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早春三月,阳光和煦,草长莺飞,窈窕的柳条于微风中拂动,四处生机勃勃之景。

盛世的背景下,坊间流言,玄掖皇宫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之事,且听说书先生道来。

“当朝皇后上官婉,嫁到我朝来时已然是奄奄一息,众人都以为她活不过昨晚,谁知……”先生捋了捋山羊胡须,故作神秘。

不知情的人一脸茫然,忍不住问到:“谁知怎么了?”

说书先生先是慢悠悠的抿了口茶,而后将手中的折扇打开,拂了两下,才清晰地吐出两字:“活了!”

众人听了,半信半疑,这明明病入膏肓之人,怎么有死而复生的道理?

“大家伙说这奇不奇怪?皇后的贴身宫女是亲眼看到她断气的,正叫了声皇后娘娘薨逝,眼泪还没掉下来,那床上的人儿猝地坐起来,有说有笑,似还魂,把宫女吓个半死。”

先生越说越怪,听者入迷。

凤归殿里,故事的主角正在吃着酸甜可口的葡萄。

“巧心,外人怎么说,你不必理会。”那人一脸享受,对外界的传闻满不在乎。

巧心哪是个忍气吞声的主,自然为主子鸣不平,手中的抹布拧了又拧,差点水干布断,恨恨到:“不知是哪个不懂事的胡乱说,竟造谣您是狐狸精上身才死而复活,要是让奴婢知道了,定要割了他的舌头!”

听罢,上官婉送进嘴中的葡萄吐了出来,显然是受了惊,一双乌黑晶亮的眸子瞪得如灯笼般大,对巧心疑到:“谁?谁这么睿智?”

竟然有人猜到她是狐狸精,可见这人功力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深不可测。

巧心一头雾水,手中的抹布又死劲一拧,“娘娘,您说什么?”

巧心就是那个倒霉的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丫头,当然,这样说是夸大其词了,只是眼泪,是真真切切被吓得落下来。

上官婉意识到自己多了嘴,连忙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讪笑:“没什么,就是开个玩笑。”

玩笑不能乱开,会出事的,比如说,皇帝陛下听闻上官婉死而复活,耐不住群臣压力,请了道士来凤归殿捉妖。

道士不是好道长,可妖精是好妖精。

一阵忙活下来,道长连个屁都没请出来,皇帝南宫煜毫不客气地将他踹出了皇宫。

这个时候,某人就要说风凉话了,双臂环抱胸前,右脚有节奏地点地,重心全在左腿上,垂眸浅笑:“皇上,若是您还不相信,大可以请孙悟空来,将臣妾打回原形。”

南宫煜俊丽的脸颊浮现一丝憎恶,森冷的嗓音在大殿内响彻:“你别得意。”

说完,甩袖背身,离开了凤归殿。

这是上官婉进宫,他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四个字,不含任何的夫妻感情。

她依旧不在意,这个世上,她唯一在意的,就只有她的姐姐。

没错,她不是皇后上官婉,而是青丘的一只狐狸,叫云落,还有一个孪生姐姐,叫云幽。

姐姐从小脸上就有一块胎记,尝试了许多办法除掉无果,她只能尝试找到咸辰木,听说咸辰木的灰烬,配以灵山上的圣水,可以去除那恼人的胎记。

而传说,咸辰木隐匿在玄掖皇宫。

不管这个传说是否真实,她姑且一试,到了明年,姐妹俩就满三百岁了,狐族狐女三百岁及笄,她一定要让姐姐以最美的容颜迎来及笄之年。

于是乎,小狐狸下了山,来到了玄掖皇宫,碰巧新皇后病重垂危,她灵机一动,思虑到找咸辰木非朝夕之事,便附于上官婉身上,做长久打算。

不过时机没选好,应该在上官婉死之前就附上去的,可是她偷吃葡萄,酿成大错,无故生了许多麻烦。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不过好在,那些道长全都是饭桶,只会嘴皮子叨叨,根本办不成实事,请了半天的大仙,结果不知哪里飞出来一只鸟,拉了一坨屎在其中一位号称伏妖道人的脸上,衰。

云落借着上官婉的身份在凤归殿过安乐日子,并趁机寻找咸辰木的下落。

“娘娘,您好不容易活过来,怎么又轻生呢?”巧心噗通一声跪下来,两眼泪汪汪,紧紧地捏住主子的右手手腕。

上官婉哭笑不得,“我只是放点血。”

手中的银色匕首透出寒光,映出巧心那略微惨白的脸。

咸辰木毕竟是千年古木,想找到它并非易事,只有妖族或神仙的血才能使它显灵。

在上官婉一再保证真的不是轻生、而是放血有急用的前提下,巧心才将信将疑地将手松开了,由此可见主仆情深。

再之后,上官婉拿着一只装满血的小瓶子及一支毛笔,四处“描血”。

巧心跟在身后,闷闷不乐,本想问一问原因,可是主子交代过,一个好的仆人,不会多嘴。

上官婉忙活了两个时辰,连咸辰木的影子都没找到,不免有些泄气。

“唉,皇宫那么大,木材那么多,我这样找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怕是咸辰木没找到,我都已经血尽而亡了,呜呼哀哉!”

面对这样一声嚎叫,漫步而来的天子冷冷地答了四个字:“是你活该!”

上官婉急忙从台阶上起身,看着黄袍加身的南宫煜,很不友好地来一句:“这是什么龙卷风把皇上刮来了?”

巧心及在场的宫人闻之吐血,娘娘这样的态度,怕是很难得到圣宠。

南宫煜从来没有见过不会讨好他的女人,要知道,从出生起,身边的人都费尽心思奉承他,无论男女老少,乐此不疲。

只有她,是个例外,南宫煜不禁怀疑,她不是人。

“你的手怎么了?”南宫煜上前一步,捏住她的手腕,细长的双眸盯着她手上的绷带。

巧心很欣慰,到底,皇上还是担心娘娘的,这是好兆头。

“没事。”上官婉尝试挣脱他的束缚,不过毕竟是女人,力气不如男人大,徒劳。

南宫煜轻蔑地笑出来,讥诮到:“莫非是因为得不到朕的恩宠,想不开自尽?”

上官婉清秀的脸颊上满是绝望,见过不要脸的,这样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

“皇上,作为皇后,臣妾对您的智商表示深度的怀疑。”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野生野长的小狐狸,不太懂宫廷繁复的规矩。

南宫煜差点气厥,这个女人确定是南燕的公主?一点教养也没有,倒像是个泼妇。

“快捯饬一下,随朕去见太后。”南宫煜转了个话题,放开她的手腕,一脸嫌恶。

以后日子还长,他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逞一时之快。

上官婉凤冠霞帔加身,随着南宫煜光鲜亮丽地出了凤归殿。

一路上,两人无言。

某女心里忍不住抱怨,倒不是抱怨身边的皇帝,而是抱怨那个叫巧心的丫头,竟给自己穿上这么件有碍行走的衣服,每走一步就会踩到前面的裙摆。

南宫煜很鄙视这样笨手笨脚的她,心里更加笃定,这个女人肯定不是上官婉,堂堂的公主,怎么连这样的正装都驾驭不了?

衣服太长,上官婉真想用法术将裙子变短一点,可是这样不就等于告诉皇上自己是妖精了么?不可不可,在找到咸辰木之前,她不能暴露身份。

忍吧,继续忍吧,这个世上,没有轻而易举的成功。

忍字头上一把刀,这不,又要面对皇帝的针锋相对了。

“上官婉,你这勾引人的技巧,不怎么样。”南宫煜扶着上官婉,冷冷地开口,眼睫低垂,掩住不悦。

她连忙退出他的怀抱,站稳了,悠悠开口:“我只是不小心踩到了一颗石子,才会歪倒。”

“狡辩。”南宫煜负手向前走,一边道:“到了千寿宫,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记好了。”

语调傲慢,很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就是为君者的态度。

上官婉撇嘴,轻蔑地答到:“请恕臣妾愚钝,臣妾真的不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请陛下明示。”

装乖巧,是狐狸精的必备本领,只是她这火候不够,差了点什么。

南宫煜扭头,只见她明眸皓齿,张嘴倩笑,那是一个春风得意。

“倘若太后问你手上的伤从何而来,你如何回答?”

“当然是如实回答。”上官婉不假思索。

“如实?如哪个实?”南宫煜挤兑,“说你不甘寂寞,一心求死?”

这个女人说的话,他不敢相信,只因她身上疑点太多。

“皇上,我真的没有求死,我对天发誓!”

话音刚落,空中乍响一声惊雷。

“你看看,说谎的女人,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南宫煜更有了骄傲的资本,他的判断,还从未出过错。

上官婉只觉得比窦娥还冤,莫名其妙地,怎会突现春雷?莫不是自己借尸真的忍得天怒人怨了?

淡定、淡定,长这么大,还没有听说过哪个狐狸精被雷劈死。

一路上吵吵闹闹,这对冤家来到了千寿宫的宫门前。

太后的贴身宫女景嬷嬷请帝后二人进去。

“皇上,娘娘,太后娘娘正在更衣,很快就出来。”

“嗯。”南宫煜拉着上官婉的手,面色平静步入正殿。

必要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虽然某女很不情愿。

当太后一身锦衣出现在众人面前,上官婉觉得惊艳之余,更多的是安心。

太后虽有些年岁,但保养得宜,肤色不显老,慈眉善目的,应是个好相处的主。

南宫煜微微欠身,拉着上官婉的手带动她跟着行礼:“皇儿参见母后。”

太后坐在凤椅上,笑着抬手示意二人平身。

千寿宫的布置很温馨典雅,炉鼎绕烟,香氛袭人,嗅之神清气爽。

隔间有人弹琴,琴声悦耳,与这香气相得益彰。

“母后近日身子可好?”南宫煜试探地问了一句,语气透着关怀。

只见太后点头不语,一双凤眼停滞在他身侧的女人身上。

上官婉心中讶异,为何太后不说话?是不是和皇上感情不好?也难怪,像皇上这样自恋又自大的家伙,的确遭人嫌,不过,太后一直在笑,面色没有半分嫌恶。

“为什么太后不说话?”上官婉歪着脑袋在南宫煜耳边小声问到,两个人的手还是牵着。

这一问,南宫煜火冒三丈,但还是掩住心里的怒意,放着极低的声音:“你不会不知道,母后已经哑了。”

上官婉目瞪口呆,哑了?太后哑了?她怎么不知道?都没有人告诉她。

南宫煜好似早就知道她是这样的表情,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女人,继续装,你根本就不是上官婉。

皇家的媳妇,为何连婆婆的事全然不知?绝对是冒充的。

太后面容带着些许疑惑,手语到:“皇儿,皇后是怎么了?”

上官婉自然不懂手语,只得静静地站着不说话,看这对母子“聊天”。

“没什么,皇后只是惊讶,为何母后看着如此年轻。”皇上就是皇上,如此一说,既给了太后面子,又在太后面前为上官婉讨好。

太后闻之,掩面而笑。

上官婉当然不会因为南宫煜的“好意”而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他这样做,无非就是在太后面前表演夫妻和睦的戏码,岂是真心帮自己说话的?

随后太后顿住笑着,指着上官婉的伤口,表示疑惑及担忧。

上官婉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太后的意思,饶有深意地瞥了南宫煜一眼,对凤椅上的女人朗声到:“回禀母后,婉儿本想为皇上做几道小菜,可是技艺不佳,反而弄伤了自己,让母后忧心了。”

南宫煜听罢,喉咙涌上一口老血,做菜?她为自己做菜?这个女人,说谎的技巧还真是登峰造极。

太后听了自然高兴,难得帝后如此恩爱,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就放心了。

于是太后又对南宫煜手语:“皇上,该早日举办封后仪式,将凤印交给皇后才是。”

上官婉从南燕嫁到玄掖,是为了两国联姻,可是来的路上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到达玄掖皇宫人已经不行了,南宫煜心里是喜悦的。

他是皇帝,有征服天下的雄心,很早之前就想发兵南燕,可是南燕的皇帝人老却不糊涂,意识到了南宫煜的虎视眈眈,便把唯一的公主送来和亲。

南宫煜怎好拒绝,天下百姓希望安定,他若不应下来,执意打仗,到时候万民一定指责他暴戾,他可不能因此而失了民心。

故此,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多余的公主,老天爷似乎很配合,听说这个公主是个病西施,而且就要死在后宫,反正她的病和自己没关系,死了倒好,与南燕的联姻也就不做数了。

记得那个晚上,他就站在凤归殿的门前,想亲耳听到她死去的消息,果然不负期待,当殿内传来一声“皇后娘娘薨逝”,他心里那是一个激动,就差燃焰火庆祝,可是偏偏,却又听到了刺痛人心的“噩耗”。

她活了,一个死了的人活了,这很不正常,不、是邪门。

伴随而来的,他所有的谋划全部白费,与南燕的仗,打不起来。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公主十有八九是假的,等自己调查清楚了,坐实南燕鱼目混珠的罪名,他何愁找不到理由出兵?

心中的算盘已然打好,到时候,看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死的有多惨。

心里虽是这般想法,可不能说出来,颔首对太后笑到:“母后放心,皇儿已经着人准备了。”

上官婉不懂他们谈话的内容,一头雾水,见太后点头,她也跟着不迭点头,这样做应该不会出错。

出了千寿宫,帝后二人分道扬镳,皇上去御书房,皇后回凤归殿。

离别之时还要装作很不舍的样子,因为景嬷嬷在一旁看着。

于是乎,皇帝陛下很深情地在上官婉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柔声到:“皇后要等朕,朕忙完朝中事务,便去看你。”

上官婉心里那是万分嫌弃,该死的男人,借着孝顺的名义吃自己的豆腐是么?

不过,她还是懂得一点分寸的,皇上演戏如此逼真,她若不配合演出,岂不是辜负了?

上官婉伸手打理好南宫煜胸前的衣服,小女人的姿态,配上招牌式的微笑,故意抬高声线:“皇上切莫累坏了身子,臣妾会备好酒菜恭迎圣驾的!”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对这个男人说出这样煽情的话,自己都被腻歪到了。

然后,在景嬷嬷及众位宫人艳羡的目光中,帝后二人依依不舍地道别,好似离开一会儿就会天塌地陷一般。

南宫煜回到御书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大将军楚靖离觐见。

楚靖离与皇上同岁,官拜镇国大将军,丰神俊丽、昳丽非凡,京城贵女求之不得。

所以,坊间有一个积淀了十多年的谣言,大将军与皇上实为断袖。

皇上这样年岁,本应后宫妃子如云,却一直空置后苑,加上平日里与大将军走的最近,才起了这样的风浪。

同时也解释了太后为何这样喜欢上官婉的原因,有个皇后存在,谣言就不攻自破。

“朕要你亲自去一趟南燕,带回公主的画像。”

楚靖离很意外,“怎么?”

“朕怀疑她是假的。”南宫煜直接把所思所想说了出来,他在楚靖离面前,从不隐瞒。

“假的?不能吧,南燕还没这胆子欺我玄掖,想当初,可是南燕的皇帝求婚的。”楚靖离很客观,不含任何私人感情。

虽说,他与皇帝一条心,也是想收服天下。

战场于他来说就是表演的舞台,每一场战役,都是他的精彩演出,他不是喜欢杀人,而是喜欢释放那种快感,那种用汗水换来的喜悦。

“南燕的皇帝不敢,可是公主呢?女人心海底针,她若是不想成为联姻的工具,逃婚也是极有可能的,戚和就是前车之鉴。”

说起戚和公主,那可就是个传奇的人物了,她是皇上兄长的女儿,年芳十七,南宫煜本想把她许配给御史的长子,其实那男的也不赖,可是她嫌弃别人不喜欢狗狗,就拒婚。

拒婚在南宫煜面前是没有用的,他有很多手段让她服软,可是在手段施展之前,她逃跑了,对,就是这么任性,逃跑了。

公主逃跑了,御史自然找他这个皇帝要人,他有什么办法?人家指名道姓就要戚和公主,他又不是神仙,变不出一个戚和给他。

双方僵持着,直到南宫煜实在推脱不住,不幸发生了,御史的那位公子骑马时,不小心落马,摔成了瘸子。

就在这个时候,戚和那坏丫头回来了,还抱着一条雪白雪白的狗狗。

御史自觉没脸联姻,便退婚了,这下子,戚和又安安心心地过起了逍遥日子。

“微臣懂了。”楚靖离不再辩说什么,皇帝的性格他了解,从来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外人说再多也是徒劳。

“靖离,你是朕的心腹,可不能让朕失望。”不得不说,近日来皇帝陛下的心情一直是大起大落的,每一次就要成功了,偏偏出了幺蛾子,他可承受不起更多的打击了。

“请皇上放心,微臣快马加鞭,一定早日带回佳音。”见南宫煜这青葱似的脸,就知道他最近过得有多么煎熬。

楚靖离一直很贴心,回府简单收拾了下,便快马向南燕赶去。

南宫煜冷脸踱着方步向凤归殿走去,身后的小林子耷着脑袋,默不作声。

皇上还真是辛苦,处理完朝中事务,还要去处理那磨人的皇后娘娘。

这是皇上的原话,可不是他小林子自己编的。

南宫煜从来不期待她会好酒好菜款待自己,可是真真切切地看到桌子上的珍馐美馔及醉人佳酿,他有点怀疑这个女人在酒菜里下了毒。

后来才得知,这是太后娘娘差人送来的,说是体恤皇后,莫让她又因为做菜而伤了手。

更听说,太后娘娘交代过,皇上今晚务必留宿凤归殿。

这的确,是个很艰巨的任务。

“臣妾做不到啊!”某女抱着南宫煜的胳膊,哀求到,双眼泛起泪光。

南宫煜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恨恨到:“你逃不掉的。”

“你这分明就是打击报复!”某女气不打一处来,落井下石的伪君子,着实令人讨厌。

“皇上睡地铺,这像话吗?”南宫煜。

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很不幸,上官婉是做出忍让的那方,原因就是好狐不与男斗。

南宫煜睡在凤床上,努力摆出最闲适的姿势,好宣告自己的皇权不可挑战。

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斜侵进来,泻了一地银白,桃花盛开,暗香沁入,更添静谧。

“皇上,我能问一下,太后是怎么哑的吗?是天生的还是?”她不是一只习惯安静的狐狸,她也有追求。

南宫煜闭着眸子,很不耐烦地答了一声:“你问这么清楚做什么。”

“这是个秘密。”某女将被子掖了一记,虽是三月,但夜晚依旧有些寒冷,更何况她睡在地板上,自然要注意保暖。

南宫煜本不想理会她,谁知她在打什么歪主意?这个女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只是这漫漫长夜,若不说点什么,还真的很难熬。

罢了,索性满足一下这个女人。

“先帝驾崩时,母后悲痛欲绝,每日恸哭不已,后来,嗓子便哭哑了。”南宫煜平淡地回忆着,他并不是很想提起这件事,毕竟先帝驾崩,是所有人心中的伤痛。

某女眨了一下乌黑的眸子,惋惜中透着感动,“太后对先帝的感情,真是感天动地。”

南宫煜不语,感情越深,带来的伤痛也越深。因此他不敢爱人,怕会落得和母后一样的下场,心死人活。

聊天就这样戛然而止,上官婉的左手食指在肚子上有序地敲打,心里原本的念想极想变成事实。

一只年轻气盛的狐狸做事,素来是雷厉风行。

这不,南宫煜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小林子连滚带爬地进来禀报:“皇皇皇上!皇后娘娘一掌将太后打晕了!”

“什么?”皇帝扔掉手里的折子,火急火燎地向千寿宫奔去。

一大群御医密密麻麻地跪在床前,低着脑袋,默不作声。

南宫煜迈着沉重的步子行至床边,将太后的玉手紧紧地握进掌心。

“母后……”他垂着眸子颤声,神情怆然。

床上的人脸上苍白,呼吸极弱。

千寿宫的气氛沉郁的可怕,上官婉立于一侧,很平静,好似一切与她无关。

南宫煜蓦然举目,对着她嘶声力竭地咆哮:“上官婉!要是母后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要你南燕陪葬!”

他的表情分外狰狞,像一只被惹怒的狮子,随时可以将眼前的女人撕成碎片。

上官婉不卑不亢,“我是好心。”

“好心?”南宫煜咧嘴,“亏母后对你这般好,你竟是这样报答她的么?”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不仅可以死而复活,成为天下人的谈资,如今又在后宫中兴风作浪,妖孽。

上官婉吸了一口冷气,努力掩饰心中不满的情绪,“我希望皇上凡事不要只看表面。”

南宫煜听了更是火冒三丈,快步移至她的身前,伸手掐住她细长的脖子,绵绵使力,冷笑:“女人,你是在教训朕?”

他又加重力道,上官婉觉得过不了多久,她的脖子就要被捏碎。

不行,不能死在他的手上,她还有任务,要为姐姐找到咸辰木。

正要用法术反击,耳边传来一声轻唤。

“皇儿……”

这一声宛如天籁,在场的人都惊住。

南宫煜愣愣地回眸,只见太后从床上起身。

他连忙放开上官婉,奔至太后身侧。

“母后,您怎么样?”

“哀家很好。”太后颔首,“皇上是错怪皇后了,她不过是为了治好哀家的哑症。”

起初上官婉跑来千寿宫,扬言有把握治好她,她也有些犹疑,但转念一想,姑且死马当活马医吧,总不能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

所幸,上官婉果然没叫她失望,竟然一掌就治好了哑症。

南宫煜闻言心中一梗,忙举目望去,那娇小的人儿已经不见踪影。

她走了,呵呵,是在取笑自己?

确保太后身子无碍,南宫煜才放心地离开了千寿宫。

那么现在,皇帝陛下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回到御书房继续批阅奏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二是去凤归殿,给皇后诚心诚意地道个歉。

显而易见,前者对他来说简单一些。

御书房里,某人的心情烦躁得很,该死的,为什么总觉得对不起她?

当时那个情况,换做任何人都会大发雷霆,他也承认,自己的确是冲动了些,可是这件事似乎不能完全怪他。

他努力找理由减轻心里的负担,可是理由越多,反倒加深了内心的罪恶感。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39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