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老公丧心病狂地对我下 药,走投无路的我竟在路边随便拦下个男人……

【免费小说】老公丧心病狂地对我下 药,走投无路的我竟在路边随便拦下个男人……
狄慕云收工回到家里,很快就瘫倒在床上,近期的工作任务少,但连续几天的跟踪一点收获都没有,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觉得有点吃不消了。接着又是一阵感叹,然后重重的压在床上,脸深深的埋进被子里,柔软的被子让脸颊十分舒适。抱着被子,想想自己这些年的生活:

父亲是缉毒警,在自己7岁的时候,因为一次抓捕行动意外去世,母亲是高中物理老师,因为父亲经常在外进行危险的工作,母亲为了不把过多的担忧放在父亲身上影响到他的工作,便转移注意力,一门心思扑在狄慕云身上,父亲去世后更是如此,狄慕云知道母亲是不想有多余的精力去想父亲,所以把她培养得十分优秀。

为了不让母亲失望,自己12岁读完高中,因为优异的表现和惊人的天赋13岁被特招进警校学习。而狄慕云选的也正是所有警种中最难最危险最艰苦的缉毒警,她想像父亲一样,成为一个优秀的缉毒警,并且发誓要亲手擒拿当年致使父亲抓捕失败意外中枪去世的毒贩!也就是贩毒榜上名列第三的“独狼”!

已经将近半年没有独狼的消息了,狄慕云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也不是办法。在缉毒大队工作已经有两年,她知道急也没有用,但只要一有独狼的消息她就会积极参与行动,寻找机会将独狼抓捕归案!这几天确实太累了,最近队里任务少,朋友们说明天要给她庆祝!用的是软磨硬泡的烂招数,狄慕云想想已经好久没正儿八经的玩闹过了,跟头儿告过假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缉毒警的身份特殊,容易被毒贩挟持或者报复,狄慕云很少参加热闹的活动,而且知道她身份的人少之又少。朋友们知道她不喜欢过于热闹,决定用拍摄微电影的方式替她庆祝。

朋友小张是个摄影师,是在一次来局里采访的时候认识的。这家伙是个热血好动的,而且一直很爱慕狄慕云,这次拍微电影就是他起的头,他说狄慕云长得一副好身材外加很仙气的脸蛋,如果穿古装扮演侠女一定惹人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扮演小姐一定是国色天香。

为了满足小张的要求,加上其他朋友都热情附和,又因为准备不充分和道具限制什么的,最后狄慕云答应出演那个国色天香的大小姐,满足大家。

剧本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早大家都赶到晋安古城景区,买了门票后,都兴致勃勃的对着剧本念起来,相互打闹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狄慕云看到自己的剧本是个相府小姐,叫纪夕烟,是个嫡女,年方二八……

基本上是对着剧本念台词,然后表演就即兴发挥,大家都没什么经验,花了两个小时左右,拍好两三幕了,一看效果还不错,兴致更高了。

下一场是女主纪夕烟游湖的落水戏,地点就在古城碧湖景区里。同行的雪雪租到了一艘古色古香的敞篷船,砍了好一会儿的价还是很贵,狄慕云挺肉疼的。

肉疼并非是因为价格贵,而是因为雪雪砍价的架势实在太厉害了,狄慕云觉得既佩服又羡慕,感叹到也许自己的天赋都用在工作上了!

敞篷船的外观还不错,大家都挺满意的。

小张在船舱上架起摄像机,说要拍纪夕烟上船的样子,还一边招呼按照刚才设定好的姿势上船,让她微微垂首掩帕,含笑带怯……

只有扮演侍女的朋友跟在狄慕云边上,其他没上场的朋友或是在场外准备,或是围观。狄慕云刚转头扬起手帕,便注意到码头不远处的有一个熟悉的背影,似乎在哪里见过。脑瓜子正快速的运转,以她的职业习惯,凡是熟悉的人都要留意。但小张已经在催促她了,狄慕云不禁懊恼自己,真是职业毛病,说好的今天放松呢,想到这又重新开始摆动作。

这时扬起一阵轻风,那男的穿着衬衫原本沿着碧湖人群中行走,瘦瘦的,有点低垂着脑袋,长相黝黑又十分普通,实在很难惹人怀疑。经过柳枝底下时,随风摇动的柳条搔得他脖子痒,男子便抬手挠后脖子根,露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痣来,狄慕云刚好垂首仰头,她看到那个黑痣时,脑中轰的一阵眩晕!心中警铃大作!

直觉告诉她,这男的就是独狼!

狡猾的毒贩子是从来不轻易暴露自己的缺点的,而且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反侦察能力特别强,放在人群中,根本不是容易辨别的,所有的资料都是经过线警漫长的收集!

狄慕云的心此时突突的狂跳!从父亲接手抓捕独狼的信息开始,那时的独狼还在只是个毒界刚出炉的天不怕地不怕的雏,就已经狡猾难对付,如今整整13年了,独狼的资料少之又少!随着独狼在毒界的位置越做越大,抓捕独狼的工作也就越来越棘手,这两年中晋安缉毒警们包括她自己曾经无数次观摩过收集到的仅有独狼侧影和少的可怜的信息!其中一条信息就是半年前刚确认的!独狼后脖子根偏左肩位置有颗指甲盖大小的黑痣!

就算独狼化成灰她也认得!想不到这这里遇到了!

狄慕云猛地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紧张而又激动的心情,扔开手绢!飞步朝独狼冲去!

就当狄慕云离独狼还有几步之遥时,他似乎后脑壳张了眼睛一般,有预感地迅速在人群中躲闪了起来。狄慕云有点急眼了,别看17岁的她正是拔个子的年纪,但经过特殊训练的她行动非常迅速敏捷。狄慕云边跑边脱掉碍事的对襟秀禾,这时正好前面有个禹禹独行的微胖老者挡住了独狼的去路。

“独狼!你站住!”狄慕云一改淑女作风,逮住时机,左腿蹬地一个助跑扑向独狼,由于过猛的冲击力,两人一个扭打间,便跌进了碧湖里。

掉进水中的独狼,迅速朝水底沉去,意图摆脱狄慕云。但狄慕云是个标准的美女,身段比例极好,手脚都比较纤细,长得很匀称,加上古装被脱得七零八落,水底活动阻碍减小,游鱼一般,速度快了起来。

“独狼!你站住!”狄慕云一改淑女作风,逮住时机,左腿蹬地一个助跑扑向独狼,由于过猛的冲击力,两人一个扭打间,便跌进了碧湖里。

掉进水中的独狼,迅速朝水底沉去,意图摆脱狄慕云。但狄慕云是个标准的美女,身段比例极好,手脚都比较纤细,长得很匀称,加上古装被脱得七零八落,水底活动阻碍减小,游鱼一般,速度快了起来。

潜了一阵,独狼见难以摆脱,又觉得她是个小姑娘,便起了杀心。顿住身形,两人在水底下扭打了起来。狄慕云今天穿的是便装,没有携带枪械,加上比较体力偏瘦弱,又在长身体,本身擅长的是侦查而不是搏斗,所以渐渐吃亏,几个回合后,便有点不敌,独狼紧紧扭住狄慕云的一只手后,眼中凶光毕露,抽出匕首刺向狄慕云的胸口。

血像彼岸花一样蔓延开来,尖锐的刺痛直击大脑,狄慕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死!就算是死,也要拉着独狼陪葬!她凭着一股必死的决心和狠劲,借着碧湖水下特有的压力和有利的水底流势,抬腿狠狠踢向独狼的胸口,然后用手抵住独狼的手和刀鞘,身子缓缓往后退去。狠狠咬牙,用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爆发力,夺过匕首,朝独狼狠狠刺去!

碧湖是以湖水清澈碧绿闻名,但湖水是透彻的,湖底是大片的碧绿色的特殊岩石组成。短短几分钟,二人打斗之间不知道潜入了多深,只见湖底沉淀的白沙弥漫开来,狄慕云根本看不见眼前的环境,大片的血水和湖水被湖水冲淡。

狄慕云只觉得手上的劲道逐渐消失,肺部的空气也所剩无几了,窒息的感觉袭来,然后手一软,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这时,碧湖底下亮起了一道淡淡的肉眼可见的绿光,与湖水融合在一起。

在一片苍郁森森的山林之中,有一个碧蓝色的清澈湖泊,像被仙女遗忘在人间的魔镜,湖水犹如明镜一般,碧绿烟翠,轻烟袅袅,空气十分清新。听说最近临安城有魔修活动的迹象,厘子桥带着随从前去探查,发现竟是一男子杀妻弃子,假借魔修作恶掩盖自身罪行,事情处置完毕,路过这一带,觉得景致十分好,就伫立在湖前凝视了一会儿。

突然贴身影卫弘泽喊道:“公子,前面似乎有个人!”

厘子桥顺着影卫手指的方向远远望去,在湖的另一面似乎有一个巴掌大的人影倒在湖边的鹅卵石上。于是撩开腿上的华贵锦缎白袍,朝湖边飞去。

狄慕云不知道自己是被摇醒的,还是痛醒的,身子被摇晃的厉害,挣扎中,她抓住了一只强有力的胳膊。肺部被憋的难受,她拼命的咳嗽了一阵,又因为胸口上有伤,嘶的抽了一口气,又把水憋回去两口,那感觉别提多久难受了。

狂吐了一阵子湖水,把水咳出大半时,突然想到自己不是追捕独狼吗?下意识的便朝眼前的身影劈过去,厘子桥觉得莫名其妙,觉得这姑娘身手似乎还不错,但小小年纪跟谁有如此深仇大恨,竟然警惕性如此之高。思绪飞快,但手上动作不停,下意识地单手环抱狄慕云,侧过身子躲过袭面而来的一掌。

一掌失手,撕裂的伤口又渗出不少血。狄暮云只觉得浑身提不起一点劲。逐渐恢复冷静,睁开被水浸湿辣的厉害的双眼,这才有心思去看一眼胳膊的主人。发现对方是个男的。立马联想到,难道独狼是团伙行动?自己被毒贩挟持了?

但仔细一看穿着古装,二十岁上下的年纪,又明显不是拍微电影时的朋友中的任何一个。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咳,姑娘,你没事吧?”厘子桥清开醇厚的嗓音问道,怀中环抱着一个湿透的美人,那掌中的温热,让他感到有几分不自在。

“小张他们呢?”狄慕云问道,觉得被一个陌生男的抱着十分不合适,便推开对方,撑着鹅卵石坐起来,发现自己仍泡在水中,又踉跄着要站起来。

厘子桥想扶住她,忽而又觉得不妥,手伸出一半顿住,尴尬道:“在下,天苍派厘子桥。姑娘是谁,怎会受伤在此。”。

狄暮云这才想起自己昏迷前不是在追杀独狼吗?手指用力的按压着眩晕的脑门,回想起在水中与独狼搏斗的一幕,水下浮力过大,又因失血过多,力道不足刺偏了,独狼一定没死!想到这里,突然抓住厘子桥的衣襟,咬牙恨恨道:“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中分头,黑黑瘦瘦的,穿着白衬衫?”

“呃,姑娘说的是何人?不曾见过。”厘子桥忽然觉得自己的回答过于简陋,消息甚是无用,唐突了人家姑娘,俊脸微红,呐言道:“恕在下愚昧,什么中分头?白衬,衬衫?有些不解。”

“什么啊?这人能不能不装!”狄慕云心中焦急,有点生气的推开他!追捕了那么久的独狼不能这么逃了,也不理他,伸手拧干挂在身上的最后一件湿漉漉的粉色偏襟古装往岸边走去。

她觉得自己落在这湖边,独狼也很可能就在这附近,而且他受的伤比自己轻。很可能醒的比自己早,所以沿着湖边搜索起来。

这时弘泽和其他两名随从赶了过来,狄慕云见几人也是古代装束,还随身带着佩剑。看样子剧组的配置不错。但此时无暇顾及这些,环顾了一周,发现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根本不是晋安的古城景区,一点熟悉的建筑物都没有。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有没有看到一个男的从水里上来?”狄慕云朝弘泽问道。

弘泽见在这种山野之中,偶遇一孤身女子,刚才又与自家主子有几分争执,心下有些防备。抱剑而立,闭口不言。但旁边随从眼力明显没他好,插话道:“回姑娘,我们回皇都路过此地,没看到什么人。”

弘泽狠狠的瞪了这个随从一眼,嫌他多话。

狄慕云以为他们还在演戏中,觉得头都大了,没再理会他们。眼尖的她突然看到碧湖对面的矮崖边上有一只破皮鞋,迅速调动脑子的信息回忆,这鞋正是独狼的!他一定就在这附近。狄慕云加快了速度,但胸口的的血越渗越多的架势,甚至低落在鹅卵石上,漫入水中,身子十分虚弱。

厘子桥有点担心她,也连忙跟了过去。

突然,矮崖上有一道黑色的魔气腾空升起,朝狄慕云袭来。但狄慕云眼中只有那个破皮鞋,压根没发现这危险的情况。厘子桥眼神一冷,手上飞快地朝黑气射出闪着蓝色寒光短镖,然后飞身抱住狄慕云往后疾退,而弘泽则提剑迎了上去。

狄慕云在被抱住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周围冷肃的强烈杀气。同时也惊呆了,这些轻易就能腾飞而起的动作并非是在现代任何一个人能轻易完成的。她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了!

但情况危急,不容她细想,矮崖上立刻又飞出一个身影朝竟然直接朝狄慕云的胸口袭来。狄慕云看到那是一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男侏儒,头发杂乱,衣衫肮脏古怪,身上挂着不少五颜六色的蛇是狄暮云没见过的品种,正吐着细弱的信子,狄暮云知道,不管随便哪一条,被咬上一口,都能顷刻取人性命。

厘子桥抽出佩剑,往前一挥,一道剑气朝侏儒逼去。侏儒已有准备,凌空一翻,挥出两条绿色的小蛇,被厘子桥挥剑斩落了,见偷袭不成,失去了先机,侏儒跃起落在附近的巨树上,肥胖的丑脸上是一阵怪笑。

“是个魔修!”其中一个随从喊道,然后提刀冲了上去。

狄慕云捂着刚才拉扯中被二次撕裂的伤口,重重的咳了一下。看着不到片刻就缠斗在一起的五个人,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这些人的速度也太快了!

这时,她听到树底下有动静,侧目望过去,她发现了隐藏在巨树下喘息的独狼,看情况独狼头上有伤,但不是她弄的,想来应该是穿越过来的时候弄伤的。

独狼也看到了她,黝黑的瘦脸上十分镇定,面无神色。狄慕云却恨得牙痒痒,缉毒警追捕独狼有十年之久,现在只是迟尺之遥,自己无论如何擒住他,除掉他。心中想着,动作却不迟疑,忍住剧痛一个短打的动作朝他扑了过去。

独狼也不是吃素的,自然也有几分身手,一个翻身也从巨树底下跃了出来。二人没有武器只能近身搏击。狄慕云拼了狠劲给了独狼一拳,独狼受伤没有狄慕云重,但也不能惧怕一个只有两年经验的女警,二人打了几个回合,独狼腿上一个用力,那力道足足把狄慕云踹了飞了半米。

那侏儒以一敌四,十招下来,渐渐有些不敌,便一咬手指打了个口哨,召唤出自己的灵宠赤水鳞蛇,朝最弱的狄慕云袭去。

狄慕云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只见一条周身通红,头上长满黑色脓包,有一人高木盆粗的蛇从林子里冒了出来。只一眼,狄慕云就觉得密集恐惧症上来了,直想吐。

不禁在心中吐槽:卧槽,真是丑人多作怪,养的宠物也是十分恶心,这蛇不知道得多毒啊。

大蛇逼近,自然不能倒在地上等死,狄慕云咬牙翻了起来。避开了那赤蛇。一个随从提剑过来帮忙抵挡。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蛇似乎有目的性的往狄慕云这里进攻,终于那蛇一个巨尾把二人扫落,张开巨大的蛇口,直接朝狄慕云咬了下来!

狄慕云被甩飞后又狂吐了一口血,再也动弹不得。巨大的蛇口近在眼前,里面汩汩的冒着黑气。狄慕云觉得丛然是枪林弹雨也从未怕过,但被这么大的浑身剧毒的蛇要死,还是挺恐怖的,纤弱的身子有几分颤抖,用手挡住了双眼。

而近处的厘子桥看到这一幕,手上凝聚灵力,用剑气避开侏儒的毒狼爪,扑到狄慕云的身后,抓住她就往后一提,躲过了赤水鳞蛇,然后又把她重重的往边上一扔,跟那蛇搏斗了起来。赤水鳞蛇浑身剧毒,厘子桥只能用真气隔开,而弘泽看主子不利,也加入了进来。

狄慕云几乎要晕死过去了,嘴里全是腥甜的鲜血。自己也太倒霉了吧!刚穿越就要被虐死!一身重伤,就算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独狼见狄慕云几次欲置他于死地,现在倒在湖边,正是个好机会,为摆脱这个麻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眼中闪过一抹毒辣之色,竟是动了杀机。他摸到身上的匕首刺向狄慕云的胸口,狄慕云知道受了这一刀必死无疑,情急之中,翻身躲过!天赐良机,竟然被她摸到身侧有一把掉落的剑。此时独狼一脚落空,身形不稳侧倒出去,狄慕云暗道,这真是个绝好的机会!于是拼了全力,朝独狼刺去。

但意想不到的是但厘子桥竟然打落她的剑,然后挥出一股剑气,劈开了独狼。侏儒一人一蛇毕竟难敌四人,逮住机会飞快地在虚空中劈开一个黑色的空间,带着和赤水鳞蛇遁了进去。独狼一跃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黑色竟像墨一样,抖动了几秒,最后竟然渐渐消失不见了。

狄慕云只觉得眼睛都要杀红了,抹了一把嘴角边上的血迹,狠狠的推开了厘子桥!吼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厘子桥想不到美女有那么大的反应,他只是不想她死而已。

弘泽见自己主子吃力不讨好,冷冷道:“姑娘,你也太不识趣了,主子那是在救你!”

说着,他把剑扔到狄慕云的脚下,接着道:“这是嗜血蛊,只要沾血就活!见血就钻!”

狄慕云凝眉一看,果然,只见那剑上缠满一圈圈细小的暗红色的纹路,仔细一看竟然全是像线一样细的红色虫子!脸色顿时一白。

厘子桥看狄慕云虽然一身狼狈,但刚才表现的胆识和气度都不凡,便问道:“姑娘姓甚名谁,怎会与魔修有来往!”

魔修?狄慕云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到异世界的事实,还被人家连救自己两次,不说也过不去。正要回答,但仔细一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并且对这个世界还没有过多的认知,还是先不要说吧。

走一步看一步为好,突然想到穿越前拍的那个微电影,编个谎遮掩过去再说!便张口说道:“我叫纪夕烟。什么魔修?我不清楚啊!”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老公丧心病狂地对我下 药,走投无路的我竟在路边随便拦下个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00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