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一旨废后诏书,一场漫天大火,她葬于黄泉,却死不瞑目!

【免费小说】一旨废后诏书,一场漫天大火,她葬于黄泉,却死不瞑目!
夜色渐渐暗沉了下来,一瞬间,天空便犹如泼墨般,黑的透不过气来。

“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一脸迷离的看着手中的酒杯,今天他一定要好好的潇洒一次。

“对,我们不醉不归。”另一个人也是西装革履,还带着一副眼镜,面向斯文,给人一副学识渊博的感觉。

他们一共三人,三人都是西装革履的模样,手中也都拿着公文包,一看就是刚开完会,或者是怎样才会再这喝酒。

“陈霖啊,这次我们可是要好好庆祝了,这么好的一件差事,居然被我们给揽下了。哈哈哈……”好友一边喝着酒,一边开心的说着。

“对对对,你看那陈卓当时看我们的表情啊,就像要吃了我们一样。”面向斯文的男子,话语间也显得那么的激动,很难想像究竟是怎样一件事,才能让这样斯文的人也耐不住性子。

“别说了,我们喝完酒,不如就去那酒店看看吧。听说那酒店还不错呢。”另一个多话的男子明显有些许的醉意,今日他真的很开心,重来没有这么的开心过。

“不行,我们现在就去,哥哥告诉你们哦,那可是个特殊的地方哦。”男子说完便摇摇晃晃的起身,一边扶着陈霖,一边抓着杯子不放,晕乎乎的说着“越港”酒店的特殊。

“你们还没去过吧,那里可以说是国内的拉斯维加斯,当然还有一点特别牛逼的就是众人都知道那的小妞不错…….哈哈哈……哈哈。”说话间,男子已经拖着陈霖一行人往外走去。

“霖,我们真要去越港啊。”安琦看着陈霖,又看着已经醉的不要不要的李鹏,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决定。

“就按他说的做,正好也去熟悉熟悉。到时候也能一举拿下。”说完陈霖便和安琦一起将李鹏抬到了车里。随着车的启动,不一会的时间。几人便来到了越港。

刚下车,门口就有一长排的女生穿着酒红色的制服,露出标准的微笑,异口同声的说道:“欢迎您的光临。”这样偌大的体验,如果不是出身豪门的上乘人民,完全受不了。反而会被这样的排场给吓住。

两米长的红地毯,两边礼貌的微笑,这样的气派,让人觉得有一种身份的享受。这种身份的特殊所带来的自豪感,让人觉得再贵也想去体验一次。

不得不说,这越港可真是抓住了人的那总寻求特殊的心理特征,难怪那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进去呢。陈霖又想起了越港门前的那句话:没开奔驰宝马,别进来。虽然这句话至今有很多噱头,很多人就开始说,这是看不起穷人,可是你却不得不说它很聪明。有了这句话,好多人就是为了进去一次,借个奔驰宝马,也得开进去看看。

这样的越港,在众人的心里,那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嘛,它的定位也定的很好,就只为那些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服务,好像你进了那,就变得和普通人不一样了一般。这样的精神享受,让人很是舒服。

“霖,这里确实名副其实啊。真如外界传闻一般,看来我们赚到了。”李鹏虽然有些微醉,可是一进这越港,立马就被那越港的奢华之下所营造出来的纸醉迷金的气氛给镇住了。那酒意立马也就少了几分。

但是周围的小姐依旧一副标准微笑的样子,那气质明显是特殊训练过的。

陈霖也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么好的一个案子,他一定要拿下,这样他在公司的人气也会有所提升的。想到这,陈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浑身都是劲,刚因为喝了酒有些晕的那种感觉也都一扫而空。

“霖,听说这的小姐挺不错的额。要不要我们都……”李鹏看着陈霖邪邪的一笑。

“滚你丫的。我们来是有正事的。”陈霖看着李鹏对他一阵无语。

“你说。什么正事,不就是来了解了解这边的情况吗。了解情况一般不都从那些女子口中套出来的吗。”说完,李鹏又拍了拍陈霖的肩,继而又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好啦,我们先去订三个房间吧。到时候我们再去看看小姐什么的吧。”

这李鹏,就好像吃了什么药似的,一瞬间那酒呀也就醒了一大半了。这不,在陈霖他们订好房间后,他就一个人跑去那越港最特殊的地方去了。

李鹏过去的时候,便见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边急匆匆的走过,那速度异常的快,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

这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我想就算化成灰,李鹏也不会忘记吧。那个女孩,那个伤陈霖那么深的女孩,这次,报仇的机会到了。秦芯,你不是那么的清高吗,哼。

李鹏没有去那个特殊的地方,反而去到了酒店后台,直接去找了老板。塞了很多钱给老板,只是让老板把秦芯给他带过来。

世界总是那么奇妙,那些曾今以为一辈子也不在有交集的人,再次相见却是那么的尴尬,那么的滑稽。

“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专业的口语,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声音。

陈霖猛然抬起头,和他映像中的一样,依旧是那清爽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在也不负曾今的率真,经过现实的打磨,显得有那么一丝的淡漠。

“是你。”陈霖看着来人,一脸的惊讶,深情的眼眸当见到那熟悉淡然的神色,曾今的回忆瞬间由模糊转向清晰。

他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日,明明是清空万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他们约好去湖边,结果,现实总是那么露骨,她决绝的背影,也同如今一般淡漠的神色,让陈霖终身难忘。

“我们分手吧。”这句话就像一把生锈的钝刀,割在陈霖的心里,一刀一刀的割着,痛到不行。

秦芯听到陈霖的话后,心立马抽了一下,她不敢抬头去看,只希望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如果经理告诉她要见的客人是谁,我想她因该会选择逃避,她因该不会来的。本以为他们会再也不相见,没想到一两年过去了,又再次相见。

沉浸在曾今的过往中的陈霖,立马就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想起刚李鹏的话,立马也就知道秦芯所来这的目的。

“秦芯,没想到你就那么堕落。”陈霖的话语间充满着关心,可是那语气,却显得那么的嘲讽。

秦芯抬头,又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一如当年那么的美。两人的脾气都那么的像,是那么的像,那么的倔。两人都不肯低头,就算心里已经柔软到不行,可是到嘴的话语,却是那么的生硬,那么的咄咄逼人。

“对呀,我秦芯本就堕落,怎能和我们陈二少相比呢。”全身带刺得秦芯,让陈霖有着些许的心疼,可是他却克制住自己,将他内心深处刚萌发的想法立马压制了下去。

陈霖没想到,秦芯和他分开了,居然在酒店里从事这样的工作,真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想到这,陈霖莫名的生了一把火。

“陈二少,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你快说吧,我待会还有事要忙呢。”也许秦芯还是培训的不够,遇到熟人也做不到当时进这里所说的遇事处事不惊的要求。她依旧带有些许的情绪在里面。

“秦芯,你怎么就那么犯贱呢。真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陈霖本来就有着莫名的气性,如今,秦芯的话就如同一把导火索,让陈霖立马就爆发了起来。

刺耳的话语听在秦芯的耳朵里却显得那么得苍白无力。

“对呀,我秦芯就是犯贱,我秦芯就是堕落,我秦芯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你陈二少当年看错我了,是我秦芯高攀你了,不过好在我们分开了,你陈二少也应该感到放心放心了吧。如果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秦芯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去。

可是一转身,却被陈霖一手给抓住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秦芯吓了一跳。

“你干嘛。”秦芯挣扎着想要甩开陈霖的手,可是陈霖抓住秦芯的手,力道之大,秦芯每挣扎一下,那力道也随之加重一分。纤细的手腕被陈霖抓的生疼,可是她却倔强的不吭一声。

陈霖抓着秦芯的手,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秦芯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那种感觉就像他们初见时那般,心跳的飞快。

她还记得那时,天气是那么的美好,他站在小湖边,一只手颤颤巍巍的去拉过她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着:我喜欢你。四个大字。那时她微微的颔首点头,双颊也因为害羞而微微泛红。

那时的她们,就如春季的阳光,温和舒适,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再看看如今,一切就显得是那么的滑稽。

“呵,我干嘛,你说我干嘛。”

“呵,我干嘛,你说我干嘛。”陈霖不屑的声音,夹杂着刺骨的冷,传到了秦芯的耳中。

当秦芯退到一面墙时,那步步逼来的陈霖离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近的让秦芯想要逃。

“吾……吾……”陈霖的薄唇见着秦芯,立马也粗略的覆盖了上去,轻巧软弱的舌,也如攻城掠地般一点点的朝秦芯的嘴中进入。当秦芯感受到那唇齿间突如其来的冰凉,虽有一瞬间的贪恋,可是却也反应强烈的推开他。

“陈霖,你干嘛。”秦芯对着陈霖大声的吼道。两人就这样不尴不尬的面对着。

“干嘛,你说我干嘛,我付了钱,就得做我该做的事。”说完,陈霖一把将秦芯打横抱起,大步的走到床边,将她狠狠的扔在床上。

秦芯拼命的反抗着,可是完全没有一点的用处。

当身体传来摔床后的疼痛时,秦芯立马就从床上爬起来,打算逃离这里。

可是陈霖却动作迅速的立马抓住秦芯,又将她推到了床上。并用着鄙夷的语气说道:“怎么,在我面前就想装贞洁烈女了。”

“啪–”只听一声,就见陈霖一脸惊讶地看着秦芯,他完全没有想到,秦芯会这么做。一只抓着秦芯的手,也那样愣在了那,完全停止了所有动作。

“陈霖,你混蛋。”说完,秦芯便甩开了陈霖的手,立马跑出去了。她想快速的逃离这里。

本来她还在前台工作的好好的,后来经理给自己了一个任务,刚下去没多久,经理又找到了自己,本以为有什么事,可是没想到说让自己去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没想到的是,那个重要的客人居然是他。而他,好似特别的恨自己,居然能这样的羞辱她。

一边跑,眼泪也一边慢慢的滑落。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居然跑出了越港,去到了一个她经常去的小湖边。从没有请假,也没有早退的秦芯,第一次,没有请假,便自行离开了越港,这是秦芯第一次这么的任性,她需要好好的整理整理自己的内心。

分开这么久了,她一直回避着,不想去想,也不愿去面对,就算新闻里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关于他的新闻她也忍住好奇不去看,不去关注他。

这么久了,没看过,没听过关于他的消息,以为自己真的将他放下,没想到当他再次在自己世界里出现时,她才知道,当时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滑稽。原来他始终未曾从自己世界里离去,只是深深的埋在了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一步步的走着,看着河边的杨柳,心思一点点的飘散。

“我喜欢你。”小湖边,陈霖拉着秦芯的手,小心翼翼的说着。那略显害羞的表情,也都深深的印在了秦芯的脑海中。现在回想起来也真实的让人感到刺痛。

“嗯。”天气好的让整个人都心情舒畅。秦芯低着头,时不时地用着余光去看陈霖。那娇羞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捏上一把。

那一天,他们就那样在一起了,秦芯还记得,只要一没课,他便会带着她,去到附近的超市去给她买她最爱的果冻,当然,还有零食。

那个时候,她总是喜欢挽着他的手,靠在他肩上,娇羞的说着一些只能他听到的情话。

偶尔累了,他们还会坐下来歇息会。秦芯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时候,陈霖最爱说的一句话便是:我们快去分赃了。你看,这样一大包,只有这么一小份是我的。

那个时候的真的好幸福,真的好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瞬。

每每想到这,那满眼的笑容,秦芯都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可是,心里的幸福感却瞬间被悲伤所取代。也许,前面的幸福就只是为了让后面的分离显得更加痛苦而准备的。

至少秦芯是这样认为的。

到至今,秦芯都还记得,那天。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天气是那么的明媚,就连门口曾今一直那么不顺畅的老大爷这一天也出奇的顺畅。

路过老大爷门口时,老大爷还特意的诉说了一番他的好心情。

“小丫头,今天天气很不错呢,又要出去啊。”

“是呀,老爷爷,您今天看上去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秦芯看着一脸微笑的老大爷,心里的那些悲凉也淡了很多。

小湖边,杨柳下,陈霖已经在那站了许久,可是秦芯却只是一直远远的站着,不愿意上前一步。她就只想那样远远的看着,不愿打破那份美。

“芯儿。”陈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发现了秦芯的存在,没有回头,只是站在那,看着。

“嗯。”秦芯看着他,没有打算上前的意思,只是那样站着。她不敢上前,不敢靠的太近。她怕,她怕她待会会狠不下心。

陈霖站了一会,见没啥动静,也就转过身来,发现秦芯没有像他走来,他依旧是站的那么远,有那么一瞬,陈霖觉得秦芯离他是那么的远,可那也只是一瞬的感觉。

既然秦芯不朝他走来,那他就走过去吧。

风轻轻地吹起陈霖的发丝,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就如同一幅美丽的风景画一般。

秦芯贪婪的看着最后的一次风景。她们是否这次相见了也就在也不会相见了吧。

“芯儿,我们去那边的凉亭坐会吧。”陈霖慢慢的朝秦芯走过去,自然的伸出手去拉着秦芯。可是秦芯却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却也被陈霖发现了。

陈霖总是觉得今天的秦芯有些不一样,感觉怪怪的,可是却也没怎么在意。他们依旧像从前一样,一起闹,一起玩,一起笑,一起疯。

而秦芯也只是在刚开始时,觉得有些奇怪,到后来,却也和以前一样,所以对于秦芯的奇怪,陈霖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是以为她昨晚没有休息好。

“回去好好休息,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陈霖站在秦芯对面,用一只手轻轻地搂住秦芯,另一只手,也轻轻地去整理秦芯那被风吹乱的发丝。

秦芯幸福的笑着,可是那笑容却让人觉得缺少了什么。可是却怎么也看不出少了什么。

微微的低头,将头轻轻地靠在陈霖胸前,闻着属于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这样的画面真的好唯美,让秦芯贪婪的想要永远永远。

可是,美好的东西,注定是会被打破的。

夕阳慢慢下落,落日的余晖打在秦芯的脸上,给她那单薄的背影增添了一丝厚度。

“霖。”秦芯现在余晖下。看着陈霖,想要脱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怎么了,芯儿。”陈霖看着秦芯,突然担心了起来,总觉得秦芯有些奇怪。难到哪里不舒服吗。

“霖……我们……我们分手吧。”秦芯不知道鼓足了多少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芯儿。”陈霖看着秦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不相信秦芯会说这句话,不相信秦芯会这样对他,他多么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啊。

可是,秦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陈霖的所有幻想都打入谷底。

“我们分手吧,陈霖。我不爱你了。”秦芯说完,就转过头去,不在看陈霖,她怕,她怕看着他她会流泪,她怕她会坚持不了,最后又跑过去抱着他说出她的苦。

“好……”陈霖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个好字被咬的及重。

秦芯没有回头,她也没有看到那个从不落泪的男孩,为她流下的眼泪,也没看到,那个让人看着异常心疼的背影。

陈霖没有想到,秦芯居然会突然这样说,他们说好的永远呢,怎么会这样。

夕阳的余晖照耀在落寞的背影之上,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相得益彰。

天气依然是风和万丽,花朵依旧开的那么灿烂,也许门口的老大爷依旧是笑的那么慈祥吧。唯有她,一人走在这小公园里,看着一对对的小情侣们从她身边走过。她想起了霖,那个她们曾说要一起步上婚姻殿堂的人,如今她们却要就此分开,也许在也不会相见。

现在秦芯都还能回想起,当时陈霖所说的誓言,可是在现实面前,誓言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那一句句的情话,就像小丑一般,显得那么的可笑。

秦芯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以着怎样的姿态回去的。她只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有多么的软弱,一路上,强忍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哭泣,当眼泪无声的滑落时,秦芯的世界就只剩下悲伤,在也看不见其它,一路跌跌撞撞的走着,途中不知道有撞过多少颗树,也不知道马路上有多少司机被秦芯给吓着。这样的她,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现在秦芯回想起当时的自己也觉得心疼,可是在想想今日。那个一直被她当在心底的陈霖所做的事,让她觉得伤心。

不为什么,只是觉得他好像也不像她心中的样子,他感觉变了,被金钱所奴化了,说话带有浓厚的铜臭味。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距离上次见着陈霖已经快过去小半月了。那次以后,秦芯在也没有再见过他一次了。

那天过去,第二日秦芯便正常的去上班,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然而经理也奇怪的没有扣她那次私自离开的工资。这一点虽然秦芯感到奇怪,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芯儿,好激动啊。我的画展马上就要开办了。”李明在电话一头开心的说着。

他们来到这A市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这一天终于快要到来了。

还记得那天,当那个富商说看上他画,要为他办个画展时,接连着几个晚上,他都睡不着觉。

他从小就跟着父亲学习美术,父亲生前名声虽好,可作品风格却得不到太多人的认可,到了自己撑起李家门楣时,已经少有人问津。这样的一个状况,李明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富商的一句话,就像一个定心丸一般,立马就将李明的心整个提起来了。瞬间让他感觉他们李家的春天也应该到了。

那时,他高兴的跑去找秦芯,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也告诉她他要去A市的事。

秦芯当时看着他,微笑着对他说:“加油。相信你。”从小到大,秦芯都那样一直的陪着他,就算别人看不起他,就算别人嘲笑他,也只有她,一直站在他身边,安慰他,为他加油。

“秦芯,你会陪我去A市吗。”那个时候,李明紧张的看着秦芯,他真的希望秦芯能陪他一起去A市,他想让她看到他的第一个画展。

“当然啦,我一定要去看我家明哥哥的第一个画展。”秦芯开心的笑着,一张脸上充满阳光。

当她们拿着画,准备离开祖国边疆,去到A市时。

村子里的一些邻居都以着鄙夷的目光看着她们。

直至如今,李明都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些人是怎么说他们的。

“你看那李家的儿子,一整天游手好闲,啥事也不做,每天就做着他的成名梦。就那几幅破画,还真以为自己就能飞上枝头了吗。真是天真。”

“对嘛,你看,以前不还是在镇上住着吗,你看,现在还不是搬回老家来了。就那几幅啥也不是的画,还真当宝贝了,也不好好看看自己,还真以为去了A市就能发达了啊。”

那一句句的话,就像一根根针一般,扎在他的身上。一路上,如果没有秦芯的支持,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如今,这一切都要过去了,这苦日子也终于要熬出头了。明日,也就明日了,明日他就将拥有他的第一个画展了,到时候也可以让很多人认识到他的画。

“对呀,明哥哥,明天我会请假陪你去的。明哥哥,你看,还是有人喜欢你得画的,不是吗,你得坚持终于收到了回报了。”

虽然隔着一个冰冷的屏幕,可是李明还是能感受到秦芯那温和的笑容,与她鼓励自己时自行的表情。

“芯儿,你啥时候下班啊,到时候我来接你吧,我们一起去吃饭庆祝一下吧。”电话一头,李明兴奋的说着,他真的好开心,这么多年来,没有什么事能比这件事更让他开心的了。如果说,真要找出一件事,那莫过于芯儿为他穿上嫁衣的那一刻了。

“嗯嗯,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你得记得来接我哦。好了,不说了,我要工作了,明哥哥好好准备准备吧。”秦芯说完就开心的挂了,心情也因为这件事而好了起来。

想想,来到这A市也有一个多了,如果李明的画展办的成功的画,也许她们应该会再这城市生活一段时间吧。

想想刚来这的情况,还真是艰辛啊,人生地不熟,身上所带的现金又被小偷光顾了,两个人就那样无助的站在下车的地方,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身上身无分文,就连手机,背包也被偷了,连那个富商也联系不上。本以为,将钱取出来,到时候方便一些,却没想到,就那样丢了。

A市昼夜温差大,白天还好,不冷不热刚好,可是到了晚上,坐在候车室里,两人也都冷的瑟瑟发抖。

“靠着我吧,这样暖和一些。”李明伸出一只手,将秦芯揽在怀里,可是就算两人靠的有多近,也都还是很冷。

“芯儿,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陪我来了,我就应该自己一个人来的。”李明看着冷的发抖的秦芯,开始自责了起来。

“别说了,我不来,怎么看我们李大画家的画展呢。”

李明四处看着,他可不想两人就这样一直待在这候车室的椅子上一晚,这样下去,迟早都会生病的。他到不要紧,要是芯儿生病了他会一直自责自己的。

李明起身,拉着芯儿的手就往前走。

“我们去哪啊。”秦芯不解的问这李明。

“走吧,马上就到了。”说完,李明便打开了一个单间厕所的门,然后将秦芯带进去,随后便将门反锁了。

“我们这是干嘛啊。”秦芯看不懂李明要做什么,但是,对他,她却是异常的放心。想起刚下火车,一个人好心的为我们拉行李箱,刚想感谢他,却见他以着飞快地速度从他们眼前消失。

“这个屋子空间要小些会没那么冷。”说完,李明又将厕所里的餐巾纸扯下来铺在地上,然后躺下去。

“你躺我身上,这样暖和一些。”说完,李明又一把把秦芯拽到自己胸前躺着,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这样确实要暖和的多。等到秦芯躺好,李明又将剩下的餐巾纸全部挨个铺在秦芯身上。

将这些全部做完后,安静了下来,李明却又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他身上所躺的女子,是他梦中一直想要迎娶的女子。他是那么的爱她,如今她就躺在他的身上,虽然是因为一些原因,可是那身体还是有些隐隐的发热。

“快睡吧。芯儿,我们明天就去找那个富商。明天就好了。”李明尴尬的说着,打断着他的想法。

“嗯嗯。”秦芯躺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他的体温,也就没那么的冷了。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得原因,没过多久,秦芯便躺在李明的身上睡着了。

而,李明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门外有人敲门,睡嗯很浅的李明也被惊醒了,伸出一只手去撑着门,给门增加一些力量,确保它不被打开。

“里面的,还要多久啊。”只听门外一个中年大妈的声音。李明只是一直撑着,没有说话,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秦芯,就怕给她吵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明听到了门外离开的脚步声,整颗心也落了下来。终于离开的。身上没有手表,连时间也不知道,只是感觉有人敲门,估计也是打扫的阿姨上班了,也许快天亮了。

低头看了看还在睡觉的秦芯,不想将她叫醒,也就让她在多躺会。

到现在,在想起曾今刚来时的总总,李明都觉得那就像一场梦一般。虽然总总的不如意,可是,李明却还是觉得很幸运的。他和他的芯儿,那是第一次那么亲密的接触呢。现在想来,他都还能感受到芯儿柔软的身体,和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体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晚的经历,到现在,李明都还记忆深刻。

他想,在这个画展上,他一定要像秦芯告白,他一定要让芯儿永远只属于他。

想到这,李明就非常的期待明日的画展。

芯儿,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李明。

“嘀嘀嘀……”手机铃声想起,也把还在沉思中的李明给打断了。

“喂,芯儿,下班了吗。”李明接起电话,开心的说着。

“嗯嗯,明哥哥,我们去哪庆祝啊。”

“我马上就来,你就在那等我,到时候哥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说完李明就将电话挂了,然后出门打了个滴去到了越港。

一路上的李明都是那么的兴奋,感觉他的人生都将充满了阳光。

夜晚,他和秦芯去到了一个特别有情调的餐厅,餐厅以着咖啡色为主色调。里面的灯光不似其它明晃晃的,它的灯光是偏暗的暖黄色灯光。餐厅里,还洋溢着舒适的钢琴曲。坐在里面,感觉气氛正好。

“这里的气氛真好。”秦芯看着这一切,她从来没有开过这里,但是她却深深的喜欢上了这里。不仅气氛好,就连价格也比较实惠。

“芯儿,这是一间新来的店噢,别看它店铺小,但是装修的却特别的精致。而且营造的那种气氛也特别好。”李明和秦芯挨个的介绍着。

这个晚上,两人聊了很多,也聊的很开心。他们两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只要一提到明日,他们总会有说不完的话题,想不完的未来。

而李明也是,对于明天,他是最期待的,明日他一定要像秦芯表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明哥哥,我们走吧,吃也吃完了,说也说完了。”秦芯伸了个腰,指了指前面空空如也的盘子说着。

两人来到这,虽然过得苦,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开心。毕竟,那是一个梦想开始的地方。

次日,秦芯早早的就起床,还梳妆打扮了一翻。当她早早的去敲李明门时,本以为他还没有起床,却在门外遇见了刚从外面回来的李明。

“吃早餐吧。”说完李明就把早餐递给秦芯,然后自己就去开门。

接过早餐,秦芯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等着李明开门。

“几点开始啊,为什么贾老板还没有联系你呢。”秦芯手中拿着早餐,看着李明,激动的问着。对于今天,她总是那么的激动。

“你淡定拉,现在还早呢,估计人家贾老板还没起床呢。哪有那么快啊。”虽然李明嘴上是那么说,可是,他的内心也是激动的快要喷出来。

毕竟,这一天,他是那么的期待,对他,也是那么的重要。

“要不你先去我床上睡会吧,起的那么早。”李明温和的说着。

“不用,我和你一起等着那个电话,反正我也睡不着。”秦芯说完,就走到李明身边坐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人也都紧张的看着放在桌上的电话。没有聊天,没有说话,只有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

天越来越亮,没过多久,就连太阳也都出来了。

而秦芯已经支持不住的打着瞌睡。

“咚–”撑住的脑袋的手,突然一滑,整个脑袋也就突然到在了桌上。

撞醒后的秦芯,用手揉了揉额头,随即便闻到:“电话响了吗。响了吗。”

“没事吧。”李明担心的看着秦芯,也伸出手去替她揉着额头。可是秦芯却用手掰开李明的手,着急的问着电话的情况。

李明看着秦芯,不想让她失望,可是电话却也还是未来。

“应该快来了。我们在等等吧。你先去床上躺会吧。”

“嗯,也好。到时候电话来了你一定要叫我哦。”秦芯实在是抵不住困意,转身就往床边走去。她实在是太困。

“会的,快去睡吧。”

秦芯去睡了,也就只有他一个人着急的等待着电话。

一时间,感觉时间好像被冰封住了一般,走的非慢,看着手机的他,也快要睡着了。

可是他不能睡,他还要等电话呢。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眼见就到了十点左右,这个时刻,他在也不能欺骗自己说老板可能还没起床,或者太忙,他真的淡定不下去了。内心激动的心情,感觉也失温了不少。

一种不好的预感铺面而来。吓得他浑身打了个哆嗦。

他在也等不下去了,拿着电话给贾老板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嘟……”通话的声音就像小鹿一般,撞击着他激动的心。

“喂,你好。”电话那边,专业似的语音响起。

李明感觉整颗心都像被纠在了一起。紧张而又激动。

“你好,我叫李明,我想找一下你们贾老板。”李明激动的说着,感觉话语都在颤抖一般。

“我们贾老板有事,你待会在打过来吧。”说完,还未等李明多说一句她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听着电话里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李明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一点什么,整颗心也就那样淹了下去。

等会打过去,想着这句话,李明不知道该安慰自己贾老板真的是很忙,还是该伤心,也许贾老板跟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呢。

李明看着电话,陷入了沉思,他想死了下去了父亲临走时对自己说的话。

:明儿,我们李家就靠你了。一定要重振李家雄风。

每每想到这话,李明都觉得心痛,多久了,没有人问津过他的画,也多久没听过李家的名字了。

他怕,怕李家在他手里就此消失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李明又从新拿起手机给贾老板打了过去。这一次,接电话的不再是助手。

“喂,贾老板,我是李明。”李明小心翼翼的说着,他想给贾老板留下个好映像。

“噢,原来是你啊。说吧,什么事。”贾老板好像不知道一般。

“贾老板,难到你忘了吗,今天我们说好举办画展啊。”李明激动的说着,他没想到,贾老板居然忘了。这让他很是不能接受。他们期待了那么久,居然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

“画展,你还和我说画展的事。就你那破画,居然还想办画展,你就别梦了吧。”

李明听到后,整颗心就像被刺了一般,痛到不行,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就突然反悔了。

“贾老板,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就变了呢。”李明依旧不死心的说着,对于画展,他期待了太久,也期待的太多。这样的结局他是不能接受的。

“变了,你也不想想你画的是什么东西,别怪我说的难听,就你这画,送给人家当厕纸人家都不要。就别想着画展的事了吧。”

“贾老板,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什么叫送给人家当厕纸都不要,不给开画展就不开,我李明也不稀罕,但是,请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你别让我发达了,不然,我李明特定像你讨回今天的耻辱。”画家的内心始终是清高的,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的。

也许期望越大的东西,当他永远成为期望时,那失望的焰火也将越发的旺盛,烧的你喘不过气来。

他没想到,他期待了那么久的东西,居然就这样没了,所有的计划也都变为了计划,不能实现,他不知道,没有画展的他,还要怎么像秦芯表白。

他开始怀疑,也许他的画,真如外人所说的那般不堪吧,这样的画,他将如何给芯儿幸福,难到他真的该回去吗,他真得该放弃学画吗。

失落的心情接踵而至。整个人,感觉瞬间苍老了很多。

“明哥哥。”秦芯也听到了一些动静,从床上爬了气来。

“明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呀。”睡了一觉之后的秦芯,感觉清爽多了,再加上美好的心情,整个人看上去美丽极了。

李明听着秦芯的询问,心里更是不好受了起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秦芯,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说。

“你回去吧。”

只是这样一句淡淡的话,秦芯却听出了无边的悲伤。不用问,她也知道了其中的问题。

她好想问,为什么,为什么说好的就这样变卦了,为什么让我们历进千辛万苦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却告诉我们不开了。

秦芯受不了,她真得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明哥哥。”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可是李明却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听见,也没有理会秦芯。

“明哥哥。”秦芯又加大了音量,大声的喊道。

李明却任然没有理会秦芯,他需要冷静,好好的冷静一下。才能处理好自己的心情。

“李明,你振作点好不好。不就是丢了一次开画展的机会吗。难到你就要这样放弃了吗。我秦芯告诉你,如果你就这样一蹶不振的话,我秦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秦芯看着李明,大声的吼叫着,她想要骂醒那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李明。

“再说了,你得画本来就什么都不是,也许你给乡下人,她们还会闲颜料太厚太重,惹火都不能惹而扔了呢。李明,你什么都不是,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伤心难过。”

秦芯的话,深深的映在了李明的心里,也深深的刺痛着他。

“对,我什么都不是,我得画也没什么价值,就连送人别人也都还嫌弃。我李明就不该画画的。”就像宣泄一般,李明对着秦芯,一阵痛诉。他没有想到,就连秦芯也那么说,也会说他的画没用。

“对嘛,你本来就不该学画的。”秦芯很是生气,居然李明会那样说,她生气的走到李明房间,把他屋里所有的画画工具也都扔了。

“不是不该画画吗,那这些东西就别留着,扔了吧。”秦芯一边说,一边生气的扔着。

“芯儿,你干嘛。”李明见秦芯一个劲的扔他的画,他开始生气了起来。

“李明,你不是觉得你不该画画吗,那就扔了啊,干嘛还要去捡起来。仍啊。”秦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李明就这么受不了打击。一次就这样动摇了他画画的心。

“是,你得画没有用,给村里人惹火,人家也不要。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村里人,怎么会懂得这画的价值。你得画不是给村里人看的。也不是给贾老板,王老板看的。你得画是给懂你画,喜欢你画的人看的。

就这样,就这样一次的打击,你就打算放弃你这么多年的梦想吗,你就打算放弃画画吗。请问,你放弃了画画,你要去干嘛。你去餐馆当服务员吗,去帮人卖东西吗。还是去干嘛,你愿意吗,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你放弃了画画,你想过你去世得父亲吗,你想过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你死后,又要怎样去见他,拿什么去见他。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秦芯拿起包,气愤的就离开了。她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他还是想不通,那她真没必要再多说些什么了。

有一点,秦芯却是怎样都想不通,明明说好的开画展,为什么又突然变卦了呢。

从李明的房里回去后秦芯也没有去越港,反而回到自己租的小屋里,她总是想不通透,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怎么富商说反悔就反悔,说变就变。

趴在桌子上,翻弄着手机的的通讯录,以她对李明的了解,这家伙肯定也没问缘由,就和人家吵起来了。

不过也是,这事割谁身上,估计也不好受。经历了这么多,背负了这么多,来到A市,居然会成为这样。

思来想去,秦芯还是决定给贾老板打电话,对于什么事,她喜欢了解的通透,不喜欢那种不明不白的感觉。就像一年前,她无意中得知了陈霖为了未来,为了前途嫌弃她一般。那时的她,不喜欢那种感觉,去打探了一番,最终,还是由她,打破了那份尴尬。

“喂,你好,我是李明的朋友秦芯。”秦芯手中拿着手机,手自然的握紧了一番。她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噢,你好。”接电话的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子。

“请转告一下贾老板,说我秦芯有事找他。”说完,秦芯便挂断了电话,稍稍的打扮了一番。

自从出了校园,秦芯也开始渐渐的变了,每次出去都会画一个淡淡的妆容,使得自己看起来更加的精致。

在也回不去那个整天素面朝天,却也开心纯真的日子了。

秦芯找了几幅李明给她画的画,也是她最喜欢的作品。

带着画,她去到了贾老板所在的公司,淡雅的妆容,再加上一脸的自信,与之她特有的倔性,让人看了直觉得她就是那少数人中能拥有一副美人骨之人。

从内而外所透露出来的美,确实能吸引很多人。

“不愧是搞艺术的,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知性美。”贾老板毫不吝啬的夸奖着秦芯。

李家,本就是以画为生的一个艺术家庭,而秦芯自小便喜欢往李伯伯家跑,从小便受着那种艺术氛围的熏陶,自然也同李明一般,喜欢画画,也会画画。读书时期的秦芯,不懂得打扮自己,也像个孩子,纯真,天然,可是当出了社会,被社会打磨了一番后的秦芯,却透露出一股不同常人的美。

成熟,知性,再加上有时的一种浑然天成的淡然,遇事冷静,待人有时会有着一种道不明的生疏感。

这样出入社会后而生长出的一种美人骨,让秦芯显得更加的迷人。

“贾老板过谦了。”客套的话语,适到好处的微笑,给这次两人的谈话拉进了一个距离。

“哈哈哈……当时叔叔还没看出来你这小妮子还真是……哈哈哈……”说到这,贾老板也大笑了起来。

“你也知道,这人嘛,在没钱的时候就想着怎么有钱,在走了钱后,有想着怎么花钱。哎,一生都为了一个字,钱啊……”贾老板,往座椅后靠了靠,这让他感觉很是轻松。

“你看叔叔我,年轻的时候,就想着我要怎样才有钱,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却是有钱了,也就开始玩起花样的花钱了,有些人选着水里游的轮船,地上跑的豪车,天上飞的飞机,还有的甚至花钱去太空一次,而我,对这些呀都不感兴趣,就对古玩字画感兴趣。

不的不说你这娃娃啊,给人一种信服感,特殊的魔力啊,和你聊着很轻松。”贾老板继续说着,又看了看坐在对面始终保持微笑的秦芯。

“都说商人身上有着一股商人气,可叔叔您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完全感受不到那种气息,感觉您很追求自由,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就这样淡淡的一句话,却说到了贾老板的心坎里去了,他真的很喜欢自由,也一身追逐着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可人活在世上,又怎能真正的自由,又怎能做到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如果真能做到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许他也不会反悔为李明办画展的事了。

“小丫头,你太单纯了,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好了,叔叔也有事,就不和你瞎谈了。”说完贾老板就起身准备离去。

秦芯想着包里安静躺着的画,一时想叫住贾老板,可是又碍于他有事,不好打扰,那几幅画,也就那样一直没从包里出来过了。

“叔叔……”一时间秦芯不知道怎么说,就只是叫住了贾老板。

而贾老板好似也看出了秦芯的事。

“丫头,明天十点去咖啡厅找我吧。”说完,贾老板便走了,留下秦芯一个人独自看着画发呆。

和贾老板的谈话,秦芯觉得贾老板是一个好慈祥的人,感觉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不是那种能说变就变的人啊,为什么他就突然反悔了呢。这一点,秦芯实在是想不通。

“哎,明天又要请假了,不知道经理会不会说她啊。”看了看时间,又叹了口气。今天刚请了一天的假,现在又要请假,真是麻烦呢。

回到小屋,想想,她还是不放心李明,还是决定去李明屋里去看看他。

当她走到李明屋外,敲门时,却发现没人再家,也不知道他能去哪了。今天他也没什么事啊。本想转身回去,可还是觉得不放心,一个电话打去,里面却是一个女生用着标准的普通话说着您拨打的电话以关机。

听到这后,让秦芯很是担心,她怕她早上的话说的太重,她怕他会有什么事。可是在怎么担心,一旦没了手机的联系,那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

“怎么回事啊,以前他的手机从来不会关机的,他会去哪啊。”在这个A市,他也就只认识她,虽然来了一个月左右,可是他又是喜欢画画,每天都待在家里画画,也不和其他人接触,也没什么朋友,他会去哪啊。想到这,秦芯就开始担心了起来。也许她就不应该把话说的那么重的。

一时间,秦芯也不知所措了起来,A市这么大,她要怎么去找他啊,而且又人生地不熟,他一般也不怎么出去啊,他会去哪啊。

就在担心中,小区里却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秦芯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没想到,居然在A市她也能遇见她。

身影越来越近,那久违的记忆也开始慢慢的窜了出来。

“呀,这不是秦芯吗,怎么在这来了。”一个女子,一脸媚态,用着嘲讽的语气说着。

“怎么,你和你得小情人住这。”话语难听而又刺耳。可是如今的秦芯也不在和以前一样,她已经长大了。懂得如何去保护自己了,在也不需要像从前那样,需要别人的保护。

“你不也是来这找你的小情人吗。怎么,又寂寞了。”话语犀利而又精辟。女子没想到秦芯说话这么的毒辣,本想和她吵上一翻,可又想到算了,现在她还有正事要做呢。想到这,女子也没有在理会秦芯,反而继续往前走。

秦芯看着这样反常的风琴雪,一时觉得惊讶,本以为她们又要好好较量一番,却不想没有,还以为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呢。没想到,社会这个大舞台,真能改变很多。

琴雪走后,秦芯又开始掏出手机给李明打电话,可是结果却依旧是关机。急的秦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想出去找,可又怕她走了他又回来了,到时候没能遇上,可是不出去找,又怕他出什么乱子。虽然说,秦芯不相信他会做什么傻事。可是她就怕他突然脑袋一下短路了,毕竟受了这么重的打击。而且自己说的话又那么重。

“秦芯呀秦芯,看你怎么搞的嘛。”说话间,秦芯又伸出手,对着门使劲的敲了一下。

“啊……”吃痛的赶快收回手。

“你在干嘛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秦芯回头,立马放下了那支受伤的手,忙朝李明跑去。

“你去哪了啊。”

“你刚在干嘛啊。”李明没有回答秦芯的话,反而是对他刚才看到的情形比较好奇。他一回来,就看见秦芯好像很生气,用力的用手去敲他的门。他也不知道他又是怎么得罪她了。

“没干什么啊。”秦芯突然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一时间不好意思了起来,尴尬的扶扶手,装作没事人的样子。

“我看看你的手,怎样了,痛吧,真是傻。”说话间,李明又伸手去替秦芯揉了揉。

“嘿嘿。”傻傻的一笑,一扫之前的所有担心。

只要知道李明没事她也就放心了,也就不再去问他干嘛去了什么的。至少,他看起来没那么脆弱。

“快进去吧,我那还有一些药,我给你擦擦。”说完,李明便放开秦芯的手,去把门打开。

进入屋内的李明,什么也没做,只接就朝卧室走去,从里面拿出了一盒药膏。

“快过来,我给你抹抹,这样就好的快些。”李明一招手,秦芯就像只小狗似的,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了。

秦芯和李明,从小便一起长大,每次秦芯受了伤,也都是李明替她擦的药膏,对于这一点,秦芯早已习以为常。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一旨废后诏书,一场漫天大火,她葬于黄泉,却死不瞑目!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0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