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漫画污漫画H漫画韩国漫画小说漫画在线阅读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男人交往3年,花了不到100块钱!全世界的女人看了都气得想骂人!

【精品小说】男人交往3年,花了不到100块钱!全世界的女人看了都气得想骂人!
俗话说的好,怕什么便会来什么,出门不带伞就碰到下雨,不想踩到屎却跳进了坑,遍寻不着男主却遇上了男配。

盛家的大小姐就这样一身狼狈的遇到了宋家的大少爷。

当轿帘掀开时,透过重重雨幕显现出来的那张脸,让盛炽不由得自嘲一笑,这男人,居然还长了一张沈远之的脸。

沈远之是谁?沈远之是让盛炽在现世里闻风而逃的人,是那个每次都让盛炽寒毛倒竖的人,却又是盛炽没办法不赖着他的人。

是的,沈远之是盛炽现世里的大老板,都说客户是商家的衣食父母,可是沈远之就是盛炽的衣食父母,尽管沈远之对于盛炽非骂即讽,但是盛炽就是没骨气的在沈远之的公司一待就是五年。

没想到,转世后遇到的第一张熟面孔,便是他沈远之啊!不对,这是宋家的轿子,这世里他是——宋定之。

盛炽扒了扒自己糊在面上的头发,发现手心里都是泥浆,猜想自己的脸孔此时应该是人鬼难辨了,却也顾不了多想,挥着满是泥水的手就朝宋家的轿子大喊:“宋……少爷?”

宋家的轿子停落在覆了厚厚落叶的地面上,撑着伞的轿夫快走几步,扶住了如落汤鸡般身形摇晃的盛炽,仔细辨认了会,才迟疑的询问道:“盛……小姐?”

盛炽急忙点头,一连五个“是”的应着,想着奇怪,又道:“你认识我?”

轿夫点头道:“识得识得,今年庙会上有幸见过一面。”

庙会那是好几个月前了,当时盛老爹就计划着让自己能攀上宋家这门亲,于是在庙会时,带着儿子女儿守株待兔般去跟宋家“偶遇”一番,当时也确是偶遇成功了,只不过偶遇的却是宋定之他爹,否则,也不会有她盛大小姐今天这番遭遇了。

“您这是,怎么了?”轿夫见确是盛家大小姐,自觉卑微了语调。

“我跟家人在郊游时遇上了流寇劫财,我于惊乱中与家人及家丁失散……”说着,盛炽吸了吸鼻,状似难以继续。

轿夫很是上道的扭头与轿中主人禀道:“大少爷,盛家大小姐与家人失散了。”

随着轿夫的回禀,盛炽满眼期待的看向轿中之人。在现世,尽管盛炽看见沈远之就像老鼠看见猫似的,不过凭她对他五年的接触与了解,沈远之虽是奸商,人却不坏,像大地震时他的一掷千金,像他助养那些失学儿童的行为,都表明他奸归奸,却还是拥有基本的良善,一些救死扶伤的事情,他还是乐于去做的。

当然,也许转世后,他的本性变坏了也说不定,不然,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会有杀身之祸?

“宋成,回去后你去盛家通知盛家人前来接盛大小姐,而宋德,你陪着盛小姐在这里候着吧!”轿中的宋定之望了眼雨中伞下盛炽那一身落迫污浊的模样,落下了轿帘,在吩咐小厮替下轿夫与盛大小姐候在原处后,便准备吩咐轿夫起程。

“等一等!”盛炽顾及不上地面的水洼,踢踢踏踏地便冲向宋家的轿子,把住了轿子扶手,急道:“宋少爷,你别把我抛在这荒山野岭……”

现世的电视剧看多了,盛炽自然知道怎样才能让人产生怜惜之心,于是各种惶恐惊忧的表现方式齐齐上阵。

“可是我这只有一顶轿子,敢问盛大小姐是想与在下共乘一轿?”轿内人的声音透过轿帘穿出来,配着喧哗的雨声,竟有种珠玉滚落的回颤。

盛炽一愣,近距离地听这声音,简直跟沈远之的如出一辙啊,这转世连皮囊与声音都一并带了过来,会不会把现世里对她的种种苛刻脾性也带过来了呢?

盛炽心下一横,身子一猫,手隔开了轿帘,便强行窝进了轿里,轿里空间较为宽敞,隔绝了外面的雨水,轿内垫着地垫,十分的干燥暖和,盛炽止不住地打了个颤,浑得自己像是从水里被捞出来一般活过来了,扭头想冲宋定之报以死皮赖脸的一笑,却瞧见了宋定之一张极为不喜的脸。

宋定之见一身湿透的盛炽闪进他的轿内,先是一惊,然后在瞥见盛炽虽然脏污却不掩阿娜的身段后,禀着非礼勿视的教养,将目光撇向了一边。

盛炽讪讪一笑,道:“宋少爷见笑了,我实在是又冷又怕,万万不敢再在这荒岭待上一时半刻,望少爷见谅!”

现世盛炽对付沈远之的各种斥责用的就是“脸皮厚”这一招,脸皮要是不够厚,她怎么能撑够五年呢?

“我听闻宋少爷为人洁身自好,但现下情势所迫,所以还请宋少爷对于这些男女之防因势而定,待我回到家中,必定恳请父亲重金酬谢宋公子。”盛炽觉得古人的这些男女大防与咬文嚼字都是她极为痛恨的所在。

宋定之多年行商,平日里也因为买卖之事,没少出入过风月场合与对家进行商谈,平日里的男女之防并未如此明显,只不过,坐在他轿内的这个女子是盛家大小姐,有些嫌却是不得不避的。而这盛家大小姐所说的重金酬谢,却让宋定之心中为之一呲,这世上,他宋家最不屑的,便是盛家的酬谢!但即便是这样,他却忍了下来,未将一身落魄的盛家大小姐赶下轿子。

未得到宋定之的否决,轿身一动,轿夫起轿继续前行。

而轿内宋定之默而不语,轿内一时静如无人,盛炽想打破这带着些许尴尬的沉默,于是一边捋着湿污的头发一边道:“还请宋公子差人去官府一趟,请求官差缉拿盗匪,保我家人平安。”

“盛小姐,敢问您在何时见过在下?”宋定答非所问,另起话题,问话的同时,他虽转面看向盛炽,凌厉的眼光却只盯着盛炽的双眼,不曾游移。

“未曾……”

“既是未曾,又为何在见面之初便呼在下‘宋少爷’?”

“嗯,因为我认得宋家的轿子,以前我爹带我出行时途中遇到过宋府的轿子,我爹告诉我,说是宋家的轿子都在轿顶有个‘木’字标记,一来宋中含木,二来所挣皆来自木,所以我便记住了,能坐在轿中又这般年纪的,我想便是宋少爷了。”盛炽觉得自己还是挺会糊弄的,以前糊弄沈远之时,虽然经常被他揭穿,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面前的这个宋少爷,对她盛炽可不像沈远之那般了若指掌。

“你在何地遇上盗匪?你所失散的家人又有何人?”宋定之一开口,虽带了些质问的口气,可是盛炽却觉得松了口气,至少,他也不是那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嘛!

待盛炽说了地点与失散家人,宋定之掀起了窗帘,与窗外并行小厮一阵吩咐,小厮得令,岔了道往官府去了,而宋定之旁边的轿帘,却再也没有放下,窗外的滂沱大雨已转为细雨纷飞,有雨丝和着冷风飘入窗内,湿了宋定之半边衣袖,盛炽便在这阵阵冷风中,瑟瑟发抖,捱到轿停宋府阶前时,宋定之发现那个一直在捋着湿发的盛家大小姐,不知在何时晕了过去。

宋定之揉揉额角,隐隐有种不祥之感,下轿后左右两顾,让仆人招了两个腰圆臂粗的妈子出来,打算将盛家大小姐给抬进府里,可妈子刚要碰到这盛家大小姐,那大小姐就在那大喊“别过来,都别过来!”

宋定之转身一看,那头靠着轿门的大小姐双眼还是闭着的呢,这敢情是被梦给魇住了?

下人们回身望着宋定之,宋定之继而揉揉额角,挥了挥手,让下人们退开,步行至盛炽而前,抬手本想拍向盛炽的面容,可手还未至,便见盛家大小姐紧闭的双眼流下了两行泪来,接着便听得盛大小姐甚是可怜的啜泣道:“好冷!”

宋府的下人们见着轿内那个娇弱可怜的小姐,一时都起了些恻隐之心,迟疑着要如何是好,于是都立在一旁观望着。

宋定之睨了眼那往轿内死活缩成一团的女子,眉头一拧,招手跟前来的妈子冷声道:“抬进去!实在不行,就连轿带人送到盛府去,这顶轿子不用再抬回来了。”

宋定之说完,便拂袖而去,一旁的妈子再次上前去拉盛家小姐,而这次盛家小姐似是已晕的完全不省人事,任一群人七手八脚的将其弄进了宋府。

当盛炽被宋定之安置在客房,人们都散去后,盛炽才小心的睁开了眼,见自己成功混进了宋府,不由得拍床暗笑起来,虽然煞费了一番苦心,不过效果似乎还可以。

抻了抻自己身上湿腻的衣裳,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盛炽环顾了明显比盛家陈设档次高出不少的宋家客房来,连客房都布置的如此精致,宋家的财力由此可见一斑,盛家老爷子想掰倒宋家的龙头位置,恐怕是相当的难啊!

盛炽耸了耸肩,想起了一句俗话来,叫“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她觉得盛老爷子真的是很明白这个道理啊,不过这也要靠她肯愿意啊。

可是,除了要完成盛老爷子的交待,盛炽自己的目的才是她最终要完成的目标,盛老爷子只是搭上了她的顺风车而已。

不久,丫环送来了干的衣物,盛炽躺床上,闭着眼睛让丫环们伺候着。

“这个盛大小姐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哪还像个大家小姐啊?”丫环细声说。

“也亏得少爷不嫌她脏,肯与她同乘一轿,还把她给弄进府来了,我看彩祥姐姐可不高兴呢。”

“我也觉得彩祥姐姐一脸的不高兴。”

“更不高兴的是表小姐好吧。”

“咦呀,衣服的胸围不太合适,……咦,你刚刚说表小姐不高兴?表小姐为什么不高兴?”

“彩祥姐姐跟表小姐说少爷带着个女人回来,表小姐就不高兴了。”

“也难怪,表小姐这次来,就是因为要跟少爷订亲的,这等了少爷将近月余,少爷才回府,一回府还带了个女人回来,她听了彩祥姐姐这样说,肯定是要不高兴的。”

盛炽听到这里,忍不住轻咳出来,她本来是想笑的,也许是真的着了凉,喉头一痒,就怎么都装不下去了,于是一边咳着,一边状似晕沉的拧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盛炽觉得自己虽然想尽办法混进宋府跟宋定之照上面,肯定是要搅和掉宋定之表妹的亲事的,这原本拆人家姻缘一事是造孽的,但是能阻止近亲结婚这样的悲剧却又是善事一桩,何况,盛炽最终要做的事,于宋府来说,是善事一大桩,宋府到时都得对她感恩戴德。

“盛小姐,你醒了呀?少爷吩咐我们给您备了姜汤,你赶紧先喝点汤暖暖身子。”

“这是哪?”电视演过千百遍,都不用剧本跟着走,盛炽有的是范本。

“是宋府客房,我家大少爷带你回来的。”

“啊!是的,我想起来了,是宋少爷救了我。”盛炽加重了“救”的咬字。

两个丫环对视一眼,眼中有了了然。

“不知道宋少爷有没有去通知家父?”

“这,盛小姐先安心在这里休息,想必一会儿就会有消息来的。”两站环伺候了一番,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消息一会儿是传了来,是宋定之亲自送来的,告诉盛炽盛父目前无暇顾及盛炽,因为与盛炽一同出游的盛家小儿子被盗匪绑了,盛父筹了银两奔去了盗匪指定的地方赎人去了。

“我弟弟被绑了?!”惊恐、担心、不失所措同时显现在脸上,盛炽觉得自己这表情肯定是可以蒙住这些缺乏电视熏陶的古人。

“是的,我是这样听到的,其实,我也怀疑我为什么会这样听到。”宋定之气定神闲道。

盛炽一愣,故作不明,问:“大少爷何解?”

“在下差小厮去贵府通知盛老爷,可是小厮回禀道并未见得盛老爷的面,而是门外值守小厮告知我府小厮说是盛家老爷已出门去赎买盛家小少爷去了。在下觉得甚是不解,盛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小厮居然轻而易举的就告诉了陌生人……盛小姐,贵府门房松懈啊!”宋定之的眼神定在盛炽身上,似乎不想错过盛炽的丝毫表情。

盛炽差点就觉得这戏有点演不下去了,显然,这宋大少爷并不好糊弄,就跟现世的沈远之一样,她每次想糊弄大老板时,都会被他发现,然后挨一顿狠骂,好几次还吼着让她滚蛋来着,幸亏她的脸皮厚,滚出去了后又滚回来了。

可是戏才开始,即便是感觉演不下去,也得硬着头皮装傻。

“这下可怎么办?这下怎么办?他们居然抓走了小烈,父亲肯定急坏了,不行,我得去找小烈。”然后就是摇晃着身躯往外冲,然后的剧情应该就是再次晕厥,可是有的时候假戏做的太过逼真了,盛炽觉得自己也是真的拼了,因为就在她决定装晕的那一刹那,突然眼前一黑,真的晕厥了过去。

不过也因此,盛炽在再次醒来时觉得宋定之似乎对她增添了一些信任,或许是第二次的晕倒演的太逼真了,有谁假晕会不顾场地的将头往桌角磕啊?磕出一脑门的血还硬是不吭一声啊?盛炽摸着缠在自己头上的那一圈白布,感叹着自己的敬业,同时宋定之的小厮杵在一旁向盛炽转告着他家大少爷的吩咐。

“……所以,就请盛大小姐先暂时在宋府安心住下,我家大少爷定不会做隔岸观火之事的,待盛老爷回府,将大小姐迎回盛府前,盛小姐在宋府有任何吩咐都可以尽管跟丫环彩祥姐姐说。”

彩祥?盛炽想起来,那是宋定之的贴身丫环,他把他贴身丫环借用给自己,说是绝对的费心了,其实是试探吧?

所以说同行是冤家,宋家与盛家同行没有五十载也有三十年了,据盛家老爷子讲,很多年前,盛家的生意是强过宋家的,做的纸那也是专供皇家的,只不过后来人丁不旺,便不复以往,不知道从何年起,宋家在纸业已堪称一霸,且在造纸工艺上有了许多不外传的独门手艺,在皇家均输这道上也挤掉了盛家,财富与名望也就在那一代一代的传承中,甩了盛家好几条街。

宋家的防人之心盛炽觉得可以理解,不防的话那才说明这宋家的下任继承人脑子有问题。可是,宋定之防的方向不对,刺探商业秘密这样的目的显然不能满足盛老爹的要求。

盛炽叹一口气,想念起现世的老爸来,现世多好,没有重男轻女,没有女儿就如泼出去的水这种观念,现世的老爸对盛炽那是真好,真心的宠爱,不为别的,就为现世的老爹,她也要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回到自己丢失的那个时间点去。

拍了拍脸,病了几日也在宋府赖上几日的盛炽,觉得自己要将现世暂时抛开,想想现下自己该如何一步一步的引导着这世的剧情发展,既然盛老爹故意安排了这出戏,那肯定是在短时间不会派人将她接回盛府,她染的风寒经过这几日的休养已不大碍事,头上的纱布也拆了下来,额角还留了一小块疤痕,盛炽用刘海遮上一遮,到也看不出破了相。屋外经过一场秋雨洗礼,温度下降不少,叶片铺满了庭院,有小厮丫环打扫着,扫把刷过地面,有节奏的响着“沙沙”声。

就在庭院站了一小会,盛炽便招上了人。在这阴沉的秋天,着一身明媚嫩黄配着浅绿腰带的女子,携着一名粉雕水嫩的女子,带着主人才有的从容自傲,领着一众丫环,踩着未被清理完的枯黄落叶,进了这客厢院落。

表小姐!

盛炽赌上九个宋定之来猜,黄衣服女子旁边那名娇容精致的女子,便是她装晕时丫环口中的表小姐。

丫环彩祥替盛炽引荐道:“盛小姐,这位是我们小姐,这是表小姐。”

盛炽一笑,用九个宋定之赢九个宋定之,让这十八个宋定之给自己揉肩搓脚好了。

盛炽一福,道:“宋小姐有礼!表小姐有礼!”

其实表小姐长的不错,而且很会妆点,只不过因为过于追于精致,所以显得有些刻意,但是即便这种刻意的妆扮,也将盛炽比了下去。盛炽在自我比较时,表小姐也在比较,觉得自己似乎完胜眼前女子时,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了得意的弧度来。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男人交往3年,花了不到100块钱!全世界的女人看了都气得想骂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40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