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一代佣兵之王沦落成富家女的近身保镖,从此众美缠身惊喜不断…

【小说在线阅读】一代佣兵之王沦落成富家女的近身保镖,从此众美缠身惊喜不断…
苍云山脉乃是天都圣域最大山脉,群山起伏而延绵不绝,青翠树木一片随着一片,有人詩说:“苍云起伏不知尽,翡翠不绝接苍云。”

苍云城作为天都圣城,便落在苍云山,为圆形,外有八大子城围绕,因此又称为星城。是天都圣域最大的城市,没有之一,单从建筑设计上就是圣域一绝,曾有游者感叹:“天下造诣尽于此,错认天城落凡尘!”

于苍云城中心,为正方内城,器宇轩昂,却与苍云城格格不入,别具风格,故有云上城之称,占用苍云城六分之一地,有人戏称其是天外桃源,应为天下绝迹。只是常人却难以见得着云上城之绝世风采,只因其为九大世家之一莫家府邸。

此时云上城之内分外繁忙,正在准备着莫家少主莫云谦生辰,因为上上下下忙碌,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一名老者匆匆忙忙赶往莫家大殿,观其颜色,必定是有大事发生。大殿当中一名帅气青年男子正在查看各府的文册。老者远远叫唤,“少主,天戈小少爷不见了!”自家小少爷虽然只有两岁,但是架不住人小鬼大,居然又跑了。

“那小子估计已经到城外了。诸葛前辈大可以放心,等他自己累了,自然会回来。”

只是莫云谦话音刚落,桌上的传话机却亮了,“急报,忽然有七尊强大异兽袭击,以疾风裂石之势,掳走七名孩童,小少爷便在其中!”

莫云谦心下一寒,瞬息之间便消失,胆敢靠近圣城的异兽,实力起码也是虚神,需要立刻召唤老祖。只是今天怎么突然有异兽作乱,为什么捉孩童,怎么没有攻击其他人,此时此刻七头异兽穿梭于森林,疾如闪电,所过之处,小一点的大树摇摆,树叶行风卷落……

“哈哈哈哈哈……”这起伏有度的,奶气充盈的欢乐笑声一阵又一阵,正是之哟一两岁的莫天戈,而其他孩子都已经吓晕了过去,为什么他没有呢?因为他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可怕,危险……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小儿无知”吧。

大概过一个多小时,七头异兽来到了一处大湖的边缘,将孩子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在湖边等。此湖并不是很大,却水汽弥漫,错觉仙雾缭绕,宛若人间仙境。更为出奇之事,一头头,一条条,一只只的异兽却围绕湖边,一条条鱼及其他水族于浅水停留,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不多时,天空乌云汇聚,滚滚翻涌如浪,似乎要将天地相合,电闪雷轰鸣,随见湖心有明光升起,犹如夜空明月,竟然是一条大鱼,其身丝丝缕缕飞萤之光流转。此鱼一出万物似暗淡几分,忽而天地大亮,一道道指粗白光从天而降,使得万兽惊惧,万鱼不安。光芒在大鱼所在之处汇聚,使之更显神圣。

大鱼身体扭动,它的尾巴变得柔软如绸,显得轻盈优雅且美丽,其身形渐渐拉长,更显云柔清静,鱼鳍也变得柔软若是淡波,眼睛更是清澈淡华,鱼鳞也开始发生改变,头也有了变化,眉骨位置出现了倒骨刺,大鱼变得越来越漂亮,优雅尊贵。这是要化成鱼的最美形态——。这条大鱼,一朝得缘化天清啊。万兽齐啸,万鱼争跃,表示庆贺。

,龙目,身长,鳍如蝶翼,尾如蕉叶,鳞若冰晶,其眉骨有骨刺,参差不齐,长短不一。额中天灵有晶石,棱形。其性温和,姿态柔美典雅。既能栖于水中,又能浮空而行。天清寓指其双栖之能,亦指其善性。因其外貌高贵庄重,很讨人喜爱。

这条天清全身雪白,它浮空而游,向着那几头叼了孩童的异兽游去。对着那几头异兽轻音,几头异兽顿时惊慌,叼起地上又陷入昏迷的孩子返回,但是有一头异兽转了几圈,没发现它叼来的孩子……然后迷茫的看着……

环顾四周,终于发现一个小孩子正在不远处的凸石上,刚要过去,却见一老头冉冉由天上来,白长须,白长发,手掌一幅杖:“天机算尽”。

老者翩然近来旁边,手抚长须,和蔼可亲笑说:“你得此缘化入天清,奈何你修为薄浅,难免有人寻来捕你,不若拜老朽门下,随老朽修行,如何。”犹豫片刻便轻轻点头,而后轻鸣,看向那个稚童。

老朽哼哼一笑:“此童与我有缘,我今为寻他而来,却遇你缘化天清,便是一起带了。”然后老者老手一挥,小孩便到了他的身旁……“小娃娃,你叫什么?……别纠老仙我的美须!”

“莫天戈,爷爷从哪里来,要带我哪里去?”小娃娃目光清澈,话语中奶气回荡。

老仙微微一笑,便带着和莫天戈化作清风消失不见……

而化变之天象自然在路清风手段之下被遮掩,片刻之后,莫云谦收到孩童被送归的信息,只是当莫云谦却并不怎么开心,“这几个孩子是那几个被叼走的孩子?”自家孩子却没有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莫云谦气闷之时,却听“哈哈哈哈哈,真是福缘啊,竟然是天清劫光洗礼过的孩童,这六个孩子我们莫家收了。”

“老祖!你小孙子不见了!”莫云谦被这笑声震得气冲天灵,毫不犹豫一脚踹在老祖身上,真是够了。

正此时,一卷纸书浮空在他眼前展开:“莫云谦,你儿子莫天戈与老仙我有缘,老朽我把他掳走了……莫要寻他——路清风”

“气死我了,路清风是谁!竟敢掳走我莫家子弟!这胆气也是够旺啊!”莫云谦暴跳如雷,此人竟然如此不要脸,还敢写小条告诉我……

“路清风?你别说你不知道路清风!”老祖报仇似的踹了回来……莫云谦莫少爷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那我们算不算抱上大腿了?”

“抱你个腿,我们莫家就是大腿,敢问天下世家哪个敢和十大圣门相提并论,只有我们莫家,懂吗?!”莫老祖瞪了一眼,自豪不已。

“可是,路清风前辈是太虚宫的大宫主啊?”莫少爷似乎并不理解,毕竟太虚宫很地位超然,不是十大圣门和莫家可以比的。

“……你不较劲会死吗?”又是一脚踹过去,看来老祖很记仇啊,对莫云谦刚才那一脚耿耿于怀啊。

“……”莫云谦看天,不较劲我会生不如死,但并不敢说出口,不过自家皮蛋能够被大宫主看中,那也是大幸运啊,心情还真是舒畅呢。

时过六年,一处山水秀丽之地,闲然清雅,一座村庄屋舍错落,飞鸟低空掠过,村中家养土鸡悠然闲逛,狗无精打采的趴着,偶尔还会听到几声猫与牛羊叫声,孙二叔家的淘气母猪带着一群小猪跑了出来,村里的村民正帮忙着,时不时的猪叫声。村侧小河,几只鸭子晃荡。

于村中绿地,孩子们千姿百态,有的在放风筝,有的在嬉戏打闹,还有的在草地不远处的小河钓鱼,甚至有些调皮的孩子在翻石头抓蟋蟀。

一位出世闲然老翁正在坐在河边等着鱼儿上钩,忽而见他用力起挑鱼竿,一条约莫八斤大鱼甩着尾巴上了岸,此人正是掳走莫天戈的路清风,“哈哈哈,这条够大,我很喜欢。”路清风喜笑颜开,今天的收获还真是丰富。正笑着,路清风忽而目光一凝,瞬息之间不见踪影,与此同时天空当中的异样一闪即逝。

此时此刻虚空当中,路清风正与一位星云汇聚而成的人影交手,经过几番对抗,星云巨人败下阵来,“没想到这种小地方还有此等高手。”

“老仙运筹帷幄,早就知道会有人窥伺天运之体。”路清风成竹在胸模样,一切尽在掌握当中。

星云巨人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算你厉害,不过你想留下我是不可能的。”说着,星云巨人就要就此离开,只是路清风却不会让对方毫发无损,“老仙我本来就不想让你多待,让我帮你一把可好?”路清风两手掐诀,紧接着滔天神光犹如汹涌海浪席卷。

“该死,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星云巨人感觉自己不受控制,不知道此人做了什么,自己完全失去了方向,眼前场面犹如混沌未开,“空间漩涡?我跟你没完!”星云巨人不甘怒吼,同时有点点的恐惧,对方实力之强,至少也是天位阶段的强者。

路清风悠然自得手抚长须,“跟老仙没完?先找到回来的路再说吧,年轻人!”而莫天戈此时正牵着风筝线,旁边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胖子眼巴巴的看着,“小莫哥哥,给我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你老婆。”莫天戈想也没想便给了,“做个乖乖的老婆,不准松手。”

正说着,小女孩爸爸却过来了,“子瑜,不是让你带小莫哥哥回去吗,怎么还在这?”女童姓为音,名曰子瑜。

在吃饭之时,音子瑜把自己喜欢吃都给了小莫哥哥,为了不让她饿着,莫天戈只好喂她吃。音麻麻看在眼里暗自觉得好笑,自家姑娘真是好算计,套路满满。

过后,莫天戈拿出一枚拇指大小的棱形晶石,晶石非平常之物,微微泛发七彩荧荧之光,晶石虽小,好似装下了整个宇宙,星云漫漫,星光袅袅。于中心部位,一座恢宏殿宇耸立星云间,好似没有它,便没有这一片宇宙。音子瑜被其中浩瀚梦幻景色所吸引,好似已经遨游其中。正看着,晶石七彩荧光冉冉,悬浮音子瑜手心。

面对此景,音爸爸与音麻麻是又惊又怕又喜,惊其奇异,怕其神秘,喜其为机缘。自家小女很可能就此走上强者之路。

音子瑜手中晶石光芒游走,从中心神宫化成柔软丝绸光绫,忽而其中星空星光大作,强光将音子瑜所包裹,冲破屋顶,悬浮半空当中。动静之大,已经惊动村民,如此场面,村民无不是羡慕之色,议论纷纭,“名凯真是好福气啊,生了个好女儿。”虽说他们不过普通之人,但在这个人人都是修士的世界,他们也不至于“文盲”,其中利害还是能窥探一二的。

发生这么大的“变故”,音子瑜不知何时已经晕倒,“清风仙人,子瑜怎么样了?”音麻麻二人自然知道音小妞没事,可是就是忍不住心急如焚,毕竟事情发生突然,任何父母都会如此,人之常情而已。

路清风清风拂面一般探过音子瑜内息,“不要担心,子瑜现在正脱胎换骨,七天之后便会醒来。”只是二人一听却面色纠结,不知该如何是好。路清风自然之道二人担心什么,“没事,现在子瑜已经不是普通人,七天不吃不喝没任何不妥。”这颗奇怪晶石是路清风游历天下,偶然所得,不曾想到这晶石居然与音子瑜有缘,若早知如此,何必等到现在。

“师父,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一个?”莫天戈不淡定了,现在音子瑜已经不是凡夫俗子,将来必定是名誉天下的英豪,自己可不能落后于她,否则自己的地位很有可能不保啊。

路清风见他如此认真,这双眼睛真是可怜到了极点,有点不开心,很铁不成钢啊,“你小子能不能不要担心这个,你才几岁,就沉迷美色而不可自拔,这是修行大忌!你小子天生就不是普通人,你担心什么,你莫大世家的地位已经够了。”

七天过后,音子瑜果然路老仙所说醒了,她只是觉得自己睡了普通的一觉,看到外面已经,太阳高挂,不由得目色大惊,“不好了,小莫哥哥肯定出去不在了。”一想到这里心情完全没有了,一双眼睛朦胧可怜,走到厨房,“妈妈,我要去找小莫哥哥。”

音麻麻一听,蹭蹭蹭跑了出来,将音子瑜看了又看,“你这孩子,先吃饭再去。”

“不,不找小莫哥哥我就不吃饭!”音子瑜心中纠结不已,自己不在身边,小莫哥哥会不会被其他小女孩抢了?绝对不行!音麻麻可是过来人,见音子瑜目光闪动,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早熟?随即亲妈属性毕露无疑“子瑜,你这么粘,小莫哥哥不会要你的。”

正此时,路清风正带着莫天戈到了,远远听到这话,路清风感觉怪怪的,心中暗道,小小年纪就有这般算计,真是和自家徒弟不分上下。虽如此想着,但正事不能忘,来这里便是为了看音子瑜脱胎换骨到什么程度,顺便探查融合后的奇异之处。

风云正好,于浮生圣门观天八角亭当中,靳夫人居高远望如话山水美色,面色略显惆怅,“风轻云淡山色清,飞鸟不羁掠深林。花蝶随风起,岁月几蹉跎。”靳夫人觉得自己虚度光阴许久,想着要不要收下徒弟?无所事事的日子她已经烦透了。忽而一道流光落到眼前,“明日群华山下边村,送你一个好苗子——路清风”靳夫人着实吓了一跳,路清风?这家伙什么时候去了轩辕圣域,不过,算得真准。

次日,靳夫人翩然落入群华山下边村附近,此处风景美好,一入此里便是心旷神怡,空气都莫名沁人心脾,“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山林之地,有如此灵性。”靳夫人何等高人,一眼便看出这里的不凡,乃是山水聚灵之地,只是有些可惜了。

孩童嬉笑声吸引了靳夫人注意力,转首却看见路清风正超尘脱俗般,犹如仙翁般坐在河边高石钓鱼,见此,靳夫人心中升起玩意,一颗石子“噗咚”落在鱼漂位置,惊跑觅食而来的肥鱼,老仙那个气啊,“哪个皮痒的小东西!”吹胡子瞪眼睛转过身,气势汹汹,却在看清来人之后,和颜悦色,和蔼可亲,“呵呵,是小叶啊。”

靳夫人直至一笑,“想不到你还是有如此闲情逸致,居然跑到这里清闲。说吧,有什么好苗子要给我。”

“自己往那边看!”路老头指了指一群在玩老鹰抓小鸡游戏的孩子。“仔细看,认真看,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靳夫人半信半疑,目光落在其中,满目震惊,紧紧盯着其中一个男童而且,年纪小小就七位境,是要逆天吗?

路老头明显看出,靳夫人看偏了,非常不满的提醒道:“那个是我徒弟,你要看的是那个小女孩,就那个在我徒弟前面那个!”

“不早说……”靳夫人只好不满的转移注意力。然后一愣,然后又一愣!充满怀疑的看了看路老头,怎么可能,竟然融合那颗天赋奇晶!这样的苗子路老头竟然不要,“她融合了那颗奇晶?”靳夫人还是不敢相信,融合天赋的不是没有,但这孩子不过七岁模样,前途不可限量啊。

“如何?可是天才中的天才?”路清风对靳夫人的反应非常满意,靳夫人连连点头,惊喜万分,这样的苗子已经有许久未见,“我现在就带她回去,给予最好的资源。”

路清风果断否定这个想法,“不能如此,太过突然了。”靳夫人翻了个白眼,这又是什么意思,让自己过来收徒,却不让带走,“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

“心智尚未成长,你一个陌生人直接将人带走,对她成长不利,而且人的心性一旦有了瑕疵,就算再高的天赋,修道一途也难以走远。”路老头一脸鄙夷,似乎忘了他自己到底是如何将莫天戈拐走的。

靳夫人也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的好想你做的很好吃一样。”不过靳夫人立马接着回答下面的问题“也对,孩子太小,这么快就带走不行,而且我只算个陌生人。”然后她想了想“不行,我得和这个小女孩培养感情。”于是靳夫人陷入了沉思……

到了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一名身体极度虚弱的头生白发的中年妇人,驻着拐杖,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艰难的往前挪,不到十秒钟,她终于在离村口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倒下。但是这个时间段,基本每家都在忙着准备晚饭。基本没有什么人在村口,但是事在人为。

路老仙走到音小妞家:“音小子,去村口帮我把两捆柴火拿回来好不好?”

“好的!”音粑粑倒是干脆,路老仙想好的大道理小道义说辞一点点都没用上。

路老仙有点尴尬,自己小人之心啊:“那谢谢你了。”

“没事,应该的!”音粑粑笑呵呵的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音粑粑慌慌忙忙的背着一个中年老妇人回来,“老婆,快点去临村叫张老医过来。”好吧,音粑粑说的是上边村,两个接壤的小村……

“明白,我这就去。”音麻麻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只传来她的警告“音小妞,不准偷吃,不然一会不让你小莫哥哥喂你!”正要偷吃的音小妞立马就老实了……

路老仙这会过来了:“我的……”柴火呢?但是看到这一幕,就没说,而是“这是怎么回事?”一脸疑惑加担心的样子,而“深受重伤”的妇人微眯起了一下眼睛,这老东西还真挺专业的……

其实路清风完全可以充当医生这个角色,只是被他使了“仙法”,让音爸爸等人此时只能想到张老医而已。

一小会,张老医催着矫健的步子来到了,“我看看”然后就拿着专用工具检测,非常的老到。过了几分钟,张老医嘘了一口气:“还好,并未伤及根本,但恐怕会有些影响,好了,我给你们来个药方吧,钱我就不要了。”张老医,拿起小笔就刷刷的写!“嗯,就这些!”

路老头抢先接过来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老母鸡二:小蘑菇三:小灵芝。方法:小火慢炖。四:猪肉粥一碗。”好吧,那老妇只是饿晕了,需要补而已,而路老头努力憋笑。然后,张老医很无奈的走了,留下一句:“她只是太饿了,又经过途跋涉,虚脱了”然后就是音嘛嘛给了张老医一只生兔子,本来张老医是拒绝的,但是经过劝说,他就沦陷了,煲兔肉很好吃的。

在补充了食物之后,中年老妇终于醒来了,但是不幸的是,她“失忆”了,记不起她自己来自哪里,要往哪里去,也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自己姓“靳”,然后音小妞甜甜的叫了声“靳奶奶~”。靳奶奶慈祥的摸了摸音小妞的头,第一步成功,成功打入“敌人”内部。但是,难道没有人发现,这个本来风尘拂拂的中年妇女,身上除了衣服,都非常的干净,何曾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太。

时如白驹过隙,转眼已是一载,靳夫人本已打算正式收徒走人,此里却生有不寻常事,不知将有何等大事发生,原本生机盎然的群华山近来一片寂静,即便有许许多多修士来到这里也不能打破这一份寂静。路清风被冠以天玄神算也不曾算出此番变化。“看来不简单啊,到底何等妖孽,连天机都没有迹象。”

前赴后继的修士使得群华山住民心生不安,如果有异宝出在此处,他们这等平常修士必定遭受无妄之灾,“唉,事与愿违,只想平静生活在此,终究还是逃不过上天算计。”村中老者哀声叹气,这么多外来人,此时已经出不去了,若早知道就好了。

群华山越发怪异,层层清雾弥漫,能见度不过十米之遥,“这里难道真的有天尸出世?”

“不知道,希望是吧。”许多人不过是道听途说,过来碰碰机缘罢了。不求天尸能认自己为主,但求能得墓中一宝,可以一夜暴富,天尸出世的地方肯定是一座大墓,墓地里的陪葬品档次不低。但其实这很片面,毕竟他们知道的有关天尸的记载很少。

有的记载是这样的:天元纪2557年7月14日,太阴山尸气漫天,草木枯萎,飞禽走兽奔逃,顷而,有血云卷聚太阴上空,电闪雷鸣,闪电为黑,不久,有血雨倾山。罢,有一人自山中飞升,圣光罩身,立于空中。细看,其面目冰冷,肤如淡墨,额中有一纹符,毫无生气,但也无尸气。而山中有宝光,近前视之,竟一大墓!葬品奇而多,吾得一件,已可享乐终生!后,天尸为一缘人所得,天尸元灵之术可谓霸绝天下,缘人得以征天下,然,后来有魔人得邪尸作恶,缘人讨之,具殒。吾将死之际,执笔写下此文。

但是,真的是天尸要出世吗?都没有看到什么漫天尸气啊,和记载的完全不搭边啊,虽说近来也颇为怪异,可距离天尸出世异象相去甚远。路清风坐在长凳上略有所思,“如果真是天尸出世,恐怕品质不低啊。”

“这天尸还有品质?”靳夫人为之一愣,活了如此之久,还是第一次听说天尸有品质之分。“没错,天尸是有品质的,我们界域十二大圣域,地大物博,至今还有一大半地区人类没有真正涉足,我游历天下之时,我特意去看了不同大区域的历史,其中关于天尸的记录多达一百多个。也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天尸也是有品质之分的,有的天尸仅仅会一些基础性的元术,基本没有什么实力,这种天尸出世的时候仅仅只是方圆二十几里内可以看到异象。而有的天尸出世则会惊动整一个大域,实力强绝,我记得最强的那个天尸一出世就有传承,实力堪比大天尊。天尸出世后会寻得有缘人认主,助其登顶强者之巅。”说到此处,路清风不禁好奇,这一次谁会有缘?

“原来如此,只是品质相差如此大,我一时难以平静,天尊五境,小天尊,大天尊,清天尊,玉天尊,圣天尊。出世便是天尊为何不自己称霸一方,这世界上天尊不过凤毛麟角,这一出世就是大天尊,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我辛辛苦苦不知多少年才到了玉天尊而已。”靳夫人系心下无力,上天就是如此,世间万物起点本就高低不齐。

时及午夜十分,忽而七彩玄光巨柱从群华山深处贯通天地,耀耀天辉,神光普照,夜空星辉似乎受到感召,从遥远星空汇聚而来,所谓天罗棋盘不过如此而已,为此黑夜竟比白昼还要明朗几分,顷而玄光渐淡,便见得一纹路复杂法阵,随即法阵纹路瞬间点亮,变化多端,演化万物,如同一幅装载了世界的巨大画卷。

“好美~”

“妈妈!快起来,外面好美!”

“老婆,今天可以可以和你一起看到这样的美景,我真是太幸福了!”

“好美啊……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了……”此等胜景,恐怕此生仅有一次,若是拒绝实在对不住这上天美意。

所有人皆是被这美景吸引了,因为法阵就是在向人们展示世间的美。千万种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齐齐绽放,山清水秀,天落瀑布,河流奔涌,镜面湖泊,树木葱茂,飞禽走兽,无边草原,蔚蓝大海,甚至让人感到一阵阵的沁人心脾的清风,白云荡漾青空,悠闲自在。时而乌云满天,风起云涌如滔天巨浪,人们不禁感受自然的震撼,不管如何变化,简直美不胜收,此生不忘。

清雨洗尘埃,这一刻人们觉得这雨也好有诗意,真是让人陶醉,又见漫天雪花舞,覆尽千万里,走过昼夜与四季,好像让人一下子就看遍了这如画般人间!而有心人拿出宝物录下这一过程。而路老头则是利用大神通录下一切。

“春暖花开见繁华,夏雨倾天洗尘埃。秋风吹尽红枫叶,冬雪覆尽千万里。”有的人有感而发,虽说不是精练,但是确实表达出了他的心情。

景色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然后越来越淡,最后化成星光点点消散。但是人们却是意犹未尽,“这样的美景世间仅有,可惜如此短暂,时间最是无情,总是留不住。”

而有人立刻奋笔疾书:“夜,有奇景现世,诗画人间,繁华胜景,我神落其中,不可自拔。世间万象尽出,昼时而浮云幽荡,又风起云滚浪,山有仙雾纷扰,落世天河,又见沧海桑田。夜有繁星点点,萤火悠悠,吱吇虫鸣;飞禽走兽水中鱼,游戏人间;见万花徐徐开,蝶舞翩翩,又细雨绵绵,瀑雨倾尘,晴日当空,千河争流,湖平镜对天,秋风扶叶落,款款落尘间,如蝶舞;冬雪无情,覆尽千万里!”但那人看来看去,左思右想,眉头紧锁良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觉得差了点什么,不知道怎么改好。

也就在这时,突然光芒大盛,紧随见得有一人影升天,随着七彩游光,仙袂飘飘,游光照亮了他(她)的容颜,倾尘绝世的俊美,简直一玉人……那人,无人敢相信它就是这一次出世的天尸……

这真的就是天尸吗?和记载中的也太不一样了吧,不是说天尸都没什么欣赏性的吗,但是这个闪瞎眼睛的是怎么回事,不管人们相不相信,这个美绝天下的然后又帅绝天下的人就是这一次出世的天尸,他微然倾城一笑,优雅飘然朝着下边村所在的方向飞去。

“我去!竟然有灵智!(他们并不知道天尸是肯定有灵智的,有的只是灵智高低的问题)”一些大佬有种骂娘的冲动,难道这里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是有缘人吗?“快!跟上去!天尸选谁,我们必须第一时间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快!”于是众人便大摇大摆的尾随天尸。

却说,阅历丰富的路老仙,现在正在苦苦思索着,貌似刚才那个天尸出世的圣光对人非常有益,连他自己都受到了一些些的益处。“小叶啊,你有没有发现这异象之光有很大的好处啊?”

靳夫人一愣,随即有些不解的看着路老仙,“你才发现吗?你没有看见刚才河里有鱼发生蜕变吗?还有这条天清鱼,你没发现它的变化吗?这光芒对人对物都有好处……”原来靳夫人早就发现了啊,而且比较全面。“也对,你修为太高,受益小的可怜,反应慢可以理解。“靳夫人突然冒出了一句,因为她也才恍然大悟。

也就在此时,有人发现,有一团七彩神光朝着村里飞来,而它的后面则是跟着一群争先恐后的又小心翼翼的修炼者。

路老仙好奇的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那身绕七彩神光的天尸,它后面跟着一群不死心的修士,然后路老仙一愣,一是愣那些不死心的修者之中竟然有修为高达清天尊的这种老儿不朽的活化石。二是因为“这天尸出世的异象那般绝伦,修为竟然只有七位境(也就是人踏入修炼之路的基础境界)!”三是诧异这天尸七位境竟然就可以飞天!路老仙起初还无法理解,但是随即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难道是……天!赋!”天赋!什么概念,那是求而不得的,修者中能够拥有天赋的不是很多吧。每一个有天赋的修者就跟宝一样。恍然大悟之后,路老仙都想把所有人赶跑了。

天尸轻轻落入村庄,村里人们才看清了它那精雕细琢的模样,细看,其肤如凝脂,面如脂玉,目若星辰,俊朗不失美丽!这天尸简直就是一件天地精品,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它单单一个部分拿出来都是非常完美的艺术品!然后,天尸四处张望,再然后就是儒雅淡笑,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众人齐齐把目光锁定那里,死盯着不放,好似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而那个地方站着的是一对夫妻,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而路老头心里想的非常美好:“难道有缘人是我那调皮捣蛋的徒弟?!”只是想想而已,隐隐的,他竟然有些激动。如果这样的话,徒弟福缘不就逆天了吗,天清劫光洗礼过,刚才的天尸神光洗礼过,这天下似乎只有他这样吧。“咳咳“路老头只能这样平定下自己的激动,心里默念:一切随缘,莫要自臆。

天尸走到四人面前,目光直盯着很长肉的音小妞看,随后蹲下了腰,有点点的慈爱,这种非常高级的情感表达就显示出了它超高的灵智(虽然之前天尸在笑,但难保它不是因为面瘫),然后天尸开口说话了,声音充满了磁性“你的名字叫什么啊?”路老仙先前因为天尸的容颜愣了一下,而这下真的呆了,这天尸灵智这么高?!难道修为低是灵智高的代价吗,随即路老头想通了:有得必有失。(关你一扇窗,开你一扇门。)然后,阅历丰富的路老仙想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尸有灵一说?“

音小妞有些愣神,这哥哥好好看啊,又认真的眨了眨眼睛,说“我叫音子瑜,漂亮哥哥叫什么名字?”

天尸先是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哥哥没有名字,要不子瑜帮哥哥取一个吧。”

子瑜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小莫哥,又看了看粑粑嘛嘛,音粑粑刚想帮忙取,却被音嘛嘛拉住了,朝他使了个眼色,音麻麻明显看出不正常,所以让音粑粑不轻举妄动。

天尸看出了音小妞的为难,于是又慈爱的说:“子瑜可以取一个和你差不多的名字啊?”

音小妞想了半天,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貌似没认识几个字,又想了一会,终于想到一个字了,然后询问:“那哥哥叫音子谋怎么样?”然后还把“谋”字写了出来。生怕别人理解错了或是不懂。

“挺好的啊。那哥哥以后就叫音子谋了哦。”天尸慈爱的摸了摸子瑜的小头,儒雅的笑着,说真的,一些年纪轻轻的女修士已经受不了,只可惜对方只是一具尸体,一具活得好好的,会说会笑的尸体。她们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而当天尸音子谋把话说完的一瞬间,只见,两人被光芒包裹,光芒游走不停,符纹闪现,再就是音小妞天灵有纹饰一闪即逝。光芒消失,天尸周身的神光也黯淡了下去,也没有了刚才那种沐浴仙光的神圣感觉。

这天尸竟然这样诱导小朋友和他签定契约!人们终于明白天尸为什么让那个小女孩帮他取名了!这天尸的灵智真是逆天了啊。这契约方式太出乎意料了。

再然后就是抢人了,这么高灵智天尸和这小孩签约,那么这孩子要定了。大佬们一哄而上,七嘴八舌。

而在人群之中,有个倾国娇魅的女子,当她看到天尸之时,莫名的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那错落的记忆片段,看着天尸飞远,心中有种莫名的惆怅,“为何我会觉得悲伤?为什么会觉得他是那么熟悉?他不过只是一具尸体?那伴随我成长的怪梦又是为什么?”那错落记忆似乎就闪烁在眼前,想要捕捉,却那么缥缈。这天尸,和自己到底有些什么样的关系?

然后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女子周身泛起淡淡的微光,而后一点点的雾化,消失不见。。

而那些进入大墓寻宝的修士,突然就被传送出了大墓。他们只是来寻机缘,天尸和他们无关,但是被传送出来是怎么回事。而后看见了一个倾国女子如同死物一般落入大墓,再就是,大墓轰然关闭,潜入地下,消失不见!!!他们惊讶不已!这是双尸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一代佣兵之王沦落成富家女的近身保镖,从此众美缠身惊喜不断…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3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