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订婚典礼。

隆重,华丽,喜庆,宾客满堂。

但是,男主角脸上却带着淡淡惆怅。将闪着银光的铂金钻戒,轻轻套进未婚妻的无名指,脸上阴郁,眉峰轻皱。

新娘脸上一片霞光,美伦美焕的妆容,颇有些得意,眸光骄傲地扫向席间观礼的宾客。

远远的角落里,辛迪安站在一株盆裁后面,青绿浓密的叶子将她半掩。

她望着台上的一对准新人,双唇紧闭,双拳紧握,握得手指节泛白,身体僵硬地挺直。

准新人换了新装。

面容冷峻的男人换上了轻便的一套西装,眉目含春的漂亮新娘换了一套中式大红礼服,双双走到宾客间敬酒,接受祝福。

辛迪安静静地坐在宾客中,面前的餐点仍摆着漂亮的造型,雪白的奶油蛋糕上面,一颗鲜红的樱桃,似向她挑衅地笑。

准新人就快走到她这一桌了。她有些紧张,藏在桌布下的双手紧握。

她今天化了浓妆,五官稍显冷艳。长发漂亮利落地绾起,V字领的黑色小礼服,修长而精致的颈脖上,挂着一朵白色的鲜花项链,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她有些不放心,低头望了望花朵,还好,它安静地躺在她的胸前V字领口,还是鲜艳的,白色花瓣宣泄着急欲怒放的美。

抬头时,新人已经来到面前。

她站了起来,拿起面前的酒杯。

凌海文臂弯里,未婚妻的手臂轻挽。

例行的举杯,机械的接受祝福,说着“谢谢”,说得几乎麻木。

他的眸光里,突然闪进一朵白色的小花,正静静垂在黑色的V字领口雪白的肌肤上。

一阵淡淡的暗香。

他突然有些晕眩。眸光抬起,对上一双黑色幽静的水眸。

辛迪安举了举杯子,向新人手上的酒杯轻轻碰去,发出细碎的“叮”一声响,“祝福你们。”她刻意拨高的音律使得声音稍显尖利。

凌海文点了点头,面无表情,举起杯子抿了一口,眸光暗淡。

这是个陌生的女子,她厚厚的脂粉掩盖了本来面目。

未婚妻杜月玫很高兴,说了“谢谢”,挽着未婚夫的手,略推了推,走向下一桌。

凌海文脚步迟疑了一下,目光不禁又望向那个温柔起伏的胸口,上在躺着的那朵瓷白的花朵。

深深地吸一口气,那抹暗香,使他魂飞。

那缕久违的香气,锁住他魂魄的香气。

一丝旷日持久的疼痛突然掠过心头。

他闭了闭眼睛,转身,走向他未知的命运。

辛迪安静静地坐在等候的人群中。

她知道,她的目的就快达到了,她这次应聘的最终目的,就是真正地面对那个人,那个她已经从照片上和日记里研究了七年的男人。

所以,能不能被录用,她并不关心。

为了今天的相见,她已经准备得太久。

只是为了相见!

她悄悄地打开皮包,拿出那张照片,再看一眼照片里的男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微微含笑的唇角,俊逸的五官,晒得黎黑的皮肤,看起来阳光又朝气,刚正又充满智慧。

照片因为被拿在手上看过太多次,边缘显得有些泛黄,被磨出了细细的毛边。

手指轻轻抚上那眉眼,心里默默念道:“我来了,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吗?”

第三个,轮到她了,虽然录取与否她并不在意,但她还是有一些紧张,调整了一下呼吸,她终于推开了那扇门。

宽大的考场里只有一位考官,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对面的男人比照片里显得更成熟了,那抹威严是照片上所没有的,还有那眉宇间的沧桑感,也是陌生的。

但这一切使得他看起来更具吸引力,辛迪安在心里暗自喝了声彩。

来人推门进来的一瞬,凌海文突然抬头,因为他鼻端突然间飘过一股栀子花香,淡到似有似无。

看到面前的人,他脑海里迅速地闪过一个影子,面前站着的这个女孩,全身上下和眉宇间有一股他熟悉却遥远的神韵,让他几乎失了神,一丝旷日持久的疼痛迅速地掠过心头。

他垂了垂眸光,先前早已经看过了她的档案,这个女孩的实力并不见得比别人强,但她照片上有一种让他熟悉的气质,让他忍不住想见到她本人。

他发觉她比照片上更生动,那对灵动的眼睛,闪着一股逼人的灵气。

“您好,我是辛迪安,前来应聘贵公司设计师。”她的声音很好听,柔柔的,年轻而富有弹性。

凌海文垂下眼眸,将目光收回到桌面的资料上。

“辛小姐,原来在D市市工作?是出生在D市吗?”凌海文翻着桌上的资料,故意漫不经心地问。

“是,大学毕业后一直在D市工作。”辛迪安仔细观察着他,回答得谨慎。

“你看起来很年轻啊,居然有三年的工作经历?”他努力压住心底的那股想望向她的欲望。

“我二十五岁了。”她答,含着小小的不易觉察的抗议。

“D市也不错啊,为什么会想要来滨海呢?”他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从读大学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向往着滨海。”她盯着他的眼睛,简单地阐述自己的梦想。

“寻梦?”他语气淡淡的,彰显着浓浓的不以为然,“可以这样理解吗?”

终于,他抬起头看她,目光与她对了两三秒钟,又马上移开了。她那对眼眸里,闪着一种探究。

“对。”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漫不经心。

“我想,”他停顿了一下,看她一眼,“我需要的不是一个梦想家。”

辛迪安微微皱眉,“我认为每个人的创业之路都是从梦想开始,难道说您不是吗?”她试探着反问这个早期的寻梦者,她也隐隐感觉到,他似乎对她并不感兴趣。

“我们海枫太小,”他开始犀利起来,略带讽刺:“恐怕我们这一小片天空很难有你发展梦想的空间。”

他抬头望向她,目光有些强烈,她不敢逼视,连忙将目光稍转。

辛迪安知道,这是他拒绝的推托之词,他要拒绝她了。

“我们海枫恐怕只是你撒的网中,其中的一条小鱼吧。”凌海文继续说着,嘴角含着一股淡淡笑意,眼神却仍是一片沉暗。

辛迪安忽然一笑,唇角小巧地弯起,“其实有更重要的,我喜欢你们的名字,‘海枫’”。

辛迪安的那抹笑意,唇角弯起的弧度,使凌海文一愣,但他马上又回过神来,眉毛一扬,微微皱起。

辛迪安见过这个表情,在一本泛黄的日记本里,为这个表情作了诠释。

日记里这样记载:“海文的这个表情,通常有两种意思,一是要你解释原因;或是不以为然,欲发表高论。”

那么,现在这个表情应该是表示一个问句。

“没有为什么,就是单纯的喜欢。我喜欢海,也喜欢枫树。”她不等他问出来,自己给出了答案。

凌海文又楞了一下,眼神一黯,慢慢地收回目光,略一沉思,把辛迪安的资料装进了袋子,他要结束考试了。

辛迪安的心中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起来,突然很没底,从对方的表情里看不出是或否。

会是否定吗?

果然,他眉头抬了起来,抛出一句话:“请辛小姐回去等候通知吧。”

辛迪安正想说话,却又被凌海文抢了先,“我们会在周末之前给你电话。”

说完,竟不再看她,又抽出了下一个应聘者的资料,明摆着一副送客的架势。

辛迪安又迅速地看了他一眼,想捕捉一丝她想要的信息,可惜没有,他脸上一股冷淡淡的疏离表情,就象她这个人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又或是,他对每一位应聘者都是如此?

辛迪安欠了欠身,说了声:“谢谢。”转身走出了考场。

凌海文抬头,望着她的背影,淡紫的衣衫,窈窕匀称的身段,长长的发尾,随着她的步子在她背后轻轻摆动。

他双拳渐渐握紧。

这背影似乎已经在他心里沉睡得太久,现在突然醒来一般,使他震惊。

辛迪安站在落地镜子前,静静打量着自己。

她的身材正是所有女孩梦魅以求的,也是所有男人梦想的,高挑而纤侬合度。

刚刚面试时穿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淡紫碎花的洋装,款式剪裁得很简单,却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曼妙生姿,V形领口开得并不低,甚至可以说很保守。长发披在肩上,以一种优美的弧度围在脸蛋周围。

其实,她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她的身材,而是白晰红润脸颊上的那对灵动的眼睛,和她自然散发出的青春与朝气。

这样装扮并不是她的风格,但今天她想特别一点。

只是为了七年的等待和相遇!

而他们终于相遇!

凌海文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眺望着远处。

经过两日的考虑,他的内心确是有过挣扎的。

那个女孩眉宇间的那股神情,不正是当年的她吗?为什么会如此相似?难道她们之间有着某种关系?

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世间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巧合。

她叫辛迪安。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让他想到了那个喜欢栀子花的女子,一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那人总要每天弄来几朵,让他们的房间里充满了栀子花的香味。

在面试的那将近二十分钟时间里,那股淡淡的栀子花香使他有些恍惚,仿佛置身于那个小屋,就在心爱的女人身边,加上那几分酷似的容貌,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他不敢多看这个女孩,他不得不匆匆结束面式。

他也不能把一个能勾起他伤痛回忆的人留在身边做事,他心里隐约地觉得不妥。

那一刻,他就决定,不能录取她。

辛迪安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在乎应聘的结果,但她却在期待着,期待得有些焦燥。

等待了三天,终于接到了电话通知,通知的内容是:“很遗憾,你没有被录取,请你两天内来取走你的资料。”

放下电话,辛迪安有几秒钟的愣神,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倒了一杯热水,她翻开面前摊开的资料,那是她今天从海枫公司人事科长手里拿回来的,自己的应聘资料。

表格上照片栏里,那张照片是她特意化妆后去照的,她再看一眼旁边相框里凭海临风的女子,妆容有几分相似。

她想到自己人海枫人事科长手中接过资料时,说了一句话:“请转告你们的老板,我既然不能成为他的员工,那我将成为他的对手。”

唇角泛起一抹淡笑,他们会成为对手吗?

灯下,辛迪安又翻开了这本纸页已经发黄的本子。翻到十年前的今天那一页。

“坐在海滩的礁石凳上,靠着海文,心里充满了幸福甜蜜的感觉。这就是我一生要相随的男人啊!

等事业定下来,我们就可以结婚了,想到结婚,我就感觉心似要飞出来一般,雀跃、兴奋。

原来爱情,可以这样使人迷醉!

海文,海文,希望我们可以梦中相见!”

这样的句子有很多,记载着日记的主人与凌海文创业初期的兴奋、彷徨,还有期待。

字里行间,又细腻婉转,倾诉着对凌海文绵密的感情托付。

透着浓浓情意,可以想象当时写日记的女子,怀着一种怎样细腻甜蜜的思念。

日记里提到海滩,对了,海滩。

他们的海滩。

辛迪安看着玻璃相框里那张有些发黄的照片。

一个美丽女子凭海而立,海风吹得她微卷的长发飘飞起来,她张开了双臂迎着风,微眯双眸,笑得多甜美呀,她的所有的青春美丽,所有的快乐,在那片海滩尽情挥洒。

辛迪安把脸贴在照片上,玻璃冷冰冰的,女子的脸冷冰冰的,她在心里默默地说:“我来了。我来寻找谜底来了。为了你,为了小言,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一定要找出答案。”

一条长满了野草的小径通向偏僻的海滩,这片海滩由于太偏避,始终不曾成为游人光顾的场所。

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径路口,辛迪安在付钱给司机。

好心的司机大叔提醒她:“这里很难打到车回去哦,要不这样吧,你留下我的电话号码,需要的话,我可以过来载你。”

“谢谢。”辛迪安用手机记下了号码,看着司机大叔离去。

找到这里还真是不容易。

公路很窄,一个半车身的宽度,两旁野草丛生。但路面却不错,还铺上了柏油。

乍一走上小路,迎面而来的凉风让她打了两个冷战,裹紧了薄薄的外套,放眼望去,海滩很宽,离公路也很远。

迎着海风,呼吸着海的气息,她慢慢地寻着,这就是他们的那片海滩吗?也是某个女子记忆里最甜蜜的地方,留下了她爱情的地方,也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就是这里吗?这里曾经有过她的足印吗?

寻了许久,她终于看到一块大礁石,黑乎乎的,高高地立在海边。

想必就是这里了,他们的爱情礁,上面有他们的爱情凳。

辛迪安仰头望着这块巨大的礁石。

身后,她的高跟鞋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足印。

要不是天气冷,她准脱了鞋子,真不好走呢,鞋跟都陷到沙子里面去了。

好不容易到了这爱情礁前,她绕着礁石转了一圈,找到坡度稍平缓的一面,看了看,礁石上几个突起的石角尚可落脚,她手脚并用,费了些力气,才艰难地爬到上面。

站在礁石顶上,目光一扫,发现了那个象大躺椅的地方,坐下三个人绌绌有余。

她若有所思地,坐了下来,石凳子很凉,让她有点不胜寒意。

但注意力马上被眼前的美景所迷。

这个角度视野很好,在这里看,无边的大海显得格外美,也格外的蓝。

怪不得他们会选在这个地方谈恋爱呢,可以物我两忘。

可现如今,物还是,人已非。

辛迪安默默地看着,默默地想着,试着慢慢地把自己溶入当年的情境里。

她突然想起了景汉,那个大学追了她两年的同学,但她始终都没有接受他。

她从七年前那时候起,就背负了一个使命,在完成这个使命前,她不敢谈感情。她不知道她将会面对什么,所以她不敢给任何人任何承诺。虽然景汉是个不错的男孩,但在那个托付和他之间,他始终不能成为第一位,那个的托付,她不能忘记。

无际大海,海浪拍岸。

凌海文静静立着,双手斜插在牛仔裤口袋里,任海风吹乱他的头发。

他总是在思绪烦乱的时候,独自驱车来到这里。

虽然这里有着太多的回忆让他不敢去碰触,但一来到这个地方,只需要望着大海,吹着海风,只需几分钟,心就会莫名地轻松下来,变得安宁,不再浮躁。

他的海滩,他的未婚妻子都不曾知道的地方。

这里就象是他的港湾一样。

对别人来说,家是港湾,但对他却不是,这片海滩才是,那个石头凳子才是,面前的那片蔚蓝的大海才是。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39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