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评论扎心了!

【免费小说】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评论扎心了!
顾悠然进盛兴建筑一年半了,这是她第一次参加盛兴建筑周年庆。

身上穿着绍芷涵帮她挑选的浅粉色公主裙礼服,让顾悠然有种老黄瓜刷绿漆装嫩的错觉。

“装什么嫩?你才23岁,本身就很嫩?”

绍芷涵忍不住训她:

“你看整个宴会厅里,谁不是朝年轻打扮?”

顾悠然正欲接话,这时,大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一对男女。

只是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探照灯般打在这俩人身上。

女人穿着黑色光泽的贴身礼服裙,丝绸完美的包裹着她曼妙的身材,优美迷人的弧线,带着一抹无尽的性感。

而她身边的男子也毫不逊色,他一身劲黑色的纯手工西装礼服,领口别了个小领结。

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领结,云母石雕琢成的袖扣,显得内敛雍贵。

这样的两个人,瞬间震慑了全场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却把顾悠然和绍芷涵惊得呆如木鸡。

顾悠然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于是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再看,那对俊男靓女已经从门口走进会场了。

她不知道那女人是谁,但是那男人,只需一眼,她便能认出来。

方盛鑫,盛兴建筑的总裁兼老板,她结婚不到一年的丈夫!

他在公司周年庆上,公然带别的女人出场,这什么意思?

他变心了吗?不要她了吗?

大家都知道她是设计部的顾悠然,却没人知道,她另外一个身份是方盛鑫的妻子,是总裁夫人。

顾悠然还没反应过来,宴会开始了。

轻快的音乐声响起,气氛格外的欢乐。

她正欲起身朝方盛鑫走去,那边,方盛鑫已经和刚才那女人一起走进了舞池,俩人翩翩起舞起来。

顾悠然站在那,看着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俩人,微微仰头,把眼眶里那抹温热的液体逼回去。

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虽然他最近一段时间极少回家,可他并没有表露出讨厌她来。

“悠然。”绍芷涵走过来,递给她两杯香槟。

“去,给方总敬杯酒。”

敬酒?

方盛鑫都快把她给气死了,居然还要给他敬酒?

“你想把老公让给别的女人吗?”绍芷涵问。

顾悠然忍着心痛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当然不愿意把那么优秀的老公拱手让人。

“那不就得了?”

绍芷涵白她一眼,把香槟硬塞进她手里,然后头伸过来,在她耳边低声的道。

?“灌醉他,睡了他。”

顾悠然忍着没把酒杯直接摔掉的冲动:

“这不是狗血小言里男人泡妞惯用的伎俩么?”

“别忘了,男人也吃这一套。”绍芷涵在她耳边低声的说着。

顾悠然被她的话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望着高脚杯里清澄剔透的液体,一个念头从她脑中蹿过,她不由伸手接过香槟。

略微沉吟一下,端着酒杯,朝着舞池那边的方盛鑫走去。

方盛鑫和沈雨萱刚跳完一曲华尔兹,转身,就看到顾悠然端着酒杯到跟前了。

见她眼角眉梢都暗藏愤怒,他稍微怔了下,然后还是非常给面子的喝了下去。

刚要转身,方盛鑫身边的女子已经端着两杯酒到跟前,正盈盈带笑的把酒杯递给她。

“这位小姐,我们喝一杯吧。”

女人脸上的笑明显的带着挑衅,她阴沉着脸,伸手接过来,不假思索,仰头就喝了下去。

连着两杯酒下肚,没吃任何东西的顾悠然只觉得胃里特别的难受。

转身,刚走两步,方盛鑫追上来,掏出一张卡塞到她手里。

“楼上616是我的房间,你不舒服就先上楼去休息,我等会跟你解释。”

“好!”

她接过房卡,挑衅的看了那女人一眼,转身,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

她没有回头,如果回头,就能看到女人眼眸里得逞的笑容和方盛鑫眼神里复杂的幽光。

“绍芷涵,我头晕,先上楼去了。”

顾悠然朝绍芷涵晃了晃手里的房卡。

“他把房卡都给你了?”绍芷涵眼眸一亮。

“姐们儿,祝你今晚捍卫婚姻成功!”

捍卫婚姻成功?希望如此吧!

走出宴会大厅,被外边的风一吹,顾悠然觉得有些迷糊的大脑更晕了。

拿着手里的卡走向电梯方向,她明明记得方盛鑫跟她说的是616,可手里的卡片上怎么写着919?

是方盛鑫说错了?还是卡片上写错了?

管它呢,先去919,刷不开再下来去616。

迷迷糊糊地走出电梯,朝着幽深的走廊走去,对着卡片上的房号找着。

919,走廊最后一间,她拿起房卡一刷,居然――开了!

推开门走进去,意外的发现房间里的灯居然是亮着的,她没多想,剧烈的头疼和身体不断的燥热让她直接扑向了那张床。

沈致远在浴室里听到推门声,还以为是服务员送餐进来了,可等他走出来,却看到自己的床上大大咧咧的趴着一个女人。

他这人有洁癖,最不喜欢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陌生人,于是便阴沉着脸走过去赶她。

“起来,出去!”

他隐忍着胸中的怒火,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把她硬拉起来。

然而,当他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容貌时,却在瞬间怔住。

如果不是半个小时前才给美国那边打了电话,他一定以为是她回来了。

顾悠然坐起来,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俊美无涛的男人。

他又要赶她走?她哪里不如今晚他身边那个女人?

略微沉吟一下,轻咬了下唇角,她踮起脚尖,粉唇便朝着他那张薄唇印了过去。

沈致远打了个激灵,只觉得浑身好像过了电似的,说不出的销魂蚀骨。

他惶恐的发现,他竟然该死的贪恋这种感觉。

明知道自己是成年男人,力气比这个扑上来的小女人不知道要大多少倍,推开她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莫名的,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贴向她,迎合她。

当把她压下去的时候,那阵强烈的颤栗,将他的理智在瞬间击溃。

他翻身,反客为主,直接把这女人压在了身下。

顾悠然被他压在身下,承受着男人全部的力气。

她终于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了他,明明应该高兴才是。

可一想到这是她抛弃尊严和矜持换来的温存,心在瞬间又好似被万箭穿心一般,痛得她眼泪不停的滚落下来……

顾悠然是被痛醒过来的。

头好痛,浑身骨头都是酸的,要散架了一般……

扭头,床畔的一侧已经空无一人,伸手过去,床单上还有余温。

顾悠然用手支撑着床面翻身坐起来,只觉得浑身乏力。

昨晚……方盛鑫纠缠了她很多次。

她没想到禁欲的他,在床事上,居然是那般的生龙活虎。

垂下眼眸,望着白色床单上那抹红色,她脑海里又回想起昨晚和他在这床上缠绵悱恻的情形……

方盛鑫,她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定力可是非凡的。

结婚半年多了,她也曾穿着性感睡衣色诱过他,可他就是坐怀不乱,坚守着要为父亲守孝一年的原则。

而昨晚,如果不是他喝了那杯酒,如果不是在药物的驱使下,估计他还不会跟她来这样一场翻云覆雨的合欢吧?

“吱”浴室门拉开的声音把沉思中的她拉回来。

几乎是本能的扭过头去,当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时却又在瞬间瞪大眼睛,顾悠然整个人风中石化。

这个陌生男人全身上下只在腰间时时刻刻的围了条浴巾,刚洗过的头发上还缀着水珠子。

强健的胸肌,浴巾下延伸出来的是两条带着完美矫健的长腿,小腿上黑黑的腿毛把他雄性一面展示无疑。

这男人身材一级棒,颜值也高,完全不亚于影视剧里那些偶像明星!

可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男人她不认识!

这不是方盛鑫的房间么?

她昨晚不是和方盛鑫在一起么?

那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顾悠然完全懵了,傻愣愣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你醒了?”

低沉的嗓音略带沙哑,极富磁性,略微垂眸,恰好对上顾悠然正打量他的星眸。

“啊!”

反应迟钝的顾悠然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

“你是谁?”

顾悠然拉过被子把自己盖住,目光紧紧的盯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警惕的神色如临大敌一般。

“沈致远!”

男人站在床边,伸手,作势要拉开她裹住身子的被子!

“不要!”

顾悠然紧紧的拽着被子,一双警惕的眼神惊恐的盯着他。

“你想做什么?!”

沈致远看着床上的女人低笑出声,他和她什么都做了不是吗?

“别紧张。”

他反过来安慰着她,还好心的拿起水壶倒了杯水递给她。

“喝杯水吧,这样你胃会好一些。”

顾悠然楞在那,看到他手上的水杯又看看他,最终把拽紧被子的手松开,伸过去接了那杯水。

一杯温水下肚,情绪终于淡定了些。

“要不要再喝一杯?”他好心的问。

她点点头,他即刻把杯子接过去,又倒了杯水递给她。

“那个,昨晚…….我们没做什么吧?”

她伸手接杯子时问。

沈致远看着她那红到脖子根的红晕就好笑,她又不是白痴,也没有发生什么她不知道吗?

别说床单上那一抹殷红,就是她自己的身体,也应该有反应才对。

见她低着头,他故意一副受伤的表情,看着她无比委屈的开口。

“昨晚…….你把我睡了。”

“噗…….”

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直接被呛了出来,接着就是不断的咳嗽:

“咳咳咳……”

“看,喝个水都能呛成这样,居然还敢喝醉?”

沈致远赶紧抬手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顾悠然欲哭无泪的望着他:

“我昨晚,真把你……”

睡了两个字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来。

女人把男人给睡了是什么意思啊?

难不成,昨晚她还真的霸王硬上弓了?

“有没有你不知道?”

沈致远眉头一挑:

“不要告诉我你身体没反应?”

“看看,这些都是你昨晚给我留下的。”

他用手指着自己胸膛和脖颈上的红痕道。

“……”

顾悠然恨不得即刻有个地缝,她直接钻进去永世不要出来见人的好。

她昨晚明明灌醉的是方盛鑫,为何被她睡了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啊?

这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她???

“突突突……”手机震动声想起。

顾悠然和沈致远几乎同时回头,发现是床头柜上一部黑色的手机。

“我出去接个电话。”

沈致远说完这句,伸手抓过手机,抓了件睡袍披上,转身去了阳台。

顾悠然趁机起床,捡起地上的衣服,然后快速的冲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映出的自己,顾悠然的美眸拉了下来。

昨晚她遇到的是饥渴了很久的禽兽吗?

四月份不是杏子上市么?

他没事怎么给她种了一身的草莓?

密密麻麻的,连腿上都没有放过?

还有,刚刚她在地上捡起衣服时,没有看到TT这一类的东西。

靠,他就不怕她有病吗?

还是,他自己原本就是个有病的?

就在这时,手机突突突的响了,她急急忙忙的从包里抓出来,却发现是绍芷涵打过来的。

“悠然,你在哪里?现在都上午十点了,你怎么还没到公司上班?”

电话刚接通,绍芷涵就在电话里紧张的追问着。

“我刚起床,有些不舒服,你帮我请半天假,我下午才来上班。”

顾悠然这会儿哪里有心情上班,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好,没问题。”

绍芷涵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然后神神秘秘的问:

“昨晚睡你老公感觉怎样?”

顾悠然:“……”

睡老公?她都不知道睡的谁呢?

“你们俩公婆在酒店里再睡会儿吧,我帮你请假去了。”

绍芷涵见她不吱声,赶紧又打趣了句。

“方盛鑫也没上班吗?”

她忍不住问了句。

“你都没来,他怎么来啊?”

绍芷涵在电话那边笑着道:

“他肯定舍不得你这个美娇娘了。”

“……”

顾悠然正不知道怎么开口,绍芷涵在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顾悠然把手机丢洗漱台上,赶紧穿上衣服,拉开浴室门,顾不得看阳台上那男人在做什么,直接拉开门跑了出去。

为了身体健康,她还是先去一趟医院检查身体的好!

市妇儿医院,妇科门诊。

“医生,给我开个抽血单,我验个HIV,”

顾悠然把病历递给中年女医生,然后在对面坐下来就说。

“为什么要验HIV?最近被输血了吗?”

医生翻开病历本后一本正经的问。

“没有被输血,昨晚跟男人做了,是个陌生男人,我担心遇到艾滋携带者,所以赶紧来查一下。”

医生再抬眸看她的眼神明显的带着鄙夷:

“你二十几的人了,这点常识都没有?不知道用套子吗?”

“忘了!”

她淡淡的回答。

昨晚她把陌生男人当老公睡了,睡自己老公用什么套子啊?

“艾滋病窗口期一般是三至四周,现在抽血也查不出来。”

女医生公式化的说。

“什么是窗口期?”

慕暖暖不明就里的问。

“就是从接触到能检查出是否感染艾滋病毒的这段时间,”

女医生把病历递给她时淡淡的解释了句:

“一般的病都有窗口期,不单单是艾滋,梅毒淋病等也有,现在还没有昨晚接触今天就能查出来的技术,你过四周后再来吧,到时候再做个更全面的检查。”

“好吧,”

顾悠然有些无奈的接过病历本,转身要走时,医生又好心的提醒了句:

“你昨晚是不是排卵期?要不要吃事后药预防一下?”

事后药?

顾悠然大脑一个激灵,即刻感觉到了这东西的重要性。

于是她赶紧对医生说:

“那麻烦帮我开一个事后药吧。”

医生看着她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不过却把一张药单递给了她。

从妇科诊室走出来,抬眸,就看到隔壁诊室门口站着出类拔萃的方盛鑫。

黑色的修身西装,英俊帅气的脸庞,浓眉下是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温润的气质,脸上浅浅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顾悠然正欲过去打招呼,就听到护士用艳羡的声音说。

“方先生真细心,丢下工作都带女友来做检查,做你的女友真幸福。”

方盛鑫淡然的开口:

“只要女友开心,工作可以回去补上。”

顾悠然的心当即一沉。

女友开心?那她这个正牌妻子他放在那了?

护士刚转身进诊室,她两步就走了过去。

方盛鑫看到顾悠然,当即震惊得睁大了眼睛,抬眸,看了眼她身后门上贴着的妇科诊室几个字。

“悠然,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怎么来看妇科了?”

方盛鑫的声音里全都是担心。

“我一个女人来看妇科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顾悠然压着心中的怒火看着他:

“倒是你,一个大男人跑妇科来做什么?查子宫肌瘤?”

“悠然?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方盛鑫皱眉,清俊的脸上已经有了愠怒。

“好好说话?”

顾悠然冷笑出声:

“昨晚你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方盛鑫的脸当即一阵尴尬:

“昨晚雨萱喝醉了,不能开车,我开车送她回去,时间太晚,我就没回酒店了。”

说完,方盛鑫紧张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悠然,昨晚……你没事吧?”

“没事?”

顾悠然气得当即扯开衬衣的第一颗纽扣,用手指着自己种满草莓的脖颈:

“方盛鑫,用得着这样设计陷害我吗?”

方盛鑫的脸当即红一阵白一阵,然后低声的解释着。

“悠然,刘总喜欢处,而我一时半会很难找到真的,刘总的项目很大,这一单接下来,我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了,给我五年的时间,五年后,我就跻身滨城富豪之列了,到时候,我保证对你好。”

“方先生卖妻求荣,这份高尚的品德让人忍不住要吐唾沫惦记你死亡的人格,如此卑躬屈膝换来的一切,你还是自己慢慢享用吧,明天,带上结婚证,我们民政局见!”

顾悠然说完这句,转身就朝电梯方向走起,刚要伸手按电梯按钮,方盛鑫就追上来了。

“悠然!”

方盛鑫拽着她的手腕:“悠然,你听我说…..”

他还没来得急说,身后就响起沈雨萱的声音。

“方盛鑫,这拉住的这个女人是谁?”

顾悠然抬头,看到已经跑到跟前的沈雨萱,居然就是昨晚那个和方盛鑫一起出席周年庆的女人。

“我是谁你不知道?”

顾悠然怒火中烧,直直的盯着方盛鑫:

“方盛鑫,你应该告诉我,她是谁才对。”

方盛鑫回头看着身边的沈雨萱,神色有些慌张道:

“她是我的前女友顾悠然。”

前女友?这婚都还没离,居然就变成前了?

等等,她是前女友吗?

她和方盛鑫可是扯过结婚证的合法夫妻!

就算离婚了,她也应该是前妻才对!

呵呵呵,一个连自己婚姻都不敢承认渣男,亏她以前还以为捡到了宝,当真是瞎了她的眼!

“既然是前女友,就不要再来纠缠着阿鑫?”

沈雨萱挽着方盛鑫的胳膊宣誓主权。

顾悠然看着眼前的渣男贱女只觉得无比的烦躁,冷声道。

“别往脸上贴金,纠缠他这种渣男,我还没那种闲情逸致。”

“没有最好,不要让我再次看到你纠缠阿鑫,否则我要你好看!”

要她好看?

这话彻底的激怒了顾悠然,她想都没想,走上前去,抬手就给了沈雨萱一巴掌。

“作为正妻,我现在就给你这个小三好看!”

“什么?你……你居然打我?”

沈雨萱用手捂住自己被打的脸,震惊过好是惊呼:

“你这个疯子女人?你凭什么打我?”

“凭我是方盛鑫的正牌妻子,而你是插足的小三,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顾悠然眉头一挑,挑衅的看着沈雨萱!

“什么,你是…….方盛鑫的妻子?”

沈雨萱当即把目光收回来,转眼盯着方盛鑫:

“你不说你是单身吗?你不说女友都早就分手了吗?那她这是怎么回事?”

方盛鑫也没想到一向温柔善良的顾悠然会突然发狠,当众打沈雨萱的巴掌,所以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电梯门恰好开了,顾悠然跟着看热闹的人一起走进电梯,背后,隐隐约约传来方盛鑫哄沈雨萱的声音。

“我跟她感情不好,早就分居了…….”

顾悠然面对着电梯墙壁,眼泪唰的一下滑落下来。

方盛鑫太无耻了,他怎么不说他跟她就从来不曾同居过?

连同居都没有,何来分居一说?

盛兴建筑

顾悠然刚到门口就被等在那的绍芷涵给堵住了。

“不说上午请假?这会儿上午还没下班,怎么就过来了?”

“事情忙完就过来了唄,”

顾悠然有些烦躁的开口。

“怎么了?脸色这般不好,难不成昨晚没和你老公睡?”

绍芷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顾悠然当即睁大眼睛瞪着她:

“你怎么知道?”

“靠,你不让我帮你请假吗?我请好假打电话给你,却是一个陌生男人接的,他说你已经走了。”

绍芷涵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

什么?她的手机是男人接的?

顾悠然赶紧翻自己的包,这才发现,她包里果然没有手机。

仔细回想一下,当时她是在洗手间接的绍芷涵的电话,接完电话她把手机放洗手池台上洗手,然后听到通往阳台的落地窗推门声,当时她着急,拉开洗手间门就跑了出去。

好吧,她跑得太匆忙,以至于连手机都忘记拿了。

“赶紧说,昨晚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方盛鑫洞房花烛么?怎么房间里又有男人了?”

绍芷涵拍着她的肩膀问。

“昨晚方盛鑫没到酒店的房间来。”

顾悠然如实的回答。

“然后呢?你忍不住就找鸭子?”

绍芷涵当即睁大眼睛瞪着她。

“谁跟你说我找鸭子了?”

顾悠然生气的瞪她:

“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值得大惊小怪?”

“普通朋友?”

绍芷涵看顾悠然的眼神明显的带着不信:

“有多普通?你确定没撒谎”

“我当然没撒谎,怎么了?”

顾悠然佯装镇定的开口。

她总不能说昨晚和陌生男人睡了一晚吧?

“我打电话过去说帮你请好假了,那男的说你已经走了,我问他是谁,怎么会有你的手机,他说是你男朋友!”

“……”顾悠然彻底的默了。

该死的沈致远,他简直是厚颜无耻!

她跟他不过是因为昨晚误打误撞睡了一晚,什么时候变成男女朋友了?

“对了,他说让你回来打电话给他,就打你的手机号码,因为你手机在他身上。”

绍芷涵好心的转告着。

打手机给陌生的男人?就为了一个手机?

还是算了吧,她宁愿不要那个手机。

她昨天真够倒霉的,失身失婚就算了,就连陪伴她两年之久的手机也失去了!

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见顾悠然脸色不好,绍芷涵赶紧安慰着她。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昨晚房间里有男人一事说出去的,你不用担心方盛鑫…….”

“我担心他个毛啊,我明天就跟他离婚了,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爱咋咋的。”

顾悠然气呼呼的说。

“什么?”

绍芷涵当即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你要跟方盛鑫离婚了?这是为什么啊?”

绍芷涵这一声吼得嗓门有些大,又在门口喊的,里面的同事听到了,瞬间,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顾悠然。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告诉你们,顾悠然就是方总的妻子,是你们的老板娘!”

绍芷涵气呼呼的吼了回去?

几个人当即面面相觑?一时间震惊得楞了神。

顾悠然不就是设计部一名小小的设计组长么?她什么时候变成老板娘了?

再说了,方总不是单身么?什么时候结的婚啊?

“你在这上班吧,我走了!”

顾悠然转身朝门外走去。

反正已经失身失婚失手机了,再失去一份工作又有什么呢?

“喂,悠然。”

绍芷涵在身后喊着她,可她没有回头。

只是,运气真是不好,她这刚走出门,迎头就碰上昨晚被她睡了的陌生人男人——

沈致远!

她刚想装着不认识悄悄的从旁边绕过去,他却直接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就朝自己那辆迈巴赫车上拉。

“喂,你这什么意思?”

顾悠然大怒,这光天化日的,他这是要强抢民女么?

“意思有两个,第一,给你送手机过来,第二,把我们俩之间的账算一算!”

沈致远这话说完时,已经拉开副驾驶车门把她直接给塞了进去,并‘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手机拿来!”

顾悠然伸手过去:

“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帐可算的!”

沈致远把车驶入大街才淡淡的开口。

“顾悠然小姐,我记得早上有告诉你,昨晚你把我睡了,你想白睡?”

“你……”

顾悠然被呛得答不出话来,半响才愤愤的问:

“那你说要多少钱吧?”

“昨晚是我的第一次,”

沈致远一脸委屈的开口:

“人生一辈子,第一次非常重要,就被你这样给夺去了。”

“昨晚是你的第一次?”

顾悠然震惊之余一脸疑惑的看向她。

“很奇怪吗?”

沈致远看着她那惊讶的表情淡定的开口:

“昨晚,你夺了我的清白!”

“噗……”顾悠然只差没一口血喷出来。

“你夺了我的清白,必须对我负责!”

沈致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你不也同样夺了我的清白?”

顾悠然气恼的吼回去。

“你的清白?”

沈致远瞥了她一眼,凉悠悠的开口:

“你一个已婚女人,哪来的清白?”

顾悠然气得抓狂:

“谁告诉你,已婚女人就没有清白了啊啊啊啊”

“那你说,已婚女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有清白?”

他咄咄逼人的追问着。

“在独守空房的情况下!”

顾悠然不假思索,冲口而出。

“一个让你独守空房的渣男,你留着他有何用?做渣饼么”

他讥讽出声。

她:“……”

“我留他有何用那是我自己的事。”

反应过来的顾悠然气恼的开口:

“沈先生把手机给我吧,我的事情不劳沈先生操心!”

“你的事情我不想操心,但是,你必须对我负责!”

沈致远不理会顾悠然的气恼,继续厚颜无耻的开口。

“你说要多少钱吧?”

顾悠然无奈,昨晚运气不好,遇上赖皮,她也没办法。

“多少钱?”

沈致远的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去:

“你把我当什么了?顾小姐,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给钱你不要,那你说究竟要做什么吧?”

顾悠然真的是要被这死皮赖脸的男人给气死了!

“如果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给睡了,女人要男人负责,这个负责一般是指什么?”

沈致远漫不经心的问。

“当然是男人要给女人交代,总不能白睡。”

顾悠然回答完才发觉上当受骗,当即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怎么就这么蠢?明明人家设了陷阱,她居然还傻乎乎的钻进去?

沈致远对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点着头道。

“所以,我也要你给我一个交代,总不能白睡,你说是不是?”

“……”顾悠然只差没气得吐血。

“你要什么样的交代?”

她有气无力的问。

“当然是要你以身相许啊。”

沈致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难得女人要男人给交代不就是这样的么?”

“可我们并不相识!”

顾悠然要被这男人给气死了。

“我们这叫不睡不相识,”

沈致远慢条斯理的回答:

“这一睡不就认识了?”

顾悠然被这沈致远要气疯了,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

“说吧,你追到这里来,究竟想怎样?”

顾悠然有气无力的问。

“刚不说了吗?你夺了我的清白,必须对我负责!”

沈致远气定悠闲的开口。

“你是属螃蟹的啊?”

顾悠然怒目瞪着他。

“呵呵,”

沈致远耸耸肩膀,淡然的道:

“螃蟹是横着走的,我其实是属小红帽的,昨晚不被你这女灰狼给吃干抹净了么?”

“…….”

这一下,顾悠然彻底的身亡了!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比沈致远更不要脸的。

都说本命年不吉利,看来这话的确是不假!

把老公灌醉,结果睡了个陌生男人,正懊恼自己一不小心劈腿,转身,就发现原来老公早已经出轨!

最最最倒霉的是,她这一不小心睡错的男人居然还莫名其妙的缠上了她,嚷着要让她负责!

“顾小姐,想去哪里吃饭?”

沈致远见她气呼呼的不吱声,赶紧转移了话题。

“不饿,”她气呼呼的回答。

吃什么饭,她气都给他气饱了,哪里还吃得下?

“你不饿我饿,昨晚被你给折腾了一个晚上,我早就饥肠辘辘了,”

沈致远厚颜无耻的开口:

“那我去吃午餐,你陪我去吃。”

“我为什么要陪你吃?”

顾悠然气呼呼的问。

“因为你还没对我负责!”

顾悠然:“…….”

几分钟后,沈致远的车已经在一家西餐厅门口停下来了。

“下车来吧,我们俩坐下来便吃边谈。”

沈致远帮她拉开车门,声音平淡的道。

“我说了不饿的。”

顾悠然无奈的下车。

“如果不饿就坐着喝水,如果饿了就一起吃。”

沈致远说完这句,也不管顾悠然同不同意,抓住她的手腕就朝西餐厅大门口走去。

顾悠然与其说是无奈,还不如说根本就挣脱不了?只能乖乖的跟着他进了这家西餐厅。

靠窗的卡座,顾悠然气呼呼的坐在沈致远对面,看着他优雅的点餐,礼貌的咨询服务员,语言简单明了,动作简洁流畅,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风度。

气恼的情绪平静下来,顾悠然不得不承认,沈致远这个男人非常的有魅力,应该不是那种靠脸吃饭的人。

“够了,先点这些。”

沈致远把菜谱合上后递给服务员。

“想清楚怎样对我负责了吗?”

等菜的时间,沈致远看着对面正无聊的用手弹着塑料盆景的女人问。

“我…….我还是只想到钱。”

顾悠然犹犹豫豫的开口,其实她连钱都没想,她压根儿就不想负责。

“你觉得我像缺钱的?”

沈致远眉头一挑的问。

顾悠然:“…….”

他当然不像缺钱的,就他刚刚开那车,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也知道肯定价值不菲。

好在服务员很快端了菜上来,倒也缓解了顾悠然的尴尬。

色泽鲜艳,摆盘精致,菜香味随着空气传进鼻翼里。

连早饭都还没吃的顾悠然只觉得饥肠辘辘,饥饿感瞬间袭击着她的味觉。

可进来时她已经逞强的说过自己不饿了,这会儿总不能出尔反尔的又说自己饿了吧?

沈致远可能是真饿了,拿了刀叉,切下一块牛排就吃。

只是,刚把一块牛排送到嘴里咀嚼两下,他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下。

“牛排煎得太老了,”

他放下刀叉,一脸的嫌弃。

“怎么,你不喜欢吃熟了的牛排么?”

顾悠然的眼睛盯着他跟前那盘精美的牛排,问这话时咽了咽唾液。

“嗯,我喜欢七分熟的牛排。”

沈致远抬眸看向她:

“你平常吃几分熟的牛排?”

“我…….熟了的也能吃。”

顾悠然低声的说。

她原本就只吃熟了的东西,半生不熟的东西她看着还反胃呢。

顾悠然的话刚落,沈致远已经让服务员帮她拿了一套餐具过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餐具,用刀切了块牛排送到嘴里。

“嗯,我觉得这味道还可以。”

顾悠然给出中肯的意见。

“既然合你胃口,如果不嫌弃我刚吃了一小块,那这份就给你吃了,反正我也吃不下,得另外点餐才行。”

顾悠然:“…….”

她怎么会嫌弃?他也就只是切了一小口下来而已,别的地方都没动过。

何况,她是真的饿了,这么好的牛排,与其丢掉浪费,还不如她吃了的好。

于是,她默不作声的把这盘牛排端到跟前,安静的吃起来。

埋头吃饭的她没有抬眸,如果抬眸就鞥看到对面重新点餐的男人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一盘牛排饭吃完,抬头,看着对面正在吃饭的沈致远。

“我吃好了。”

她低声的说了句。

“嗯,”

沈致远抬眸,一手拿刀一手拿叉的看着她:

“想要怎么对我负责了吗?”

“我……”

她刚说了一个字,手机就在这时响起了来电铃声。

顾悠然明显的怔了一下,伸手打开自己的包,却没找到自己的手机。

而对面,沈致远已经把她的手机拿出来递给了她。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评论扎心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49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