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亲姐姐给我灌泻药,第二天还被骗进了婚礼现场

【免费小说】亲姐姐给我灌泻药,第二天还被骗进了婚礼现场
幽幽坐在电脑前,正如一台高速运算的电脑一般处理着各种文件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了,是胡彦斌的《蝴蝶》。她看了一会儿陌生的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老同学,还记得我吗?”幽幽细细的想,脑中一个个名字闪过,又一个个否定掉。电话中声音再次响起:“老同学,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我陈亮啊!”

幽幽脑中一个激灵,赶紧道歉。陈亮嘿嘿一笑:“口头上的道歉不管用啊,这周六可是七夕节,咱们班的十年之约,你可一定得到,到时候还得让你多喝两杯,惩罚你把我这个老同学给忘了,”

幽幽脸上也绽开了笑容:“好啊,到时候看你这个班长大人怎么好意思当着全班人的面刁难我这个小女子。”

“哟,哟,这么多年不见,耍嘴皮子的功夫可是一点没丢呢!那到时候一定到哦,我这边还得通知其他同学,就先这样了啊!七夕再见了”

“嗯,七夕见!”

挂断电话,幽幽站在办公室厚厚的落地窗前呆呆的望着窗外,正值盛夏时节,可如今身在水泥森林中,再也难以听到知了的聒噪了。

幽幽决定趁这次机会休半个月的假,她也的确需要休息了。

虽然已经决定休假,但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等把各种繁琐的工作交待完,各种文件批下来,已经是周四了。

幽幽给李枫杨旭米思思张伟各挂了一个电话,询问他们是否会回去参加同学会以及告诉他们自己休假的事,这已经是幽幽中学时代硕果仅存的几个朋友了。

回到这座曾经生活了17年的小城,一切仍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都变得那么的陌生。

幽幽游荡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用相机记录着这座城市的变化。拍照,是幽幽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这座小城的护城河边能看到能看到很美的夕阳。幽幽一直的梦想就是可以和心爱的人倚在河边看夕阳。

那个人曾经有过,可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幽幽不愿意去记起那段感情,关于过去的回忆才冒一点头就被她掐断了。

此时,正是太阳欲落未落,夕阳正美的时候,幽幽沿着河边边走边拍得兴起,谁知一不小心,一脚踩空,跌进了河里。

“救命啊!”幽幽努力挣扎着冒出一个头来,旋即,又沉了下去,完全不识水性的她此刻正用尽全力的扑腾着,薄薄的恤完全裹在了身上,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死神的临近,就在意识逐渐模糊时,她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单,幽幽迷惑的打量着周围,她记得自己溺水了,是谁把自己送来医院的呢?

护士小姐端着药走进来,“小姐,你醒啦,我马上去找医生来!”说完,跑出了病房。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细细的给幽幽检查完后,说:“小姐,你已经没事了,可以出院了。”

“医生,是谁送我来医院的啊?”

“一位先生把你送来的,也是他替你办的手续,交的费用,怎么?她不是你丈夫吗?”

“不是,那他现在在哪儿呢?”

“可能出去了吧,你等等吧!”说完走了出去。

护士小姐却一脸花痴的望着幽幽,“姐姐,你运气好好哦,送你来的先生好帅好帅!他真不是你丈夫,那你给我介绍一下好不好?”

幽幽脸上挂下三条黑线,“我也不认识他!”

“那待会儿他回来,你通知我哦!”护士小姐满脸的期待的看着幽幽,直到幽幽尴尬的点了点头,她才满意的离去。

幽幽长长的嘘了口气,想不到这护士这么花痴,不过救我的人到底是谁呢?

正想着,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男子确实帅得炫目,幽幽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都忘记了转动。

“幽幽,你醒啦!”男子问候道。

看幽幽依然毫无反应,拿起手在幽幽眼前晃了晃,“幽幽,你没事吧!”

“呃,没事,没事,你就是救我的人吧!真的非常感谢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幽幽回过神来,赶紧一边摆出最迷人的微笑以掩饰自己看帅哥看入迷了的窘迫。一边心里暗骂着自己:“关幽幽啊,你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么能这么没用呢!看到帅哥眼都直了!”

“不客气,换了任何都会这么做的,只是我正好经过那里。”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你包里有你的证件,我帮你办住院的时候看过。”说着,脸竟然微微的红了。

“好可爱的男人!”幽幽想着,问道:“哦,救命恩人,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呃,我叫,我叫萧君玮。你还是别叫我救命恩人了,怪别扭的,叫我君玮吧!”说着,脸更红了。

幽幽看着,“扑哧”笑了出来。

“幽幽,你笑什么?”萧君玮疑惑的看着她。

“没,没什么,对了,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我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就是在这里等你这个恩人的,我们走吧!”

萧君玮把幽幽送回宾馆,临走时,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幽幽,你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吗?”

“当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嘛!把你手机给我,我存里面吧,”幽幽爽快的答应。

萧君玮把手机递给幽幽,“嗯,这是我的名片!”萧君玮把名片递给幽幽,腼腆的笑起来。

“那……我先走了,晚安”说着,又挠了挠头,脸微微红了。

“晚安,救命恩人!”幽幽冲他扮了个鬼脸。

幽幽关上门,看着萧君玮的名片忍不住笑了起来,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害羞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是蒂克公关公司的总经理,这也太搞笑了,这么腼腆的人竟然会有强悍的公关能力,不可思议啊!

一天跌宕起伏的经历虽然已经让幽幽绢极了,但躺在床上她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翻来覆去都是那个人的影子。手机里正循环胡彦斌的《蝴蝶》,这首歌,幽幽已经听了十年。

十年前,那个叫江一帆的少年第一次唱这首歌给幽幽听,幽幽的心就沉沦了。此刻,回到这座最初海誓山盟的小城,关于那个少年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心头,幽幽突然急切的想找到关于他们曾经相爱的点点滴滴。

幽幽起身出了门,时间尚不晚,才十点半,正是高中下晚自修的时候,那家书店一定还开着门吧。

幽幽走进书店,一群小女生聚集在校园小说旁认真地讨论着明晓溪和饶雪漫。

幽幽直奔校园小说的书架,这家店的陈设并没有变,快速的寻找着饶雪漫的《左耳》,竟然真的还是自己曾经看的那本,自己上课偷偷画的江一帆的漫画像也还在,幽幽如获至宝般摸着自己当年画的江一帆,甜蜜的笑了起来。

可是,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忧伤就弥漫上了幽幽的脸上,她慢慢的放下书。

转身跑出书店,她真的很想很想哭,似乎这么对年来不曾流过的泪都想要在这是全部冲破束缚,汹涌而出。她微仰着头,快速的跑了起来,想要把眼泪都吞咽回去,再也没有了去寻找相爱的证据的勇气。

“毕竟自己已经过了为爱疯狂的年纪,不是吗?”幽幽自嘲的想着。

书店依旧熙熙攘攘。

“好帅啊!”一声小声的赞叹让女孩子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刚进书店的男子身上。

男子一身白色休闲套装,看上去干净而阳光,他不好意思的对盯着他看的高中小妹妹笑笑,明媚如盛夏的阳光。

收敛了笑容,他慢慢的走向摆放着校园小说的那架书,脚步沉重得有些忧伤。

慢慢的摸着架上的书,一本一本的看过去,那本《左耳》就那么有些突兀的跳入眼中,男子将它抽了出来,一页一页的翻着。突然的,他停住了翻书的手,手有些颤抖的摸着书页上的漫画,漫画虽然画得稚拙,却也看得出所画的男子与他有着七分的相似。

他记得以前幽幽就爱极了这本书,甚至还把《左耳》的故事自己写了一遍。那么这幅素描的漫画肖像是幽幽画的吗?

他突然将书紧紧握在手中,急急的走向收银台。

老板我买这本书。付过钱,等不及老板找零,就急急忙忙的冲出了书店。

刚才那个一路小跑的女子像极了幽幽。会是她吗?她回来了吗?她还记得同学会的事所以像自己一样回来参加同学会了吗?

沿着刚才的女子走的方向一路追下去,江一帆越追越肯定刚才的人就是幽幽,因为这条路就是以前幽幽家的方向啊!幽幽是个有着怀旧情节的人,她如果回来一定会找以前家的附近住的啊!

幽幽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想要冲掉自己的回忆。她后悔了,后悔回到这座小城,后悔一时冲动三更半夜出来找什么相爱的证据了。她太自信于自己对情感情绪的控制了,哪知睹物思情时的记忆翻涌并不是她自己可以控制的。

只是昏暗路灯下的一晃眼,幽幽便已确定那个人就是江一帆。

早在回来之前幽幽就想到了有可能会见到江一帆,她以为她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江一帆了,她以为她就算没有忘记那段感情也已经将其深埋心底,永远不会再为其伤神了。可是,刚才的一眼已经让她的心理防线全线崩溃了。

他还记得我吗?他还记得关幽幽吗?还记得我们曾经是多么的相爱吗?他会像我想念他一样不停的想起我吗?

不会的,他怎么可能还会想我呢,或许他的小孩都会叫爸爸了吧,我于他不过是生命里的一段插曲,一个过客罢了。

在水流的哗哗声中,幽幽想得绝望的哭了。

等到哭得累了,幽幽穿好浴袍,坐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眼泪仍然不停的往下掉,伪装了这么多年的坚强终于完全崩溃了。

江一帆沿着那条熟悉的街道追着,脚步越来越慢。心中如有千斤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也迈不动步了。

刚才凭着一股冲动追了过来,此刻,脑中逐渐清醒。

那个人真的是幽幽吗?她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愿意见我吗?

肯定是不愿意的吧,她不会说过不会原谅我的。

江一帆绝望的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幽幽已经站在梳洗台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半个小时了,她仍在犹豫着要不要去参加同学会。

回来参加同学会,幽幽本来就是奔着江一帆来的,可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一帆。

幽幽承认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不交男朋友的原因是因为依旧爱着江一帆,可是,前天晚上的那一眼,让幽幽心中重新燃起的不止有爱还有恨。尽管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她真的不确定自己已经原谅他了。更何况,她并不了解他的近况,如果江一帆已经有了家庭,她又该如何面对呢?

镜子里幽幽的神情从迟疑慢慢的变得坚定。

“去,无论如何,也该有个了结了。”幽幽对着镜子说。

同学会的地点定在了高三毕业时的那间教室,幽幽在学校门口下车的时候又开始迟疑了。

幽幽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女子,可是,所有的事情一旦和江一帆沾上边儿,自己就总是会乱了方寸。

正当她在门口徘徊时,忽然被人一掌拍在肩上,同时张伟那放荡的声音响起“妹子,怎么不进去呢?怕见到老情人啊?”

幽幽无奈的说道:“哪里啊,我是怕见到你啊!你说你怎么就是阴魂不散呢?”

“哟,妹子,你说你这么用心的躲着哥,还是碰到了,这能不能说明我们之间的缘分不一般呢?”

幽幽狠狠地鄙视他一眼说道:“跟你!那就算有缘也是孽缘!”

两人一路扯着皮向教室走去。还在教室外的过道上就看见里面竟然布置得和十年前一模一样,先来了的十多个同学已经像模像样的坐在了当初的位置上,在互相聊着天。

还未走进教室,一直以尽职尽责的班长大人就出来迎接了:“哟,这一对活宝兄妹还没把恩怨算清呢!那赶紧回教室坐下慢慢算吧!”

走进教室,幽幽一张张脸找过去,并没有看到江一帆,脸上的失望流露出来。

“怎么?没见到心上人失望了吧!”张伟会放过任何可以调侃幽幽的机会。

“哪里啊!我是没看到李枫杨旭米思思来,失望了。”又有嘴硬道。

这次张伟到没再出言揭穿幽幽,甩给幽幽一个白眼外加一个鬼才信你的表情,就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去给班花李琳琳献殷勤去了。

看着同学们曾经熟悉的面孔多多少少都已经有些改变,如今大家的脸上都少了当初的豪气干云,多了谦逊随和,可是仍能看出隐藏的壮志凌云。

九点之前,同学们陆陆续续都来了,大家兴高采烈的彼此寒暄着,却始终没有看到江一帆的影子。

幽幽心中的失落更深,表面上仍和同学们热烈的聊着,眼光却是不是的朝门口瞟。

“班长,江一帆不来吗?”李琳琳询问着班长,一脸的失望。高中时他就喜欢江一帆,是众人皆知的事,所以幽幽和她一直是合不来的。

同学们却把目光都投向了幽幽。

“是呀,我刚才就想问来着,怎么江一帆没和幽幽一起来呢?”

“你们不是没在一起了吧!”

“那多可惜啊!”

……

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热烈讨论着,幽幽有些不知所措,思索着要怎么回答。

“可惜什么?就她,哪一点儿配得上江一帆了?我告诉你们江一帆是我的,谁也别想抢。”李琳琳一脸鄙视的斜睨着幽幽,依旧的高傲得不可一世。

幽幽无所谓的笑笑并不答话,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她早已看淡了。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而怎么活是自己的事。

“谁在背后说我呢?”江一帆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李琳琳立马贴了过去,一边想要挽住江一帆的胳膊,一边说着:“同学们问我你什么时候来呢。”

江一帆巧妙的避开了李琳琳,礼貌性的和大家问好后,径直走向了幽幽。

“你还真是痴情呢,这么多年了还对人家一帆恋恋不忘啊!”张伟出言讽李琳琳。

她却一脸满不在乎的回敬:“我就是喜欢江一帆,怎么着,反正男未婚女未嫁的,我为什么不可以追他?”

班长陈亮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咱们隔了十年才又聚在一起,大家就一人少说一句啊!就当卖我个面子!”

幽幽心里“咯噔”一下:他还没结婚,还没女朋友!表面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还好吗?”江一帆问,声音轻柔,幽幽却听得心里五味杂陈。

“我很好啊!”幽幽笑得一脸灿烂,优雅的伸出手,与江一帆握了握手,继续和同学们寒暄。

李琳琳看着幽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脸恨不得把幽幽活吃了的表情。

班长陈亮在讲台上说:“这次同学会,我们安排去到我们毕业旅游的峨眉山,在爬一次峨眉山。这一次,必须全程爬上山,要是谁做不到,就必须得受罚,罚什么由大家来出主意,好不好!”

“好啊,我可记得上次去爬的时候还是江一帆背的幽幽呢?”李春林贼笑着看向幽幽。

“幽幽,这次你是认怂呢?还是……”黄平对着幽幽说道,眼神却暧昧的飘向了江一帆。

江一帆也笑意盈盈的看着幽幽。

“亲哥,我要爬不上去你会帮我吧!”幽幽却笑嘻嘻的看向了张伟,还顺带抛了个媚眼。

“妹子,不带这么整亲哥的吧!”张伟假装一脸哀怨的看着幽幽,“这里不是有一个黄盖给你打吗?”说着,看向了江一帆。

大家会意的一阵哄笑,只有李琳琳却一脸怒气的站在江一帆旁边,盯着幽幽的眼睛都充血了。

去峨眉山要第二天才能出发,本来陈亮安排同学们一起在附近的景点玩的,可是同学们坚决要求要回味一天的高中生活。于是这一天他们便假模假样的呆在学校装了一天高中生,看着同学们兴高采烈的的假装着。幽幽却看着身边空缺的座位心里丝丝悲凉,始终是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了啊!

幽幽的同桌也是她高中时代最好的闺蜜之一沈娟,如今她们也已失去联系八年了。

吃过晚饭,有人提议一起去唱,幽幽本来不想去的,可是,还是被同学们强拉了去。

光线昏暗的包厢里,幽幽捡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李琳琳一直一步不落的跟着江一帆,更是把幽幽盯得死死的,生怕幽幽接近江一帆一步。

江一帆对李琳琳却一直是暧昧不明的态度,既不拒绝她的殷勤也不让她太接近。

此刻,李琳琳正拉着江一帆和她对唱情歌,同学们热烈的起着哄。幽幽觉得有些头晕,就走出了包厢。

关上包间门的那一刹那,她听到江一帆磁性好听的声音传来,是海明威的《你的承诺》。

幽幽心里又一阵阵的发紧,她还记得最初江一帆学唱这首歌是因为她喜欢,可是现在他却和别人深情地对唱着这首歌。她越来越清楚的记得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那么他呢,他还记得吗?

幽幽揉了揉太阳穴,甩了甩头,又苦笑起来。

“幽幽,你还好吗?”江一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幽幽转身,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得很呢!”语气里确实满满的尽是嘲讽。

看了他对李琳琳的表现之后,幽幽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纠缠了,正准备离去,却被江一帆一把拉住,“幽幽,你真的不愿意原谅我了吗?”

幽幽摆出一个迷惑的表情,“江大帅哥什么时候有得罪我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呢?”说着,努力想要挣脱江一帆的手。

江一帆却紧紧的拉着不愿放手,幽幽出言讥讽:“江大帅哥还是赶快放手吧,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传出去影响不好,待会儿被你的追求者看见了,我可解释不清楚。”幽幽更用力的想要挣脱。

江一帆有些急了,手上的力使力便没了轻重了。

“啊!你捏痛我了,放手!”幽幽口气里有了命令。

江一帆赶忙放开,“幽幽,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看你刚才看你要走我就急了,你也知道我这人急起来手上就没有轻重的!”

“一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人家找了你好久呢!”李琳琳的声音响起。

“大帅哥的追求者来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幽幽对着江一帆说道,一脸的嘲讽。

李琳琳娇笑着跟幽幽打招呼:“幽幽也在这儿啊!”眼里却是满满的怨毒。

“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幽幽面无表情的说着,转身离开。

李琳琳又缠上了江一帆的手臂,江一帆想把手抽出来,却被李琳琳缠得太紧了。看着幽幽越走越远的背影,他急了,一把推开了李琳琳,大声的喊着“幽幽”,朝幽幽追去。

李琳琳看着江一帆的背影,气得脸都白了,几乎是在吼着:“关幽幽,你个贱人,为什么阴魂不散的又要回来!”

幽幽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听到江一帆在追自己,脚步就越来越快。

她很恨此刻懦弱的自己,不就是为了他才回来的吗?为什么现在却没有勇气与他面对面?

幽幽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没走出多远,江一帆就追了上来,挡在幽幽面前,无奈的说:“幽幽,原谅我好吗?”

幽幽想要越过江一帆,江一帆抓住幽幽的肩膀,一双晶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幽幽的眼睛说:“给我次机会,我们重新来过,好吗?”眼神坚定执着,语气近乎哀求。

那一刻,幽幽觉得自己的心真的快要融化在他那坚定地眼神里了。

可是,就在这时幽幽看到李琳琳发疯似的朝着他们冲来,又想到曾经江一帆对自己的欺骗,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转身跑进夜色中。

李琳琳满脸泪水的站在江一帆面前,“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她到底哪点比我好,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对你的付出你都看不见!”她冲江一帆吼道。

江一帆冷冷的说:“不是你不好,只是我爱的是幽幽,永远都是!”转身就要去追幽幽。

李琳琳死死的拉住他,“我不会让你去追她的,你是我的,永远都是!”她带着哭腔声音听来特别凄厉。

嘤嘤呜呜的哭得伤心欲绝,江一帆心软了,安慰道:“我先送你会吧,同学们都在那里,他们会照顾你的。”

李琳琳尖声叫道:“你是不是想把我扔回去,又去追那个女人!”泪水又顺着她的脸颊滑下,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模样也是楚楚可怜。

“幽幽不想见到我的。”江一帆像是对李琳琳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着,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苦涩。

“走吧,我们回去吧!”江一帆轻声对李琳琳说完,就朝酒吧的方向走去。

李琳琳一步不落的跟着他走着,仍在不停的抽噎,听着让人心里发紧。

幽幽一口气的跑到了护城河边,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看江一帆并没有追来,心里的苦涩在逐渐扩散开来。

心虽然早已痛得无以复加,理智确实清醒的,她慢慢的走到河的堤岸上坐了下来,旁边的黄果树一如当年的茂密。拿出手机给班长陈亮发了一条短信,说她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让他替她向同学们道歉。

江一帆和李琳琳回到包厢时,同学们都已经喝得七七八八了,杨建正对着话筒狂飙着《死了都要爱》,沙发上一堆人在一边拼着酒。

看着江一帆和李琳琳走进来,立马有人起哄要罚他们喝酒。

李琳琳走过去,二话不说,拿起一扎啤酒直接灌了下去,同学们喝彩声响成一片。

江一帆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却是没有任何温度的。

“江一帆,你这就不对了,你看人家李琳琳多爽快,你一个大男人不能输给女人家吧,赶紧喝啊!”黄平说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把酒递给江一帆。

江一帆拿起酒一杯接一杯的干了,他是真的需要酒了。

本想要借酒浇愁,奈何千杯不醉。江一帆苦笑着越喝越清醒,幽幽刚才转身时离开时那张满是失望的脸也在头脑里越来越清晰。

此时,李琳琳已经醉倒在了沙发上,一只手却仍抓着江一帆的手,口中喃喃道:“一帆,你别走,一帆!”

江一帆轻轻的把她的手拿开,拜托了几个没有喝酒的女同学照顾她之后就走出了。

他不自觉的朝着老地方走去,那是护城河的一处堤岸,旁边有着一棵很大的黄果树,那是他和幽幽的老地方。

江一帆突然很急切的想要到那里去,他有一种预感,幽幽一定就在那里!

月光洒在平静的河面上,显得更加清冷,幽幽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向自己走进,回头看到江一帆正从最高的阶梯上走下来。月光洒在他身上,依旧是那么的美好,宛若王子从童话中走了出来。

幽幽的心一阵一阵的疼,这个记载了他们青春年少时柔情蜜意,海誓山盟的地方,如今仍旧那么美好,可他们之间的情意已经随着这护城河水流失了。

看着江一帆走近,幽幽站起来想要避着他走掉。

江一帆走进幽幽,执着的看着幽幽说:“原谅我!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幽幽觉得心里堵得慌,嘲讽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要我原谅你,十年前你骗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现在,你和李琳琳形影不离的时候,你又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江一帆听着心里泛起了甜蜜,“她在吃醋,她还在乎我!”,嘴上急切的说着:“我可以解释的,十年前的事,李琳琳的事我都可以跟你解释的!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机会?我十年前在这里等你来跟我解释等了整整一个月,那时候你在哪里?你给我机会听你解释了吗?”

“幽幽!”江一帆拉住了幽幽的手臂,语气里已是哀求。

“放手吧,现在一切都晚了!”幽幽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转身离去。

江一帆愣愣的望着幽幽离去的背影,直到看着她上了计程车,知道再也看不到那辆计程车的影子,他慢慢的走到刚才幽幽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十年前,幽幽在这里等了他一个月,他是知道的。其实那时候他就在后面绿化带的树林里看着幽幽,她就那么孤孤单单的等在大太阳底下,看得他的心生生的疼。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冲出来抱紧幽幽,可是他不能。

扔出最后一个烟头,江一帆站起来,走到黄果树下,掏出打火机,在树干上细细的寻找着,那上面有他和幽幽一起刻下的字“江一帆和关幽幽要相爱一生一世”。

“找到了!”江一帆欣喜的喊了出来,脸上泛出了光彩,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一行小字。可是,随即,神色又黯然了,“真的已经晚了吗?”他绝望的想着。

手慢慢的从那行小字上滑了下来,月光下,他一身的落寞。

早上六点半,手机铃声响起,幽幽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妹子,昨晚哪儿风流去了啊?招呼都不打就溜了!我告诉你啊,你现在马上起床,我来接你去车站啊!”说完,张伟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幽幽嘟囔了一句,强撑着疲惫的身体起床,昨晚郁闷的心情,让她一夜未曾睡好。

对着镜子强扯出一个笑脸,大声的对自己说道:“关幽幽,新的一天,记住,你很开心,非常开心。”看着镜子里渐渐真实的笑脸,幽幽满意的拍了拍脸颊。

虽然,真的已经极其不想再见到那个人了,可是既然已经回来了,班上活动也就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推脱了。

车上,张伟关心的问着:“妹子,昨晚上你给班长说不舒服,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啊,你妹子我好得很啦!”说着,送给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脸。

“没事就好,昨晚哥哥我喝高了,没注意到你,别怪哥哥啊!”

“亲哥,你说什么呢?你妹子我有那么小肚鸡肠吗?”

“那你和江一帆怎么样了?”张伟貌似无意的扔出一句。

幽幽心里想着“我当这家伙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敢情是冲着李琳琳来的啊!”明白了他的心思后,嘴上自然也就不饶他了:“什么怎么样啊,我跟他还能怎么样,人家现在和班花可是一对!我告诉你啊,你就别指着利用我缠住江一帆,你好打班花的主意了啊,你妹子我可没那能耐!”说着,白了张伟一眼。

张伟的脸顿时红得像猴子的屁股,轻咳两声说道:“妹子,你想哪儿去了,哥不就是关心你吗?我对李琳琳早死心了!”

不再理会张伟的狡辩,幽幽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张伟也就识趣的闭了嘴,这女人莫名其妙的安静下来的时候是最恐怖的,他可不敢惹。

两人一路无言的到了车站,同学们也已经来了一大半。幽幽一上大巴,就看到了江一帆以及像只八爪章鱼一样缠在他身上的李琳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这男人还真是够虚伪的呢!”幽幽想着,捡了个离江一帆他们最远的靠窗的位置坐下,她可没兴趣欣赏那个虚伪的男人和美女调情。

张伟跟着上来看到李琳琳的那一幕,脸立马黑了,骂骂咧咧地坐在了幽幽旁边,幽幽对他甜甜的一笑,笑容里的戏谑非常明显。

看到幽幽笑容里的戏谑,张伟尴尬的“呵呵”笑着闭了嘴。

幽幽有些无聊的看着窗外愣神之际,陈亮惊讶的声音响起:“呀,沈大美女,我还当你放我们鸽子不来了呢,你能来真是让陈某惊喜万分啊!”

“我说大班长,这么多年不见你这油嘴滑舌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幽幽来了吗?”沈娟说道,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幽幽心里一阵激动,有些兴奋地冲沈娟挥着手,喊道:“娟,我在这儿呢!”

沈娟还是像以前一样像个假小子,冲幽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扔给陈亮一句“大班长,鉴于你魅力没有幽幽大的情况,我投奔她去了啊,拜拜!”说着,跳上了车。

陈亮辛苦装出的一脸委屈,却没人欣赏了。

沈娟走上来给幽幽一个大大的熊抱说道:“亲爱的,我可想死你了!”

看着张伟依旧坐在幽幽旁边没有挪窝的打算,沈娟挑着眉对他说道:“你这人别太没眼力见了啊,看着我们姐妹团聚,还不自觉闪开啊?”

张伟委屈的环视车内一圈发现空位都在江一帆和李琳琳旁边之后,像个可怜的小媳妇似的哀求沈娟道:“老大,你行行好,就让我和我妹子亲近亲近吧!”

沈娟看着他这卖相不解的看看车内又看看幽幽,幽幽笑嘻嘻的用眼神示意沈娟看李琳琳和江一帆,沈娟会意的看过去,顿时理解的笑笑“小子,老大这次放过你了!”说着豪爽的拍了拍张伟的肩膀。对幽幽说道:“晚上我们一起住啊,咱们姐妹好好聊聊。”

“那是当然的,我等着你给我汇报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呢,音讯全无的。”幽幽有些埋怨的说道。

“啦!”沈娟潇洒的答应道,走到江一帆和李琳琳后边坐下了。

李琳琳甜得发腻的声音不时传进幽幽耳朵里,像一支支锋利的箭,扎得她的心生疼,一抹伤心地神色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却立刻又恢复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妹子,想哭就哭出来吧,哥不会笑你的!”看着幽幽脸上一闪而过的伤感,张伟同情的说着。

幽幽白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哭了啊?想哭的是你吧,你的女神现在可对别人大献着殷勤呢!”

“她献殷勤的那人不也是你的心上人吗?咱们呀,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好多少!”张伟语带悲哀的说道。

幽幽心里又是一阵阵的疼,望着窗外一掠而过的风景,心里思绪万千,上次走这条路的时候,那个人在耳边软语温存,如今他却在自己面前与别人打情骂俏。

想着,她自嘲的笑了笑。

车厢里,同学们正在热切的交谈着,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幽幽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谈笑声渐渐的小了,毕竟昨晚的狂欢,大家都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幽幽也不知不觉靠在张伟的肩膀上睡着了。

被张伟摇醒时,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由于大家都很累了,所以一致决定先在山下休息一晚,明天再上山。

一下车,沈娟就兴冲冲的蹦了幽幽面前,附在幽幽耳旁问道:“你和江一帆还有李琳琳究竟怎么回事啊?”

“我跟他们能有什么事啊?”幽幽一脸无辜的反问道。

“你少装了,在车上时,江一帆一直在看着你,而且,他对李琳琳一直是爱理不理的,你们之间要没事,鬼才信呢!”

幽幽苦笑道:“我跟他早分手了,真的没关系了!”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看她这幅模样,沈娟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冲大家喊道:“姐妹们,我们先去逛逛,等男人们找到住的地方再直接去吧,好不好!”

“好啊!”

“太棒了!”

沈娟的建议得到了女同学的一片附和,女同胞们很快聚集在了一起。

幽幽本来就对逛街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是逛这陌生的城市,但是也不想扫了沈娟的兴,所以跟着她们一起漫无目的的逛着。

正当她无聊得想要睡觉的时候,萧君玮突然凑到眼前,“幽幽,在这里能见到你非常高兴!”

幽幽满脸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来旅游?”

“嗯,是啊,那你呢?”萧君玮挠着头问道,脸又红了。

“呵呵,我们同学会一起来这里寻找回忆罗,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幽幽回过头看着同学们,给给萧君玮介绍道。

“美女们好,我是萧君玮,幽幽的朋友。”萧君玮大方的自我介绍着,没看出一点儿不好意思。

幽幽惊讶的看着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和自己说话动不动就脸红的男人,在一大群女人面前却能如此有风度翩翩。

发现幽幽看着自己,萧君玮回头问道:“幽幽,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脸上又出现了红晕。

“没什么,你到这里几天了啊?”幽幽赶紧转换话题。

“今天才到呢,正在找住的地方,打算明天去爬峨眉山。”说着,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还没等幽幽开口,沈娟热情的对萧君玮说道:“真的啊,我们班也是这么安排的,帅哥,你不如就和我们一起吧!”

“好啊,美女邀请我岂敢不从命!”萧君玮大方的对沈娟说道,又恢复了他的风度翩翩。

一群女人众星捧月簇拥着萧君玮回到了住处。

幽幽给他们互相介绍着,介绍到江一帆时,她有些微微的迟疑着该怎么介绍对方。却不等她介绍,萧君玮就伸出手,对江一帆说道:“江总监,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幸会幸会!”

江一帆握住萧君玮的手说道:“萧总,说哪里话,能碰到萧总是江某的荣幸啊!”

表面上虽然一团和气,也没有掩饰得了两人之间的敌意。

“你们认识!”幽幽迟疑着惊讶的问道。

“工作上的朋友。”萧君玮笑着向幽幽解释道。

“哦,那我先给你介绍其他同学吧!”

当给张伟介绍时,张伟立刻热切的跟萧君玮聊着,不停的问着人家的家庭情况,只差没查人家祖宗十八代了。幽幽终于忍不住把他拖出了房间。可还未等幽幽开口,他就说道:“妹子眼光不错嘛,快说说,这种极品好男人你是怎么钓到的?”

幽幽不满的看着他,“你别乱说行不行,我落水的时候是他救起的我,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你别再乱问了!”

说完,扔下他,回到房间看到江一帆和萧君玮正在热烈的谈论着什么。

幽幽看着他们聊得兴高采烈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如今人人都生活在厚厚的面具之下,连自身的喜怒哀乐都不敢表达半分,算不算是这个社会的悲哀呢?

看到幽幽进来,萧君玮也走了过来陪着她坐下。

“你们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幽幽随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你跟江一帆之间有什么矛盾吗,怎么你们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尴尬似的。”萧君玮假装无意的问道,脸却又红了。

幽幽贼兮兮的笑着反问他道:“那你呢?你跟他怎么回事,你们的关系没表面上那么和谐吧!”

萧君玮尴尬的笑笑,立刻转移话题说道:“刚才那个叫沈娟的女子跟你关系很好吧!”

幽幽笑眯眯的看着他,调侃道:“怎么,看上人家了啊?我可以帮你做媒哦!”

萧君玮的脸顿时红成了猴子的屁股,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的,我只是想……”

“只是想什么?啊?”幽幽笑得更得意了。

看着萧君玮一张红成猴子屁股的脸,她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幽幽,你们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江一帆的声音响起,萧君玮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幽幽的眉头则又拧成了一团。

“我去找一下沈娟她们。”幽幽对萧君玮说道,说着,就转身走了。

江一帆看到幽幽离去,眼神有一瞬间的黯淡,随即,又恢复了神采飞扬。可是,萧君玮毕竟是在职场中摸爬滚打的人,做公关的最会的便是察言观色,找到对手的弱点然后一击致命。江一帆那一瞬间的真情流露,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江总监,我们过去吧!”萧君玮拍拍江一帆的肩膀说道。

这一晚,却是异常的平静的,由于第二天要上山,大家都很早就睡了。

幽幽和沈娟一起聊着分别后各自的经历,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这是自从重见江一帆以后,她睡得最踏实的一晚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都整装待发,看得出来,虽然这已经是大家第二次来了,但却比上次的兴致更高,其实大家爱的并不是这座秀甲天下的佛教名山,而是那时青春年少的自己。

幽幽的体能打小就是出了名的差,如今她真的只能望山兴叹了,想想上次是缆车加江一帆的背,自己到山顶时都已经累得虚脱了,何况这次……

“唉……”幽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向前面漫漫长路望去,却正好迎上李琳琳挑衅的目光。

“看来这一路不会平静了!”幽幽哀怨的嘀咕道。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亲姐姐给我灌泻药,第二天还被骗进了婚礼现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83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