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越懒的女人,越幸福!知道为什么吗?

【精品小说】越懒的女人,越幸福!知道为什么吗?
“夜少腾,你睡了我,所以你得娶我。”

安初星挺直腰,微仰着头,勇敢与精致绝美足以让任何女人倾心的男人对视着。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只是在没人看到的双手微微颤抖,泄露出她此时的不安。

男人幽深抬眸厌恶地眯起,声音低沉好听得令人失魂,可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情:“小姐,你出门没吃药吧。”

娶她?简直就是笑话。

他反应如此冰冷,完全是在她意料之中,他眼神中对她浓浓的厌恶让她抿了抿嘴。

她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一件让人很厌恶的事情。

为了救母亲,她不得不这么做,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要眼前这男人娶了她。

厌恶不算什么,从小到大她受到的冷嘲热讽,足以让她能面对一切的不友好。

“夜少腾,你想赖账吗?”在他仿佛能杀人的目光下,安初星努力让自己别退缩。

一退缩就输了,眼前就是她唯一一次机会,她不能错过。

“笑话,我哥哥怎么可能会赖账。我看某些人是想做豪门太太想疯了,这样烂的招数都用上来。过来之前就不懂撒泡尿照照自己长成什么样,也敢打我哥哥的主意。”夜少腾唯一的妹妹——夜萱萱,忍无可忍跳起来,直指安初星不要脸。

“萱萱,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一个苍老但很温柔的声音响起,那是夜少腾的奶奶——夜老夫人。

夜萱萱被奶奶这么说,原本还有一肚子的话,又不得不忍下来,恨恨地瞪了安初星一眼。

“安……安初星小姐,你说我少腾他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情,这是有什么能证明的吗?”夜老夫人眼神温柔地看着安初星,轻声地问着她。

“老夫人,你要为我做主啊!”安初星眼里闪着泪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委屈。

趁夜少腾的母亲出去旅行,她找到了夜老夫人一个人住的房子里,为的就是希望能让这慈祥的老人能帮帮她。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我把少腾他叫过来,就是不希望夜家出现一个不负责的当家人。”

听着夜老太太这么说,安初星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到夜少腾站起身,气愤把椅子一脚踢翻,黑着脸向她走来,

这是要对她发难,看看被踢散架的椅子,安初星担心下一秒自己的下场和椅子会是一样的,赶紧拿出一份报纸递到夜老夫人面前:“老夫人,你看,这是三天前,夜少腾他和我……刚走出酒店房间门口,被记者拍到的照片,报纸上说得清清楚楚。”

夜老夫人看到那花花绿绿的娱乐新闻,上面果然是看到少腾和安初星刚走出酒店房门被拍下的瞬间,而上面的新闻上的报道可是说了他们就是恋人的关系。

夜少腾冲到她面前,一手夺过报纸,下一秒把那报纸直接甩到她的脸上,声音冰冷地说着:“这新闻是假的。”

被报纸甩到一边脸,正火辣辣地痛着,安初星心里大骂夜少腾这个暴力狂。

“新闻是假的,那你干嘛不敢让老夫人知道?还有你和我发生关系,也要说是假的吗?”安初星紧盯着他说着。

她问出的问题,正是他一时大意造成的,现在再多解释也是白费。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算计他,眼前这个女人是第一个。

夜少腾的眼神让安初星整个心脏一缩,眼前这男人太过危险,太可怕了。

无退可走,只在在他准备掐死她前一秒,硬着头皮对夜老夫人说着:“老夫人,那天正是我排卵期,怀孕的机率高达99.99%。”

夜少腾逼近,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剪裁合身的西装,神情从容,一派高雅尊贵。

往后梳的短发,一张脸英俊绝美让人为之倾心,一双异常迷惑人的眼眸锁定安初星。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王者风范,只是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满满的鄙夷与愤怒暗光。

眼前俊美的男人让安初星自惭形秽,面对他步步逼近,她坐不住,赶紧站起来往旁边躲。

夜少腾眼神一沉,伸出手想掐她的脖子,安初星赶紧抬手去挡。最后,他一把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声音满是怒意:“你有什么资格怀上我小孩?”

可笑,这女人把他夜少腾当成什么了?是任由她说什么就听从的人吗?她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臂,三天前她在药效下所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她脑中闪过……

身体与身体不断的摩擦,空气变得稀薄。

“你不是……该死的,你是谁?”当他发现身下的女人不是自己所想的人,毫无形象破口大骂。

然而,当时他们的情况已经是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中了药的她不容许他这就样退出,害怕他离开,不知道哪里有的力量,主动地翻身压下他,让他们之间完成最后一步……

这是她最不愿想起的。

她把内心的恐惧收起,努力撑起一个笑容,故意往他的怀中靠去:“吃干抹净就想赖账啊!看你人模人样的,没想到是这种人渣!”

面对她的靠近,夜少腾厌恶地用力把甩开,往后退了一步。

这暴力狂把她当球打?这么用力甩她,还好身后是沙发,不然被这么大力甩到地上,她非骨折不可。

还有,他看她是什么表情,觉得她是大便上的苍蝇?

“你这个女人还要不要脸啊?想当豪门太太想疯了吧!”夜萱萱精美的脸全是惊讶,没见过像安初星这么不要脸的人,十分气愤地说着:“安初星你这种庸俗又丑陋的女人连站在哥哥身边的资格都没有,白日做梦想当夜少夫人。”

见过脸皮厚的,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不不不,初星说得有道理。”夜老夫人这时走到安初星的面前,紧握着她的双手说着:“我绝对不能让夜家的子孙流落在外,而且少腾也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他必须得对你负责。”

“谢谢,老夫人。”安初星感觉到夜老夫人双手的温暖,目光有些不敢直视对方了。

夜少腾和夜萱萱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任由哪个豪门面对,突然闯入的陌生女子,一定不会给出什么好脸色,也会直接把她轰走。然而她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说出这些话,全都是因为眼前这慈祥老奶奶。

是她利用了这位老人的善良。

在做出单枪匹马勇闯夜家之前,她有让自己好友把夜家调查清楚,夜老夫人是夜家唯一的好人。

“初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少腾娶你。”夜老夫人越看越喜欢眼前的安初星,笑容灿烂地拍了拍她的手给予保证。

“奶奶,我不会娶她的。”夜少腾看着一头白发的奶奶,努力放轻声音说着。如果不是看到奶奶在场,他早把这女人掐死了。

夜少腾对夜老夫人的态度,让安初星知道自己赌对了,在这世上夜少腾只听奶奶的话。

“胡闹,你都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了,你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不负责呢?”夜老夫人佯装生气瞪大双眼看着夜少腾说着:“还有,夜家可是不会让抛头露脸的明星娶进门的。”

夜少腾眉头紧锁,恨恨地瞪了安初星一眼,冷声说着:“她让我感到恶心,我不会娶她。”

“你……你不娶也得娶,我就是看上她了。”夜老夫人激动地说着。

夜老夫人这么快就喜欢上她了?还有刚刚说的那抛头露脸的明星,好像是意有所指啊!

“哥哥,奶奶说得也对。”夜萱萱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笑眯眯地看着安初星。

夜萱萱的笑容,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一个星期后正好是奶奶的大寿,到时宴请京市上所有有头有脸的人来参加。奶奶,当天再和所有人宣布,也顺理成章给安小姐一个交代了。”夜萱萱一脸灿烂笑容对夜老夫人撒娇着:“奶奶,你说这个主意好不好?”

夜老夫人想了想,紧接着很开心地点了点头说着:“萱萱,这个主意不错。”

夜少腾眉头更是紧紧皱着,正要开口拒绝。

夜萱萱递给他一个眼色,来到他身边用着只有他们俩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着:“哥哥,到那天我一定把安初星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这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绝对能让这女人亲口说出不和你结婚的事。”

“就这么说定了。”夜老夫人激动了直接拍下定案,不许别人说不。

夜少腾看到奶奶这样的架势,知道现在他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改变主意的,再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胸有成竹的样子。最后他阴着脸,沉默站在一旁。

夜老夫人想挽留安初星吃饭,可是安初星此时只想快点离开,旁边的夜少腾让她浑身不自在。

“少腾亲自送你回去,记得一周后要过来。”夜老夫人轻轻拍了拍安初星的手,微笑地说着。

“到那天我一定会到的。”安初星肯定地说着,就算她不想过来,也得过来。

“太好了,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跟我说。”夜老夫人依依不舍地把安初星送进车里,然后对着夜少腾说着:“好好照顾初星,不然就是与我作对。”

说是夜少腾亲自送她回去,其实也就是陪着她坐在车的后座,夜家司机正前面安静地开着车,车里一片寂静。

“离我远点。”夜少腾大长腿一踢她的小腿,满脸厌恶地瞪着她。

小腿被他这么大力踢着,不用看一定红了,再过一会肯定会淤的。别看眼前这男人长得邪魅的俊美,但十足是一个暴力狂,前不久被他用报纸甩的脸还隐隐作痛。夜老夫人不在场,万一他发起疯来,可没人会帮她。

安初星为了自己小命不敢有一丝怨言,向旁边紧缩着,尽量与他拉开距离。

“就这样不说话了?刚刚在屋里,你不是跳得很欢的吗?”夜少腾冷声讽刺地问着,大长腿更是故意用力地踢了踢她的小腿。

被他这样踢着,安初星痛到皱起眉头,硬是不敢发出声音,要是让他听到她呼痛声,肯定会踢得更狠。

像他这样有权有势的人,杀她就像捏蚂蚁一样轻松。哪怕心里有万匹草泥马飞过,她也只能低头沉默,心里不断叫着自己:别惹这个暴力狂发疯。

看着旁边的如此安静的她,就像吓破胆的样子,这让夜少腾心里舒坦了些。

车向前开了许久,身旁坐着这高冷的人,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里建设,安初星这才鼓起勇气:“夜先生,我一直想找你单独聊一聊的,昨天你对我视而不见。今天的事情,我也是没办法的,说到底我只想夜先生合作一下。”

她也想单独找夜少腾商量一下的,可是对方连看她一眼都嫌多,根本就不让她靠近他,所以没办法之下她才找到夜老夫人。

“都连名带姓地骂我是人渣了,现在又夜先生?”夜少腾双眼满是鄙夷,冷哼地说着。

“我只希望夜先生能与我假结婚,帮帮我渡过这个难关。”安初星态度诚恳,想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他,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你凭什么让我帮你?就凭我睡了你一夜?你这么欠男人,我可以赏十个八个给你玩得尽兴。”他的声音低沉好听,说的话却冰冷无情。

听到他字字诛心的话,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不会帮她的。

夜少腾想到更让他气愤事情,异常俊美的双眼闪烁着浓浓怒火:“那天早上,你跟我说什么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原来今天才是你最终目的。”

当时他还觉得这女人蛮特别的,对她很有好感。

而今天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就是,什么好感分明是大大的讽刺。当下她没有开口要求他负责,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突然,他修长有力的大手扣住她的下颚,毫无怜香惜玉地大力抬起她下巴,英俊完美找不出一丝瑕疵的脸靠近她的脸,声音一沉:“女人,警告你,别耍花样,否则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原本是十分赏心悦目的,可他狭长双眼的怒火,吓着她整个心脏一缩。

眼前这男人太过危险,整个京市都是他的天下。今天她对他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在虎口拔牙,他稍微动一下眉头,她就死无葬身之处。

见到她双眼里的恐惧,让他很满意。扣着她下巴的手指下就是她白皙的皮肤,不由想起那晚她犹如婴儿娇嫩皮肤的触感,心不由一荡。

那晚她很热情……她就像专门为他而设的,他们是那么契合,深邃的眼瞳暗了暗。

安初星见到夜少腾又变了变的眼神,此时的眼神让她更加感觉到压力。知道自己无路可退,如果这时她放弃的话,那相当放弃母亲继续生存的机会。

为了母亲,哪怕是往前走一步摔得粉身碎骨,她也必须走。

她也说了希望他能帮帮她,他想也不想地拒绝,而且从他的神情来看,他厌恶她到极点是不可能帮助她的。既然这样,那她这个恶人也只能继续做恶下去了。

想到这,安初星快速收起内心的恐惧,对他露出一个灿烂而妩媚的笑容。夜少腾被她这样的笑容闪到双眼,冷漠冰山的他也不由愰了愰神。

安初星顺着他的手靠在他的怀中,就像亲密恋人一样,微嘟着嘴撒娇地说着:“别这么说,我会伤心。”

“滚,离我远点。”面对她像水蛇一样缠上来,夜少腾整张脸马上黑下来,用力把她从怀中推开。

安初星虽然一早就有准备,不过就算有准备面对他的大力,她还像娃娃被甩得差点撞上车窗。

面对着差几毫米就撞上的车窗,安初星忍了忍,才把破口大骂给压抑下去。下一秒又马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把死缠烂打发挥到极致。

“你就这么讨厌我?连碰一下都不行吗?”安初星又慢慢在靠近他。

“你让我感到反胃,被你碰到的地方洗不干净。”夜少腾声音冰冷无情地说着,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病毒一样。

“洗不干净,那是不是恨不得想剥皮啊?”安初星好像想到很有趣的事情,不由偷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他觉得她的笑容很刺眼。

“我笑的是……”安初星又不怕死地靠近他的怀中,轻声地说着:“洗不干净就剥皮的话,那夜先生剥的地方可多了。”

夜少腾微低下眼眸看到靠在他怀中的女人,对于她的话让他嘴角微勾。

她很漂亮,介于清纯与妩媚嘴之中,而她的美又不仅仅是外表,同时也表现在她那独一无二的气质上。

安初星努力忽视他越来越冰的眼神,脸继续撑着笑容,还向他眨了眨眼。

夜少腾微眯起双眼,扣着她下巴的手松开,在她光滑的皮肤慢慢划着,低沉好听的声音靠在她耳边:“你这是在勾引我?”

他这样的反应,安初星完全摸不透,可他的眼神透露出的危险,让她不由往后仰。而他却不打算放过她,她往后退一分,他就靠近三分,很快他们原本就靠得很近,现在几乎是脸贴脸。

他眼中对她的厌恶是那么的分明,她可不觉得他在与她调情。

“勾引……”双手攀上他的手臂,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夺目地说着:“你觉得是就是了。”

男人失去了最后的耐心,直接一甩手:“疯女人,离我远一点。”

被他突然推开,安初星一时不备撞到车门,头部传来的疼痛让她倒抽一口气。这让她一直没忍住,回过头恨恨瞪着他叫道:“你真的把我当球了?有你这样把人甩来甩去的吗?”

别人使用美人计是倾国倾城,她使用美人计就被打得全身是伤?

她一吼完,前面的司机声音平稳地说着:“少爷,安小姐的家到了。”

“你想当球?那就满足你的愿望,还有……给我滚远点,下周别参加寿宴。”夜少腾打开车门,直接一脚把她踢下车,一点也不顾及她被粗鲁踢下车会受伤。

安初星就像被踢下车的,踉跄往后退两步,险险才稳住了身体才没有摔了个狗啃泥的。此时她的姿势谈不上优雅,还可以说十分滑稽。

坐在车里的夜少腾,嘴角不由扬起一个笑容。

“夜少腾,你也太……”

“回去。”

还没等安初星转过身好好教训夜少腾,对方就开口让司机开车离开,满腔怒火的安初星只能盯着那名贵的跑车快速消失眼前。

安初星心里恨恨把夜少腾从头到尾大骂好几遍,都无办法解气。

“那车全球只有5辆,限量版啊!姐姐,果然是勾搭上了有钱的老头,才急着和承轩哥划清界线的吧!”

身后突然传来那甜腻到让人直皱眉头的声音,这声音正是安初星同父异母,小她一岁的妹妹——安茜儿。

安初星喜欢的东西,安茜儿必须抢。

安初星的好声誉,安茜儿定要黑到底。

安初星过得好,安茜儿想尽办法毁掉。

见安初星完全不想搭理的样子,安茜儿双眼闪过浓浓的怨恨,很快换上一副天真灿烂的笑容,轻挽着身边那英俊的男人,仰起头看着他说着:“承轩哥,姐姐被我说中了,都不敢出声。”

承轩也在?

安初星急忙回过头,迎入眼的正是前两天她主动和对方划清界线的追求者——江承轩。他看她的眼神不再似以往那样温柔体贴,而是满满不甘,厌恶与被背叛的怒火。

“原来这就是原因,是因为你有了别人?”江承轩挥开安茜儿的手,快步走近安初星。一向都是温柔阳光的俊脸,此进阴云密布,双眼气愤地盯着自己深爱着的女人。

他追求她这么久,就在他以为他们可以顺利发展为男女朋友时,她居然跟他说以后别再来找她了。这样的话,他接受不了。

“我……”安初星心里也不好受。

“承轩哥,那天的报纸你也看了,她很明显就是她勾搭上有钱人,她……她以为你是穷小子。”安茜儿只嫌事不够大,加油添醋地力证安初星是个贪慕虚荣的坏女人。

只要承轩哥不要安初星,承轩哥就是她的了。

“安茜儿,你闭嘴。”安初星知道安茜儿在打算什么,狠狠瞪了双方一眼。然后抬头看着也江承轩,努力冷静地说着:“不管原因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与你在一起,这次我不想再被你打扰,所以别再来找我了。”

“我不答应。”江承轩咬牙切齿地说:“我原以为最近你的压力大,不开心才会说这样的话。刚刚茜儿她打电话给我,说你会回来,我还想着……想着找个机会和你好好谈谈,希望你能给次机会我。”

“承轩哥,你追求她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答应你,让你以为她清纯美好,其实都是假的。”安茜儿把安初星和江承轩发展到什么程度摸了个透。

江承轩追求安初星三年,一直很有耐心地为安初星做好所有一切。安茜儿忌妒疯了,恨不得毁掉安初星,让安初星变得肮脏不堪。

安初星的母亲得了肾病要做手术,他们利用这一点,让安初星和公司出了名的色老头吃饭,说是让色老头签了合作合同,就安排手术。他们都认为,只要安初星落入那色老头的手上,肯定就洗不白了。还以防万一,悄悄给安初星下了药。

没想到安初星被下了药,从色老头那逃掉,闯进京市无人能比的霸主——夜少腾的房间。第二天一出房门还被记者拍到相片,网上报纸都登上了,这让安茜儿气得鼻子都歪了。

虽然夜少腾出了名的冷漠无情,但见过他的人都会被他那世上少见的俊美给迷惑到。再加上夜少腾手握的权与势,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可是多不胜数,然而这样的好事却便宜了安初星。

所有好事都给安初星占了,安茜儿心中妒火越烧越旺,在江承轩面前不断抹黑安初星:“姐姐她早就被人睡了,承轩哥,你可千万别被她骗了。”

“我不相信这些事情是真的,初星,你不会是这样的人。”江承轩瞪着双眼盯住安初星。

安初星也舍不得,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与他是不会有结果的,这也是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所有事情再多解释都是没用的,不管事情真相是什么,说到底都是她对不起江承轩。

接下来的路,就让她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不想拖累任何对她好的人。放弃江承轩,她也很心痛很不舍,不过……一切只能说造化弄人。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那天的报纸你也看了。”安初星深呼吸一下,强压下满怀的心痛与不舍,抬眼看着也江承轩说着:“是我对不起你。”

“你……”江承轩尝到背叛的滋味,不敢相信单纯的女孩会是这么恶毒狠心的人。

“对不起。”除了这一句话,安初星无话可说。

“安初星,我恨你。”江承轩阳光温柔的双眼满满是怨恨,不想多看她一眼,迈开脚步往前走。

听到喜欢的人说恨自己,安初星低下头承受这一切,用全身力气不许自己去追江承轩,抬起手把流出来的泪默默擦干。

安茜儿追上去,努力在江承轩面前表现好的一面,可是江承轩无视安茜儿的存在,直接开车离开。江承轩没有多安茜儿一眼,这让她心里很不满,回过头想找安初星算帐。

此时安初星已经走进屋里,安茜儿大步追上去,恨恨地说着:“安初星,我非要让我妈妈剥下你一层皮不可。”

安初星一走进屋里,屋里的安宏华马上走到她面前,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初星,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喝水?”

“爸,你们要求的事,我已经办好了,尽快给我母亲安排手术。”安初星见到自己亲生父亲,神情冷淡。对于眼前这父亲,她不再抱一丝希望,如果不是母亲的病需要他的帮忙,她连这个家都不想踏进一步。

“好好好,没问题的。”安宏华就像没有感觉到安初星的冷淡,依然很兴奋地说:“刚刚夜老夫人打电话过来说,下周她寿宴上会跟所有人宣布你和夜少腾的婚事。”

“夜少腾答应和安初星结婚了?”跟着走进来的安茜儿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惊讶地瞪大双眼,根本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这不可能,夜少腾可是出了名不近人情的,安初星她凭什么?”

安初星不理会他们所说的,眼神坚定地看着安宏华说:“我希望在这两天你能为我母亲安排手术。”

“没问题的……”安宏华连忙点了点头。

“肾对男人来说可是很重要的,这事急不来。”一直安静坐在沙发的继母——易玲,这时走到安宏华身边,眼神满是不屑地扫了一眼安初星说:“宏华割个肾给你母亲,你得把我们交给你的事情办妥了才行。”

母亲得了肾病,急需移植肾,找了一圈下来,只有她父亲安宏华的肾与母亲的匹配。父亲是答应移植的,可是继母易玲跳出来百般阻挠,一会儿去陪色老头喝酒签合同,一会儿又要让她嫁进夜家才行。

易玲在故意刁难,性格懦弱的父亲根本帮不上忙,反而被易玲哄着完全附和。

“上次你说,那老头签约合同,就让父亲移植肾的。我拿到合同了,你又说要让夜少腾答应娶我,现在他都答应了,为什么不赶快给我母亲安排手术?”安初星双眼冒火地盯着易玲。

易玲这个女人,一直是以折磨她和她母亲为乐。

“我让你做的事情,都是你能轻松搞定的,我并没有为难你。”易玲冷笑地说着。

什么轻松搞定,给她下药推给一个色老头,要是当天她走迟一秒,她的下场绝对是惨不忍睹。紧接着又要她和夜少腾结婚,为了能顺利见到夜老夫人,她差点把头发都愁白了,还被夜少腾当球踢,然而易玲把这些刁难说得这么轻松。

这么多年来,安初星很清楚着易玲那把黑说成白的本事,让易玲讲道理还不如去等太阳从西边升上来。

“什么时候给我母亲安排手术,给我准确答案。”安初星眼神坚定不许易玲闪躲地问着。

“等你和夜少腾真的结婚了,拿到结婚证,法律认同你们是夫妻关系,我就让宏华捐肾给张艾秋。”易玲扬眉地说着。

“好,我也拿手机录音了,麻烦你们记得这些话。”安初星扬了扬手上的手机,无所畏惧看向他们。

“安初星你还录音,分明就是不相信我们,你这样做不觉得很恶心吗?”安茜儿现在看也安初星越看越不顺眼,气愤地吼着。

“你们觉得这些天你们对我做的事情,我还会相信你们?”安初星冷笑地看着安茜儿说着:“承轩今天会过来,也是你故意叫过来的吧!你们巴不得我不得好死,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初星,你这话太过偏激了,我们都是一家人,绝对不会有想谁的这样的想法。”安宏华赶紧赔着笑脸讨好着安初星,要知道刚刚夜老夫人亲自打电话过来说,安初星是夜家的孙媳妇,夜家可是得罪不起的。

安初星冷淡说着:“要说的话也和你们说了,我先回去了。”

见到安初星准备离开,易玲赶紧对安宏华使了个眼色。

安宏华赶紧挡下安初星,笑眯眯地说着:“初星,这里就是你的家啊!楼上的房间也给你收拾好了。”

“在我10岁那年,这个女人逼着你和我妈妈离婚,这里就已经不是我家了。”安初星清楚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这……”安宏华听到安初星这样说,神情十分尴尬着。他知道是他亏欠了安初星这对母女的。可是他所做的事情,也是完全没办法的。

“你就住下吧!你和张艾秋住的那个破出租屋,让夜家的人看到,还以为我们虐待你们呢!你可别忘了,你母亲还在医院里,你手上钱也没多少了,到时不是还得我们帮付着。”易玲淡淡地说着,眼神却满满的不屑。

又拿出她母亲来压着她,但这百试不爽。

安初星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只要等到母亲手术,这一切都不用再忍了。

“好,住就住,不过我可跟你们说了,我在这里住下你们别打扰我。还有就是下周夜老夫人的寿宴,我自己一个人去。”安初星冷漠地说着。

“不可以,夜老夫人也邀请了我们的。”易玲瞪着双眼说着,安宏华站在旁边附和着,用力点着头。

“我拒绝,如果你们去的话,我就不去。”他们的算盘,安初星不会让他们如意的。

现在夜少腾根本就不乐意娶她,带着他们去的话只会破坏她的计划。再说她不想跟夜家有过多的牵扯,以后分开也好算帐。从他们贪婪的眼神看得出,是想把她当跳板,去夜家找到更好的商机。

“你……”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约了人,回见。”安初星潇洒地挥了挥手,离开。

“天啊!你……你真的跑去夜家叫夜少腾娶你?”周小妍惊讶几乎大尖叫,接到安初星的眼色,赶紧压低声音。推了推脸上那黑框眼镜,满脸惊讶看着一向安分守己的安初星,没想到对方真的做出上门逼婚这事。

周小妍惊讶差点尖叫起来,安初星看了看咖啡厅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们这里,才松一口气说着:“前两天让你拿夜家的资料给我,就是因为这事。”

周小妍和安初星从小学认识到现在的死党,周小妍在一个杂志社做一个小小娱乐记者,俗称为狗仔队,对于豪门和明星的八卦消息很灵动。

“夜少腾耶!本市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他、他怎么会答应娶你?”周小妍担心自己好朋友会遇到什么危险。

“他本人没说拒绝,但也没有说答应,是夜老夫人点头的。”安初星想想那善良的老人,觉得自己利用了对方不由有一丝丝内疚。

“夜老夫人?”周小妍眼眸微低,轻声嘀咕着:“这老夫人可不是这么简单的角色啊!”

“什么?”安初星没听到周小妍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让夜少腾娶了初星,现在夜老夫人站在初星这边,不出于什么原因,初星来讲是件好事。不想让初星担心,周小妍微笑地转移话题:“这么说你和江承轩……”

“是我对不起他。”安初星低下头,声音微苦。

周小妍轻叹一口气,接着恨恨地说着:“都是你的继母和安茜儿俩个人搞的鬼,原本你爸爸是答应给你妈做手术的。你爸也是的,为什么总是这么懦弱,肾是他自己的,他想给谁就给谁啊!”

“他懦弱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安初星对于自己亲生父亲也有许多的怨言。对她不好,她无所谓,可是这次她母亲生病,他们却这样阻挠着,这让她伤心又气愤的。

“算了,不说他们了,心烦。”周小妍看到安初星心情不好,赶紧摇了摇手,接着又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到安初星面前小声地说:“初星,夜少腾他不是好惹的人。你知不知道,他连他亲生父亲都杀……”

“不、不会吧?”安初星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十分惊讶地瞪大双眼。脑海闪过,夜少腾那冰冷的眼神,不由颤抖了一下。

“最近我在跟踪富二代明星和嫩模的绯闻,挖到这对于上流社会是公开的秘密。”周小妍靠近安初星压低声音说着:“夜少腾为了能顺利坐上夜氏集团总裁位置,把当时有意让外面的私生子继承的夜父给杀了,那狠劲……啧啧啧!想想都可怕。”

“这……这会不会太狠了?”安初星她也讨厌自己的父亲,气极了想他断绝父女关系,可对他下杀手……从没有想过。

“不狠就继承不了夜氏总裁位置,从夜少腾平时处事来看,他是真心够狠的。夜氏集团从他接到到现在,业绩连翻了好几倍,比他的父亲更有手段和能力,这也让那些想看他从高处摔下来的人无话可说。”周小妍语气满是佩服地说着。

脑海浮现出夜少腾那冷漠无起伏的双眼,无论看谁都是冰冷无情像在看一个毫无生命的物品,这让安初星吓出一身冷汗。

“豪门的黑暗斗争,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无法想像得到的,为了继承位什么事都能做得出。”周小妍语重心长地说着:“等到秋姨手术一成功,初星你一定要有个万全的办法从夜家退出来。”

安初星对周小妍用力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母亲生病,对于夜少腾,安初星连想都不敢想自己会和他有一丝关系的。

现在不想招惹他,也招惹到了,那接下来她只有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应战。

一周过得很快,安初星一边照顾住院的母亲,一边还没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夜老夫人生日就到了。

当天,夜老夫人很有心,让夜家司机开了加长礼车来到安家接安初星,这举动充分地说明她认定安初星就是夜家的孙媳妇。

安初星是学婚纱设计,对于衣服搭配很是了解,就算没有钱买贵重晚礼服,但是一周的时间足够让她做出一件简单适合自己的晚礼服。

身穿白色素雅的晚礼服,乌黑的长发轻挽着,脸上化了一个淡淡的妆,此时的安初星就像希腊女神一样,漂亮而迷人。

安宏华和易玲亲自送安初星到门口,安宏华还不死心地对安初星说着:“初星,我觉得我们和你一起去参加聚会好一些,有我们在保护你,这样……”

“保护就算了,我可怕你们又一次给我下药。”安初星冷笑地说着。

安宏华被安初星一句话给呛到满脸尴尬,他也是事后才知道,上次易玲和安茜儿给安初星下药的事。不好意思再开口说什么了,可是旁边的易玲却用力扯了扯他的袖口,用眼神催促他。

想了想,安宏华不由变得理直气壮对安初星说:“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有机会和夜少一起的,说起来易玲和你的妹妹还是你的媒人呢!”

安初星听到安宏华说出这样的话,气到笑了:“你卖女还觉得光荣了,既然是这么好的事,那当晚为什么不直接下药给安茜儿呢?你摸着你的黑心问问,你说出这样的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安初星,别以为自己飞上高枝了就这样目无尊长的。”易玲忍无可忍站,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站出来说着。

“我可没有见过,给晚辈下药,专门做桃色交易的人还配当尊长的。”安初星冷笑地扫了易玲一眼,讽刺地说着:“这么看不惯,你来啊!不过夜少腾得有严重的恋祖母情结,才能看上你。”

“安初星,你……”这小贱人居然居说她老,她顶多和夜少腾的母亲同龄,可安初星却说她看起来像夜少腾的祖母辈,真是气死她的。

“既然你们这么想去,那你们去好了,我不去了。”安初星停下脚步,准备回屋的样子。

“我们不去,初星,你好好去玩吧!”安宏华知道安初星不去,他们所有人去到夜家都没有什么用。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让安初星去和夜少腾把婚给定了,这样他就是夜少腾的岳父,仅是这样的头衔就足够让他得到许多好处了。

安初星扫了眼气得满脸铁青的易玲,能气到易玲这至少让她心情好受些,转身向加长礼车走去。

易玲见到安初星这样,恨恨地掐了安宏华手臂上的肉,痛得安宏华表情夸张,又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地忍着。

“那司机离我们这么远,他听不到我们说的话。”安宏华小声地说着。

“你真是一个废物。”易玲想到刚被安初星说成这样,他都不帮一下,气得大骂他,背后一只手正对着屋里的安茜儿快速地打着手势。

一直躲在屋里的安茜儿见到自己妈妈给她打了手势,脸上浮出势在必得的兴奋。

此时安初星走近加长礼车,司机为安初星打开车门,安初星刚坐进车里,另一边的车门突然被打开,身着一身红礼服的安茜儿坐进车里。

安茜儿对着安初星露出姐妹情深的神情说着:“姐姐,今晚就让我当你的护花使者吧!”一定要把你的风头全抢了,看你怎么嚣张。

安初星看着已经坐进车里,并且快速关好车门的安茜儿,眉头一皱,安茜儿身上浓浓的香水呛得她差点晕了过去。

“姐姐,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司机大叔,开车吧!”安茜儿急急对着前面的司机说着。

司机是过来接人的,既然安初星在车里,那带几个人都是无所谓的。

安初星见到车已经开了,看到安茜儿万事都准备好的样子,是不可能会再下车的了。只好对着旁边化得一脸精致浓妆的安茜儿说:“不管你想做什么,到了夜家你最好别跟着我。”

“夜家开的聚会,各国的的青年才俊肯定来参加,我才没有空跟着你。”安茜儿直接开口说着。

坐在前面的司机听到她们俩姐妹的谈话,冷漠的眼神快速闪过一丝鄙夷,像这些爱慕虚荣的女人见得太多了。

原以为安初星能让夜老夫人喜欢会是一个特别的人,没想到和那些拜金女一样。妹妹都是这样的货色了,姐姐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很快到达夜家的主宅,夜老夫人的寿宴在主宅举行。

夜老夫人喜欢安静,所以自己到安静的地方住下,而主宅是夜少腾的母亲和妹妹住着,夜少腾则是方便上班也有着自己几个住处。安初星上次找上夜老夫人时,是在夜老夫人的住处的,夜家主宅她也是第一次到。

“好漂亮啊!”安茜儿觉得自己见识也算是宽广了,可从踏进夜家的第一步,里面的一花一草都让她发出赞美的惊叹声,这些都是花了大钱堆出来的。

在夜家佣人的带领下,安初星和安茜儿来到聚会地点。这次聚会选在室外,巨大的露天泳池,旁边有美酒美食俊男美女如云。

“哇!我一直也想在家的花园开派对,可是家太小了开出来的效果也不好,夜家的泳池都比我们家大。”安茜儿双眼发光地看着周围,激动地对着身边的安初星说着。

安初星一路很安静,与安茜儿连细胞都叫嚣的兴奋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安初星她还记得那天的夜萱萱的反应,而且还特意邀请她过来参加这次聚会,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

知道这次寿宴就是鸿门宴,所以她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一切可能突发的意外。

安初星才想到,夜萱萱就带着两位女子出现在安初星的面前,笑眯眯地说着:“安初星小姐,见到你能过来,我很开心。”

“萱萱,这就是死缠烂打要你哥哥娶的女人啊?看起来很一般,也不知道脸皮是有多厚,居然敢叫完美如神人的夜少娶她。”跟着夜萱萱过来的的右边女子一开口就满满讽刺地说着。

“不就是急着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小心摔死。”左边短发女子同样是满满讽刺地说着。

夜萱萱心情很好地听着两边好友不断出口讽刺着安初星,带她们过来为的就是这样,但如果安初星脸上露出一丝的气愤,那就更加完美了。

安初星见挡在面前的她们,抬眼看向夜萱萱问着:“你们想说什么?”

安茜儿见到这架势,清楚看出夜萱萱很讨厌安初星。还带人来挡安初星,一定是想给安初星一个大的教训……这么说安初星嫁入豪门,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能看到安初星倒霉,安茜儿是十分期待的。之前还敢那样讽刺她妈妈,看来找到机会好好嘲笑安初星,要让所有人知道安初星是被别人玩厌了,不要的烂货。

安茜儿不由偷笑起,站在对面的夜萱萱此时目光放在她的身上,这让安茜儿赶紧收起嘴角的笑容。夜萱萱的目光落在安茜儿身上那件艳红的晚礼服上,安茜儿瞬间整个人僵住了。

“安初星,没想到你和你的妹妹感情这么好啊!”夜萱萱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们一眼。

安初星听不懂夜萱萱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安茜儿听懂了,因为她身上这件晚礼服是夜家前几天特意送到安家,说是夜老夫人给安初星的挑选的。当时安初星不在,她收下了,马上打开礼盒,只需一眼就被大牌衣服给吸引了。

这可是她平时做梦都想拥有一件这牌子的礼服,所以当看到第一眼,她就占为己有,安初星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夜萱萱此时这眼神,很明显夜萱萱是知道她身上这裙子是安初星的。

“我……我口渴了,我去拿杯水喝,你们聊。”安茜儿赶紧找一个理由快步离开。

“你小心些。”安初星小声提醒安茜儿,毕竟是她和安茜儿一起出来的,要是安茜儿出了什么事,易玲自然是会找她麻烦。她不怕易玲,但不想惹上太多麻烦,毕竟处理麻烦是要浪费时间的。

她们找安初星算帐,所以对安茜儿根本没空搭理。

当安茜儿经过她们身边时,夜萱萱眉头一皱,马上捂着鼻子说着:“天啊!这香水喷得就像杀虫水一样刺鼻难闻,地摊货就是地摊货,好臭……”

夜萱萱的话一说出,站在两边的女子也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有什么麻烦直说。”安初星声音冷淡地打断她们那嚣张的笑声,此时她想赶紧打发夜萱萱,然后找到夜老夫人。只要呆在夜老夫人身边,那这些人就没机会找她麻烦了。

安茜儿脸色十分难看逃离,对于她们刚刚说的话,她清楚听到,心里火冒三丈。不过她明白,夜家不是她能招惹的。只有低下头快步往前走,默默把这笔帐记下,以后定会找夜萱萱算帐,定要让她们为今夜敢出言讽刺她付出代价。

安茜儿快步走到泳池边的吧台上,拿起一杯鸡尾酒站在那里偷偷看安初星这里的情况。

夜老夫人被夜少腾搀扶着,慢慢走来,眼力很好的她马上看到不远处的安初星,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赶紧拍了拍夜少腾的手说着:“初星来了,少腾麻烦你快去叫她过来,我有话和她聊聊。”

“奶奶……”夜少腾正想找个理由拒绝。

那女人还真敢来了,她是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了?

“快去快去,奶奶想和她聊聊天。”夜老夫人催促着。

夜老夫人期待又兴奋的眼神,不想让今天的寿星不开心,夜少腾就算再不愿也只好向安初星方向走去。

“兰静,前些天你出国旅游,我帮你找了这位儿媳妇,是真的很不错的,比那小明星夏知薇好太多了。”夜老夫人牵起身边那位美艳的中年妇女,轻声地说着:“我很喜欢她,想让少腾与她结婚,你也同意吧!”

方静兰听到夜老夫人这话,美艳双眼闪过浓浓愤怒,很快露出淡雅从容的微笑:“妈,我知道你最疼少腾的,只要少腾喜欢,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百分百支持他。”

只要少腾喜欢……就算喜欢,她也要少腾不喜欢。

“这就好,这就好。”夜老夫人笑眯眯地拍了拍方静兰的手,双眼冷静地看着方静兰。

夜少腾看到不远处的安初星,今晚的她一身淡雅朴素,在这周围一片全是艳丽夺目的女子下,显得独具一格。

很快他的目光被门口的大骚动吸引过去,不仅是夜少腾,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门口。

夜萱萱往前走一步,在安初星身边轻声地说着:“我哥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劝你别做嫁入夜家这种白日梦。你跟我哥哥喜欢的人根本就没得比,她就像天边的彩云,而你就是地上的一滩烂泥。”

“真的没得比吗?”面对着夜萱萱的讽刺,安初星转过头看向夜萱萱,淡定地说着:“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的这样,那你根本无须对我说出这些话。讽刺我,说明我的存在让你们感到不安。”

“你……”夜萱萱没想到安初星说出这样的话,很气愤,但很快扬起一个高兴的笑容说着:“我哥哥喜欢的人是夏知薇,在本市无人不知的天后明星,你拿什么来和她比?”

“夏知薇……”安初星也惊讶了一把。

在京市有谁不知道歌星天后——夏知薇,她美貌可是被业内评为50年才出一个的美女,而她的歌唱成绩也如同她的美貌一样耀眼夺目。唱而优则演,拍了一部国内最大投资的电影,爆光率更是直线上升。

这么优秀漂亮的女人和夜少腾好像是很般配,如果让安初星半个月前知道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会说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人,可是现在……

夜萱萱说得对,面对着夏知薇这样强劲的对手,她拿什么来和对方比?

安初星的反应,夜萱萱感到很满意,这时门口走进耀眼的一男一女,夜萱萱更兴奋地向门口方向一指:“夏知薇今天也受邀来参加寿宴,你看看她多漂亮多耀眼,你再看看你自己……无法相提并论。”

从门口走进来的一男一女,正是沈亦希和夏知薇,他们是娱乐圈中风头正盛,身价最高的天王天后。看到他们俩同时出现把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夏知薇被评为50年才出的一位美人,并非浪得虚名。简单一身黑色晚礼服都穿得光芒万丈,她的美丽无法比拟,似乎是仙女降落人间仙气十足,让所有人为她折服、为她倾倒。

“只有夏知薇这么优秀的女人,才有资格站在我哥哥身边,你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夜萱萱靠近安初星小声并且嚣张地说着。

“世上比我漂亮的女人很多,不过能得到夜老夫人的承认,目前好像只有我。”安初星依然淡定从容地说着。

就算夏知薇再优秀也不会让安初星自卑和不安,毕竟她并不爱夜少腾。不管夜少腾喜欢的人多么优秀,她安初星都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反正她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与夜少腾结婚,她母亲才能快点动手术。

安初星感觉到夏知薇向她这里扫了一眼,不过仅是一眼,夏知薇继续轻挽着沈亦希的手,慢慢向寿星——夜老夫人走去。

夏知薇今晚的男伴沈亦希,感觉到夏知薇的不安,也好奇看去,在他看来安初星就是一位漂亮没什么特别的女生。在娱乐圈漂亮的人是最常见到的,所以安初星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沈先生,今晚你的女伴是我,目光别总放在别的女生身上。”夏知薇清澈好听的声音,听着都是享受。

“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伴,在场又有谁比得过你。”沈亦希微笑地说着。

简单一个微笑让周围纷纷发出惊叹的抽气声,对自身魅力很清楚的沈亦希,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已习惯。依然大气优雅地挽着夏知薇向夜老夫人走去,尽心尽职做好今晚男伴的事情。

“奶奶承认了又怎样,我母亲不答应,我哥哥不喜欢你。奶奶之前只是在我们几个人面前承认,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夜萱萱认为安初星只不过是在嘴硬罢了,任谁看到那么完美漂亮的夏知薇情敌都会自卑不安的。

“不管你怎么说,我想和夜少腾结婚是不会改变的。”安初星语气淡淡地说着,眼神不退缩,十分淡定地与夜萱萱对视着。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越懒的女人,越幸福!知道为什么吗?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5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