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男人把老婆500万卖给老板,5年后万万没想到…

【免费小说】男人把老婆500万卖给老板,5年后万万没想到…
微风徐徐,正值春季,园中桃花盛开。院中也是喜气洋洋,红绸挂满园中的各各角落。红灯笼更是挂满了栏边。而西厢房内,铜镜前坐着的女子。头戴凤冠,身着大红喜袍,而她的头上,却有着朵,极为刺眼的白花……

女子微蹙着秀眉,远远看去,她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女一般。近看,更是美得令人,移不开视线,脸上依然有着未脱的稚气。

她,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柳眉弯弯,大喜之日,她的脸上,却无半分的喜气,望着这熟悉的房子,和这熟悉的大院子。想起昨日……

“娘亲,在这儿,在这儿……”前日午后,她与她的爹爹与娘亲,还在这园中嬉戏扑蝶。

“颜儿,快来,快来啊……”一张如同她一般,美丽的面孔,在她的面前跟她开心的跳着。她活了十六年,每日都与父母开心的玩闹着,却不想,才短短的一日,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前夜,她心儿不安,便向她爹娘的房间走去。却望见,吊死在白绫上的父母。而在桌上,留下一封的遗书。

书中写到凌家家道中落,父亲凌逸自觉愧对家中祖先。只愿白凌一条,了却他的一条贱命。而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只要随心爱夫君而去,抛下她这才及笄的女儿。

她怎会想到,父母双亡,本该在父母灵前守孝三年。却不想楚家逼婚,她不得不嫁入楚家。父亲的信中也写道:望她可嫁入楚家。

可谁知,这个时候她只想留在父母的灵前,为其守孝。

“小姐,节哀!”边上的丫鬟见小姐,又落下泪珠,心里实在难受。

老爷夫人就这样抛下才刚刚及笄的小姐,撒手而去。

而在信中,却要小姐嫁入楚家,这不是要让小姐,背负这不孝之罪名。

“小香,我是否不该同意父亲大人的安排?”凌惜颜望着铜镜之中的女子,轻声叹息。

“小姐,小香不知该如何说起,但老爷在遗书之中提及此事。再加楚家逼婚,就算小姐您再不愿意,想必楚家不用逼婚,小姐也会为了老爷,而嫁入楚家吧!”小香说得没错,凌逸的信中既然已提及此事。

凌惜颜定会去接受父亲的安排,她已不能在灵前尽孝,只能帮父亲完成最后的遗愿。

而父亲刚死,楚家便来逼婚。

此事,她便一直的怀疑,为何楚家的人,消息会这般的快,天才微亮楚家老爷夫人便来逼婚。可谁想,这才短短的一天时间,府中已是喜气洋洋,灯笼高挂。

让人怀疑这到底是白事,还是红事。

望着园中喜气洋洋的景象,凌惜颜的心有多痛,也就只有她自己知晓。

“小姐,别在多想了!”小香实在心痛小姐,自老爷夫人逝世的这两日内,小姐不曾进过食。

她实在有些担心,待会上花轿之时,小姐是否能够支撑得住。

“小香,我没事的!”为了不让小香担心,凌惜颜强扯出一抹笑。

“小姐……”正当小香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媒婆走了进来。

“楚家的花轿到了。”媒婆扭着屁股,走了进来,拿起一边的头巾,盖到了凌惜颜的头上,之后便扶着她走了出去。

凌惜颜任由她扶着,跟个死尸一般的走了出去,离开了凌家,她凌惜颜此次离开凌家。

或许再也不可能会回来了,也或许还会再一次回来,只是……

走至门外的时候,凌惜颜回身掀起盖头,望了一眼满是喜气的凌家大宅。

一夜之间,苏州凌家家破人亡,仅留下她凌惜颜一女。

“小姐,快上轿吧,若再不走赶不上时辰了。”媒婆赶紧把她给拉上了花轿。

凌惜颜再望了一眼凌家的大门,正被楚家里的人关上,慢慢关上的凌家大门,凌惜颜的心也慢慢因此而关上。

楚家红灯高挂,气氛喜庆,道喜声一片盖过一片;楚家乃苏州有名的大户人家,凌家少爷成婚,来的宾客非富既贵,定是身份显贵的人物;大门两边礼物摆满,人人脸上笑意甚浓;进进出出的宾客脸上尽是喜气。

楚家老爷子一身红袍,喜气之意早已显示在身上于笑意中。

跟楚家相比,凌家倒是更为凄凉,楚家大宅之外早已是人山人海。

百姓们都想要看看,楚凌两家联姻的的大事,而且楚家在苏州更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而凌家虽一夜之间,突然败落,但是再怎么说凌家以前也是富甲一方的大户。在凌家出事的时候,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而楚家却马上把凌家千金给娶回来,好替凌家死去的二老,好好的照顾凌府大小姐——凌惜颜。

拒说,凌家大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拒说,凌家大小姐乃是苏州第一美女。

很多的百姓,都是为了来此,一睹凌家大小姐的风采。

只是,今日是她出嫁之日,红盖头下凌家大小姐的容貌如何,还是看不清楚。

他们也只能算是,来此凑热闹,也想来沾沾喜气,罢了!

“新娘子到了!”人群之中,传来一声的呼喊之声,所有的人全都往前方挤了过来,若不是有官府的衙役在一边整理着次序,想必此处早已乱成一片。

“引新娘咯!”媒婆喊了一声,而楚家大少爷早已经站在了门边,看着落地的花轿,嘴角有着一抹让人不解的笑意。

那笑,高深莫测,实在让人不明那笑是什么意思。

“新朗官,快迎新娘吧!”百姓见他没有动作,便喊道。

他们可想快些看看,新娘下轿啊!

虽不能一睹凌家大小姐的风采,但也可以看看他们,一对璧人,定是让人羡慕。

“我家公子,兴许是乐坏了,马上便迎亲啊!”楚府官家笑道。

赶紧拉了拉楚家大少爷——楚肖然。

他看了那顶花轿,便走了过来。

“踢轿门!”媒婆喊道。

看着楚肖然踢了轿门,又喊道:“掀轿帘。”

楚肖然来到轿边,掀起了轿门,只是这轿帘才刚刚掀起,人群保便转出了惊呼声。

“这,楚家大小姐,怎可穿孝服坐花轿啊!”

“是啊!是啊!这不是明摆的想要让楚家丢人吗?”又有人说道。

楚肖然有些气愤,他当时已经同意她,她可以带白花出嫁,但必须穿大红喜袍下轿。可,现在她却穿着一身的孝服,这不是让楚家丢脸吗?

“这……”媒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

这凌惜颜上轿的时候,明明穿着大红喜袍,可是这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孝服?

“凌惜颜,你这是什么意思?”楚肖然在她的耳边问道。

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楚公子可说过,要我穿大红袍上轿,而下轿的时候,便无说过,要我穿红袍下轿。”凌惜颜一把掀开了大红盖头,头上的白花,刺伤了在场所有人的眼。

“我凌惜颜父母双亡,却在第三日嫁入楚家,无法在父母灵前守孝,已是大不孝;而楚世伯念我可怜,见惜颜孤苦伶仃,让惜颜嫁入楚家,却明知惜颜还未从父母双亡的悲伤中走去,便无要求惜颜穿上喜袍嫁入楚家,在此各位乡亲们,定会觉得惜颜触了霉头。但望各位乡亲理解,惜颜便无触楚家霉头之意。”凌惜颜说完,从轿中拿出大红喜袍披到了身上,拿过大红盖头盖上。

“唉……也可怜了这姑娘,但是楚老爷真是明事理的好人啊!”一边的百姓说道,一些人也跟着念道。

楚肖然气得牙痒痒,但念在外人在场,不敢多说她什么,对媒婆使了个眼神。

媒婆会意,便把新人迎入了礼堂之中,楚家父母早已坐在那儿,望着他们进来,楚肖然的父亲——楚佐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见他们拜完堂,便把凌惜颜给送入了新房。

小香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小香并没有想到,小姐会这么大胆,居然穿着孝服下轿,也不知姑爷会怎么对待小姐。

“小姐,您真是吓死小香了。”小香当时真的是吓傻了,真怕楚肖然会一气之下,伤了小姐。

但好在小姐说了那些的话,让楚家又挽回了一些的面子。

“小香,若不是楚家逼婚,我也不会这么做啊。”她叹了口气,若是楚家等她过完父母的三七,再来迎娶的话,她便不会这么做。

可是,楚家逼得太过急,根本就不给凌惜颜一点喘息的机会。

“小姐,可是您今个这么做;奴婢怕,从今儿开始,您在楚家的日子,定不会好过。”小香实在有些害怕,接下来她会受苦。

楚家大少爷,在外人的眼中,或许是个好人。

但是,小香很清楚,楚少爷便不是外人看到的一般。

只怕,他会记仇,从今以后会把这事,全都归咎到小姐的身上。

“小香,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凌惜颜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命,她也就只有认命的份了。

现在,她已经不是凌家大小姐了,已不在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凌惜颜了。

她清楚的知道,楚肖然有多房的小妾;她虽是正室,但想必接下来那些小妾定会借今个的事情,来说三道四。

“姑爷!”正当他们俩人还在说事的时候,便见楚肖然走了进来。

“你下去吧!”楚肖然看都未曾看过小香一眼,便让她下去。

“是!”小香是下人,她陪嫁过来,也算是楚府的人了。

待小香离开之后,楚肖然来到凌惜颜的面前,伸手便掀开了她头上的红盖头。

“你胆子可真不小啊!”把盖头丢到一边,楚肖然一手抬起凌惜颜的下巴,力道大的让凌惜颜的眼里,闪动着泪光。

“夫君此话怎讲?”凌惜颜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滑下来,她在上花轿之前,便已告知自己,到了楚家不能再让自己软弱下去。

“你说呢?”楚肖然一把将她甩到了床上,虽有被褥在,但床板还是撞疼了她的头。

再加上头上戴着凤冠,那凤冠的重量,怎会是她这般娇小身子的女子,能忍受得了的。

凌惜颜扶着床柱站了起来,脸上却迎来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她再次被打趴在了床上,凌惜颜望着楚肖然,想必他是在为今日之事而生气。

“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让我楚家丢尽面子。”楚肖然立于床边,脸上尽是暴戾之色。

“若你不逼婚,我也不会这般做。”凌惜颜伸手擦去嘴角上的血擦去,她清楚自个今个这般做了之后,楚肖然定不会这般容易的会放过她。

会受到这般的对待,她早该想到。

既然他不让她为父母守孝,那她也不用念及楚家的面子。

“很好!”她似乎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凌惜颜,居然敢跟他这般说话。

凌惜颜不语,既然已经嫁入楚家,既是楚家之人。而眼前的这名男子,便是她的丈夫。

楚肖然坐在床边,不再多望她一边,只是开口喊道:“景兰,进来。”

他们俩人一左一右的坐于床榻之上,他的一声,一女子推门进入。扭着细柳腰进来,望了一眼凌惜颜,眼中尽是不屑。

“爷!”景兰来到楚肖然的身边,福了福身。

“坐下!”楚肖然把她拉了进来,坐到了他们中间。

“爷,兰儿是来给姐姐请安的,怎能坐于此处。”景兰的脸中尽是得意。

在楚肖然的面前,却又不敢多表现出什么。

“让你坐,你就好好的坐着。”楚肖然望了一眼凌惜颜,道:“你到一边待着,好好的学学如何的服侍自己的夫君。”

凌惜颜并无多说什么,站了起来,来到一边站好。

头上的凤冠压得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却又不敢去取下。楚肖然并不像外面所传言的一般,家中并无妾室。

而现在,还不是有个女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吗?

楚肖然撕开了景兰的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一件肚兜与亵裤。凌惜颜刚别开脸,便听到楚肖然的声音传来:“看着!”

她想别开头,却又被他强迫的给转了回来,当她再一次别开的时候,他赤Luo着身子,直接走到她的面前。

望着凌惜颜红透的脸,他好心的伸手取下她头上的凤冠,丢到一边的地上,却拉着她的发,来到床榻边。

“跪着!”将她给甩到了床边,凌惜颜的头撞上了一边的床柱,额上有些的发红。

凌惜颜低着头,眼神不敢往床上的俩人望去。

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别说看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子二人,正在他们的新房之内,过着本该属于她的洞房夜。

“夫君,您和妹妹若是喜欢这个房间,颜儿可以让出,住别院。”凌惜颜淡淡的开口,既然他这么喜欢在她的房间里,做这种事情吗?

满内,本是一片喜气,而这会儿有着的却全都是污秽之气。

“让你看你,是想要让你以后懂得该要如何讨好我,如果再废话,别怪我收拾你。”楚肖然本有的兴致,一时之间也去了大半,起身穿上了衣物。

景兰望了一眼凌惜颜,凌家千金又如何?还不是不如她小小一个妾房。

“姐姐,别再跪着了,这让妹妹怎么过意得去呢?”景兰似好心的去扶她,却有意的在她的手臂之上用力的掐了一下。

凌惜颜望了她一眼,却见她眼中的不屑之意。

这个女人,是在跟她示威,她又怎么不知呢?

“啊!”景兰却突然喊了一声,跌坐了在后面。

“姐姐,妹妹好心扶你,你怎可?”景兰坐在地上,望着凌惜颜,眼里满是委屈之意。

而正背对着他们的楚肖然,也回过身来,望着他们俩人。

“凌惜颜,别以为你是正妻,就目中无人。”楚肖然把景兰扶了起来。

望了一眼还跪在那儿的凌惜颜,俩人相携的离开了新房。

凌惜颜只是笑了笑,这样的日子,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才第一日,既已是这般。

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她已该料想到。

当楚肖然和景兰离开的时候,已是丑时。

凌惜颜这才梳洗,坐于床上体息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新婚第一日就是如此,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她也该清楚了。

望了眼凌乱的床,她和衣躺了下去。

却只是浅睡了一会儿,在寅时便醒来。梳洗过后她便坐于房中。

新婚第一天,她便该要起来去给公婆敬茶,如起得太晚定会被说嫌话。

寅时起来之后,她便不敢再睡着。也因,换了个地方睡得不太舒服。

坐于铜镜前方,望着自己脸上的红肿,这明日给公婆敬茶的时候,定会让人看出来。到时楚肖然定会怪罪于她。

现在想法消肿,也已来不及,看来明日之时,她还该要好好的就做才是。

时间总是过得极快,这不便到了凌惜颜给公婆敬茶的时辰。

天微亮的时候,楚肖然便来到了她的房里,见她已经梳洗完毕,便带着她来到了前厅,而此时楚家的人全都已经到齐。

凌惜颜望着楚家的人,楚家是四世同堂,楚肖然的爷爷依然在世,而楚肖然的弟弟楚肖修已经有一个儿子。

楚母见凌惜颜进来,便道:“颜儿,给爷爷先敬茶吧!”

凌惜颜福了福身,来到楚爷爷的面前,跪了下来,道:“爷爷,请喝茶。”

楚爷爷笑着接着孙长媳递来的茶水,满脸和蔼的笑意,他总算是看到长孙成婚了,也算是了了他的一脏心愿,还能喝到孙长媳敬的茶,也算是满意了。

“好好!颜儿,以后照顾肖然,爷爷看着你们好,心里也就高兴了。”楚爷爷对这个孙媳妇很满意。

“是,颜儿会好好照顾夫君。”楚爷爷点了点头,拿来红包交到凌惜颜的手里。

凌惜颜伸手接过道谢,由下人扶起,来到公婆的面前,跪了下来,道:“爹,请用茶。”凌惜颜拿着茶,递到楚老爷的面前,笑道。

“好好——”楚老爷接过茶,喝了一口之后,便将茶杯放入一边丫鬟的托盘之中。

拿来红包放到凌惜颜的手里,道:“肖然这孩子有时做事不太得体,如果哪里让你不高兴了,你们夫妻俩人,好好的说说。牢记,家和万事兴。”

“是!儿媳谨记教导。”楚老爷点了点头,凌老爷的教导很好,她做他们楚家的媳妇,他十分满意,只望她不要让他们失望才是。

凌惜颜再给楚夫人敬过茶之后,便退到了一边。

“大嫂,你这脸是怎么了?”楚二少奶奶自凌惜颜进来之后,便见她的脸上有着红肿,似是被人给打了一般。

“是我太笨,昨个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房间的柱子,结果今个就肿成了这样,让弟妹见笑了。”楚肖修的妻子冷笑。

都说凌家大小姐实大体,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而且既然这般的笨,只是出个门,居然还撞到了柱子。

她看,这事也并非如此,或许昨夜这新房之内,还发生了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看来,她得要去问问景兰,想必景兰会知道些讲。

景兰是楚肖然的新宠,想必楚肖然有些事情,定会跟景兰说起。

“原来如此!大嫂可得小心为上啊,这么娇美的小脸,可别伤着了。”楚肖修的妻子沐佩仪笑道,沐佩仪的娘家有权有势,而沐佩仪更是一身的傲气。传言中,就连楚肖修都被她压着。

凌惜颜只是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些什么。

沐佩仪的嘲笑,她又怎会不知呢?只是她不想要惹太多的事情上身。

“景兰,你来啦!”沐佩仪望见景兰从外面走了进来,沐佩仪本以为这景兰能够成为他楚肖然的正房,但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楚肖然娶回了凌家大小姐。

本想若是娶了景兰的话,她也便好对付一些。

可现在娶了凌家大小姐,她又不了解这个凌惜颜,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也不清楚。

若是对付起来,也不一定会那么容易。

“景兰见过爷爷,见过公公婆婆,见过姐姐。”景兰来到凌惜颜的面前,一边的丫鬟走了过来,景兰端过丫鬟递来的茶,正往凌惜颜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到的时候,沐佩仪却突然伸出了腿。景兰一下没有看注意,身子向前扑去,手里的茶杯也飞出去。不知怎得,那茶杯直直的向站在一边的凌惜颜身上飞去,茶水全都倒在了他的身上,而茶水之中的茶叶,也些全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景兰惊呼一声,赶紧爬了起来。

跑到凌惜颜的面前,嘴角有着笑意,嘴里却说道:“姐姐,兰儿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兰儿啊!”景兰的笑意,已经证明了。那茶杯根本就是她有意的往凌惜颜的身上砸去。

她凌惜颜望着自己身上的茶水,还有头上的两片茶叶,只是扯开了嘴角,淡淡的开口道:“没事!”

景兰笑道,她又不敢在老太爷还有老爷夫人的面前多嘴说些什么,就算自己把她的身上,倒了茶水,这也看不出,她到底是有意或是无意。

“景兰,你太不小心了;颜儿,你先下去换身衣服吧!”凌惜颜福了福身,与小香两人往自己的院入走去。

在回廊处,小香开口为主人抱不孤:“小姐,那个景兰,根本就是故意的吗。”

刚刚她嘴角的笑,她也已经看到,这个景兰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敢这么大胆。

“小香,人在屋檐下,我们又能如何呢?”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凌家大小姐,家大财大。

又有谁敢这般欺负她呢?

或许,他们巴结也已经来不急,只是想想现在又能够如何。

她家败了,父母身亡了。

就算说得好听些许,她也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小姐,你不能够这样啊,小香看着心疼啊。”小香实在心疼小姐,以往在凌家的时候,她何时过这样的苦,可是现在却要受这样的苦。

若是,老爷在天有灵,知道小姐生活的这般苦,他又会是怎样的想法啊?

这才入楚家的第一天,就是这样的情形,接下来的日子会是如何,小香实在不敢去想像。

“小香,我知道你对我好,心疼我。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凌家的人了,又能多说些什么呢?赶紧把衣服拿来,给我换上,别让爹娘他们等太久了。”小香拿了身素色的衣服给她换上。

小香清楚小姐还并未走出老爷夫人突然离开的哀伤之中,不会穿太过喜气的衣服。

她刚嫁入楚家,在楚家内凡是嫁入楚家的女子,第一天就该要跟公婆去庙里祈福,以保平安。

凌惜颜打小便没有出过家门,娇生惯养,并无受过太多的苦。

“小姐,可是您也不能这样忍着啊,刚那个景兰就已经踩到您的头上了,小香下次一定帮您好好收拾这个景兰。”小香并不是那种能忍便忍的人,见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欺负,她怎么可以看着不去帮忙呢?

她自知,自己做不到。

“小香,这不可胡闹,景兰是姑爷的小妾,也算得是你的主子,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少。”想想心下也很是担心,接下来的日子到底会是如何。

“什么?外面不是传,姑爷一直洁身自好吗?这跟其他的男子,有何区别?他能娶一个小妾,就能两个三个。现在这个景兰已经不把您放在眼里,若是再娶些小妾进来,再不把您放在眼里,那您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小香本以为,她并非府里什么妾室,却不想她居然会是楚肖然的妾室。

当时,听景兰唤凌惜颜为姐姐的时候,小香也并非想到这么多,只是现在这么一听,更为担心。

再看景兰今日在大厅之上,对待她的那景象来看,接下来的日子,她定会隔三差五的来找事。

“男人三妻四妾,并无什么奇怪。小香,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别让你爹娘等久了。”凌惜颜想,接下来他们应该不会对自己如何吧。

虽然,昨夜那些事情,她也有些惊讶,但是这事还是不要让小香知道才是。

或是小香知道了,她定会跑去跟景兰讲理,到时受苦的也会是小香。

“小姐,如果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不必再忍。”小香实在心疼小姐,她的心性一直都这般好。

对任何人都好,却不知人心险恶,真怕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姐的日子会不好过啊。

“知道了!”凌惜颜望着小香,小香打小便跟她一起,虽然比她长了几岁,却一直都像上个姐姐一般的照顾着她。

当他们来到前厅的时候,景兰站在一边等着。一见凌惜颜到来,便迎了上来,道:“姐姐,爹娘在外面等着你,你快些去吧。”

“谢谢兰儿妹妹。”凌惜颜道谢,便转身要向大门而去。

景兰的腿刚刚伸出来,本想把她给跌倒。却被小香给看到,小香转了过来,走到靠景兰的那个位子,道:“小姐,我扶您。”走下去的时候,有意用力的踢了一下景兰的腿。

“哎哟!”小香赶紧放开凌惜颜,跪倒在了地上。

“兰夫人,小香不是有意的,小香没有望到您的腿伸出来了。”小香赶紧道歉,景兰恨恨的望着小香,但又见楚爷爷在场,不好发火。

只是笑道:“没事,我不会怪你的。”心里却早已经气得。

“妹妹,我回去会好好收拾小香的,您别往心里去,小香一直都是这么笨手笨脚,如果有得罪到姐姐的地方,还望姐姐见谅。”

楚肖然起了进来,便见小香跪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望了一眼景兰,又望了一眼站在一边道歉的凌惜颜。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夫君,小香笨手笨脚的,不小心碰到了兰妹妹。”望了一眼楚肖然,她不知楚肖然到底会站在谁的那边,但是无论怎么样,还是得在试试。

“算了,兰儿你先回你的阁里去吧,爹娘正等着惜颜那。”景兰福了福身,便在丫鬟的搀扶下,似自己的脚真的废了一般的向后院走去。

楚爷爷望着这一幕,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

只是,没有多说什么罢了。

“还不起来。”楚肖然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香,出声道。

“是!谢谢姑爷。”小香赶紧站了起来,望了一眼离开的景兰,看她下次还敢不敢欺负她家小姐。

有她小香在,谁敢欺负她家小姐,她一定不放过。

凌惜颜望了一眼景兰离开的方向,赶紧转身向外走去,小香也跟了上来。

“小香,你怎可这么做?”凌惜颜小声的质问,也是不想让楚肖然听到。

“小姐,是您没有看到,兰夫人本想把你给绊倒的,如果不是小香看到的话,受伤的又是您。”小香小声的回道。

楚肖然回身望他们主仆二人,凌惜颜和小香赶紧闭了嘴,向大门边走去。

轿子早已经准备好,小香扶着凌惜颜坐入了轿中,楚肖然和楚老爷二人骑马。

小香扶着轿子,跟在凌惜颜的身边。

“小姐,姑爷待您,似乎不是很好。”小香开口说道,从今个一早起,楚肖然就没有给个小姐一个好脸色,小香一直都看在眼里。

“小香,不要多嘴,让其他的人听到,不好!”凌惜颜掀开一边的帘子出声训斥。

小香吐了吐舌头,看来还是不要再多嘴了,现在这里都是姑爷的人,如果这些话传到姑爷的耳中,她的日子不好过没事,只怕小姐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不知走了多久,轿子停在了庙前,小香把凌惜颜给扶了下来,拿过头巾给她戴上。

楚夫人由自己的下人扶下了轿,来到凌惜颜的面前,说道:“颜儿,跟娘一同走吧!”

凌惜颜福了福身,伸手去扶楚夫人。

“娘,媳妇有一事不明。”为何嫁入楚家的头天,便要到庙里来拜佛。

“何事,问吧!”对于凌惜颜的知书达理,楚夫人甚是喜欢。

能娶得这样的媳妇入门,实乃他们楚家的福气,只望她不要让他们失望才是。

“为何头日,要来山里拜佛?”以往他们家里,从来都没有出来拜过,只是有时会上去府上的佛堂里拜佛,从不出门半步。

“这是我们楚家传下来的规矩,除了求平安之外,也是为了求子。”楚夫人笑道,拍了拍凌惜颜的手。俩人向上走去,当俩人走到台阶中间的时候。

从上方滚下了一块大石,小香吓得大叫。

“小姐,快闪开。”小香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拉凌惜颜,而凌惜颜却伸手推开了楚老夫人,自己被大石给撞倒了,向下滚去。

“颜儿……”楚夫人吓得大叫,而这中间,还夹杂着小香的叫声。

“小姐……”小香赶紧向下跑去,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若非如此的话,那又怎会在这台阶之上,遇上此事。

“娘,可有受伤?”楚肖然本是把马牵去一边绑好,刚回来的时候,便见楚夫人倒在一边,而凌惜颜却倒在台阶下方的地上。

“小姐,您怎么样?别吓小香啊。”小香赶紧把她扶起来,看到她的脸上和手有着好多的伤口。

“我没事,快去看看颜儿!”如果凌惜颜不是为了救自己的话,她完全是可以闪开的,可是她却为了救自己,而从这里滚下去,也不知道她身上的伤,到底怎么样?

楚肖然望了一眼已经昏迷的凌惜颜,心里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把她给抱了起来,放入轿中,让小香同她一起坐,好扶着凌惜颜,几人急急忙忙的往府中而去。

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这新婚第一天,新娘子就为了救婆婆而受伤。

这虽然传出去是好话,但这也是对凌惜颜的好话,而并不是对楚家的好话。

回到府里的时候,景兰似乎是第一个来到了人凌惜颜住的西厢,在他们回来的路上时,楚肖然便派人先回来请大夫在府里等着。

小香急的待一边,生怕小姐会出什么事情。

看到景兰的时候,她就更加的气愤,这个女人就不能不出现吗?

她觉得,此事如若不是有人有意做的话,实在发生的太过蹊跷了一点儿。

那去寺庙的路上,平时人都很多,怎么今天就都不见人了,而这么巧的就有大石滚落。而正好又是凌惜颜上山的那会儿呢?

如果非人为的话,这事也太过奇怪了一点儿。

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查出来,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为。

“老夫人,大少爷。少奶奶没事了,只要多多修养几日,便无大碍。”楚老夫人这下总算是放下了心,她还真怕凌惜颜有个三长两短。

她可是为了救她,才会受伤的,若不然的话,可能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的人,便是她的了。

“谢天谢地!”楚老夫人赶紧让小香把自己扶了进去,在凌惜颜推开她的时候,她的腿上也擦破了些皮。虽然已经上过药,但还是有些的痛。

“颜儿,你可吓死娘了!”见凌惜颜已经醒来,楚老夫人这下是完全的松了口气,但是见她头上还包扎着,她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这孩子打小就惹人爱,却不想这才及笄,就遭受家破人亡之事。

而这才嫁入楚家第一日,就受了如此重伤,她也自觉他们楚家对不起她。

“娘,您没摔着吧,颜儿让您受惊了!”凌惜颜的声音,十分的虚弱。

“娘没事,倒是你伤得不轻,这几日就好好的在房里歇着,若是想要吃点什么?直接让下人弄,这里是你的家,你可要知道。”楚老夫人更加的疼惜她,如若不是她的话,她的老命可能都不保了。

“娘,颜儿没事,您别担心。”她的身上十分的痛,但是为了不让楚老夫人担心,她还是强扯了出了笑意,不让她为自己担心。

“恩!累了吧,闭上眼好好的休息,娘在这里陪你一会儿。”楚老夫人自进来之后,便一直的拉着她的手,十分的心疼她。

“娘,您也累了,您也回房歇着吧,”凌惜颜清楚,刚推开楚老夫人的时候,她也受了些伤。

她做晚辈的,怎能让长辈来照顾自己,这若是传出去的话,非让人说闲话不可。

“娘不累,娘就陪你一会儿,你好好休息会儿。”景兰在一边看着,这才一日,楚老夫人就对凌惜颜这般好,这接下来的日子里,可如何是好啊。

“小姐,您就让老夫人陪着您吧,老夫人这一路上可担心您了,您就让老夫人安心些吧!”小香在一边劝到,这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她的身上,若是不痛的话,那也便怪了。

“是啊,小香说得是。”楚老夫人,越加的喜欢这主仆二人。

凌家已亡的二老,把这个女儿,教养的可真好。

而这小香,也是个实大体的下人。

“那好,娘,您坐会儿就回房去歇着啊!”楚老夫人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心。

凌惜颜这才闭上了双眼,小香一直的守在一边,不敢离开。

夜幕降临,楚府之内,静悄悄一片。

只能听到水榭那边,传来的些许琴声。那是楚家小小姐楚玥儿的琴声。

每到入夜之是,水榭那儿都会传来好楚家小小姐的琴声。

但,西厢房这儿的院子内,黑暗之中,却传来了几声交谈。

“怎么回事?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没死。”女人的声音中,有些气愤,又带着几分的质问。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在的话,那个老不死的,今天就死在那大石下了。”其中,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样带着气愤。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不柔,却又有点儿柔中带钢。

“那个老不死的,今天逃过了一次,那么接下来,就先让那个大的死了先,现在楚家的大权,全在那个大的手里。”男人愤愤的说道,他们计划的本来好好的,却不想半路杀出个凌惜颜,把他们的计划全都给破坏了。

不只救了楚老夫人,还得到了楚老夫人的信任。

看来,他们该要想办法,把这个女人,给解决了先。

这个,才是万全之册,若不这么做的话,真怕到时老不死的,会把楚家的大权,全到他们夫妇二人的手里。

“你打算怎么做?”女人问道。

“俯耳过来!”接下来,听不到任何一点儿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之后,厢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女人,黑暗的月光之下,看不轻女人的容貌。

只见她走得匆忙……

这日,凌惜颜依然在房中休息,屋外下着小雨。

受伤的这段时日以来,楚肖然虽然时不时的过来看看她,但是却也是极少。

就算是来了,也说不上两句话,便会离开。

有时过来,只是问小香一些的事情,问完之后便离开。

小香虽日日抱怨姑爷对小姐不好,便凌惜颜却只是淡然一笑。

“小姐,二少奶奶和兰夫人来了。”小香走了进来,对坐在窗边的凌惜颜说道。

“快请!”凌惜颜赶紧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来到门边的时候,只见小香正领着沐佩仪和景兰进来,景兰一笛绛红色长裙,缠枝花卉纹金腰带,玉珠管项链,金银丝绸罩衣,累丝嵌宝银凤簪斜插在同心髻上,略施粉黛,分外的妩媚动人。

而沐佩仪却是一身淡绿长裙、孔雀绿翎裘。

看着景兰,小香努力了努力嘴,这景兰根本就有着想要成楚家大少奶奶的意思吗。

若不是这样的话,她就不可能会穿得这般喜气,大红色连正房都没有穿,而她一个妾室,却穿得这般喜气,分明就有着喧宾夺主的意思。

“姐姐,你的身体可好些了?”景兰扭着柳腰姗姗而来,望了一眼被小香扶着的凌惜颜,景兰柔柔的声音响起,脸上却有着浓浓嘲讽之意。

不过,凌惜颜的脸上,表现的倒很自然。

“让妹妹担心了,已经没事了!”景兰一直都在担心,若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楚老夫人从此对她关爱有加,那么以后她的地位,定会受到影响。

但依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必太过担心此事,因刀楚老夫人自那日之后,便极少再来凌惜颜这里。

只是,平时用餐时,会问起。

但,很少见她宠她过头,这让景兰也放心了一些。

若是,她快些怀上楚肖然的孩子的话,那么她在楚家的身份,也便会可以坐得更稳一些,到时想把凌惜颜踢下台,那便是轻而易举。

到时,楚家大少奶奶的头衔便很有可能的落到她的头上;局时这楚家地位最高的,还不是她吗?

“大嫂这次,功劳可真是大了,若不是大嫂的话,娘亲这会儿可能还躺在床上那。”沐佩仪的口气,同样带着讽刺的口气说着,完全没有一点儿关心的意思。

心想,这次摔倒没把她摔死,她还真是命大。

也只能说,是她的运气太好了一点儿,若是运气差一点儿的话,那大石定会把她给压着。到时,她不死也残。

“弟妹,你这不是笑话我吗!”凌惜颜淡淡的笑了笑,请他们入了坐,让小香给他们泡了茶水。

“大嫂,想必大哥已经很久,没有来你房里了吧!”沐佩仪似无意,却又似有意一般。脸上却是一直盯着凌惜颜的神情。

“颜儿最近有伤在身,夫君也是心疼颜儿。”沐佩仪却只是冷笑,最近这楚肖然,可是天天往景兰阁跑。她就从没听到下人回报说,楚肖然往她这里来过。

看来,他俩的感情,她一点儿都没有必要担心。楚肖然会宠这凌惜颜。

“大哥还真是体贴您啊!”这口气听着,便酸酸的。

“少奶奶,少爷来了!”这时,西厢的下人,走了进来。

凌惜颜和小香到看了一眼,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过来?

而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丫鬟,平时都不见他会带丫鬟进来,但是今天却见他带着一个丫鬟进来,这让他们几人都不太明白,他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

“夫君!”景兰先凌惜颜一步的跑了过去,望了一眼了楚肖然身边的秋纹。这个丫鬟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是她的新欢吗?

可是,却又不像是。

“你们也在啊!”望了一眼沐佩仪和景兰,他们俩今个怎么会往这里来?

平时,都不见他们俩人过来,今天过来所为何事?

“我过来也有一段的时日了,我也该回去了。”沐佩仪起身,跟他们道别。

她虽不清楚这丫鬟是何人?但想必是楚肖然新请的。

“佩仪,大哥有些事,要让你带给二弟,你等会儿。”凌惜颜让小香倒了茶。

“夫君,喝杯茶吧!”凌惜颜端了茶走到她的身边中,楚肖然却看都不看一眼,说道:“她是秋纹,以后会跟小香一同服待你!”

楚肖然背对着她,丢下这么一句话,留下小香。揽着景兰便走出了凌惜颜的院子,凌惜颜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转身进了内室,秋纹和小香也跟了过去。

“奴婢秋纹,见过少奶奶。”秋纹福了福身,脸上却无半点的笑意。

凌惜颜并没有介意,楚肖然永远都只有那么一个神情,他调教出来的丫鬟,想必跟他没多大的差别。

“秋纹,既然少爷让你来此,那么你和小香两人,就好好相处吧!”凌惜颜望拉着秋纹的手,虽然她的表面看上去,真的很冷漠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神还是可以告诉她,她是个很好的丫鬟。

相信,她和小香会成为好朋友吧!

“小香姐!”秋纹唤了一声。

“小香,以后跟秋纹好好相处,知道吗?”

“是!”小香点了点头,虽然这秋纹的表情看上去,实在不是很好,但无论怎么说。

以后他多留意她,若有什么事的话,小香一定会先跟凌惜颜说。

“小香,你先带秋丝纹去住处,安顿下来后,秋纹你先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之后,好好休息一天,明日再来服侍我吧!”凌惜颜见她的手里,还拿着包裹,她这才第一日来,并不可让她马上服侍她。

“是!”俩人离开后,房间里就留下凌惜颜一人。

想起刚刚楚肖然的冷淡,她的心里虽有些难受,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俩人之间,也只能够维持这样的状况,若是真变了,那也就真的有些奇怪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男人把老婆500万卖给老板,5年后万万没想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7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