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做人的最高境界:装傻

【小说在线阅读】做人的最高境界:装傻
神州大陆,万族林立,在这里,崇尚武力。很多人还小的时候就被灌输了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观念。

而远在大陆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种族叫灵族,灵族有个门派叫灵殿。而灵殿有四个分殿,分别是灵殿的东殿,西殿,南殿和北殿。

此时,炙热的太阳当空照着,在灵殿的南殿外殿,有一群年轻人正在巨大的广场上面训练,突然,一群人朝着其中的一个方向围了过去。紧接着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

“柳风尘,快点过来,我最近刚刚炼成了一道不错的功法,你过来让我打两下试试威力!”

人群中传来了一个戏谑和轻蔑的声音,众人一看,是一个穿着一身华贵锦衣服饰的青年,大家自然都认识,正是外殿中实力最强大的罗田,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初期的他,本来已经是有资格进入到内殿了,可是因为一些原因,他竟然不着急进入内殿,而是继续呆在外殿修炼。

而在罗田的面前,站着一个面色白净,一脸倔强的青年,这个青年就是柳风尘。虽然是外殿弟子,但却是个陪练的弟子。

在灵殿的外殿中,为了能够提高弟子们的战斗经验,通常都会挑选一些实力较低的弟子作为陪练弟子。

此时,柳风尘面对那么多人的围观,他却是显得很淡然,他皱着眉头说道:“凭什么我要让你打两下?”

看到柳风尘竟然敢反抗,附近的弟子都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都纷纷地低声议论着。

“这个柳风尘今天是吃错药了吧?竟然敢不听罗田师兄的话!”

“我看他是自找麻烦,罗田师兄可是号称我们南殿外殿的第一人,谁敢得罪他啊!”

“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面对众人的窃窃私语,柳风尘却是一言不发,而是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此时,众人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罗田听得清清楚楚,对于大家所说的话,他感到很满意,甚至很得意。沉吟了片刻,他冷笑着说道:“你是陪练弟子,当然是我说什么,你就照做了!”

“我虽然是陪练弟子,可是不是拿来让你打的,而是用来跟大家训练的!”柳风尘心里很不服气的说道,虽然他已经沦落为了陪练弟子,可是骨气还是有的。

“哦?是吗?”听得柳风尘这么一说,罗田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阴险之色,他嘴角露出了冷酷的笑道:“既然你也说是陪练了,那现在就陪我练练。”

罗田说话的时候已然出手,一道威猛的掌风被他拍了出来,直接朝柳风尘的身上轰来。

筑基期修士的出手速度可不是炼气期能够比得上的,虽然柳风尘已经反应过来了,可是要躲开却根本不可能了,这道掌风结结实实地打中了他的胸口。

嘭!

一道身影直接被轰飞了出去,柳风尘竟然就这样被击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咳咳!”柳风尘感觉到胸口发闷,差点就喷出了鲜血,幸好他强自捂住胸口,这才忍住了。

“罗田,你欺人太甚!竟然出手这么重!”柳风尘强忍着剧痛怒斥道。

然而罗田不但没有愧疚之意,反而是哈哈大笑,笑的更加得意了:“这你可不能怪我了,谁叫你自己实力太弱了,刚才我只不过用了不到五成的实力,你都接不住!”

“你想怎样?”柳风尘握着双拳,义愤填膺地低喝道。

虽然是陪练弟子,可是他好歹也是灵殿的弟子,这么久以来,很多人都看在以前的份子上不敢这么欺负他,没想到今天罗田竟然公然下手,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怎样?我还没有练够,继续让我练手!”

罗田冷冷的笑道,他面露阴狠之色,此时他化掌为拳,狠狠地砸向柳风尘。

正当罗田的拳头要砸到柳风尘的身上的时候,突然一道冷喝之声响起。

“住手!”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子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这个女子一出现,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女子十分漂亮,肌肤白如雪,精致的脸蛋还有一双淡淡的酒窝。

女子将罗田给甩开之后,缓缓地走向柳风尘,轻轻一笑道:“风尘,你怎么样了?”

“兰若长老,谢谢你,我没事!”柳风尘一边从地上站了出来,一边感激地说道。

“你没事就好,今天到此为止,你不用陪练了,明天再来吧!”

兰若点了点头笑道,看到柳风尘好像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她也就放心了。此时,她看着柳风尘的眼神有些怜爱和惋惜,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在三年之前,柳风尘可是名称很大的,可是这个修炼天才却是在三年前暗淡了下去,最终沦为了陪练弟子。

身为南殿的一位高级长老,兰若自然对柳风尘很关注,这几年来,她一直都在观察他,希望有朝一日,这个曾经的天才能够再次闪光,可是现实却是一再的让她失望。

“那就多谢兰若长老了!”

柳风尘朝兰若拱了拱手道。现在他也想要回去了,刚才被罗田拍飞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体内的那个神秘的东西有些蠢蠢欲动,他要马上回去观察一下。

“好了,从今天起,都不要给我闹事,否则的话,让我知道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有本事的话就在这一次的外殿比试上解决。”此时,兰若长老眼睛瞥向罗田,很明显这话是针对罗田说的。顿了顿,她目光扫向众人,淡淡的说道:“还有三天的时间,我们灵族的圣树菩提树将会出现,到时候所有的炼气期九重的弟子都要过去。”

说完之后,兰若长老也不管弟子们还有什么疑问,而是直接走了。只留下一个苗条的身姿在众弟子的脑海中。

而在若兰长老离开了之后,罗田又变得嚣张起来,他冷笑着看向柳风尘道:“今天算你走运,要不是若兰长老这么说,我非打得你屁股尿流!不过十天之后就是外殿比试了,到时候我还是会找你的,除非你是个懦夫不敢应战!”

“哼,你不要得意太早了,三年前你不敢惹我,我会让你知道,三年之后,你同样惹不起我!”

柳风尘厉声厉色说道,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愤然离去,这个仇他是记下来,将来总有一天会报回去的!

众人在听到柳风尘的话之后,都是吃惊的面面相觑,这家伙开光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哪来的自信?

就在柳风尘刚刚离开不久,在广场上的某个角落,有几个人正盯着他离去的方向。此时,他们也在兴致勃勃的闲聊着。

在这群人中,有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年轻漂亮女子,她面色冷傲,一副旁人勿近的样子。

突然,旁边有一个俊朗的青年看向女子,眼中有一些暧昧之色,青年恭维地笑道:“姚婷师姐,那个柳风尘好像还追求过你,而且你们还好过一段时间。”

这时候,附近的一些弟子也是开始议论起来了。

“那个柳风尘以前还算是个天才,可惜了,都几年了他都没有开光成功,永远卡在了炼气期。”

“是啊,十五岁就进阶到了炼气期九重,确实是个天才,要是他开光成功,说不定早就是筑基期的修士了。”

“哼,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如今那个柳风尘不过是垃圾一个,在我眼中他不堪一击。”

听到大家这么一说,姚婷的脸上露出了讽刺之色,她冷笑道:“以前我还年少,见他还有些实力,所以只是对他有些好感而已,没想到他那么没用,竟然开光那么多次都没有成功,我真是看走眼了。以后你们不要把我跟他扯到一起,否则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众人一听,脸上都是一脸惶恐,赶紧闭嘴!

姚婷的修为如今已经是筑基期后期大圆满境界了,在南殿内也可以排进前五十名了。而且在内殿中有很多的追求者,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招惹这个女人。

……

离开了广场之后,柳风尘本来是要回到外殿的住宿区的,可是再想想,今天又没有其他的事情,还不如回家看看,家里比较安静,到时候还可以顺便看一下父亲,反正家里离南殿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

在回家的路上,柳风尘忍不住感叹起来,三年前,他还是个天才的时候,很多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而自从他开光失败了之后,他成了大家的笑话了。

提起往事,柳风尘忍不住想起姚婷这个名字,当初这个女人见他开光失败后,竟然立马翻脸,而这个女人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柳风尘,你竟然开光都会失败,原来我以为你是个天才,是我看错了,从今以后,我们再无任何瓜葛,如果你再敢打扰我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

从那个时候,柳风尘就暗暗的发誓:姚婷,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你配不上我!

……

走了一个时辰的路程,柳风尘最终停在了一座豪华的府邸前面,这里正是他的家,柳府。

柳风尘的修为虽然停止在了炼气期,很多人也看起看不起他。但是众人之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他,正是因为他的父亲柳天山。而柳天山的资质也很高,才四十岁就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初期了。这样的实力已经不低了,就算是在灵殿的南殿也有一席之地,要知道兰若身为南殿高级长老,也不过才金丹期初期境界。

在外面虽然被很多人看不起,但是回到府内,柳风尘还是会受到很多人的尊敬和礼貌对待。那些下人看到他回来后也都是热情的打招呼,他点了点头,便直接去找父亲了。

在大厅内,柳风尘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然而看到父亲的第一眼,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平时身材挺直,威风凛凛的父亲此时却是显得有些颓废。

“爹,你今天怎么了?你的手怎么这样了?”

柳风尘说话的时候,突然瞄见了父亲父亲的右手包了一层绷带,而父亲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竟然齐刷刷的的被砍断了。

看到这情况,柳风尘简直是难以置信,在这座城中,父亲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这实力也算是顶尖级别的了。谁能够在这个灵城里面砍掉父亲的两个手指呢?

“尘儿,不要难过,只不过是少了两根手指,没事的!”柳天山拍了拍柳风尘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柳风尘感觉到很难过,比他被别人欺负还要难过。

“爹,是不是月光族的人干的?”

柳风尘想了想,在灵城中肯定没有人干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母亲所在的月光族所为。

人界大陆,种族林立,灵族只不过是所有种族比较小的一个族。而那个月光族要比灵族大好多倍。

柳天山点了点头,一脸茫然的说道:“是月光族的人,不过这件事你娘肯定不知道,她应该是被关起来了。”

“可恶,这帮人不但把娘给带走,如今又来找事!爹,来闹事的那个人你认识吗?”柳风尘愤怒的说道。

柳天山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不过听那个人说他好像是叫做冷岩。”

“冷岩!哼,你给我等着!”

柳风尘咬着牙齿,将这个名字死死地记在心里面,将来若是有机会,他一定会将这个家伙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尘儿,你可别乱来,那个冷岩可是化神期的修士,就连我也不少对手,你暂时不能有这个念头。”柳天山急忙劝道。

“恩”

柳风尘点了点头,不过看着父亲断掉了的手指,他还是很不甘心,顿了顿,他突然说道:“爹,我记得好像有一种叫做生骨丹的灵药,好像可以让断掉的手脚再生,只要我们能够得到生骨丹,就可以让你的手指再生出来了。”

柳天山闻言,怅然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有这种灵药,不过生骨丹极其珍贵,市坊上面很少能够看到的,不过我听说我们灵族的内族也有这种东西。不过……内族岂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

说道灵殿内族,就算是修为到了金丹期的柳天山也感觉到很茫然。

“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进入灵族内族的,到时候我会把生骨丹拿回来给你,至于那个冷岩,将来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柳风尘紧紧地握着双拳,想到父亲的手指被砍断,他的内心就生出一股冷意。

不过听到父亲说那个冷岩的修为已经到了化神期,他还是感觉到很震惊,这可是他目前所知道的最高的境界了。而他们的南殿的殿主才堪堪是化神期的境界,柳风尘终于明白了那个冷岩为何敢在灵城动手了。

修真一途,境界无止境,而到目前为止,柳风尘所知道的境界不过才炼气期,筑基期,凝神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不过他知道肯定还有更高的境界,那些传说中的人物只有在灵族内族,甚至更强大的种族才会出现。

整个灵域其实都是灵族人,其中也有很多的势力,只是灵殿是所有势力中最强的而已。所以想要进入灵族内族,实力必须排在前五十名才行。当然了,达到了条件的也可以不去内族,因为那里是另外的一个空间,修炼资源虽然好,但是限制也比较多,一些实力强的人也不想进去。

柳风尘知道,现在自己连开光都还没成功,路途还遥远着。下一次的开光对他来说也是最后一次,失败了就要被赶出灵殿,连陪练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月光如水,洁白如雪,安静地照进屋内,柳风尘则是安静地盘坐在床上。此刻他双目紧闭,将自己的神识扫视体内。

神识是一种跟精神力差不多的东西,也可以认为是精神力,这东西能够受到支配。

此时,柳风尘的神识侵入自己的灵海之内,这里是聚集灵气和灵力的地方。然而,这时候,在他的灵海内,却有着一颗透明的珠子。这可奇怪的珠子在三年之前的一个夜晚,无缘无故地侵入到他的体内。

正是因为这个透明珠子的存在,才导致了这三年的时间,他由一个天才变成了一个废材。有的时候,他也想把这枚珠子取出来,可是不管他怎么做,这颗珠子就好像生根了一般,一动不动。而他每天修炼所吸收到的灵气,都被这颗珠子给完全吸收掉了。

不过柳风尘细心的发现,这颗透明的珠子跟刚刚进入他灵海的时候有些不同,在吸收了这么多年的灵气之后,珠子的表面竟然有些淡淡的青色。

看到这个明显的变化,柳风尘的心里有些淡淡的期待。在此之前,他也用神识想要侵入珠子里面去查看情况,可是每当神识入侵的时候,都会受到反弹,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放弃了,这两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再管这颗珠子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发现它有了一些变化。

柳风尘急忙凝聚自己的神识,往珠子上面入侵而去。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神识刚刚入侵进去,他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他给吸了进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珠子内。

珠子的内部竟然是一个单独的特殊空间,里面并不大,跟一般的屋子一样大。

此时,柳风尘站在空间的中央,在他的身前,漂浮着一本‘无字天书’,当然了,他知道这本书肯定不是无字的,应该是表面覆盖了一层阵法或者禁制之类的,把里面的东西给隔绝了而已。

出于好奇,柳风尘尝试着用手去拿,可是他的手刚刚碰到‘无字天书’的时候,却是突然被一道雷电给击飞了。

这个突然的变化让柳风尘始料未及,正当他感觉到困惑的时候,突然从‘无字天书’中传来震耳的声音,这声音让人感觉到沧桑古老:“想要得到秘籍,必须承受九道雷电淬体!”

这声音应该是原主人封印在里面的声音吧?不过承受九道雷电淬体!这可是要肉身硬抗啊!想到这里,柳风尘的心里有些矛盾了。可是他一想到这本‘无字天书’若是一本上好的功法的话,那对他岂不是很有利?

如今开光未成,修为不过才炼气期,柳风尘知道,如果没有一些机缘的话,他就很难再呆在灵殿,就连做一个陪练弟子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谈什么报仇了。经过一番挣扎,柳风尘最终决定拼一拼。

“好!这九道雷电淬体,我接下了,来吧!”

柳风尘豪放的大喊一声,虽然他也知道不容易,刚才碰到‘无字天书’那一刻,受到的那点雷电之力都能够把他击飞了,更何况是雷电淬体,那要忍受多大的痛苦,不过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敢于挑战。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凸起的玉台,在玉台的上面,有丝丝的雷电在闪动,还发出滋滋的声音。

柳风尘没有疑惑,他直接走到了玉台上面。

轰隆!就在他刚刚走到与台上的时候,就传来一道轰隆之声,他知道第一道雷电淬体开始了。紧接着他感觉到有千斤重的东西从上面压到他的身上。

在这样沉重的压力下,柳风尘的骨骼发出咯咯的响声。

啊!这时候,他感觉到有很多的雷电之力进入他的体内,冲击着他的经脉,这种感觉犹如万蚁撕咬一般,疼痛难忍。使得他忍不住低喝一声。

就柳风尘他刚刚适应的时候,第二道雷电又从天而降,再一次轰到了他的身上,这一次的雷电之力比第一次还要强上几分,本来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他终于忍不住的弯下了膝盖。

嘭!就在第三道雷电之力降下来的时候,柳风尘终于忍不住的跪到了地上,身体上所受到的附和实在是太重了,加上他体内的经脉又不断的受到冲击,简直是饱受折磨。

然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总共要受到九道雷电的攻击才算淬体过关。

柳风尘疼痛难忍,他有想过要放弃,可是一想到别人的那些异样的眼光,想到父亲被砍断手指后却不得不隐忍,想到今后还要受人欺负,他的内心再一次变得坚韧起来。

“我不能倒下,我要坚持!不就是九道雷电淬体吗?只要没死,就要坚持下去!”

柳风尘握紧双拳,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要坚持,就算是倒下,也不会屈服的。

轰隆!雷电继续从空中往柳风尘的身上轰下,此时他已经忍不住的要伏倒在地上了。此时他的精神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不过不管怎样,他的内心都有一个信念,就要要坚持下去。

轰隆!

轰隆!

柳风尘已经彻底的趴在了地上,此时他已经不知道到底是第几道雷电打下来了,他还是紧紧咬着牙齿,拳头也是紧紧地握着,指甲已经插到肉里面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风尘突然感觉到自己虽然疲惫,但是体力又慢慢的恢复过来,而且他感觉到充满了能量。

这时候,柳风尘又听到一个轰隆之声从空中响起。不会吧?怎么还没结束!听到这声音,他的心里都感觉到有些发毛。

不过接下来的的情况却是令他很意外,第九道雷电劈到他的身上的时候,却是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反而是让他充满了能量,他激动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原本封印着的‘无字天书’表面突然金光大盛,只是一瞬间,金光又再一次暗淡了下去。

柳风尘知道自己应该是度过了九道雷劫淬体,他急忙走了过去。不过此刻,他惊人的发现,原本是无字的天书,此刻在其表面竟然刻着几个金色的大字‘仙书第一卷’。

看到‘仙书第一卷’的时候,柳风尘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激动,虽然他自己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但是凭直觉,他感觉到这本书非同一般,否则的话为什么会一直潜伏在他的体内吸收他的灵气。

金色的大字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体内有一些沸腾起来。

正当柳风尘要翻开这一本‘仙书第一卷’的时候,突然,这本书竟然直接飞入他的灵海内,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炫目的亮光闪过,他急忙闭上眼睛。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原来的地方,自己还是盘坐在屋内的床上,外面的月光还是一样安静地照了进来。

柳风尘知道这一切不是做梦,他急忙将自己的神识再一次侵入灵海之中,不过这一次灵海里面已经没有了那颗珠子,取而代之的是一本金色的书!好在他没有感觉到有一丝的不适。

这一次,柳风尘小心翼翼的把神识侵入到‘仙书第一卷’中,顿时有很多的信息涌入他的脑子里面。

根据记载,柳风尘知道,原来‘仙书’一共分为九卷,而他所得到的这本书只不过是第一卷而已。

“仙书乃仙祖修炼之术,若是能够将仙书九卷全部修炼到大成,便能拥有毁天灭地之术,可纵横万界,天下无敌!”

看到这里,柳风尘彻底被震撼了,原来是仙祖修炼的功法,修炼到大成之后能够天下无敌,纵横万界,这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仙书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体内,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他只记得在三年前的时候,有一个闪亮的东西射入他的眉心,而接下来他的修为便一直停留在了炼气期九重,而且开光也失败了,他从一个天才变成了废材。

继续往下看,柳风尘发现原来‘仙书第一卷’里面记载的大部分的都是雷属性的功法,他本身是全属性的,所以修炼什么功法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让柳风尘有些郁闷的是,仙书第一卷里面的那些功法都需要有一定的修为才行,而最低的要求则是需要筑基期才行。

“哎,我还差一步就突破到了筑基期,希望在三天之后,我能够顺利开光成功!到时候,哼,罗田,姚婷,冷岩,你们给我等着,我会一个个收拾收拾你们的!”

柳风尘握紧双拳,他目光看向窗外,喃喃自语道。

……

第二天,柳风尘一大早就来到了南殿的外殿,虽然很早,但是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很多的弟子都在努力的修炼,想要趁着最后的几天时间把修为再提升一点,到时候在比试的时候能够取得好一点的成绩。

然而柳风尘刚刚来到广场上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不远处有很多的人正在窃窃私语,他们都是偷偷地看向他,眼中尽是不屑和冷笑。

这时候,突然从人群中传来惊呼声。

“大家快看,柳风尘来了!”

“哼,还不是老样子,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看来昨天他说的那些话只是吹牛而已!”

“不管他来不来,反正我的堵住就压在罗田师兄的身上!”

这些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也不算小,肯定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柳风尘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他算是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一群弟子在打赌,而且是以外殿比试中他跟罗田的对局结果作为赌局。

经过打听,柳风尘知道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罗田带的头,而且庄家也是罗田。他知道罗田这个家伙家境不错,罗田的大哥是南殿内殿的弟子,而且实力已经能够排进前五十了,除此之外,罗田的父亲修为更是达到了金丹期中期的境界,这在灵城来说,已经是不错的了。

柳风尘没有理会其他的弟子,而是穿过人群,直接走到了罗田的身边,他皱着眉头说道:“原来是你在这里开赌局!看来你的钱是多的没处花了!”

“我是钱是很多,你也可以看看。我的赔率是一比一,你的赔率是一比一百。虽然我的赔率是低了点,但是能够稳赢,你要不要也买我赢?到时候你就算输了比赛,能够拿到一些钱也不错!也能够安慰你那脆弱的心灵!”

罗田冷笑着说道,十天后的那场比赛,他觉得自己已经是稳赢了,而开这个赌局,一来是为了羞辱柳风尘,而来也是为了给大家一些福利,笼络人心。

听到罗田这么说,柳风尘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个罗田也太嚣张了。要是在以前的话,柳风尘心中倒是没有什么底气,可是经历过昨晚那九道雷电淬体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强大的很多,甚至能够打败一些筑基期的修士。淡然前提是筑基期的修士还没有学会什么厉害的武技。

一比一百!这个赔率确实很高,如果压一千块灵石的话,到时候赢了的话,那岂不是有十万块的灵石了吗?

想到这里,柳风尘的心中暗自窃喜,他假装很淡然的问道:“你这个赌注,不设上限的吧?”

罗田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行!这好歹也是稳赢的赌局,最高只能下一千块灵石!”

虽然罗田的家里还算很富裕,但是他也不能挥霍太多,他的宗旨是羞辱加娱乐。所以他定了一千块灵石的上限。不过就算是一千,在很多人看来就已经是大数目了,要知道,白拿一千块的灵石,那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

柳风尘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上限是一千,那我就压一千块的灵石!”

说话的同时,柳风尘拿出一袋灵石,往石桌上面扔了过去。

“哈哈,这就是曾经的天才吗?竟然为了一千块灵石连面子都不要了!”

“不要这么说,人家又不傻,明明知道打不过了,能够捞到一千块灵石,那也算是一种安慰了。”

“咦,本来还以为有一场好戏可以看的,看来我还是高估了柳风尘了!”

附近的议论声再一次响起,在石桌上面,有两边,一边是压罗田胜的,堆积了很多的灵石,另外一边是压柳风尘胜的,不过好像只有几块灵石,不知道是哪个傻小子压在上面的,显得有些刺眼。

“小子,看来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罗田讽刺的笑道,说完之后,他就要把柳风尘那一个袋子里面的灵石倒进那一大堆灵石中。

“等等!”

就在罗田要倒灵石的时候,柳风尘却是制止住了,他淡淡一笑道:“罗田,我看你是搞错了,我压的是我自己赢!把灵石倒到那边去!”

罗田本来以为柳风尘那一千块的灵石是压在他这边胜的,可是如今听到柳风尘这么一说,他顿时就感觉到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哼,柳风尘,你竟然敢耍我?”罗田怒声喝道。

此时罗田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地盯着柳风尘。

然而柳风尘却是耸了耸肩,淡然一笑道:“我什么时候耍你了?难道我压自己胜不可以吗?还是你觉得自己输不起,如果你觉得我压得太多了的话,我可以少压一点!”

这时候,场面的气氛变得异常的紧张,众人也不敢说话,生怕得罪了罗田,那可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也有一些人看向柳风尘,眼中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在他们看来,得罪了罗田,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这个柳风尘在外殿比试的时候,肯定会被罗田虐的找不到方向。

而罗田也是气极反笑起来:“哈哈,好!看来你不但实力停留不前,连脑子也锈透。不要以为赔率这么多到时候你就得的多,既然你那么有信心,我可以把一比一百提高到一比一千又怎样!我看到时候你能不能赢下我!”

一比一千!众人听到了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就是说万一柳风尘赢下了比赛,那不是可以得到一百万块灵石了吗?这可是罗府近一年的收入。这家伙玩的也太大了。不过一想想柳风尘不可能是罗田的对手,这个赔率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而柳风尘也是一脸诧异,他没想到罗田竟然改这么高了。

“既然你愿意送那么多的灵石给我,那我也没有办法,今天回去叫你老爹先准备好灵石吧!”柳风尘冷笑道。

“哈哈,我看你是太自信了,就算我提高了赔率,也没有几个人会买你赢的!”

罗田得意的笑道,此时,压他胜的那边已经堆了一堆灵石,而柳风尘胜的一边,却还是尴尬的一千零几块,其中一千块还是柳风尘自己的。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我出一千块灵石,压柳风尘胜!”

众人一听,顿时一片哗然。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年纪不过才十七岁左右,身穿一身洁白的服装,好像白雪公主一般,一头乌黑的秀发披肩而下。修长的睫毛,明亮的眼眸,好像流星一般。

“哇,原来是陆灵儿师姐!”

“真的是她啊?原来我只是听说过她的名字,现在一见,果然是仙女下凡一般,啧啧,真是大饱眼福!”

“咦,真奇怪,听说罗田师兄正在追求陆灵儿师姐,可是这个陆师姐怎么不压罗田师兄胜?难道她跟柳风尘有什么关系不成?”

众人议论的可是热闹非凡,然而对于这一切,柳风尘却是视若无睹,他看向陆灵儿,淡淡笑道:“你不是在内殿修炼吗?怎么跑出来了?”

陆灵儿是内殿的弟子,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中期的境界。在殿内也认识不少人。

而柳风尘对陆灵儿的印象还不错,这几年来,别人对他都是冷眼想看,但是陆灵儿却还是向以前一样,并没有看不起他而且还经常联系他。要知道,陆灵儿年纪轻轻的,十七岁左右就已经是筑基期中期了,这样的资质在南殿已经算是很高了。

“怎么?我想凑一下热闹,顺便赚点灵石花花不可以啊?”陆灵儿俨然笑道。

说话的时候,陆灵儿将一袋灵石扔到了柳风尘胜所在的那边。

看到这情况,罗田脸色都变绿了,他一直在追求陆灵儿,这是众人都知道的,可是陆灵儿却是对他爱理不理的,这让他很郁闷,如今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压柳风尘胜,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罗田心里面虽然很不爽,但是他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他强笑道:“好,又多了一千块的赌注,还有没有人下?”

然而这时候,陆灵儿却是不再理会罗田,而是看向柳风尘,甜美一笑道:“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让我输掉灵石哦,否则的话,我可找你要回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嫉妒地咬牙切齿,心想为什么陆师姐会对一个废物这么好,为什么不对我好一点!

“没问题,我不会让你输灵石的!”

“好了,你好好努力,到时候比试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兰若长老过来了,我就先回去修炼了!”

陆灵儿说完之后,也不等柳风尘说什么,便是潇洒的转身。

就在陆灵儿刚刚离开的时候,一道窈窕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正是刚刚到达广场的兰若长老。

兰若长老看着陆灵儿离开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欣慰之色,陆灵儿曾经也呆在她的手下过。

“兰若长老好!”众弟子客客气气地打招呼道。

兰若长老点了点头,她把目光扫向众弟子,紧接着淡淡的说道:“你们这里在开赌局吗?”

众弟子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尴尬和紧张的神色,毕竟赌博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罗田。

罗田自知无法躲过去了,只好坦白道:“兰若长老,这赌局是我开的!”

令人想不到的是兰若长老不但没有责怪,反而是露出了迷人的笑容道:“这么好玩,那我能不能下注?”

“当然可以了,不过我刚才设置了一千的上限,不过兰若长老你可以多下点也没事!”罗田笑着说道。他这么说当然是为了讨好兰若长老了。

然而兰若长老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不行,不管是做什么,规矩不能变。既然定好了上限是一千,那我就赌一千就行了。这里是一千块灵石,我压柳风尘胜!”

嘶!众人都是瞪着大眼睛看着兰若长老,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个美女弟子,一个是美女长老,而且都是天资优秀,她们的脑子难道都坏掉了吗?怎么都压柳风尘胜!一千块灵石也不少啊,不能这么玩的!

看到这情况,罗田眉头紧皱,他凌厉的目光扫向柳风尘,心中在想,等到比试的那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多谢兰若长老对我的支持!”柳风尘淡淡一笑道。

而兰若长老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说道:“好了,这两天大家都不需要训练了,好好的回去休息,等两天后去灵山,到时候菩提树会出现,能不能开光,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是!”众弟子齐刷刷地回答道。紧接着大家纷纷地离开广场。

而罗田则是把所有的灵石收了起来,他不屑地瞪了一眼柳风尘,然后才带着几个跟班离开了广场!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做人的最高境界:装傻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47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