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原来不是恐怖凄惨的十八层地狱···

【小说在线阅读】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原来不是恐怖凄惨的十八层地狱···
这里,是无垠,无际,无生,亦无死亡,只诞生黑暗与死寂的混沌虚空。

这里,是一场大战将时空击穿送入一个生命无从寻觅的万载后。

这里,混沌杀机四虐,每一缕的混沌,都能摧毁一方宇宙。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朵异大的花盛开扎根于虚无混沌,它无视了一切混沌杀机,生长在这样的混乱之地。

在那花芯之上,有着一个小男孩,他模样憨态可鞠,一双大眼睛闭合,他身体蜷缩着,似是熟睡着,小小的身体如莲似璧,在他初生如雪白莲藕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麒麟样的玉坠,那是一块青色的玉佩,上面以鬼斧之工雕刻出了一只怒目的麒麟,麒麟以祥云为身,以朝日为体,霸震天地,像是要一跃而起!纵横飞出,化图为真实。

小家伙的样子很安详很甜蜜,很温暖,很是可爱,让人想将他从这混沌中带出,但是这几近为不可能!混沌空间,是只有大帝力量才是够涉足深处的!凡者触,死!

这时候,大花的花芯突然一阵蠕动,似要张开,而后竟然从里面伸出了一根长长的花芯,它伸入了小家伙的嘴巴里,而躺在上面的小家伙,竟然舒服的吸食着它的花蜜。

一朵混沌的大花竟然会这样来养一个孩子,不可思议。

这个时候,一股混沌刮来,这是万载不可遇见的最强大的混沌风暴,能摧毁一切!将一切生命带入终极。

那大花似是有着灵智,感受到了混沌的暴虐,它竟将花瓣合拢,如一朵仙莲,将那个小家伙保护在内。

混沌风暴将它连根拔起,像这样的情况,都将是它出世的节奏,这便是混沌花的宝贵与不可求之处!万年落子,万年扎根,万年生长,而后又万年开花,再需要万年不遇一次的混沌风暴它才会出世。

混沌风暴席卷,在没有任何人能感觉到的情况下,带着那朵闭合了花瓣的混沌花,突破空间混沌,坠入了亿万星云中的地球,重新扎根仙土于之地。

当一对旅游的夫妻发现了这一朵花瓣有半人高的大花时,花中的小家伙更是让他们相互对望着傻了眼。

最后他们抱走了小家伙,留下了大花,而大花,因为精气尽奉献给了小家伙,小家伙也走了,它在片刻间枯萎败零,而后化为虚无,重归天地混沌间,等待万年后再度孕育出混沌的种子,而后扎根…

———————————————————-时间长久悠然,眨眼四季轮回,转眼间,便过去了很多年………

地平线上,一辆大气的吉普带着其特有的马达哄鸣行驶而来,一个刹车停在了守卫岗前。

“我带我朋友来这里看看!”车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戴着墨镜的青年从车窗里露出脑袋对着岗卫说道。

守点岗卫看了看人,而后点了点头,下手令打开了拦截带,吉普哄鸣,驶入考古挖掘基地。

“哇,原来这里管的这么严啊!”车内,副驾上的另一个青年惊讶道,而这个青年,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青色的麒麟刻玉佩。

他有些期待,因为面对这都惊动了世界的一次考古挖掘,没想到他竟然能进来参观出土现场,太棒了!都拜他这个朋友有个考古学家老爹所赐。

“当然了!这可是距今不知道几千年前的墓葬了,出土了很多东西还有刻意没有公布的,具我老爹说,这墓里挖掘出的信息有涉及仙与神的,不过我可不相信真的有那鸟玩意。”杨锦一副无仙无佛的样子,继续向考古挖掘基地中心开去。

“我草!真的?!那会不会挖出一尊全身落舍利的释迦牟尼来?”付叶一脸兴奋,但是释迦这尊大佛怎么会遗留涅磐体在这个地方。

“你丫脑袋秀逗了啊!释迦牟尼是佛,中国很久远的年代里只尊仙神,并且还有人视释迦牟尼所创的佛教为邪教呢!在那更久以前还没有佛教呢,而且释迦牟尼又怎么可能会埋葬在这里!”颇懂一些典籍的杨锦说道。

“那这次会挖出些什么来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又要发生什么怪异的事了,我老爹的工作我可是从来都不去参与的,这一次完全是为了你丫的,不然劳资怎么可能来这看这些土!”杨锦一脚刹车停住了车子,撇了付叶一眼。

而付叶,眼睛早看向那一片巨大人来人往的挖掘场地去了,推开车门,付叶跑了下来“我去,怎么这么大一片啊!这尼玛葬的是那位大神啊!”

“鬼知道葬的是那个大神!反正弄的很神秘就是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吧,我去拿一件文物过来给你参观,但是你可不要过去啊,不然可能会被射成筛子的!”杨锦警告的说,毕竟那群荷枪实弹的警卫军不是闹着玩的!

“好!那你快去!”付叶答应了杨锦不走开,看着那挖掘场地边缘成排成排把守的解放军,付叶也真心不想过去就被一排95自动步枪瞄准,赶脚跟恐怖分子似的。

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考古挖掘基地,付叶知道这一次的考古为什么惊动了国家了,这么大一片墓地,怕是出土的文物都能单独摆出一个故宫了,这尼玛得赚多少钱啊!早知道自己就算做盗墓贼也要光顾这里一趟了。

付叶有些新奇的看着这片考古基地,不一会的功夫,杨锦回来了,手中抱着一个盒子样的东西,待他走近后付叶才发现,这应该是一个用青铜打造的盒子,而且看杨锦有些吃力的样子,这个盒子应该不轻。

盒子四面正正方方,大约两尺左右,应该是用青铜打造的,因为它有着青铜特有的沉重色彩,它的上方穹顶是采用立方菱形形态打造出来的,与正正方方的盒身显的很有层次感!但是却没有一丝缝隙!可能是经过了处理,盒子上也没有一丝斑驳锈迹。

杨锦走过来,慢慢的将盒子放到车前盖上,神神秘秘的说道:“据我老爸说,这东西内部有空间,但是没有任何缝隙!也没有任何开启的方法!”

付叶早就围了上来,看着这个青铜的盒子“那它是干嘛的?看起来好值钱的样子啊!”

“鬼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我老爸说这东西估计用炸药也炸不开!所以就拿来给我玩咯。”杨锦说着撇了撇嘴“这东西一看就没什么用,他就会拿这些东西敷衍我!”

付叶观察着青铜盒子,那顶穹上的几道扭曲的线条吸引了付叶的注意力“仙?”

一出口,付叶才意识到了什么,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而杨锦也一征“嗯?什么玩意?你还认识这些线条字不成?”

付叶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是好像我一看到它就像能认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卧槽,还有这事?叶子你不会坑爹吧!?”杨锦调侃付叶,不然怎么可能!他老爹和一大群考古老头都没能认出来这些线条一样的字,付叶怎么可能会认识。

“我好像真的能看懂!”付叶又看向盒子四个面上刻着的东西,在杨锦惊讶的眼神中,付叶又慢慢的念出了那面刻文“大帝往生十万年,轮回一道返人间?”

付叶连忙转动青铜盒子,想看另外一面“神途无路!仙道有歌!”

“陌途之道,仙为乾坤!”

而最后的一个面,一笔苍劲流转展韵,笔锋入铁三分,以气以神走飞龙冲天之势勾画出两个庄重无比的大字“仙域!”

四个面!四句不明其意的刻文!被付叶一口气念了下来,付叶无辜的看着杨锦,而杨锦则很惊讶“你真认识这些东西?”

“好像是!我真的认识这些东西!”付叶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他竟然会认识这些线条一样的扭曲。

半响,杨锦终于反应了过来“走!跟我去找我爹!”杨锦抱起青铜盒子,拉着付叶就走。

………

“你说什么?这小子认识这些文字?”已经有些年纪的老考古学家对杨锦的话震惊无比“扬家小子,此事当真?!”

“杨锦,你说的是真的?!”连杨锦的父亲也感到震惊无比。

“千真万确!他已经把这个盒子上面的东西全部翻译出来了!不信你们可以让他再翻译!”杨锦有些激动了,没想到,付叶竟然认识这些线条一样的文字,这可是能让很多东西都迎刃而解的!说不定还能挖掘出什么特殊的秘密。

“这两个字是什么?”那个老考古学家拿出一张拓本复印件,上面有着凌乱的线条,杂乱无序无章,让人根本无从辨解。

“创仙?”可是仅一眼!付叶如解读汉语一样的说出了那混乱线条代表着的中文意思,付叶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这从来接触过的东西这么的熟悉。

老考古学家的眼睛一下子明亮了“杨家小子的朋友,你快跟我来!”

说罢,老考古学家不顾众人,拉着付叶就往挖掘场地中走去。

一条阶梯直通向下,老考古学家健步如飞,拉着付叶直接就往下了,而下面长方形的挖掘坑前,有一道已经打开了的门,老考古学家无视了门口两个重抢武装的军人,拉着付叶就往里面走。

一块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材质的巨大黑色墙壁矗立在眼前,那墙壁上,刻满了那种奇怪的文字,但是这个空间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东西存放过的痕迹,这里好像就是什么也没有,目的就是为了让进来的人一眼就看见墙壁上的文字。

“这里就是主墓室,我们刚刚才打开!你知道那上面写的什么吗?”老考古学家指着高大的黑色石壁,显的有些激动了,因为若是解开了文字之迷!那这仙神的秘密也将被解开。

“密咯婆伽南无缺”一句一字的念下!老考古学家看见了,付叶也看见了!导致他短暂失神而没有继续念下去。

那石碑上的文字,竟然随着付叶的念颂而发出金光!并且几乎与付叶读的速度同步而行。

“继续念,不要停。”老考古学家震惊无比,要求付叶继续念完。

“乃释尽无虚佛哞,天尊神穹神无迹,复来归有仙道神,帝道之上神途陌…………”

金色的光芒与付叶同了步,凡他所念及之处,金光辉辉,金色的光芒撒到整个黑暗的空间,当如点唱到那最后一个符号的时候,整个石壁如一块巨大耀眼的金砖,这神秘的咒语唤醒了什么!如洪荒之初,如大地之诞。

老科学家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仙神之地,如此神奇的异像,注定将要揭开上古所被时间埋葬的东西,这对一个考古学家来说,等同若生命!

当付叶口中最后的一个音节悄然落地的时候,动荡了一片世界!在金色的光幕中,没有人看见,付叶胸口的玉坠动了!一缕如富有生命的力量勾勒蹿动,将麒麟的纹烙点亮。

地球算命老头,给付叶的东西

几年前是算命“你将经历一场大劫难,找回生命本源”

一道光芒亮起!那是文字爆发的耀眼,突然!付叶身体一滞,他瞳孔放大,一个巨大的阵法在他脚下绘动,一缕金色的光芒流窜,勾勒出一个古老如初世的图案。

付叶意识到了什么东西,这一刻只想要出去,只想离开这里,但是一切为时已晚,一切在一瞬间发生,他只能诞生思绪!想行动却已经晚了。

“轰隆隆…!”大阵光芒直插天宇,贯穿了洪荒!从天地之初,到达了洪荒之夤,神光耀眼,将整个洞穴照的通亮,地球兴土之上,一道通天神光起,带走了一切的喧哗。

当老考古学家气喘吁吁的跑出来说付叶不见了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

——————————————————————————————-

荒凉无边的宇宙,对于地球人来说,它是一片无垠的区域!地球人对宇宙的了解,就如同对浩瀚大海的了解,根本不足百分之几,甚至比大海更甚,永远处于寂静的宇宙对人类而言,就是一片神秘又不可测的地方,人类做不到涉足到它的深处,只是幻想着有一天,那里深处的“人”前来拜访!这幻想,既可笑,又可悲。

今天,在中国地上空间基地站接受到一组加密的图片后,中国震惊了。

那是太空空间站系统智能抓拍到的一组图片,有七张,然而,只有一张照片里有东西,那是一道白色的光柱,都已经模糊,像是走远了,但是仍然看得出那是一道光柱,七张照片里竟然只有一张照片里有东西,站内科学家们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后结合了太间站系统接近天河计算机的反应速度,他们又惊讶了。

唯一拍摄下东西的那一张照片里,确实是一道光柱,但是同时,太空空间站系统的反应速度为1s运算5亿亿次数据左右。

而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呢?这就相当于空间站系统运行计算1个小时,要全中国13亿人用计算机计算1000年。

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运算,但是对于凝聚了巅峰科技的天河太空系统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然而就是这种运行一个小时需要全中国人计算一千年的系统!竟然只拍下了那道白光七张照片,并且还有六张是空的。

也就是说,那道光的速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那个运行速度!这之间的差数,已经大到无法运算了。

并且还让空间站每秒5亿亿的反应速度给多拍的六张照片!这计算已经不是简单的增递式几何的增加了,若是硬要计算出来,这将是一个以微秒为多少万,或者亿万光年的速度单位。

一切的消息都在最快的时间里被中国封锁了!通天的光柱被美国等其他国家计算出是在中国的地域发出的,但是中国掩盖为是新武器的实验,事情便不了了之。

挖掘现场强停施工,并且回填,而且在其上面,又兴建了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而付叶这个人的信息则被全部纳入了军部,一切与他相关的信息,都被以他是中国秘密部队军人的方法掩盖,再也查不到多关于这个人的一丝一毫的信息!他如蒸发。

只有一些人知道真相!知道在这个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无人能把它说出来。

…………

寂静宇宙中,一道惊世的白光打破了昏暗的沉寂,横断宇宙而过,仅仅能让人惊鸿一瞥,在一颗颗大星上,所有人合掌仰望白色光芒,他们跟人类一样,有鼻子有眼,只是…他们能不凭借任何东西…徒步宇宙,追逐光芒。

虽然他们很快,快到眨眼便无踪无迹,但是对于那道光芒来说,这样的速度不够,仅仅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它抛弃了一切的追逐者,进入洪荒深处。

“是大帝临尘了吗?”一个白发白须老者佝偻着身形,凭借一双开道眼,一瞥间模糊见到了那光柱深处。

………

天櫆,这是一颗存在于宇宙中无数年的大星,它的存在岁月甚至比太阳还要久远,自它之上,有着无数奇异的生命,这日,一道白光起始地球,穿越无尽宇宙,跨过万亿光年,降临于天櫆之上…

一道光芒直通天櫆,将天空都打穿了,降临于亘古的禁地–天封神禁山中!在白天的天空背景下,它胜过太阳的光芒,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天封神禁地,传承于上古年间的禁地,具体的年代,早已经无从考证,它似乎一出现就被冠为了禁地之称,无声的寂灭一切到来的生命,高人圣者,强人异士,这座恐怖的禁地埋葬了无数的英灵!有舍身一探禁地的,有求法苟且的!但是无一例外,天封禁地,都成为了他们的埋骨处!它的力量,透过生命吞噬本源,无人能抵抗!除非是逆转了乾坤的大帝。

这恐怖的禁地在传说中有九峰,但是只是在传说中才有第九峰,根本没人真实的见过,现世也就八峰并齐。

在上古,出过惊世恐怖的大帝级人物!持一身无敌于天下的大帝本领,徒步丈量禁地八座大峰,为八十一万大丈。

那八峰像是如被刻意的处理得平均一样,都是九万擎天大丈之数,而第九座大峰!在传说里,它被八峰环绕,为特殊。

但是现今,只剩下这八十一万丈地的禁土,那第九峰却不见了踪影,但是那八峰的环抱中,却多出了一个不见底的万丈崆峒大坑。

传说,那里连通了地狱,天神骑尸,亲自把守那崆峒之地!扼杀一切来者!也有人说那里葬着一位神的尸体,没有人知道第九座山峰是怎么消失的,但是他的消失一定伴随着什么。

而今日一道光芒降临禁地,一时间,轰动顿起,八方云集,所有人第一时间聚集禁地之外,怀疑是大帝降临禁地。

而在禁地之中,一切安详,付叶傻坐在地上,刚才那几秒钟的感觉,真的是错觉吗?考古基地呢?那个考古家呢?金碑呢?

心中气血翻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思维,付叶呆了半响。

付叶确定那不是错觉,那种肾上腺素上升的刺激感,不会假!看了看周围,只有山与树,付叶不知道这是那里,那阵光芒是怎么回事付叶不知道,那个阵付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这样离开了考古基地?

双手支撑着身体,付叶感觉到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摊开手心,那是一块青色的玉,上面雕刻着一只怒目麒麟,麒麟以祥云为身,以朝日为体,麒麟霸震天地,像是要一跃而起,纵横飞出,化图为实。

付叶心中一惊,连忙一摸胸口!竟然发现那块麒麟玉不见了!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什么时候把这块玉拿下来的?

这块玉,自付叶有记忆的时候就一直带在他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父母时常提及这块玉,让付叶一定要保管好它。

而这个玉,付叶长大后知道了它的不简单!把它放在阳光,会完全看不见它投射下的影子,这是一块透光透到无形的玉,是一块神奇的玉。

而又言之,自己现在到底在那里?杨锦呢?考古挖掘的墓呢?石壁呢?而且自己为什么又到了这里?那种肾上腺素上升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付叶很疑惑!周围一片山林,没有选择的出路。

站起身来,将这块玉放到了口袋里,周围是深山老林,付叶完全不知道这是那里,当付叶回头的时候,一个巨大幽深的坑出现在付叶的眼睛里,像是深邃能粉碎一切的宇宙黑洞。

付叶吓的连连后退,心中大骇,这要是刚才自己再后退两步,怕是要出事了。

看着这个坑,付叶更加疑惑了,这样大的坑,世界上不可能没有记录啊,难道自己现在是在某一个未经任何“人事”的大林子里?

鬼知道那道光爆发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竟然到了这鸟不拉屎的林子里,天杀的!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认识那些文字,为什么念出来会这样?

一切思路根本无从追溯!付叶不愿再去多想了,付叶只是想往前走,他想走出这片森林。

山中,古木葱葱,大有十几米高的大树耸立,地上满是野草枯藤与树枝烂叶,但是…这里竟然见不到一点生命迹象。

付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在这里走了半天了,别说是没看见一只兔子,就是连一声鸟叫也没听见啊!树枝树岔上,付叶甚至都没看见有一只虫子!拨开地上的一层烂叶,下面没有任何虫子的皮蜕与尸体。

这片森林,似乎不那么简单,它的寂静,不是因为寂静,而是因为,它吞噬一切生命!或者这里,根本没有诞生过任何生命。

这样好的环境,付叶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没有一点生命迹象,但是警惕是必不可免的,

付叶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那一段咒语似乎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场考古考的到底是谁的墓,为什么会这样?那些文字跟那个大阵又是什么回事?这一切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中国是一个自称有着五千年的光辉历史的国家!但是根据世界最早的历史文献的记载!中国最为久远有记录的历史距今也只有两千多年,那剩下了两千多年又到那里去了呢?

那两千年,像是一个历史的断裂层,让人的思维无法逾越。

那个墓的古怪,让付叶想起了地球的千载前传说?难道,真的在那段消逝的岁月里!有着一个为神的时代?诸神行走于天穹,诸仙共尊安详的大同社会!这一切,没人敢肯定,也没人敢否定!中华历史中消逝的那两千年,像是中华那些千古传说的来源,在无形中,弥补着一切。

而那个墓,杨锦说他的爸爸说那个墓涉及仙与神,难道真的是太远的荒古!一位仙神留下的葬地?

活了小半辈子,付叶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无缘无故就念几个奇怪的字,竟然就来到了这里!这一切真的与仙神有关吗?

如果杨锦的话是真的,那那座墓真的是一座仙神墓,自己是意外的启动了什么机关而到达了这里!那这里又是那里呢?付叶不解?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何处。

一瞬间,付叶似乎想到了什么!为何仙墓不见仙,神墓不见神?如果那真的是仙神葬地,为何挖掘到了那种规模还没挖出什么实际证据来。

而且那黑岩石碑所在的地方,具那个老考古学家说!那里就是主墓室?可是仙神呢?那里只有一面墙壁!基本可以确定那里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因为那里的地面没有一丝的痕迹。

如果一切顺了付叶所猜测,那座大墓只是个躯壳!这里是墓主人真正的埋棺之地?

这个想法一出,付叶浑身一颤,没错!只有这一种解释能诠译所有的事情!并且还彻底符合了整个墓葬的布局,契合了一切。

墓!为死者之灵陵!故称之为陵墓!肯定没有人会希望自己死后,住的“家”里满是什么牛头蛇鬼!但是他们又不得不这样做,因为盗墓日益猖獗,以墓主的英明!说不定早就猜测到了千年后,有人来扒自己的棺材。

也正是墓主希望自己死后能安宁,许多墓的主墓室都是密封的,彻底的密封,就算盗墓贼能光了所有东西,也不可能进入得了主墓室,打扰得了墓主。

而这个“仙神墓地”,看似墓是墓!其实!墓非墓!只不过是金蝉的一个壳,而真正的墓!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以神的手笔!大气磅礴接通另外一片天地,然后安骨在那里。

一条逻辑链在付叶的脑海中被对接上了,这没有生命的山!肯定与那个墓有关系!那一道白光过后,付叶就到了这里!也就是说,那个扭转的奇异大阵就是通往这里真正的“主墓道”。

自己误打误撞!竟然撞进了“主墓室”!付叶咋舌,如果一切是真的,那这个大墓便是从消逝的诸神仙年代传承千年来而的。

那一段比上古还有久远的历史!被时间的长河埋葬在了岁月的深处,已无从发掘。

这墓传自于地球远古诸神年代,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这一系列的事情也都证明了,上古!真的有仙。

既然如此,付叶想见识见识远古的东西,若是能见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更好。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他需要走出这片山林,或者找到水源还有食物!不然他怕是只有化做亡魂为墓主守墓了!他可不想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看了看周围毛都没有一根的大鸟林子,付叶想赶紧爬出去!不然鬼知道又会发生些什么鸟事,这片仙神连通的空间究竟是在那里付叶也不知道!有可能就只有一片山,还有可能除了山什么都没有。

不过还好,走了一会后,付叶看见草地上有很多完整的人骨,虽然有些渗人,但是证明有人啊,有人就能活啊!这让付叶心中落下了一块很大的石头。

这个破林子里根本没有路,像是千年无人涉足,只是一群山跟满山高大笔直的树木跟矮矮的小草灌木。

草丛里的骨头告诉着付叶这里有人,但是同时也告诉着付叶这里有非人的东西,因为一根根长达几米的骨头谁都能看出来不是人长出来的。

一个坐靠在一棵大树上的尸骨引起了付叶的注意,这副架子骷髅,表面上仅仅只有几缕布条,意示着这副骷髅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而失去了皮肉这么多年仍然能坐立在这里,这意味着什么?

付叶小心走的上前,想看看这个骷髅,靠近了后,付叶才发现,它的骨头竟然根根晶莹,绰绰生辉,付叶大胆,伸手触摸,入手表面温滑如玉,完全没有风化几十年的感觉。

要是如果付叶知道这副尸骨已经“活”了几万年了,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一个反应,万年不化!这似乎并不是普通人了。

付叶惊讶尸骨,这副尸骨的主人,恐怕已经为仙为神,不然何来历尽光阴寒骨晶莹,不会这山上的尸骨,都是这样近为神的尸骨吧!那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全部都死亡在这里?付叶浑身一个颤栗,这里怕是有着无比恐怖的东西,让这种近仙近神的人都必须得陨落。

付叶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出这个鸟地方,不知道这里是怎么了,恐怕以这些人生前的力量,足以为传说中的开天辟地了。

付叶眼睛撇了撇,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撇头看去,那是尸骨手中的一把匕首。

付叶想了想,有把防身武器总比没有好,对着尸骨拜了拜“前辈,得罪了,您要匕首也没什么用!不如我用这匕首把您葬了吧,让您泉下好安息,免受这风吹日晒只苦!”

付叶轻轻的拿下了匕首,一抹蓝色的光划过刀锋,付叶心中感叹一声好刀!随手一划,让付叶没想到的是,锋利的刀刃竟然直接不费吹灰之力将一棵水桶粗的树拦腰划断了半棵。

付叶捂嘴惊讶,好锋利的刀,付叶又砍向一块石头,结果十五厘米的刀刃尽锋没入了岩石!“我草!神刀!”付叶心中大惊道。

手中刀锋闪动,付叶用这锋利的刀直接在地上挖出了一个坑,刀真的是锋利无比,一小会就挖好了一个半米来的坑,付叶很满意这刀,挖了半天无丝毫钝口。

满意的收起匕首,付叶对着那个尸骨拜了拜,而后将它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坑中,奇怪的是,几片破布相连的尸骨竟然仍然有着完整难以破坏的人形,付叶心惊。

连忙填上了土,付叶又作了个揖,对死人可是一定要讲信用的,不然什么逆你意志的鸟事都会发生,还别不信邪!不然你可以试试。

“轰隆隆……!”

自后方山林中,突然一阵巨响不绝于耳的传来,像是一头洪荒猛兽拔山到树而来,要亲自吞噬擅自踏入他领地的人。

“大帝!!!!”

一声异样的吼声传来,啸入九天之上,震散三天云霄!声音如钢铁摩擦,尖锐刺耳而深沉,震得付叶两耳嗡鸣不断。

禁地里,付叶大惊,前方的树林,一道巨大的魔影飞速而来,付叶来不及做出什么,潜意识命令付叶拔腿就跑,两条刚才还是像被灌了铅一样的腿,现在却如同踩着风火轮一样。

付叶飞奔着,他能感觉到,那个呼喊大帝的什么东西竟然在朝着他过来,那些尸骨肯定跟这个什鸟有关。

一个回头,付叶傻了,在他身后不远处,一道小型的黑色旋风追逐着他!尼玛蛋,不是说对死人守信会有好事发生的吗?!古人不诚!欺我啊!

噗咚一声,满是骨头的地面狠狠的拌了付叶一跤!摔得付叶脑袋里都一阵阵的痛,像是伤到了脑袋,付叶只感觉天旋地转,被摔的七荤八素,付叶心中大骂一声,再跑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付叶感觉到了刮在脸上的罡风。

回过头,付叶竟然看见那旋风就在不到他两米处的前面,并且旋风里面还伸出了一只长着红毛的大手,付叶心中大骇!这尼玛什么东西。

这一切,都不容付叶反应,布满红毛的大手如一只挣脱不了的铁钳子,妄图抓住付叶!

而此时,因为被吓到了,再加上是刚才那一跤摔得付叶胸闷气短,现在又来了这超呼常识的一吓,付叶立马脑袋一瞥,竟然昏了过去。

红毛爪子来袭,一爪子就想要抓住付叶。

突然,一切有变,一道白色的光芒自付叶胸膛爆发!光芒大耀,红色的爪子上滴落下一滴黑色的鲜血,那旋风内的东西吃痛一声大吼,连忙想收回伸出的爪子!

但是似乎没那么容易,光芒如刀,仅仅是在一刻间,就伤到了那只红毛大手,一声痛啸威天摄地!它妄想挣脱,但是以光传播的速度!纵使它再快,它没用任何希望。

突兀的,虚空一震,一枚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绿叶子飞出,迎风一展,化作一堵巨墙,将那旋风挡于身后,一枚叶子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挡住了那杀人于无形的光芒,似乎是有高人执使。

旋风握机一退,逃隐身形与山林间,只留下那里昏迷的付叶!白光隐没,重归付叶的胸膛,像是根本什么事也没用发生过什么。

“非也!我道天圣池才是小兄弟真正的宿地啊!”……

众人分说芸芸,各有各的一套词!虽然没有再动手,但是各自气势爆膨,显然都是对付叶势在必得!或者是誓不罢休…

“尘人哪,太过愚钝!”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彻在这方天地间,虚空一震,一道空间门凭空而现,人未到,声先来,一道苍老的人影慢慢自虚空门中走出。

“虽是千年不遇的修炼奇体!但是到了这个阶段还没有道元,显然是过了修炼的年纪!而且难道你们都没发现?他是神体,但是已禁了!成为了禁神体!禁神体的修炼已经成了不可能了,天地间已经没了神朝,神体一些修行相关也没有了,更没有打破禁神体封印的办法,现在的天地也限制了神体的修炼,不可能再出得了大成的神体,三方的压制,神体无望,可能连域也不能凝成,一介修炼之神体!俨然已彻废!”

诸圣地听老者闻后,全都观察起了付叶,而后,各方感叹,前古神体,号无冠之皇,卫冕之帝,修炼神速,体质强横,贯古无双。

但是自神朝消失后,天地间有出现过神体,但是由于神体的修炼需要一些相关的东西,以及关于神体一些特别的力量,结果后神体无一不卡死在那道皇境鸿沟前,神朝再无传世名之辈。

但是有一个人例了外,他很特殊,很特殊,他是一个关于神体的传奇!为世之最后一个留名神体,他一路惊艳争锋,名震古今!他名为贯古。

并且他还走上了一条帝路,成就了贯古大帝的万世之名。

贯古大帝一生寂寞无敌手,一人横扫六合八荒,天下无不为之颤抖,贯古大帝在寂寞年盛之时,问天地之道,独自一人延神朝之遗路,一路走向宇宙深处。

在贯古大帝走了上百年后的一天,宇宙中的神体之脉人全部都感觉到天地道气更加的不与他们相容了,境界突然大跌而下,就在这一日,宇宙中传来贯古大帝的悲叹。

“我用来万年时间…却只是换来神体的再度衰弱,我是神体的千古罪人!”

谁也不知道贯古大帝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自贯古大帝之后,所有的神体就更加不可突破到皇境界,甚至是堵死于齐天之境前,因为天地压制神体,人不可逆天!而后,神体血脉只能苟延残喘,再无强大人物出现,那怕是神体之皇境强者。

天地的压制,再加上天地间普通的修炼法门又不适合神体修炼,还有神体特别的一些东西,还有神体血脉中不知名强大的封印,也就是这三种压制,让神体根本不可能修炼悟道发帝。

在场知道一些神体密幸的人无不感叹,本来以为人族又要出一尊帝!却曾想是神体,而且已经荒废了!甚至现在连普通人都不如,原本还你争我夺的场景瞬间是失去了喧嚣。

“此天见这深山中一道光柱降下,惊动四方!来了才知道是禁地,本以为出了大帝,我等共来瞻仰,没想到…哎!”一个老道蹬立虚空,不住的感叹道。

在群人听神体这些字眼后,一下子走了很多人,只留下走前惋惜的感叹声,然后又来了不少后来者,但是知道神体的事情后,所有人又大批大批的走了,虽然有不少人到是仍然坚持要将付叶拉入门下,但是付叶却不想去任何地方,他们自然束手无策。

听付叶的坚定,众人真正的走了个干净,但是另有所图的人肯定少不了,怕是准备隐蔽出手了,毕竟付叶进出过禁地!这不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有一个纵显沧桑满脸胡茬子的中年人却留了下来,中年人走向付叶,他身着一身道纱!似是苦修道者,一副老大叔样,沧桑的紧,沧桑道士大叔满脸堆笑的看着付叶“小兄弟!你是从那里面走出来的?”沧桑道士指了指黑气翻腾的大山,

付叶也看了一眼那大山,点了点头,中年道士听闻立马面露喜色“哈哈!,那太好了!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这样…嗯?!完整的走出来?!”

看着道士!付叶没有回答他,而是正身走去,不再理会。

这样的世界,让他心里一下子很乱…很乱!究竟对他来说,这一切,是福还是祸?没人知道!但是习惯了地球的平静,这样的风雨是否会成为摧残的狂风!但是风暴已然席卷,又能以何力阻止?

付叶走了过后,沧桑道士转身看了看付叶的背影,一阵喃喃自语:“这小子!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付叶独自一人走着,他没有目的地,神体?这是什么?难道就是自己身体强于他人的缘故?就是自己力气非常的缘故?

付叶很疑惑,同时,他脑袋中却满是那些所谓圣地所离开时的样子!他们是踏着虚空而走的啊!那可是只有传说中‘神与‘仙’’能办到的啊!自己到底被那个大阵带到了什么地方,那几句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文字究竟是什么?创仙?仙?这里究竟是在那里!?

但是付叶已经百分百确定自己现在不是在地球上!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地方与地球不同。

付叶突然有些小失落,从那些语言中听得出来,他们的意思是自己的身体是个修炼的废体!根本没有办法达到那种高度,神体?这究竟是什么?难道连凡人都不如?

这里真的是另一个世界,在这里!自己一个朋友也没用,一个亲人也没有,付叶的步伐渐渐迷乱,像是无目的地孤独的船只,漂流于无垠大海,没有灯塔指引,没有携手同伴……

“神体,并不是如你所像那般过分的沦落。”一道声音突兀的亮起,无根无源,无迹可寻,像是来自四面八方,环绕于付叶。

付叶一惊,环顾周围,想寻出声音的来源“你是谁!?”

“我?呵呵,我只是五年前,在你身上留下的一道“念”而已!而今,因你走上了迷途,所有我才出现。”那虚无飘渺的声音回复付叶,同样无可寻迹。

“五年前?一道念?”付叶疑惑,但是在早那已模糊的记忆中,五年前,那的确有着一件颇为特殊的事情。

那五年前的一天,付叶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却突然被一个年纪与他相当的年轻人挡住了去路,那人抬起低着的头看了看付叶“年轻人,你会在不遥远的未来经历一场大浩劫!”

付叶一看见来人,当场就有些蛋疼了,看了看这个年纪与他相仿的青年,付叶心中就疑惑了,这么的年轻,为何不好好的找一份工作,混一口饭吃,却来这大街上装神棍行骗,付叶正想说点什么,他的手却摸上了付叶的胸口,付叶想撤身避开,但是他此时才发现,他竟然动不了了,而且他也张不开嘴,说不出任何话。

他抚摸付叶胸口的那块玉,弄的付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管你现在信与否,记住!不然让它丢失,以后,它将带你进入最终的终极!”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转头进入人群,身影瞬间被淹没在了人的海洋中,付叶这才感觉他的身体又成了他的身体,付叶摸了摸胸口那块玉,一阵蹙眉,但是他却只是以为碰上了个神经病而已。

然而他没想到,五年后,竟然兑现了他的预言,他将经历大浩劫!

“是你!五年前哪个奇怪的年轻人!”付叶茅塞顿开,忆起了当年奇怪的少年。

“呵呵,是我,不过那是我重得寿元的时候,现在…嗯…我已经四千多岁了,算不上是年轻人吧!”

那声音再度亮起于虚空,一句话差一点说的付叶吐血身亡“四千!几乎远至朝代记载,你活了四千年!你是人还是妖?!”

“呸!我当然是人了!别看我活了四千年,你以后可能还要活十万年!但是你的后路我再已无法预见,似乎你的命运,已经涉及天机!我无法再渗透入一丝一毫。”

付叶对着没有来源的声音,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现在只想着,他能回到他一个小说前的生活,回到他原来的生命。

“那你在哪?我又在哪?”付叶环顾四周,仰天大问,是啊,他在哪?!他在哪?!

“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你的生命,被命运掩藏,我不能渗透,也无法渗透!我惊鸿一见的是,你将经历无数的浩劫,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已为悲歌!但这是我所猜想,并非命运的预排!”无根无源的声音回答付叶,但是却是残缺的厉害,根本是只知其一,不明其二。

“那你他妈的现在说这些狗屁有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让我回去!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付叶因为知道了一些真像而怒了,他…回不去了,或许…是永远!

“我无法做到,但我在你身上留下一道至今才觉醒的“念”的目的是为了给你一样东西,助你前行,而且,你并不一定是永远回不来了,待有一日你能手转乾坤,你将直视回家的路!踏着漫天星辰,王者归来!”

“还有,你的那块玉很不一样,它很神秘,我无法看见它的力量,切记,保护好它!它会对你有用的!好了,时间到了,我要走了,你要记住,你的路,坎坷无比,但是或许!与大帝直连!”那声音一顿,像是灰飞烟灭,再无异声响起于付叶双耳,那声音已经湮灭。

“你别走!”付叶大喊,但是回应他的,只有空荡荡的虚无,他连呼,但是那道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的路!我的路!!我的路!!!”付叶紧咬牙关,拳头攥在手心,那紧握的力量,意示着他此刻的情绪。

“非也!我道天圣池才是小兄弟真正的归宿啊!”……

众人分说芸芸,各有各的一套词!虽然没有再动手!但是各自气势爆膨!显然都是对付叶势在必得!或者是誓不罢休…

“尘人哪,太过愚钝!”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彻在这方天地间,虚空一震,一道空间门凭空而现,人未到,声先来,一道苍老的人影慢慢自虚空门中走出

“虽是千年不遇的修炼奇体!但是到了这个阶段还没有道元,显然是过了修炼的年纪!而且难道你们都没发现?他是神体,但是已禁了!成为了禁神体!禁神体的修炼已经成了不可能了,天地间已经没了神朝,神体一些修行相关也没有了,更没有打破禁神体封印的办法,现在的天地也限制了神体的修炼,不可能再出得了大成的神体,三方的压制,神体无望,可能连域也不能凝成,一介修炼之神体!俨然已彻废!”

诸圣地听老者闻后,全都观察起了付叶,而后,各方感叹,前古神体,号无冠之皇,卫冕之帝,修炼神速,体质强横,贯古无双

自神朝消失后,天地间有出现过神体,但是由于神体的修炼需要一些相关的东西,以及关于神体一些特别的力量,结果后神体无一不卡死在那道皇境鸿沟前,神朝再无传世名之辈,

但是有一个人例了外,他很特殊,很特殊,他是一个关于神体的传奇!为世之最后一个留名神体,他一路惊艳争锋,名震古今!他名为贯古!

并且他还走上了一条帝路!成就了贯古大帝的万世之名!

贯古大帝一生寂寞无敌手,一人横扫六合八荒,天下无不为之颤抖,贯古大帝在寂寞年盛之时,问天地之道,独自一人延神朝之遗路,一路走向宇宙深处,

在贯古大帝走了上百年后的一天,宇宙中的神体之脉人全部都感觉到天地道气更加的不与他们相容了,境界突然大跌而下,就在这一日,宇宙中传来贯古大帝的悲叹,

“我用来万年时间…却只是换来神体的再度衰弱!我是神体的千古罪人!”

谁也不知道贯古大帝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自贯古大帝之后,所有的神体就更加不可突破到皇境界,甚至是堵死于齐天之境前,因为天地压制神体,人不可逆天!而后,神体血脉只能苟延残喘,再无强大人物出现!那怕是神体之皇境强者!

天地的压制,再加上天地间普通的修炼法门又不适合神体修炼,还有神体特别的一些东西,还有神体血脉中不知名强大的封印,也就是这三种压制,让神体根本不可能修炼悟道发帝!

在场知道一些神体密幸的人无不感叹,本来以为人族又要出一尊帝!却曾想神体已经荒废了!甚至现在连普通人都不如!原本还你争我夺的场景瞬间是失去了喧嚣,

“此天见这深山中一道光柱降下!惊动四方!来了才知道是禁地,本以为出了大帝,我等共来瞻仰,没想到…哎!”一个老道蹬立虚空,不住的感叹道,

在群人听神体这些字眼后,一下子走了很多人,只留下走前惋惜的感叹声,然后又来了不少后来者,但是知道神体的事情后,所有人又大批大批的走了,虽然有不少人到是仍然坚持要将付叶拉入门下,但是付叶却不想去任何地方,他们自然束手无策,

听付叶的坚定,众人真正的走了个干净,但是另有所图的人肯定少不了,怕是准备隐蔽出手了,毕竟付叶进出过禁地!这不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有一个纵显沧桑满脸胡茬子的中年人却留了下来,中年人走向付叶,他身着一身道纱!似是苦修道者,一副老大叔样,沧桑的紧,沧桑道士大叔满脸堆笑的看着付叶“小兄弟!你是从那里面走出来的?”沧桑道士指了指黑气翻腾的大山,

付叶也看了一眼那大山,点了点头,中年道士听闻立马面露喜色“哈哈!,那太好了!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这样…嗯?!完整的走出来?!”

付叶看着这道士!又看了看后面的雾霭遮天的大山,

“你进去了就知道了!”

这个世界,那样的能力,让付叶内心深处摇曳多年的激情之火一下子盛燃,这个未知神秘,而又强大精彩的世界!这一刻牵动了付叶的心!

但是这样的世界,让他心里一下子很乱…很乱!究竟对他来说,这一切,是福还是祸?没人知道!但是习惯了地球的平静,这样的风雨是否会成为摧残的狂风!但是风暴已然席卷,又能以何力阻止?

付叶走了过后,沧桑道士转身看了看付叶的背影,一阵喃喃自语:“这小子!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付叶独自一人走着,他没有目的地,神体?这是什么?难道就是自己身体强于他人的缘故?就是自己力气非常的缘故?

付叶很疑惑,同时,他脑袋中却满是那些所谓圣地所离开时的样子!他们是踏着虚空而走的啊!那可是只有传说中‘神与‘仙’’能办到的啊!自己到底被那个大阵带到了什么地方,那几句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文字究竟是什么?创仙?仙?这里究竟是在那里!?

但是付叶已经百分百确定自己现在不是在地球上!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地方与地球不同!

付叶突然有些小失落,从那些语言中听得出来,他们的意思是自己的身体是个修炼的废体!根本没有办法达到那种高度!

这里真的是另一个世界,在这里!自己一个朋友也没用,一个亲人也没有,付叶的步伐渐渐迷乱,像是无目的地孤独的船只,漂流于无垠大海,没有灯塔指引,没有携手同伴……

“年轻人!不要这么灰心丧气嘛!”前方天地中,一个苍老延绵的声音传来

“嗯?”付叶抬头,只见一个老者自大道虚空中走出,他白发许许,身子苍劲有力,有意无意的散发着可与天敌的强大气息,像是他能指灭山河,拳灭星斗,他不简单,因为付叶看见他是从虚无的空间里走出来的!

“年轻人,修行不在天生!在于后天努力!一遵过去释放过流彩的身体罢了!无需为此沉沦!”老者轻轻的说道,

见老者威势如虹,付叶心生感悟,同时又发觉到了一丝契机!他对这里一无所知,看老者,明显是一位高人,若是能得老者一二指点,也好保命啊,付叶对着老者参拜“望前辈指点迷津!”

“想千古前的绝世神体!以杀明道!凭无敌心念破法,令万域共尊,君临天下,如今,神体却有了这样的异况!是老天不允我人族再出其等逆苍天的人啊!我能做的就是传你两纸法经,适合你霸道的神体修炼,但是也只是不完整的残卷,后面的修炼还得靠你自己啊!”老者抬首望青天,眼中带着一丝不干!亦带着一丝惋惜!

付叶想拜他为师,但是他却拒绝,言称他不收徒弟!而只是传付叶两篇法经而已,付叶也没再说什么,高人之性,岂能衣常理揣摩!

老者看了看付叶,那一双有神的眼睛,似是看透了付叶,但是却满满的是惋惜,他手背负后,抬头望天“只有一些古老的文献记载了神朝以前的强大,但也是丝毫没有关于神体修炼的事情,你们神体这一脉,真的是没落了!”

见到这强大如厮的老者如此悲伤,付叶也不免有些被影响了,自己难道真的一辈子只能达到那个境界吗?一辈子无法达到那种境界?

老者眼睛中满是惋惜之色,看了看付叶!“神体亦不是彻底没了希望,或许…哎…你努力就好!神体以前是多么的光辉,我希望你能恢复它,尽管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努力了就好!我许你两页法经,它的霸道最适合霸道的神体修炼,望你能打破神体的命运!为我人族出一口气!”

老者大袖一拂!一页金书飞出,瞬息一又分为二,直直的插在了付叶面前的土地上,金书很薄薄,金光灿灿,上面满是曲折的条纹!发出金灿灿灼眼的光芒。

金书很薄,但是光看其材质就知道其不简单,也不知道老者是从那里得到的!但是肯定有其的来历,付叶将金书贴身抱住,

“前辈!我…神体…真的…就这样了吗?”付叶看着老者,一脸的迷色,似童稚的不解与疑惑,这个世界…他彻底迷茫了,这是思想的迷途,是精神的失与望

老人非常无奈的叹气摇了摇头,亦有惋惜之情!所以才助付叶踏入修者,望付叶能再次绽放神体的光芒!

“也许,会不一样的,好了,我该走了,后生你记住了,修行,起于后天之秀!”

付叶点了点头,老人身形身形一动,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的境界,付叶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啊!

老者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只是传给了付叶两张法经就离去了

“难道…这真的就是我的结局吗?一生永远不能涉足到那踏天的境界!”付叶喃喃的说道,

想到了地球,想到了已经,想到了他的念想,这样的机缘巧合,让自己舍去了以前平淡的生活,来到了这里!付叶真的不想就这般沉沦!但是须迷的归来中,才是真正的涅磐新生!任何人都需要走上那么一段…质疑世界的路…

命运有低谷和高潮,来到这里是高潮,破败神体是低谷,但是低谷高潮交替!就算再没有高潮的交替!最高的低谷!那也是一种全新的高潮!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原来不是恐怖凄惨的十八层地狱···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2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