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小说在线阅读】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夜魅,洛城最声色犬马的销金窟,此时已近午夜,狂欢却是才刚刚开始。

一号包厢,里面都是洛城一等一的人物,每个人怀里都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各种类型,只要是客人喜欢,夜魅都能满足。

“来,喝!”

口吃不清的男人已经喝醉,却还在强灌着一个瘦弱的女孩,褐色的液体沿着她殷红的嘴唇,缓缓滑过她白皙的脖颈,落在她的工作服上。

“张总,我真的不能喝了。”

夏琉璃一口酒憋的脸色涨红,不是没有被客人逼着喝过酒,但是这一次,这个张总的目的性实在太强。

她下意识的向角落里投去求救的目光,但是却只得到戏谑的一笑。她眉尖掐紧,这真的是准备不管她了吗?

“美女,我来这里花了这么多钱,你不得表示表示?”

冲天的酒臭味从男人的嘴巴里直接喷到夏琉璃的脸上,她难受的皱起了鼻子,却还是不得不曲意奉承的假笑着:“谢谢您破费了,但是我还要去服务其他客人,您就别为难我了。”

张总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几百斤体重,让她更加的恶心难忍。

“你那工资能值几个钱!”张总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抽出一打钞票,轻轻的拍了两下夏琉璃的脸颊,“你今晚陪我,这都是你的。”

夏琉璃是真的气了,这还是她来夜魅工作以来受的最大的屈辱,不禁的板起了脸:“张总,您请自重!”

“呦,跟我装贞洁烈女那?”张总一见夏琉璃竟然敢给他脸色看,也不装了,直接把她压在了身下。“你们夜魅的女孩有几个干净的?我今天就是强了你,你们老板也不敢说什么,你信不信!”

夏琉璃被压得喘不上来气,却还是感觉到那覆上胸口的猪手,这次她真的是忍无可忍了,一巴掌就甩在了那个张总的脸上。

“拿开你的爪子!”

张总被打的一愣,酒也清醒了几分,看着身下眉目倔强的女孩,火气腾腾的往上蹿,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你特么敢打我!”

那只盐猪手高高举起,夏琉璃闭上眼睛,就这个张总的体重,估计这一巴掌下来,她这几天就不用见人了。

然而,巴掌却久久没有落下,她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到了张总那肥手腕,正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看到手的主人的时候,夏琉璃终于松了口气。

“摸哪了?”

清冽的声音自带冷气,狭长的凤眼向上挑起,绯红的薄唇上绷出一条不耐烦的曲线。

张总战战兢兢的看着握着他的人,下意识的开口:“江少……”

“夏琉璃,我问你,他摸你哪了?”他眉心微动,手下一用力就把张总肥硕的身体提了起来。

夏琉璃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男人的时候都是畏惧。

“哑巴了?”骤然提高的音调,让夏琉璃打了激灵。男人那比女人还要精致的五官已经彰显出他此时的怒意。“没用的女人!”

咔吧一声,张总一声哀嚎,手腕已经扭曲。男人却只是面带愠怒的瞪视着沙发上低眉顺眼的女人,仿佛折断别人手腕的不是他一样!

张总疼的大汗淋漓,却也眼尖的看出了两个人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今天他好容易约到这个洛城第一财阀,所以他绝对不能因此得罪了他。

“江少,我不知道夏小姐是您的人,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张总转身就跪在了江亦舟面前,拖着那只骨折的手,卑微的样子,哪还见刚刚的锐气。

江亦舟眉梢微挑,轻蔑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夏琉璃单薄的身体。

“我的人?她也配!”

夏琉璃眉眼收敛,这一句一出,睫毛下的阴影明显的重了几分。

张总忽然就不懂了,既然不是他的女人,又为什么要出手相救呢?

“不过,”男人忽然转移话锋,颀长的身体立在那里,微微侧头,邪肆的笑在唇角绽开。“打狗还要看主人。以后,别让我在洛城看见你!”

他只一句话,就让张总整个瘫在了地上,谁都知道这个男人的向来是说一不二,性格也是阴晴难定,惹恼他的后果,任谁也没有办法承担。

男人厌恶的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夏琉璃,明显的有怒意在眼里闪现,但是只是片刻就收回,他人已经向门口走去。

夏琉璃从沙发上滑下来,踮起小碎步,默默的跟在男人后面。

秋风萧瑟,这样的夜晚气温很低,夏琉璃抱着手臂,不敢跟的太近,也不敢不跟着。

他真的生气了,毕竟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头顶有颜色,更何况是他这样的天之骄子。

夏琉璃低着头,看不出情绪,只是麻木的跟着,却不知道前面的男人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她没有留意直接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跟着我干嘛?”森冷的语气,让夏琉璃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去。

夏琉璃抿唇,她知道他在气什么,但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了。

“江亦舟,我在跟你重申一遍,我不是你的狗?”她抬起头,目光执拗,一个晚上的隐忍,委屈,正在不受控制的流泻出来。哪怕,她真的真的很怕这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

江亦舟唇角上挑,嘲弄的笑着:“有区别吗?”

这句话问的夏琉璃再次低下了头,是的,有区别么,她只是比那条卡斯罗多了一项暖床的功能而已。

“少爷!”战卫远远的就看到了立在停车场门口的两个人,快步的赶了过去,见到夏琉璃的时候礼貌的点头,“夏小姐!”

夏琉璃也冲着他点了点头,但是她今天心情真的是差到了几点,并没有说话。

“少爷,是要回去么?”战卫打完招呼才恭敬的问江亦舟。

“嗯。”单调的音节以后,他已经抬起一双长腿向停车场走去。

夏琉璃咬着唇立在那里,心口的火气正在熊熊燃烧,她却连生气的资格也没有。

“夏小姐,走吧!”

战卫提醒的话音还未落,已经走远的江亦舟却是忽然转身,冷声道:“她今天走着回去!”

跟着江亦舟久了,战卫的脸上并没有出现诧异的神色,只同情的看了一眼夏琉璃,然后转身跟上了江亦舟。

夏琉璃抬起头,因为距离远,她才能肆无忌惮的咬紧牙关,瞪着那个没人性的男人。

劳斯莱斯的引擎声响起,车子向她驶来,车窗降下,一张不可一世的俊颜露了出来。

“在我这里,骨气并不值钱。天亮之前到家,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车窗合上,驶离了停车场,只留下夏琉璃一人。

“江亦舟,你这个恶魔!”车子走远,她才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挥着拳头大吼着。

可是没有用,江亦舟让她走回去,她就必须走回去。二十公里的路程啊,夏琉璃咬牙忍着,明明眼眶是红的,她却不允许自己落泪!

她发誓,这样的生活,她终有一天会摆脱!

……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她才走到家。

双腿已经麻木到没了知觉,脚上磨出的水泡已经破了,一瘸一拐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怜。

“汪――”门口的卡斯罗咧着大嘴对她表示欢迎,夏琉璃却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该死的江亦舟,死恶魔,死变态。他是故意的,这条狗明明是在后院,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吓她!

她从小怕狗,更何况是卡斯罗这种大型犬!

“狗狗乖哈,狗狗乖!”

她贴着墙壁,试图去够门把,坐着的卡斯罗却猛然站了起来,“汪”的一声就扯住了她的袖子。

夏琉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惊恐的大叫着:“战卫,救命啊!”

“卡斯罗!”

二楼上,响起男人慵懒冷冽的声音,如果夏琉璃没有听错还有磨牙的声音。这明显是怒意加重的征兆,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

卡斯罗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松开了夏琉璃,乖乖的趴回门口的台阶上。

夏琉璃扶着墙站起来,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时,楼上命令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上来。”

卡斯罗抬了抬头,感觉不是叫它,又趴了回去。

夏琉璃暗自咬牙,连狗都认为那语气是在叫它,她真的是快受够了!

夏琉璃怒气冲冲的上了楼,却在开门的一瞬间就萎了气势。

阳台的门开着,凉凉的秋风灌进来,吹的窗帘猎猎作响。

江亦舟双手撑着阳台栏杆,从这里能俯瞰整个洛城的景色,那样的气势,宛若在指点江山一般。

“知道错了吗?”他开口,悦耳的声音仿佛山涧清泉一般。

夏琉璃看着他的背影,思索了片刻才说:“我不是故意的。”

他冷冷的嗤声,让她有些瑟缩,却还是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他忽然转身,一双眸在身后夜色的得映衬下,泛着潋滟魅惑的光泽:

“夏琉璃,让我不开心,难受的只会是你自己!别忘了,你当初怎么跟我保证的?”

夏琉璃不得不承认,此情此景,这个男人太过耀眼。

夜色之下,他菲薄的唇殷红的如最娇艳的玫瑰花瓣,鼻梁挺括,肤色偏白,一双凤眼布满邪气,向上微微挑起,配合着唇上那摸讳莫如深的冷笑,当真是一个冷情至极的人!

但是她即刻就想到了当初的保证,心不由得又寒了几分,她早就知道江亦舟是她奢望不起的。

“我会乖乖听话,直到你厌倦为止。”

她垂下头,不再去直视他的容颜,仿佛这样就能够减少自己的卑微感一样。

江亦舟冷冷嗤笑着,唇边不屑的弧度再次加大,“显然不是。你并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夏琉璃睫毛轻颤,她知道江亦舟向来没什么耐心,这会儿恐怕已经打定了注意怎么折磨她了。

思及此,她快速的扬起头,脱口而出:“我错了。”

她因为自己的倔强在他这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她再傻也不会在江亦舟生气的时候顶风而上。

江亦舟眉峰聚敛,似乎这声认错不仅没有让他心口的那团怒火有消弭的意思,反而俞烧愈烈!

“过来!”一贯命令的声音不容置喙,夏琉璃直接被震的倒退了一步。

通常他说出这两个字,准没什么好事!

江亦舟一双黑眸仿佛蘸了冰一样的阴寒,这个女人竟然敢躲他!

他正欲发作,夏琉璃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意识做了什么,赶忙向他走去,急切的神色是明显的恐惧:

“我这就来!”

她战战兢兢的走到他的身边,男人近一米九的身高整整高出她一个头,那样的居高临下,让她卑微的模样,弱小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消失一般。

下颚突然一紧,那只能够单手折断人手骨的修长手指,就那么把她的头托了起来。

“你很缺钱?”

讥诮的声音让夏琉璃觉得很刺耳,她没办法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只能紧紧的抿着唇瓣,一双大大的杏眼不甘示弱的盯着那一双宛若深海一样难测的眸子。

见她不语,江亦舟火气更胜,扯着她的手臂就把她按到了阳台的栏杆上,半个身体都已经悬空,脚已经脱离了地面,她只能下意识的伸出手,死死的抱着他的手臂,眼里顷刻就被恐惧填满。

“怕死啊!”江亦舟薄唇轻启,似乎发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事情一样,抓住她手臂的手有松动的迹象。

人都是怕死的,更何况夏琉璃觉得自己还罪不至死,她抓住他手臂的手更紧了。“别……求你,别放手,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是第一次在那里遇到这种事情,我发誓,我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

她因为倒挂充血,小脸涨得通红,杏眼里蓄满了泪,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她心知,这个男人绝对敢把她扔下去,一切都看他此刻的心情而已。

“还有呢?”江亦舟心情明显有所好转,暂时没有松手的意思。

夏琉璃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她再努力思考今天她还做了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然而空白的大脑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江亦舟刚刚好的心情,一下子就降了下去,夏琉璃的身体向外倾着的弧度更大了。

“啊……”她不受控制的一声尖叫,目光扫到楼下结实的水泥空地,脑袋一阵眩晕。她已经顾不得什么所谓的尊严了,几乎是苦苦哀求着。“江少,我求你,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求你,让我上去吧!”

江亦舟目光阴鸷,本就是个火爆脾气,这个蠢女人竟然还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这么气?刚刚遇到危险的时候,她竟然叫了别的男人的名字,这分明就是再挑衅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但是让他承认,这也是不可能的!

“这么怕啊?”他忽然笑的蛊惑人心,黑眸眯起,样子太过危险,但是却也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夏琉璃赶忙点头,从小到大,她是第一次这么害怕。江亦舟实在就是个玩弄人心的恶魔,你越害怕,他越兴奋!

江亦舟忽然把她提起,让她坐在栏杆上,却没有让她下来的意思,不过这显然比刚刚倒挂好受多了。

“明天辞职!”

这绝对是命令,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夏琉璃目光瞬间黯淡了,虽然她在夜魅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猜到这份工作恐怕已经不保,但是真正听到这样的话,她还是挺心痛这份高薪的职业的。虽然只是个服务员,和那些陪酒的女孩没法比,却也比普通服务员高出很多。

“好,我明天就去辞职。”

夏琉璃习惯性的垂头,下颚随之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这次江亦舟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下次跟我说话给我抬起头来,”他实在是太讨厌她那副伪装的样子,就好像受尽了委屈的小白莲一样。“还有……”

还有?

夏琉璃瞳仁猛然一缩,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果然江亦舟接下来的话,让她只觉得堕进了冰窟一般。

“给我在这里呆着,直到想明白了哪里惹到我不高兴了为止!”

“卡斯罗!”江亦舟一声令下,大狗从门口倏地站起来,转身就往回跑。

“江亦舟你不能这样!”夏琉璃看着已经跑到门口的大狗,握着栏杆的手已经出了一层的汗。

江亦舟转过身,食指放在菲薄的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扯唇一记冷笑,转身就进了房间。

阳台的门关上,门口趴着的那条叫卡斯罗的卡斯罗犬,和围栏上的夏琉璃大眼瞪小眼。

让狗来看着她!江亦舟,算你狠!

此刻的夏琉璃当真是苦不堪言,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深夜,一旦松手,她不死也得残!而她的眼前,那条虎视眈眈的大犬,只听命于江亦舟一个人,她敢保证,只要她敢下去,它就敢咬她!

更深露重,当第一束霞光投射下来,阳台上的门终于被人拉开。只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的江亦舟神清气爽。

而夏琉璃呢?

一夜未睡,加之精神高度紧张,又累又困,脸色如同白纸一样惨白。头无力的耷拉着,身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松手一样。江亦舟就在眼前,她即使知道也没有要抬头去看的意思。

“回去。”江亦舟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狗下了命令。

卡斯罗只看了一眼,就起身出了阳台。

“生气了?”

戏谑的声音响起,夏琉璃低着的头偏了偏,眼睛也逃避一般的瞌上了。只是她却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让冻了一夜的她一阵难以自持的头晕目眩,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去。

那一刻,夏琉璃就只有一个念头,摔死得了!摔死就不用再受折磨!

然而,腰间突然横出的大手,却连她的生死都要干涉。

夏琉璃闭着的眼睛更紧了,牙齿含住嘴唇,一言不发。

江亦舟唇角提起轻笑,大手一捞,她就已经平稳落地。

“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明白究竟哪里做错了。”清晨的冷风伴随着他醇厚悦耳的声音,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但是于夏琉璃而言,即使是天籁,只要和这个男人有关,就和催命的魔音没什么区别。

她努力的撑起眼皮,一夜的时间,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欲望:“你到底想我怎样,说吧!”

夏琉璃的声音是沙哑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但是眼里那执拗的光,不但未减,反而加重了。

江亦舟呼吸微微沉下,当初要她就是因为她的倔强,但是他也烦死了她的倔强。

嗤笑声从他的薄唇中溢出,狭长的眼眸里,却是一片魅惑。“取悦我,让我高兴,今天就放过你。”

夏琉璃一下子就咬住嘴唇,其实她真的很想回一句,你有病吧!但是,为了小命她忍住了。

舒了口气,夏琉璃才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讨好的哀求着:“今天周一,我还要上课……”

“当我没说。”

江亦舟转身就走,夏琉璃却慌了,虽然相处没有多久,但是她却深知他的性格。只要他不满意,她就别想过的舒坦。

夏琉璃上前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别走!”

江亦舟回头,与她对视的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她的一张脸上,未经修饰,杏眼又大又圆,倔强而明亮,还带着一丝丝的哀求,眉毛有些重,让她显得少了一些柔弱,多了一丝英气。嘴唇肉嘟嘟,就像是涂了一层糖浆的果冻一样诱人。束起的发丝,看起来很柔软,就像小狗一样,让人会忍不住想伸手揉一揉。

那夜,她就是用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勾起了他征服的欲望。

邪肆的笑容忽然提起,江亦舟未做思考就扣住了她的腰肢,薄唇印下,肆无忌惮的品尝着她的美好。

夏琉璃错愕着一瞬间的变化,已经习惯了他阴晴不定的性格,即使此刻她真的非常不舒服,却还是努力的迎合他,只希望能早早的结束,她好脱身。

一室的旖旎,暧昧的味道还未散去,饿狼已经衣冠楚楚的从衣帽间出来了。

扫了一眼床上那个脸颊绯红的女人,他缓缓一笑,如果不是早晨有一个很重要的早会,他真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江亦舟走后,夏琉璃才从床上弹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一声惊叫响彻整栋私人别墅!

“谢谢你战卫!”夏琉璃在学校门口下车,还不忘对着送她来学校的战卫道谢。

战卫一贯的面无表情,一身的肃杀之气,声音也是拒人千里之外是冷漠:“少爷吩咐的!”

言下之意就是她真正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江亦舟!

夏琉璃撇了撇嘴,直起酸疼无比的腰,啪的一声就甩上了车门。她向来记仇,她可是没有忘了,是谁霸占她整个早晨,害的她险些迟到的!又是谁,让她徒步走回家,挂在阳台上,冻了一个晚上!

现在她头痛欲裂,都是拜那个阴晴不定的恶魔所致!

战卫从车窗刚好看到这一幕,夏琉璃的出现对于少爷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因为少爷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只是特别的是,她这种脾气,竟然能活到今天。看来,她终究还是和那些女人有区别的!

战卫正准备开车回去,却看到远处的夏琉璃被几个女生截住,不得前行,由于距离远,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车我家也有一辆。”沈佳轻蔑的扫了一眼她身后的车,抱着手臂挡在夏琉璃的面前。

夏琉璃错过她想走,沈佳快速的挪动身体,又挡了个正着。

夏琉璃本就头疼,这会太阳穴都跟着突突的跳着:“让开!”

“不让!”沈佳趾高气扬的说道,声音很高,周围的同学全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听说,你把自己卖了。我就想问你,一个膜,你卖了多少钱啊?”

夏琉璃眉峰一敛,目光犀利如刀,“比你贵。听说你免费给冷远,冷远都不稀罕!”

“夏琉璃你……”被戳中痛楚的沈佳,面色狰狞,放下的手狠狠的推了她一把。“总比你好,找了一个又老又丑的煤老板,现在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在卖!”

夏琉璃一个踉跄,手臂上却被一双手忽然扶住,她站稳以后,身边的人就刻意和她保持了距离。

“战卫?你还没回去。”夏琉璃诧异的看着身边的人,没有想到会让他看到她这么难堪的一幕。

“是,夏小姐需要帮忙吗?”冰冷的眼神扫过一众女生。

夏琉璃却断言拒绝了,“不需要。还有,这件事情,就别和他说了。”

战卫本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只是刚刚请示了少爷,夏小姐在学校门口遇到了麻烦,少爷只说,让他自己看着办。这会儿夏琉璃拒绝他的帮助,他自然不会再插手。

“那好,少爷让你晚上早些回来。”

“好。”夏琉璃点头,目送着战卫离开才松了口气,她是真不想把事情闹大。

只是,沈佳却不是这么想,她嘲笑的样子明显的加重了。“原来只是个下人啊!是,有钱的煤老板可不都愿意雇几个帅气高大的保镖。怎么,这么快,就把保镖变成情人了?”

夏琉璃蔑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却被再次拦住。

“夏琉璃,你现在就是一个破鞋,你在我这装什么高贵!”

沈佳尖锐的声音仿佛能够刺穿破耳膜一般,她最介意的就是冷远竟然会和夏琉璃这个穷鬼混在一起!

“够了!”一旁立着的女生突然开口制止住了沈佳。

沈佳本是愤怒怨毒的模样一瞬间收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开口的女生:“雨瑶,怎么了?”

谢雨瑶一头齐腰的长发,白色的衣裙,长相温婉,学习成绩优异,只是她也是沈佳口中不屑共处的贫民。所以很难想象,她是怎么融入到这些富二代之中,还能让她们言听计从的。

她上前一步,盈盈的眸子,折射出水光,很是柔和的和夏琉璃对视,“对不起,我替沈佳道歉。”

“雨瑶!”沈佳立刻不满的叫嚷了起来。

谢雨瑶微微侧眸,清淡的一个眼神就让沈佳噤了声,她这才微笑着转过头来,轻轻柔柔的声音如沐春风一般:

“大家都是同学,沈佳就是这么一个人,她不坏的,她只是喜欢冷远而已。下周日是我的生日,你要是赏脸一定要来啊!”

夏琉璃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谢雨瑶,这个女生真的不简单。如果沈佳开始为难她,她这一番话,她一定会当成好意。

只是,沈佳的下马威以后,她不得不留心!

“我没时间。”她开口就拒绝了。

谢雨瑶却是轻轻一笑,上前一步,低声在她耳边说:“你有的,靖飞学长也会来哦!”

夏琉璃的心蓦地一跳,和谢雨瑶那别有深意的眼睛轻轻对视,最后竟然点头应下:

“好,我去!”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6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