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悲剧穿越成乞丐,竟然还被最有权势的几个男人争来抢去……

【免费小说】悲剧穿越成乞丐,竟然还被最有权势的几个男人争来抢去……
早春,清晨,太阳缓缓升起,愉快的一天开始了。

“砰砰砰……”

声重不一的敲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一个有些幼嫩的声音随之在门后传来。

“妈咪!你快点起床啊,都已经七点了!”

那声音犹如闷雷劈在心底,戚茹萱颤抖了一下,猛然睁开双眼,呼吸在剧烈起伏的胸膛间缓缓平复。

一边抹着脑门上的虚汗,戚茹萱一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自己,明明已经是过了六年的事了,为什么她突然又开始做起了那个春梦?还差点迟到?

将门拉开,戚茹萱蹲下身子与宝宝平视,眼里的情绪也愈加复杂。

眼前这个孩子,有着一张白皙粉嫩的包子脸,双颊鼓鼓的,眼睛黑得如同黑曜石,睫毛也很长,小嘴总是喜欢嘟起来。

他长得一点都不像她。

摸了摸宝宝毛茸茸的脑袋瓜,戚茹萱的眼里渐渐浮现一点欣慰之感,“急什么呢,你昨天不是还嫌弃幼儿园的小朋友太幼稚了么?今天怎么着急上学?”

宝宝往后退了一步,圆溜溜的黑眼珠盯着戚茹萱的,说,“你已经很久没有送我上学了!”

戚茹萱凝视着宝宝纯净的面容,回忆又在脑中不自觉的拉开……她和一个男人春风一度,然后力排众议生下他。

而现在,宝宝已经五岁了,她也五年都没有回去过家里了。

每天都忙着赚钱,竟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她几乎没有时间陪着宝宝。

风风火火的收拾完后,戚茹萱开车将宝宝送到了幼儿园门口,再次进行一次说教活动,“宝宝在幼儿园要听话知道么?即便是有小姑娘偷亲你,你也不能推人家,那不绅士。”

说完俯下身快速的在宝宝的脸颊上偷香了一个。

宝宝抬高小手抹了下脸颊,嘴角一撇,脸蛋泛红,满脸不情愿,“讨厌,全都是口水。”末了又加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你最近怎么这么唠叨?我不推她们就得了,最多不理她们。”

双眼弯成了月牙儿,戚茹萱很满意,“恩,这就对了。”看了看表,又抬眼说,“妈咪现在要回家赶一个活,你放了学就自己乖乖回家知道么?我明天再送你来。”

宝宝将背包的带子往肩膀拉了拉,转身朝戚茹萱挥挥小手,算是答应了。

无声的呼气,戚茹萱现在已经习惯了宝宝的高智商。这孩子除了敏感点聪明点,也的确是个讨人喜欢的萌物。

回到家,戚茹萱开始工作,她是个设计师,在家一直都很随意,戴着个黑框大眼镜,头发上面别了几个颜色不一的发夹,嘴里还咬着一支笔在进行构思。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她完成三个草稿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不少。心里猛然一惊,戚茹萱暗叫一声糟糕,赶紧掏出手机按下数字键“1”打电话给宝宝,“宝宝,你们还没放学对吧?今晚你要自己回家哦。”话刚说到一半又被宝宝打断,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听筒的那边传了过来,“你今天已经说过一次了。”

戚茹萱后知后觉,讪讪的挂断电话。刚发呆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她以为是宝宝,看也不看就按了绿键,问道,“还有什么事儿?哦,对了,我刚才忘了问你今晚想吃什么。”

区别于宝宝稚嫩的声线,成熟磁性的声音犹带着笑意:“你怎么知道我要请你吃饭?”

心里咯噔一下,戚茹萱暗叫不好。

打电话的男人叫越伦,是个知名设计师,正在热烈的追求她,为了今晚彻底解决掉他,戚茹萱答应了他的邀约。

换好衣服出门的时候,越伦已经在小区外面等着了,他穿了一件薄款的灰色针织衫搭配白色衬衣,下面是条休闲裤,整个人站在跑车面前,就四个字……长身玉立,无怪乎有很多女人在悄悄嫉妒着戚茹萱。

戚茹萱毫不扭捏的上前打招呼,“今晚我要宝宝自己回家的,等下还要回来给他做饭。”

越伦拉着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很绅士的让戚茹萱先进去,“想吃什么?”

戚茹萱避开他灼热的视线,将头扭向窗外,“随便吧。”话刚说完,她的视线便被两辆横行的车吸引住了,一辆兰博基尼和一辆宾尼正疯狂的在路上追逐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

直到宾尼车撞上了兰博基尼一角,又歪歪扭扭的消失在她的视线,戚茹萱才心有余悸的呼出一口气。

越伦也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场惊心动魄,却哑着声没有接话。直到过了很久,他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萱,难道我们两个真的是没有希望的么?”

他深情的看向戚茹萱,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裙,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动人。

她很漂亮,能力也很强,却从来都不对任何一个男人敞开心扉。

戚茹萱眼里满是沉默的无奈,她回答:“我对你没感觉。”

接下来又是沉默,两人经过刚才的谈话也没了胃口,戚茹萱抚了抚额,叹息:“你送我去幼儿园吧,今晚先让我们冷静一下。”

“……好。”

两人去幼儿园的时候跑了一趟空,老师说宝宝早已经回家了。戚茹萱着急的给宝宝打电话,却不曾想,他也正在找她。

宝宝似乎很兴奋,声音比平时高了不止一调,“妈咪,你快来,我捡了一个爹地!”

声音很大,听得一旁的越伦满脸不可置信。

戚茹萱无奈轻咳:“我还是先自己去看宝宝吧,也不知道他又给我惹了什么事儿。”

越伦苦笑:“好吧。”

戚茹萱赶到宝宝口中所说的小胡同时,天色已经暗了大半,揪着心将手机的照明功能打开,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的夜风中飘飘回回,“宝宝?你在哪儿?”

空气中很明显有着第三个闷而重的呼吸声,夹杂着宝宝的声音响起,“妈咪,我在这儿!”

戚茹萱将手机调转了方向往前走了几步,果真在看见了正蹲坐在地上的宝宝,别开眼看向他身旁躺着的一个男人,戚茹萱皱了皱眉,问:“他是谁?”

那人背对着她,无法看清面容,身上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西裤,一看就是个上流社会的人。

宝宝伸出小短手摇了摇男人的手臂,小脸有些沮丧,“他是爹地啊,可是他现在睡着了。”

闻言,戚茹萱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什么?这男人是他爹地??那她这个妈咪怎么不知道?

戚茹萱满头黑线的试图和宝宝讲道理:“这个叔叔怎么可能是你爹地呢,我不是和你说过么,你爹地去了很远的地方,还没有回来呢。”

小脸皱成了一团麻花,宝宝拖着男人的衣袖站起身,“可是他就是爹地啊,现在他回来了。”男人因为宝宝的拉扯,转过了身子,脸正对着戚茹萱。

戚茹萱闻声看过去,再看向宝宝,两相对比之下,差点就相信了他的童言。

天啊!这两人长得也太像了吧?

同样的凤眼浓眉,还有那薄唇,翘起的弧度都这么相似!

戚茹萱走上前,又仔细察看了正处于昏迷中的男人,问宝宝:“你怎么遇到这个叔叔的?”

一说到这个,宝宝显然很来劲,挥舞着小短手像倒豆子似的全盘倒出,“今天你给我打电话后我就从幼儿园跑了出来……”一见戚茹萱开始拿眼斜他,宝宝立马转了话题,“已经给老师留了纸条了!”小脚在原地划圈圈,宝宝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我就看到了爹地,他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我就在后面跟着,然后……然后我就叫你来了。”

戚茹萱可没有宝宝这么单纯好骗,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大麻烦,所以肯定不能留。

她摸出手机,打了急救,笑得更加温柔:“宝宝,他受伤了,我们把叔叔送到医院怎么样?”

圆鼓鼓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戚茹萱,宝宝的眼里渐渐含了一泡眼泪,嘴一撇,有哭的趋势,“你骗我!你根本不想带爹地回家……你总是骗我!每次说的事情也总是做不到。”

心思被看穿,戚茹萱脊背一僵,叹气:“宝宝,你不要……”手机的照明功能只能算一般,但她还是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了宝宝眼中的渴望,那一滴眼泪就像从她的心上流下来一般,让她揪心的疼。

“算了。”过了许久,戚茹萱闭眼,“就当我做回好事吧,我们带叔叔去医院,我照顾他。”

她真的没有想到,一向小大人的宝宝,原来在心底一直都记挂着那个莫须有的爹地,甚至已经到随处乱认的地步!

将男人送到医院去之后,戚茹萱办好了手续和宝宝坐在椅子上等结果,不一会儿,宝宝小心的扯了扯她的衣服,包子脸鼓鼓的,问:“爹地会没事的吧?”

想到男人脑袋上的伤,戚茹萱心虚的回答:“恩,应该没事的。我们要相信医生阿姨和叔叔。”

“是吗?”宝宝瞪直了双腿,开始绞手指头,小声道,“人家都说医生是魔鬼的。”

戚茹萱耳尖的听到,很奇怪的问他:“医生明明就是白衣天使啊?”

湿漉漉的黑眼珠看向她:“要是爹地没有睁开眼睛,那他们就是魔鬼。”

左一个爹地,右一个爹地,戚茹萱纠正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索性放弃,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灰了下来。

戚茹萱象征性的站起身迎了上去,问医生,“他没事吧?”

走在最前面的医生将口罩拉了下来,肃然道,“病人的脑部受到重创,可能会引起失忆等一些后遗症,其他问题不大……”

戚茹萱松了一口气,和医生道了谢,拉着宝宝进了病房,随便拉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男人的病床边,

男人有着一张很冷酷的面容,凤眼微斜,闭着眼睛的时候睫毛很长,就像是一尾待休憩的蝴蝶,还有他那纤薄的双唇,听人说,薄唇是薄情的象征。

戚茹萱一边打量着男人一边问宝宝:“你想让这个叔叔回家?”

“是啊,宝宝当然是要和爹地在一起。”

这个结果完全不意外,戚茹萱现在接受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她现在收入不菲,要想养一个男人的话完全ok。

问题就是……将他重创成这样的人,是否还在跟踪他?

就因为这个问题,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戚茹萱都很小心翼翼,好在并没有奇怪的人找上门。

一周后的某天,戚茹萱正在收拾房间,刷的将窗帘拉开,让阳光倾泻进来,她迎着阳光,双眼微微眯起,唇角勾着愉快的笑容,耳中听见有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问:“你……是谁?”

戚茹萱吓了一跳,不小心将桌上的玻璃杯撞到地上,摔成了碎片,她慌张的蹲下身去捡,不敢与男人对视。

“呀,疼……”短促的叫了一声,戚茹萱飞快的将手指含进了嘴里,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拍了拍自己有些滚烫的脸颊,看向那个双目熠熠的男人,试探地问:“你不记得我了?”

男人好看的眉紧紧皱着,闷声想了许久,终是摇了摇头,看向她问:“我应该记得你么?我……”他似乎很难接受,“我好像失忆了。”

戚茹萱接叹了口气,坐在男人的身侧,沉吟几秒才道:“你出了车祸,所以……”话刚说出口,却被宝宝的声音给打断了。

“妈咪!”宝宝背着比他还大的书包,小跑步的进了病房,高兴得拍手,小脸蛋红红的,“爹地你终于醒了!哦也!”边说着边将折磨自己许久的大书包给卸了下来放在男人的脚边,小短腿踏着凳子就想翻身上床。

戚茹萱面无表情的看着宝宝很熟练的动作。

男人迟钝的接受着宝宝的亲昵,无声的看向戚茹萱,挑眉询问。

戚茹萱敛眸低头,耳根处渐渐泛红。

男人似乎很满意,弯起一边嘴角笑了笑,伸出双臂将宝宝揽在了怀中,问,“宝宝刚才叫我什么?”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话里带了三分笑意,就像飘在空气中,在戚茹萱的心尖上挠痒。

宝宝在男人的怀里仰起头,很认真的回答:“爹地啊,你是我爹地。”

“哦?”男人眼里含了笑,又看向那个他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女人,又问,“那她是你的谁?”

宝宝不干了,以为男人在逗他,“当然是妈咪了,爹地真笨。”

一直闷在一旁的戚茹萱终于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将宝宝抱了下来,避开男人的视线,“医生说你醒来就可以出院了,要不我们先回……回家吧。”她想应宝宝的要求,骗男人是自己老公,带他回家。

“好啊……”男人笑了笑,微微上挑的凤眼更是上斜,勾魂夺魄。

宝宝看得直接呆了,痴痴喃道:“爹地,你真好看。”

男人低下头与宝宝平视,“哦?是么?听见宝宝这么说,爹地心里很开心。”顿了顿,又转向戚茹萱问道,“我的名字是?”他很无辜的眨眨眼,语气里满是委屈,“亲爱的老婆大人,你要知道,你老公我现在可是失忆了。”

一团火烧云被男人直白的眼神看得冲上脸,戚茹萱干咳两声,回答道:“额,你叫易沣浪,我平时喜欢叫你昵称……”说到这里,戚茹萱的眼里暗含一丝狡黠,缓缓吐出两个字,却让男人的嘴角抽了抽。

“娘娘。”

易沣浪当然不是男人的真名,这个名字是戚茹萱随口胡诌的,她真的没有想到易沣浪会与宝宝相处的这么好,三人回家后,宝宝就神秘兮兮的将他带回自己的房间,说起了悄悄话,她几次想要找机会进去都不得入。

等到两人面带笑容出来的时候,戚茹萱已经开始觉得嫉妒心在作祟了。

她闷声进了主卧收拾东西,故意将声音弄得啪啪响,以引起宝宝的注意力,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进来的人竟然会是易沣浪。

戚茹萱吓了一大跳,翻了一个白眼给他,“宝宝在外面呢,你进来干什么?”

易沣浪斜靠在红木门框边上,墨中带蓝的双眸在灯光的作用下显得更加晶亮,他勾唇轻笑:“亲爱的老婆大人,请问我今晚要睡哪呢?”

手中的动作一顿,戚茹萱笑得尴尬,她胡乱的摆摆手,“我们家空的房间还有很多,你随便去找一个。”

“恩?”男人踱步朝她走来,黑羽般的双眉自然的舒展开,身上好闻的薄荷味悄声无息的袭来,手掌贴在戚茹萱的手臂上,他似乎很不解:“我们不是夫妻么?为什么要分床睡?”

男人灼热的温度隔着纤薄的衣物传递了过来,让戚茹萱心中一颤,她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你惹我生气了,我现在还没有原谅你,所以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男人无声的挑眉,显然这个理由很难让他接受,“我失忆了。”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戚茹萱。

“但是我没失忆……”戚茹萱平静的看向他,语气有着不容让人拒绝的坚定。

易沣浪沉默的看了她半响,最后终于作罢,依着她的意见自己挑房间去了。

今晚,平静度过。

第二天一大清早,戚茹萱就被宝宝的声音吵醒了,他砰砰砰的敲着门,拔高声音喊:“妈咪,你快起床啦,爹地给我们做了早餐!”

戚茹萱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好家伙,才六点二十,这么早,易沣浪居然就和宝宝胡闹!

心里憋了一股子气让戚茹萱翻身而起,推开门走到厨房,在看到已然被毁的厨房时,她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这是哪家的垃圾站?还是刚打过架的作案现场?”她踩着拖鞋踏踏踏的走到围着小碎花围裙的易沣浪面前,满脸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一边呆着去,我真怕你们拆了这里。”

一大一小并立的站在一起,脸上都带着黑乎乎的不明物体。宝宝刚才的兴奋劲已经全过了,只剩下满腔的委屈,他瘪瘪嘴,吸了两下鼻子,看向易沣浪。

易沣浪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听话的抱起宝宝去了客厅。

吃过早饭,戚茹萱带着易沣浪还有宝宝一起去幼儿园,她一边开着车一边教他认路,“以后你负责接送宝宝回家。”见易沣浪不说话,戚茹萱侧脸挑眉问,“怎么?这是不情愿?”

“没,我就想回忆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某种熟悉的感觉。”他别过脸看向车窗外的世界,眼底有着对未知事物的哀戚,“可惜,还是没有。”

戚茹萱沉默了,一直到幼儿园,两人都没再说话。

送完宝宝回家,戚茹萱将易沣浪打发去整理厨房,自己跑去继续设计稿子。

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内,她无暇顾及易沣浪在做什么,过了许久,戚茹萱扭了扭脖子,感到有些口渴,正想要去倒杯东西喝的时候,一个转身,眼前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面装的是温水。

戚茹萱伸手接过来,道了声谢谢,温热的白水喝进嘴里,舌苔上竟然泛着一丝甜味。

“你……你要不去书房玩电脑吧,密码就是我的名字。”这么呆着的确也蛮无聊的。

易沣浪不置可否,应了一声果真去了书房。

戚茹萱又打了几张稿图后,休息的时候去瞧了瞧易沣浪,进了书房,看到他正在电脑桌面前,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跳跃的飞快。

“想不到你对电脑居然这么精通,你在干嘛呢?”探出个头,戚茹萱好奇的问道。

易沣浪分了个神回答:“哦,我在试图进入一个公司的主程序,摸着电脑的时候我突然就有了感觉。”

“宝宝很喜欢你给他做早餐,你顺便在网上学学怎么做饭,以后早餐都由你来负责。”

听见戚茹萱主动提出要求,墨中带蓝的双眸笑看着过来,“好啊,这样你也可以多睡一会儿。”易沣浪勾起薄唇,委屈的嗓音忽然带了一抹邪肆,“老婆大人,请问小的今晚可以侍寝么?”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悲剧穿越成乞丐,竟然还被最有权势的几个男人争来抢去……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5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