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无意中转发了一条链接,结果收到链接的人竟然接连……

【精品小说】无意中转发了一条链接,结果收到链接的人竟然接连……
8月20日,东北某郊区。

按时令来算,目前仍属夏天,天气有些热,但东北的夏天还算好过。

在一条4车道的郊区大道上,一辆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桑塔纳出租车不急不慢地行驶着。

坐在后座的乘客,是一名年纪不大的女孩。乌黑的长发,左眼角一颗泪痣,还有……如冰般凛冽的眼神。女孩的样貌算得上绝世美女,但女孩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却只能用“生人勿进”来形容。

司机左胳膊肘搭在放下车窗的车门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即使后面那女孩跟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一样,他仍然滔滔不绝地说着话,只是女孩一直没有回应他罢了。

过了十几分钟,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回头说:“同学,到了。”

之所以叫女孩同学,原因是女孩的目的地——丹哲尔高等专科学院。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大学,破败的校门和围墙仿佛诉说着大学的经济状况。学院周围几乎都是一两层的小饭馆、杂货店,即使相比其他建在郊区的大学,丹哲尔学院也够不堪的。

女孩随手递给司机一张百元钞票,说:“多谢,不用找了。”声音有些清脆,但也带着冰冷的寒气。说完,女孩就拎着一个旅行包下车了。

司机不在意这些,接过钞票笑着道了声谢,然后调头把车开走了。之前还有说有笑的司机一下子就换了个表情,冷峻中透着严肃。他用一只手给自己戴上耳机,接着用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高哥。”电话接通后,对面的人先说了话。

“小陈,今年入学的新生中,有没有一个身高170-172公分、体重45-47公斤、黑色长发、丹凤眼、左眼角有颗泪痣、东北口音,眼神……冰冷的女孩。”出租车司机,也就是高哥说。

“高哥,你是看上哪个姑娘,想从我这套情报吧?”小陈打趣道。

高哥没有理会小陈的玩笑,说:“我说的那个女孩,是我今天刚送到学校的。”

小陈诧异道:“今天?到今天为止只接收LV3的学生啊。而且你说的那个女孩还挺有特点的,我好像见……卧槽。”

高哥说:“就这样吧,我不过是知会你一声。”

就在高哥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小陈略带哭腔的“我看见她了”。

丹哲尔学院大门内侧附近支着两张桌子,各有一名为新生登记的校方接待人员。不过在他们周边却有十几个人,或站或坐,跟护卫一样。

小陈正是两名接待人员之一,见到高哥提到的女孩走了过来,连忙挂断电话。女孩此时也走到了他所在桌子前面,递过来一张入学通知书。

回想起刚才和高哥的通话,小陈虽然面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但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他心中一边反复念叨着“未登记,未登记”,一边有条不紊地验证通知书的真伪,并查询该学生信息。

十几秒钟后,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的内容让小陈无语了。

姓名:蓝逸尘

等级:LV3

状态:已接收

接收时间:……

当小陈看到“已接收”的字样后,再往下的内容看不看也就无所谓了。

小陈有些无力地对蓝逸尘说:“你稍等下哈。大东。”后面的话是对别人说的,听到招呼后,几个人走了过来,隐隐然将蓝逸尘围了起来。

蓝逸尘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没因周遭的情况所动。

过了将近一分钟,小陈回来了,他刚才是起身去打电话。回来后,小陈有些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两个眼睛紧紧盯着蓝逸尘。

“陈哥,忙着呐。”一个欢快的女声传了过来。

小陈听见声音后强打精神站了起来,回身看着来人说:“文老师,怎么是你过来了?”

被叫做文老师的女人,年纪不大,脸上、眼中都带着笑意。大学里遇到这样一个女孩,如果没被叫做老师,怎么想都应该是一名学生。

文老师走到小陈身边,带笑的眼睛寸步不移地盯着蓝逸尘,但话却是对着小陈说的:“我就是出来转转,不过听你这意思,应该是等人来接收异格者吧。”

小陈脑袋突然嗡的一下,这时他意识到不好。那个刚来报道的蓝逸尘是万里挑一的美女,而这位文老师也是顶尖的美人儿现在,两个超级大美女就这么遇见了,小陈总觉得之后肯定得爆发出惨绝人寰的事情来。毕竟,两位美女其中之一可以最近几个月风头正盛的“微笑的魔女”文卿啊。

小陈正考虑着是不是远离即将到来的风暴中心,不想文卿转过头来对他说:“陈哥现在老憋屈了吧,本想着马上就挺过去了,结果来了个异格者。”

虽然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当着人家面,小陈可不敢接茬,嘴里胡乱恩了一声就不说话了。偷眼看了下蓝逸尘,见对方还是那古井不波的样子,才稍稍安了心。

他这边不想接茬,文卿却不依不饶,一只手勾着小陈的脖子,说:“陈哥现在心里啥想法,跟我说说呗。”

小陈无奈,只好说:“我……我也没啥想法,毕竟是工作,我也不能抱怨是不是。”

文卿啧啧两声,说:“这觉悟,简直了。正所谓,一只羊是赶,两只羊是放,择日不如撞日……”

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小陈本能地觉得不对劲,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文卿。

文卿狡黠一笑,收回了手,从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小陈,说:“有劳陈哥帮我登记下,我入学。”

看到文卿拿出纸的时候小陈脑子没有转过来,出于习惯,他接过文卿递过来的东西,看出是入学通知书,马上就要登记。就在这时,他回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惊恐地看着文卿。

面前的女孩还在笑着,一如既往,然而本来是如沐春风般的笑意,此刻在小陈看来,笑容里的全是锐利的刀锋。

这次小陈操作了半天,越操作越茫然。系统中查询不到文卿的相关记录,但手中的通知书刚才验证过了,绝对是真的。本来还跟电脑较劲的小陈,一下子就瘫软在椅子上了,资料有误,本身就是一种信号。

没有像刚才一样,瘫在椅子上的小陈直接拿起手机、拨号。“铃铃铃”的铃声出现在身后,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怎么了?”

听见这个声音,小陈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说:“向主任,第……第二名异格者,文卿。”

向主任走到桌子前,小陈识趣地让了地方,另一边,文卿还在笑着冲刚到的向主任挥手打招呼。向主任用了一分钟验证了通知书和系统记录,然后说:“异格者,蓝逸尘、文卿,确认接收。”

周围的气氛,随着这句话,变得死寂。

刚要安排后续事宜的向主任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说:“我是向国全,什么事?”

向主任听了几分钟,又问道:“他是怎么打算的?”又过了几分钟,向主任挂断电话,说:“陈炳辉,登记下。LV3学生王大力,确认为异格者,目前无法接收,预计9月中旬接收。”

“第……第三个?”小陈不自觉地喊了出来,被向主任瞪了一眼后,赶忙去登记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三三两两地窃窃私语,讨论着今年已经出现第三名异格者了。往常平均3年才出现一名、一年最多出现两名,结果今年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就来了3个。

“都安静,”向主任大喊一声,“纪律都忘了吗,该干嘛就干嘛去。”

作为校领导、现场指挥的向国全虽然心中也郁闷非常,但他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平复了下情绪后,他不禁想着:已经第三个了,到此为止了吧。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劫难,仍在继续。

在场的众人刚从压抑的气氛中挣脱出来,就看见一辆SUV以极快的速度开了过来。刚开始所有人都没在意,毕竟这种SUV是校方特勤组的。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是特勤组接学生回来了的时候,就看见这辆SUV以近180迈的速度呼啸而至,又呼啸而过,一头撞到了学校围墙上。

SUV是特别制作的,其性能极其优越。普通汽车以40-60迈的速度撞击墙壁,车头就跟被巨人揉了一样。可那辆SUV以180迈的速度撞墙,车头仅仅是凹陷了一部分,然后整辆车就横了过来,原地打转。也得亏围墙是加厚、内部纯钢板的设计,不然那辆SUV铁定会穿墙而过。

车辆撞击让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情况,没用向主任吩咐,周围的工作人员就把还在打转的车给围了起来。这些人中,有掏手枪的,有掏麻醉枪的,有掏电击器的,分三层包围了SUV。

待汽车静止后,8名工作人员上前,4个人拉开车门,剩下的4个人用手中的家伙戒备。最先打开的是驾驶座,开门的工作人员将驾驶座上的人拉了出来,扶着朝向主任的方向走去。

看到被扶着的那个人的模样,在场的众人包括向主任在内,心都是一突。那个人太年轻了,年轻得……就像是个学生。

被搀扶的年轻人还保有意识,不过强烈的眩晕感让他无法正常活动。他勉强抬起头,看到了学校大门和牌子,尽可能大声地喊:“老……老师,我报……报道。”说着,还挣扎着想从兜里拿东西,但被工作人员给制止了。

向主任几步走上前,从年轻人想掏东西出来的兜里拿出一张纸。饶是向主任这种意志坚定的人,都不得不深呼吸几次才开口:“陈炳辉,异格者LV3学生于逸凡,确认接收。”

那边,闻听此言的陈炳辉,晕倒了。

SUV中剩下的人也被救了出来,现场正在检查他们是否受伤,还有被撞的SUV也需要处理。蓝逸尘、文卿和于逸凡还留在这里,蓝逸尘除了换了个位置站,没有一点变化,文卿则是打量着坐在她旁边的于逸凡。

就在这时,从校内走来了几个人。等走近些人们才发现,那几个人中,有“蓝逸尘”。所有人看看“蓝逸尘”,又看看蓝逸尘。虽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大家都有一个想法。面前淡定如常的蓝逸尘是真的,正走来的那个脸上布满紧张和焦虑的“蓝逸尘”是假的。

低头走路的“蓝逸尘”无意中抬了下头看到了门口的蓝逸尘,马上小跑过来,几名工作人员挡在蓝逸尘前面,见向主任挥了挥手才撤开。

“蓝逸尘”来到蓝逸尘面前焦急地说:“小姐,您怎么来了?”

蓝逸尘平静地说:“小兰,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说完,抬手在“蓝逸尘”面前一挥,一团黑光闪过,“蓝逸尘”就变了个样子。现在的“蓝逸尘”,准确说是小兰,容貌还算清秀,微黄的头发中一缕黑亮的头发格外显眼。紧接着,小兰头上那撮黑发像有了生命一样动了起来,慢慢地飘向了蓝逸尘的秀发,最终融入进去。

所有人都看呆了,只有向国全讶异道:“妖刀—发纹?”

蓝逸尘看了向国全一眼,然后对小兰说:“小兰,你回去吧。”

小兰哭了起来,哽咽地说:“小姐,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服侍你。”

蓝逸尘摇了摇头,向国全紧接着说:“安排这位小姐离开,安排这三名学生入校,带特勤9组的人去医务室,按规矩办。”

一道道指示发了出来,有条不紊,所有人各司其职,发完命令的向国全坐上一辆来接他的车离开了。

今天这一堆事情可把老向忙坏了,他先是让人查询发纹的资料,看是否有能让人变化外貌的能力;再让信息安全科的人核实为什么文卿的资料没被系统记录,当中存在什么问题;又安排人去王大力老家,准备后续的接收事宜;最后,他还要去审讯室询问为什么特勤组专用SUV会是那个叫于逸凡的人在开。

从审讯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向国全整理了一分资料。看着手中打印出来的资料,向国全无奈地摇了摇头。

妖刀—发纹太过神秘,掌握的资料太少,不确定是否有变化外貌的功能;文卿记录的问题,还是靠文卿提供的方案才找到原因,但是那个方案还要谨慎验证,避免内含祸端;王大力那边情况算好的,他是个格斗方面异常出色的人,派去的特勤2组无法控制他,所以也无法带回来。严格来说,王大力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跟其他人相比),表示再过半个多月,他教导的那群孩子就出徒了,到时候他就会来学校报道;最头疼的要属那个于逸凡,动用了一切手段,甚至是让有特殊才能的学生协助,都无法得知他在来的路上做了什么。特勤9组的人只说于逸凡想试试开车,他们就莫名其妙同意了。问起其他的细节、过程,他们就跟失忆一样,全然不知。更可怕的是,他们并没有说谎。

靠在椅子上的向国全出奇的烦,烦得已经戒烟许久的他不得不从抽屉里拿出烟抽了起来。久不抽烟,在袅袅的烟雾中,向国全开始回忆关于丹哲尔学院的点点滴滴。

丹哲尔学院是国家创办的学校,但是在学生中,它还有一个名字——收容学园。这里就像一间收容所,将国内的“危险分子”收容、控制起来。

丹哲尔学院的创办年份和一些资料,对于向国全这个教导主任、学院二把手来说都是机密。他只知道,学院前身还只是一个类似“集中营”的存在,把已经入世、危害四方的人集中过来。但随着投入的增加和思想的演变,本着“早发现,早治理”的原则,这里变成了学校,来到这里的也大都是年轻人,甚至是孩子。

后来随着制度地不断完善,划分了LV1、LV2、LV3的标准。LV1的学生占大多数,他们基本上就是普通学校中的问题学生……的进化版,危害程度相对轻很多。LV2的学生就严重一些了,这些人要是不加管理,出去后估计能搞出个邪教或基地组织来。危害程度最高的LV3,可真就是万里挑一了,任何一个LV3的学生,只要作恶,那就是危害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主。

每年的新生入校安排,从7月初就开始了,一直到8月20号都是LV3学生的入校时间。因为他们难以控制,再加上每一个LV3的学生都必须在特勤组的陪同下来报道,所以时间跨度就大了一些。8月21号到9月初是LV2学生的入学时间,他们由地方机构组织并统一护送到学校。LV1的学生,因为本身危险程度低,除特别人外允许9月后自行来校报道。

至于特勤组,那是向国全刚上任的时候提出的。每组由3人组成,技能囊括格斗、射击、爆破、侦查等,力求能够应付任何状况。他们的专属座驾,也都是特别定制的。性能方面自不必说,每辆车还都配备了武器系统,简直就是SUV造型的蝙蝠车。

可无论是人员还是车辆都尽可能做到了极致,仍有无法应对的学生,只要是“未能按照正常程序入校”的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异格者。

今天出现接收意外的那4名学生,就是异格者。蓝逸尘用特殊能力让别人冒名顶替,不但外表骗过了所有人,就连DNA、指纹、声纹、瞳纹等都没查出问题。文卿黑进了世界最先进的计算机系统,删除了自己学生的信息,并伪造了一份新入职教师的信息。如果今天不是她主动坦白,学校能不能发现这点,都是未知之数。王大力武力超群,特勤组里每个人都是好手,三个人一起还有配合,但就算这样,在王大力面前都走不上十招。于逸凡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陪同他的特勤9组同意了他的要求。如果随便一个学生都能办到,谁知道他会把车开到什么地方去,甚至是……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根烟抽完了,没抽过瘾的向国全又点了一根,思绪继续围绕着丹哲尔学院来展开。

丹哲尔学院虽然被戏称为收容学院,但本质上并没有那么黑暗。就算是草创时期,也都不是渣滓洞、奥斯维辛那样,主要是以教育为主。

现在转变成学院、收纳学生后,也像其他学校那样,感化为主,教育为辅。毕竟这里的学生,就算是LV1的学生,那也是各领域中的精英。只要确认他们不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就可以“毕业”离开学校。到那时,以他们的资质,想过优渥的生活不要太容易。

可学校中有不少人难以甚至是无法感化好,在这呆了几十年的都有。所以学校也就没有学级制度,先来的是师兄师姐,后来的是学弟学妹。

第三根烟点着后,向国全就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了。

老向高中毕业就参了军,一路摸爬滚打混得还不错,因为能力出众、表现优异,不到30岁的时候就破格提拔为丹哲尔学院教导主任,这一干就是20年。上任之后,老向的一系列举措都实施得极好,学校工作人员对他赞誉有加。加上老向为人正派、开明,就连学生对他都很尊敬。

抽完第三根烟,老向出了办公室,来到对面的走廊前。走廊口有两名荷枪实弹的守卫,得知老向要见校长,便让老向核实了一下指纹、瞳纹等。确认无误后,一名守卫输入今日的秘钥,打开了防护门。进了门去,是一间6平米的小房间,过了十几秒,对面门上的指示灯亮起了绿光,同时对面的防护门也打开了。

走出房间,一名守卫上前,老向将身上的“危险物品”交给对方保管。守卫根据刚才房间扫描的信息一一核对,避免老向携带危险品。收集完物品后,守卫用墙上的呼叫器请求开门。

再进入的是校长秘书办公室,一个浓妆艳抹的妇女坐在椅子上描眉擦粉,见老向进来,按动呼叫器告诉校长向主任来了。

见到女秘书,老向又回忆起来了。那个秘书是老向来学校之前带过的兵,素质超群,实力拔尖,还是难得的在国内外打了十年仗活着回来的人。非但老向对他极为满意,就连他那以严厉著称、同为军人的老婆也喜欢这姑娘。

两年前,老向觉得一个姑娘一直在外面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太不容易,就向组织上提出让她来丹哲尔学院。得知这件事的向夫人还来学校大闹了一场,拍着桌子对老向吼道:“最好的兵,就应该上战场,怎么能来你这当秘书呢。”

老向清楚记得当初怎么回答老婆的,他当时特淡定地说:“这里就是战场,世界上最惨烈的战场。”

这个哔装得十分成功,但老向也付出了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的代价。本来老向的身手不差,比他媳妇强那么一点点,但毕竟脱离军队好些年,他媳妇却还在军队里,此消彼长之下就不是他媳妇的对手了。

事后向夫人也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懊恼,悔恨之余天天来医院照顾老向,亲自下厨给老向做饭。逼的本来要疗养大半年的老向一个月就出院了。看着全身多处骨折、内脏出血,以百米赛跑的速度逃离医院的老向,老向的主治医师直呼这是医学奇迹啊。

向夫人深感自己越照顾,老向病情就越重,从那之后对老向的态度大为缓和。比如默许了老向“我那是好男不跟女斗,真要认真起来,那娘们得在医院躺一年”的言论。

校长办公室的门开了,校长许文昌和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有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年轻人和老向点了点头,中年男人毫无表示,只有许文昌说:“国全来了啊,先进屋坐会。”

老向进了校长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对面长沙发上坐着一个小姑娘,捧着本少女漫画看得津津有味。

没一会,许文昌和中年男人回来了。许文昌倒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小姑娘旁边,中年男人站在校长身后。

许文昌说:“来尝尝这茶,刚才小董来我都没舍得给他喝。”

校长口中的小董,全名董锐,丹哲尔学院招生办主任。丹哲尔的招生办和其他学校的不同,旨在提前发现问题学生并招收进来。至于董锐来的原因,老向也想到了,是因为异格者。严格来说,异格者的出现几乎无法控制,也没人愿意他们出现,出了事真赖不到招生办的头上。但今年董锐刚上任,就一下子蹦出了4个异格者,也难怪他会来校长这走一趟了。

喝了几口茶,虽然老向不爱喝茶、分不出好坏,但也不好驳了校长的面子,说:“果然是好茶,连我这种不怎么喝茶的都喝得出好来。”

许文昌听了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可拉倒吧,我就是把冰红茶烧开了而已,这你也能喝出好来?”

一句话就给老向噎住了,只能感叹,真不愧是丹哲尔学院的学生,就这一肚子坏水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说起这位校长,还真就是丹哲尔学院的传奇之一。据说,许文昌是学院最早的“学生”之一,也就是最早被归拢到这的“危险分子”之一。许文昌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之后被一个道士收养。学了十年道法就出来闯荡江湖,随后,一个绰号为“鬼道士”的人凶名渐起。二十多岁的时候被多名高手围剿,靠车轮战才降服了他,正赶上丹哲尔学院前身出现,就把他丢到这里来了。

学院的管理一直宽松,许文昌即使身为“学生”也不消停,是这里最恶的混世魔王之一。之后几十年,随着学院的发展,这里的学生越来越多。有一天,一个叫魔法探索者的社团出现,许文昌在所有团员的邀请下,成为魔法探索者的首领。在三十多年前,因为戾气尽除和对学生们的了解,被任命为校长。

刚听到许文昌经历的老向压根就不信,以原学生的身份当校长,老向不觉得有什么,但说他是魔法师就太扯了。他所见到的许文昌虽然不穿道袍,但梳着发髻,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活脱一个道士,怎么也不能跟西方的魔法师联想到一块去。后来跟魔法探索者的团员熟悉后才知道原委,因为“30岁还是处男就自动成为魔法师”的教义,让他们觉得许老爷子是世上最牛哔的魔法师。直到现在,许文昌纵使不是魔法探索者的首领了,仍被授予“首席荣誉法师”的称号和勋章(因处男之身晋升为魔法师的人,会在脱离处男后自动丧失魔法师资格,而直到现在,许文昌还是魔法师……)。

那个勋章就挂在他办公桌后面的墙上,老向每次来校长室都不自觉地看一眼。而许文昌,每次瞅见老向看勋章的眼神,都不自觉老脸一红。这么多年来,老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这老头到底保持了多少年的处男之身啊?

“咳,”许老头尴尬地咳嗽了下,“你这次来是为了那4个异格者的事情?”

老向点了点头,说:“您怎么看呢?”

虽然老向是事件的参与者,但许文昌作为校长,肯定有一套自己的情报系统,要不然,也不会没等老向提就说出了有4名异格者。

许老头沉吟了一下,说:“王大力还好,看情况就是一个武痴,而且他为了教导徒弟才晚来,足以证明他是个有责任的人。拥有发纹的蓝逸尘有点麻烦,据说那玩意的能力会因为持有者的实力而改变。实力弱的人拿到它,充其量就是得到了一把好刀,但实力越强,发纹的能力也就越强。可具体有什么能力,这就不清楚了。”

老向不是使刀的,许老头就算岁数大、见识广,但具体到这点上他也不见得知道多少。刚才那些话,估计是许文昌身后那中年男人说的。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无意中转发了一条链接,结果收到链接的人竟然接连……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1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