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小说在线阅读】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法国巴黎,欧洲S7总决赛上。

闪耀的聚光灯下,站着五个青年,五人喜悦的将荣耀的奖杯举起,宣示着冠军的决出。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青年,他戴着面具,面具上刻着一条金龙。

主持人对着镜头用英语宣报道:“恭喜DG战队获得本次决赛的冠军!来自中国的神秘队长雅洛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功臣,只是雅洛戴着面具,一直不肯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容,不知道在他退役前的最后一战中,他是否愿意现出真身呢?”

“DG!雅洛!”

观众席瞬间被欢呼声席卷,嘈杂过后的呼声变得整齐。

这样的呼声只配给冠军。

在所有人意料之外。

神秘的雅洛并没有揭开自己的面具,而是平静的捧着奖杯走进休息室。

……

两年后。

街边冬风瑟瑟,天气微凉。

夏落站在蓝海网咖门前,仰望头上那金碧辉煌的招牌,手中摸索着兜里仅剩的五十元钱,心中思绪万千。

两年前提前退役,天价的违约金,使他这个曾经的世界冠军变得一穷二白。

虎落平阳照样是要吃饭的。

夏落为了给自己的女友买一个生日礼物,花光了最后的积蓄,为了不让自己囊中羞涩,夏落想到了一种快速赚钱的方法。

只是这方法太过高调,如果不能成功,那夏落连最后的五十元也保不住了!

蓝海网咖是蓝海市最大的网咖。

这里配置高端,位置临近蓝海市第一高中,每天来这里上网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

而夏落之所来到这里,目的只有一个……

“踢馆!”

夏落径直走进网咖,猛然对正在上网的人们大喊道。

顿时,上一秒还在熙熙攘攘的网咖大厅顿时安静下来,电脑前的人们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指,齐齐茫然的看着夏落,鸦雀无声。

当气氛尴尬到极点的时候,一个身穿制服的网管在吧台出现,来势汹汹的走向夏落。

夏落见势不妙,立即清了清嗓子,喊道:“玩英雄联盟的父老乡亲,兄弟姐们注意了啊,宇宙第一盲僧在此,不服SOLO,一把五十,概不还价!”(SOLO,在英雄联盟中指两位玩家的单挑PK)

网吧的人们顿时炸开了锅,众人们议论纷纷,发出一阵阵的哄然大笑。

“宇宙第一盲僧?这家伙的脑子秀逗了吧!还有来网吧踢馆的!”

“牛逼能吹的如此清丽脱俗,老子服了!”“赶紧打电话叫那谁过来,告诉他有好戏看了……”

盲僧又名李青,外号瞎子,是英雄联盟最火热的英雄之一。

但这个英雄很极端,因为他是英雄联盟一百多位英雄中,最需要反应速度和操作难度的一位。

英雄联盟里还流传着一句话,那就是,会玩的瞎子,叫盲僧,可以秀到让对面跪拜颤抖。

而不会玩的瞎子,就真的叫瞎子了,完全没有任何操作!

可以说,一名秀的飞起的瞎子绝对是一名高手,眼前的这个小子竟然敢自称宇宙第一盲僧,当真是狂的没边!

网吧内的众人大多数人则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肆意谈论着。

先前从吧台走出的网管也是愣在原地。

夏落折身走到吧台,递来一张五十元的绿色毛爷爷,说道:“网管,给我开台临时的机器,押五十块钱,我给你们网吧免费组织一场SOLO单挑赛活动,不收取任何活动费!”

“这无耻的小子明明就是来找事,还想要活动费。”

网管一边心想着,一边满头黑线,不知道该对眼前的奇葩说些什么是好。

“消费者就是上帝,我可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你可别打扰我!”夏落像是看穿了网管心中的小九九,抢先说道。

网管一听也是,只要夏落闹得不是太过分,不影响店里的生意,就随他去吧。

三下五除二,网管给夏落登记上了临时的身份证,夏落拿到身份证之后,找了就进门口的位置坐下,随后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一把黑寡妇机械键盘,换到了电脑上。

“难道这网吧就没有会盲僧的大神?没有人敢来跟我一决雌雄,决战紫禁之巅?”

夏落用修长的手指敲打了几下键盘之后,向外扫视了两眼,见无人说话,旋即大喊道。

“呦呵,看上去还挺是一回事的!说不准还真是个游戏高手!”

网吧内的大多数客人都是玩英雄联盟的,自然也不乏一些熟练盲僧的玩家,夏落这句话一出,网吧内自然涌现出一些不服气的人。

“喂,我要报名!”

一个高瘦的白衬衫青年走到夏落面前,冲夏落不屑的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盲僧是吧,好歹我也是练过上百场的,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宇宙的瞎子!”

“小强,老子看好你!加油干翻他!”白衬衫青年身后还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身上纹龙画虎的光头激动的叫喊着,从他口中,夏落得知,眼前的白衬衫青年叫小强。

光头给小强加油之后,小强顿时来了精神,语气更盛的问道:“我输了给你五十块钱,那你要是SOLO输了呢?”

“输了,我给你五十,外把这把黑寡妇新机械键盘送你!”

夏落指了指手下的键盘,冲小强灿烂的一笑,笑容充满纯真,看起来人畜无害。

“还有这种好事!”小强眼前一亮,回身跟身边的光头小声商量了几句之后,就冲夏落点头道:“行,那咱们开始吧,是都用盲僧吧?“

“是的,朋友,SOLO前请你先把押金放在桌面上。”夏落跟着点了点头道。

“妈的,这么多人看着呢,就五十块钱,你还怕我赖账啊!”小强骂骂咧咧道,他脸上的不屑加深,一把从钱包中掏出五十块钱,往夏落所在的桌上一甩。

“一切都按规矩来嘛,坐下上号吧,我们玩哪个区的?”

夏落看起来丝毫没有生气,依旧笑呵呵的指了指身旁的机器。

“艾欧尼亚,也就是电一,你有没有账号?”

小强说起艾欧尼亚四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颇为得意。

众所周知,中国的英雄联盟有很多服务器,其中水平最高,人最多的服务器,当属电信一区,艾欧尼亚,而其他的服务器,相比之下,人员较少,水平较低,因此衍生出了很多玩笑般的典故,比如“一区河蟹单杀郊区大龙!”“一区青铜吊打郊区王者!”“一区蛤蟆单杀郊区远古龙!”“……”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很多电信一区的玩家都带有一股先天优越感,而小强就是众多优越感玩家中的其中一位。

“我是卡拉曼达的,要不我借你个号,咱俩solo?”

夏落指尖飞舞,在键盘上敲击出几个数字之后,登陆了自己在卡拉曼达的账号。

“原来是个郊区的菜鸡,行吧,你给我个号,我们速战速决。”

小强目光一瞥,正巧看到夏落刚登陆上的游戏账号ID,就直接疯狂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还真是宇宙第一盲僧!”

“什么???”后面站着的两个人连忙好奇的看向夏落的电脑屏幕,一秒之后,两人顿时也跟着捧腹大笑起来。

“还真是宇宙第一盲僧呢,不过只是账号名字叫宇宙第一盲僧啊!”

“早知道我当初申请昵称的时候,就应该申请一个银河系第一盲僧!”

“你看他创建房间的段位,竟然是青铜五的菜鸡!”

说话的是身上有纹身的光头跟他的朋友,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肆意嘲讽。

夏落内心微微一囧,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打过国服了,在卡拉曼达的这个账号,S3赛季是王者,之后的S4赛季就借给表弟去玩,没想到这个小屁孩竟然给他掉到了青铜五。

不过夏落并不打算向小强三人解释更多,只是微微一笑道:“打打看吧。”

随后夏落将另外一个账号念给小强,而小强登陆上账号之后,则是冷哼一声:“哼,小小青铜渣渣也敢这样装逼,等着被虐吧你!发哥看我虐他。“

说着,小强还向身后的光头发哥打了个保票,他对自己的盲僧很自信,毕竟从接触英雄联盟以来,他也玩了一百多把盲僧,对盲僧的一些操作还是很熟练的。

“先说一下比赛的规矩,盲僧solo,一血定胜负,出门闪现点燃,出门多兰剑加一瓶血瓶……“

夏落简单交代了比赛的规矩,小强抬手将夏落打断,“别说废话了,solo的规矩谁不懂啊,快开始吧。“

“唉,现在的年轻人……“

夏落在内心暗叹,随后点击了游戏开始的按钮。

如果让夏落曾经的队友知道,被成为游戏之神的雅落,此刻竟然在这里忽悠一个白银玩家,一定会笑掉大牙。

“小强,你的盲僧怎么也是玩过一两百把,平时打白银段都能秀的飞起,虐他肯定不在话下!大哥看好你!“发哥给小强打气道。

“低调,低调,平时多亏是发哥你指点我,不然我的盲僧还一直在抠脚呢。“小强挠了挠头,一脸假意的谦虚道。

自己好歹也是电信一区的白银选手,就算是没玩过瞎子,单凭对线,肯定也能打爆眼前的这个青铜菜鸡。

一想到待会在众人面前出风头的情景,小强内心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无比,心花怒放。

“全军出击!”

游戏进行到一分多钟,伴随着系统提示音的响起,基地内的第一波小兵隆重登场。

两人都是多兰剑加一瓶大红药出门,但兵线还没到一塔前,双方的盲僧无事可做,只能各自站在己方防御塔的不远处,大眼瞪小眼斗起舞来。

“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夏落按下CTRL加1键,盲僧嘴中顿时吐出一句话语。

这是盲僧在英雄联盟中最经典的台词,此时跳着舞说出来,颇有几番嘲讽的意味。

“妈的,黄铜菜鸡还敢嘲讽我,看我等会不把你的双手打断。”

小强勃然大怒,在内心暗暗下定决心,等会一定要让眼前的这个菜鸡明白,到底什么是盲僧和瞎子的区别!

看着夏落的盲僧在原地不断跳着芭蕾,小强顿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偷偷摸摸的点击鼠标,向前走了两步。

蓦地,小强按下CTRL加Q,快捷键升级了盲僧的Q技能——天音击。

使用快捷键学技能,这是每一个实力略高的玩家所必备的,小强的段位是白银,所以会用这个基础技巧并不奇怪。

而就在升级之后,小强再次迅速按下Q技能,甩向还在跳舞的夏落。

夏落似乎还在发呆,始料未及,正好迎面撞上这个Q技能,身上顿时多了一个技能标记,不过好在他连忙撤身躲进防御塔,才没有被小强的第二段Q技能回音击追进。

“这走位,果然是青铜五选手!“

“上线就被Q,那还玩个卵。“

”不用看了,这把胜负已分!小强加把劲,速度结束!“

在夏落被敌方盲僧踢到之后,光头发哥跟他的朋友又开始日常任务之嘲讽。

“哎呀,我竟然被你Q到了,大神果然是大神,厉害厉害!“夏落似乎是对身后嘲讽的声音置若罔闻,一脸佩服之情的冲白衬衫小强竖起了大拇指。

“承认承让!“小强又一次嘴上假意谦虚着,心中却在暗暗自得,呵呵一笑::“呵呵,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然而嘴上夸着小强,夏落手上却丝毫不给小强面子,竟又操作盲僧再次回到刚才的位置,按下CTRL加1,继续跳起了芭蕾。

盲僧嘴里还在不断念叨着:“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小强和他身后发哥二人当即瞪了双眼,发哥怒喊道:“妈的,这小子还敢嘲讽,小强,踹他!“

“这黄铜五菜鸡真的懂solo吗?如果再让我踢到一脚,那他这对线就别玩了!“

小强对夏落的嘲讽行为很不理解,如果夏落再让他踢到一个Q,那夏落就会掉至少四分之一血,待会对线的话会非常吃亏,导致崩盘。

“两秒……“

“一秒,到了!“

小强心中默念着屏幕中盲僧的Q技能冷却时间。

冷却完毕的那一瞬间,小强在键盘上快速敲击下Q技能。

夏落又一次“反应迟钝“!

Q技能不偏不倚的击中夏落,天音击的标记出现夏落身上,而这时的夏落好像是慌了神,出现了失误。

他的盲僧竟没有像刚才一样撤身回防御塔,而是往前走了一步。

“难道他是点错了!“

看到夏落失误的走位,小强自然不会放过这般好机会,当即按下了二段Q技能回音击追击!

小强猖狂一笑:“小子,吃老夫一记香港脚。“

“嚯!“

小强操作的盲僧狂吼一声,猛的一跃,飞身踢向还在慌神的夏落的盲僧。

眼看就要踢在夏落身上,这让光头发哥和他的朋友更加笃定,开局就被连续Q消耗两次,夏落这次是输定了。

“你输了!“

然而随着夏落一声低语,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玩过两把盲僧的玩家几乎都知道,盲僧的Q有一个很独特的特性,就是一旦二段Q回音击出手,即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来追到被标记的敌方英雄的身上。

小强做梦也没想到,夏落也一直在默默计算着,计算他按下回音击的时间,并且已经写好剧本,在他按下二段Q的之后的两秒钟,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在仅仅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在小强踢向夏落的这一瞬间。

夏落嘴角掀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手指宛若轻灵的蝴蝶,迅速在键盘上起舞,按下了CRTL加W秒学了盲僧的技能金钟罩。

对,你没看错,就是W技能金钟罩!

“闪现!“

啪的一声,夏落操作的盲僧顿时闪身到己方防御塔下。

因为技能机制的原因,只见,小强操作的盲僧也跟随着夏落闪身挺进防御塔,而他上一秒还眼看就要踢到夏落身上。

下一秒,身形就生生的被闪现拉开一段距离。

进塔的下场就是直接被防御塔锁定,防御塔幽幽的发出一发红芒,直击白衬衫小强的盲僧,但这远远还没有结束——

“金钟罩!“

夏落迅速插眼,按下刚才秒学的W金钟罩,触发技能,摸向插下的眼位。

只见夏落再次向后位移了一段距离,而痴汉小强同学因为Q技能还没有结束,竟也跟随着夏落的盲僧再次位移!

而夏落此时刚好卡在第一座防御塔的中心内侧靠墙的位置。

“点燃!“

身后围观的两人仅仅是瞳孔一缩的时间,夏落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五次操作。

当点燃的黄芒出现在小强盲僧身上的时候,经历了两端位移,他此时终于飞身提到了夏落盲僧的身上。

夏落则是不慌不忙的按下A键,一发普通攻击打在落在地上的小强盲僧的身上。

小强跋山涉水,经历了两端位移之后刚一落地,就看到夏落的普通攻击,和自己身上的点燃特效以及飞速下降的血条。

他当即大惊失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连忙抽身想逃,闪现退出防御塔。

“啪!”

闪现按下,可惜为时已晚。

在英雄一级时,防御塔的攻击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小强的盲僧被防御塔的红光集中之后,血量瞬间少了二分之一!

而夏落两端位移之后,落地的位置刚好在防御塔靠墙位置,也就是防御塔圆圈的中心。

结局已定!

无论白衬衫小强如何挣扎,都已经逃不过防御塔第二次无情的锁定攻击!

“First,blood!”

当一血的音效响彻整个召唤师峡谷,白衬衫小强脸上的惊慌瞬间凝固,愣在原地。

荆轲献宝图,用匕首刺杀秦王,秦王围绕着柱子跑了一圈,因此逃过一命,这大概是历史上第一次越过防御塔强杀,只可惜失败了。

这一刻,白衬衫小强,也成了刺杀失败的荆轲,带着一腔怒火,无尽的不甘,软绵绵的倒在了防御塔下,倒在了夏落盲僧的脚下。

而夏落操作的盲僧似乎还在原地跳着芭蕾,嘴里嘟囔着一句令人生厌的台词:“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

此时双方的兵线才姗姗来迟的赶到线上,展开第一次亲密接触.

“这……,这你耍赖!“

白衬衫小强半天才从呆愣中醒来,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指着夏落激动的大叫道。

夏落起身扫视了一眼身后目瞪口呆的光头发哥二人,拍了拍白衬衫小强的肩膀,一脸灿烂的笑道:“小强兄弟你别急啊,我这只是侥幸取胜,愿赌服输,你说说我哪里耍赖了?“

“你的瞎子为什么一级学W阴我!?这完全就是耍赖!我不服!“白衬衫小强一脸愤懑道。

“兄弟,我刚才说SOLO的规矩时,你说你懂规矩,我就没说,你也没说瞎子一级不能学W啊?再说你踢我,我一害怕,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就摸眼进防御塔有错吗?“

夏落说话时脸上写满了无辜两个字,嘴上一口一个兄弟,叫的亲热无比,手上也没闲着,偷偷的将桌上五十块钱塞到自己的口袋里。

小强表情阴晴不定,夏落说的一番逻辑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像也是,也没人规定瞎子一级不能学W啊,也没人规定瞎子一级必须学Q。

但小强就是觉得内心很憋屈,输的很不服气。

如果真的是被夏落在对线上打败也就算了,那自己也无话可说,可兵线还没到线上,就这样离奇的死了,简直太窝囊。

空有一身神功,还没使出来,就在阴沟里翻船,小强越想越生气,当即大喝道:“我不服,再来!“

“唉,兄弟,做人要学会适可而止啊!小打怡情,大打伤身啊!”

夏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劝说着愤怒的小强,一副语重心长为小强着想的样子,内心却是乐开了花,心下想着,小强啊小强,不服输是件好事,你越不服,我就越挣钱。

小强见夏落拒绝,当即板着脸嘲讽道:“我不管!我不服!你是不是怕了?”

“就是啊,小子你是不是怕了?”身后的光头发哥捏了捏拳头,狞笑道。

光头发哥身旁的那个朋友也出声附和,道:“一级靠防御塔单杀算什么本事,我看不如再来一把,等兵线来了再拼定胜负!”

“那行吧,行吧,兄弟你这样坚持,我就勉为其难的再来一把。”夏落笑眯眯的应道。

发哥越这样说,夏落就越开心,这世上哪有害怕别人送钱的不是?

想到这里,夏落把手往小强面前一伸。

“干嘛?”小强愣道。

“兄弟,先交押金啊,你忘了吗?”夏落掏出兜里的那张绿色的毛爷爷,在小强的面前晃了晃。

小强脸涨得通红,恶狠狠的盯着夏落,接着一脸肉疼的从钱包中再吹掏出一张五十的大洋,猛地拍在电脑桌上,道:“够了吗?”

“够了够了,够爽快!”夏落再次冲小强伸出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一个欠扁的微笑。

在毛爷爷的发动下,两分钟后,双方重新开始了比赛。

依旧是盲僧,依旧是多兰一血瓶出门,依旧是一塔这个老地方,依旧是那熟悉的芭蕾舞……

“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夏落似乎对盲僧的这句台词情有独钟,这让小强听着这嘲讽的声音,恨得牙痒痒,干脆关闭了声音,冷笑一声,心道,这一次又想故技重施可没门,大爷才不上当!

这样想着,小强还偷偷瞄了一眼夏落的屏幕,发现他果然一级又没有学技能。

“嚯!”

小强按耐不住内心强迫症的欲望,再一次偷偷学了Q技能,天音击甩向夏落,而夏落仿佛又是沉醉于芭蕾绚丽的步伐,无法自拔.

当夏落身上又一次二段Q的标志,又一次的历史重演!

不过这一次,小强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强,不会傻傻的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小强并没有按下二段回音击,以免又被夏落开飞机般的带进防御塔下。

夏落被Q到的之后,不慌不忙的往回走了两步,站在一塔的前面,静待着兵线的到来。

“全军出击!”

系统提示音响起,基地的第一波小兵闪亮登场。

“这一次,我一定能赢!”

小强突然回头向光头发哥坚定的说道,

“好好打,加油,击败这个宇宙第一菜鸡,把钱拿回来!”光头发哥拍了拍白衬衫小强的肩膀,鼓励道。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不会给你丢人的!”小强一脸激动,眼神中充满英勇,仿佛是一个奔赴战场,凯旋而归的勇士。

看着这对基佬,夏落满头黑线,心中暗暗腹诽道:“很可惜,小强啊小强,你精神可嘉啊,可你赢了我就没饭吃了,所以只能对不起了。”

其实,在夏落看到小强再次没忍住,升级Q技能占便宜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局SOLO赛他又赢定了!

夏落会让小强知道,他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夏落的套路。

三十秒后,双方小兵到达线上,开始互相交战。

白衬衫小强先是两发普攻,紧接着用Q技能收掉第一个小兵。

夏落嘴角升起一丝笑意,并没有跟白衬衫小强一样升级Q技能,而是按下了CTRL加E,升级了盲僧E技能——天雷破。

他这是在用一个技巧,一个水平在白银以上的玩家几乎都会知道的技巧。

如果两个中单或者上单要在线上对拼,有一个很关键的点,那就是抢二级。

因为抢二级就意味着,不单单代表你比对面多了一个技能,还有成长的属性,几点的攻击力,更高的护甲魔抗,几十的生命值,往往决定的对拼的胜负。

细节决定成败。

所以夏落选择一级学习E技能,E技能会对小兵跟敌方盲僧一起造成群体伤害,小兵死亡的更快,这样夏落绝对会比敌方盲僧先到二级。

“对面盲僧好脏啊!一级竟然学E,看来是要抢二级!”

光头发哥段位是铂金,所以意识还不错,当即就看出来的夏落之所以学E的门道。

而光头发哥身旁的朋友则瞪大了眼睛,有些奇怪道:“咦,可他这样抗兵线跟小强打,应该是很吃亏的吧,而且他竟然还被小强Q到了,一半血都没了,他还打什么!”

原来,夏落此时做出了一个愚蠢的举动,那就是越过敌方兵线跟敌方盲僧互相普通攻击,六个小兵的仇恨攻击,使夏落血量蹭蹭的往下掉。

小强又不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个Q,二段回音击踢在夏落身上。

这波不亏。

以牙还牙之后,小强志得意满,让你不知道天高地厚,越兵线跟我打,看哪个儿子吃亏!

光头发哥皱着的眉头散开,舒了口气道:“是啊,我还以为这菜鸡有什么抢二的套路呢,这波小强赚大了,你再看这个小子的操作,就知道他一定是个青铜五的菜鸡,我敢肯定强子这把肯定稳了。”

小强一听光头发哥这样夸奖他,就差高兴的鼻孔没仰到天上去了。

但小强也在努力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不能给这个青铜菜鸡机会,这一波之后自己定能把他压得死死的。

按照小强的想法,自己在这波消耗之后,打掉夏落足足一半的血,而自己的血线此时还有三分之二,比夏落高出一百多的血量,略占上风,接下来肯定会对夏落进行压制。

然而。

与刚才一样,小强永远都不会猜到夏落的想法。

因为夏落压根没打算让他活到二级!

夏落屏住呼吸,双手操纵着鼠标与键盘,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上英雄头像内的经验条,在补到第七个小兵之时,夏落的身上金光一闪,瞬间到二!

到二的那一刻,夏落按下CTRL加Q,直接升级Q技能天音击。

“呵呵,抢到二级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有小兵你又踢不到我。”小强看到夏落升到二级自然是心头一紧。

不过想着自己躲在小兵身后,应该是安全的,敌方盲僧肯定是Q不到自己,只要自己安心再补两个刀,同样可以到二级,然后对夏落的盲僧进行压制。

想象总是美好的,然而LOL三大错觉中其中最经典之一,就是——我死不了,我可以反杀。

就在小强有所松懈的时候,夏落啪的一声,在所有人诧异的眼光中,按下自己的闪现,闪现到小强的身前不到十码的位置,刚好越过他身前的小兵。

与此同时,小强的盲僧头顶突然出现点燃的标志!

更为致命的,几乎是在闪现落地的那一瞬间,夏落的盲僧手中就甩出了一道白色的球体。

甚至没有出手动画,这是Q闪!

太快了,避无可避!

小强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就被打上了一段天音击标记。

紧接着,夏落的盲僧出拳就是一记普攻打在小强盲僧身上,随后开动天雷破,双手合一,佛珠甩起,合拳奋力向下一拍。

小强身上刹那间浮现一只猫头鹰的标志,这是被盲僧二段E技能催筋断骨减速的特效!

“他竟然敢闪现越兵线Q小强!光头发哥大吃一惊,”糟糕,小强这个血量被拍到有危险!“

小强原本的位置贴身站在己方的三个远程兵身后,不可谓不安全。

可在夏落一个果断的闪现之后,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猫头鹰的特效标志浮现的冷酷无情,减速着小强,也宣告着小强注定是那个被捕捉的猎物老鼠,无论是跑是打,都已逃不过夏落的杀戮追击。

在小强最后垂死挣扎的按下闪现之后,夏落二段Q回音击踹了过去,二段E催筋断骨的减速开启,减速令小强寸步难行。

紧接着,夏落凭借盲僧的被动“疾风骤雨”增加攻速,快速打出两发普通攻击。

然后众人就看到,小强的屏幕突然变成了黑色,地图蒙上了一片灰色,就像是在看一场黑白老电影。

“fist,blood。“

系统女声的提升音响起,那么无情,那么冰冷,宣告着一场杀戮开端与结束。

而夏落的盲僧还在原地,踩着小强盲僧的身上,极尽嘲讽的跳起舞:“我用手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我输了……”

小强低下头,两眼发直,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用只有自己的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嗯,对,兄弟你输了!这五十块我就收下了,还要再来吗?”

面对着已经被打的怀疑人生的小强同学,夏落一脸纯真微笑的适时提醒道。

经此一战,小强同学已经知道了夏落的实力,只见他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但神色还略有怀疑的问道:“我只想知道,你的Q甩出来的为什么这么快,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难道你开挂了?”

“这个嘛,之所以Q技能出手很快,不因为我是开挂了,而是——”夏落神秘一笑,只将话说到一半,卖起了关子。

“而是什么?”连小强身后的发哥,也一脸好奇的问道。

夏落神色严肃道:“对于这类问题,我如果要回答的话,需要浪费一定的逻辑思维,然后损伤一定的脑细胞,损伤了脑细胞呢,就会拖延我的新陈代谢,拖延了我的新陈代谢呢,就会拖垮我的身体,拖垮了我的身体呢,就会……”

“行了,说吧,要多少钱。”

光头发哥抬手打断夏落,他是坑蒙拐骗的老油条,在听了夏落瞎胡扯掰了两句之后,就知道了夏落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二十块,只要二十块大洋,我就可以为您解答这个千万人都不知道的难题,只要二十,童叟无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发哥!”

夏落一本正经的口沫横飞道,那面目看起来人畜无害,神情激情澎湃,配合他那带有蛊惑力的台词,让发哥隐隐有些梦回九十年代的那些街边的算命老神棍,这忽悠的本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滚滚滚,我特么就应该用钱砸死你!”

发哥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将一张二十的金色毛爷爷甩在夏落脸上。

“那敢情好,就是有一点,别用一块的硬币,记得用一百的土豪金,那样砸死我,我也是笑着死的!”夏落接过钱,跟着发哥的话贫了一句。

“我他妈……”发哥气的一脸铁青,抓起钱包就要扔向夏落的脸。

夏落见势不妙,连忙冲发哥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冲动之后,随后开口解释,道:“准确的说,我刚才用的是Q闪,先放Q技能,在Q出手动作的那一瞬间,按下闪现,所以在我闪现之后,就省了一个出手的动作,这个原理类似于盲僧众所周知的高端技巧——R闪,不过一定要看准时机,不然很容易就会出现,在原地Q出来,然后闪现过去卖萌的尴尬情况,这也算是个盲僧的高端技巧吧,瞎子这英雄很独特,QWER都可以配合闪现,然后产生一些独特的东西,一般的玩家很难听懂,只有亲身去试验,才能体会到这种奇妙之处。”

“奥,原来如此。”

光头发哥听完夏落的解释,先是愣了两秒,随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我们的小强同学跟另外一个光头发的朋友,则是一脸萌状,两眼间布满了迷茫,听得云里雾绕,完全听不懂夏落在扯些什么。

小强问道:“发哥,这小子说的啥?”

光头发哥一巴掌拍在小强的头上,怒斥道:“啥小子小子的,人家是高手,说的是一些细节的操作,你这个白银的菜鸡不服也要服知道不。”

“好吧好吧,我看他也是高手,把我杀了,我都没明白是咋死的。”小强一脸委屈的坐在座位上,看向夏落的目光中少了几分轻蔑,多了几分敬畏。

发哥拍了拍小强的肩膀,示意性的安慰了他一下,随后拆了一包烟,恭敬递给夏落一根,道:“来,高手,抽烟不。”

夏落一直都不抽烟,当然,他不是觉得抽烟有害健康,而是因为,他太穷了,压根没钱买烟,所以也没有烟瘾,这倒是件好事。

发哥也不尴尬,把烟收了回去,一改之前的神态,小心的问道:“我就想知道,高手你是啥段位的?”

“卡拉曼达,青铜五啊,刚才你不也看到了吗。”夏落答道。

“那你可别逗我了,就你刚才那手速,那操作,铂金都不止,怎么可能是个郊区的青铜五呢?”

“发哥,那我可真没骗你,我这个赛季还真是青铜五。”

夏落确实没有骗发哥,在S3赛季,夏落的RNAK分曾经打到了两千,后来因为国服环境太差,高端局各种演员加踢人外挂横行,所以他已经很久没有打过国服了,唯一的账号还借给表弟让他掉到青铜五了。

“好吧,你不愿意说实话算了,不过我感觉你的段位最起码也有铂金。”发哥意味深长的看了夏落一眼,蓦地,他话锋一转道“我这个小强兄弟在职高上学,他家农村的,并不富裕,这一百块钱是他这星期的生活费,我希望你能给我个面子,以后我们也好相处,那二十块钱,就当是兄弟我的一点心意,也算是给你的辛苦费。”

发哥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意思就是他要耍赖了,要夏落给他个面子,把之前收下的一百块钱吐出来。

做人竟然能这么无耻!输了还耍赖!

周围的一直在围观的客人顿时一片嘘声,纷纷鄙视着光头发的输不起,发哥回头怒视了一圈,围观的客人们顿时噤声,光头发是个大混混,在蓝海网咖这一片很是吃的开,这一片的地痞流氓都与他串通一气,所以众人虽看不惯,但没有人敢触他的霉头。

二十块,打发叫花子都不够,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夏落眯着眼睛,笑意全无,冷声道:“发哥,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愿赌服输,我们之前说好的……”

虽说这一切都是夏落自己主动挑起来的事端,但输了就是输了,最起码也要有个愿赌服输的原则不是。

还没等夏落说完,发哥就一脸阴沉的威胁道:“你可以打听打听,这附近喊的上名号的人,哪个不给我张大发面子,你要是看不起我,不给我张大发面子,别怪兄弟不讲情面!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网吧了!”

“出来混讲究个愿赌服输,为了一百块钱,发哥就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吗。”夏落眉头微皱,内中微有忐忑。

果然什么钱好挣的,夏落之前就对这个赚钱的方法有过担忧,担心遇到输的人不服气,纠缠不休,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发生了!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耍耍无赖应该没问题。

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发哥是个老地痞流氓,平时无赖惯了,夏落跟他一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抱歉,我这小强兄弟家里情况不好,这一百块对你来说不多,但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我身为他的大哥,所以我必须帮他要回来!你要是不配合我只能不客气了!”

发哥恶狠狠地说道,显然是打算要跟夏落撕破脸皮。

小强这时则是在一旁的得意笑了起来,内心道,你赢了比赛又怎么样,你盲僧再厉害又怎么样,你Q的再快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乖乖把钱换回来?

三个无耻的无赖虎视眈眈的盯着夏落,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气场。

夏落暗暗攥紧了拳头,他这个人向来不愿意惹事,但不代表他怕事,他的底线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想要让自己交出赢来的一百块钱是别想了,如果这个所谓的发哥真的敢动手的话,夏落绝对在下一秒就抄起手下的黑寡妇机械键盘,狠狠的砸在发哥的大光头上。

“行,不交是吧,你真行!“

发哥狞笑一声,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条甩棍,指着夏落就要砸过去。

“住手!”

就在剑张弩舞,混战一触即发的危急情况下,一道清朗的女声在不远处的大门入口处响起。

夏落顺着这道声音看去,只见网吧出口处,站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短裙丝袜的女人。

夏落之前就注意到,在双方开始第二局比赛时,这女人就已经站在那里了,夏落开始以为她是网吧的客人,便没有多加留意。

只是不知道,此刻这女人为什么要替自己出头?

夏落心中疑惑着,直到这丝袜女人扭着步子,缓缓的来到夏落几人面前时,夏落才看清这女人的脸,顿时惊为天人。

如果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面前女人的容貌,那就是——妖娆。

这女人化着淡妆,五官精致无比,一双点睛的丹凤眼搭配着樱桃小嘴,看起来妩媚无比,魔鬼般高挑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搭配肉色丝袜,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而她手指上的那么闪耀的钻戒,让她的气质中更带着三分华贵,简直跟那些电视里的女明星有一拼。

“大发,我让你们给我店里看场子,你们怎么还为难上客人来了!”妖娆女人柳眉一竖,朝光头发哥三呵斥道。

看场子?

夏落面色一怔,看了一眼那女人胸前的胸牌之后,顿时恍然。

牌子上写着,蓝海网咖店长,齐雯。

原来这美女是蓝海网咖的老板,怪不得这般训斥光头发三人,只是看起来这个叫齐雯的女人这般年轻,该不会是二奶之类的小富婆吧,夏落这样恶趣味的想着。

“老板,你怎么在这,我……”发哥语气一囧,刚想解释,就被齐雯抬手打断道:“行了,我都看着呢,你们输了就是输了,就应该愿赌服输,你兄弟要是困难,这一百块钱可以我出,但是你们这样做,是丢我们蓝海网咖的脸,赶紧把你的甩棍收起来,跟客人道歉。”

“这……”白衬衫小强一时说不上话来。

“这什么这!老板教训的对!这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赶紧道歉。”发哥又是一巴掌拍在小强的头上,然后快速变脸冲夏落说道:“兄弟,这事是我们做的不对,我刚才不该威胁你。”

“没事没事,和气生财嘛,这件事我也有错。”夏落顺坡下驴道。

虽说这美女老板偏向自己,但毕竟是自己挑事在先,此时也不好说些责怪的话语。

只是看着发哥吃瘪的样子,再想想之前他的一脸凶狠,夏落觉得简直是快意极了。

“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很感谢你能在我们网吧组织这场活动,我对手下的人管教不严,是我的失职,为此我愿意赔偿你本店的五百网费。”

齐雯的话顿时在网咖里引起轩然大波,其他客人皆是眼红的看着夏落。

这个自称宇宙第一盲僧的傻叉来踢馆,私自举办SOLO赛,这老板发现了之后竟然不加以制止,还给他奖励,还有没有天理了?

“哦?老板,谢谢你。”夏落表示感谢。

“合作愉快。”说着,齐雯还大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这……也可以?”夏落也万万没想到,老板齐雯竟然是这个反应,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但基本的客套还是要做到的,说着,他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礼貌性的与齐雯握了一下手,这一握顿感觉齐雯的小手酥酥滑滑的,夏落心中升起一丝异样。

“好了,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小王,你给这位客人加五百网费。”齐雯将手收回来,向之前坐在吧台穿着制服的网管打了声招呼。

齐雯本来是来店里进货的,闲来无事,到自家网咖内视察,没想到就碰巧看到了这戏剧性的一幕。

其实齐雯内心对夏落还是有些反感的,只是店里这么多客人看着,她也不好直接偏袒自己人,以免寒了客人的心,再说夏落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这场SOLO赛还能把网吧的游戏气氛调动起来,倒也是件好事。

“等等。”发哥表情踌躇了一下,突地想到了什么,出声打断道。

“怎么了,大发?”齐雯诧异道。

“既然这位兄弟举办SOLO赛,那我找我一个朋友参赛应该没问题吧?”

发哥说着从兜里掏出电话,找到其中的一个联系,咬了咬牙,按下了播听键。

“可以啊,那我就等你朋友来打完比赛再走。”

齐雯顿时来了兴趣,她也玩英雄联盟,虽然只有十几级的水平,但她对英雄联盟里的高手还是带有一定的崇拜感的。

“夏先生,你没问题吧?”齐雯在吧台提示音响起时知道了夏落姓夏,因此称呼他为夏先生。

“行行行,你来多少朋友都没问题,一把五十,愿赌服输。”

夏落表情随意的摆了摆手,这倒真不是他自大,而是他真的缺钱。

这SOLO赛好比一个生意,自然是越多客人上门越好。

“好,那你稍等。”

发哥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女声:“怎么了,表哥,又找我双排吗,昨晚通宵,我这还没睡醒呢。”

“那个,小柳啊,江湖救急,我在蓝海网咖这边遇到了点麻烦,心想着你家离这近,来帮表哥个忙吧。”

电话一接通之后,发哥一改凶恶的语气,语气温柔的简直像个小姑娘,这让夏落很奇怪,心中好奇这个小柳到底是何方神圣。

慵懒的女声吓了一跳:“啊?表哥你不会又是跟人打架去了吧!但你打架找我也没用啊,我一个弱女子又打不过别人。”

“没没没,就是关于英雄联盟的事,这边有一个SOLO赛,我想请你帮个忙。”发哥连忙否认。

“这样啊,行,等我洗个脸,这就出门。”慵懒女声一听关于游戏顿时来了兴趣。

“那说定了啊,老哥在这等你,十万火急。”

发哥露出喜悦的表情,看样子是对电话里的那个小柳十分钟有信心。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等待着。

夏落则是戴上耳机,放了一首自己最喜欢的电音Fade,背靠椅子,闭上眼,跟着节奏两指敲击着键盘。

约莫十分钟的时间。

夏落被人拍醒,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粉红睡衣的女孩,正坐在自己旁边的那台机器上。

这女孩面容姣好,胸脯才小有规模的发育。看样子年纪应该不大,谈吐带着一股慵懒安静的气质,想必应该就是发哥搬来的救兵——小柳。

“喂,你就是那个宇宙第一盲僧?”小柳一开口就是一个自来熟,说话的时候还歪着脑袋,带着头上的双马尾辫一跳一跳的。

“正是在下!”夏落没好气的应了一句。

“听说你刚才把我家小强给虐了,小伙子,很厉害嘛,就让老夫试试的深浅。”

小柳的长相是那么的漂亮青春温柔,但此时老成持重的语气,嘴里还蹦着污力满满的黄段子,顿时让夏落觉得她的样貌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

“来来来,小姑娘,我会让你明白,深浅不重要,硬度才是关键!”夏落这等淫侠自然不会在嘴上落得下风,接着小柳的话就续了一个黄段子。

“妈的,别调戏我妹妹了,还不开始游戏!”

发哥怒气冲冲的抬起手掌抽向夏落的脑袋,夏落一个低头躲过发哥的袭击,正了正色道:“SOLO规矩,都选盲僧,闪现点燃,出门多兰剑加一个血瓶,一血定胜负,没有意见的话我就开了。”

小柳瞄了一眼夏落在房间中的段位,布满慵懒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嬉笑,调侃道:“呦呵,你个青铜五的小菜鸡还着急上,开吧开吧,看本女侠等会怎么收拾你。”

随后小柳一把将手放在鼠标上,纤细的手指灵动点击着,快速修改了账号上的符文天赋。

双方选定了盲僧之后,游戏很快就开始了。

齐雯小柳两大美女都在这里坐镇,加上有一场精彩的比赛,店内的气氛一下就被调动起来。

夏落身后的围观者越聚越多,有的客人甚至连游戏也不打了,连忙跑过来围观,直到夏落身后全部站满了人,都还有人奋力的向内挤着。

大家都很期待这场精彩的对决!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24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