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女人耍这些小性子,会让男人又爱又恨!

【免费小说】女人耍这些小性子,会让男人又爱又恨!
B区实验室

苏妍左手拿着试剂,开始向着烧杯内倾倒。

“砰!”只余顷刻间,爆炸席卷了整个B区实验室。

……

“咳咳。”苏妍曲起手肘,手掌扶着沉重的脑袋。头顶只余一些微弱的光照射下来,身上的衣物散发着一股焦臭味。

脑袋却是太过沉重,她记得,她只是在制作化学新计量,怎么就突然爆炸了。她制造的炸弹冲击波足以有摧毁一个B区实验室的能力,冲击波的威力极大。

她感受了巨大的冲击波,但是身体并没有痛楚,一道巨大的光芒闪现,将她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一道身影压制住她两侧的肩膀,唇开始滑向她的脖颈。苏妍还未从余波里反应过来,身上就被压制,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本就丝丝缕缕的挂在身上的衣服被撕扯,苏妍眼里布满了惊恐,鼻息间还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肩膀被压制住,她看着身影再次靠近自己的脸颊,唇齿狠狠地咬在他的脖颈,温热的液体席卷了苏妍的唇齿间,眼眶的泪水毫无征兆的滑落出来。

他却丝毫不动容,手上的动作不停。

“滚…啊!”

肌肤被迫映上痕迹,身子毫无抵抗之力。

男人眉锋微皱,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他完美的轮廓将五官都明亮深邃的分布在上面,脖颈上的血还是滴答滴答顺着骨架向下滑动,带着极致的诱惑。

如瀑布般的发凌乱的散在了他的肩上背脊上,他转身将卧榻上的黑袍置在苏妍的身上。

轻舔了一下唇间,回味她的美味。

他打开门,“给我照顾好她。”暗夜中的黑影便随着声音的落下消失在人海之中。

“啪!”门外的人早已远去,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这潮湿的小屋里满是旋旎。

清晨

身上的人影早已离去,只余一件黑袍盖在苏妍的身上。

泪水如潮涌般倾泻,双腿间的疼痛让她铭记,娇小的身影略显瘦弱,脸颊略显苍白。唇齿间腥味的液体弥漫开来,血液顺着唇滑落下来,染红了整片脖颈。凌乱的发丝缠绕在脖颈,和血液混为一谈。

她曲起双腿,疼痛立刻席卷全身,如今的苏妍,呵,竟没了完好之身。

黎明之际,苏妍似了无生机一般,机械般的用黑袍将全身裹着。

“吱呀~”门有些摇曳,从内侧轻轻地打开来,一瞬,屋内的景象暴露在太阳光下。

阳光的温暖无法照入夏紊早已冰冷的躯壳,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突然迎接光明需要一个缓冲。

耳朵四周都是嘈杂的声音,嘶吼恐怖。

“好,好美。”入目的是周遭破烂不堪的景象,男人们在发狂,还有躲避这场为难咬舌自尽的,他们的本性全部暴露无遗,人之本性。

苏妍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着周遭的人开始向着自己靠近,却带些害怕地后退。

“跑啊!”身前闪过一道影子,将苏妍拉扯着往前跑。

身侧也多了另外一个人影,他们每个各持一把剑,剑芒锋利毕露,所到之处尽是血污。

苏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血腥的一面,脸色早已苍白,忍住了泛呕的动作。

苏妍随着他们逃离了那处,他们停下脚步,却没有松开拉着他的手。

眼前入目的是一间小茅草屋,看上去有些年代,此时被太阳照射,有一种黄灿灿的感觉,却让人感觉有些温暖。

苏妍不知道这两人是干什么的,这个时候不是伤悲秋怀的时候,她得振作起来。

她开始仔细打量将自己带离刚才的危险处境的两个人,他们的容貌早已被血污给污染,但是身上的绸缎却是极好的,另一个人毕恭毕敬的向着那个看上去贵气高贵伟岸的男人。

他似是注意到了苏妍打量的神色,温柔一笑,“敢问姑娘为何在刚才那地?”他说完很礼貌的看向茅屋,握着苏妍的手也放了开来。

苏妍微微弯腰,表示谢意道,“谢谢您的相救,请问这是何地?”她看着眼前人的上装和衣服的质量都不是现代,这到底是哪儿,她迫切地想弄清楚。

身旁的另一个男子,握住手中的剑,“不可对公子无礼。”他身上凌厉的气场全开,一副你对公子不敬就会将你就地解决的模样,况且才刚杀了人,身上的煞气甚是骇人。

“不得无礼。”贵气的男人制止了他,“他叫忤,是我的贴身侍卫,还望没有惊吓了姑娘。”

“公子!”忤一脸恼怒的看着苏妍,看了一下男人警告的眼神收了刀,气势却没有收敛半分。

苏妍并没有理会忤,转而看向男人,“我名叫苏妍,请问这是哪儿?”

“此处是东门国的京城边境。”他颔首,“穆祁昊。”

苏妍微微点头表示感谢,知道他是报了自己的姓名,但却不明白这是此地,内心有些震惊自己究竟是来到了何处,为什么身前的二人身上的衣着和自己那个年代的不一样,甚至还十分超前,到,倒像是古代的。

苏妍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脚步微微一漾,身子不稳跌倒在地。

双腿间的血迹顺着双腿流了下来,黑袍因而有些宽大,倒是让双腿给暴露了出来。

“故,姑娘…”穆祁昊有些诧异,内心震荡,内心已经有了结论。

苏妍刚才被他们拉着跑了很长时间,再加上身体因为不适,此时更是涣散的她竟没了力气。

“忤,去找些姑娘家的衣服来,还有准备沐浴的热水。”忤平静的应下,这种事在这里早已不足为奇。奇怪的是,苏妍身着不凡,黑袍上是金丝缕所制,莫不是,他被亥住,转而将穆祁昊带离开来,手贴在穆祁昊的耳畔。

“公子,此女身上的黑袍并不是她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公子,这黑袍莫不是十三王爷的?”他微微顿了顿,“若真是这样,此女我们不能再管,若是十三王爷他找来…”

“不,你去准备我让你准备的东西。”

“公子…”

“去!你今天还想忤逆我多少次?”穆祁昊声音透着冰凉,从第一眼看见苏妍他就知道她身着的衣服是属何人。

见着她的模样和身上的气质让他有些鬼使神差的想救下苏妍,于是他不受控制的救下了。

却不料,她早已,穆祁昊没有再想下去,而是走近苏妍,男女毕竟有别,以他高贵的修养没有再多加靠近,而是在双方都很舒适的位置停下,他咽了咽,喉结也轻轻移动。

“姑娘若不嫌弃,可否请姑娘到茅屋治疗身上的伤?”他说得很含蓄,也不落苏妍的面子。

“多谢贵公子相救。”苏妍声音有些沙哑,眼眶早已润湿,她并没有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遭遇,在她无助的时候却被穆祁昊相救,苏妍垂下眼帘,将情绪遮掩。

但是此时的苏妍根本就使不上劲,别说站起来,就是现在坐着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穆祁昊看出苏妍的难堪,“姑娘若是不介意,可否…”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腕,示意自己可以抱着苏妍。

“那,多谢了。”

穆祁昊得到应允,将苏妍整个圈在怀里,“若是身子有什么不适,随时给我说。”他一手托着苏妍的肩膀,一手托着她的膝盖。

“好。”苏妍这时已经乖巧得像一只猫一样,没有开始那般的反抗。

他将苏妍安置在床榻上,扫开了床榻上的杂物,“姑娘,地方有些简陋,还望姑娘见谅。”他身上的白袍早已看不出颜色,脸颊上也满是污垢。

“多谢。”苏妍这时除了说谢谢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言,内心却是万分感激。

他安置好苏妍后,从身上的包袱里拿出杂粮递给了她。

“姑娘,这东西是支撑我们的食物,饿了就吃吧。”

苏妍接过食物,大致看上去却像是鱼类的体型,她也不矫情,一口咬下。谁料,糊味扑面而来,早已没了鱼肉该有的香味。

她垂下眸,继续啃噬,现在没有食物,她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做其他的,只有先填饱肚子才能再做其他的事。

苏妍吃完后,困意袭来,因着穆祁昊在,她的戒心虽然没有完全放下,但是她却是太累了,迷迷糊糊之间就睡着了。

深夜,苏妍慢慢转醒,体力有些恢复。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火光聚在了她的前方,穆祁昊和忤都围着火堆取暖,火堆上还有几条鱼在闷烤。

“醒了?”穆祁昊一看着苏妍动就知道她醒了,他将破烂的门给拉关上,很有教养地道,“姑娘,里屋可以沐浴,衣物在浴桶旁。”

整理完后,苏妍穿着妇女的衣裳,看上去极为朴素。

她不懂古代的束发,况且自己也没有可以束发的东西,于是,她只能头发披散开了。

水滴顺着发丝流淌开来,她面色红润,已无之前的苍白无力。

她垂眸看着忤翻烤着鱼肉,整个眼神都定在上面。

“想吃?”穆祁昊温柔的嗓音传来,还带着些轻笑。

“不是。”她只是看不下去忤这么烤肉,鱼肉不是这么烤的。

“那个,可否让我来烤?”苏妍有些期盼的看着穆祁昊,只等着穆祁昊点头。

“好。”穆祁昊温柔地笑着说道。

苏妍接过忤手中的鱼,“有刀吗?”苏妍看着手中于表面有些糊了的鱼皮,转而向穆祁昊索求。

穆祁昊从包袱里找出了刀,递给了苏妍,他倒要看看苏妍能做成什么模样的来。

苏妍接过刀,开始剔除鱼身上的糊焦表面。

“你做什么!”忤这时有些气恼,他忍苏妍很久了,若不是碍于穆祁昊,但是这是他们唯一的食物,看着苏妍毫不留情的剔除肉,他忍不下去了。

苏妍并没有理会忤,而是继续剔除鱼肉,因为她知道穆祁昊会阻止忤的。

“别闹。”穆祁昊很适时的出口,他也想看看她能烤出什么样的鱼肉,他斜睨地看了一眼忤,他实在无法忍受下去忤的手艺,倒不如让她一试。

忤感受到穆祁昊的飘向自己的神色,有些愧疚的低下头,他从小习武就是为了能成为穆祁昊的贴身侍卫。

当年他一个劲地扑上武艺,再说,在这个朝代有哪个大男人会做这些尔等妇女之事,他想通了,又重新将背脊挺直。

他也要看看苏妍能做出什么样的烤肉,若是做不出来,还浪费了这么多的食物,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

虽然有穆祁昊拦着,但是苏妍留着迟早是拖累,恐怕穆祁昊也知道这一点却将她留下来,他要等,等一个能将苏妍正大光明赶走或者结果不论如何,苏妍不能留。

苏妍捣鼓着手中的鱼类,翻烤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色已深。

她将烤好的鱼肉递给他们,“有水么?”这句话她是对着忤说的,她很清楚忤的心思。

忤本想着当做没听见,“有水么?”却不曾想,苏妍一直重复这句话。

他抬头,满脸的煞气,待他看清楚苏妍的表情来不及惊诧,水壶已经被她拿了去。

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他刚才被骸住了,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她的眼神透着肃杀和洞察力,似乎已经将他的想法了解个彻底。

“可否将这一把短刀送我?”苏妍擦拭着手中的短刀,接着用水将它整个清洗干净。

这把刀虽然刚才用来只是剔除了糊了的鱼肉,但是锋利不减,是一把极好的刀。

有一把刀防身却是不错的,不过,她看着穆祁昊身上的书卷气息浓重,看上去有些手无寸铁,不明白当时是怎么被他救下来的。

穆祁昊没有马上答应,“你对短刀了解多少?”他扶着下巴,等着苏妍的下文。

苏妍拿着刀在空中比划,转而轻笑,“不多,能杀得死人最好不过。”

她将刀抛向空中,又迅速等待着握住刀柄,就这么把玩着短刀。

穆祁昊开口应下,“既然如此也最好不过。你身上的伤可否还有问题?”

“没有,我现在很好。”她吃饱喝足也恢复了体力,只是双腿间时不时疼痛,其他并无大碍。

“嗯,那也好。”穆祁昊优雅地撕扯手中的鱼肉,“该走了。”他神色瞬间变得锋利。

忤踢飞火堆,拨出剑,随着穆祁昊的脚步跟去。

“哈哈哈哈哈,穆少爷,你让我们好找啊!”张狂的,嚣张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接着刷刷刷地声音传来,看来来的人不少。

穆祁昊知道逃不掉,“苏妍,你快逃,你这不关你的事。”

苏妍也知道自己只是被无缘扯进来的,不过若是今早没有他们二人的相求,凭她一人之力怎么可能逃脱。

她舔了舔唇,“那么今早也不关你们的事。”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既然你们管了我,我自然也要相救你们。

穆祁昊握住手中的剑贴着苏妍,“别逞强,趁现在…”

“还想跑哪儿去?”粗犷的声音,黝黑的皮肤让人分不清夜色和他的脸,他向前进了一步,“哈哈哈哈哈,端木少爷,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想跑哪儿去?”

他注意到穆祁昊身边的苏妍,眼里写满了亵渎,“哟,这娘们长得不错,倒不如留给我们兄弟几个就让你们逃?”说完,他伸手想将苏妍拽过去。

她抬头,刀起刀落,咕噜噜,脑袋碰撞在地面上滚动的声响。

“真恶心啊,粗鄙的野人。”苏妍毫不客气地说道,身上却没有溅上一点血迹。

忤和穆祁昊看着苏妍的身手有些震惊,没想到她竟然会武功。

苏妍舔了舔唇,出现在那个黑屋她全身无力,全身的身手根本就没有可以伸展的地方。

而且全身燥热,任谁都知道那地方不对劲,她刚反应不对劲就发生那档子事,醒来却不见人。

她定要,定要找着那个人,然后杀掉,不留任何余地。

这时候她的愤怒被点燃,“想杀我的都上。”她嚣张的气焰顿时惹火了一群黑衣人。

黑衣人可不是和刚才那个粗鄙的人可以比的,他们身手的确不凡,刚才那个粗鄙的人仅仅只是上头花银子找来的临时头目。

他们的目的是活抓穆祁昊,其他人的死与他们何干。

苏妍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煞气,“还有其他利器?”她没有时间再浪费,这些人满身煞气,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可以比拟的。

她知道,这是一场硬仗。

黑衣人一共有十个,二个围攻苏妍,五个围攻穆祁昊,另外三个围攻忤。

太小看苏妍了他们。

“啊——”黑衣人瞬间倒落在地,另外一个黑衣人看清楚了苏妍的形式。

“大家小心,这女人有暗器。”

他们从穆祁昊那儿撤出一个来追击苏妍,他们几个黑衣人虽然算不上顶顶好手,却也是出任务多次,经验十足,没想到在一瞬之间竟死了一个兄弟。

看来不能大意。

“你从左,我在右,她的暗器在她的手腕上,要小心。”

“好。”

苏妍暗道不好,自己的暗器被发现了,不过,她可不止这一手。

她接着他们追击的机会将他们引进了树林,自己翻身跳上了树上。

哧——

下半身的剧痛传来,要是让她知道那人是谁,她定要他好看。

“小心,她跳到树上了。”

“好。”

他们小心翼翼地进入树丛,正好正中苏妍的伎俩。

“啊——”

惨叫声连连传来,黑衣人早已黑焦了倒在了地上,另一个看直了眼。

“兄弟们!给我杀了那个臭女人!”

黑衣人听到惨叫也连连惨退,不时黑衣人的队伍只剩下三个人。追击苏妍的仅仅一人并不了解情况。

他退到森林外面,“走!”

黑衣人将他带离开此地,“这笔账我们以后好好的算,臭娘们。”

他们匆忙的离开,而苏妍这一帮也并没有追击的意思,地下的尸体残骸早已堆积了一地,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得很远。

苏妍一直待在树上没有下来,倒是穆祁昊先找了来。

“怎么了?姑娘。”穆祁昊也是察觉到不对这才出口相问。

“咳。”苏妍尴尬的咳了咳嗓子,“我身体不舒服。”

她看着穆祁昊越来越近的身影,“别再靠近,我一会儿就出来。”苏妍赶忙阻止,她今早逃亡到这里早就注意到这附近有什么地方不安全,但是穆祁昊却是毫无发现。

苏妍顺着树滑了下来,她刚出森林,穆祁昊却没有一点惧色,反而问道,“你会武功?”虽然一开始认为仅仅只是一个弱女子,却没想到有这样的身手,这事不得不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苏妍轻笑,摇了摇头,“我不会。”

“你刚才杀了人怎么说?”忤并不相信她的话,不过没有之前那种对峙的话语了。

“是他的错,我只是正当自卫罢了。”苏妍一脸无所谓,转而将视线转向穆祁昊说道,“我确实不会武功,我手腕上有暗器,是嵌入手腕之中的,表面看不出半分差异。”

她接着说道,解了他们的疑惑,“那林子里面有一条错综复杂的道路,极为诡异,而且那里面的东西十分恐怖,粘在身上必然会脱了一层皮。”

林子里有一个坑洼,里面噗噗的冒着热气,她第一眼看到就感觉像是化学实验试剂中的硫酸一样,却和硫酸全不一样。

当时她注意了,随脚将一旁的杂草踢了进去,没想到确真的被整个吞噬留下黑焦的残骸。

她身手若是在现代定然是顶好的,但是刚才看到那些黑衣人的身手她不禁有些害怕,他们脚步轻柔丝毫不漏声音,身上的煞气难以遮掩住。

她知道自己若是硬拼必定当场毙命,于是她将人引到了林子里,谅他们知道林子里的东西也不敢乱窜。

穆祁昊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也不再多问。

倒是对她所说的暗器极为好奇。

苏妍看出他的心思,将手腕展现出来,却是红痕一片,苏妍不由得看直了眼,这是昨天夜里……

“再过些路子就到京城了,敢问姑娘是何地之人?”穆祁昊和他们一样身上有着一个包袱,里面是装一路的盘缠的。

“我不知道。”苏妍感觉自己话里好像有些不尊敬,“我确实不知道我是哪儿的人,这地我也是第一次来,醒来的时候就被你们相救。”

穆祁昊唇角微扬,“姑娘无妨,若姑娘没什么大碍的话,能否和我们一行,到了京城我会为你安排你的身世。”

“嗯。”苏妍悻然接受,来到此地极为陌生,若不是他们相救,自己定然逃不出那地。

“为什么会有人追杀?”苏妍反问道。

忤一脸冷然,“这也是你能问的?”他满脸不屑,根本就不愿意回答苏妍的话语,也不希望苏妍将自家公子这件事的关联说出来。

苏妍知道这个原因也并不回答,她只要有属于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不会再想上个世纪那样永远被关在岛屿上的实验室里毫无目的的生活着,那个组织教会了她们基本的防身手段。

在最终幸存下来的人手上嵌上了这个装置,幸存者仅仅只有五人,刚好她也是其中之一。

她的身手在组织中可以说是最了得的,但是却一直被当着王牌封锁了起来。

她的面貌和外面的世界她是通过网络去了解的。

杀人不是第一次,但是用手腕上的东西杀人,倒是第一次。

手腕上的装置还是试验品,虽然配置已经齐全,但是会不会危及到人的生命组织上都不是很清楚。

“姑娘,将衣服换上。”穆祁昊将手中的衣服递给苏妍,那是一套男装,和忤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

苏妍也不矫情点了点头,只是换好衣服的她再出现,身上的衣服有些过大。

她拿过短刀直接割了下去。

“你——”忤气得不轻,那衣服是他的,这一路上他只有这一套换洗的。莫说是这些,她竟然狠心给割了。

“不是很快就要到京城了?”苏妍抬头,手上的短刀已经收了起来。

她的意思是,既然已经快到了京城为什么还要计较这些表面上的东西。

苏妍跟着他们的步伐前行,现在已是黎明,天边已经慢慢泛白了。

脚下的石子有些梗脚,苏妍的鞋早已破损,血顺着林子流了一路,她却好不吭声。

穆祁昊并未发现她的异状,只以为那是刚才杀人身上残留的血腥味,况且现在是黎明之际,前方的道路也十分模糊,自然无察。

哒哒哒哒——

马蹄声,脚步声声传来,他们感觉异样,躲在了身旁的灌木林中。

这林子里的灌木林极高,天色也未明了,倒给了他们很好的藏身之地。

马蹄声渐近,他们屏住呼吸,他们才刚刚了结了一战争,现在体力自己赶不上。

而且马蹄声很多,还夹着脚步声,看来来的人数不在少数。

“停!”

“王爷,血腥味太重,可否让属下前去探查?”

“嗯。”

“是!”

苏妍在灌木丛中差点慌了脚步,血腥味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她离开或者主动出去才能避免。

“你们安心待着,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苏妍说出决绝的话语来,只是为了让他们不用管自己的安危。

她有自己的打算,其实她心里很没底。

穆祁昊却在这时阻拦,“别动!”他很清楚苏妍的什么打算,他们躲藏时才发现苏妍脚下没鞋,定然是刚才奋战的时候鞋被弄丢了。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将与自己同行之人的命置之不理。

莫说只是仅仅一日,他们之间的默契却是非比寻常的,他定然不会让一个弱女子为了保他们的性命而豁出性命。

他们此时能做的就是希望他们没发现他们,若是发现了,这一战是免不了的。

苏妍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见,却在穆祁昊松懈时起身,“不用管我,多谢公子一路搭救。”苏妍这话语是真的想将他们撇开。

苏妍捏了捏嗓子,不等穆祁昊有什么反应早已跑了开来,对着亲兵们说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苏妍故意大着嗓子,好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亲兵在苏妍靠近的时候就将苏妍拘捕,“别动!”

他们把人带到王爷的车娇旁,怕苏妍身上的血腥味玷污了王爷的贵气。

“王爷,正是此人,可否要杀?”

苏妍听到亲兵的问话,呵,才刚出虎穴,又入狼洞。

车娇里的人似是在斟酌,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亲兵还是保持之前的动作。

“杀。”轻轻地一个字飘出来。

残忍而过之不及,亲兵领命拔出身旁的佩剑。

苏妍看着明晃晃的剑,她从出来就知道自己若是慌乱给自己的就是一条死路,她还想和所谓的王爷好好谈谈,却不想竟然落得这种地步,看来这就不能怪她了。

钳住她的人只有一个,她脚一踹,将人狠狠撂倒,接着刷刷刷的人朝着她涌过来。

“保护王爷,此人要刺杀王爷!”

拔剑声在这时齐刷刷的响起,苏妍不给他们任何机会,手腕一低,自己倾身上了马车顶上。

她狂妄的哈哈大笑,“没想到堂堂的王爷竟然草菅人命?”她眉宇间有些冷冽,“那么,我就要为民除害了。”

她用短刀快速的将马车顶部直接销碎,整个人探进了马车,却不见马车的人影。

她一慌,银线已经射向车外,固定在树上,只要她轻轻一拉,她瞬间被拉动,却在半道被拦截住了。

那人身影极快,掐住她的脖颈,嗜血的勾了勾唇,“本王还是第一次听说要为民除害的?”

他已经将苏妍压制在树上,身后的亲兵齐刷刷的将苏妍包围住。

“王爷,属下无能。”

“将灌木丛里的人给我活捉。”

顷刻间,刀剑碰撞的声音在此时响起,“若不想她死的,给我住手。”

穆祁昊知道初见时苏妍身上披的那件黑袍就是这位王爷的,听到他们对话时他猜想苏妍应该不会有大碍却不想他竟然错了。

却在顷刻间苏妍就被置住,可想而知十三王爷的身手是有多么了得。

在他准备前去营救苏妍时就听到这个来自罗刹的男人的下令,接着自己就被包围。

他们想着杀出一条血路,却听到十三王爷的喊话。

若不想她死,就住手。

忤倒是丝毫不惧,手中的剑还在向着利刃,“住手!”

穆祁昊大呵,忤却丝毫不动容,逃离了这里再过些地方就是京城,就在眼前的道路却因为区区一个女人就要投降。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累赘,却没想到竟会害到公子这个地步。

“公子!”他还在浴血奋战,“杀了这些人我们就能进京了。”

“我叫你住手!”穆祁昊早已放下剑,整个人被王爷的亲兵圈住,忤不甘心还想再继续看到穆祁昊已被捉拿。

他愤恨的将手中的剑柄一丢,“公子!!!”他就知道这么久的磨难公子和他经历这么多。

身边的护卫到最后仅仅只剩他一人跟在公子身旁,却不想明明胜利就在眼前,公子却要在这时停手。

他此时迫切的想杀了苏妍,这个阻挡住公子前行道路的人。

苏妍在此时说不出话来,却见眼前的人身上的清香气息和那夜人的气息极像。

眼前的人和那夜慢慢重叠,苏妍的眼神变得有些淬毒。

熟悉感太过强烈,她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似的,她甚至都还没有认真确定一遍就想动手。

转而发现他脖颈上的绷带,苏妍想伸手扯掉,彻底证明他是不是那个将她第一次夺去的男人……

却不想手脚不能动弹,他倾身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压在她的身上,“上次的媚药是你给本王下的?”他话里虽然带着质问,却是肯定的意思。

苏妍轻笑,唇角倾斜,整个唇的弧度一看就是不屑,她倒是不知道自己还有那个通天本事来到这个时空就能下媚药?

看来,那个男人就是他了!

他看着苏妍诡异的笑容,却并不觉得自己判断有错,“本王可以纳你为妾。”寒泽煜承诺道,仿佛是天大的恩惠一般。

苏妍现在将这些都理了个清楚,怒火却没有完全压制住,“在这之前,放开我。”苏妍无奈的说道,她几乎是被压着的,力气全部被夺去一般。

寒泽煜以为她答应了,稍稍松懈的放开了她的手脚。

苏妍早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她的脑袋里想的唯一念头就是杀了这个男人,杀了他,对于摧残自己的人她绝对不放过!

银线速度极快,却不想在半道却又被截住,他扯着银线的一端,看着银线顶端上的细小刀片,虽然细小却十分锋利杀人于无形之中。

苏妍的掌控并没有到得心应手的地方,那次战斗可以说是第一次用,这是第二次。

她见银线被截住,自然不会放弃,她抽身短刀直接截住他的脖颈,将他脖颈上的布条给割了下来,看到的却是早已被处理好的伤口。

苏妍手中的刀刚要狠狠扎下去,寒泽煜却丝毫不在意的轻笑出来,苏妍的身手在他眼里还不够看。

他倒是想看看苏妍是如何动手的,却不由得嗤笑。

若是在这东门国,莫说只是一个平民女子,天下的女子谁不为他倾倒,但凭容貌他就更甚一筹。

寒泽煜早已侧身躲过了她的一刀,不过肩上的发丝却被割了下来,“本王倒是小看你了。”寒泽煜眯了眯眼,从未有人能够动他一分一毫,却不想苏妍竟将他的发给割了下来。

苏妍眼里全是怒火和愤恨,她下了全身力道的短刀却只割下头发。

“苏妍!”穆祁昊立刻出言阻止,此人是东门国的十三王爷,莫说这些,单凭他的地位足以将苏妍千刀万剐,怎可还留着此人在此。

穆祁昊的半道拦截倒是将苏妍从大脑混乱中拉了出来,若是苏妍真的在这里杀了王爷,苏妍接下来的年间都会受到皇室的追杀。

他没有听到寒泽煜的谈话,却看到了他们动手的动作,不一时,苏妍早已没了之前的冲劲,她的脖颈之间已经架住了几把大刀。

鲜血淋漓,本就染着血色的刀在这时更为殷红。

苏妍却闭目不理会,心中早已没了谱,她刚才想干什么?杀了那个男人?

穆祁昊在这时很及时的报了自己的家世和姓名,“我是端木家族的三公子穆祁昊,可否看在我的面上饶了此女的不敬?”穆祁昊虽然说着这些话,身子微微作揖,这足以看出他们的家族在皇室之中也有足够高的地位。

“穆祁昊?”

“正是。”穆祁昊懂他反问的意思,这是让他们家族欠他一个人情,这点人情却是不得不给了。

寒泽煜知道他懂了自己的意思,自然能坑一笔,自然要好好坑一把,他轻挥手,亲兵们将刀收了起来,却围绕着苏妍,害怕苏妍再次对寒泽煜有所作为。

“退下吧。”寒泽煜眯了眯眼帘,手掌抓住了苏妍的披散的头发,“这么不乖?”

苏妍不屑看他一眼,对于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别人身上这种感觉她倒是第一次尝试,却不想让人这么不舒服。

这就是权势的优势。

寒泽煜不见她作答,面上也丝毫没有怒火,倒是戏谑地一笑,“你的滋味倒是不错。”他话语一脸轻浮,表情却是一脸的正经,嘴唇附在苏妍的耳畔轻声说道,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仿佛他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一般。

亲兵们听了穆祁昊和王爷的谈话早已松了他们的禁锢,穆祁昊第一时间松开就直奔苏妍,却不想半道被拦截。

“想必穆公子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寒泽煜身边的亲兵说道。

穆祁昊却不知他们是如何知道的,自然打着原转,“敢问这是为何?”他眼神示意亲兵的阻拦之意。

“穆公子。”他倒是毕恭毕敬,却并没有让开一条可以让他过去的道路,“你们被追杀的事,有所耳闻罢了,不必遮掩。”

穆家虽然闹着纷争却没想到区区一个十三王爷,无权无势却能将他们的底细调查得这么清楚,此人不简单。

“本王允许你们跟随我们进京。”寒泽煜嚣张的气焰一丝不减,丝毫不把穆祁昊放在眼里一般。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女人耍这些小性子,会让男人又爱又恨!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9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