾。

她不懂了,东方铭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想了很久都想不通,萧潇决定暂时不去想了,直接关掉电脑伸了个懒腰。

曾经,她也是个千金小姐,身上多少有些大小姐的脾气。可是“死”过一次之后她开始变了,变得更加的谨慎和成熟起来。她的复仇之路可能会很漫长艰辛,她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能让萧家也赔进去。

可是不得不承认,她现在还完全没有做好重新去见东方铭的准备。他带给她的伤太重,不是她想丢下就可以彻底丢下的!

出门下楼,老爷子正跟钟叔说些什么,看见萧潇,一双眼眸瞬间笑了起来,透着慈祥的味道。

“丫头,头现在还会不会痛了?”

萧潇打着哈欠走到老爷子的面前,然后抓着他的手臂撒娇般的蹭啊蹭,“不疼了呢,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老爷子脸上的笑更深了,都眯成了一条线,“那就好!”

为了怕露馅,萧潇只撒娇了一会儿便又站了起来,“钟叔,我好饿啊,有没有吃的!”

“已经给大小姐留了!”

钟叔也是一脸微笑的看着萧潇,然后直接命人将早餐端了上来。

萧潇慢慢的吃着,一颗心有着说不出的触动。如果,她没有认识东方铭,没有爱上他,那么现在是不是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在爸爸的面前撒娇,然后抱着妈妈喊着肚子饿?

不由得,她的眼眶红了起来。可是还不等她感触结束,一个女佣便走了进来,“老爷,东方先生来了!”

萧潇的背后一寒,下意识的转过头,接着她便看到了她死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

东方铭跟随着女佣走了进来,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将他的衬托得帅气非常,短碎的发丝随意的荡漾着,嘴角始终挂着刚刚好的浅笑,没有丝毫的突兀。

他单手插袋的走向老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恭敬却又不显得卑亢,“萧老爷子最近可安好?我一直想着要来拜访的,只是怕叨扰了!”

东方铭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性感,听起来格外的好听。他也知道老爷子是老江湖的人,喜欢那种比较传统的形式。

果然,老爷子在听了他的话后,原本因为他不请自来的不悦也慢慢的退开,“东方先生可谓是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市商业界的翘楚,不错,不错!”

“老爷子过奖了!”

东方铭谦虚的笑着,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餐桌前,萧潇就那么看着他,完全忘记了反应。她还是低估了东方铭带给她的影响,低估了自己的心。看着他那样的笑,她只想冲上去撕碎他,想要看看他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

也许是她的眼神中的仇恨太过浓烈,东方铭下意识的回头,便对上了她还来不及收回的情绪,不由得轻轻的皱起了眉头。老爷子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慢慢的走了过来,“丫头,怎么了?”

萧潇慢半拍的才回过神,然后有些无力的揉着头:“刚刚有一下头好痛!”

萧潇说得无意,可是老爷子却不由得深吸了口气。要知道,她之所以会不愿意嫁到冷家,几乎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东方铭。可是老爷子并不看好他,总觉得他的眼神不够干净。现在萧潇看到东方铭一眼就开始头疼,是不是就意味着会想起什么?

他不动声色的沉了沉脸色,钟叔立马反应过来,对着一旁的女佣说着:“大小姐不舒服,你们扶她回房休息吧!”

女佣点点头,上前就来扶萧潇。她也没有拒绝,任由着女佣扶着走上了楼。在经过东方铭身边的时候,她的身体不可抑止的颤了颤,这是一种本能,恨到极致的本能。

东方铭的眼神不着痕迹的闪了闪,带着些莫名的味道,悠长而深邃。而后,他才看向老爷子,微微的低头:“看来我今天来的时候不对,是我唐突了。下一次,我会正式登门拜访的!”

老爷子应了一声,没有说话。钟叔领会,对着东方铭开口:“抱歉了东方先生,请!”

东方铭不在意的笑笑,然后转身走出了别墅。他离开后,老爷子脸上的笑意彻底凝固了下来,带着几分凝重。

“老爷,看来我们要早些将大小姐交给冷少爷了!”

“嗯!”

老爷子点点头,握着拐杖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别墅外,一辆惹眼的兰博基尼停在路边。车上,东方铭慢悠悠的点起一支烟吸着,一手撑在车窗上,眼眸静静的看着别墅的二楼。吐出一口烟,他慢慢的勾勾嘴角,扯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而后,他驱车扬长而去。

回到房间,萧潇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今天这样的状况,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了,否则她会再一次的被东方铭牵着走。

东方铭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萧家,她几乎已经猜出来了,他一直想要从政,需要有更多的背景和势力的支持,他需要不断的发展壮大自己,所以他将目光已经转到了萧家。东方铭的城府太深了,她不能再被动。

想到此,她拿出电话直接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随后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喂,哪位?”

听着她的声音,萧潇猛的深吸了口气,可是握着电话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萧潇!”

“萧潇?”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这个萧潇到底是谁,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着:“我不认识你,你打错电话了!”说着,她就要挂电话。

“薛蔓,对吧!”

萧潇接下来的话让薛蔓挂电话的动作顿了下来,谨慎的问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你到底是谁?”

听着电话里她紧张的声音,萧潇笑了,握着手机的手也不再颤抖。她说:“铭今天到我家来了,你应该猜得出他是为了什么吧?”

“什么?”

薛蔓顿时一惊,声音都不由得大了起来。然后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不置可否的开口:“你是萧家的大小姐?”

“呵呵!”萧潇低笑了几声,她发现原来光是听着对方这么慌乱的声音就这么有趣,那么当她真正站到她的面前时,她会是怎样的惊讶?不由得,萧潇开始有些期待了!

电话那头,薛蔓很是沉默了片刻,“你打电话给我是想做什么?我只是总裁的秘书而已,如果你是想找他,我可以帮你预约!”

听听,不愧是薛贱人,这个时候了都还能做到临危不乱。

“我要找他需要你预约吗?我只是想警告你,有些人,不是你这样的角色就可以碰的!”

说完,不管薛蔓会有什么反应,萧潇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她趴在被子上大笑了起来。

虽然只是开始,她仍然坚信自己一定会成功,不为自己,也要为她的父亲,还是惨死的母亲。想到母亲死的样子,萧潇就不自主的握紧了拳头,恨意顿时从眸中蔓延。

她,会让伤害了她的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薛蔓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声,整个人都气炸了。她愤怒的将手机摔到地上,顿时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除去了个贺莲依,现在又来一个萧潇,那她薛蔓到底算什么?

房门,这时候被推开,东方铭扯着领带走了进来。目光触及到地方碎了的手机,眼神不由得沉了下来。他没有说话,薛蔓便开口了,带着质问的语气:“铭,你今天是不是去萧家了?”

东方铭神色顿时就暗了下来,“你跟踪我?”

感觉到东方铭无形中的怒气,薛蔓的语气不由得低了下来,可是她还是不肯作罢,抓着他的手臂接着问:“你只要说到底是不是?”

东方铭慢慢的眯起了眼睛,眸底中那一触即发的愤怒隐隐蔓延。薛蔓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有些后怕的退后了两步。

薛蔓退了两步,随后突然双手捂脸低声的哭了出来,那样的楚楚可怜:“铭,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质问你的,只是我太没有安全感了。你说你不会爱上除我之外的任何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可是……可是我的出身摆在这里,我没有好的家世,没有好的背景,我……”

薛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方铭用力的抱在了怀里,之前那眸中清晰可见的怒气也随着烟消云散。他将脸紧紧的贴在她的脖子上,低喃着声音开口:“小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我吗?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带着目的性的,除了你!”

东方铭的声音让薛蔓再一次沦陷了,她伸手回报着他,声音忍不住的哽咽了些,“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

无疑的,薛蔓是聪明的,她懂得东方铭的每一个弱点,而且这些弱点都是东方铭的致命伤。她知道东方铭所不为人知道的一切,所以她才会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可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害怕。她需要一个身份,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他身边的身份。

东方铭慢慢的推开了薛蔓,望着她惹人怜爱的脸蛋轻轻的捏了捏,“光一个贺家的资本还完全不够,我还需要得到更多,而萧家是最好的选择。”

知道他的野心,薛蔓慢慢的点点头:“铭,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东方铭笑了,薄唇紧紧的贴着薛蔓的耳边暧昧的吐着热气:“小蔓,我想你了……”

薛蔓娇羞的红了脸,一只手却不经意的在他的胸口打转。再不迟疑,东方铭懒腰抱起了薛蔓走进卧室,很快便传来一阵高似一阵的喘息声。

从东方铭来过萧家之后,萧潇更加的开始注意他的消息了。包括他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参加了什么活动。不得不承认,东方铭就是天生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能成为最大的焦点。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新闻才多,而萧潇才有得看。

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脑,想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这时,老爷子走了进来,萧潇几乎是下意识的关上了电脑。这个动作,无疑有些欲盖弥彰,可是她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她不能让老爷子知道她那么关注东方铭,不然她的计划就不好完成了!只是她不知道,老爷子的眼睛,远比她知道的要锐利得多。

老爷子不着痕迹的笑笑,然后走近萧潇:“丫头,今天有没有时间陪爷爷出去逛逛啊?”

之前的她,因为一门心思都在东方铭的身上,所以每次母亲要她陪她逛街的时候她都会拒绝,因为她要陪东方铭参加那些无聊的派对。可是现在,她才发现亲情是多么可贵。即便,现在的老爷子严格说起来并不是她的亲人,可是为了她占据的这个身体,为了弥补她曾经的遗憾,她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来了下来。

“爷爷你说你哪儿就去哪儿!”

一处私人会所的高尔夫球场,萧潇扶着老爷子从车上下来。她以为老爷子会带着她去喝喝茶听听戏的,现在很多上流社会的老古董们都喜欢做这个,以前拼江山的时候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老了倒是学会享受了。

只是让萧潇以外的是,老爷子居然会带她来打高尔夫!看着拄着拐杖的老爷子,她忍不住的肺腑,他到底打不打得动啊!

刚下车,一个职员就迎了上来恭敬的对着老爷子低下头:“冷老先生等您多时了!”

“哼,算他有记性,这次没有迟到!”

老爷子的脸色不晴不阴,萧潇却是有些诧异,原来他早就约好了人了!

跟着职员来到球场,一个同样中气十足的老人大笑着走了过来:“萧山老鬼,这一次我们可要好好的比比了,不能每次都输啊!”

老爷子冷哼一声:“能输给我,那是你的福气!”

萧潇安静的站在一旁浅笑,两个老人加一起都一百多岁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可是就是这样,才让人羡慕。

这时,冷老的目光才落到了萧潇的身上,嘴边呆着几分深意的笑:“老鬼,这就是萧丫头了吧!”

老爷子点点头,很是骄傲的撇了撇胡子:“丫头,这个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起的冷爷爷!”

萧潇甜甜的一笑,“冷爷爷好!”

“嗯,好,好!”

冷老先生立马笑开了,一边将他们往里面带一边对着老爷子使眼色。

走进休息室,萧潇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静静的坐在藤椅上的男人。他一手撑着头歪着脑袋不知道在看什么,萧潇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脸。可就是这样一个安静到极致的男人,却让她莫名的感到一阵窒息。

注意到她的目光,冷老先生眼眸顿时一亮,亲热的拉着萧潇就走到男人的面前:“萧家丫头啊,这是我孙子冷忌!”

萧潇这才看清他的脸,那是一张怎样风华绝代的脸!萧潇只一眼就惊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有男人会漂亮到这个地步,那种美,无法用言语形容。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束着,只有额前的几缕短碎发偶尔随风飘动着。他就像古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散发着慵懒迷离的神彩,又带着些生人勿进的疏离。

他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哪怕此刻在他的面前正站着神色不一的三人他都毫不反应,好像不管他的身边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在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萧潇有那么一瞬的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似看破了世事沧桑又踏破红尘,神秘且危险。

冷老爷子似乎已经习惯了冷忌的态度,拉着萧潇就坐在了他身旁的位置:“萧家丫头啊,你在这里陪着这小子说说话,我跟你爷爷去打球,今天说什么也要赢一次!”

说着,也不管萧潇愿不愿意就直接跟萧老爷子走开了。

萧潇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眯起了眸看着走入球场的两人,原来,他们的目的时这个?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结婚后你过得好吗?看哭了99%的女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92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