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6岁男孩爱上4岁女孩,31年从未吵过架,成中国最牛情侣!

【小说在线阅读】6岁男孩爱上4岁女孩,31年从未吵过架,成中国最牛情侣!
“纪公子,您要再这么闹,人家明天可没法去片场了啊~”

“不去就不去,赶明儿我再给你投个新的电影。”

“刺啦”一声布料响,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乔黎离仰面躺在床上,她能听得见女人的娇笑声和男人的低沉呼吸声。

乔黎离把枕头翻过来盖在自己的脸上,死死捂住耳朵,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半个小时之前,她被纪云来踹门的声音吵醒,然后就再也没能睡着。

乔黎离伸手把放在床边的那块手表摸了过来。

一圈星辰在表盘上熠熠生光,时针清清楚楚指在了2这个数字上。

乔黎离掀了被子,赤着脚走出门去。

她敲了两下门,轻声说道:“纪云来,你声音放轻一点。”

无人应答。

乔黎离狠狠咳了两声。

从两个月前开始,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好,两个月了,这还是纪云来头一次回家,然后就带给了她这样一场活春宫。

虽然脚下踩着的是羊绒地毯,不过乔黎离还是觉得透心凉,狠狠打了个寒噤。

“纪云来!”乔黎离微微提高了嗓音。

然后门就被人一把拉开。

纪云来裸着上身,下半身也只用一条浴巾松松围着。

月光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钻了进来,让乔黎离得以看清纪云来那张俊美到惨绝人寰的脸。

如同天使,如同恶魔。

“什么事,”纪云来嗓音冰冷,“有话快说,没事快滚,别扫了我的兴致。”

乔黎离微微偏头往屋子里看,那张大床上有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撑着头看她,身上衣料薄而少,引人遐思。

这张美艳的脸,乔黎离最近在电视上看过多次。

当红明星霍曼曼,娱乐八卦里说的那些消息果真是真的。

“我只是想告诉你,”乔黎离收回了目光,仰头看着纪云来,“我很困,想睡觉了,请你轻一些。”

纪云来低头看着乔黎离,她病了好几个月了,脸色惨白,下巴尖尖。

纪云来忽而一笑。

“乔黎离,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后头的霍曼曼发出了一声轻笑,似是在嘲笑乔黎离。

乔黎离也觉得自己这段婚姻可悲到了极点。

可她还是扬起一个笑容来,“纪云来,从法律意义上来讲,我是你妻子。”

“妻子?”

纪云来冷笑一声,一手掐着乔黎离的下巴,一手狠狠带上了门。

乔黎离被纪云来推着往沙发而去。

“乔黎离,你记住,”纪云来把乔黎离扔在了沙发上,而后欺身而上,“你只是我们纪家养的一条狗。”

乔黎离紧紧咬住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做一条狗,也不要嫁给纪云来。

纪云来的呼吸忽然沉重了起来。

他俯下身去,就要吻上乔黎离。

乔黎离忽而一偏头,纪云来的吻便落了个空。

乔黎离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是怎么想的。

在看见纪云来满是怒意的眸子时,乔黎离忽然想要开口解释。

可是一张嘴,她便不由得干呕了一声。

作为纪云来的妻子,她确实需要满足纪云来的生理需求。

但是她实在无法忍受纪云来刚刚从霍曼曼的床上下来,就爬到自己的身上。

她觉得恶心。

纪云来的眸子里迅速闪过一道慌乱,旋即又被更深的怒意所替代。

他伸出手去掐住了乔黎离的脖子。

乔黎离想要挣扎,却并未动弹。

就这么被纪云来杀了好像也不错,这种日子,她实在是过够了。

“纪公子,别晾着人家呀。”霍曼曼甜腻的声音从虚掩的房门里传来。

纪云来忽然恢复了神智,松开手。

大把新鲜空气猛地闯进了乔黎离的胸腔。

纪云来整理了一下衣衫,低低喝了一声:“滚。”

乔黎离仍旧躺在沙发上,纪云来转身又进了那个房间,伸手把门摔上。

乔黎离捂着眼睛,似是想哭,却哭不出来。

除了刚结婚那两天,纪云来对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刚刚纪云来是真的想要杀了她,乔黎离能感受出来。

纪云来说得没错,她就是一条狗,一条乔家卖给纪家的狗。

一千八百万,这个世上怎么会有比她还贵的狗,她也该知足了。

乔黎离拖着身子往屋里走,轻手轻脚关上了门,免得扰了纪云来和霍曼曼的好兴致。

纪云来忽然夺门而出,他闯进了乔黎离的屋子,靠在门框上睥睨着她。

“乔黎离,我让你滚。”

纪云来伸手指着门外。

乔黎离看着纪云来不说话,忽而纪云来红了眼眶,他咬牙,“乔黎离,你没有心。”

乔黎离的心里忽然升起了几分恐慌,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又是一场梦。

自从上次纪云来离开之后,她便不停地做这一场梦。

实际上上次纪云来进了屋子之后,就带着霍曼曼离开了,许给了她一夜安静,她却失了多日好眠。

如果纪云来真的能让她滚,她肯定马不停蹄地离开。

然而事实是自从上次之后,纪云来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各种娱乐新闻上他与霍曼曼的花边消息炒得沸沸扬扬,隔三差五就要上一次头条。

三部电视接档播出,两部电影即将上映,又是纪云来纪三少爷的新宠,霍曼曼俨然成为娱乐圈的人生赢家。

纪云来三天去探一次霍曼曼的班,再也没有回来见过乔黎离,而骂她没有心那次,则是在两个月之前了。

纪云来那天喝了好多的酒,踉踉跄跄进门,她从餐桌跑过来去扶,却被纪云来一脚踹开。

彼时她身体不好,趴在沙发上半天没缓过气来,纪云来却又抬脚要踹,要不是李妈拦着,那一次,乔黎离真的有可能死在纪云来的手上。

从前两人的关系再不好,纪云来也没有动手打过她。

就从那一次开始。

当时纪云来的样子乔黎离到现在都还记得。

他红着眼睛,像是乔黎离夺走了他的珍宝。

他说:“乔黎离,你没有心。”

她如何敢有心。

纪云来三天换一个新宠,花边新闻能撑起一整个娱乐报纸,她若有心,该如何自处。

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猛地划开黑夜的寂静。

乔黎离伸手摸过了手机,过亮的光线刺得她眯起了眼睛。

“徐艾。”

“黎黎,”电话那头的徐艾有些吞吞吐吐,“看新闻了吗?”

乔黎离心里头咯噔一下,“还没。”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年你是要回乔家,还是要去纪家。如果回乔家,我正好顺路带你。”

经徐艾这么一提醒,乔黎离才想起来,这都腊月二十八了。

快过年了。

城市里头年味凉薄,她又住在这远山别墅区,根本没有注意到。

“去纪家。”

乔黎离根本没得选。

就算她去了乔家,肯定也会被赶出来。

徐艾又随意和乔黎离说了几句话,两人便挂了电话。

乔黎离这才看见手机主页上的时钟。

原来已经上午十点了。

这遮光帘太厚,她竟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

李妈也没来喊她。

乔黎离披上了外袍下楼,站在楼梯上咳了两声。

空旷的别墅回响着她的咳嗽声。

乔黎离这才想起来,李妈前两天和她告假,已经回家过年去了。

人人都有一个可以回去过年的家。

而她这条纪家的狗,还是要给豢养她的主人打电话,问一问,是不是要带她回去。

纪云来的电话铃声百年如一日的沉稳,他习惯在响了四声之后接起电话,乔黎离并不常给他打电话,却也在心里默默数着。

只不过这次,刚刚响了两声,就被人接起来了。

“纪云来。”乔黎离干巴巴开口,声音在这空旷的别墅里显得格外寂寞。

对面传来了一声轻笑。

“原来是乔夫人,”霍曼曼甜腻的声音透过手机剐蹭着乔黎离的耳膜,“我以为是谁呢,纪公子居然也不设个联系人。”

乔黎离只是沉默。

“不知道乔夫人有什么事情?纪公子正在洗澡呢,我可以帮夫人传达一下。”

乔黎离实在是没有办法让霍曼曼帮自己问一问,纪云来是不是要带着自己回家过年。

电话那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给我拿条毛巾。”

纪云来如冰川微融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吓得乔黎离赶紧挂断了电话。

那头的霍曼曼轻声一笑,如一只慵懒的猫儿一样轻快地跳下床,给纪云来递了一块毛巾过去。

纪云来伸手接过,随意地擦着头发,水珠从他脸上滚落下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而俊美。

难怪人家都说,纪家三少爷,漂亮得不像话。

就算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的霍曼曼也不得不承认,纪云来这厮长得实在是太妖孽了。

“刚刚有人打电话?”纪云来微微抬眼,眸子里头拢着整个银河系的星光。

霍曼曼晃了晃夹在手指间的手机,“是啊,刚刚乔夫人给您打电话,只是什么也没说。”

霍曼曼又轻笑了一声。

纪云来冷下脸,把手机从霍曼曼的手上夺了过来。

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霍曼曼倒也不恼,就在一旁含笑看着。

纪云来看着那半分钟的通话愣了愣,手指尖都快要触碰到屏幕了,却又忽然锁了屏,将手机随意扔在了沙发上,伸手揽住了霍曼曼的腰肢,“跟我一起去纪家吧,老爷子估计等着呢。”

“纪公子不怕乔夫人生气?”

纪云来微微垂眸,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她敢。”

纪家三少爷纪云来为爱痴狂,猛追新晋当红女星霍曼曼。

头条都这么写了,纪云来总得坐实了这个名声才好。

而别墅里头的乔黎离,也正好看见了这条新闻。

“丢下妻子独守空房,与霍曼曼厮守一个月,日日探班共归酒店,纪家风流三少爷是否要为爱收心?”

从乔黎离嫁给纪云来之后,就一直被塑造成一个独守空房的怨妇。

霍曼曼是爱,她是挡着爱情的第三者。

乔黎离苦笑,是,她自从嫁给了纪云来之后,就不怎么出门,除了徐艾,她几乎不和从前的朋友联系。

如果纪云来真的爱上了霍曼曼,乔黎离倒要祝福他,如果纪云来递上了离婚协议,乔黎离肯定下一秒就签名。

但是纪云来骂过她也踹过她,还曾掐着脖子想要杀了她。

独独不肯提离婚二字。

乔黎离也不明白,纪家家大业大,难不成纪云来是真的不舍得当初那一千八百万?

乔黎离关了电视,这别墅里又重归寂静。

许叔是纪云来在这个别墅里常用的司机,乔黎离平时如果要出门,也都是用他。

不过乔黎离给他打电话,说让他载着自己去纪家的时候,许叔还是有点犹豫。

“夫人,您不等少爷了吗?”

乔黎离沉默了一会儿,握着电话的手收紧了几分。

“没事,就说是我一意孤行。”

许叔也知道,乔黎离虽然外表看着文静寡言脾气又好,其实最是个性子倔的。

从前少爷对夫人也没有这样坏,要是夫人那时候服个软,也不至于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被一个出身不干净的女星踩在脚底下。

乔黎离既然已经这样说了,许叔也就不好反驳。

一个结了婚的女人,独自回婆家过年,实在是没脸得很。

乔黎离平时对许叔也算不错,许叔不忍心见她连个出门来迎的人都没有,就停了车帮她把东西提了上去。

纪家的女人都是面和心不和,看见乔黎离独自回来,更是幸灾乐祸,连个理她的人都没有。

且巧乔黎离也不愿意处理这些豪门里头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就先上了楼,打算换件衣服再去见纪老爷子。

乔黎离还是有些害怕的。

纪老爷子的脾气一向不怎么好,此次看见她自己过来,不知道会不会发脾气。

可是就像纪云来说的那样,她不过是纪家的一条狗,有什么本事决定自己的生死荣辱。

几乎在乔黎离决定回纪家的同时,纪云来也决定带着霍曼曼一起回纪家。

只不过乔黎离那个箱子轻得很,几乎是直接拿出来就拖走了。

可是纪云来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个半小时,霍曼曼都收拾出来两个大箱子了,居然还在收拾。

纪云来一脸的不耐烦,他惯来不愿意等人,这会子他已经把手机打开关闭无数次了,刚刚还差点拨出乔黎离的电话。

“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去了再买就是了。”纪云来眼看就要坐不住了,如果霍曼曼再继续收拾的话,他肯定会把霍曼曼扔在这里,独自离开。

霍曼曼算是待在纪云来身边时间长的,也算是晓得纪云来的喜怒。

纪云来从前三天必换一个新宠,如今却独宠霍曼曼四个月,外头的新闻已经炒上了天。

霍曼曼是个知道分寸的,她笑得妩媚,“纪公子该知道的,我们这种用脸伺候人的,就得时时刻刻注意着,生怕什么东西没拿到,长个痘被狗仔拍到,明儿个就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纪云来向来是个不客气的,冷声开口,“我倒不知道你还上过神坛。”

霍曼曼知道纪云来的意思。

她是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靠得无非就是这一张脸和看人脸色的好本事,她陪过酒也卖过唱,刚出道的时候还拍过三级片,确实算不得干净。

不过霍曼曼知道,纪云来能说这话,就算是对她有个好脸色了。

于是霍曼曼丢下手中的东西抱了过去,软软的腰肢贴着纪云来的大腿。

“纪公子别着急啊,我这就好了。”

纪云来在霍曼曼的腰上轻轻拧了一把,偏头笑道:“好了,快点走吧。”

纪云来这厮,笑起来的时候似是日月通明,天地光辉都能被他给盖过去。

所以他笑起来的时候,向来是笑意不达眼底就收了回去。

霍曼曼能得着纪云来一个笑容已经是承天恩赐,哪里还敢计较刚刚纪云来是不是躲过了自己的欲滴红唇。

纪云来亲自驾车带着霍曼曼驶离他三个月前新给霍曼曼买的别墅。

免不得上车的时候又被暗处的狗仔给拍了一通。

纪云来微微蹙眉,不过也懒得和这些个人计较。

霍曼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只胳膊搭在窗上,另外一只手则老老实实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她倒是愿意和纪云来在开车的时候缠绵一会儿。

只是纪云来平日里浪荡不羁又行事随心,偏偏开车的时候,就是不许人碰他,遇红灯就停,从来不超速,活脱脱一个乖孩子。

霍曼曼猜,纪云来是惜命。

不过不该问的,霍曼曼从来都不会问。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霍曼曼从前的确是靠过男人上位。

但是换成旁的女人,就算是被睡了,也未必能上位。

霍曼曼伸手绕着自己长长的卷发,微微侧头看向纪云来。

她今日画了上挑的眼线,带着些许魅惑和妖娆。

“纪公子不去看看乔夫人?”

纪云来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只专注地开着车,一言不发,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霍曼曼的话。

霍曼曼在一旁轻笑了一声,像是一只小猫伸出爪子来挠了挠人的心脏。

“媒体若是知道纪公子把乔夫人扔在这里,带着我回纪家,不知道又会写出什么来?”霍曼曼轻笑一声,妩媚动人,“说不定这个年节的头条,又让我与纪公子定下了呢。”

纪云来踩着油门的那只脚微微松了松,而后在前面的岔路口打了方向盘,转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霍曼曼从随身的小包里面掏出四五支口红来,一一打开来看,却又还是不满意。

“乔夫人天生丽质,干净澄澈,纪公子瞧瞧我抹那只口红,才能不在乔夫人面前自惭形秽?”

纪云来头都不偏,专注地开着车,“你抹哪个都比她好看。”

霍曼曼轻声一笑,没再纠缠,选了那支复古红色,翻下了遮光板,对着上头的镜子就抹了起来。

她霍曼曼天生就是一只妖精,做什么干净。

纪云来的车在别墅跟前停了下来,霍曼曼解了安全带和纪云来一道走了下去。

纪云来平时不喜欢带这个别墅的钥匙,按了几下门铃,却是无人应答。

纪云来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又狠砸了几下门铃,喊了一声:“李妈!许叔!”

仍旧是静默一片。

纪云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掏出手机来,拨出了一个号码。

“少爷,”许叔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有什么事吗?”

纪云来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骂了一声:“家里的人呢!都死干净了不成!”

许叔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少爷那个……”许叔吞吞吐吐道,“夫人已经回来了……”

“纪家?”纪云来冰冷开口,脸色黑得能拧出墨水来,“行,我知道了。”

乔黎离现在胆子真是大!纪云来挂了电话,微微眯了眼睛,居然敢自己去纪家!

就站在纪云来身旁的霍曼曼当然听见了刚刚许叔说的话。

“纪公子,这要怎么办?”

“怎么办?”纪云来咬牙反问,“跟我去纪家。我看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霍曼曼虽然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不过还是小跑着跟上了纪云来的步伐。

看来乔夫人这次,又要不好过了……

霍曼曼在心里轻笑了一声。

当车停在纪家庄园门口的时候,纪云来已经想要杀人了。

纪云来并没有告诉纪家的人自己要回来,不过这临近年节,纪家的几位少爷都是要回来的。

有几个下人过来给纪云来和霍曼曼开门,霍曼曼下车转过去,挽住了纪云来的胳膊,“这东西都轻点给我抬,摔坏了你们可赔不起。”

纪家的这几个下人虽然是常年在纪家里头伺候着的,但是纪家人对他们向来也算是客气,哪里见过霍曼曼这种倨傲的人。

那几个下人平时也是看新闻的,自然知道霍曼曼的出身,虽然面上挂着笑容应下,心里却是鄙视了霍曼曼千百回。

纪云来带着霍曼曼进去的时候,许茹莉正好从楼上下来,扭着腰说道:“回来了?”

纪云来点了点头,冷峻的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转头对霍曼曼道:“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上楼。”

纪云来虽然一年只回纪家一次,不过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纪老爷子把持着纪家的大权还不算,非得让全部的晚辈都对自己毕恭毕敬,如纪云来这般常年不愿意回来也不愿意和纪老爷子说话的,年节回来的时候,还是要第一时间过去打个招呼。

霍曼曼在沙发上坐下,拨弄了一下她缱绻的长发,对一旁的保姆道:“温水加冰。”

保姆不能理解霍曼曼这种奇怪的要求,但是她毕竟是纪家的客人,也只能照做。

此时许茹莉也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一直在打量着霍曼曼。

霍曼曼最近是炙手可热的娱乐圈当红花旦,许茹莉平时在纪家没有事,也就是看看电视,所以对霍曼曼也是熟得很。

虽然是这般近距离地查看,不过霍曼曼的脸还是精致得很,许茹莉已经不再年轻,虽然保养得当,四十岁了脸上也没有一点皱纹,到底是和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看起来是不一样的。

霍曼曼偏头,一头长卷发肆意摊在了沙发背上,她扬唇一笑,美得像是只妖精。

“夫人喜欢我新做的鼻子吗?”

许茹莉微微愣了愣。

不得不说,其实霍曼曼美得妖艳,却很天然,再者说,便真的是动过刀子,在娱乐圈里的人也不会真的承认的。

但是霍曼曼这句话,却明显拉近了自己和许茹莉的关系。

果不其然,下一秒,许茹莉看向霍曼曼的眼神就温和了许多。

许茹莉是小三上位,与霍曼曼的本质倒是相同的,只不过从前她不能像霍曼曼这般招摇过世。

故而后来许茹莉进了纪家之后,便有意与霍曼曼这种人疏远,以免被人看见,又在她的背后嚼舌根子。

况且许茹莉也确实是嫉妒霍曼曼的,同样是小三,当年要不是纪老爷子的原配死了,她到现在都难能见天日。

可是霍曼曼,居然有本事让纪云来带她来纪家过年。

但是霍曼曼的情商确实是高,和许茹莉说了没几句话,就逗得她捂着嘴笑得满面春风,还坦然接受了霍曼曼送给她的几套化妆品。

但是许茹莉内心里还是在等着看纪云来和霍曼曼的笑话的。

纪老爷子最看重规矩,乔黎离不管怎么样都是纪云来的妻子,纪云来让她一个人回来过年,反倒带着霍曼曼一个戏子登堂入室,晚上且有的闹了。

与此同时,楼上传来了一阵重重的摔门声。

许茹莉被吓得抖了一下,不过心里还是发出了一声冷笑。

每年回来,纪云来都要和纪老爷子吵上一架,看来今年是更加严重了。

纪老爷子的那句骂声甚至盖过了纪云来摔门的声音。

“当年就应该让你死在外面!”

纪云来摔上了门,大跨步出来,却并未下楼。

他气冲冲地走到了乔黎离的房间门口,连敲门都没敲,直接就一脚踹开。

纪云来就算是生气的时候,一张脸也是绝美的。

他倚在门边,没往里走。

他本来是想冲进去的,但是他刚刚踹开门,就看见乔黎离身上裹着浴巾,用毛巾轻轻擦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

纪云来的怒火忽然不知道去了何处。

乔黎离显然是被纪云来踹门的声音吓了一跳,许是刚刚洗完澡的缘故,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格外惹人心疼。

纪云来冷着脸,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乔黎离在等着纪云来的怒火,却没想到纪云来沉默了半天,却只冷着脸问道:“洗了澡怎么不穿衣服?”

乔黎离下意识低头一看,可是那条浴巾确实将她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唯有如玉瓷般的肩膀露在了外头,细腻好看。

乔黎离的脸突然红了红。

纪云来伸手关上了门,一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抿着唇往里走。

乔黎离往后退了退。

纪云来伸出手,按在了乔黎离的肩膀上,乔黎离起了个小小的战栗,纪云来却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伸手取过一旁的吹风机来,细致地替她吹着头发。

乔黎离的头发细而柔滑,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纪云来的手指在其中轻轻翻动,动作轻而浅,温柔到了极点。

乔黎离只恨此刻面前没有一面镜子,能让自己看清纪云来到底是什么表情。

他总是这样,生气的时候,就对自己坏到了极点,有的时候,却又无缘无故展现出这种温柔。

让乔黎离觉得自己像是纪云来养的一条宠物狗,喜欢了就揉两下,不喜欢了就扔在一旁。

乔黎离忽然又想到了之前纪云来骂自己的那句话。

“乔黎离你记住,你只是我们纪家养的一条狗。”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6岁男孩爱上4岁女孩,31年从未吵过架,成中国最牛情侣!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80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