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免费小说】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残阳如血,落日熔金,落寞的虎头山山崖上,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孤独的坐在山巅一颗毗邻悬崖的巨石之上,双眼深邃的望着远方,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此时在想些什么。

蓦地,只见他有些无聊的抓起巨石上的小石头,一脸愤慨的朝悬崖下砸了下去,满是无奈的厉声道:

“妈的,好不容易重生在这充满了奇幻色彩的异界,难道我就这样等着被挂么?”

唐武,前世生活在一个名为地球的世界里,然而诡异的重生之后,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名为战武大陆的异界,重生时有着前世的记忆,唐武本来想凭借这自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智慧在这异界抒写出自己牛叉辉煌的人生,过着左拥右抱、佳丽八百后宫三千的奢华生活,然而在他五岁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的异变打破了他之前所有的幻想,他是一个废物!

之所以说他是废物,因为同一般的人不同,唐武身子里的奇经八脉逆向而生,寻常人的奇经八脉的走向是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然而唐武这个异于常人另类怪物的奇经八脉则是截然相反。

老实说,唐武能跌跌碰碰活到如今这个年龄在战武大陆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饶是如此,每到月圆之夜,唐武身体里奇经八脉里的血液都会逆流而走,这就使得他身体里血脉膨胀,身子犹如在滚烫的油锅中油炸一般,使其整个人痛不欲生,直有种将要爆炸一般的感觉。

有时候唐武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前世丧尽天良、偷鸡摸狗的事情做多了,这一世遭到了报应。

每每想到这里,唐武都会大大咧咧的骂一句:

“老子不就是闲来无聊拿着望远镜偷看了几个美女洗澡,顺便在她们浴室窗户上撞上了几个针孔摄像头而已,这贼老天,竟然这么折磨老子!”骂骂咧咧,想到自己今生所遭受的罪,唐武便气不打一处来道。

“武儿,天色已经晚了,快点回家吃饭了。”

夕阳西下,当漫天的云霞在如火的暮色中悄悄换上了红妆,野芦苍鹭伴着炊烟袅袅飘飞在润湿的空气时,虎头上下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唐武原本愤怒的脸色立刻变得和煦了起来,一股暖流瞬间流遍了他整个身体,随即便见他站立连忙朗声对着山脚喊道:

“娘,我马上就回来。”

如果说重生到这异界有什么让唐武留恋的,那就是他的父母。

这些年,为了自己的病,父亲唐元成和母亲李凤来可谓是带着自己走遍了整个战武大陆,拜访了战武大陆上所有能数得出来的名医、怪医,然而在察看了唐武的病情之后,所有的医生基本上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惊愕,他们似乎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年龄轻轻乖巧伶俐的孩子,在天生怪胎并且每到月圆之夜都会承受着惨绝人寰的疼痛下竟然还能坚强的活下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不过对于唐武这怪病,战武大陆上那些所谓的名医、怪医一个个都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唐家,唐家镇以前首屈一指的大家族,然而这些年因为唐武的病,唐元成和李凤来两人在战武大陆四下拜访名医,荒废了家业,也吃空了唐家原本殷实的家底,这使得唐家镇的豪门家族日渐衰败了下来,成为唐家镇众多家庭中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小家庭,此时偌大的唐家只有唐武的父亲和母亲两人,之前那些丫鬟、奴才也有因为唐家无力继续支付工钱而相继都离走。

夜色渐浓,昏暗的灯火下,唐家三人围着一张桌上吃饭,只见当中一个面色沧桑的中年人满是溺爱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唐武,随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一脸慎重的看着唐武道:

“武儿,听说战武大陆最高的那天皇山人迹罕至,经常有神仙出没,我和你娘已经商定好了,明日一早我就和你到天皇山去看看,说不定就真的碰上了神仙,好歹那也是一线希望。”

微微一怔,唐武虽然仅仅只有十岁,然而因为是重生而来,故而他的心智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所以在听到了自己父亲的话之后,唐武感受到了,这所谓的一线生机根本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战武大陆虽然广袤无垠,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神仙?所谓的神仙不过是唬人的话罢了,故而唐武满是恭敬的沉吟片刻,随即一脸认真的看着唐元成道:

“爹,这些年你为了我这治不好的病也跑累了,既然治不好,咱们就认命吧,看着你和娘整天为了我而奔波,连唐家也因为我的病而衰败了,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我知道,你和娘为了我的病已经尽了全力,既然治不好,我们还是放弃了,咱们之前所看的那个鬼医李世煌不是说了么,我的病即使是神仙临世也不可能救活,奇经八脉逆向而生,这本身就是必死之身,能活到如今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住口!别人可以说你无药可救但是你不能对自己失去信心!”

忽然间,只见那唐元成猛然站立起来,右手狠狠的朝桌上一拍,随即一脸愤怒的看着唐武呵斥道,脸上张扬着勃怒之色,然而在看到唐武那瘦弱的身躯时,唐元成原本严厉的声音瞬间又软和了下来,只见他双眼凝视看着唐武缓缓道:

“武儿,那所谓的鬼医李世煌实际上是一个庸医,明天爹带你去看真正能治好你病的医生,相信爹,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痛苦一生的!”

“武儿,听娘的话,明天乖乖的跟你爹到天皇山上去看看,说不定真的就有活神仙能治好你的病了。”双眼噙着泪水,在看到唐元成发脾气的时候,李凤来连忙站立起来将唐武搂在怀里,一脸心疼的劝慰他道,顿了顿,李凤来又道:

“武儿,是爹娘没用,这些年让你受尽如此折磨,不过你放心,只要有一丝生存的希望,你就要牢牢的把握住,切不可放弃。”

鼻子一酸,在听到了自己爹娘对自己所说的话之后,唐武简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小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随即便见唐武一脸坚决道:

“娘,你不要哭了,我很好,明天我就跟爹一起到天皇山上去,我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神州大地,广袤无垠,然西南之边,山险水恶,多生龙蛇,凶兽猛禽成群,恶瘴毒物扎堆,夷民蛮族,不服王化,并多有幽僻孤寂的荒境,乃是人迹罕至的蛮夷之地。

天皇山,西南之边的一座大山,其主脉延绵万余里,崇山峻岭不计其数,千峰开戟,万仞开屏,其间瘴谷毒潭,凶泽恶岭不计其数,妖兽霸道,鬼怪横行,稍有不慎误入其中,纵使身怀绝技亦难全身而出。

这一日,天皇山主峰之下,走来一个年龄约莫十岁左右的懵懂少年以及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此时他们已经立步于万丈山崖之上,颤颤巍巍的缓步前进着,稍有差错就会坠落于山崖之下,尸骨无存。

“爹,这天皇山难道真的有神仙?”一路上,唐武总是好奇的询问着,似乎对这些东西十分的感兴趣。

“这里有不有神仙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在战武大陆确实有人能凭空驰骋九天之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不过这样的人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看不到的。”

顿了顿,那唐元成停了下来擦拭了下唐武额头上的汗珠,随即又道:

“虽然这天皇山都是一些穷山恶水,不过在这广袤无垠的莽莽群山中,仍是有一些祥福之地,说不定我们运气好,就碰到了神仙,到时治好你的病也不在话下。”

说话时,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肩上背着一小捆枯柴缓慢的从山上走了下来,虽然这老者身材瘦弱,不过身手仍是十分的矫健,背着这小捆枯柴行走在峭壁之间十分的沉稳。

脸色一喜,在看到这老者的时候,唐元成连忙拉着唐武小心翼翼的迎了上去,并满脸笑容看着那老者道:

“老人家,不知道这天皇山上可有神仙?我们父子俩是诚心前来寻病问医,还望您指教一二。”

“神仙?老朽活了七十多年也没见过什么神仙,不过再往上百米有一道观,里面那天皇道人虽然不是神仙,不过医术也甚是厉害,方圆千里内常有人寻病于此,你们不妨前去拜访一番,想必也不是什么坏事。”老者面色红晕的看着唐武和唐元成两人道,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背着这捆枯柴而力喘气虚。

“谢谢老人家了。”一脸的惊喜,不辞艰辛来到了这天皇山,此时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信息,可谓是苦尽甘来,自然,唐元成喜不自抑,脸上流露出欣喜之极的笑容。

然而唐武在看到这老者的时候,满是诧异暗自道:

“这么大的年龄了竟然还敢爬这么高的山崖,而且还背着一捆柴,看来这战武大陆的人都是一些变态,可是为什么老子就这么娇嫩,拥有这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臭皮囊了?”愤愤不平,想到自己那蛋疼的身体,什么奇经八脉逆转,唐武就怒气横生。

“武儿,快走,说不定这老者口中的那天皇道人就能治好你的病!”唐元成那布满了皱纹的脸上展现出一丝粗狂的笑容,一双大手紧紧的拉着唐武,在听到这老者的话后,他的身体一瞬间如同像是充溢着无尽的能量一般,加速的朝山上爬了上去。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在攀爬了将近一百多米左右,只见在悬崖峭壁那一块巨大的光秃秃的石头上,一座道观犹如天外来物一般凭空而生,四周充溢着无尽的祥瑞之气,直如金銮圣殿,好生威风!

“好一座道观,竟然建立在这悬崖峭壁之上!”第一眼看到这道观的时候,唐武暗自惊讶的在心里想到。

唐元成则是满脸的欣喜,一双大手紧紧的拉着唐武道:

“武儿,想必这道观就是刚才那老人家口中所说的地方,待会如果看到里面的人的话,你一定要礼貌一点,切不可顶撞。”眯着眼睛望着唐武,唐元成声音严厉的对着他道,他深知唐武的脾气,害怕一个不好拂逆了这里面的天皇道人。

“爹,你放心,我都十多岁了,又不是那些不懂事的小屁孩,我知道该怎么做。”一副大人的口气对着唐元成道,唐武的眼中张扬着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神色,没有丝毫畏惧。

不过对于唐武这样的语气,唐元成已经习惯了,虽然他有时也纳闷这孩子为什么总是说着一些不着边际乃至于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小小翼翼的走过那断壁绝崖进入了道观之中,门口有着两个拿着扫把的青年人,一副松懒的样子坐在地上看悬崖之下的风景,然而在看到有人走过来的时候,只见他们不冷不热道:

“你们什么人?是不是来找我师傅看病的?”

“正是,还望仙童带路。”微微欠身,唐元成一脸恭敬道。

“咳咳···”

沉着声音咳嗽了两声,随即便见当中一人站立起来扫视了唐元成和唐武两人一眼,目无表情道:

“看你们爬这天皇山也不容易,走吧。”

脸色一喜,在看到这小道士引领着自己朝内殿走去的时候,唐元成连忙拉着唐武的小手,慌忙跟上。

真正穿过了道观的大门进入内殿的时候,只见一座金碧辉煌的漂亮大殿坐落在眼前!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大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笔直的朱红柱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大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真正在看到这奢华的道观时,唐元成和唐武两人眼中都是充溢着惊讶的神色,这么多年唐元成带着唐武走南闯北,也算是见识了一些世面,然而此时这堪比皇宫一般的道观,直让他们呼吸有些急促,压抑得喘息不过来。

“你们算是找对人了,我师傅天皇道人算得上是方圆千里之内最厉害的人,活死人肉白骨,无所不能,普天之下,没有他治不好的病。”牛逼哄哄,那道童一边走一边滔滔不绝的介绍到,直听得唐元成一脸的惊喜,心道这次总算是碰到活神仙了。

不过唐武在看到四周奢华大气的建筑时,则是暗自在心里道:

“这天皇道人如果不是神仙的话,就一定是一个宰刮民膏的庸医,否则的话,想要建成这么奢华的道观根本就不可能!”

片刻的时间过后,唐武跟随着小道士来到了这道观的主殿外,只见这道士猛然止步前进,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对着唐元成和唐武两人道:

“你们俩先在这里候着,我去向我师傅禀报一下你们再进去,等我的通知。”

“有劳仙童了。”微微躬身,唐元成不敢有丝毫不敬道。

待得那小道士进去了之后,闲得无聊的唐武极目四视,环顾整个道观,然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眼尖的他竟然在一处树枝上看到了女人所用的红肚兜和粉红色的内衣,此时正在不断的滴水,很显然,这内衣没洗多久。

脸色微变,唐武暗自揣测道:

“这道观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艹,这老道士该不会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吧?白天在道观悬壶济世,晚上在床上独战群雄···”

容不得唐武继续思考下去,那进入道观的小道士很快就走了出来,一脸淡然的看着唐元成和唐武道:

“你们快点进去吧,我师父老人家就在里面,不过你们是第一次来,寻医看病,可要懂得最基本得规矩。”很有深意的扫视看了唐元成一眼,随即那小道士便离开了。

微微一怔,这道士说得如此清楚,唐元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唐武却是没好气的朝那道士竖起了中指,做出了鄙夷的神情,随即大大落落的跟在唐元成的后面进到了大殿中。

大殿中昏昏沉沉,不过里面的摆设却是极其的豪华,都是一些连唐元成都没见过的古玩,大殿正上方,一个一袭青衣的老道人正襟危坐端立其上,在他的身旁则是竖起一块牌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看病收钱,天经地义,纹银五十两”几个大字,很显然,想要找这所谓的天皇道人看病,至少要交五十两纹银。

面露苦色,在看到这牌子得时候,唐元成有些难堪的连忙拉着唐武跪倒在地,一脸为难道:

“上仙,我们是小户人家,远道而来,根本就没有五十两纹银,还望···”

“哼,没钱还想看病?滚!”忽然间,那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天皇道人在听到唐元成说自己没钱的时候,一脸凶煞的睁开眼睛,面目狰狞的盯着唐元成看着,一脸不耐烦道。

“FUCKYOU!”见这道貌岸然的老道人竟然叫自己爹滚的时候,唐武有些不受控制的凭自站立起来,一脸无畏的对着那天皇道人厉吼道,小小的身体如同像是宇宙爆发了一般,张扬着铮铮铁骨,似乎不堪让自己的父亲受到别人的侮辱。

“武儿,不可无礼,快点跪下!”脸色微变,在看到唐武嗖的一下站立起来并且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时,唐元成有些后怕的连忙拉着他跪倒在地,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这小子说的是什么?”皱了皱眉头,在看到这年龄轻轻的小孩怒目嗔视看着自己时,天皇道人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这小孩没说什么好话,不过仍是一脸好奇的沉声询问道。

脸色微变,在看到这天皇道人竟然询问自己这FUCKYOU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唐元成的额头上立刻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知道,一旦唐武说出了这FUCKYOU真正的意思的话,那么自己今天别说求他治病,恐怕会是吃不了兜着走,然而唐元成的反应也算是快,仅仅一息的时间过后,便见他连忙恭敬的朗声道:

“上仙,武儿年幼,他说的是我们当地的方言,大致意思是请上仙便宜一点,我们是小户人家,实、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

微微一怔,在听到自己父亲如此说道的时候,唐武满是惊诧的暗道:

“我这个爹也太能编了,什么太贵了,实际上就是草泥马的意思!”

饶是如此,深谙世事唐武仍是十分配合自己爹的话,连忙望着那天皇道人,略带挑衅道:

“上仙,我爹没有这么多钱,你就便宜一点为我看看病嘛,再说了,我这病你也不一定能治得好。”

“什么?你小子竟然说你的病我治不好?”

神情一滞,在听到了唐武的话后,那天皇道人怒发冲冠的站立起来,一脸不信邪的看着唐武继续道:

“我天皇道人能活死人肉白骨,这些年来我什么样的病没见过,哼,普天之下,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傲气凌然,天皇道人得意洋洋道,顿了顿,那天皇道人一脸漠然的看了唐武一眼,随即蔑视道:

“小儿,你上前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病,竟然敢口出狂言,如果我天皇道人要是治不好你的病的话,我分文不取。”

脸色一喜,在听到这天皇道人竟然愿意替唐武看病的时候,唐元成欣喜若狂,喜不自抑的连忙将唐武扶了起来,一脸急促道:

“武儿、快、快让上仙看看你的病,说不定他真的就有办法。”

在看到这天皇道人愿意替自己看病的时候,唐武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随即直接起身,大大落落的朝上走了过去,根本就没有一个十岁孩子应有的拘谨。

待走到天皇道人的身前,那天皇道人示意唐武伸出手臂放在桌上,而他则是伸出两指搭在唐武手腕处的筋脉上。

片刻,只见天皇道人那原本自信的脸颊渐渐的阴沉了下来,眉头也紧皱在一起,很显然,对于唐武的病情,他也感觉到棘手。

“阳维脉、阴维脉、阳跷脉、阴跷脉、带脉、冲脉、督脉、任脉···怎么可能?这、这···你这小子身体里的奇经八脉怎么可能逆向而流,而且还活到如今这个年龄?”不敢置信,天皇道人在真正查清了唐武的病情后,脸上写满了惊讶,似乎很难想象,身体有如此缺陷的少年,竟然能逆天活到这个年龄,这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可能。

神情一凛,在听到了这天皇道人的话后,唐武有些无奈的暗自叹息了一声,不用说,从他震撼的表情中,唐武已经感受到了天皇道人的颤抖,很显然,奇经八脉的逆转,这天皇道人也是无可奈何。

猛然的从天皇道人的指尖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唐武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天皇道人的身旁走了下来,随即对着那站立一旁双眼充中充溢着无奈期待之情的唐元成道:

“爹,我们走吧,这天皇老道是不可能治得好我的病的!”

身子猛然一颤,在听到了唐武如此说到的时候,唐元成脸上的神色急转而下,连忙厉声对唐武呵斥道:

“不懂就别乱说。”

随即,唐元成微微躬身对那高高在上却仍旧紧皱着眉头的天皇道人道:

“上仙,小儿的病不知您···”

“哼!”

大袖一挥,忽然间,只见这天皇道人猛然站立起来,一脸阴煞的怒斥道:

“你是不是存心在玩弄我?这小子本就是必死之身,你竟然还拿来让我救治!我告诉你,这小子活不过十八岁,奇经八脉逆转,即使是大罗金仙临世也不可能救活他!我奉劝你最好还是省着看病的钱吧,提早买副好棺材以备后事吧!”

“你···你···”身子不停的打颤,在听到这天皇道人的话之后,唐元成脸上的神色立刻变成了铁青色,如同像是憋了气一般。

见自己的爹如此,唐武连忙走过来扶着他,一脸担心道:

“爹,你没事吧?”

“哎···”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唐元成双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情,随即满是愧疚的看着唐武道:

“武儿,爹让你失望了,不过你放心,爹不会放弃的,你也不要放弃。走吧,我们先回家。”说着,唐元成便迈着他那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朝殿外走了出去,消瘦的身影如同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一般。

“爹,你等等,我有几句话要跟这天皇老道说。”

唐武知道,自己爹是受到了这天皇老道的刺激才会如此伤感,以唐武前世睚眦必报的性格,当然不会就这么便宜了这天皇老道,故而只见他缓缓的走到那天皇老道的身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道:

“天皇老道,外面盛传你是世外得道高人,十八般兵器中,你的剑法十分的厉害,可有此言?”凝视的看着天皇老道,唐武瞥视了一眼天皇老道身旁不远处那柄悬挂而立的长剑道,显得十分认真。

见一个不过十岁而已的孩童如此说道,那天皇道人十分享受的背着左手,右手则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抚摸着自己的胡须,满是得意道:

“恩,没想到我剑招奇学连你们这些凡人孩童都知道了,实属难得。”

冷冷一笑,唐武继续道:

“外面还说,世上那么多兵器天皇老道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金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终于,你练成了开天辟地以来的绝学:醉银剑!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

言毕,唐武恭恭敬敬的朝那天皇道人躬了躬身,随即一脸敬佩道:

“天皇老道,你的剑法如此厉害,如果我唐武有幸活过了十八岁,我定然会再来这天皇山跟你学剑。”说完,唐武连忙走了过去扶着唐元成的身子,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大殿。

大殿中,天皇老道被唐武这么一番言辞“夸赞”之后,甚为得意,此时仍是沉浸在那无尽的剑法中,一脸享受道:

“没想到我天皇道人的名号竟然这么响亮,连下面那些孩童都知道了我的名号,而且还知道学剑,哈哈···学下剑、银剑、醉银剑、剑人···恩?怎么有些不对?”

然而当天皇道人将唐武所说的几句话连贯起来说道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异常,蓦地,只见他有所反应的冷冷道:

“学下贱、淫贱、最淫贱、贱人···啊啊,竟然敢变着花样骂我天皇道人!好!好!!!”

怒不可歇,真正反应过来的天皇道人脸上笼罩着强烈的杀气,整个人有种歇斯底里的感觉,似乎恨不得立刻持剑追上唐武两人将他们杀了,迟疑片刻,只见那天皇道人紧皱着眉头一脸杀气道:

“我没有治好他们的病,他们下了天皇山肯定会四处宣扬,岂不是怀了我天皇道人的名号?而且这小屁孩竟然还敢暗地里骂我,哼,不行,我一定要将他们杀了!”

想到这里,只见天皇老道杀气凌然的对着大殿外吼道:

“张强张赫,你们快给我滚进来!”

片刻,两个道人急匆匆的赶了进来,满是诧异的跪倒在天皇道人的身前,不明所以。

“刚才走出去的那两个人你们可曾看到?”冷冷额望着跪倒在地的张强张赫,天皇道人阴着脸道。

“刚刚下山的,怎么了师傅?”一脸的错愕,那名为张强的小道士有所不解的抬起头看着天皇道人问道。

“哼,你们立刻持剑下山,将他们两人给我杀了,记住,不要留下任何证据,将他们推下山崖摔死就行了!”一身寒气的对着张强和张赫道,此时这天皇道人的眼神如同魔鬼一般,寒气逼人。

“什么?师傅要杀了他们?可、可是···”张赫在听到这天皇道人下了杀人的命令后浑身就在不停的颤抖,有些畏惧的想要问清楚。

然而不等他的话落音,那天皇道人再次厉声呵斥道:

“叫你们杀你们就杀,否则连你们的命都别想保住!记住,今天如果杀不了他们的话,你们俩就不用回来了!”

天皇山山脊上,唐武和唐元成两人快步的下山着,本来唐元成情绪低沉,想到就连这天皇道人都救不了唐武的时候,他已经有些绝望了。

然而当他听到了唐武说那句FUCKYOU是草泥马的意思以及临走那几句话是骂那天皇老道是贱人的时候,一脸低沉的唐元成也是被逗乐了,似乎没料到这唐武竟然帮他出了一口气。

“哈哈,骂得好,骂得好!这天皇道人说话也太难听了,什么叫大罗金仙在世也不可能医好你的病,我就不信医治不好!不过武儿,咱们还是快点下山,如果要是被这天皇老道觉察到你是在骂他的话,我看他眉宇间煞气浓重,说不定真的会下山找我们的麻烦,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不过不等唐元成的话音落下,那山脊不远处已经传来了急促的呼喊声,满是杀气道:

“你们给我站住!”

脸色急变,在听到了这尖锐刺耳的声音时,唐武清晰的记得,这就是刚才道观门口前那两个小道士的声音。

唐元成在听到这两个暴戾的声音候,身子猛然一颤,他知道,那所谓的天皇道人派人下来追击自己了,故而几乎没有任何一丝的迟疑,一双大手立刻紧紧地拉着唐武,满是急促道:

“武儿,快,我们快点走,他们追过来了!”

急匆匆的下山,唐元成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带着唐武,很显然,这在很大的程度上遏制了他下山的速度,更何况他们爷儿俩从来就没有尝试着在这陡峭的悬崖峭壁上疾行,故而走起来一路惊心,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坠落于万丈悬崖之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尸骨无存。

那两个小道士则不同,常年生活在这天皇山上,这使得他们对这天皇山的地势极为的熟悉,而且年轻力壮,虽说是走在悬崖峭壁上,但是用箭步如飞来形容此时他们追击的速度,却是丝毫不为过。

故而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两个小道士便已经追赶上了唐武和唐元成,此时只见这两个小道士面色如常的阻挡在唐武和唐元成两人的身前,手中各自持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尖刀,目露凶光的盯着他们两人看着,那来意已经很明确了。

反观唐武和唐元成,两人尽皆一身的虚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在感受到这两个小道士一身的杀气时,更是有些噤若寒蝉。

“艹,我的运气不会这么背吧,在这异界拖着个垃圾身子苟延残喘了十余年,现在又在这悬崖峭壁上被人追杀,如果真的就这样死了的话,老子何以瞑目啊!”暗自感叹,唐武对自己的遭遇显得极度的无奈。

别人穿越亦或是重生在异界,不是认了一个牛逼哄哄的师傅,就是踩了一朵狗屎得到了一柄逆天的宝剑,再或者是得到了宇宙间第一牛逼逆天的修炼功诀,亦或是稍微有些姿色的美女都会同自己有那么一丝联系,可自己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就算了,竟然拖着这么一个天生必死的身子,唐武一直在怀疑,当真是自己前世昧着良心的事做多了,否则重生在这异界亦不会活得如此狼狈。

“你、你们要干什么?”身子微微颤抖,唐元成将唐武给护在怀里,一脸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两个面目狰狞的道士道。

“哼哼,别怪我们兄弟俩心狠手辣,我们只是奉旨办事,我们的师傅要你死,所以今天留你们不得,你们只有去死了!”说完,只见这两个小道士也不啰嗦,直接横着手中的尖刀朝唐武和唐元成两人砍了过来。

脸色狂变,眼见那两小道士手中的尖刀刺了过来时,容不得唐元成有所犹豫,只见他本能的护着唐武的身子疾身后退,企图躲避这两把尖刀。

不料这陡峭的山道实在是太崎岖了,上面长满了各种藤蔓树根,刚刚退了一步,唐元成的双脚便被那相互缠绕着的遒劲树根给扳倒了,而就在他们的身后,则是一个连白云都在眼下飘荡的万丈悬崖。

“啊啊···”

半截身子横亘在悬崖边沿,唐元成左手紧紧的抓着那遍地四布的藤蔓,右手则是死死的将唐武给抱在怀中,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冷汗,一副即将奔赴黄泉地狱一般的神情,在看到那面目狰狞的小道士持着尖刀缓缓的走了过来的时候,只见唐元成一脸祈求道:

“两位仙童,你、你们杀了我不要紧,可是他还是一个孩子,希望你们能大发慈悲之心,饶过他一命,我即使是死也会对你们感激涕零的!”

心底猛然一颤,唐武在听到唐元成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仍是顾及着自己的生死时,一脸的感动,同时也暗自叹息道:

“我的身子还是太弱了,如果我要是有力量的话,以我在地球上的身手,我绝对暴了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菊花。”

“嘿嘿,放了他?哼,放了他恐怕我们就是死,再说了,这小东西如果等他长大了再来寻仇怎么办?我可不想天天做噩梦!”脸上张扬着必杀的决心,那小道士抡来抡手中的尖刀,狠狠的朝其中的一个藤蔓看了过去。

“咔咔···”

一阵断裂声响了起来,唐元成的身子一阵下滑,随即三分之二得身体已经在悬崖之下了,只要这小道士再补上一刀,那么唐元成和唐武两人定然会坠落于万丈悬崖之下。

“哼,你们最好祈祷我从这悬崖上掉下去能摔死,否则的话,他日我唐武定然会来到这天皇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身处唐元成的怀中,唐武血红着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两个小道士看着,此时他所展现出的神情绝非一个十岁的孩子所拥有。

那两小道士在看到唐武那足以杀死他们的眼神并听到了他那凶厉的威胁言语之后,身子都是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一股凭空而来的恐惧占据在他们的心中,随即便见那距离藤蔓较近的道士脸色一狠,直接扬起手中的尖刀狠狠的朝唐元成右手所抓着的藤蔓尽头砍了过去。

“咔咔···”

又是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起,当小道士的尖刀砍下去之际,没有任何奇迹发生,唐元成抱着唐武如同像是一颗流星一般,直接朝万丈悬崖之下坠落了下去。

悬崖之上,那两个小道士得逞之后一脸狂妄的大声嘲笑道:

“祈祷奇迹发生吧,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敢威胁你道爷,找死!”

“武、武儿···抓、抓紧我···”一阵头晕目眩,虚空中,唐元成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他的双手将唐武死死的抱在怀中,他已经断下决心,待会等坠落下去时自己一定要让身子先着地,当然,至于这样能不能让唐武留下一条命,一切都得看造化,这是一个做父母对孩子最本能的反应。

“挂了么?老子在这异界的精彩还没开始就这样玩完了么?不会的,以我的人品,一定会在关键时刻出现一个高手救下我一命的···”

风,不断的在耳边放肆的呼啸着,山崖上那茂盛的树木也是如同像是电影的画面一般在自己的眼前翻转,以至于自己都有些目不接暇,大地上那些白花花的尖锐岩石如同像是朝自己的眼中激射过来一般,越来越近,唐武知道,那就是自己悲情葬身之地。

一行清泪,两丝苦笑,感受着怀中自己父亲那臂弯里所传来的温暖,没有恐惧,唐武整个人倒是显得十分的平静,一睁眼,一闭眼,一生就过去了,这就是对唐武重生到这异界最好的写照,当然个中苦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不过就在这时,唐武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软,像是落在了弹簧床上了一般,身子剧烈的颠簸了几下,随即便平缓了下来。

“死了?”紧紧的闭着双眼,这是唐武感觉到身子有所反应后大脑中闪电出的第一个意念。

沉寂片刻之后,唐武有些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语道:

“没想到原来死竟然是这种感觉,上次没有体验到,这次倒是让我过足了瘾了···”

“你们没事吧?我看你们一个正处中年,一个还是少年,有什么事想不开竟然想要跳崖了?”正在唐武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言语平缓,显得波澜不惊。

“咳咳···”

激烈的咳嗽几声,唐元成的胸口被唐武压着,似乎有些喘不过来气,然而下一刻,唐武便听到唐元成声音颤抖、言语颤巍巍道:

“上、上仙···多、多谢你救命···”

“什么?我没死?”脸色狂变,在听到自己父亲的话之后,一直紧闭着眼睛的唐武猛然睁开了开来,然而这不睁不要紧,一睁,唐武骇然的发现,此时自己的身下竟然有着千丈之高,山川、湖泊、村庄、河流···都如同像是一幅唯美的画卷一般,栩栩如生,完美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而自己的身旁,则是一件博大的青衣道袍,如同像是一张有着自己生命的软床一般平铺着,即使在承受了自己和自己父亲两人的重量仍旧没有丝毫下坠的趋向。

“神仙!艹,我遇到神仙了!”自言自语,唐武喜不自抑的惊讶道。

不过当他循声朝一旁看了过去,看到眼前悬空而立着一个中年人,面容俊逸,棱角分明,眉宇间神采奕奕,那双充满了神奇力量的眼睛更是显得炯炯有神时,唐武欣喜若狂,当着眼前这中年人的面直接朗声道:

“妈的,这次人品真的大爆发了!”

“咳咳···”

从悬崖上坠落下来,唐元成似乎被唐武的身子撞击到了,受了不轻的伤,除了之前在看到这中年大汉时激动的说了一句话之后,唐元成就是这般一直在不停地咳嗽,脸色变得煞白至极,双眼也是空洞无神,那咳嗽出来的浓痰更是带着丝丝鲜血,十分的恐怖。

脸色急变,在看到唐元成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之后,唐武连忙从他的怀中滚了下来,一脸担心道:

“爹,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咳咳···死、死不了···武儿,快、快拜谢这位上仙的救命之恩···”一脸着急的扶着唐武的双肩,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人,唐元成此时哪里还会顾及到自己的伤势,此时他心中仅存的意念就是眼前这能腾云驾雾的神人能救下唐武一命,这样即使自己死也值了。

微微一惊,在听到自己爹如此说到的时候,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能腾云驾雾之人,唐武惊喜不已,故而连忙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颤声道:

“小子唐武见过上、上仙,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什么狗屁上仙,我不过是一修炼之人而已,话说你们父子有什么想不开的,竟然寻思跳崖?好了,我送你们下去吧,以后像这样寻短见的事情再好不要做,会遭天谴的。”淡然的扫视了唐武和唐元成两人一眼,那中年大汉沉声道,整个人波澜不惊,脸上漠然没有一丝神色,似乎像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话音刚落,只见他猛然的一挥手,蓦地,唐武只感觉自己心神一晃,头晕目眩,眼前的空间像是支离破碎的画面一般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十分的奇异,然而下一刻,当他感觉自己又能清晰的看清楚四周一切的时候,赫然已经诡异的来到了天皇山山脚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异,以至于亲身感受着这一切的唐武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张着嘴巴,很难想象这一切竟然真的存在,并且还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遇上了我说明你们命不该绝,好好活着吧,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还有要事要做,只能送你们到此了,就此别过。”浑身张扬着朴厚浓重的气势,在将唐武和唐元成两人送到山脚之后,只见那青衣中年人拂了拂衣袖,随即便欲离开。

死里逃生,活生生的从鬼门关逛了一遭,唐元成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似乎没想到本来已经该死的自己怎么现在又好端端的站立在地上,不过一旁那两世为人的唐武却是反应极快,在看到那中青衣年人意欲离开的时候,一脸着急的连忙大声吼道:

“上仙,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救我,希望你能彻底将我救活吧!”

扑通一下直接跪倒在地,唐武双眼水汪汪的看着那青衣中年人,很难想象,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有着如此敏捷的反应力。

微微一怔,本来已经背过了身子的青衣中年人在听到了唐武这奇怪的话之后满是诧异,随即回过头来一脸不解的凝视看着唐武道:

“小娃娃,我不是已经救了你么?还要我如何将你彻底救活?”

一旁,一直呆愣没有反应过来的唐元成这才醒悟,慌不迭待的跪倒在地道:

“上、上仙,此次我们父子前往这天皇山并不是自寻短见,而是为了我这孩子的病,他自幼就得了绝症,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十分的痛苦,这些年,我遍走了整个战武大陆,寻遍了所有的名医,却无一人能救治武儿之病,传言这天皇山有神仙出没,我们父子就无奈之下就想到此碰碰运气,来到这天皇山附近又听说这天皇道人医术精湛,所以我们就爬上前往,我们父子二人远道而来,本想他能救我这苦命的孩子一命,谁知道···他救治不了,竟、竟然指示他身边那两个道童企图加害于我们父子,所有才有刚才我们坠崖被上仙所救的一幕。”

唐元成言简意赅的将自己的经历简单的跟眼前这青衣中年人娓娓道来,所求的就是希望他能动恻隐之心,救唐武一命。

“原来如此。”在耐着性子听完了唐元成的话之后,只见那青衣中年人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目光如炬一般凝聚在唐武的身上,似乎想凭空查看一番他的身体究竟有什么异样。

片刻之后,只见他脸色微变,略微有些惊讶道:

“难怪,这小子奇经八脉异于常人,完全被逆转了,这原本就是必死之身!”一语道破唐武身体的缺陷,那中年人显得十分好奇,似乎没料到眼前这小子竟然能跌跌撞撞活到这个年龄,着实有些不容易。

一旁,跪倒在地的唐武在看到这青衣中年人竟然不用接触自己的身体便看出了自己所得的病症,一脸的震撼,似乎没想到这战武大陆当真有神人存在,要知道,之前那些所谓的名医替自己看病,一般至少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确切的得出自己所患病的病因,同眼前这个中年人比起来,简直就有着天壤之别,故而在看到眼前这中年人当真有如天神一般的时候,唐武已经在内心下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要同眼前这中年人发生一点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唐武继续磕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上仙,我父母已经为了我的病奔波了这么多年了,希望你能救我一命,也好解脱我父母担心之忧。”

沉吟片刻,在看到唐武如此,不仅有着孝心,而且还十分灵巧,并且在身患绝症之下仍旧能活到现在的时候,只见这中年人缓缓的点了点头,一脸漠然的看着唐武道:

“奇经八脉逆转并不是绝症,当然,是不是绝症还需要自身的努力,小子,我看你挺机灵的,而且颇具孝心,同我之间也有着一定的缘分,今天我就破例收你在身边,以五年为限,如果五年的时间后你没达到我的要求,我会将你送回来的,决不食言。”

一脸的惊喜,在听到了这青衣中年人的话之后,只见唐武和唐元成两人相视一笑,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随即两人都是感恩戴德的对着这青衣中年人不断的磕头,感激涕零。

“呼呼,从今天开始我唐武的命运终于得到了转变了,感谢玉皇大帝、感谢三清道祖,感谢老祖宗···幸亏前世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唐武没有做绝,没想到今天真的是时来运转,碰到了一个牛逼的高手,以后我唐武终于可以在这战武大陆抬起头做人了,扬眉吐气、光宗耀祖、左拥右抱、美女、给我娘生一堆孙子···”

光怪陆离的想法如同像是纷至沓来的惊喜一般,不断的在唐武的小脑袋中闪现,使得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咧嘴笑了起来,以至于一旁的那中年人十分的诧异,似乎不知道唐武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小子,你叫什么?还有,你家在什么地方?”傲然的看着唐武,青衣中年人沉声道。

“小儿姓唐,单名一个武字,我们住在距离这天皇山有着千里之外的一个唐家镇的小地方。”见青衣中年人问起,唐武有痴楞的傻笑,一旁的唐元成连忙应道。

“唐家镇?很好,现在我先将你送回唐家镇,唐武这小子暂且让他跟随我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后,我再看他是否有修炼的慧根,到时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的。”平静的看着唐元成,那青衣中年人古井无波道,语气不急不缓,十分的随和。

说完,便见这青衣中年人左手抓着唐武,右手抓着唐元成,风驰电掣的朝唐元成所说的地方飞逝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致,以至于让唐武和唐元成两人都是惊骇至极,似乎没料到人类竟然能如同鸟类一般飞行,而且速度还能快到这种程度,这所有的一切已经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不到十息的时间,在唐武和唐元成两人惊愕的眼神中,这青衣中年人几经转折,竟然梦幻般的带领他们两人回到了唐家镇,不敢置信,唐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从唐家镇赶往天皇山的时候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可是回来的时候,竟然眨眼就到了,这使得他如同像是做了一个梦一般,梦醒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唐家镇。

“好了,唐家镇已经到了。”待得来到唐家镇附近的时候,那青衣中年人便将唐元成放了下来,古井无波的看着唐元成道。

“上仙,武儿就有劳你了,我唐家人定然会铭记你一生。”说着,唐元成再次直接跪倒在地,感激涕零。

“这小子交给了我你就放心吧,五年后的今日,我定然来此给你一个答复,即使这小子没有慧根留在我身边,我也定然解除他身上这病根,让他回归于常人的生活,还有,不要叫我什么上仙不上仙了,我叫紫皇。”

说完,这自称紫皇的中年人瞥视了一眼一旁的唐武,一脸淡然道:

“唐武,你即将离开你父母五年的时间,有什么话现在就跟你爹交代好吧,我可不想你到时在我身边哭鼻子。”对于一个仅仅只有十岁的孩子,这紫皇还是保持着足够的耐心。

“师傅,你就放心吧,我跟在你身边一定会努力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紫皇,唐武双眸中多了一丝坚定,满是坚决的沉声道,浑身散发出一股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气质。

“别,我都还没答应收你为徒弟,你小子倒是挺机灵的,现在就喊我师傅,还是等你得到了我的认可再说吧。”略微有些错愕,在听到唐武竟然直接汗自己为师父的时候,那紫皇的双眼中有着一丝不可觉察的微笑。

“嘿嘿,师傅,我敢打包票你一定会认可我的!”

信誓旦旦的看着紫皇道,唐武对自己充满了强大的自信,随即走到唐元成的身边,直接抱着他的身子一脸动情道:

“爹,你放心吧,武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等下次我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像我师傅一样飞着回来看你,你和娘一定要好好的。”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前世一小子,今世一道尊,看虚无祖神怎样问道巅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7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